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出殡的队伍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七十二章出殡的队伍

    欧阳志远和何文婕离开唐宋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

    “文婕,你先回去吧,我要去看人。”

    欧阳志看着脸色红扑扑的何文婕道。

    何文婕把车钥匙扔给志远道:“做我的车去吧,没有车不方便。”

    志远接过钥匙道:“你怎么办?”

    何文婕笑道:“我坐出租。”

    欧阳志远道:“那也可以,我用完车后,把车放在南州大酒店,对了,你们还去龙海吗?”

    何文婕道:“明天早晨七点的飞机,我们省厅先走,两个小时后,总理的飞机才起飞。”

    欧阳志远开着何文杰的奥迪,直奔干妈家。

    萧眉不在家,志远要去看看干妈冯秀梅。

    车子来道冯秀梅家后,欧阳志远下了车,拎着两只荷花水晶透骨香童子鸡,按着门铃。

    门开了,冯秀梅打开门看到了志远。

    “志远,怎么是你?快进来。”

    冯秀梅惊奇的看着志远,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志远来看自己,冯秀梅很是高兴。

    “呵呵,干妈,我今天来的南州,梅儿不在,我过来看看您。”欧阳志远笑着道。

    冯秀梅的心里感到暖暖的,她看着志远,眼圈有点红。自己一辈子,无儿无女,只有萧眉这个干女儿,萧眉不在,志远能想到来看自己,真是个好孩子。

    “志远,谢谢你来看我。”

    欧阳志远感到了干妈的情绪有点激动,他扶住了冯秀梅的胳膊道:“干妈,咱娘俩客气什么?我是您的孩子,来看您不是应该的吗?呵呵,以后呀,等到我和眉儿结婚后,我要把您接到我们身边,好好的照顾您。”

    冯秀梅看着志远,她的心里温暖极了。

    “呵呵,好呀,志远,等你们结婚了,我给你们照看孩子。”冯秀梅拍了拍志远的脑袋道。

    志远笑道:“好呀,我要和眉儿多生几个,生上一大群,让您子孙满堂。”

    冯秀梅乐呵呵的道:“志远呀,萧眉也不小了,你们找个时间,把婚事办了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干妈。不过我才二十三,等我二十五岁,我就结婚。”

    冯秀梅笑道:“好,干妈就再等三年抱孙子。”

    两人走进客厅,志远笑道:“干妈,您吃饭了吗?我给您带来了两只童子鸡,您尝尝。”

    冯秀梅笑道:“我一个人在家,没想吃。”

    欧阳志远笑道:“那正好,童子鸡还是热的,这是我给唐宋大酒店的最新配方做出来的童子鸡,您尝尝。”

    欧阳志远说着话,打开了一只热乎乎的童子鸡,股股浓郁的香气散发出来。

    冯秀梅的眼里露出了惊奇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唐宋大酒店?你给的配方?”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怎么了干吗?”

    冯秀梅笑道:“你认识唐宋大酒店的大老板吕方斌?”

    欧阳志远道:“我不认识吕方斌,我认识经理吕玉娟。”

    冯秀梅道:“吕玉娟是吕方斌的女儿。”

    欧阳志远道:“干妈,您认识吕方斌?”

    冯秀梅笑道:“吕方斌的唐宋集团,在整个山南省是很靠前的,吕方斌的老家在湖西市,呵呵,你到了湖西市后,可以拜访他,这对你绝对有好处。”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等到我到湖西市,有时间,就去拜访吕方斌。”

    欧阳志远洗了手,用刀叉分解了那只童子鸡,用盘子盛好道:“干妈,你尝尝。”

    冯秀梅笑道:“我品尝一下。”

    说话间,冯秀梅用叉子插了一快鸡肉放进嘴里,鸡肉香气四溢,口感很好,入口即化,甘醇的肉香刹那间充满口齿间。

    “呵呵,志远,很香,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干妈,好吃您就多吃点。”

    冯秀梅笑道:“一起吃吧。”

    志远笑道:“干妈,我吃过了,这两只鸡,是专门给您带过来孝敬您的。”

    冯秀梅笑道:“你这孩子……。”

    欧阳志远回到南州大酒店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天空阴的很厉害,不时传来闪电。

    明天要陪外公回龙海,志远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直接洗澡睡觉。

    第二天早晨六点钟的时候,天空开始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

    由于空中有大量的雷电云,南州的所有的航班都被取消。

    省公安厅的保卫人员,七点的飞机,没有起飞。

    天气预报报告说,一天之内,南州是大到暴雨,伴随着大风闪电。

    按照行程安排,秦总理的飞机要在九点钟起飞,为了总理的安全,看来是不能起飞了。

    办公室随行人员经过协商,决定坐车,提前走104国道。他们然后去请示秦总理。

    秦总理吩咐办公室人员,不要惊动国道沿线的所有地方官员,秘密开车去龙海。

    省厅的十几名警察,在副厅长周江河的带领下,没有开警车,全部开奥迪和本田,在前面开路。

    为了保密和秦总理的安全,公安厅的车牌,全都不挂省公安厅的车牌,全部换上南州市一般的车牌。

    省委书记萧远山、省长江川河和公安厅长王世杰随行。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坐我的奥迪吧,咱们在前面开道。”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我开车吧。”

    寒万重上了另外一辆奔驰。

    省厅的车先出发,勘察前面的路情。秦总理的车队,二十分钟后,在警卫队严国山他们的护送下,冒雨上了104国道。

    南州到龙海的路程,要四个小时。

    车队经过泰兴市的时候,就过了暴雨区,到了荷钢市,天已经放晴,路程过了三分之二。

    荷钢市再向南,就到了湖西市。

    湖西市和龙海市一样,都是沿海城市。欧阳志远忍不住多看几眼自己即将上任的湖西市,他打开了窗户。

    何文婕笑道:“怎么?想看看你的湖西市?”

    欧阳志远道:“湖西市可不是我的,我只是个副市长而已。”

    何文婕道:“副市长也不错呀,毕竟是副市级,我比你大两岁,才是个县处级。”

    欧阳志远笑道:“在公安系统内,像你这样二十五岁的能做到县处级,全国少有。”

    何文婕一听笑道:“你这是在暗中夸自己,你可是二十三岁的副市级,更是少有呀。”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男的,你是女同志,不一样呀。”

    何文婕一瞪眼道:“这都是什么年代了,男女平等。”

    车子刚进入湖西市的古曹县一个十字路口,欧阳志远就看到了前面不远处停了十几辆车,几位警察在一位警官的带领下,在设卡拦车,所有的车都被拦下。

    难道发生了什么案子了?警察在查车?但又不像呀,那些警察只是拦着了车,不让通过,并没有上前检查。这些警察搞什么鬼?

    这时候,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喇叭号子吹吹打打的声音,还有哀乐的声音,几十辆轿车上挂着白花,缓缓的开了过来,后面是一辆插满白色菊花的灵车,车上传来凄惨的哭声。

    前面开道的竟然是四辆警察。

    我靠,谁家出殡这么大的排场呀?警车开道,几十辆挂着白花的车队,竟然有数百米的长度,而且车速很慢,没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个送葬的队伍,根本过不去。

    欧阳志远一看那几十辆挂着白花的轿车,竟然全是古曹县政府、县委和各大局的轿车。

    看来出殡的这家,真是牛逼呀。

    何文婕的脸色一沉,急声道:“志远,二十分钟后,秦总理的车队就到,照这个速度,出殡的车队,没有半个小时,是过不去的,后面周厅长马上就到,快让他们让开。”

    欧阳志远冷笑道:“死者为大,要是老百姓的正常出殡,咱们可以让让,嘿嘿,你看这家出殡的,公安警察亲自设卡拦车,出殡的队伍,竟然警车开道,那几十辆轿车,全是县委县政府和县里个大局的轿车,看来,出殡的这家人,绝对是势力强大的人家。”

    何文婕冷笑道:“出殡竟然警车开道,几十辆公车随行,数百米的送葬队伍,看来出殡的这家人,不是县长就是县委书记,嘿嘿,这种官员,绝对是个贪官。”

    欧阳志远一加油门,奥迪冲了过来,直奔那几个警察。

    “站住!你他妈的往哪开?瞎了眼了?没看到我们在这里拦车吗?”

    古曹县刑侦大队副队长曹桂彪一看到一辆奥迪冲了过来,他立刻对着欧阳志远开的奥迪车破口大骂,脸色变得铁青。

    “扣这辆车的驾驶证,连车一起扣,扣他一个月不让走,不长眼的狗东西。”

    曹桂彪骂骂咧咧的走过来,两个警察早就冲了过来,大声呵斥道:“瞎眼了,没看到我们在这里查车,驾驶照拿出来。”

    这人真是嚣张呀,张口就骂人,还是人民的警察吗?

    欧阳志远和何文婕挨过谁的骂?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打开车门,走下车来,没有理会两个警察,直奔古曹县刑侦大队副队长曹桂彪走去,指着曹桂彪大声道:“你是谁?这是谁家出殡?你怎么张口就骂人?你们警察竟然替私人出殡拦车?你们马上撤掉拦截卡,让出殡的车队立刻让路,我们的车队马上就到了。”

    曹桂彪一看一个年轻的小白脸竟然指着自己,责问自己是谁,而且让王县长送殡的队伍立刻让开,他不由得勃然大怒,咆哮着道:“你他妈的算哪根葱?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们让开,来呀,快把这个狗东西抓起来,要是耽搁了王县长出殡,都他妈的吃不了兜着走。”

    俩个警察一声冷哼,拿出手铐,冲了过来,拿着手铐的那个警察就去抓欧阳志远的手腕。

    何文婕冲下车来,抬腿就是一脚,直接揣在了他的下巴上。

    “噗通!”

    这个警察被何文婕一脚踹的飞了起来,在空中翻滚了两圈,砸在了警车上。

    何文婕这一脚,吓了曹桂彪一跳。我的天哪,这个女人真厉害,竟然敢打警察,他妈的,不想好了?

    曹桂彪立刻掏出手枪,指着何文婕,大骂道:“他妈隔壁的,想造反不成?敢打警察,来呀,抓住这个疯女人。”

    另外几个警察立刻掏出抢来,冲了过来。

    这时候,一辆警车快速的开过来,副局长张瑞国摇下窗户冷声道:“曹桂彪,你他妈的是干什么吃的?拦个车都拦不住?不相干滚蛋!”

    曹桂彪一看副局长来到了,而且送殡队伍的车队,已经过来了。他心里一急,立刻用枪指着何文婕道:“他妈隔壁的,立刻把这个臭女人抓起来。”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叫曹桂彪的拿枪指着何文婕,志远一声冷哼,闪电一般的猛一伸手,曹桂彪的手枪已经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

    曹桂彪手腕一麻一轻,他猛然发现,自己的手枪竟然到了小白脸手里,他不由得大吃一惊,狂喊道:“有人抢枪了,快抓起来他。”

    何文婕看着副局长张瑞国冷笑着大声道:“张瑞国,你想干什么?”

    副局长张瑞国猛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透过车窗一看,顿时一愣。

    “何处长!”

    我的天哪,省厅刑侦处的何处长竟然在这里,自己的手下竟然要抓何文婕,这不是瞎眼吗?

    自己到省厅里参加过刑侦学习班,认识何文婕,何文婕多次给自己讲过课。

    张瑞国立刻下车,跑了过来,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道:“何处长,您怎么来了?

    这些冲过来的警察和曹桂彪一看副局长张瑞国竟然点头哈腰的尊称这个打人的女人为何处长,都吓了一条。这个女人是谁?竟然让副局长张瑞国低头?

    何文婕立刻大声道:“张瑞国,你立刻解散送殡队伍,要快,后面有车队要过,再慢一点,你的副局长别想干了。”

    张瑞国一听,心里一沉,能让省厅刑侦处长何文婕亲自开道的车队,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呀。可是,出殡的是王县长,自己能让王县长解散出殡的队伍?

    这时候,副厅长周江河带领的几辆车到了。

    周江河一看前面的出殡队伍慢腾腾的过来了,脸色顿时一愣,示意停车。周江河立刻走下车来大声道:“何处长,欧阳市长,是怎么回事?车队马上就来了,立刻解散出殡车队。”

    张瑞国一眼就看到了脸色铁青的省厅副厅长周江河。

    我的天哪,省厅的副厅长周江河!这……后面的车队是谁呀?

    这些警察不认识何文婕,但都认识省厅的副厅长周江河,电视里经常看到呀。他们看到副厅长周江河亲自来了,都吓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和何文婕知道,后面的车队马上就到,两人立刻冲向出殡的车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