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替罪羊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四章替罪羊

    任雨峰没有想到,欧阳志远竟然和自己的父亲在一起喝茶。

    这怎么可能?原来父亲很是反感欧阳志远的。

    现在,自己竟然找人去砍自己的父亲和市委书记周天鸿,今天这个祸闯大了,现在警察都来了。

    市委书记和市长一起遇袭,这将在整个龙海,引起强烈的震动。

    还好呀,黑三不认识自己。

    副市长裴元奎也想不到,和欧阳志远在一起喝茶的是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内心狂跳,充满着强烈的不安。今天的事情搞砸了。

    副市长吕胜泉同样是目瞪口呆。

    他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裴元奎,心道,裴元奎,你个王八蛋,这次就怕要被你害死了。

    这时候,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周茂航带着警察冲了上来。他看到了地上躺着十几个光着脊梁、刺龙刻蛇的小痞子,在呻吟不止。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

    周茂航的心脏猛烈地挑动,冷汗流了出来。事情麻烦了,这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袭击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他妈隔壁的,这不是找死吗?

    周茂航连忙跑过来道:“周书记、任市长,我来晚了,您们没有受伤吧。”

    任海涛看着满脸大汗的周茂航,冷声道:“周茂航,你看看你这个公安局长是怎样当地?十几个流氓袭击周书记和我,要不是欧阳县长救了我们,今天就麻烦了。”

    周茂航连忙道:“对不起,任市长,这是我的工作失误。”

    市委书记周天鸿沉声道:“周局长,所有的人都抓起来,仔细的审问,看看他们是受什么人的指使。”

    周茂航连忙道:“是,周书记。”

    那些警察立刻把地上的小痞子们,都拷了起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一把抓起了黑三的衣襟,冷声道:“说,指使你们来袭击市委书记和市长的?”

    这一会,黑三早已吓得脸色苍白。他不认识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

    我的天哪,自己袭击辱骂的竟然是龙海的市委书记和市长,自己这不是找死吗?是哪个王八蛋出的十万块钱呀?这不是玩自己吗?狗日的有钱,也不能这样玩呀?自己这次死定了。

    黑三这次不再嚣张了,他知道,自己闯下了滔天大祸,他连忙道:“饶命呀,那人出了十万块钱,让我带人砍二楼绿水厅的人,我就带人来了,我不知道那人是谁。”

    欧阳志远一听,他立刻就知道,出钱的人是知道自己在二楼的绿水大厅的。那人肯定看到了自己,而且那人就在这个茶社里,说不定,还在看热闹。

    欧阳志远冷哼道:“你们是怎样联系的?”

    黑三哭丧着脸道:“这人是打电话联系的。”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掏出了黑三的电话,快速的找到了黑三电话中最后联系的那个号码,拨了出去。

    三楼的裴元奎和任雨峰一听到黑三说出了电话联系的事实,俩人的脸色一变,转身就想走,任雨峰立刻拿出电话,就想关机。

    但欧阳志远按下了拨出键。还没等他关机,任雨峰的电话响了。

    这电话的铃声,吓得两人脸色苍白,腿脚都软了。吕胜泉同样吓得大脑一片空白。

    这次死定了!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不会饶了自己的。

    欧阳志远一听电话铃在三楼响起,他一声冷哼,脚尖一点楼梯,身形如同一只大鸟飞了起来,闪电一般的上了三楼。

    他一眼就看到了三个脸色苍白的人。

    龙海副市长裴元奎、副市长吕胜泉、任海涛的儿子任雨峰。

    欧阳志远刹那间就明白了。原来是这三个家伙捣的鬼。

    这三个人一看到欧阳志远如同凶神恶煞一般的飞了上来,吓得三个人转身就跑。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扬起了手掌。

    “啪啪啪!”

    每个人的脸上,都被欧阳志远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然后如同丢垃圾一般,把三个人扔向二楼的走廊。

    这三个人顿时吓得惨叫不已。

    欧阳志远用的巧劲,当然不能摔坏了三个人。

    “噗通!噗通!噗通!”

    三个人吓得脸色都绿了,摔在了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的面前。

    周天鸿和任海涛一听有人出十万块钱买通黑三来砍自己,两人顿时气得脸色发青。紧接着就看到欧阳志远拿出黑三的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两人就知道,这个号码一定是和黑三联系那个人的号码。

    欧阳志远的思维真快呀。

    当他们看到欧阳志远扔下来三个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千万别摔死人呀。

    当这三个人摔在了走廊里的时候,众人看到这三个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任海涛看到了自己的儿子任雨峰,副市长裴元奎、副市长吕胜泉。

    任海涛的心里咯噔一下沉到底了,难道是自己的儿子找人来砍欧阳志远?任海涛知道,儿子任雨峰的九州集团在运河县旧城改造中,投标失利,是欧阳志远故意所为。

    这个死东西,越来越没有脑子了,你就是砍人,也要搞清楚房间内是谁吧?这下好了,竟然找人来砍老子了。自己这边还好说,但市委书记周天鸿这边怎么交代?

    虽然近一段时间,自己不再和周天鸿发生冲突,但现在这个好机会,摆在了周天鸿的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向自己下手的。

    副市长裴元奎、副市长吕胜泉也倒霉了。

    果然,市委书记周天鸿看到了被欧阳志远扔下来的竟然是副市长裴元奎、副市长吕胜泉和任海涛的儿子任雨峰,周天鸿的脸色一冷,顿时变得铁青一片。

    局长周茂航也是大吃一惊。我靠,不会吧,副市长裴元奎、副市长吕胜泉和任海涛的儿子任雨峰竟然找人来砍周天鸿和任海涛?三个人的脑子进水了?

    任海涛冷哼一声,一巴掌打在了任雨峰的脸上,沉声道:“说,是怎么回事?”

    副市长裴元奎、副市长吕胜泉两人在地上滚了两滚,爬了几次才爬了起来。看到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那铁青的脸,两个人的脸色变得煞白,他们知道,这一关,自己是过不去了。

    裴元奎顿时后悔的要死。

    吕胜泉终于知道,今天自己受连累了。他暗暗的看了一眼任雨峰,向任雨峰使了个眼色。

    任雨峰知道,今天这件事办砸了,自己一定不能承认这件事。他看到了吕胜泉在向自己使眼色,他瞬间就明白吕胜泉的意思。

    两人要把责任推到副市长裴元奎身上。是这个家伙让自己找人砍欧阳志远的。

    欧阳志远看着任雨峰的双眼乱转,知道这个家伙很是狡诈。欧阳志远立刻把手机递给周忙航道:“周局,您马上去查任雨峰的通话记录和银行转账记录,嘿嘿,我就不相信,查不出来是谁指使黑三砍人的?袭击市委书记和市长,这个罪大了,你们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任雨峰连忙结结巴巴的道:“不要……查了,是副市长裴元奎……让我给欧阳县长……开个玩笑,没想到,周伯伯和父亲您也在房间里,对不起了。”

    任雨峰说完话,连忙给周天鸿和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周伯伯,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开玩笑?有这样开玩笑的吗?出十万块钱砍人来开玩笑?嘿嘿,任雨峰,你真有钱呀,这件事,我要向省委萧书记汇报。”

    欧阳志远知道,任雨峰很是狡猾,他在推脱这件事的责任,他要把责任推到副市长裴元奎的身上,嘿嘿,裴元奎,这次我看你怎么逃过这一劫?老子要拿下你的副市长。

    “啪!”

    任海涛一巴掌再次打到任雨峰的脸上,欧阳志远如果把这件事捅到上面,自己就怕要受到连累,自己的儿子也要进监狱。

    出资十万,买凶砍人,而且砍的是县长和市委书记,这个罪名不小呀,最低要判个几年。

    嘿嘿,好在自己的儿子还不笨,把责任向裴元奎身上推,这件事,肯定是裴元奎出的主意。裴元奎和欧阳志远有矛盾呀。

    裴元奎一听任雨峰把责任推到了自己的身上,顿时脸色一变,立刻大声道:“任雨峰,你和欧阳县长有仇,你在运河县开发区的建设中,用不合格的钢筋和沙子,冒充合格产品,被欧阳县长查出来,你就怀恨在心,这次,旧城改造,你没有中标,你以为是欧阳县长故意不让你中标,你更是恨死欧阳县长了,所以,你今天才雇凶砍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互相利用的朋友,根本不可靠,现在,在利害关系面前,两人已经开始互相咬了。

    市长任海峰在心里笑了,他知道,裴元奎这个黑锅,是背定了,嘿嘿,牺牲一个裴元奎,能保住自己的儿子,也行呀。但现在还缺一个证人呀。

    任海峰的两眼死死的盯住了副市长吕胜泉,他阴森森的道:“吕胜泉,说,是怎么回事?”

    吕胜泉从任海峰的眼里,看到了浓烈的杀机,他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说。如果不这样说,自己的副市长也完蛋了。

    嘿嘿,现在,牺牲裴元奎,保全自己,是最好的办法。

    吕胜泉连忙道:“任市长,对不起。”

    任海涛冷哼一声道:“说!”

    吕胜泉低下头道:“我们三个人在这里喝茶,副市长裴元奎猛然说,看到了欧阳志远,就在二楼的绿水大厅喝茶。欧阳县长打过裴元奎的儿子裴洪刚,他记仇,他教唆雨峰找人来教训欧阳县长。我阻止了,但没拦住。雨峰年轻,经不起裴元奎的激将,就打电话叫黑三带人来砍人。”

    吕胜泉这样一说,裴元奎就成了主谋。

    裴元奎脸色大变,他嚎叫着道:“你撒谎!”

    裴元奎知道,如果自己成了主谋,自己就彻底的完蛋了,自己就要坐牢。

    吕胜泉拿出电话,嘿嘿的冷笑道:“这里有你的录音,我不会撒谎的。”

    吕胜泉说完,按下了放音键。

    “雨峰,你猜我看到谁了?”

    任雨峰道:“裴市长,你碰到了谁了?”

    裴元奎狞笑道:“欧阳志远。”

    “什么?你碰到了欧阳志远?在哪里?”

    裴元奎道:“二楼的绿水厅包间。”

    “欧阳志远和谁在一起?”任雨峰眼里露出了浓烈的杀气。

    裴元奎道:“我没看到别人,只看到了欧阳志远,嘿嘿,他一个小县长,能和谁在一起?狐朋狗友罢了。”

    “雨峰,还是不要招惹这个变态的家伙吧,这人是个疯狗,逮住谁咬谁,而且不带松口的。”

    “嘿嘿,你怕了?你儿子差一点被他打死,咱们龙海开发区的招商项目,让欧阳志远抢去好几项,你都忘了?雨峰,找人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吕胜泉的手机里,传来了三个人对话的声音。

    吕胜泉这人更是狡猾无比,他有一个嗜好,就是手机经常开着录音,特别是和那些官场中的人物谈话,他都要偷偷的录下来,事后再放出来听,来琢磨别人的意思。

    今天这个录音,救了他。

    裴元奎一听吕胜泉竟然把三个人说的话,偷偷的录了音,顿时脸色苍白,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小人。”

    吕胜泉这种人竟然喜欢偷偷的录音,真是个可怕的人物。

    市委书记周天鸿冷哼一声道:“都带走,好好地审问。”

    周茂航让警察把裴元奎、吕胜泉和任海峰都带走。

    市委书记周天鸿看了一眼任海涛,冷哼一声,走下楼去。市委书记周天鸿的冷哼,是对市长任海涛强烈的不满。

    身为市长,竟然教育出来这种儿子。

    任海涛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他知道,今天这件事的起因,就是裴元奎的教唆。

    嘿嘿,既然裴元奎你喜欢教唆人,这个罪责就要有你来承担。

    两天后,省纪委副书记王虹雨带着调查组,来调查副市长裴元奎的经济问题,结果在裴元奎家里搜出现金八百多万,金银首饰几十件,还有几百万的存折。

    裴元奎立刻被双规,然后送到了检察院。

    副市长吕胜泉被停职检查,但没有查出来大的问题,逃过了一劫。

    任雨峰蹲了几天拘留所,最后,被放了出来,回到了南州。

    ……………………………………………………………………………………………………………………

    湖西市副市长彭茂水失足掉下大楼被摔死,引起了山南省委省政府很大的震动。

    省委书记萧远山立刻命令山南省公安厅派遣调查组,进驻湖西市,调查彭茂水的死因。

    副厅长周江河亲自带领调查组,赶往湖西市,连同湖西矿务局甲醇化工厂爆炸案,一同侦破。

    十几天的时间过去了,一无所获,最后的结论是,彭茂水不小心失足,掉下楼去。

    而湖西矿务局甲醇化工厂爆炸案,也被定性为职工操作不当,引起爆炸。

    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办公室。

    省厅副厅长周江河仔细的向萧远山汇报了这次湖西市的调查结果。

    萧远山听完周江河的汇报,他看着周江河道:“江河,你辛苦了,就这样定案吧。”

    萧远山之所以让尽快定案,他是防止这件事夜长梦多,已经有人借助这件事,在造谣生事,唯恐天下不乱。为了消除影响,社会稳定,案子必须结案。

    周江河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这两件案子,虽然都有疑点,但证据找不出来。

    周江河站起身来道:“萧书记,那我回去了。”

    萧远山道:“好好休息几天再上班。”

    周江河笑道:“谢谢萧书记。”

    萧远山点上一颗烟,慢慢的吸着。他知道,湖西市的这两件案子,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背后一定隐藏了天大的秘密。

    湖西市的情况错综复杂,各方势力纠集在一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极其的混乱。

    案子表面上是结案了,是故意麻痹对手,暗中仍要调查。

    但愿耿剑锋和周玉海,能有什么新的发现。

    秘书王封国敲门进来,小声道:“萧书记,孟部长到了。”

    萧远山点头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几个人的档案,这几个人是湖西市工业副市长的候选人名单。

    彭茂水失足落楼,湖西市要提拔一位工业副市长。由于湖西市是个经工业很发达的地级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是市委常委。

    孟凡武的手里,还有另外几个人的档案。龙海市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裴元奎被捕,同样需要提拔一位副市长。

    “孟部长,坐吧。”

    萧远山笑着指着沙发道,秘书王封国倒了茶,退了出去。

    孟凡武坐在沙发上道:“萧书记,这是湖西市主管工业副市长的人名单,这份是龙海市主管城建副市长的拟任人名单,请您过目。”

    萧远山接过两份人名单,他先看了龙海市的四位候选人,这四个人有省长江川河的两个人,自己这一方也有两个人。

    担任湖西市副市长的人名单里,也是四个人。同样有自己两个人,省长江川河两个人。

    这两个任命人员,最后就是,省长江川河的人一个名额,省委书记萧远山一个名额。

    萧远山点头道:“下午常委会上讨论吧。”

    燕京,静雅园别墅。

    霍天武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吸着烟,他的眼睛看着墙上的地图,他的目光落到了山南省湖西市的位置上。

    霍加臣站在旁边,看着父亲道:“爸爸,湖西市缺少一个主管工业的副市长。”

    霍天武点点头道:“我知道。”

    霍加臣道:“有个合适的人选。”

    霍天武看着自己的儿子道:“谁?”

    霍加臣道:“妹夫欧阳志远。”

    霍天武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欧阳志远虽然有这个能力,但资历太轻,二十三岁已经是处级干部了,要是再当上副市长,就怕成为众矢之的。

    霍加臣看着父亲没说话,他轻声道:“赵智羽带人去了湖西市,他们的目的,同样是海阳不冻港。”

    霍天武一听赵智羽去了湖西市,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赵智羽竟然带人去了湖西市?赵家肯定也想染指海阳不冻港。嘿嘿,这个项目,霍家是志在必得。

    让欧阳志远去当这个工业副市长也是不错。

    别墅的小花园,霍老正在用剪刀仔细的修剪着几盆盆景。

    这几盆紫檀盆景,是霍老最喜欢的植物。

    几枝病枝枯叶被修剪下来。

    看着几盆茂盛的盆景,霍老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看着父亲高兴地样子,霍天武笑了。老人的健康,是做儿女的最大的幸福。

    “天武,看看这几盆盆景怎么样?”

    霍老高兴地看着儿子道。

    霍天武笑道:“爸爸,不错,记得前几个月,他们还是几个树疙瘩,想不到,几个月后,竟然再次焕发出生机勃勃的绿叶。”

    霍老看着枝叶茂盛的盆景道:“是这种植物的适应性强,他们才能有机会重新焕发生机。”

    霍天武笑道:“植物和人一样,一个人要学着去适应社会,而不是让社会来适应人。”

    霍老点点头,用剪子剪下一段枯枝道:“你准备去湖西?”

    霍天武道:“赵智羽去了湖西,赵家同样要插手海阳不冻港。爸爸,让天成去吧,以天城集团的名义,进行投标海阳不冻港。”

    霍老点点头道:“也好。”

    霍天武道:“湖西市缺少一位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有个人很适应去。”

    霍老的眉毛一动,看着自己的儿子道:“谁?”

    霍天武轻声道:“志远。”

    霍老微微的沉思了一下,看着霍天武道:“王老也是这样想的。”

    霍天武一愣,随即笑着道:“湖西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女儿佳佳,是王老的未来孙媳,王老是想让志远去帮助宋光明。”

    霍老点点头笑道:“对于志远,是个机会,又是个挑战。”

    霍天武笑道:“玉不琢,不成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