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擦干净你的屁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章擦干净你的屁股

    宋艺林给自己安排的这个年轻人,欧阳志远竟然认识,就是在盘龙河帮助自己把吕玉娟从河里托到岸上的那个年轻人。

    叶青林笑道:“是我,欧阳市长。”

    今天上午,叶青林也正好从盘龙河大桥路过,看到欧阳志远在救人,他也是毫不犹豫的跳下水里,帮助欧阳志远把吕玉娟托到岸上。

    叶青林想不到,救人的竟然是新来的欧阳副市长,而自己却被安排给欧阳副市长做秘书。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叶青林,不错。”

    欧阳志远很喜欢这个秘书,起码的那种见义勇为的精神,和自己很对脾气。

    叶青林今年二十六,年龄要比欧阳志远大上三岁,他在市政府秘书科干了两年多了,原来跟副市长彭茂水做秘书,现在,彭茂水死了,宋艺林又安排他坐欧阳志远的秘书。

    宋艺林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下午不用上班了,您的宿舍和司机的宿舍,已经给您安排好了,在市委市政府机关宿舍大院十号楼,是新宿舍,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宿舍看看?”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

    三个人走下楼去,但在楼梯口,欧阳志远碰到了熟人。

    古曹县原县长王盛起和他的弟弟,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

    王盛起由于给岳父出殡,使用警察戒严开道,被撤职。在这件事上,他感到很委屈,今天,他和弟弟王盛举来拜访市长关占平。

    王盛举是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和市长关占平的关系极好,两人是同一战壕里的人。

    今天两人拜见关占平的目的,就是看看能不能给王盛起安排个别的职位。

    王盛起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他不由的一愣,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在前一阵子出殡的时候,欧阳志远打了一巴掌王盛起,这让王盛起记恨在心。

    真是冤家路窄呀,他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欧阳志远,他并不知道,欧阳志远现在是湖西市的副市长了。当时,欧阳志远打他的时候,是和何文婕在一起的。

    欧阳志远在来湖西市之前,他在湖西市官网上,看到过湖西市所有官员的介绍和照片,他当然认识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

    王盛举也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级别要比欧阳志远低一些。

    王盛举今年五十整,比王盛起小两岁,这人长得文质彬彬,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很儒雅的样子,根本不象公安局长。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办公室主任宋艺林走了过来,他微笑着主动打招呼,伸出了手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握住了王盛举的手笑道:“您好,王书记。”

    王盛举道:“欧阳市长真是年轻有为,这么年轻就取得了惊人的政绩,当上了副市长,真是让人敬佩。”

    欧阳志远笑道:“我刚来,还不熟悉湖西市的情况,以后,还要请王书记多多帮助指教。”

    王盛举道:“欧阳市长,指教谈不上,以后,遇到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道:“好的,一定。”

    宋艺林连忙和王盛举打招呼。

    两人客气了一番,欧阳志远走了下去。欧阳志远看也没看王盛起。对这种小小的县长就这样嚣张的官员,欧阳志远最反感。

    王盛起听着弟弟王盛举喊对方为欧阳市长,不由得吓了一跳,他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连忙道:“老二,他是副市长?”

    王盛举道:“是的,今天刚刚到任,主管湖西市的工业,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秦总理的外孙。”

    “你说什么?萧远山的女婿?秦总理的外孙?”王盛起一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哪,好强大的背景,自己这一巴掌之仇,没有办法报了。

    王盛举点点头,看着王盛起道:“你那一巴掌,别指望报了,以后不要招惹这个人。”

    王盛举同样查了欧阳志远的资料,他知道,欧阳志远的手段很厉害,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运河县县委书记王广忠、龙海市市长郭文画,都死在他的手里。龙海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赵大山这么厉害,都被欧阳志远逼的逃到外国。

    别看这人年轻,但是个极其可怕的人物。

    王盛起道:“只要他不主动惹我,这一掌之仇,就算了。”

    王盛举冷哼一声道:“就算他招惹了你,你也只能忍忍,被他搞死的那几个人,哪一个都比你厉害十倍,记住,我再说一遍,不要惹他。”

    虽然王盛举是弟弟,但哥哥王盛起仍旧要听他的。王盛起能否东山再起,还要靠王盛举。

    王盛起点点头道:“好的,我记下了。”

    虽然王盛起嘴上这么说,但他心中的那股恨意,还是没有消失。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被别人打过,都是他打别人。

    市长关占平的办公室,秘书懂顶义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

    副市长李宗伟冷汗津津的站在一边,脸色有点苍白。

    关占平的脸色铁青,盯着电脑的屏幕。

    游思雨的那个在山南日报官方网站上,反应湖西市龙湖路是豆腐渣工程的帖子,已经被各大网站连载,点击量达到几千万。

    帖子上,配发了龙湖公路大量的图片,那些图片都是公路上凹坑和断裂凹陷的特写,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转载的帖子,已经被成千上万的网民顶起,下面骂声一片,坚决要求查除**。

    关占平越看越心惊,他转过身来,一杯茶水狠狠的泼在了副市长的李宗伟的脸上,沉声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你一条公路都修不好,你还能干什么?现在好了,全国都知道湖西市出了一条豆腐渣公路,几个亿都到哪里去了?你等着坐牢吧。”

    茶水顺着李宗伟的脸上,流了他一脖子,但他不敢擦。

    李宗伟结结巴巴的道:“关……市长……我……。”

    关占平冷冷的道:“去擦干净你的屁股,否则,谁也救不了你和你的儿子,滚!”

    李宗伟连忙道:“您……放心关市长,我知道怎么处理。”

    副市长李宗伟狼狈的退出关占平的办公室。

    市长关战平拿出一只烟,秘书懂顶义连忙给他点上。

    矿务局甲醇厂刚爆炸没有多长时间,现在又出了一条豆腐渣公路,这对湖西市太不利了。李宗伟这种人能干什么?省委怎么会提拔这些人当副市长?

    照这样下去,自己还想冲击市委书记这个职位,根本不行。湖西市的治安早就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不满,这才调来耿剑锋和周玉海,现在又出了这件事,省委肯定对自己更加不满。

    懂顶义小声道:“都怨那个叫游思雨的记者。”

    关占平冷声道:“畅通集团不把这条路修成豆腐渣,人家能这样报道吗?让人家抓住了小辫子了,就不能怨别人。”

    今天欧阳志远第一天来报道,就在孟部长面前,故意不换那身黄泥水的脏衣服,抓住这条路不放,现在,记者游思雨又在网站上,揭露这条公路,难道两人认识?联合一起在搞动作?来者不善呀。

    关占平看着懂顶义道:“说说修建这条路的情况,是谁在一线施工?”

    懂顶义小声道:“畅通集团李炳水是第一承包商,但畅通集团没有具体的施工,而是把工程承包了出去,李炳水主要是经营房地产开发。”

    关占平冷声道:“哼,查出这些偷工减料的单位,取消他们的承包工程资格,把他们赶出湖西市的建设市场。”

    懂顶义点头道:“是,关市长。”

    关占平又点出来一个同样火爆的帖子,那就是欧阳志远救人的那篇报道,报到下面是视频。

    视频上,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从桥上纵身跳下波涛汹涌的盘龙河,潜进水里。镜头一直锁定着欧阳志远入水的地方。第一次欧阳志远没有找到人,他和那个司机再次潜进河底,不一会,两人从水底冲了出来,两人的手里,托着一位披头散发、脸色苍白的女子。

    欧阳志远和他的司机托着那个女子奋力游向岸边,这时候,又冲过来几位年轻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很面熟,关占平仔细一看,竟然是秘书科的叶青林。

    最后又冲出来几位年轻人,众人终于把那个女子托到岸上。

    欧阳志远立刻开始对那个女子进行抢救。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关占平看完这段视频,他在心里佩服欧阳志远。但他也知道,欧阳志远是出尽了风头,明天的报纸一定会刊登欧阳志远救人的新闻的。

    欧阳志远第一天来报道,就惹出一条豆腐渣工程,以后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状况。

    “关市长,政法委王书记和他哥哥王盛起来了。”

    秘书懂顶仪小声道。

    关占平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沉声道:“让他们进来。”

    关占平让王盛起进来,是看在政法委书记王盛举的面子上,否则,王盛起根本进不来。

    这种不知进退、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的官员,关占平根本不喜欢。

    不一会,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和王盛起两人走了进来。

    “关市长,您好。”

    王盛举连忙和关占平打招呼。

    关占平点头道:“王书记,坐吧。”

    王盛起低着头,没敢看市长关占平,他低声道:“关市长,对不起,我给您丢脸了。”

    关占平知道,王盛举带自己哥哥来的目的是什么。

    关占平没有理会王盛起,他看了一眼王盛举道:“王书记,有个市科协办公室副主任的位子,让你哥去吧。”

    王盛举一听市长关占平给哥哥安排了个市科协副主任的位置,连忙道:“谢谢关市长。”

    这个位置虽然是个闲差,但是,毕竟还有个位置,仍旧是处级。

    王盛起感动的眼泪下来了,他呜咽这道:“谢谢关市长,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关占平点点头道:“去吧,低调点,以后有机会再调。”

    ……………………………………………………………………………………………………………………

    欧阳志远、宋艺林、秘书叶青林来到楼下,一辆奥迪平稳的滑了过来。

    宋艺林笑道:“欧阳市长,这是您的六号专用车,司机叫张宝。”

    司机张宝连忙走下车来,和欧阳志远打招呼:“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

    这时候,寒万重也开着路虎过来了。

    宋艺林看着那辆路虎,心道,欧阳志远竟然有私人的专车。

    由于欧阳志远说不定有什么军事任务,虽然萧远山不让他在开这辆路虎,但志远知道这辆车对自己的安全非常要性,志远只是换了地方车牌,他还是留了下来。

    宋艺林给自己配了专车,他也不能拒绝,笑道:“张宝,以后你就在这里等候,我用车给你给打电话,今天,叶秘书坐奥迪吧。”

    欧阳志远说完,上了自己的路虎。

    宋艺林和叶青林上了奥迪,开向市委市政府宿舍大院。

    宋艺林本来不要亲自来送欧阳志远到宿舍的,但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应付。欧阳志远不是彭茂水。

    分给欧阳志远的房子是十号楼二层的三室一厅的房子,是新楼房,很宽敞,所有的生活用具,都已经配齐,拎包就住。

    宋艺林笑道:“欧阳市长,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您尽管说。”

    欧阳志远道:“不错,宋主任和叶秘书回去吧,对了,叶秘书,我要矿务局中兴集团的详细资料,包括人事资料,你给我准备好。”

    矿务局中兴集团是湖西市矿务局的总称。

    “好的,欧阳市长。”

    宋艺林和叶青林回去以后,寒万重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开始考虑自己的工作了。

    湖西市的经济很发达,工业这块不好管理呀。特别是湖西市矿务局,更不好管理。

    煤矿事故,年年都有发生,特别是下面八个县的小煤矿,事故不断呀。

    这几年,煤炭行情还算不错,再加上湖西市煤化工产业发达,矿务局下属的煤矿、化肥厂、焦化厂、甲醇厂,效益都很可观。

    安全最重要呀,效益再好,一个安全事故,全年的效益就完蛋了。就像前一段时间矿务局甲醇厂爆炸的事故,当场炸死三个,五个失踪,重伤三十多,最后那五个失踪人员,只找到了四个,都已经死亡,其中另外一个女化验员,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

    欧阳志远休息了一会,走下楼去,寒万重已经安排好了,正坐在车里。

    欧阳志远道:“到开发区矿务局甲醇厂看看。”

    寒万重发动了路虎,直奔开发区。

    湖西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在湖西市的西南方,开车半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上次欧阳志远急着救人,根本没有细看开发区的规模,今天一看,建设的还不错,规模不小,街道两边的绿化还行。

    矿务局中兴集团的十几家工厂,都分布在一条街上,一是为了很好的管理,第二就是这些工厂都要用煤气和蒸汽,管道都铺设到这条街上。

    车子来到厂门前,就被门卫拦住。另外两位门卫正在检查前面一辆轿车。

    “请问,您们找谁?”一个门卫很礼貌的上前询问。

    欧阳志远本想报个假名进去看看,但他看到,那两个门卫对前面的你这辆车检查的很严格,身份证和工作证都要登记。

    他下车后,只好把自己的身份证和在运河县的工作证递了过去。湖西市的工作证还没有办。

    这个门卫看了看欧阳志远的工作证,很是惊奇,竟然是运河县的县长,他并不知道,运河县的县长欧阳志远已经调到湖西市来当副市长了。他拿出登记证让欧阳志远登记,又恭敬的问道:“欧阳县长,您找谁?”

    欧阳志远知道,一个门卫不会知道自己的,他笑道:“我找你们销售科长,我们想购买一批甲醇。”

    这门卫一听人家来购买甲醇,连忙把销售科的位置告诉给欧阳志远,并发给他一个安全小册子,封面上写着:严禁带火种进入生产区,严禁带手机进入生产区。

    甲醇是一种易燃易爆的液体,遇到火星就会爆炸起火,极其的危险。

    登记完后,保安就放行。

    甲醇厂的生产车间和办公大楼不在一起,原来生产车间和大楼没有分开,但自从上次爆炸后,办公区域和生产车间,已经被铁花栏分开。

    通往生产区域的第二道门,有五六名保安把守。

    欧阳志远的路虎刚开到生产区域的门前,两位保安就拦住了路虎。

    “站住,生产区域不允许参观。”

    欧阳志远看着保安如临大敌的样子,心道,不会这么紧张吧?难道这里是军事基地?有什么秘密不成?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一位中年人,一边打着手机,一边从生产区域走了过来。

    不是明文规定,不允许带手机进入生产区域吗?这个人怎么会在里面打手机?

    接打手机会产生静电火花的,很危险的。

    这个人还在旁若无人的打电话,而且走了过来。

    那些门卫连忙立正站好,恭敬的打招呼道:“高科长,您好。”

    那人点点头,继续打电话。

    欧阳志远拉开门,走了下来,看着那人道:“明文规定,不允许带手机进入生产区域,更不允许在里面打电话,你怎么不遵守?”

    高万军是甲醇厂的保卫科科长,负责整个厂区的安全。

    欧阳志远猛然这样说话,把正打电话的高万军吓了一跳。他抬头看了看欧阳志远,没有理会,他指着几个保安大声道:“这人是干什么的?快把他赶走,不要拦路。”

    几个保安一听科长这样说了,一个保安连忙道:“你这人不长眼睛,这是我们保卫科的高科长,高科长想打电话,任何地方都可以打电话,你快走吧,别在这里惹事。”

    欧阳志远冷声道:“身为保卫科长,竟然带头违反规定,难道忘记了前一阵时间的大爆炸了吗?”

    高万军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脸色一寒,目露凶光,大声道:“你他妈的是谁?老子的事让你管吗?老子不光打电话,还在里面抽烟,你能管的着吗?快滚,再不滚,老子让人把你抓起来。”

    寒万重一听这家伙在骂人,他一步跨出轿车,一声冷哼,死死的盯着高万军道:“你个王八蛋,怎么骂人?再骂人,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

    寒万重的个子一米八五,长的高大魁梧,强大的气势压的高万军透不过气来。

    高万军平时横行惯了们,在甲醇厂里无人敢惹,他的姐夫可是矿务局中兴集团副经理马瑞海。

    就是甲醇厂的厂长王守山也要让他三分。

    高万军一看这个高大个恶狠狠的盯住自己,那双眼睛里透出强烈的杀气,吓得高万军连忙后退几步,结结巴巴的大声道:“你……你想干什么?保安,快把这人抓起来。”

    几个保安一听高科长要抓人,几个保安立刻冲了过来,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住手,高科长,是怎么回事?”

    高万军一看,厂长王守山和几位厂领导走了过来,他连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两个人,想进去捣乱,我正要把他们抓起来问问一下。”

    厂长王守山仔细的一看站在车子旁边的欧阳志远,他不由得一愣,这个年轻人怎么这样面熟?

    猛然,王守山脸色一变,差点跳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