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阻拦冲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章阻拦冲突

    这时候,远处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古曹县的救护车到了。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迟到了,现在就怕孟部长早就下了高速了。”

    欧阳志远一听,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炸。不好,自己答应孟部长,在高速路口等着他,现在晚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快走。”

    两人急忙跑向大桥,路虎快速的向前冲去。

    这边吕玉娟醒了过来,她看到了哥哥正在抱着自己,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自己今天回湖西市看望父亲,没想到遇到了车祸,自己差一点没有醒过来。记得刚才模模糊糊的有人在抢救自己,给自己做人工呼吸,那人是谁?很熟悉的样子。

    吕正浩连忙擦去妹妹脸上的泪水道:“不哭……玉娟,一切都过去了。”

    “玉娟姐,你可吓死我了,玉娟姐。”游思雨连忙掏出手帕,擦去吕玉娟脸上的泪水和头发上的水滴。

    “思雨?你怎么来了?”吕玉娟在哥哥的怀里坐了起来。

    游思雨含着泪道:“我在拍摄这条豆腐渣公路,准备曝光这条路,碰到了欧阳大哥到湖西市任职,我就坐了欧阳大哥的车,在大桥上,我们看到一辆车被撞下大桥,欧阳大哥和寒大哥直接从桥上跳了下去,潜水摸了很长时间,才把你从水下救了上来,又抢救了你将近一个小时。”

    吕玉娟猛然想起来,自己刚清醒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是那么的熟悉。

    “是欧阳志远救了我!”

    吕玉娟终于想起来是谁救了自己了。

    吕正浩看着游思雨道:“思雨,谁是欧阳志远?那个年轻人吗?”

    游思雨忙道:“吕大哥,欧阳大哥就是运河县的县长,他今天来湖西市上任的,他要担任湖西市的副市长了。”

    “欧阳市长?”

    吕正浩一听刚才抢救自己妹妹的竟然是欧阳市长?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秦总理的外孙?

    游思雨道:“正是欧阳大哥,咦?欧阳大哥哪里去了?”

    两人都没有看到欧阳志远走了。

    古曹县的医生赶到了。吕正浩道:“玉娟,咱们先到医院检查一下,观察一天。”

    吕玉娟感到自己很是疲倦,全身也是不舒服,她点点头。

    医护人员把吕玉娟抬上救护车,游思雨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拉着他们,渐渐地远去。

    吕正浩开着奔驰,在后面跟着,他拿出了电话,拨通了父亲的电话道:“爸爸,玉娟没事了,抢救过来了。”

    吕正浩知道,今天如果欧阳志远不在,妹妹玉娟就活不过来了,自己就会失去妹妹。

    吕方斌一听,大喜至极,大声道:“太好了,正浩,是谁救了玉娟,一定要重谢。”

    吕正浩道:“爸爸,是今天上任的欧阳副市长救了妹妹。”

    “你说什么?是……是欧阳市长?”

    吕方斌这种人物的消息极灵,他当然知道今天湖西市要来一位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叫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秦总理的外孙。想不到,欧阳市长竟然救了自己的女儿,自己要好好的感谢欧阳市长。

    吕正浩道:“是的,爸爸,是欧阳市长救了妹妹。要不是他救了妹妹,玉娟今天就没有了。”

    吕正浩把游思雨说的过程,给爸爸说了一遍。这个过程听得吕方斌惊心动魄,冷汗直流。

    欧阳市长竟然从桥上直接跳下去,在水底救上来自己的女儿,而且抢救了女儿将近一个小时。如果欧阳市长不在那里,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想到这里,吕方斌的眼睛红了,一阵后怕。

    “爸爸,您放心吧,古曹县的救护车到了,妹妹坐救护车去了古曹县人民医院,准备检查一下,我跟在了后面。”

    吕正浩轻声道。

    吕方斌道:“我马上过去。”

    游思雨在救护车上,一边把欧阳志远抢救吕玉娟的过程和吕玉娟说了一遍,一遍用手提电脑把那段欧阳志远跳桥救人的视频发到了南州日报的官方网站上。

    题目就是:“湖西市新任欧阳市长奋不顾身,激流中勇救溺水者。”

    同时,又发了一片新闻稿,配发了大量的救人照片特写照片。

    特别是欧阳志远跳下大桥的那一瞬间的照片,淋漓尽致的反映出他奋不顾身救人的情景。还有那张和寒万重、那个年轻人,三个人推着吕玉娟,在洪水中奋力游向岸边的照片,也很是感人。

    做完这些,她又把龙湖公路豆腐渣工程的新闻调查稿件和照片,发到了网站上,题目是:“湖西市再现豆腐渣工程,龙湖公路通车半年,路面粉化破碎下沉。”

    大量的公路坑洼和下沉的照片特写,登载了网站上。

    这两篇新闻刚一上传,立刻被各个新闻网站大量的转载,点击量飞快的飙升。

    湖西市这一正一负的新闻,不一会,就传遍了全国。

    湖西市人民知道了,湖西市来了一位见义勇为的年轻副市长。

    ……………………………………………………………………………………………………………………

    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和工作人员的车下了高速公路,竟然没有看到欧阳志远,这让孟凡武很是生气。欧阳志远搞的是什么名堂,他答应自己在高速路口等着自己,现在竟然没有来到,真是岂有此理。

    自己可是省委组织部长,虽然你有强大的后台,但你起码要尊重别人吧?哪一个官员调动任职,不先到省委组织部报到?能让自己亲自送的官员,在山南省没有几个。

    孟凡武很生气的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欧阳志远的电话,早就泡水了,根本接不通。

    孟凡武等了半个小时,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秘书小冯轻声道:“孟部长,要不咱先到市委?”

    孟凡武点点头道:“好吧。”

    要不是看在省委书记萧远山的面子上,孟凡武立刻就会回去。

    湖西市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带领市委市政府的人早就在市委门前等候孟部长的到来。但时间都十一点了,还没有见到人,众人都很焦急。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轻声道:“宋书记,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宋光明点点头,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孟部长的电话。

    孟凡武看到是宋光明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孟部长,您好。”

    宋光明先向孟部长问好。

    孟凡武沉声道:“宋书记,你好。”

    宋光明轻声道:“孟部长,您到了吗?”

    孟凡武道:“十分钟到。”

    宋光明一听孟部长十分钟后就到,连忙吩咐众人,准备好迎接孟部长。

    欧阳志远的路虎快速的开向高速路口,欧阳志远想给孟部长打电话道歉,但自己的电话和寒万重的电话,都泡水了,根本不管用了。两人赶到高速路口,没有看到孟部长的车。

    欧阳志远连忙跑到一个售货亭,正好那里有公用电话,他快速的拨打着孟部长的电话。

    孟凡武刚结束和宋光明的通话,就看到有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是湖西市的号码。自己的电话号码,一般的没有人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孟凡武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孟部长的电话通了,他连忙道:“孟部长,实在对不起,我在路上耽搁了,我在高速路口没有见到您,您在哪儿?”

    一股火气从孟凡武的心头升起,他沉声道:“我到了市委了。”

    “咔嚓!”

    孟凡武生气的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一看孟部长挂死了电话,他知道孟部长生气了,他连忙对着寒万重道:“到湖西市委吧,孟部长在湖西市市委。”

    两人开着车,直奔市委而来。

    孟凡武的车和工作人员的车到了湖西市委,市委书记宋光明和省长关占平连忙满脸堆笑的迎了过来。

    孟凡武的秘书冯小山给孟部长打开车门,孟部长走了出来。

    宋光明很远就伸出手来笑道:“欢迎孟部长来湖西市。”

    孟凡武捂住了宋光明的手笑道:“宋书记,你好。”

    市长关占平也过来和孟部长握手问好。

    但众人都没有看到新来的欧阳副市长,众人都很纳闷。

    宋光明笑道:“孟部长,欧阳市长在哪里?”

    孟凡武沉声道:“在后面,应该快到了。”

    众人一听猛部长口气好像在生气,都不敢再问。宋光明笑道:“孟部长,咱先到里面休息一下吧。”

    孟凡武也累了,南州到湖西市的路程,要四个多小时。

    “好吧,先休息一下。”

    众人簇拥着孟部长,走进了市委大楼。

    欧阳志远的路虎来到市委大楼的时候,孟凡武早就在小会议室里喝茶了。

    路虎刚来到市委门前,就被保安拦下。

    一位保安大声道:“哪里的车?干什么的?”

    欧阳志远打开窗户道:“我们是来报到的。”

    这个保安一看欧阳志远的衣服上还有黄泥,衣服和头发还湿漉漉的,脸上还有泥沙,头发上还挂着一片青苔,顿时警觉起来,这人一身泥沙,不会是哪个工地的农民来上访的吧?刚才省里的孟部长刚上去,千万别让上访的人钻了空子,要闹出事来,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上访的人最狡猾了,他们为了进入市委大院,什么办法都能想的出来,这辆车应该是辆好车,不过,就怕是租来的。那个司机也是一身泥水,这两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这个保安立刻冷声道:“下车检查登记。”

    欧阳志远知道孟凡武肯定生气了,他急着上楼和孟部长解释,他大声道:“我是新上任的副市长欧阳志远,我今天前来报到,快让我们过去。”

    两个保安一听,都笑了起来,一个保安大笑道:“快滚,你们上访的人都这么狡猾,你看你满脸的黄泥青苔,你要是副市长,老子就是省委书记,冒充人也不会冒充市长吧,有你这样的市长吗?满脸菜色,就像非洲难民似的。”

    欧阳志远一听,恨不得抽这个家伙一巴掌,他妈的,老子满脸菜色吗?那是救人的水锈。

    欧阳志远刚想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一辆车在后面鸣笛,车里坐的是副市长马加山。

    副市长马加山知道,今天省委组织部的孟部长要来,他从海阳港口赶了过来。

    海阳港口已经开始规划,马加山是主管城建副市长,他最近一段时间,就在海阳不冻港那里。

    保安一看是马副市长到了,他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志远,大声呵斥道:“快滚,再不滚老子报警,让警察把你抓起来,让你牢底坐穿。”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看着这个保安道:“我今天不想打人,你立刻打开伸缩门,让我进去,我是欧阳副市长。”

    这个保安业也急眼了,路虎正好堵在门中间,马市长的车过不来,自己又害怕这个上访的人闯进去,这个嚣张的家伙,还想打人,真是翻天了,另一个保安立刻按响警铃,七八个保安从警卫室里冲了出来,拎着警棍,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本来想给宋书记打电话,可是这个电话一打,自己肯定会被别人笑话,一个副市长,连市委大门都进不了来,还不笑死人?

    马加山急着进去,他透过窗户一看,脸上顿时露出惊异的神情,紧接着,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狞笑。和保安冲突的正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打过马加山,马加山恨不得咬死欧阳志远。让他没想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来湖西市担任副市长,而且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位置比自己还要靠前,这让马加山很不舒服,甚至气的要死。

    这个王八蛋的运气真好,竟然能当上副市长。不过,今天欧阳志远应该和孟部长一块来的,这家伙怎么弄得一身黄泥,水淋淋的?是不是车子开沟里去了?怎么没有淹死他?

    哈哈,有热闹看了。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喜欢打人吗?今天你最好和保安发生冲突,老子要看你的笑话。

    嘿嘿,一个副市长,竟然进不去市委的大门,哈哈,一定会被人当笑话讲的,老子再加一把火。

    九几年那时候,市委市政府的保卫工作,还不是武警。

    马加山看到了七八个保安已经围住了欧阳志远的车。

    马加山看到了保安队长陈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马加山冷哼一声道:“陈凯,我马上要进去,谁的车堵在了前面呀?”

    陈凯一看马市长的脸色很不好看,急着进去。自己要是耽搁了马市长的时间,自己就怕要滚蛋。

    陈凯急眼了,他连忙道:“马市长,我立刻处理。”

    陈凯阴冷着脸,冲到欧阳志远的车前,大声道:“把这个人拽出来,用手铐拷上,拉到后院,好好地修理修理。”

    陈凯经常抓住偷偷上访的人,到后院用私刑折磨人,这人是个变态的家伙。

    几个保安一听,立刻从窗户扯住了欧阳志远,并打开车门,把欧阳志远扯下车来,就要用手铐铐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是副市长欧阳志远,今天来报道的……”

    陈凯没等欧阳志远说完,他立刻狞笑道:“拷上,拖到后院狠狠地修理。”

    他麻痹的,敢冒充市长?不是找死吗?哪有满脸青苔,全身黄泥的市长吗?

    寒万重冷哼一声,冲下车来,一脚就踹飞了那个那手铐要拷欧阳志远的保安。

    陈凯一看对方打到了自己一名手下,他立刻大叫道:“你他妈的竟敢打人,来呀,给老子狠狠的修理他们。”

    七八个保安扑向了寒万重。

    寒万重嘿嘿冷笑,一个横扫千军,三个保安惨叫着飞了出去。

    欧阳志远终于知道,自己身边有寒万重的好处了,呵呵,遇到什么事,老子不要亲自动手了,这太好了。

    寒万重两招就放到了这些保安。陈凯一看不好,立刻打电话报警。寒万重一脚就把陈凯踢得滚到了一边,手机飞出老远。

    这时候,市委大楼里快速走出来办公室主任曹继东。

    曹继东在楼上等的心焦,欧阳市长怎么还没来?他透过窗户,看到了保安好想和什么人有冲突,有一个人,好像就是欧阳志远,保安好像要围攻欧阳志远。

    他是市委办公室主任,他连忙快步走了出来。

    他看到了一个人几下就把围攻欧阳志远的**个保安打倒在地,同时,他看清楚了全身湿透了的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孟部长肯定会生自己的气,他是故意没有换衣服的。

    曹继东可认识欧阳志远,他一看欧阳志远全身是泥水,脸上头上还挂着青苔黄泥,顿时大吃一惊,欧阳市长掉水了去了?怎么会弄成这样?

    他连忙跑过来,大声道:“陈凯,你是干什么吃的?欧阳市长今天来报道,你竟然敢带人围攻欧阳市长?你脑子进水了?不想干了?”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陈凯猛然看到市委办公室曹主任跑了过来,而且说自己带人围攻欧阳市长,他的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大脑一片空白,脸色吓的苍白起来。

    我的天哪,这……这人真的是欧阳市长?这怎么可能?老天,咱不带这么玩人的,什么时候,当官的喜欢扮演农民工了。

    陈凯连忙道:“我……我……,曹主任……我不知道他就是欧阳市长呀。”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我多次说,我是欧阳市长,来报到的,你们就是不相信,还派人围攻我,非得要把拷考起来,拖到后院狠狠地修理不可,曹主任,嘿嘿,看来湖西市不欢迎我吧。”

    欧阳志远很是恼火,今天出门就碰到了一群疯子,现在又碰到这些门卫疯子,拦着自己不让进,真是气死人了。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可知道欧阳志远的后台是谁,陈凯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私自拦住欧阳市长,不让他进来,还带人围攻欧阳市长,这不是找死吗?

    曹继东一声冷哼道:“陈凯,你被开除了,立刻滚!”

    那些保安一听,这位满身黄泥水渍的人竟然是欧阳市长,都吓得脸色煞白,呆呆的发愣。

    这……这怎么可能?这个样子也是市长?

    陈凯一听曹继东开除自己,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眼里闪出怨毒的目光。

    曹继东知道,不处理陈凯,欧阳市长这口气出不了。自己只好拿陈凯开刀了。

    欧阳志远知道,陈凯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人根本不能在市委看门,开除更好。欧阳志远看到了陈凯眼里怨毒的目光,他知道,这个人肯定记恨自己。

    欧阳志远一转脸,看到了后面奥迪车里的马加山,他马上想到,刚才马加山的车在后面使劲的鸣笛,那些保安才冲过来对付自己的。

    欧阳志远一下明白了,肯定是马加山在搞鬼。这个王八蛋,上次挨揍,还没有长记性?等机会,老子饶不了你。

    曹继东连忙道:“欧阳市长,您快点上去吧,孟部长都等急了,在生气。”

    欧阳志远一听,顾不上对付马加山,连忙和曹继东快速的走向市委大楼。

    这时候,小会议室里,孟部长看了看表,十一点了,还没见欧阳远的影子,孟部长的脸色更难看了。

    市委书记宋光明也是很纳闷,欧阳志远到底在干什么?你要是得罪了孟部长,对你以后不好呀。

    曹继东快步走了进来,轻声道:“孟部长,欧阳市长到了。”

    孟凡武脸色一冷,沉声道:“让他进来,湖西市委市政府的人都等着他一个人,真是岂有此理。”

    孟部长的话音刚落,一身黄泥青苔的欧阳志远走了进来。

    孟部长一看欧阳志远全身都湿透了,全是黄泥青苔什么的,这么狼狈,不由得一愣。

    湖西市的很多干部,和欧阳志远是第一次见面,他们看到这位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竟然是这个形象,很多人都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