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任雨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五十九章任雨峰

    市长任海涛的秘书吴兴勇竟然向下打电话,给九州集团开路,下面的官员哪个敢不听?嘿嘿,这人真是胆大妄为,不知道进退,你一个小小的秘书,就敢这样?是谁给了你这个胆子?

    市长任海涛不一定不知道吧?九州集团这种垃圾集团,一定要踢出开发区的建设。

    这次钢筋和炮轰沙事件,给开发区的建设,造成多大的损失。

    两天的工程,都要扒掉从来,费时费工呀。这个损失,要在九州集团身上找回来。

    任雨峰么?你要想再进入运河县的建设中,已经不可能了。

    欧阳志远看着寒万重道:“走,回县政府。”

    两人开着车,回到了县政府。

    刚来到办公室的走廊,就看到办公室主任卫建安满脸微笑的迎了过来。他听说欧阳县长回来了,早已在走廊里等候。

    “欧阳县长,您回来了。”

    欧阳志远道:“回来了,卫主任,这是我新招的司机,叫寒万重,给他安排住处。”

    现在,欧阳志远只能给寒万重一个司机的职位。

    卫建安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一尘不染,秘书郭明打扫的很干净。

    郭明连忙道:“欧阳县长,您回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回来了。”

    卫建安拿来一叠要欧阳志远签字的单子和文件,放在欧阳志远面前,轻声道:“欧阳县长,您签字。”

    欧阳志远签完字,秘书郭明进来道:“欧阳县长,县长郭振宏来了。”

    欧阳志远道:“让他进来。”

    新开发区出现的九州钢筋质量事件,副县长郭振宏是有责任的,这件质量事件,要耽搁开发区最低一个星期的建设时间,损失惨重呀。

    郭振宏是来检讨错误的。

    副县长郭振宏道:“欧阳县长,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的责任,我请求处分。”

    欧阳志远看着郭振宏道:“郭县长,处分不是目的,关键以后,我们要严格把住质量关,七百多亿的投资呀,一点都不能马虎。这次质量事件,这两天的建设进度要拔掉,还要重建,这就要耽搁一个星期的工期。整个工程耽误一个星期,损失严重呀。”

    副县长郭振宏脸上的冷汗下来了,他不敢擦。

    欧阳志远递给他一条毛巾。

    郭振宏连忙接过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很感激的道:“谢谢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没有人不犯错误,不走弯路,走了弯路,就要改回来,郭县长,我不希望再看到有关质量问题,影响我们开发区的建设速度。”

    郭振宏站了起来道:“欧阳县长,我以后,一定亲自把质量抓起来,保证不会再发生了类似事件。”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你把这次事件的过程写下来,还有对相关责任人的处理,都交给我。”

    “好的,欧阳县长。”

    郭振宏退了出去。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了城建局长关洪国正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没敢坐下。

    郭振宏脸色一冷,冷哼一声,狠狠的盯着城建局长关洪国道:“关洪国,你看你手下的人做的事,你不想干,赶紧滚蛋,你的位置,有多少人在排队等候。”

    城建局长关洪国道吓的脸色腊黄,冷汗直流,结结巴巴的道:“郭县长,九州集团的事,是任市长的秘书吴兴勇打来的电话,我敢不让人家进来吗?”

    郭振宏冷笑道:“让九州集团进来也可以,但进来的材料,质量为什么没有把住关?陈宝峰、杨福军那种垃圾你也敢用?你他妈的这不是找死吗?你要是连累了老子,老子先让你滚蛋。”

    关洪国一听郭振宏在骂自己,他的心慢慢的放下来了,只要郭振宏骂了自己,就说明,郭振宏还把自己当手下看待,要是郭振宏对自己客气,自己就完蛋了。

    关洪国连忙给郭振宏倒了一杯水,递给郭振宏道:“郭县长,您消消气,喝杯水。”

    郭振宏冷哼一声,但还是接过了关洪国递过来的茶杯,坐在了自己的办工作前。

    关洪国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就是打了关洪国,关洪国也只能挨着。

    郭振宏喝了一口水,两眼盯着关洪国道:“这次事件中,你的手干净吗?”

    郭振宏知道,以欧阳志远的脾气,这次他绝不会放过九州集团。原市长郭文画这样牛逼,还被欧阳志远逼的跳楼自杀,这次九州集团给开发区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欧阳志远能放过任雨峰吗?

    如果关洪国的手脚不干净,收了九州集团的贿赂,自己就要早作准备,挥泪斩马谡。

    关洪国连忙道:“郭县长,你放心,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您的事,我不会收贿赂的。”

    九州集团副经理卢正国确实给了自己十万块钱的贿赂,但自己没敢要。当时,关洪国的内心在挣扎,但理智最终战胜了贪婪。

    灰色收入,自己是有过,但这种贿赂,自己却不敢收。

    关洪国没有收这十万块钱,让他逃过了这一劫。

    郭振宏盯着关洪国道:“真的?”

    关洪国忙道:“九州集团副经理卢正国给了我十万,我没敢要。”

    郭振宏瞪了一眼关洪国道:“你要是要了这十万块钱,你这次就死定了,欧阳志远不会放过九州集团的,你回去后,找你手下的几位副局长谈谈话,要是谁收了九州集团的贿赂,不想死的话,马上汇给廉政公署,记住,越快越好。”

    关洪国道:“是,郭县长,我这就去办。”

    郭振宏看着关洪国的背影,他知道,关洪国能抵制住十万块钱的诱惑,说明自己没有选错人。为人不能太贪,一个城建局长的灰色收入,一年下来,就是很丰厚的,何必要再去收这种风险极大地贿赂?

    欧阳志远坐在自己的办工桌前,喝了一口茶,看着墙上的开发区建设工程进度表,心道,速度还是有点慢呀,在换届之前建成开发区,并投入运转,时间太紧。

    九州集团这个王八蛋,又耽搁了一个星期,他妈的,真是该死,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郭明走了进来,轻声道:“欧阳县长,县公安局长周玉海来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快请他进来。”

    周玉海和市局副局长耿剑锋,这次一起调到湖西市公安局,看来,省厅开始要治理湖西市的治安了。

    “呵呵,欧阳县长,你今天再不回来,我明天就去湖西市报到了。”

    周玉海笑着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笑道:“你调走高升,我能不回来么?晚上阳泉大酒店,我给你送行。”

    周玉海笑道:“什么高升?我在这里可是局长,到了湖西市,我就是个出力的刑侦第一处的处长了,平调而已。”

    欧阳志远一听道:“刑侦第一处长,不是郑伟吗?

    欧阳志远和郑伟认识,而且发生过冲突。

    周玉海笑道:“领导让咱干啥就干啥,呵呵,我去了湖西市,郑伟就要挪挪窝。”

    欧阳志远道:“郑伟那个人可不是什么善茬,还有副局长薛兆国,这个人更加阴险,你去了,和耿局长要拧成绳,千万不能大意,湖西市的水太深了,贩毒、抢劫、杀人的案子不断发生,我到燕京经过湖西市,竟然有人装扮成警察,开着警车,在路上抢劫我。”

    周玉海点头道:“省厅这次下了决心了,这才把我和耿局调到湖西市,我过去就和耿局配合,我们很默契的。”

    周玉海在傅山做刑警队长,耿剑锋是傅山县的副局长。欧阳志远那时候,刚进入傅山县的官场。

    周玉海笑道:“我当刑警队长的时候,你刚当何县长的秘书,呵呵,你现在是县长了,我还是个科级局长,你比我升的快多了。”

    欧阳志远笑道:“干革命工作,不分职务大小,只是分工不同。”

    周玉海笑道:“呵呵,不要唱高调,对了,我听说,湖西市矿务局集团甲醇精细化工厂爆炸的时候,你去过现场?”

    欧阳志远道:“我正巧路过,参加了救人行动。”

    周玉海道:“有什么疑点吗?”

    欧阳志远道:“工人在化验室操作不当,甲醇爆炸,引起了周围甲醇罐的爆炸,应该不会有什么疑点。甲醇本身就是易燃易爆的产品。”

    欧阳志远停顿了一下道:“怎么,你怀疑爆炸的原因?”

    周玉海道:“甲醇虽然是易燃易爆的东西,但它不遇到明火,不会爆炸的,化验室里有明文规定,进入化验室,不允许携带火种,化验室的工人肯定知道。但却爆炸了,我怀疑有人故意引起爆炸。”

    欧阳志远惊异的看着周玉海道:“有人故意引起爆炸?不可能吧,爆炸的时候,当场炸死了四个,失踪了好几个,那几个失踪的估计也被炸飞了,有人这么狠心?”

    周玉海道:“省厅已经把这件案子作为重点案子,而且已经限定了时间,我过去后,直接负责这件案子。”

    欧阳志远道:“李大鹏在湖西市开了一家侦探分社,他对破案有着很大的天赋,你让他帮你,对了,王战和他在一起。”

    李大鹏道:“我知道李大鹏在湖西市,王战是谁?”

    欧阳志远笑道:“省厅王厅长王世杰的儿子。”

    “你说什么?”周玉海吓了一跳,他大声道:“王厅长的儿子竟然和李大鹏在一起开侦探所?这怎么可能?王厅长不能给自己的儿子找个好工作?”

    欧阳志远笑道:“王厅长这个儿子,性格叛逆,再加上一直在国外上学,对父亲给他安排的工作,不屑一顾,呵呵,他和李大鹏很对脾气,就留在了湖西市。”

    周玉海笑道:“真是个有性格的家伙,在公安系统,他什么工作找不到?”

    欧阳志远笑道:“王厅长在南州市公安局给他找了个工作,人家上了两天班,直接揍了一个副局长,然后辞职不干。”

    周玉海笑道:“我要见见这个小家伙。”

    快下班的时候,寒万重开车去了卫建安给他安排的宿舍,先去看宿舍了,欧阳志远走向了县委办公大楼。他一边走,一边给沈朝龙、杨凯旋打电话,晚上给周玉海送行。他又给霍雨烟打了个电话,对小丫头说,晚去一会,小丫头要在贵宾厅和自己吃饭。

    欧阳志远看到了黄晓丽的办公室,他笑了。他刚想敲门,秘书赵小云走了出来。

    赵小云惊喜的笑道:“欧阳县长,您回来了?”

    欧阳志远道:“回来了,黄书记在吗?”

    赵小云道:“黄书记在会见客人。”

    欧阳志远道:“哪里的客人?”

    赵小云道:“九州集团董事长任雨峰。”

    欧阳志远眉头皱了起来。任雨峰?

    任雨峰来拜访黄晓丽干嘛?嘿嘿,一定是为了那些钢筋和炮轰沙,自己倒想会会这个家伙。

    欧阳志远推开门走了进去。

    九州集团副经理卢正国在第一时间内,知道了县长欧阳志远回来了,而且双规了陈宝峰、杨福军和曹宝东。他很早就听说了欧阳志远这位县长,极其的强势。卢正国立刻给任雨峰打电话,把情况报告给了董事长任雨峰。

    运河县七百亿的开发区建设和旧城改造,是一块很大的肥肉,任雨峰决心要狠狠的咬上一口,他就住在运河县的阳泉大酒店。

    当他接到卢正国的电话后,他仔细的沉思了一下,打了几个电话,立刻来拜访县委书记黄晓丽。

    黄晓丽已经知道欧阳志远回来了,而且在料场撤销了陈宝峰的建设科长的职务,撤销监察科长杨福军的职务,撤销料场负责人曹宝东的职务,对这三个人,实行双规。

    黄晓丽的信息也很灵通,她知道任雨峰是市长任海涛的大儿子,九州集团在省城南州也是一个不小的集团公司,但为了一点利益,竟然以次充好,做的真是不怎么样。

    当赵小云走进来,说任雨峰来拜访自己的时候,黄晓丽也是皱起了眉头。

    以欧阳志远的性格,九州集团已经在运河县走到了尽头,欧阳志远肯定要打压任雨峰。

    远来都是客,黄晓丽让赵小云把任雨峰带到客厅等候。

    黄晓丽走进了会客厅,任雨峰正坐在沙发上,当他看到风姿卓越、高贵典雅、清丽脱俗、文雅成熟的县委书记黄晓丽的时候,他惊呆了。

    他知道黄晓丽是一位美女书记,但没有想到,黄晓丽竟然是这样的漂亮。黄晓丽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在来龙海之前,任雨峰调查了运河县每位干部的档案,包括黄晓丽和欧阳志远的档案,他刚刚从一个秘密渠道知道了黄晓丽的父亲是谁,这让他大吃一惊。

    他知道,黄晓丽的仕途,将会走的很远。他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做法了,那批钢筋是从外地购买的,价格极低,也就是废铁的价格,想不到,会被县长欧阳志远发现。

    现在,真是因小失大呀。

    因此,他先来拜访黄晓丽,然后再准备拜访县长欧阳志远。

    “您好,黄书记,很高兴见到您。”

    任雨峰连忙站起来,伸出了手。

    黄晓丽伸出手道:“您好,任董事长,欢迎您来运河县参加运河县的建设。”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任雨峰感到黄晓丽的手,温暖柔软,如同一块美玉一般,让他的内心不禁一跳。

    任雨峰一握就松开了黄晓丽的手,表现的很绅士。

    黄晓丽笑道:“坐吧,任懂。”

    赵小云给两人倒了水,退了出去。

    任雨峰一脸歉意的看着黄晓丽道:“黄书记,对不起,我今天是来向您道歉的。”

    黄晓丽笑道:“任懂,道什么歉呀?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

    任雨峰:“我的副经理发错了货,把一批不合格的钢筋,发到了你们开发区的工地上,我今天是特地来向黄书记道歉的。”

    黄晓丽笑道:“任懂,开发区的事,属于欧阳县长的管辖范围,要道歉,您要去找欧阳县长。”

    任雨峰连忙道:“黄书记,您是运河县的一把手,我当然要向您道歉后,再去欧阳县长那里去道歉,这次由于钢筋的质量造成的损失,我们九州集团,深表歉意,我已经让人把所有的钢筋拉回来了。”

    黄晓丽道:“运河县开发区,是省重点的建设项目,质量问题放在首位,我希望,不再会有下次。”

    任雨峰道:“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黄晓丽看了看表,下班的时间到了。

    任雨峰站了起来道:“黄书记,谢谢您能原谅我们九州集团。”

    黄晓丽微笑着站起来道:“任何事情都是事在人为,但愿我们以后还能合作,再见。”

    任雨峰道:“再见,黄书记。”

    两人刚想向外走,欧阳志远推门进来了。

    任雨峰一眼就认出来进来这位年轻人就是县长欧阳志远。欧阳志远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英俊年轻。

    任雨峰想不到,在这里会见到欧阳志远。

    他微微一愣,反应很快,微笑着伸出手道:“您好,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知道,这人就是任雨峰,但他没有伸出手,故意装着不认识他的样子问道:“你是……。”

    任雨峰的手停在半空中,一丝尴尬在眼角一闪,消失不见。

    他笑道:“我是九州集团董事长任雨峰。”

    欧阳志远皱了皱眉头道:“九州集团?哪个九州集团?你不会是那个卖给我们不合格钢筋,耽误了我们开发区工期的九州集团的董事长吧?听说那人是任市长的公子?不会吧?任市长的公子怎么会干出损害国家的事来,他不是给他父亲丢脸吗?”

    欧阳志远在故意消遣任雨峰。

    任雨峰的脸色一红,心里狠狠地咒骂着欧阳志远,但他的脸上没有留露出来一丝的怒意。

    “对不起,欧阳县长,那些钢筋,是我们的副经理发错了货,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给黄书记和您道歉的,对不起,欧阳县长。”

    任雨峰是个能伸能屈的男人,而且为人阴险狡诈,他现在是以退为进,准备进军开发区的建设和旧城改造的建设中去。

    所以,他来向黄晓丽和欧阳志远道歉。

    人家真心道歉,欧阳志远也不好再继续调侃任雨峰,他终于握住了任雨峰尴尬的手道:“如果你是真心道歉,那些不合格的钢筋和炮轰沙……?”

    任雨峰连忙道:“那些钢筋,我已经让人拉回来了。”

    欧阳志远道:“我们开发区用你们的钢筋,已经施工两天了,这两天的工程,要全部扒掉重建,这个损失,任懂,你要赔偿的。”

    任雨峰的内心抽搐了一下,他妈的,这个损失肯定不小,老子要陪多少钱?欧阳志远肯定要狮子大开口。

    自己来运河县,先没有挣钱,就要赔钱?

    狗日的欧阳志远,算你狠,老子从来没有向人家道过谦,今天不光向你道歉,还要赔钱,嘿嘿,欧阳志远,咱们走着瞧。

    任雨峰忙道:“欧阳县长,您说个数吧。”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等我们算出来,再通知你,对了,那个叫卢正国的副经理,你要撤了他的经理职位,这种人,我们运河县不欢迎他。”

    任雨峰忙道:“欧阳县长放心,我回去就撤了他。”

    欧阳志远笑道:“这种害群之马,不要留着。”

    任雨峰道:“不知道欧阳县长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吃顿饭。”

    欧阳志远道:“呵呵,对不起,任懂,晚上有约了,还是改天吧。”

    任雨峰笑道:“那好,改日我请欧阳县长和黄书记吃饭,现在告辞了。”

    两人礼貌的把任雨峰送出了办公室,走了回来。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眼睛能滴出水来,小声道:“回来了。”

    欧阳志远一下把黄晓丽抱在了怀里,嘴唇印在了她的唇上。

    “呜呜……小坏蛋……这是在办公室……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