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救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章救人

    众人来到贵宾小厅,坐了下来,王处长在一阵推辞下做了贵宾座,志远作陪,黄晓丽坐在了志远的旁边。

    服务员开始上热菜。

    志远给黄晓丽要了一瓶红酒。

    欧阳志远开了一瓶茅台,还没有等他倒酒,副县长郭振宏早就抢了过去,笑道:“欧阳市长,我来吧。”

    欧阳志远笑道:“给王处长和张科长倒上。”

    王处长笑道:“规定中午不能饮酒。”

    欧阳志远笑道:“运河县到南州的路程,要四个多小时,王处长到了南州,就已经下班了。”

    王处长笑道:“呵呵,也是。”

    郭振宏先给王处长倒了一杯,笑道:“王处长,远来是客,一路辛苦,既然不上班,您可要多喝几杯。”

    王处长笑道:“今天能和欧阳市长以及在座的认识,我很高兴,今天大家尽兴。”

    酒桌上,不论官职是不可能的,在座的每一位的职位几乎都比郭振宏大,虽然张科长是科级,但人家是在省委组织部的。

    倒酒的差事,就落到了郭振宏的身上。虽然应该服务员倒酒,但服务员在这里不方便,志远让服务员只负责上菜。

    志远举起了酒杯笑道:“来,大家举起杯,王处长和张科长不远千里来到运河县,一路辛苦了,咱们敬王处长和张科长两杯。”

    张茂盛、郭振宏和黄晓丽都举起了酒杯,黄晓丽笑道:“王处长、张科长一路辛苦了。”

    王处长笑道:“欧阳市长,龙海这个地方我来过,我知道你们的规矩是上来喝三杯,敬酒吗,一会再说。”

    欧阳志远一听王处长知道龙海的规矩,不由得笑道:“那好,咱们连喝三杯。”

    众人笑着喝了三杯酒。

    王处长喝了三杯酒,一丝酒意都不带,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的酒量极好。

    三杯酒过后,每个人都敬了王处长两杯,这人的性格豪爽,来者不拒,喝酒竟然不藏私,半个小时不到,四个人敬了他八杯酒,王处长全部接下,而且是面不改色。

    这让欧阳志远对王处长刮目相看。酒桌的气氛极其的欢畅浓烈。

    最后,变成了欧阳志远和王处长拼酒。

    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欧阳志远喝高过,张科长同样没见过王处长喝多过,他看着这位在和王处长拼酒省委年轻副市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两人的酒量,谁能拼过谁?

    当四瓶茅台喝的见底时候,王处长的脸色才有点红意。

    “哈哈,欧阳市长,想不到你的酒量这么好,今天我喝的高兴,很久没有这样爽快了。”王处长脸上放着红光,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志远笑道:“王处长海量,想不到您的酒量这么好。”

    张科长哈哈笑道:“欧阳市长,整个省委省政府,我们王处是喝遍机关无敌手。”

    王处长笑道:“老了,不行了,我年轻的时候,一个人干掉二斤茅台没有问题,脸色不带红的。”

    郭振宏和张茂盛已经有了酒意。

    下午两点,宴会结束。

    欧阳志远带着人,亲自把王处长和张科长送到车上。这顿酒,让欧阳志远和王处长成了很好的朋友。

    上任的日子终于到了,早晨六点,寒万重开着路虎和欧阳志远沿着龙湖省道公路,直奔湖西市。

    本来,欧阳志远要先到省委组织部报到,然后组织部长孟凡武陪同志远去报到,但龙海距离南州太远,志远给孟部长打电话,两人分别从龙海和南州出发,在湖西市北面的高速路口会面。

    要是别人这样办,组织部长孟凡武肯定会生气,但欧阳志远却不同,孟凡武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人,再加上志远强大的背景,孟凡武只能摇头。

    孟凡武接到欧阳志远的电话,不由得笑骂道:“你小子真不省心,你先到高速出口等我,不要让我等你。”

    欧阳志远连忙道:“呵呵,孟部长,您是部长,我哪能让您等我,我一定等你。”

    孟凡武道:“好吧,高速出口见。”

    路虎快出了龙海市地界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了公路上行走着十几个有点不正常的人,每个人都蓬头垢面,衣服破烂,神情各异,又哭的,有笑的,有在路上指挥交通的,还有一个只穿裤子,没有穿上衣的中年男人,站在公路中间,在练习正步走。

    其中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公路中间走着,一边笑着,嘴里唱着什么歌儿。

    寒万重小心的把车开向旁边,躲着那十几个神经有问题的疯子。

    欧阳志远不由得一愣,自己大清早的去上任,竟然碰到一群疯子,嘿嘿,这是什么征兆?

    公路上怎么还会有一群疯子?难道是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但不象,这些人身上很脏,好像到处流浪的人员。欧阳志远猛然想起主管民政信访的副县长林一鸣说过,就是相邻市县的城管人员,为了自己城市的干净整洁,经常在半夜里,偷偷的用车把城市里流浪的疯子、弱智人员和乞讨人,扔到相邻的城市里,湖西市的城管经常干这种事。

    这批十几个流浪人员,难道是湖西市城管扔过来的?

    欧阳志远禁不住骂道: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把这些人扔到这里?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躲避车辆,很是危险。

    寒万重的车慢慢的经过那个唱歌的女疯子身旁,那个女疯子好像受到了惊吓,嘴里猛然发出凄厉的恐怖叫喊声:“爆炸了……爆炸了……火……火呀……。”

    那女人一边叫喊着,一遍向前冲去,眨眼间,跑的无影无踪。

    寒万重吓了一跳,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疯子?”

    欧阳志远道:“肯定是什么人扔到这里的。”

    寒万重道:“谁这么缺德,把这些人扔到这里?老子抓到他,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欧阳志远摸出了电话,拨通了运河县民政局长王涛的电话,让他派人派车,把这些人拉到收容站。

    王涛一听是欧阳市长,他立刻答应派车过来。他知道,这批疯子流浪人员,肯定是湖西市城管人员扔过来的,他们已经干过多次了。

    欧阳志远虽然到湖西市任职了,他的命令,王涛不敢不听。

    王涛虽然答应派车派人来,他扔笑道:“欧阳市长,这些人员肯定是湖西市的城管扔过来的,他们干过好几次了,被我们抓到过一次。”

    欧阳志远一听,沉声道:“你确定是湖西市扔过来的?”

    王涛笑道:“欧阳市长,我骗您干嘛?你可是我们运河县的老领导,不信的话,您给主管民政信访的副县长林一鸣县长打电话问问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了。”

    他挂了电话,知道王涛说的话是真的。

    这些人的素质该提高一下呀,国家有收容站,有这项资金,为什么还要把这些本来遭遇凄惨的人,到处乱扔?这些人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

    龙海市这边的龙湖公路,又宽又平,车速极快,但一过界限,到了湖西市的地界,整个路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加上夜里下了一场暴雨,路面上到处是积水。

    寒万重一边开车,左拐右拐,躲避着水坑和积水,一遍骂道:“湖西市的路面是怎么了?这还能开车吗?是怎么修的路?这不是豆腐渣工程吗?”

    欧阳志远看着外面破损下沉的公路,他的脸色很是难看。这条路通车才半年,属于省道,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人家龙海市那边的路,没有一点破损。

    湖西市的公路局是干什么吃的?这条路是怎么修的?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秀气苗条的身影,站在路边,用照相机,在不停的拍摄着什么。

    “记者游思雨!”

    呵呵,这个小丫头在这里干什么?拿着相机乱拍,小心脏水溅她一身。

    一辆越野悍马,猛地经过游思雨的身旁,车轮溅起来的污水,飞起了很高,淋了游思雨一身。

    游思雨光顾着拍照片,没有看到那辆车。看着自己被溅湿的衣服,小丫头气的直跺脚。

    又是一辆路虎越野开了过来,吓得小丫头连忙躲到一边。

    路虎停了下来,车门打开,游思雨看到了微笑着的欧阳志远走了下来。

    “欧阳大哥?怎么是你?”游思雨高兴地跳了起来,笑嘻嘻的跑了过来。

    “游思雨,你在干嘛?”欧阳志远看着淋成落汤鸡的游思雨,连忙道:“快上车,免得感冒。”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天气阴的厉害,游思雨的衣服湿了,很冷的。

    游思雨连忙上了车,坐在了后面。外面确实很冷。

    “欧阳大哥,这条路是刚通车半年,就几乎报废了,肯定是豆腐渣工程,修这条路,湖西市花了几个亿吧,这里面肯定存着**贪污,我要揭露这件事。”

    游思雨恨恨的道。

    欧阳志远把寒万重介绍给游思雨认识,然后,从皮箱里,拿出一件西装,给游思雨披上道:“揭露可以,小心有人报复你,你一个人在湖西市,很危险的。”

    游思雨看着欧阳志远个自己披上了一件西装,她感到身上暖和多了,不由的笑道:“谢谢欧阳大哥,我不怕。”

    欧阳志远道:“游思雨,你知道这条路是哪个公司承建的?”

    游思雨道:“南州畅通集团。”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集团的名字,感到有点耳熟。

    “畅通集团?董事长是谁?”欧阳志远问道。

    游思雨道:“李炳水!”

    “李炳水?”

    欧阳志远一下子想起来了,在南州和自己抢车位的那个李炳水,就是畅通集团的董事长。

    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你个王八蛋修条路都不好好地修,几个亿的工程,你修成豆腐渣?嘿嘿,我这次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游思雨笑道:“欧阳大哥,你认识这个人?”

    欧阳志远道:“这人很嚣张,思雨,你要好好的保护自己,要是在媒体上曝光这条路,你要秘密的进行,李炳水的后台极硬,小心他对你不利。”

    游思雨道:“我是记者,我有权利监督报道揭露一切的黑暗**和不公,李炳水的后台再硬,但豆腐渣路就在眼前,就是我不揭露,别的记者也会揭露的。”

    欧阳志远道:“遇到危险,给我打电话。”

    游思雨笑道:“好的,欧阳大哥。”

    前面是一座大桥,桥下就是湖西市的盘龙河,由于夜里下了一场暴雨,河水涨了不少。

    一辆奔驰在前面如同跳舞一般,躲避着水坑。

    一辆奥迪轿车,快速的从对面驰来,车速很快,同样左拐右拐的躲避水坑。

    猛然,那辆冲下来的奥迪,竟然发疯一般的冲向那辆奔驰车。

    奔驰车立刻躲闪,竟然没有跺开。

    “嘭!”一声闷响,那辆奔驰被撞的翻了几个跟头,直接撞断了栏杆,掉下了河里。

    那辆奥迪转了几个圈,终于停了下来。

    “不好,车里有人。”

    欧阳志远一声大喊,寒万重立刻停车,欧阳志远冲了出去。

    游思雨也跟着冲下车来,跑向出事地点。

    河面距离桥面不是很高,但河水水流很急,刚刚下了暴雨。那辆车掉进了河里,打了一个旋,沉进了水里。等到欧阳志远跑到断了栏杆的车地方,那辆车已经不见了踪影。

    欧阳志远立刻根据车掉下的弧度,确定了那辆车的方位,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游思雨快速的拿出摄影机,拍下了欧阳志远冲向路边,跳下大桥的过程。

    寒万重也跟着跳了下去。

    河水很凉,流速很急,欧阳志远猛吸一口气,快速的下潜,他知道,现在情况极其危急,车子一沉,就会进水,电路一短路,车门打不开,车里的人就会窒息而亡。

    还好,附近的水不是很深,大概有三四米左右,但能见度极低,河水浑浊,欧阳志远摸了好一会,没有见到车子,他又从水里上来,看到了寒万重。

    寒万重大叫道:“河流向下流淌,车子可能会被冲出五米左右。”

    欧阳志远一听,快速的向下五米左右的河底潜去。

    果然,在那里找到了那辆奔驰。车门已经变形,没有打开。欧阳志远猛拉车门,咔嚓一声闷响,把手被志远拉断。

    寒万重一脚狠狠的踹向车门的玻璃,但这一脚,竟然没有把玻璃踹碎。

    情况危急呀!再不打开车门,里面的人,会被窒息死亡的。

    欧阳志远知道,车窗玻璃的四角最容易破碎,他连忙运足功力,一拳打向车窗的左下角。

    欧阳志远这一拳,绝对有几百斤的冲击力。

    “咔嚓!”一声闷响,玻璃破碎,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两人猛地一拉车门,这次车门打开了,欧阳志远在驾驶座位上摸到了一个人,他快速的把这个人拉了出来。寒万重进车里搜索。

    车里就这一个人,欧阳志远猛地向水面上浮去。他感觉到,这是一个女人,头发很长。

    大桥上和岸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游思雨这会,早就冲到了岸边,她快速的拨打了120。

    欧阳大哥下去好一会了,怎么还没有上来?千万别有什么危险呀。

    游思雨拉近了镜头,在欧阳志远下潜的河面上搜索着。

    “哗啦!”

    一声水响,欧阳志远和寒万重浮现出了水面,他的怀里抱着一个长发女人。

    岸边和桥上的人们一见两人浮出了水面,还救上来一个人,顿时一片欢呼,掌声如雷。

    游思雨高兴地眼泪都下来了,欧阳大哥,好样的。

    岸上的几个小伙子,害怕救人的人体力不支,他们都跳下水去,游向欧阳志远和寒万重。

    人们被这几个小伙子的行动感动了,人们拍着手掌,欢呼着。

    游思雨的摄像镜头,录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一个小伙子的水性极好,瞬间就游到了志远的身旁,帮着志远拖住了这个女人双腿。

    欧阳志远知道,时间就是生命,这个女人极度的危险了,她已经停止了呼吸,必须立刻抢救。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们托平她的身子,我抢救,我是医生。”

    那个年轻人和寒万重在水里立刻把这个女人托平,欧阳志远一边游动着,一边把这女人盖住脸的头发,分到一边,一张绝美苍白的脸露了出来。

    这张脸一露了出来,欧阳志远吓了一大跳。

    吕玉娟!唐宋集团的总经理。天哪,怎么会是她?

    欧阳志远连忙捏开吕玉娟的口腔,快速的清理她口腔里的污水和赃物,然后,捏住了她的鼻子,向她嘴里吹出了一口气。

    这时候,几个小伙子终于游了过来,众人把吕玉娟架到了岸上。

    欧阳志远大声道:“小伙子们回避,女同志快过来围住,我是医生。”

    十几个女同志跑了过来,围住了吕玉娟。

    “玉娟姐!”

    游思雨发现欧阳志远救上来的人,竟然是唐宋集团的总经理吕玉娟,这让小丫头大吃一惊。

    游思雨认识吕玉娟,而且是好朋友。游思雨的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她立刻拿出电话,拨通了吕玉娟的父亲吕方滨的电话。

    电话拨通后,游思雨立刻大声哭喊着道:“吕伯伯,你快来盘龙河大桥,玉娟姐落水了,正在抢救。”

    唐宋集团总裁吕方滨正在开会,他一听女儿落水了,正在抢救,立刻停止了会议,赶了过来。

    吕玉娟的哥哥吕正昊在古曹县谈项目,一听妹妹落水,正在抢救,他跳上自己的奔驰,冲了出去。

    欧阳志远知道,再晚几秒钟抢救,吕玉娟就有可能醒不过来。

    他拿出一根银针,扎进了吕玉娟的眉心,刺激她的生命复苏,然后,毫不犹豫的对吕玉娟进行人工呼吸和胸外按摩。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吕玉娟没有醒过来。欧阳志远的冷汗下来了,他又在吕玉娟的涌泉穴上刺了两针,吕玉娟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了,脸上都露出了极其焦急的表情。120车还没有赶来。

    十五分钟……二十几分钟……。人们的眼里都露出了绝望的目光。这个女人没有救了,多可惜了,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逝去了。

    游思雨的眼泪急的都流了出来。但欧阳志远仍旧没有放弃,他知道,有一个溺水的病例,医生抢救了一个小时,那个病人最后终于醒了过来。

    半个小时……四十分钟……

    欧阳志远几乎绝望了,但他仍旧没有放弃。欧阳志远想起自己和何文婕、吕玉娟喝酒的情景。

    自己一定要把吕玉娟抢救过来。

    这时候,吕玉娟的哥哥吕正浩冲了过来,他看到了一位全身湿透了的年轻人,在给妹妹做人工呼吸和胸外按摩,年轻人的脸上,汗水淋漓。

    吕正浩今年三十出头,他虽然极其的悲痛,很是担心妹妹醒不过来,但他强忍悲痛,冷静的看着欧阳志远在抢救妹妹,现在,他只有等待出现奇迹。

    游思雨看到了吕正浩来到了,小丫头一下扑进了吕正浩的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游思雨,快说,是怎么回事?

    游思雨道:“我和欧阳大哥坐车,看到一辆奔驰被一辆奥迪撞下大桥,欧阳大哥和寒大哥毫不犹豫的从桥上跳下来,潜进水里,从车里救出落水人,我一看,竟然是玉娟姐姐,我就立刻给你们打电话。”

    吕正浩没有看到救护车,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阴沉,沉声道:“打120了吗?”

    游思雨气愤的道:“打了,快一个小时了,他们没来到。”

    吕正浩气的脸色铁青,他拿出了电话,走到了一边,拨通了湖西市卫生局长吴山的电话。

    “吴山,我妹妹在盘龙河大桥溺水,一个小时过去了,你们的救护车竟然还没有到,我看你这个卫生局长干到头了,你他妈的不想干的话,赶快滚蛋。”

    吕正浩骂完,狠狠的挂上了电话。

    湖西市卫生局长吴山一听唐宋集团副总吕正浩的话,他大吃一惊。吕正浩可是唐宋集团的副总,自己虽然是卫生局长,但自己根本惹不起人家,唐宋集团在山南省可是赫赫的有名,就是市长关占平见到吕正浩的父亲吕方斌,也是很客气。

    吴山立刻给湖西市人民医院院长赵永福打电话,询问救护车的情况。

    院长赵永福回答的是,龙湖公路太难走,救护车在路上抛锚了,又派了第二辆,结果,前面有几辆车撞在了一起,整个公路堵车了,过不去。

    吴山一听,他可不问院长赵永福已经五十多岁了,立刻大声呵斥道:“赵永福,你听好了,你们的救护车是去救治唐宋集团吕总的女儿吕玉娟的,救护车要是过不去,我干不成这个局长,我先让你滚蛋。”

    吴山说完,立刻让人备车,从另外一条公路,赶往盘龙河大桥。

    赵永福连忙给距离盘龙河最近的古曹县人民医院打电话,让古曹县的救护车赶过来。

    路上真的堵车了,唐宋集团总裁吕方斌被堵在了路上,过不来。他焦急的吐血,立刻给儿子打电话,询问女儿的情况。

    吕正浩连忙告诉父亲,妹妹已经救上来了,虽然救护车没有到,但有人正在抢救妹妹,让父亲放心。

    “咳咳!”

    猛然,吕玉娟喉咙里发出一震剧烈的咳嗽,猛一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一股黄水。

    清醒过来的吕玉娟,看到了一张满脸汗水苍白,但很熟悉的脸。

    欧阳志远一看吕玉娟醒了过来,顿时狂喜,猛的把吕玉娟翻过来,让她面朝下,拍打着她的后背。

    “哇哇哇!”

    吕玉娟一阵狂吐,喷出十几口黄水。

    “哗哗哗!”

    周围的人们顿时一片欢呼,掌声四起。有很多人高兴的蹦了起来。

    游思雨也是狂喜至极,一声尖叫道:“玉娟姐醒了!”

    吕正浩一听妹妹醒了,一步冲了过来,抱住了自己的妹妹。

    “妹妹!妹妹!”

    游思雨大声叫道:“玉娟姐……玉娟姐……。”

    欧阳志远虽然身手好,但下潜救人,现在又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人工呼吸和心胸按摩复苏,再加上紧张,欧阳志远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爬不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