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经理李凡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章经理李凡峰

    甲醇厂厂长王守山知道新调来的副市长兼矿务局中兴集团董事长就是欧阳志远,他多次在电视上看到过欧阳志远的画面。他终于认出来了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就是矿务局的总领导。

    欧阳志远怎么会来甲醇厂?他来这里干什么?

    王守山的心里顿时戒备起来,但他脸上却马上变的一阵狂喜,连忙伸出双手,大声道:“欧阳市长,您好,您来这里,早通知一声,我们好过来迎接您。”

    厂长王守山这样称呼对方是欧阳市长,这可把保卫科长高万军吓了一跳。

    什么?他……他就是新来的副市长欧阳志远?矿务局的董事长?不会吧,这么年轻?自己竟然在他面前违反规定,打手机,而且还辱骂他,这……不是找死吗?

    高万军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冷汗流了出来。

    那几名厂领导也是一惊,欧阳董事长竟然来甲醇厂了。

    欧阳志远是什么人?他从小跟着父亲在街上摆摊算卦,给人相面,什么人的表情和心理活动能逃过他的眼睛?甲醇厂长王守山虽然很狂喜的和自己握手,但他的眼神里,明显有戒备的神情,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握住了王守山的手笑道:“王厂长,不要客气,我今天正好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

    王守山毕恭毕敬的道:“欧阳市长,您到办公设里休息一下吧。”

    欧阳志远笑道:“不慌,我想看看甲醇生产的情况和安全措施。”

    王守山连忙道:“欧阳市长,您放心,生产情况很正常,安全措施做的更到位,我们吸取了上次爆炸的血的教训,在生产中,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王守山是原来的副厂长,原来的正厂长孙正瑞因为爆炸案,被撤职,判了刑。欧阳志远不明白,这件爆炸案的谜底还没有揭开,为什么匆忙的对孙正瑞判刑?找个替罪羊也不能这么快吧?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沉声道:“始终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我怎么看到,这位保卫科长在生产区打电话?而且还很嚣张的说要在里面抽烟?”

    高万军平时为人虽然凶悍,那是对别人,在欧阳志远面前,他可不敢发横。

    他连忙哭丧着脸道:“欧阳市长,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到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在生产区里打电话了,我可从来没有在场内抽烟,我知道,甲醇碰到火星就炸,我哪敢在里面抽烟呀?”

    欧阳志远死死的盯着高万军冷声道:“手机会产生火花的,你难道不知道?你想再让甲醇厂爆炸?死人?”

    高万军的冷汗湿透了后背。

    欧阳志远冷声道:“撤掉高万军保卫科长的职务。”

    厂长王守山早就对高万军不满,他一听欧阳志远撤掉高万军的保卫科长职位,心里高兴地发狂。哈哈,你狗日的高万军也有今天,你平时仗着你姐夫马瑞海的势力,在厂里横行霸道,耀武扬威,从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今天你终于踢到了铁板上了。

    王守山忙道:“是,欧阳市长。”

    高万军一听欧阳志远撤掉自己的保卫科长职务,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欧阳志远道:“王厂长,走,我们进去看看。”

    王守山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

    所有的人在进入生产区域内,都把手机锁到二道门保卫科密封的橱柜里,一人一个厨洞。

    锁好手机后,众人进入了甲醇生产区域。

    当欧阳志远来到原来爆炸的地方,看到,原来被炸毁的化验室已经被彻底的铲平,在旁边,已经盖起了新的化验室。

    欧阳志远看着王守山道:“王厂长,一定要吸取上次的爆炸教训,做好防火防爆的措施,以后任何人再违反安全措施,直接开除,不要手软。”

    王守山忙道:“好的,欧阳市长。”

    矿务局集团总经理李凡峰接到了欧阳志远参观甲醇厂的消息,吓了他一跳。

    今天欧阳志远来湖西市报到,他是知道的,没想到,欧阳志远下午竟然悄悄的去了甲醇厂,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李凡峰顾不得多想,立刻备车,直奔甲醇厂。

    副市长彭茂水跳楼,整个矿务局中兴集团的一切事物,现在是由总经理李凡峰代理。

    李凡峰跑了十几天的关系,想得到这个董事长的位置,他没有成功。

    现在,新的董事长到了,自己到手的权力,又要丢掉了,这让李凡峰十分的暴怒恼火。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还是自己的能力没有达到呀,为了这个董事长的位置,他送出去了二百多万的礼金,但仍旧没有成功。没有人敢把欧阳志远的董事长拿下来。

    矿务局中兴集团的副经理马瑞海接到了自己小舅子高万军的电话。

    “姐夫,我的保卫科长被欧阳志远那小子撤了。”

    高万军的语气有点气急败坏。

    坐在办公室里的马瑞海一听,欧阳志远撤了自己小舅子的保卫科长职务,不禁一愣,欧阳志远怎么会到甲醇厂了?今天他刚到湖西市来报道呀?

    欧阳志远是李大鹏的铁哥们,和自己在一起喝过酒,自己是李大鹏的表哥,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

    看来这个小舅子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了,被欧阳志远抓住了。

    马瑞海知道,自己这个小舅子行事有点不着调,仗着自己是他姐夫,做事很嚣张。自己训斥过他多次,但这家伙就是改不了,今天终于踢到铁板上了吧。

    马瑞海虽然受到李凡峰的打压,现在不得志,但他毕竟是矿务局集团的一个副总经理,主管多年整个矿务局的生产调度,势力还是有的。

    马瑞海沉声道:“你干什么了事了?”

    高万军嘟囔道:“不就是在生产区域打了电话吗?”

    “混蛋,谁让你在生产区打电话的?上次爆炸案,你不知道?死了那么多的人?你竟敢在那里打电话?你不是找死?”马瑞海气的牙根痛,大声训斥着高万军。

    高万军连忙道:“姐夫,现在我该怎么办?”

    马瑞海道:“你先回来吧,我和欧阳志市长过一次面,他和你表叔李大鹏是铁哥们,回来我给你求个情,重新给你安排个位置。”

    高万军一听自己的姐夫竟然和欧阳志远认识,顿时大喜,连忙道:“我正不想在甲醇厂里呆了,这个地方说爆炸就爆炸,说不定哪天再炸一次,保命要紧。”

    马瑞海大声道:“说什么你个臭小子。”

    马瑞海挂上电话,立刻备车,开向甲醇精细化工厂。前一段时间,马瑞海根本想不到,欧阳志远会来湖西市担任副市长,而且还担任矿务局集团的董事长。

    自己的表弟李大鹏侦探所开业的时候,欧阳志远还是运河县的县长,现在就已经是湖西市的副市长了,而且兼任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董事长,人的机遇,真是说来就来呀。

    当李凡峰带人赶到甲醇精细化工厂的时候,欧阳志远已经参观完生产区域了,刚走出来生产区域。他把手机领了出来,就看到了几辆高级奔驰开了过来。

    车子停下,总经理李凡峰满脸堆笑,很远就伸出了双手,大声道:“欧阳董事长,我们盼星星盼月亮,可把您盼来了,整个矿务局,就等着您来掌舵。”

    欧阳志远一看是总经理李凡峰,他笑着握住了李凡峰伸过来的双手笑道:“你好,李经理。”

    李凡峰很热情的摇晃着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董事长,走,咱们回矿务局,新办公室我给您准备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我和同志们见个面。”

    两人刚说到这里,就看到一辆奥迪开了过来,车停下后,副经理马瑞海微笑着走了下来。

    “欧阳董事长,您好,可把您盼来了。”

    马瑞海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马经理,上次一别,很久没见了。”

    马瑞海笑道:“上次大鹏开业的时候,您没有喝好,呵呵,有时间咱们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上次你也没有喝好。”

    马瑞海转过脸来道:“您好,李经理。”

    李凡峰笑道:“马经理好。

    李凡峰没想到马瑞海竟然和欧阳志远认识,而且还喝过酒,看样子,两人的关系还不错。这就让李凡峰起了戒心。

    马瑞海的总生产调度,是自己把他拿下来的,虽然马瑞海没有表示出对自己的不满,但并不说明他的内心没有不满。

    欧阳志远道:“走,马经理,咱们到矿务局中兴集团看看。”

    马瑞海笑道:“好呀。”

    欧阳志远还没有上车,市公安局副局长耿剑锋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呵呵,欧阳市长,您今天来报到了?祝贺您呀。”

    耿剑锋的语言非常客气,但口气里带着强烈的欣喜和兴奋。他没想到,自己和周玉海来了湖西市没多久,欧阳志远竟然也来了湖西,而且继续升迁,居然当了副市长了,级别比自己还要高。

    呵呵,这个臭小子,有前途呀。二十三岁的副厅级,全国少有呀。

    欧阳志远笑道:“耿局长,我今天刚来报到。”

    耿剑锋笑道:“第一天来,你就上了新闻网站了,呵呵,我给你申请见义勇为奖励。”

    耿剑锋看到了欧阳志远救人的视频。

    欧阳志远笑道:“申请见义勇为奖励就不要了,我是正巧路过。”

    耿剑锋笑道:“晚上我给你接风,叫上周玉海、李大鹏、王战,我负责联系,文化街的醉芙蓉酒楼。”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不见不散。”

    欧阳志远刚挂上电话,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欧阳志远一看,呵呵,是李大鹏的。他连忙接了过来。

    “哈哈,老大,我的天,你今天来报到了?咱们又能在一起了,我看到你救人的视频了,好,不愧为我李大鹏的老大,好样的,是男人。”李大鹏大笑道。

    李大鹏的话,让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一股暖意。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碰巧而已。”

    李大鹏道:“老大,晚上文化街醉芙蓉大酒店,不见不散,不醉不休。”

    欧阳志远道:“好,到时我一定去,不见不散。”

    李凡峰看着欧阳志远接电话的那种神采飞扬的神情,眼里露出一丝妒忌,年轻真好呀。

    三个人各自上了自己的车,开向湖西市矿务局中兴集团。

    李凡峰在车里拿出了电话,拨通了甲醇精细化工厂厂长王守山的电话。

    “李总,您好。”

    电话里传来王守山恭恭敬敬的声音。

    李凡峰沉声道:“欧阳志远看了什么地方?”

    王守山连忙道:“他没看什么,主要检查了一遍防火防爆的措施,专门看了上次爆炸的地方。”

    李凡峰低声道:“暂时停止生产,过一段时间再说。”

    “是,李总。”王守山低声道。

    李凡峰放下电话,他看了一眼前面欧阳志远的路虎,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欧阳志远总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他第一天来湖西市报道,就来甲醇精细化工长,难道他看出点什么?

    不可能吧,所有的痕迹都被抹平,参与生产的人都被炸死,没有一个活口。

    半个小时后,众人来到矿务局中兴集团的总部大楼。

    中层领导,早就得到了消息,都在门前迎接。

    当欧阳志远走下车的时候,大楼前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下车,向着众人招手致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