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俩龙小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六十章俩龙小子

    欧阳志远松开黄晓丽笑道:“我想你了。”

    黄晓丽的脸色红红的,心里感到很温暖,她呼吸有点急促,她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坏蛋,这里是办公室,赵小云还没走。”

    欧阳志远笑道:“赵小云还没有过来。”这家伙说完话,又把黄晓丽的手,轻轻地握在手里。

    黄晓丽没有把手抽回来,她小声道:“任雨峰是任市长的儿子。”

    欧阳志远道:“他就是天王老子的儿子,做出坑害咱们运河县的事来,我都不会饶了他。”

    黄晓丽道:“这人能来道歉,能伸能屈,不简单,郭文画的儿子郭宵鹏都比不过他。”

    欧阳志远笑道:“再不简单,又能怎么样?在我面前玩花招,他还嫩着点,他来道歉,能主动拉回那些不合格的钢筋,算他聪明,否则,运河县的工程,他一点都得不到。”

    欧阳志远放开黄晓丽的手,做到对过的沙发上,小声道:“赵小云来了。”

    黄晓丽一听赵小云来了,她连忙整理好衣服坐好。

    赵小云敲了门后,走了进来道:“黄书记,您还有什么事吗?”

    黄晓丽道:“没有什么事了,你下班吧。”

    赵小云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道:“周玉海调到湖西市了,晚上给他送行,一起去?”

    黄晓丽笑道:“我去不合适,还是你自己去吧。”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眼里露出一丝笑意道:“时间还早,现在干点什么事?”

    黄晓丽从志远的眼里看到了火热,她的脸色红了,她发觉,自己已经离不开志远了。志远这一个星期不在,自己的梦里老是梦到他。

    “小坏蛋,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黄晓丽小声道,声音温柔的像个妻子。

    “那啥,反正时间还没到……。”

    欧阳志远手臂一伸,把黄晓丽抱在了怀里,炽热的嘴唇,亲在了她的樱唇上。

    黄晓丽的娇躯在欧阳志远的亲吻下,变得火烫发软,双眼迷离。

    六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的身影出现在阳泉大酒店。

    现在,石默兰的生意越做越大,阳泉大酒店很是红火。

    欧阳志远直接来到四哥诸葛青云的房间。

    房间内,诸葛青云在和他手下的管理人员讨论工程问题。

    这一段时间,诸葛青云忙的不可开交,旧城改造的拆迁已经全部结束,改建的工程正在对外招标。

    “四哥,我回来了。”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大声道。

    诸葛青云一看到欧阳志远走了进来,连忙站了起来道:“志远,你回来了。”

    他身后的人也连忙站了起来,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道:“四哥,旧城改造,进行的怎么样了?”

    诸葛青云笑道:“所有的工程,正在对外招标。”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速度很快,下个星期,大哥他们都回来。”

    诸葛青云笑道:“他们回来,要到湖西市,征战海阳不冻港的工程,那个项目更大,他们要在湖西市呆上一段时间。”

    诸葛青云说话间,把所有准备招标的工程拿给欧阳志远过目,还有参加投标的很多集团公司。

    欧阳志远在那些投标的公司里,看到了任雨峰九州集团的名字。

    欧阳志远的眉头一皱,看着诸葛青云道:“四哥,九州集团的信誉可不好。”

    诸葛青云笑道:“呵呵,今天你们料场的事,我听说了,九州集团在我眼里,根本不是个公司,我会尽量的不让他中标,我最不喜欢弄虚作假的人。”

    欧阳志远的一句话,让任雨峰的九州集团,在旧城改造的第一批工程中,没有中标。

    也是,任雨峰的身份地位,根本不能和诸葛青云他们相比,诸葛青云当然不会把任雨峰放在眼里,任雨峰在他眼里,就是蝼蚁。

    欧阳志远知道,四哥的父亲是谁。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些招标的工程,和投标公司的名单。这些投标公司,都来自全国各地,南方的建筑集团较多。

    “志远,一会在一起吃饭。”

    诸葛青云笑道。

    欧阳志远道:“四哥,县公安局长周玉海是我兄弟,要调到湖西市工作,我一会给他送行,咱们一块去吧。”

    欧阳志远想把诸葛青云介绍给周玉海、沈朝龙、杨凯旋认识,这对他们以后,会有很大的好处。

    “好呀,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咱们一块去。”

    诸葛青云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谢谢四哥。”

    欧阳志远知道,诸葛青云答应和自己一快去,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

    晚上七点整,欧阳志远和诸葛青云,走向三楼的包间

    周玉海、沈朝龙、杨凯旋早就到了,三个人正在聊天,欧阳志远和诸葛青云微笑着推开门,走了进来。三个人连忙站起来。周玉海笑道:“志远,快过来。”

    欧阳志远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四哥,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的军师诸葛青云。”

    周玉海不知道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是个什么组织,但沈朝龙和杨凯旋却都知道,这两人顿时大吃一惊。

    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是燕京几位势力极强的太子党组建的投资机构,他们凭借强大的人脉和背后的势力,在全国各地投资,规模极大。

    想不到,眼前这位不到三十岁,长得很文雅的男人,就是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的军师诸葛青云。志远的面子真大呀。

    这次旧城改造的雄厚资金,就是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投的资,各种工程招标,就要开始了,沈朝龙和杨凯旋都准备投标。他们已经把自己手下的所有工程队,拉了回来,准备大干一场。

    周玉海、沈朝龙和杨凯旋连忙和诸葛青云握手问好,欧阳志远又把三个人介绍给诸葛青云。

    服务小组很快上菜倒酒。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来,今天,咱们来给周玉海送行,祝贺周局到湖西市,一路高升,大展宏图。”

    诸葛青云也微笑着端起了酒杯。

    周玉海笑道:“谢谢志远、兄弟们的送行,谢谢诸葛四哥过来,一切都在酒中,来,咱们喝三杯酒。”

    诸葛青云的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周玉海随着欧阳志远叫四哥。

    诸葛青云笑道:“山南人在全国,喝酒最爽,都是豪爽的汉子,和你们在一起喝酒,真是欢畅淋漓。”

    说完话,几个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五个人连续干了三杯。

    阳泉大酒店经理石墨来带着一箱子茅台,微笑着走了进来。

    石墨兰的生意之所以这么红火,全是欧阳志远的功劳。她听说欧阳县长过来了,立刻带着酒走了进来。周玉海和石默兰的恋人关系,已经确定,就等着举行婚礼了。

    “欧阳县长,今天我请客,你们要吃好喝好。”

    石默兰长得很漂亮,气质高雅成熟,给人一种端庄大方的感觉。

    “诸葛董事长,您好。”

    石默兰连忙向诸葛青云打招呼。

    石默兰是这里的老板,她当然认识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的诸葛青云。

    诸葛青云点点头,微笑着道:“石总,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认识,我就不介绍了,呵呵,嫂子,今天我们给周玉海送行,你也一起吧。”

    石默兰笑道:“你们尽兴,我还有事。”

    石默兰给每人敬了两杯酒后,就离开了。

    诸葛青云端着酒杯道:“玉海,你调到湖西市公安局担任什么职务?”

    周玉海忙道:“四哥,我到湖西市市局担任第一刑侦处处长,负责全市的刑侦工作。”

    诸葛青云笑道:“好好干,我们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投,过一段时间,也要到湖西市发展,到时候,我们好好地合作。”

    周玉海忙道:“四哥,有什么事,只要您吩咐一声,我立刻给你去办。”

    诸葛青云笑道:“龙海市的市局副局长耿剑锋也过去吧?”

    周玉海道:“耿局长过去就是我的老领导。”

    诸葛青云笑道:“到了湖西好好干,你们山南省公安厅长王世杰,经常到我家拜访我父亲。”

    周玉海一听这话,连忙道:“谢谢四哥。我一定好好地干。”

    诸葛青云的话很明白,周玉海干上一段时间,诸葛青云一句话,就可以让周玉海再上升一步。

    任何人在什么地方,都要发展自己的势力,诸葛青云之所以说这样的话,一是看在欧阳志远的面子上,送给欧阳志远一个人情,第二,他一看到周玉海,就知道这人的能力很强,年轻有为,以后发展的前景很大。他想把周玉海拉到自己的战线里来。

    山南省是中国东南部经济最发达的一个大省,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在山南省的投资很大,他们同样需要人才,他们积极的拉拢各路人才,加入自己的战线,力争在未来十年,把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做大做强。

    周玉海连忙单独的和诸葛青云喝了两杯酒。

    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不想再进一步升迁,周玉海今天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机遇。以后的十年内,周玉海凭借和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的关系,位置坐到了副省厅的位置。

    沈朝龙和杨凯旋也和诸葛青云分别喝了两个酒。

    诸葛青云得知两人的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都准备参加旧城改造的工程招标,他笑道:“不知道你们两人对那个项目感兴趣?”

    沈朝龙道:“四哥,我对龙庭商贸中心大楼这项工程很感兴趣,我们要对这项工程进行投标。”

    诸葛青云道:“你写一份详细的计划书和投标意向先给我看。”

    沈朝龙连忙点头道:“好的,四哥,我尽快的拿给您。”

    诸葛青云看着杨凯旋道:“凯旋,你准备投哪个建设项目的标?”

    杨凯旋忙道:“四哥,我们对古城大酒店这个项目做了详细的准备工作,标书和计划书都已经写好了。”

    诸葛青云道:“你回来拿给我看,你们两人准备投标的两个项目,都是这次重点的建设项目,你们准备充分一下。”

    杨凯旋连忙道:“好的,四哥。”

    在一个星期后的招标过程中,沈朝龙和杨凯旋都如愿的中标。从次以后,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跟着燕京精慧集团投资联盟,转战全国各地,队伍不断扩大,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建筑集团之一。

    一个小时后,这顿送行酒才结束。

    欧阳志远把诸葛青云送回房间。四哥今天喝的高兴,有点喝高了,欧阳志远给他吃了一颗醒酒丸,让他的秘书好好地照顾他。

    欧阳志远知道,霍雨烟还等着自己,他走向霍雨烟的房间。

    霍雨烟在四楼的贵宾层,包了一套小型的贵宾厅,她就在贵宾厅等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敲了一会霍雨烟的房门,没有回应,他拿出电话,拨通了霍雨烟的电话。

    “雨烟,你在哪?”

    霍雨烟笑道:“四楼水仙贵宾厅。”

    欧阳志远笑道:“你不在你房间等我,到四楼的贵宾厅干嘛?”

    霍雨烟娇嗔的笑道:“和你跳舞呀,快上来。”

    霍雨烟说完话,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苦笑着摇摇头,走向四楼的水仙贵宾厅。

    欧阳志远来到四楼的水仙贵宾厅,敲了敲门。门开了,但没有开灯,淡雅的幽香中,一只柔软的小手把自己拉进了房间。

    小丫头不开灯,干什么?

    一盏红色的蜡烛,慢慢的亮了起来。烛光中,身穿一身白色连衣裙的霍雨烟,一双一尘不染、清澈的如同清泉秋水一般的大眼睛,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烛光中,小丫头极美,美得让人不敢看,洁白的连衣裙,微微飘动,如梦如幻,让小丫头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是那样的清灵。

    欧阳志远想起了谢诗苒,霍雨烟的美丽、清灵、纯情和谢诗苒小丫头有一拼。两人都是远离凡尘的小仙女。

    霍雨烟放了一首蓝色的多瑙河,走到了欧阳志远面前。小丫头脸色红红的,带着一抹娇羞和羞涩,调皮的提着连衣裙,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欧阳志远微笑着拉着霍雨烟的小手,搂着她的纤腰,滑进了中间的舞池。

    霍雨烟的舞步,很是轻灵,乐感极佳,她好像和志远跳过无数次曲子一样,娇媚的身躯在欧阳志远声旁,如同一只小蝴蝶,舞姿极其纯熟流畅。

    霍雨烟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在烛光中,如同星星,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我说过,等我的双腿康复后,我要和你跳第一支舞。”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你的双腿康复的这么快,是你的顽强毅力和倔强的性格训练出来的,要是换了别人,不一定能站起来,也不会康复的这么快。”

    霍雨烟笑道:“欧阳哥哥,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你。”

    欧阳志远拍了一下小丫头的脑袋道:“我也在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你的顽强、你的执着,都让我感动,值得我学习。”

    霍雨烟笑道:“只有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生命的珍贵,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放弃。”

    欧阳志远低下头,看着怀里青春似火、纯净的如同清泉星辰一般的霍雨烟,心中顿时生出一种想保护她一辈子的强烈冲动。

    这个想法,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霍雨烟看着欧阳志远低着头看着自己,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小丫头踮起脚尖,看着志远,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时间刹那间,仿佛凝固静止一般。

    欧阳志远感觉到了小丫头的呼吸在急促,闻到了雨烟那幽香的鼻息和呼吸。

    志远的呼吸也在加快,他感到自己的大脑不受控制,他的双臂一紧,紧紧地把雨烟搂进了自己的怀里。这时候,雨烟的脚不小心的踩了一下欧阳志远。这一脚,虽然不疼,但让欧阳志远刹那间清醒过来,他连忙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一阵剧痛在口中传来。

    欧阳志远轻轻的转过脸去,没有亲吻小丫头。他知道,自己不能伤害下丫头,就像自己不能伤害谢诗苒一样。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霍雨烟睁开了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丝失望在眼睛里一闪。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睡着了?”

    霍雨烟脸色一红,没有离开志远的怀抱,她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胸脯上,娇躯紧紧地贴在志愿的怀里,双手楼着志远的腰,慢慢的挪动着舞步。

    志远那铿锵有力的心跳声,让小丫头迷醉。

    两人就这样跳着……

    优雅宁静的舞曲,在两人心中流淌。

    蜡烛渐渐地暗了下来。霍雨烟抬起头来,双眼闪着亮光,微笑着看着志远道:“欧阳哥哥,我这里有一瓶玫瑰红酒,咱喝一杯。”

    霍雨烟说完,拉着欧阳志远的手,走向里面的桌子。小丫头又点燃了一颗红蜡烛。

    桌子上,有几样精致的小菜,两个酒杯。

    霍雨烟启开了玫瑰红酒,给志远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上。

    两人坐在桌子旁,霍雨烟的小脸红红的,举起了酒杯道:“来,欧阳哥哥,干杯。”

    红酒带着玫瑰的清香,让人陶醉。

    两人碰了一下酒杯,志远抿了一口红酒,那种好闻的清香充斥在口齿之间,让人极其的舒畅。

    “怎么样?欧阳哥哥,1892的玫瑰红酒。”

    小丫头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

    好家伙,1892年的红酒,这酒一百多年了?这种酒的价格不菲,好像是两万多一瓶。

    霍雨烟笑道:“我爸爸为了庆祝我康复,专门从法国空运过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你爸爸真疼你。”

    霍雨烟笑嘻嘻的道:“当然了,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你妈妈在哪?”

    小丫头一听欧阳志远提了妈妈,眼前一红,眼泪扑簌的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顿时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

    “欧阳哥哥,我妈妈在生我的时候去世了,我没见过妈妈。”

    雨烟说完,双肩剧烈的抽动着,抽泣着。

    欧阳志远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看看自己这个臭嘴。怪不得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霍雨烟的妈妈。

    看样子,霍雨烟的妈妈去世了将近二十年了,难道霍岩栋没再给霍雨烟找一位新妈妈?

    欧阳志远连忙掏出手帕,递给霍雨烟道:“对不起,丫头,别哭了。”

    霍雨烟接过手帕,擦掉眼泪,甩了甩头笑道:“没关系,欧阳哥哥,咱们喝酒。”

    小丫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脸上还有没擦掉的泪滴。

    霍雨烟的性格比韩月瑶的性格还要倔强要强,小丫头从小没有得到过母爱,霍岩栋也没有再娶。

    欧阳志远举起了酒杯,和霍雨烟碰了一下,小丫头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红酒。

    “雨烟,你现在康复了,准备上学吗?”

    欧阳志远连忙转移话题。

    霍雨烟笑道:“我有燕京大学的学籍,查出来病后,我就休学了,现在我康复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到燕京大学报到。”

    欧阳志远惊奇的看着霍雨烟道:“你在燕京上过大学?呵呵,我妹妹也在燕京大学上学,学的是国际金融,今年刚考上的。”

    霍雨烟一听,笑道:“不会这么巧吧?我学的也是国际金融,呵呵,我要去找娜娜。”

    欧阳志远道:“王雪和林小雅都在燕京大学。”

    霍雨烟跳了起来道:“这太好了,我可以和她们在一起了。”

    红色的蜡烛燃尽的时候,欧阳志远把霍雨烟送回了他的房间。

    ……………………………………………………………………………………………………………………

    香港的恒丰集团经过两个多月的整顿,清洗了刘钟书的残余势力,韩建国又重新彻底的掌控了香港的恒丰集团。韩月瑶已经做了香港恒丰集团的总经理。

    这天,禅月山的智禅方丈和魏半针邀请韩建国来下棋。

    韩建国带着韩月瑶来到了禅月寺。两人刚走进禅月寺,魏半针和师弟智禅方丈,微笑着迎了出来。

    魏半针和智禅方丈看了韩月瑶一眼,两人都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韩建国抱起拳笑道:“魏兄、智禅方丈,你们好。”

    魏半针笑道:“韩兄,走,进去喝茶下棋。”

    智禅方丈笑道:“阿弥陀佛,韩施主,请。”

    韩月瑶上前拉住魏半针的手笑道:“魏爷爷,你上次教我的五行步,真的很神奇,速度真快呀。”

    韩月瑶和欧阳志远有了那层关系,魏半针就把五行神功和五行步交给了韩月瑶。两个多月来,韩月瑶学的很快。

    魏半针一边走一边笑道:“月瑶,志远离开香港已经两个多月了吧。”

    韩月瑶点点头道:“是的,魏爷爷,欧阳大哥离开香港快三个月了。”

    禅月禅师笑道:“时间过得真快呀。”

    韩建国道:“等到月瑶真正的掌控了香港恒丰,我要到新加坡去一趟,很长时间没有去新加坡了。”

    韩月瑶笑道:“爷爷,你去新加坡干嘛?您的干儿子李广天把新加坡的恒丰经营的很好呀,您还不放心吗?”

    韩建国道:“我想,趁着我还能走得动,再到四处走走。”

    说话间,几个人来到了禅月山大雄宝殿前面的一棵几十米高的古老银杏树下,小和尚已经摆好了棋盘。

    几个人刚坐好,韩月瑶猛的捂住嘴,跑向远处的墙角,哇哇的呕吐起来。

    魏半针和禅月禅师又是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眼光都看向韩建国。

    韩建国道:“月瑶这两天着了凉,老是呕吐。”

    “阿弥陀佛,韩施主,我要恭喜你了。”

    智禅方丈微笑着看着韩建国。

    韩建国疑惑地道:“禅师,喜从何来?”

    魏半针看着韩建国道:“记得我以前给你说的话吗?今天实现了。”

    韩建国被说得一头雾水,他看着魏半针道:“魏兄,你过去说的是什么话?”

    魏半针笑着小声道:“志远和月瑶,给你开枝散叶了。”

    韩建国一听,吓了一跳,一把抓住了魏半针的手道:“你说什么?”

    魏半针笑道:“月瑶有喜了,而且是双胞胎,两个龙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