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演砸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三章演砸了

    裴元奎道:“我没看到别人,只看到了欧阳志远,嘿嘿,他一个小县长,能和谁在一起?狐朋狗友罢了。”

    这家伙恨欧阳志远恨得要死,他一心想借助任雨峰的手,狠狠地教训一顿欧阳志远。

    副市长吕胜泉沉思了一下道:“雨峰,还是不要招惹这个变态的家伙吧,这人是个疯狗,逮住谁咬谁,而且不带松口的。”

    吕胜泉不想让任雨峰惹事。毕竟欧阳志远的后台是省委书记萧远山。

    裴元奎一听吕胜泉的话,不由冷笑道:“嘿嘿,怕了?你儿子差一点被他打死,咱们龙海开发区的招商项目,让欧阳志远抢去好几项,你都忘了?”

    吕胜泉的脸色一冷道:“我不是怕他,只是不想多事。”

    任雨峰冷哼一声道:“欧阳志远断我财路,害的我在运河县旧城改造中,没有中标,嘿嘿,今天是个机会,不狠狠的教训他一顿,我这口气根本咽不下去。”

    任雨峰拿出了电话,快速的拨打了一个电话。

    “黑三,多带人来,江南茶社二楼绿水厅,下手狠点,你的账户上,会多出十万。”

    黑三不认识任雨峰,而且并不是任雨峰的人,任雨峰不会傻到去找他认识的人,黑三是龙海这一带最凶残的一个打手,他手下有十几个专门干黑暗勾当的痞子。

    黑三看着号码,并不认识,但他接这种活,已经轻车熟路了,他沉声道:“立刻转账。”

    黑三把账号发了过来。任雨峰用手机把十万块钱转了过去。

    手机里传来到账的信息,让黑三的双眼发出亮光。

    他带人,冲向江南茶庄。

    欧阳志远关好门,他感到有一个人在对过三楼上盯着自己,他连忙回过头,但三楼的走廊上,没有人。

    欧阳志远没有在意,他关好门笑道:“呵呵,今天难得是个好机会,我请两位领导喝茶。”

    任海涛笑道:“这可是个好机会,两位领导都被你请来了,你要把握住幺。”

    任海涛也会开玩笑。

    欧阳志远呵呵笑道:“我是国家干部,党的领导,请领导的客,只是一杯清茶而已。”

    周天鸿笑道:“清茶也不错,我们党内的干部,都像你这样请客,那里还有大吃大喝的**现象?”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想请两位领导去到最好的酒店吃一顿,可是,我这点工资,根本不够一瓶酒钱。”

    周天鸿道:“志远,说说你外婆的情况。”

    欧阳志远道:“我外婆这次来龙海,是私人外出,呵呵,主要是来看看我母亲,没有别的意思。”

    任海涛道:“我们想向秦夫人汇报一下龙海的工作。”

    周天鸿和任海涛都知道,下一届的换届,老总理的年限到了,秦副总理和王副总理中,有一位要担任国务院总理的位置。呼声最高的就是秦天涯。

    王副总理的呼声也很高,但王开元的年龄资历要比秦天涯小。入住国务院第一人的,很有可能就是秦天涯。如果能和秦副总理攀上关系,以后的仕途,就不用说了。

    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当他两人接到上面传下来的消息后,两人不约而同的赶了过来。但工作人员不让见。

    欧阳志远笑道:“任市长,秦总理二十号就到,到时候,视察整个傅山县,您和周书记要陪伴在左右,什么工作不能汇报?”

    周天鸿笑道:“陪伴秦总理左右的,是省委萧书记和江省长,我们还要靠边。”

    欧阳志远笑道:“今天是十号,距离秦总理来龙海还有十天,我找机会和外婆说一声,你们见见。”

    周天鸿和任海涛一听有门,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笑了。

    周天鸿笑道:“志远,你把运河县旧城改造和开发区的进程说一下。”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书记。”

    欧阳志远就把最近旧城改造的招标和开发区加快建设的速度以及质量大检查的过程,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任海涛看着欧阳志远道:“不错,志远,开发区的建设和旧城改造交给你,我们市政府很放心。”

    任海涛知道,七百亿开发区的建设和旧城改造,这两项政绩,自己和周天鸿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周天鸿凭借傅山县走出贫困,成为全国绿色环保旅游大县这项政绩,能轻松进入到省里,而自己要借助运河县的建设政绩,拿下市委书记这个位置。

    原市长郭文画同样想利用欧阳志远,但他没有管好运河县书记王广忠和市公安局长赵大山,最终拔萝卜带出泥,牵扯到郭文画,郭文画只能跳楼。

    自己在龙海和欧阳志远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自己要好好的扶植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任市长,您的一句鼓励的话,让我干劲十足,全身都是劲。”

    任海涛笑道:“明年省里有个很大的投资计划,就是要在龙海建立一个规模很大的龙海商贸批发城,投资500个亿,和你们开发区、龙海市开发区配套,志远,到时候,我把你调过来。”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这个商贸城计划,我听说过,规模是很大。”

    欧阳志远在南州萧书记家里,见过这份规划书。龙海市是山南省的南大门,处在山南省、江南省、河西省、天安省、湖东省五省交界处,又靠着贯穿中国南北的京沪铁路大动脉,而且还靠近东海的港口,地理位置非常优越重要,要是在龙海建成一个全国级别的大型商贸批发城,这对龙海市的经济,将是一个飞跃的机会。

    任海涛一愣,看着志远道:“你听说过?”任海涛最近到省里开会,才知道这个投资项目的规划,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知道。

    欧阳志远笑道:“几个月前,我在南州见过这项计划书,当时萧书记和几位领导在研究,我正巧看了一眼。”

    任海涛笑道:“志远,好好的干,龙海的未来,寄托在你们年轻人身上了。”

    周天鸿刚想说话。

    “轰!”

    一声巨响,房门被撞开了。十几个手持棍棒西瓜刀的大汉,嗷嗷叫着冲了进来。

    “砍了这三个人!”

    一个满脸横肉、长着络腮胡须、面目极其凶恶的大汉,狂叫着指着周天鸿、任海涛、欧阳志远他们叫到。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看到这么多人拿着钢管、西瓜刀冲了进来,把两个人吓了一跳。

    这两人可是龙海市的最高领导,他们根本没见过小痞子砍人的恐怖情景,今天终于看到了。

    为了迎接秦总理的到来,龙海市正在严打犯罪,抓了一大批黑社会分子,但今天仍旧看到这些人,这让周天鸿和任海涛大怒。

    但两个人毕竟是领导,经历过太多的凶险,两人还算镇静。

    任海涛厉声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黑三知道,现在风声很紧,要速战速决,砍完人就溜。

    他咆哮着骂道:“你妈隔壁的问啥?老子想干什么?你妈的看不明白?老子想砍你,砍了他。”

    黑三刚说完,几把寒芒四射的刀锋,劈向市长任海涛。

    欧阳志远一看冲进来这么多的小痞子,把他也吓了一跳。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冲进来砍人?而且砍的是市委书记和市长。这些人太胆大包天了吧。

    欧阳志远知道,不能让任海涛和周天鸿有任何的伤害。

    他冷哼一声,一下把任海涛拉到自己的身后,一脚把茶几踢的飞了起来。

    茶几高速的砸向用刀砍任海涛的那几个小痞子。

    “轰!”

    一声闷响,飞起来的茶几砸在了几个小痞子身上,砸的粉碎。

    “啊!”

    几声惨叫,那几个小痞子被砸的倒在了地上。

    另外几个小痞子冲向了周书记。

    欧阳志远旋风一般的冲了过去,一脚就踹在冲在最前面的那个痞子肚子上。

    “啊!”

    这家伙一声惨叫,飞了出去。

    黑三一看这个小白脸厉害,立刻大叫道:“砍死这个王八蛋。”

    五六个小痞子嗷嗷叫着冲向欧阳志远。

    被欧阳志远救下的市长任海涛,脸色变得铁青,他立刻拿出电话,快速的拨打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周茂航的电话。

    周茂航正在开会,会议上,他布置了加大力度清查龙海市内的犯罪分子,确保秦副总理安全的会议精神。

    他的电话响了。他一看电话号码,是任市长的。他连忙接过来。

    “周茂航,你立刻带人来江南茶庄,我和周书记快被人砍死了。”

    “咔嚓!”

    任海涛怒气冲冲的挂上了电话。

    周茂航一听,吓了一跳。什么?周书记和任市长在江南茶庄被然砍了?这怎么可能?

    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砍周书记和任市长?找死不成?

    周茂航不敢开会了,立刻亲自带人冲下楼去,直奔江南茶社。

    欧阳志远一看几个小痞子冲了过来,他的脸色一冷,他知道,可能是自己得罪的人,来报复的。没有人敢来报复市委书记和市长。

    这些人渣真是该死!欧阳志远出手已经不再留情。

    刀芒一闪,一个小痞子一刀砍了过来。欧阳志远一掌劈在了他的手臂上。

    “咔嚓!”

    一声让人心悸的骨头破裂声传来,这家伙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又是一腿,踢在了一个人的腿上。

    “咔嚓!”

    这人的腿直接被欧阳志远踢断。

    “啊!”

    这家伙哀号着倒在地上,惨叫着打着滚。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看着欧阳志远一个人和是几个小痞子狂战,转眼间打倒一片。两人都流出震惊的神情。

    这家伙好强悍的战斗力。

    欧阳志远转眼间,就放倒了七八个小痞子。

    黑三一看,这个小白脸一个人竟然打倒了自己七八个手下,而自己的手下都是腿断胳膊折,他知道,今天碰到硬茬了。

    这家伙的凶性立刻爆发出来,他嗷嗷的狂喊道:“砍死这个小白脸,奖金一万。”

    有钱能使鬼推磨。剩下的几个小痞子一听有一万块钱,几个人的眼睛都红了,挥舞着西瓜刀,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当黑三带人踹开欧阳志远的房门时候,对过三楼上的任雨峰、裴元奎、吕胜泉听得一清二楚。

    裴元奎狞笑道:“嘿嘿,欧阳志远,你也有今天。”

    任雨峰哈哈大笑道:“好,欧阳志远,你断了老子的财路,老子断了你的腿。”

    听着下面乒乒啪啪的打斗声,裴元奎幸灾乐祸的看着任雨峰道:“看看热闹吧。”

    江南茶社的建筑,是回环天井式建筑,任雨峰所在的三楼房间,正好能看到欧阳志远二楼的房间。

    裴元奎和任雨峰走了出来,在一根柱子后面看着下面激烈的场面。

    裴元奎看到了欧阳志远一个人狂战五六个小痞子的情景。欧阳志远的身形如同旋风一般,眨眼间,

    三下五除二的就放倒了最后的几个小痞子。

    这让裴元奎大吃一惊。任雨峰看到这个情景,也是很不甘心。

    他妈的,老子花了十万,竟然没放倒欧阳志远,黑三真是饭桶。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凄厉的警笛声。

    几十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

    警笛一响,黑三吓的一哆嗦。这家伙也怕警察,他转身就跑。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闪电一般的拦在了黑三面前,一巴掌就打在了黑三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把黑三打得转了一个圈,一头栽倒在地,欧阳志远一脚踩在了黑三的胳膊上。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让人毛骨悚然。

    黑三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周天鸿和任海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当三楼的任雨峰和裴元奎看到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任海涛和欧阳志远走出来时,两人顿时瞪大双眼,目瞪口呆。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和市委书记周天鸿、市长任海涛在一起喝茶。

    任雨峰更是呆若木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