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意外收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章意外收获

    过了一会,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和市委秘书长姬文锦走了进来。两人看到欧阳市长先到了,两人都恭敬的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不一会,常委们都陆陆续续的到达,很多常委,欧阳志远是第一次见面,办公室主任曹继东给欧阳志远介绍了一遍。

    副市长马加山并不是常委,但这次常委会主要讨论的是马加山负责的海阳不冻港的问题,副市长马加山列席参加了这次常委会。

    市长关占平走了进来。他的目光首先看了一眼马加山。海阳不冻港的规划已经完成,但资金的缺口太大,马加山跑了这么长的时间,资金的问题,仍旧没有落实。几大银行的贷款,是杯水车薪。

    九点整,市委书记宋光明走了进来,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手里拿着一份山南日报,脸色铁青。

    他的目光在副书记王志泰的脸上扫了一下,这让王志泰的心里,顿时有点不安。

    今天的报纸,他也看了,龙湖公路的问题让他很头疼。

    龙湖公路是属于湖西市公路局的管辖范围,负责公路招标建设的都是公路局操作的,公路局长王洪军,是自己的儿子。

    龙湖公路出了问题,首先要负责的就是公路局。

    今天不会拿龙湖公路开刀吧?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主持会议。

    曹继东站起身来道:“各位领导常委们都到齐了,今天咱们讨论的主要是海阳不冻港的问题。下面,有请市委宋书记讲话。”

    常委们都拍起了手掌。

    宋光明喝了一口水,脸色很不好看,他的目光如同刀锋一般扫了大家一眼。

    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刹那间凝结起来。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市委书记宋光明手里的山南日报。他们都知道,山南日报上,刊登了什么。

    宋光明沉声道:“今天大家都看了山南日报了吗?感想如何?”

    宋光明这句话,让大家的心里一紧,果然,宋光明要拿龙湖公路开刀了。

    “半年!一条花了几个亿的公路,在使用了半年,就塌陷、破碎、粉化、解体,我要问大家一句,谁家的公路只能使用半年?”

    宋光明说着话,狠狠的把报纸砸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的茶杯都震得跳了起来,掉在了地板上,摔的粉碎。

    “丢人!耻辱!是湖西市的耻辱!”

    整个会场,静的可怕,只有宋光明的怒吼声和茶杯的破碎声,在会议室里回荡。

    宋光明看了一眼纪委书记夏传法道:“我宣布,成立龙湖公路质量调查组,夏书记任组长,联合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市检察院,对龙湖公路项目进行联合调查,不论查到哪一个人,谁出了问题,一律就地免职,该判刑的判刑,该枪毙的就枪毙,决不能让这些蛀虫,破坏了我们湖西市的荣誉。”

    纪委书记夏传法忙道:“好的,宋书记。”

    工作人员连忙给宋光明换上茶杯。

    宋光明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目光又扫向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道:“大家都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一起劫持小学生的恶xing事件,这件事影响极其的恶劣,虽然报纸上是表扬欧阳市长奋不顾身、见义勇为,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就是省委省政府对咱们湖西市的治安很不满意,我希望市公安局在王书记的带领下,会让湖西市的治安,变得好起来。”

    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连忙站起来,满脸羞愧的道:“对不起,宋书记,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我请求市委给我处分。”

    宋光明看着王盛举道:“湖西市的治安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我希望公安局的打击力度再强大些,没有一个安全的环境,湖西市怎么能发展起来?坐下吧,王书记。”

    王盛举坐回了自己的坐位。

    宋光明沉声道:“山南日报刊登湖西市人质劫持事件,是省委省政府给我们在敲警钟,龙湖公路,就是对我们湖西市政府工作强烈的不满,以后,市政府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决不能再出现龙湖公路这种豆腐渣工程。”

    宋光明的语气是在批评市政府的工作不到位,缺乏监管力度。

    市长关占平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但他的内心已经开始不满。哪个地方不会发生劫持人质的事件?这种突发事件,根本不能防范。

    豆腐渣工程,又不是湖西市专有的,干嘛这样小题大做?市长关占平虽然不满,但他的忍耐是很好的。

    宋光明接着道:“第三个问题,就是海阳不冻港的问题。海阳不冻港,从立项到规划,已经很长时间了,到现在,规划已经确定,但资金就是不能到位,这是个大问题。资金不到位,开工的日期就不能定下来。今天,大家集思广益,看看怎样解决资金问题。”

    宋书记的话音刚落,常委们都在下面议论起来。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道:“二百个亿的投资,是一笔庞大的投资,省里和市里,都拿不出这么多的钱,马市长,你跑这么多天的银行,不知道解决了多少?”

    副市长马加山连忙站起来道:“几大银行虽然都看好海阳不冻港的投资前景,但由于金融风暴的影响,他们都在收缩银根,我跑了很长时间,他们不肯贷款给我们。”

    欧阳志远看着马加山,心道,海阳不冻港只要建成,后面的效益绝对是十分可观的,银行不贷款,那是你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二百亿的资金,就难住了你了?真是个笨蛋呀。

    宋光明皱了皱眉头道:“投资建设,也不能全部指望银行贷款。”

    宋光明看了一眼市长关占平笑道:“关市长谈谈看法。”

    关占平道:“明天我亲自跑跑银行,和几位银行行长谈谈,看看能不能多贷点给咱们,再加上省里的答应的十个亿,咱们自己的财政再拿出一点,先开工再说。”

    宋光明道:“先开工可以,但是后续资金跟不上的话,建一点就会停工,也不是个办法。”

    关占平的回答,没有丝毫的新意,让宋光明很是失望。自己刚说完不能只指银行,关占平就说再找银行的行长谈谈,这不是找别扭吗?你关占平有本事能从银行贷出二百亿?

    下面的常委讨论十分的热烈,但是没有拿出什么实质性的建议。

    宋光明的目光落到了欧阳志远的脸上,他笑道:“欧阳市长,你说说看。”

    宋光明这一点名,常委们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位新来的副市长身上。

    他们听说,欧阳志远在运河县担任县长的时候,一个招商引资会,就引来了七百亿的天文数目的投资,拉来了亚洲最大的三家电子集团,进驻了运河县新工业园,而且免费请来了香港、台湾的最著名的影星,就连迈克尔都请来了。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呀。

    欧阳志远站起来笑道:“为了筹集海阳港这么多的资金,马市长去找银行,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欧阳志远站起来,看了一眼马加山。

    这个王八蛋,在昨天自己来报道的时候,故意挑起保安围攻自己,今天一定要恶心他一下。

    欧阳志远这么一说,马加山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他冷哼一声道:“欧阳市长,缺少资金不找银行,找谁?”

    欧阳志远笑道:“缺少资金,你找银行要是对的话,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贷不出来款?”

    马加山的呼吸一窒,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透红,他冷道:“既然找银行是错误的,欧阳市长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来湖西市才一天,对这里不了解,马市长都想不出来好办法,我能想出什么好办法?”

    马加山恨不得咬欧阳志远一口,我以为你有什么好办法,弄了半天,你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你既然没有什么好办法,还讽刺老子?你这不是找茬吗?

    马加山冷笑道:“我原来认为欧阳市长有什么好办法,嘿嘿,弄了半天,你也没有办法,只是说说而已。”

    副书记王志泰道:“欧阳市长要是没有什么办法,你就不要打击马市长,马市长这一段时间为了海阳不冻港,费劲了心思,工作兢兢业业,这是有目共睹的。”

    王志泰和马加山的关系很好,都是市长关占平的人。

    王志泰之所以针对欧阳志远,他对欧阳志远很是不感冒,这家伙第一天来报道,就在组织部长孟凡武面前,状告龙湖公路是豆腐渣工程。龙湖公路可是自己儿子公路局长王洪军管辖修建的。

    王志泰上来就给欧阳志远扣个打击马加山的帽子。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再兢兢业业、再费劲了心思,贷不出来款,一切都等于零,都是做的无用功,对海阳不冻港的建设,一点用都没有。”

    欧阳志远的再次打脸,把马加山气的失去了冷静,他冷笑着道:“欧阳市长,我做的都是无用功,请你做做有用功给我看看,你要是能贷出来二百亿,海阳不冻港的建设项目,我就交给你。”

    市长关占平一听马加山的话,他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马加山真是让人失望,这是常委会,怎么能这样说话?海阳不冻港的建设项目,是你随便让的吗?欧阳志远七百个亿都能招过来,这二百个亿,能难住他?说话真是欠考虑呀。

    马加山说完话,他也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很后悔,他看到了关市长脸上的不满和失望。

    欧阳志远冷笑道:“马市长,你负责海阳不冻港的建设,是市委市政府,宋书记和关市长对你的信任,是对你工作的肯定,你怎么能随便撂挑子?你这是对市委市政府的极度不尊重。”

    “你……!”马加山气的脸色发白。

    政协主席杜易山道:“欧阳市长,不要说的那么严重,马市长尽了力,资金只是暂时的困难,我相信,经过大家的讨论,会有办法的。”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道:“欧阳市长在傅山县担任副县长的时候,成功的建设了傅山县新工业园,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台湾恒丰集团,投资八个亿,成功开发了崮山旅游区。又引进了红太阳集团、绿蔬集团和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清灵制药集团,让傅山县彻底的摆脱了贫困。欧阳市长调到运河县以后,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成功的把亚洲最大的三大电子集团恒丰、富佳康、茂源集团引进工业园,总共引进外资七百个亿,让名不见转的运河县,登上了世界的舞台,那次招商会,世界几十个国家的电视台都在转播。欧阳市长在工作中,积累了大量的招商引资和建设新项目的经验,马市长主动提出来把海阳不冻港建设的项目让欧阳市长来承担,大家讨论一下,看能否可行。”

    常务副市长的话,如同一颗炸弹,丢进了水塘中。

    副市长马加山一听常务副市长方明海这样说,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自己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方明海竟然落井下石,趁机想剥夺自己海阳不冻港的领导权,真是岂有此理。

    所有的常委也没想到,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会提出来这样一个问题。

    市长关占平也没想到方明海会这样说。马加山的父亲马传喜在发改委工作,谁敢把马加山从海阳不冻港的项目上拿下来?全国煤化工水煤浆基地,就要落户湖西市了,就差发改委下批文了。

    全国煤化工水煤浆基地在全国只批准了建设四座,山南省的一座,就落到了湖西市。

    欧阳志远一听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提出来让自己担起海阳不冻港的建设,他也吓了一条。呵呵。自己可顾不过来这些,一个湖西矿务局集团,自己还没有理顺好,再加上湖西市的整个工业,够自己忙乎的。全国煤化工水煤浆基地,可是矿务局的一个特大项目,自己这两天正考虑这个项目,哪有时间再考虑海阳不冻港?

    市委书记宋光明一听方明海这个提议,他的眼睛不禁一亮。海阳不冻港的项目进展缓慢,和马加山的工作能力,有直接关系。但是要拿下马加山在海阳不冻港项目领导的位置,市长关占平肯定不同意。

    宋光明笑道:“欧阳市长,说说你对海阳不冻港项目的看法。”

    欧阳志远笑道:“宋书记,首先我要声明的是,我的能力有限,一个矿务局都够我忙乎的了,再加上湖西市的整个工业,我有点顾不过来,我可不想接管海阳不冻港。”

    宋光明笑道:“我只是要去你谈谈对海阳不冻港项目的看法。”

    欧阳志远笑道:“那我就谈谈对海阳不冻港看法。”

    欧阳志远的话,让马加山松了一口气。你妈隔壁的,你要抢占老子的海阳不冻港,会累死你个王八蛋的。

    欧阳志远道:“海阳不冻港投资二百个亿,不是一个小数目,现在,整个世界都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要想让银行给你贷几个亿出来,根本不可能,别说二百个亿了。银行,咱们就不要指望,现在,最没有钱的就是银行。”

    欧阳志远这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组织部长邵伟民笑道:“欧阳市长,银行要是没钱,你说谁有钱?”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水道:“银行的钱,都是那些大财团的,现在谁最有钱?就是那些大财团。咱们的海阳不冻港的投资,还是要找那些大财团进行投资。在运河县,恒丰集团、富佳康集团、茂源集团,这三个集团,每个集团出手就是一百五十个亿的投资,海阳港的二百亿,在这些人的眼里,就是毛毛雨。”

    欧阳志远的话,让在场常委们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是呀,银行的钱都是那些大财团的。欧阳志远要是能拉来一个大财团,二百亿的投资就解决了。

    能投资二百亿的大财团,在山南省也没有呀。

    市长关占平看着欧阳志远,他也是暗暗点头,欧阳志远肯定能拉来二百个亿,但是欧阳志远不负责城建这块,让他帮助马加山拉来二百个亿,他肯定不干。海阳不冻港的项目由于进展太慢,省委书记萧远山已经很不高兴,在会上批评了自己。

    要是让欧阳志远接替马加山承建海阳不冻港,更是不行,马加山的父亲肯定会生气。一定要想办法,把欧阳志远和马加山绑在一起。

    宋光明笑道:“欧阳市长,你有办法拉来二百亿的投资吗?”

    欧阳志远心道,二百亿的投资我能拉来,但是自己可不想给马加山抹粉。要是自己拉来了二百亿的投资,功劳是马加山的,除非自己脑子进水了。

    欧阳志远摇摇头道:“宋书记,我可不认识这么多的富豪,更拉不来二百亿的投资。”

    宋光明一听,就知道欧阳志远不想帮助马加山拉投资。他笑道:“欧阳市长,海阳不冻港也是属于你工业的管辖该范围吧?”

    欧阳志远道:“港口虽然属于企业,那是建设好,投产运行以后,才属于工业管辖的范畴,现在还没有开始建设,当然要属于城建那块,是属于马市长的管辖范围,我可不想夺权,呵呵。”

    市长关占平一听市委书记宋光明这样说,他笑了。欧阳志远毕竟年轻呀,他肯定会被宋光明绕进去,嘿嘿,海洋不冻港的资金终于能解决了。象欧阳志远这种有能力有魄力的年轻人,自己要好好的利用一下,这种人绝对不能当成敌人。

    宋光明笑道:“欧阳市长,你还不知道吧?我们湖西市所有归工业范畴的建设项目,在规划建设开始,都属于主管工业市长管辖的范围之内,因此,海阳不冻港的建设,是属于你的职责之内。”

    欧阳志远一听,苦笑道:“不可能吧?宋书记。”

    宋光明看着市长关占平道:“关市长,你和欧阳市长说说。”

    关占平很佩服宋光明的老奸巨猾,宋光明这样做,并没有剥夺马加山建设海阳不冻港的权力,只是让副市长马加山接受欧阳志远的领导。欧阳志远主管湖西市的工业,他的位置在湖西市政府里是第三,上面有自己和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欧阳志远的位置本来就比马家山高,这样处理的话,马加山也说不出来什么,却巧妙的把欧阳志远绑在了海阳不冻港的建设上,这将进二百亿的资金,就让欧阳志远来筹集。

    市长关占平笑道:“欧阳市长,宋书记说的对,海阳不冻港的建设,是属于你的职权范围,筹集二百亿的资金,你责无旁贷。”

    副市长马加山一听,心里顿时恨得要死,他妈的,自己一句话,竟然让欧阳志远来领导自己了。自己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关占平和宋光明竟然都同意,这两个见利忘义的王八蛋。

    看来,欧阳志远非要在海阳不冻港上插一脚,是不可避免的了。虽然欧阳志远来领导自己,但具体的建设项目,还是自己说了算。二百亿的投资,自己闭着眼,也能捞到几个亿,这是个肥差呀。

    欧阳志远苦笑道:“马市长是副市长,我也是副市长,马副市长也不会听我的呀,我还是只领到矿务局吧,别的我可问不了。”

    马加山一听,心里顿是骂道,你个王八蛋,这不是寒碜老子吗?你是市委常委,主管工业,现在宋光明和关占山都把老子划归到你的管辖范围了,老子敢不听你的吗?你狗日的是在逼老子向你服软。

    欧阳志远这是郑重其事的向宋光明要权力。

    宋光明道:“湖西市是以工业为主的地级市,工业产值在经济建设中,占主导地位,所有的人和设施,都要为工业服务,特别是城建方面的建设,更要为工业服务。”

    宋光明说话间,眼睛看了一眼马加山。宋光明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向马加山施压。

    马加山连忙道:“宋书记,关市长,您们放心,我一定会配合好欧阳市长,把海阳不冻港顺利的建设好,完成市委市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

    宋光明笑道:“我相信马市长一定能配合好欧阳市长工作的。”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笑了,呵呵,自己的一个建议,就让欧阳志远把建设海阳不冻港的主导权,夺了回来,哈哈,不错呀。自己到送给了欧阳志远一个大人请。

    欧阳志远第一次参加湖西市常委会,就成功的稳定了自己在湖西市政府的工作地位,让自己在常委中站住了脚。

    那些常委都没想到,一个常委会,欧阳志远竟然成功的把海阳不冻港的建设,抓到了手里。年纪轻轻地,权利的**不小呀。

    常委会散会后,副市长马加山走进了市长关占平的办公室。

    关占平就知道马加山一定会来,他一指沙发道:“马市长,坐吧。”

    马加山坐下后,很委屈的道:“关市长,海阳不冻港的领导权,就这样让欧阳志远夺走了?”

    关战平看着马加山,沉声道:“有人给你分担责任,你还不愿意?那二百亿的投资,欧阳志远给你拉过来,你不愿意?海阳不冻港建成了,难道没有你的政绩?你用脑子好好地想一想,不要老想着怎样去争权夺利,而是要多想想互惠互利,怎样做到双赢?”

    能做到副市长级别的人,也不是笨蛋,虽然马加山的内心很不情愿,但关市长的话,很有道理。

    关占平道:“好好的想想我的话,你就会明白的。”

    马加山点头道:“关市长,我一定听您的。”

    关占平看到马加山这样说,他低声道:“随时汇报欧阳志远的一切,大的方面,要向欧阳志远请示,明白吗?”

    马加山连忙道:“我明白,关市长。”

    马加山走后,秘书懂顶义道:“关市长,副书记王志泰来了。”

    关占平一听副书记王志泰来了,他皱了皱眉头,沉声道:“让他进来。”

    市长关占平知道,龙湖公路豆腐渣工程,肯定和王志泰的儿子,公路局长王洪军有牵连。

    这件事已经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注意,肯定要有人承担责任。

    王志泰走了进来,他看到关占平,连忙道:“关市长,对不起,龙湖公路的事……。”

    关占平直接打断了王志泰的话,盯着王志泰冷声道:“王书记,公路局是怎样监督龙湖公路建设的?几个亿的建设费用,都到哪里去了?公路只运行了半年,就成了这样,嘿嘿,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呀,见到钱就不要命了吗?”

    关占平在狠狠地敲打着副书记王志泰。

    王志泰的冷汗流了出来,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王志泰分管党组工作,又是市委常委,关占平还要用他,他看到王志泰流汗的样子,口气放缓道:“这件事,要有人负责,你明白吗?”

    王志泰当然知道关市长这句话的意思,要找一个替罪羊来承担责任。替罪羊多的是呀,下面的人很好找,反正自己的儿子不能做替罪羊。

    王志泰很感激的看着关占平道:“关市长,我知道怎么么做了。”

    关占平沉声道:“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个度,如果没有个度,那就是死路一条,没有人能救自己。”

    王志泰连忙点头道:“谢谢关市长的提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