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纸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三章纸条

    一个县里的小小派出所长,在耿剑锋眼里,就是一只蚂蚁,他让永安县公安局长武兴家直接停了张继瑞的职。

    欧阳志远看着耿剑锋低声道:“耿局,走吧,想办法撬开蔡晓斌的嘴。

    耿剑锋点点头道:“好的,欧阳市长。”

    耿剑锋押着蔡晓斌,和游思雨绝尘而去。

    县委书记方庆堂在去见欧阳志远的路上,他点上一支烟,让烟雾在胸腔里久久的憋了一会,然后徐徐的吐出来,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让他的手有点颤抖。他的脑子在高速运转着,自己已经被宋书记派到永安县快二年了,宋书记就是想通过自己牢牢的把握住永安县。

    县长蔡思军是市长关占平的人,蔡思军在关占平做县长的时候就是他的秘书,后来,随着关占平的升迁,关占平把蔡思军提拔为永安县的县长。

    蔡思军是本地人,他当然不会服气县委书记方庆堂,蔡思军依靠本地的人脉来打压自己,给县委的工作制造各种麻烦,压得自己抬不起头来,做事很被动,虽然自己勉强站稳了脚跟,但自己的势力,还不能和蔡思军抗衡。虽然宋书记拍着自己的肩膀,让自己慢慢的来,但自己从市委书记宋光明的眼里,还是看到了对自己工作的失望。

    这一次,方庆堂感觉自己机会来了。虽然他之前没有见过欧阳志远,但是欧阳志远的大名在整个山南省可是如雷贯耳,不到一年的时间就由一个县长的秘书升至湖西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而且还是市委常委,在过去,让帮助傅山县建立工业园,一举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再到运河县,进行工业改革,关掉了污染较大的焦化厂企业,重新布局建设新的工业园,还干掉了党内的一大批蛀虫:郭文画,赵丰年,赵大山,郑俊熙,焦兴赞等等。

    欧阳市长不简单呀。他的工作能力极强,但人家的背景,更是无人能及。

    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秦副总理的外孙,这两个背景,让很多人羡慕的要死。前几天在山南日报上关于欧阳志远毫不犹豫地跳进激流大河里勇救溺水女子以及欧阳志远从疑犯手里救了一车孩子的照片,在整个山南省都引了轰动。欧阳志远不仅是个有能力的好领导,更是一个见义勇为、嫉恶如仇的侠客。是来为百姓做实事的,而不是像某些领导那样只知道作秀,捞钱,玩女人。自己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的人,是和欧阳志远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嘿嘿,好机会呀!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给欧阳市长留下好印象,进而打压你狗日的蔡思军,老子才是永安县的一把手,你别以为你狗日的几兄弟做的那些事儿老子不知道,老子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

    不一会儿,方庆堂到了蔡家庄批发市场的南转盘,几乎同时到的还有县长蔡思军。车刚停稳两人几乎同时就跳下了车,而不是像以前一样等着自己的秘书替自己打开车门,他们快步走到了欧阳志远面前,很远就满脸堆笑的伸出了双手。

    方庆堂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透出惊奇的神采,真年轻呀,比电视上还要年轻,那双眼睛里闪烁着深邃的睿智。

    欧阳志远分别和方庆堂、蔡思军握了一下手。

    县委书记方庆堂忐忑的道:“方书记,您好。来晚了。”

    欧阳志远道:“本来不想打搅你们,我只是路过,却想不到碰到蔡晓斌发疯,而且还绑架了山南省记者游思雨,这件事很严重。”

    方庆堂连忙检讨道:“欧阳市长,对不起,是我工作没有做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请求欧阳市长给我处分。”

    欧阳志远摆了摆手道:“方书记,水至清,侧无鱼,任何地方都有好人和坏人,蔡晓斌绑架山南日报记者游思雨,后果极其的严重,已经严重的违反了国家的法律。如果不是我发现,就酿成大错了,我看这件事情不能怪你,你的工作再到位也不可能管得了这些官二代,富二代,真正该检讨的是我们党内那些对自己家属尤其是年轻子女管教不严的那些领导干部,要知道,很多领导就是因为管不好自己身边的人,最终没有经得起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考验,最后落马。“

    说完,欧阳志远刀锋一般的眼神,看了一眼县长蔡思军。

    蔡思军脸上的冷汗流了下来,他没有擦。他知道,欧阳志远在影射自己。蔡晓斌哪去了?自己怎么没有看到蔡晓波?难道蔡晓斌被欧阳志远带走了?

    蔡思军忙道:“欧阳市长,我也要检讨,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侄子蔡晓波,请欧阳市长给我处分。”

    欧阳志远沉声道:“蔡县长,你是一县之长你这个叔叔是怎么当的?我才说了要领导干部要管好自己的身边人,蔡县长,你不仅仅是没有管好你的家属,你更没有管好公安队伍!蔡晓斌和我们起了冲突之后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老百姓的面给派出所长张继瑞打电话,让他来抓我们。而张继瑞到来之后不问青红皂白,也不按照法定程序就要带我们到派出所好好地修理我们,我们不去,他还拿枪要崩了我们。你们手里的枪是拿来对准罪犯的,而不是对着广大人民的,今天这些可真让广大群众心寒呐,人民的公仆居然成了人民的爷爷了。”

    欧阳志远的话,让县长蔡思军的脸色变得苍白。

    一旁的县委书记方庆堂心里面却乐开了花,嘿嘿,你狗日的蔡思军也有今天,你平日里不是很牛逼的么?不是一直压在老子头上拉屎么?狗日的现在怎么这么怂?你的嚣张气焰哪里去了

    “欧阳市长,是我的工作失误了,我向您道歉,我一定改正,我会尽快召开县委常委会议,传达您今天的指示。”蔡思军冷汗淋淋的道。

    欧阳志远一听蔡思军要召开常委会,不由得一愣,看来,永安县说话算数的,还是县长蔡思军,县委书记方庆堂没有实权呀。

    “嘿嘿,蔡县长,召开县委常委会议好像是我这个县委书记决定的吧?什么时候县长你都能够决定召开县委常委会议了?你要记住,书记是我,你是县长,县委的事儿你还是别操心啦,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吧!欧阳市长的指示我会立刻开会传达给全县各级领导干部的。”方庆堂沉声道。

    此时的方庆堂的心理已经发生了滔天的变化他不想再被县长蔡思军压制着,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蔡晓波绑架山南省记者,肯定会连累蔡思军,以蔡思军的狡猾,他这一段时间,肯定会夹着尾巴的。

    现在,欧阳市长来湖西市了,他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的人,自己同样也是,

    机会就摆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可以联合欧阳市长,狠狠地打压蔡思军。

    如果自己再一直这样一事无成,迟早都会被宋书记放弃的。在中国的官场,你要站队,仅仅是有忠诚是不够的,你还需要有强大的能力,否则人家领导拿你来干什么用?

    蔡思军一听,赶紧示弱道:“对不起,方书记,是我一时情急,错了程序,回去以后我要好好学习欧阳市长的指示,严于律己,做一个合格的人民公仆!紧密地团结在方书记的周围,把咱们永安县建设得更加美好。”

    欧阳志远道:“蔡县长,你认识的问题的本质了就好,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批评你们永安县的领导班子的,实在是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让我十分的愤怒,幸好这件事情没有被省里面的领导知道,否则,后果可是十分的严重啊。”

    蔡思军知道欧阳志远这是拿省委书记萧远山来压自己,但现在他不得不服,只能低头,一个劲儿地直点头。

    “方书记,蔡县长,你们也要通力合作,团结在一起,县委常委会议虽然是你方书记主持召开,但是蔡县长也可以提议召开的。你们各自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是最主要的。”

    欧阳志远也知道打一棒给一颗糖的道理,安慰着蔡思军道。

    两人不约而同地点头称是,但是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好啦,蔡县长,你先回去忙你的事儿吧,方书记留下来一下。”欧阳志远道。

    “好的,欧阳市长,蔡晓斌的事……?

    蔡思军看着欧阳志远问道,他没有看到自己的侄子。

    欧阳志远道:“蔡晓斌已经被带到了市局,进行审问,不过,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好好,那欧阳市长我先回去工作了,有什么药吩咐的您就给我打电话。”蔡思军谄媚地笑道。说完走上了自己的专车,

    蔡思军上了自己的车,开向了永安县城。

    蔡思军的脸色,变得极其阴沉,他娘的,你狗日的欧阳志远刚才还冠冕堂皇地让我和方庆堂好好合作,现在就让老子回去却单独留下方庆堂,你们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蔡思军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几秒钟之后电话就接通了,他沉声道:

    “老二,你通知下老三老四老五,马上来我家开个家庭会议,都必须来!”

    老二蔡思忠忙道:“好的大哥,晓斌的事情怎么样了?”

    蔡思军沉声道:“让市公安局副局长耿剑锋带到市局去了。”

    蔡思忠一听,心里一沉。儿子被带到湖西市,凶多吉少呀。

    现在埋怨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关键的是,不能让儿子乱说。

    蔡思忠连忙道:“大哥,救救你侄子吧,我就只有这一个孩子。”

    蔡思军冷哼一声道:“这都是你从小溺爱的,现在知道害怕了吧?立刻来我家。”

    蔡思军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他是蔡家兄弟的老大,又是县长,,在兄弟当中,有着绝对的领导权。其他四兄弟都以他马首是瞻。

    蔡思军放下电话,他心里有种不好的危险的感觉。

    自己五兄弟的好日子难道要过到头了?欧阳志远这个人不简单呀。

    蔡思军想了好一会,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这个电话,自己不遇到重大困难,是不允许他拨打的。这个电话,他也不知道主人是谁,但这个电话,能救自己的侄子。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了一声阴森森的声音:“说!”

    “虎爷,蔡晓斌被市局的耿剑锋抓走了。”

    “哼!我知道了,过两天,蔡晓斌就会出来,记住,管好你的侄子,下次如果再出现这种情况,蔡晓斌就得死。”

    “咔嚓!”

    对方卡死了电话。

    蔡思军一听对方答应救自己的侄子,他顿时大喜。虎爷答应的事,没有办不成的。

    耿剑锋带着游思雨、蔡晓斌和那三个大汉,回到了湖西市。

    欧阳志远让他尽快撬开蔡晓波的嘴,看看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耿剑锋让警察先把蔡晓斌和三个大汉分别关在不同的地方,他先仔细的询问了游思雨在二手汽车批发城的经过。

    游思雨详细的把经过和耿剑锋说了一遍。

    但游思雨并不知道蔡思忠下达了把她灭口的命令。

    蔡晓斌被关进了一间黑屋子,虽然他表面上毫不在乎的样子,但内心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他顿时有点后悔不听自己父亲的话,贪恋游思雨的美色,而坏了大事。如果自己直接干掉了游思雨,自己也不会被抓了起来。

    这里毕竟是湖西市公安局,而不是永安县公安局呀。

    自己该怎么说?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父亲的事,如果自己说漏了嘴,事情就麻烦了。

    那是什么?

    蔡晓斌猛然看到一个小东西从门缝里滚了进来。蔡晓斌连忙拾起来,展开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情。蔡晓斌一张嘴,把那张纸条吃进了嘴里。

    那三个黑大汉中叫王虎的家伙,同样收到了一张纸条。王虎看着这张纸条,他犹豫了好一会,终于吃了那张纸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