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看望女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七十八章看望女儿

    最早的时候,这个小学只有三间破房子,倒塌了两间半,那半间破房子里面还养着羊,几个小学生就在里面读书。当时,孙正明还是民办教师,正在生重病。

    志远给孙正明看好了病,把孙正明从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并从天信药业的赞助款里,拿出五万块钱,修建了这座天信希望小学。

    “秦爷爷好。”

    几名穿着新衣服、带着鲜艳的红领巾的少先队员,来给秦总理、萧书记、江省长戴上了红领巾。欧阳志远看到了戴着红领巾的刘二蛋、张翠和小李勇,当时,这几个孩子是最贫穷的。

    乡长沈钧儒把孙正明扎根十几年山区、任劳任怨的教学事迹,向秦总理汇报了一遍。

    秦总理紧紧地握住了孙正明的手道:“孙老师,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您。”

    孙正明的神情激动极了,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能和秦总理握手说话,他激动的道:“秦总理,我是大山里的乡亲们培养出来的教师,我要回报养育我的乡亲们。”

    这时候,工作人员向孩子们发放带来的衣服和学习用品。

    秦总理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一万元的慰问金,放到孙正明的手里道:“孙老师,这是党和人民的一点心意,请您收下。”

    孙正明的眼睛湿润了,他接过了这一万块钱,他知道,孩子们需要钱。

    领到了新书包和新衣服的刘二蛋、张翠和李勇跑了出来,一下子围住了欧阳志远。

    “欧阳叔叔,我都想你了,你也不来看我。”

    小名叫二丫的张翠,扬起了流泪的小脸,看着欧阳志远。

    “是呀,欧阳叔叔,我们都想你了。”

    刘二蛋和李勇抱住了志远的腿。

    欧阳志远想起来,当时二丫和李勇几个孩子,带着一身羊粪,在半间房里念书的情景,志远的眼睛同样湿润了。他抱起来二丫笑道:“二丫,现在能吃饱了吗?新学校好吗?”

    二丫的小脸上虽然还挂着泪珠,但笑嘻嘻的道:“欧阳叔叔,现在,二丫能吃饱了,每天都能吃一顿馍馍,我们的教室可明亮了,我再也不会和羊一起读书了,羊也不会吃了我的书本了。“

    欧阳志远疼爱的亲了一下二丫的小脸道:“以后,叔叔经常来看你们。”

    秦总理走了过来,从志远的怀里接过二丫,抱在了怀里。

    秦天涯的眼睛也湿润了。

    二丫伸出小手,擦去了秦总理的眼泪道:“秦爷爷,不哭,老师说,爱哭鼻子的不是好孩子。”

    秦天涯道:“爷爷是好孩子,爷爷不哭。”

    孙正明连忙走过来和志远打招呼:“欧阳县长,您好。”

    他还不知道,志远要调到湖西市担任副市长了,仍旧称呼志远为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孙校长,你还有什么要解决的吗?”

    孙正明道:“这里太偏僻了,孩子们的知识面太窄,我想给孩子们办一间图书室。”

    县长江宗武走了过来道:“这件事,我们县政府给你解决,你还有什么困难,都提出来,一起解决。”

    孙证明道:“冬天快到了,大山里特别冷,孩子们的手脚一到冬天,都冻烂了,我想给孩子们在教室里增加一个火炉子取暖。在增加几个篮球和足球,让孩子们下课后,锻炼一下身体。”

    孙正明提出来的几个要求,都是为孩子们提出来的,没有一个是为了自己。

    县长江宗武全都答应,立刻让教育局长去办。

    下一个参观的地方,是这次考察的重点,那就是猫儿峪乡的药材种植基地。

    猫儿峪乡的大多数山地,都种植了中草药、蓝草莓和黑珍珠花生。不过,药材种植,是猫耳峪乡的重点,最大面积的药材种植,就在羊角村西面。

    当车队来到药材基地的时候,很多人都在收割草本药材,整个药材基地,人声鼎沸,清灵药业集团的药材收购人员,在现场收购药材。

    十几辆装满药材的大卡车,停在路旁,一叠叠崭新的百元大钞,握在农民那粗糙的手中。

    人们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这在过去,谁见过这么多的钱呀?

    秦总理刚一到达,现场顿时欢声雷动,人们停下手中的活,拍着手掌,热烈欢迎秦总理的到来。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农,他的手里攥着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他还没来的极点完,就高兴地拍起了手掌,由于激动,十几张钞票从手里掉了出来。

    秦总理看到了,老人家微笑着走了过来,弯下腰,替老农捡起地上的钞票。老人激动地不知说什么才好。

    “老人家,今年的收入怎么样?”

    秦总理握住了老人那双粗糙的手,亲切的和老人交谈。

    老人激动的脸色透红,他大声道:“谢谢秦……总理的关心,我今年卖了三次……药材了,一共收入

    一万……两千块了,我过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欧阳县长呀,要不是欧阳县长引进这些药材,我……哪里会有这么多的钱呀。“

    老人激动地眼泪都流出来了,他举着手中的钞票,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欧阳志远笑道:“老大爷,这是党的好政策,再加上您的勤劳,您才会有这么多的钱。”

    老人一下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激动的流着泪道:“欧阳县长,你可来了,我今年六十五了,我儿子四十了,一直在打光棍,今年我有钱了,我儿子终于说上了媳妇,国庆节就要结婚了,我请您和秦总理喝喜酒。”

    秦总理笑道:“祝贺你呀,老同志。”

    秦总理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了药材地里,亲自和农民们交谈,询问药材种植的情况。

    乡长沈衍钧在旁边解说着。

    参观完猫儿峪乡,秦总理的最后一站,是王青峰的羊角峪乡。

    秦总理没有休息,下午一点,就到了羊角峪乡的药材基地,乡长王青峰带人早已在药材基地迎接。

    羊角峪乡的种植产业,主要是三大块,药材、蓝草莓和黑珍珠花生齐头并进,效益比猫儿峪乡还要好,再加上万佛寺、五眼泉的旅游,羊角峪乡已经完全脱贫。

    红太阳集团投资的万佛寺和五眼泉,已经建成对外开放。这两个旅游景点,和石头城连接起来。现在傅山县的旅游收入,只要来自崮山镇的天柱峰、石头城和万佛寺。

    乡长王青峰在欧阳志远的授意下,在参观过程中,一直陪着秦总理,给秦总理介绍每个地方的种植特点和收入。

    秦总理参观考察傅山县,历经了一天半的时间,在下午,就回到了傅山县城。

    在县政府会议室,秦总理总结了这次考察的结果,充分肯定了傅山县的工作成绩,要把傅山县的先进经验,在全国贫困县加以推广。

    秦总理叮嘱大家,做好迎接发改委工作组的准备,力争让傅山县,完美的挺进全国绿色环保旅游县二十强。

    秦总理返京的飞机是晚上八点正。

    下午五点钟,车队就返回了龙海,在酒店做了简短的休息后,省委书记萧远山、欧阳志远,没有带任何的工作人员,警卫在前面暗中保护,陪同秦总理,来到了欧阳宁静的家,去接志远的外婆温依依。

    二十多年了,秦天涯是第一次来女儿家。而省委书记萧远山,也是第一次来亲家。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早已接到儿子的电话,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当秦天涯不和萧远山走下车来,看到欧阳宁静家那高大的门楼,两人的眼里,都露出惊奇的神情。

    这不是古代的衙门吗?两边还有一对在咆哮的石狮子。

    秦天涯笑了,想不到女儿的家竟然是一座古代的府邸。

    欧阳宁静和温依依扶着母亲温依依从大门走了出来。

    “爸爸。”

    秦墨瑶看到了爸爸,连忙跑了过来,扶住了秦天涯,眼圈一红,眼睛湿润了。

    “爸爸,您来了。”

    欧阳宁静恭恭敬敬的和秦天涯打招呼。

    秦天涯笑道:“宁静,我来了。”

    省委书记萧远山看到风流倜傥、英俊儒雅,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欧阳宁静,虽然他是省委书记,也看的一呆,当他看到清丽文雅、美丽漂亮,年龄只有三十岁的秦墨瑶的时候,萧远山被秦墨瑶的年轻美丽惊呆了,而是目瞪口呆了。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的年轻容貌,颠覆了萧远山对一个人年龄的认识。

    这……这怎么可能?志远的年龄有二十三了,他母亲秦墨瑶的年龄不会只有三十岁吧?而他父亲只有三十出头?这不是欧阳志远的哥哥和姐姐吗。

    欧阳志远看着目瞪口呆的岳父,他小声道:“爸爸,我的父母显得年轻,其实和您比,就小一两岁。

    秦墨瑶和欧阳宁静和秦天涯说完话,两人微笑着走向自己的亲家省委书记萧远山。

    欧阳志远连忙介绍道:“爸爸,妈妈,这位就是萧眉的父亲。”

    欧阳志远为了尊重萧远山,先把萧远山介绍给爸爸和妈妈。

    “爸爸,这是我的爸爸和妈妈。”

    亲家是第一次登门,欧阳宁静很是热情,很远就伸出了手,微笑道:“萧大哥,您好,我听志远经常提到您。”

    今天是私人会面,也就是说,是亲家登门,欧阳宁静没有称呼萧远山为萧书记,而是称呼他为萧大哥。欧阳宁静为人孤傲,任何官员在他眼里,就是浮云。当年秦天涯反对秦墨瑶嫁给自己,他的眼里根本没有秦天涯,他毫不犹豫的带着秦墨瑶私奔,远走他乡。

    很久没有人称呼自己为萧大哥了,萧远山一愣,随即笑着握住了欧阳宁静的手道:“宁静,你好。”

    秦墨瑶也微笑着和萧远山打招呼:“萧大哥,您好。”

    萧远山笑道:“你好。”

    萧远山一时不知道,怎么称呼秦墨瑶。

    志远的父母太年轻了。人家是怎么保养的?

    萧远山又连忙走向温依依,按照辈分,秦天涯和温依依是自己的长辈。

    “温老,您好。”

    萧远山称呼温依依为温老,他扶住了温依依的胳膊。

    “呵呵,远山呀,你有一位好乖巧的女儿,我很喜欢萧眉。”

    温依依笑着看着萧远山。

    萧远山笑道:“温老,萧眉也很喜欢您,她在我面前,多次提到您。”

    温依依笑道:“是吗?呵呵,这个小丫头。”

    欧阳宁静笑道:“走吧,爸爸、妈妈,萧大哥。”

    一家人欢笑着,走进了院子。

    秦天涯和萧远山看到这么大的一个院子,而且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环境极其的优雅宁静,院子两边是几十间红砖绿瓦的漂亮的房子,两人是很惊奇。

    欧阳志远笑道:“外公,爸爸,这座院子,是明清时候的一座官宅,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买了下来,现在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秦天涯笑道:“不错,环境很好。”

    欧阳宁静笑道:“爸爸,你要是喜欢,经常来住住,这里房间多的是,我给您留最好的一套。”

    秦天涯笑道:“呵呵,等我退休了,我一定来。”

    萧远山看到了东西厢房里面布置得和典雅,而且里面还有展台灯光,不由惊奇的道:“宁静,两边的房子要干什么?”

    欧阳宁静笑道:“萧大哥,这是我们的私人珍宝博物馆,就要对外开展了,里面全是我和两位朋友的收藏品。”

    秦天涯一听笑道:“私人博物馆?呵呵,我们要看一看。”

    欧阳宁静笑道:“正好,里面都布置的差不多了,我们准备国庆节开展。”

    朱文才和孔凡生两位老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两人知道,秦总理和省委书记要来。

    欧阳宁静连忙把两位老人介绍给秦天涯和萧远山。

    两位老人笑呵呵的和两人握手问好。

    博物馆里面都已经布置好了,灯光和报警系统都是李大鹏亲自安装的国际最安全的系统,特别是报警防盗系统,和龙海市值班室联网,也和欧阳宁静的房间联网,博物馆内一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欧阳宁静和龙海公安局的值班室,瞬间就能知道。

    以欧阳宁静的身手,什么样的毛贼能逃过他的掌心?

    几个人走进展览馆,顿时就被里面的珍品惊呆了。

    秦天涯和萧远山都喜欢收藏,他们的知识都很丰富。这些藏品的珍贵,有很多都是绝品。

    这些宝物,可是朱文才、孔凡生和欧阳宁静三个人一生的心血。特别是朱文才的藏品,他的很多宝物,都是给大户人家看病得到的,机器的珍贵,有很多珍品,还是朱文才的师傅传承下来的。

    那些宝物,一直锁在他的保险柜里,就是欧阳志远想看,也不一定能看到,非得用古老的神秘药方交换,才能看上一眼。

    志远原来送给萧远山的那副战国黑白玉围棋,就是朱文才的一件珍品。

    朱文才和欧阳宁静相处的极其融洽,他的性格被欧阳宁静感染了,对这些东西看的淡了,所以,这次,他把压箱底的宝物,毫无保留的都拿了出来,有一些好东西,就是欧阳志远都没有见过。

    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朱文才和孔凡生都被欧阳宁静一家人对自己的真诚,感动了,两人都是无儿无女,尝尽了人间的悲欢离合,两人私下里决定,百年之后,所有的东西,都留给志远。

    欧阳宁静虽然和两人平辈想称,但在生活中,欧阳宁静就像对待自己的长辈一样,对两位老人问寒问暖,很是尊敬。欧阳志远对待他们,更是很孝敬。

    两人晚年终于有个家了。

    众人刚参观完里面的东西,走了出来,外面的警卫走了进来。

    “爸爸,爸爸!“

    一帆稚嫩的叫声传来过来,欧阳志远一看,两位警卫的身后,黄晓丽抱着一帆,微笑着走了进来。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轻轻地放下一帆。

    一帆如同小鸟一般的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爸爸,爸爸,一帆想你,你想一帆了吗?”

    一帆捧起了志远的脸,看着爸爸。一帆的眼睛里闪着泪花。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一帆道:“爸爸也想一帆。”

    一帆也亲了一下爸爸的脸,笑嘻嘻的道:“一帆更想爸爸。”

    萧远山看着志远和一帆,他愣住了,这个小女孩是谁?怎么会叫志远爸爸?

    欧阳宁静怕萧远山舞会,他笑道:“一帆是志远的干女儿,一帆的妈妈就是运河县的县委书记黄晓丽。”

    “黄晓丽!中央组织部黄部长的女儿。”

    萧远山的上层消息,是相当的灵通。他知道,黄部长的女儿叫黄晓丽,在运河县担任县委书记,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机会看到黄晓丽。

    现在终于见到了黄部长的女儿了。志远竟然是黄晓丽女儿的干爹,嘿嘿,这小子厉害呀,竟然又攀上黄部长这根线,真是不一般呀。

    今天是周五,黄晓丽要来龙海接女儿一帆。自己的工作太忙,一直顾不上照顾女儿,一帆都是由志远的父母照顾的。这让黄晓丽很感激志远一家人。

    黄晓丽知道志远去陪他外公秦总理参观傅山县了,当她从幼儿园里接出来一帆,来到志远家的时候,竟然被两个身手敏捷的男人拦住,不让她进去。

    黄晓丽看到了门前的几辆高级轿车,但她没有想到,秦总理会来看自己的女儿。

    黄晓丽说明自己的身份,并拿出了工作证。

    警卫一看这位年轻的女同志,竟然是县委书记,而且小女孩子在喊爸爸,就没有难为她,带着黄晓丽走了进来。黄晓丽远远的最先看到了志远,女儿一帆也看到了爸爸,立刻大声喊了起来。

    黄晓丽微笑着把一帆放下,一帆冲进了志远的怀里。

    当黄晓丽仔细的看着另外几个人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秦总理!省委萧书记!

    他们竟然来志远的家了?

    黄晓丽连忙走了过来,很远就伸出了手,激动的道:“秦总理,您好。”

    欧阳志远抱着一帆给外公介绍道:“外公,这位是运河县党委书记黄晓丽,我的领导。”

    秦总理微笑着握住了黄晓丽的手,亲切的道:“呵呵,你好,我认识你的父亲黄部长,运河县最近建设不错,一个县级开发区,竟然一次引来七百亿的投资,真是大手笔呀。”

    秦天涯当然知道黄部长的女儿在龙海市运河县当县委书记。

    黄晓丽尊敬的道:“欢迎秦总理到运河县指导工作。”

    秦总理笑道:“这次不行了,等有机会吧。”

    黄晓丽又走向省委书记萧远山,很大方的伸出手道:“萧书记,您好。”

    萧远山握住了黄晓丽的手笑道:“你好,黄书记,运河县的工作最近做的不错,特别是你们的旧城改造和新开发区的建设,取得了很好的成绩,省里都很满意。”

    黄晓丽恭敬的道:“是龙海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我们才取得了一点成绩。”

    那边的秦总理很喜欢一帆,从志远的怀里抱过来一帆。

    一帆笑嘻嘻的道:“老爷爷,你是谁呀?我该称呼你什么呀?”

    一帆的话,一下子把众人都逗乐了。

    志远笑道:“一帆,这是你太外公。”

    一帆楼主了秦天涯的脖子,乖巧的叫道:“太外公。”

    秦天涯很高兴的答应着。

    “太外公,你和太外婆是一家人吗?”

    一帆看了一眼爸爸的外婆,又看着秦天涯。

    秦天涯笑道:“一帆,真聪明,我和你太外婆都是一家人呀。”

    一帆笑嘻嘻的道:“那我们也是一家人了。”

    众人都被一帆的话逗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