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牺牲自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五十二章牺牲自己

    白磷手雷是国际上各国特种部队的装备之一,这种手雷爆炸力极强,而且里面装有燃烧剂白磷,手雷爆炸后,方圆数米之内,立刻变为一片火海,就连石头都烧成粉面。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这辆战车上竟然装有重型机枪,他是越来越喜欢这辆车了。自己的特战部队也有战车,但自己的战车可没有激光炫目干扰仪,也没有列装这种带有红外瞄准仪的重型机枪。

    这时候,哈特的三辆越野车冲了过来。

    “哒哒哒……!”

    雇佣兵们开始向欧阳志远的路虎开枪。

    “砰砰砰!”

    无数的子弹,打在了越野车的防弹玻璃上,发出雨点一般的爆响。

    这些家伙是怎样偷渡过来的?真是不可思议,而且来了这么多人,还带有武器。

    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迎接他们的是猎枪。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来的好。”

    红外线瞄准器瞬间瞄准了冲在最前面的一辆越野,这辆越野车上,有两把枪,在疯狂的向欧阳志远开火射击。

    欧阳志远冷笑着按下了发射按钮。

    “哒哒哒……”

    重型机枪粗大的枪口,喷出了串串耀眼的恐怖烈焰。

    “砰砰砰!”

    那辆越野车的挡风玻璃立刻被打的粉碎,司机的身体直接被恐怖的机枪子弹,绞的支离破碎,血肉横飞。

    两个开枪的家伙看着被打碎的司机,两人顿时目瞪口呆。

    “轰!”一声巨响,烈焰冲天。这辆车的油箱被机枪子弹击中,越野车在猛烈地爆炸中,飞上了天空。

    开枪的两个雇佣兵,全身烈焰围绕,被甩下了山崖,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他妈的!混蛋!发射火箭弹。”

    哈特看着自己手下的一辆车被打的飞上了天空,立刻恼羞成怒,咆哮着破口大骂。

    另一辆车里的一个雇佣兵立刻扛起火箭发射器,开始瞄准。

    寒万重手疾眼快,抬手就是一枪。

    “呯!”。“噗!”

    寒万重的子弹打进了对方瞄准镜,然后又穿透了他的眼睛,射进了他的脑髓。

    这人的整个脑袋,发出一声闷响,如同西瓜一般炸开,粘着两颗还在转动眼球的头盖骨,夹杂着碎肉和脑浆,喷射很远。

    欧阳志远的机枪子弹,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射到。

    “噗噗噗噗!”

    这辆越野车,被密集的子弹打得翻滚着,掉下了山崖,发生了猛烈地爆炸。

    哈特看到自己手下的两辆车都完蛋了,他咆哮着,怒骂着,一把推开司机,亲自驾驶着这辆越野车,疯狂的冲了过来,撞向欧阳志远的越野。

    我的天哪,这人简直就是疯狗。

    寒万重手里的枪,对准了哈特,喷出了烈焰。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疯狂的外国人,他立刻把油门踩到底,越野车发出去震天的轰鸣,冲了出去,撞向哈特的越野车。

    寒万重吓了一跳,不会吧,欧阳志远,你不会想和对方这个疯子,同归于尽吧?

    “一起死吧!”

    哈特嚎叫着,同样把油门踩到底,他的越野车如同恶魔一般狠狠的撞了过来。

    欧阳志远的一双眼喷出愤怒的烈焰,他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发射键。

    “哒哒哒哒!”

    重机枪发出雷鸣一般的怒吼。

    对方的越野车在距离欧阳志远的路虎五米的时候,爆炸起火。

    “轰!”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烈焰冲天,哈特的车翻滚着飞上了天空。

    哈特的身体在空中被甩了出来。

    欧阳志远的机枪子弹跟着到了。

    “噗噗噗!”

    如同手术刀一般的子弹,发出尖利的怪啸,瞬间就把身在空中的哈特,撕得粉碎。

    污血夹杂着碎肉和内脏,飘下山崖。

    欧阳志远停下车,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冷笑道:“任何人敢欺负我们国家,他们的下场,都是这样。”

    寒万重抹去脸上的冷汗,狂喘着气,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比那个外国人还要疯狂。”

    第六特战大队副队长龚柏山带领的一架直升机,沿着公路,快速的搜索。

    丰台县的这条公路,处在深大山深处,很是偏僻,地势险要。

    半个小时后,驾驶员看着雷达上的一个亮点,大声报告:“报告队长,三公里外,发现一辆车,高速的开了过来。”

    龚柏山一听,立刻大声道:“找地方降落,做好战斗准备,检查那辆车。”

    “是!”

    驾驶员看到了公路旁有片开阔地,他准确的把直升机降落下来。

    “走!”

    龚柏山带领六名战士,冲下直升机,快速的迎了过去。

    欧文斯和另一个雇佣兵开着车,高速的奔向虎山码头。身后传来的激烈枪声和爆炸声,让欧文斯的心急速的下沉。

    看来,后面那辆车上的人,不简单呀,竟然能干掉文莱特,就怕哈特也拦不住那人。

    距离虎山码头还有不到十公里路了,只要到了虎山码头,就安全了。

    欧文斯让司机把速度提高到最快。他的心没有底了,总有一种不安的恐惧,在心底升起。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的。

    自己去过非洲、欧洲、美洲,就是中国,自己也来过一次,自己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但这次的任务,让自己的心神不安。

    这次把人送到,拿到钱后,再也不要来中国了。上次在中国的西北大漠,就差点没能回去。

    中国这个地方,危险呀。他们的特战队战士,都有神奇的武功,而这些武功和自己练的搏击又不一样,很是神秘呀。

    欧文斯向后看了看,哈特竟然没有跟上来,看样子,这个家伙是凶多吉少。

    狗日的哈特死了活该,这个王八蛋在平时就喜欢对自己指手画脚,大声呵斥,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死了活该。

    这时候,张玉娟和孩子都已经醒了过来。

    张玉娟发现自己躺在一辆车里,车子在快速的奔驰。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一把抱过自己的女儿甜甜。

    这是在哪儿?自己怎么会在车里?丈夫吴玉强哪里去了?

    女儿的小脸烧的很厉害,通红透红的滚烫。

    张玉娟抬脸一看,看到一个面目阴森的外国人,正用枪指着自己。这吓了张玉娟一跳。

    “你们是谁?我丈夫哪里去了?你们想干什么?这是到哪里去?”

    张玉娟厉声大叫道。

    欧文斯的枪口对准了甜甜,阴森森的用汉语道:“不许喊,否则,打死你的女儿。”

    欧文斯一下就抓住了张玉娟的弱点。

    张玉娟把甜甜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她死死地盯着欧文斯道:“你们想干什么?”

    欧文斯阴森森的道:“别问这么多,你只管坐车,再多说一句话,我就开枪,嘿嘿,你不想让你这么可爱的女儿死吧?”

    张玉娟明白了,自己和丈夫遭到了劫持。这些人有枪,而且是外国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难道想劫持的是丈夫吴玉强?

    不好,这些人一定想要的是核潜艇的机密技术。

    想到这里,张玉娟的心里一沉,如同掉进了万丈深渊,冷汗出来了。

    咱们的潜艇虽然比那些反动势力的潜艇落后一些,但咱们最新研究出来的线流推进技术和静音技术,还有巨浪潜射导弹技术,敌人都想掌握。

    这些技术,就是死了,都不能说呀。

    自己的丈夫在哪里?为什么没有和自己在一起?他们这是把自己拉向哪里?

    但这个外国人不许自己问一句话,这里是什么情况?研究所知道自己被绑架了吗?

    张玉娟刚想再说话。欧文斯阴森森的看着张玉娟道:“不许说话。”

    “嘭!”

    猛然,轿车一震,轮胎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轿车急速偏向路边。

    “爆胎了!”

    司机大喊一声,双手死死地控制着方向盘。轿车在向前滑出一段距离之后,又被司机控制住了,轿车终于又回到了路中间,慢慢的停下。

    司机的冷汗早已湿透了后背。真是危险至极,轿车再偏一点,就会掉下山崖。

    特战队员们摆下的铁蒺藜,终于起到了作用,对方的轿车轮胎被扎破了,而且停了下来。

    龚柏山一摆手,几个特战队员急速的扑了过去。

    司机看着欧文斯道:“头儿,我下去看看。”

    欧文斯没来的极说话,他刹那间就给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包围了自己。

    这种能预感危险来临的第六感官,是经过无数次血腥刺杀练习出来的。

    欧文斯一把夺过周玉娟怀里的小女孩甜甜,手枪死死地顶住了甜甜的太阳穴,然后一下把周玉娟推到了司机的怀里。

    司机手里的枪,同样顶在了周玉娟的脑门上。

    几乎的同时,两支枪口从车窗外伸了进来,瞄准了欧文斯和司机的脑袋。

    “不许动,举起手来。”

    几声低沉的爆喝,在外面传来。

    不远处直升机的强光灯照了过来,整个现场变得如同白昼一般雪亮。

    欧文斯看到了轿车两边,两位中国士兵乌黑的枪口指着自己的脑袋。

    张玉娟看到了我们特战队的战士,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我们的战士,来救自己了。

    欧文斯的心一沉,中国人来的好快呀,今天自己是凶多吉少呀。他心里后悔了,后悔自己来中国。今天弄不好,自己就会死在中国。

    嘿嘿,自己就是死了,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想到这里,欧文斯狞笑着用中文道:“后退,否则,我打死这个孩子。”

    欧文斯说完,枪口用力一顶,剧烈的疼痛,让小甜甜立刻大哭起来。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张玉娟一声大叫,但她被司机的枪口死死地顶住脑袋。

    龚柏山一看情景,心里一沉。他看到了欧文斯那双如同恶魔一般的眼睛。

    战斗小组中,两位阻击手的瞄准镜,死死地套住了欧文斯和司机的脑袋。但,这两个坏蛋的枪口同样指着人质的脑袋。

    他们在等机会开枪。

    欧文斯如同一只绝望的困兽一般,他手里多出了一枚白磷手雷,他大声嚎叫着道:“都滚开,老子手里是一颗白磷手雷,只要老子一松手,哈哈,这颗手雷就会爆炸,这个女人和孩子,立刻就会燃烧成灰烬,都滚开,你们后撤。”

    龚柏山看到了欧文斯手里的手雷,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如果阻击手击毙了欧文斯,那颗手雷就会爆炸,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救下张玉娟和孩子。

    欧文斯知道,不知道有多少支枪在瞄准自己的脑袋。自己先摆脱这些中国人再说。

    欧文斯大声嚎叫着道:“我数十下,你们再不撤走,老子就开枪。”

    “一……二……三……。”

    欧文斯的声音都变腔了,他知道,在这里多呆一分钟,自己就有可能被打死。

    龚柏山一摆手,只得让两位战士退了回来。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干掉哈特之后,越野车高速的追了过来。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看到远处有一幢雪白的亮光。

    欧阳志远立刻把陆虎放慢了速度,低声道:“寒万重,前面是什么亮光?半夜里,山坳里怎么会有这么亮的光?”

    寒万重一看到那幢熟悉的亮光,失声道:“直升机的灯光,我们特战队的直升机。”

    寒万重对自己特战队直升机的灯光,极其的熟悉,第一战斗小分队,一共有四个战斗小组,装备有两架这种直升机,自己每天都和这种直升机在一起训练。

    欧阳志远一听,立刻大声道:“肯定是特战队的人到了,他们截住了欧文斯。”

    寒万重笑道:“应该是第六战斗大队萧风雨的人。”

    欧阳志远一听是萧风雨的人到了,他笑了,自己的编制,就是第六战斗大队。属于萧风雨指挥。

    萧风雨是第五部队传奇式的人物。他率领自己的第六战斗大队,转战中国的每一个地。现在,表面上是和平的年代,但国与国之间的明争暗斗,一直不断。特别是在暗中的残酷较量,都是血雨腥风。

    负责打头阵的,就是各国的特战部队。

    东海南海的岛屿之争、西北大漠的航天基地、靠近俄罗斯的石油管道之争,都经历着血与火的残酷战斗。

    这些地方,都留下了萧风雨的脚印和热血。

    第五部队的特战队,让反动势力,闻风丧胆。

    欧阳志远立刻加速前进。

    转过一个山头,欧阳志远看到了远处雪亮灯光下,自己追踪的那辆轿车,就暴露在灯光中下。

    欧阳志远立刻把车停在了一个隐蔽的角落熄火。

    欧阳志远打着手势,两人悄悄的下车,在黑暗之中,快速的扑了过去。

    这时候的欧文斯,变得极其暴躁,他的脸色更加狰狞,他声嘶力竭的大叫道:“我要一辆车,立刻给我!”

    龚柏山一听,眉头皱了起来,自己哪里给这家伙弄车去?自己是做直升飞机来的。

    龚柏山冷声道:“我们没有车,欧文斯,投降吧,你跑不掉的。”

    欧文斯一听对方竟然叫出来自己的名字,这让他大吃一惊。中国人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大事不好呀。

    欧文斯的眼光顺着光柱一看,他看到了停在远处的直升机,不由的狂喜至极。

    天无绝人之路呀,这些中国人,竟然坐着直升机过来的,哈哈,老子又救了。

    他狞笑着狂叫道:“没有车,直升机也可以,你们让开,否则,老子打死这个孩子。”

    龚柏山一听欧文斯这样说,他知道,对方看到了直升机。

    龚柏山低声对话话筒道:“大家散开,阻击手做好准备,但不要轻易开枪,那家伙手里有白磷手雷,我负责夺下他的手雷后,阻击手再开枪,一定要在他登上直升机之前,一枪击毙他。”

    “是!”

    所有的战士立刻散开,隐藏在黑暗之中。

    龚柏山看着第一战斗小组组长张辉鑫道:“你负责指挥。”

    张辉鑫点头道:“是!”

    龚柏山立刻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

    张辉鑫对着欧文斯大声道:“欧文斯,你不要乱来,直升机就在你前面,但是,你在登直升机之前,要放了女人和孩子。”

    欧文斯嘿嘿的冷笑道:“好,在我登上直升机前,我放了他们,但是,现在你们不要阻拦我,我手里的白磷手雷,只要我一松手,立刻就会爆炸,嘿嘿,要死,我就和这女人、孩子一起死。”

    欧文斯说完话,抱着甜甜,走出了那辆爆胎的轿车。

    刹那间,几支枪的枪口,死死地瞄准了他的脑门。

    但欧文斯抱着甜甜的手上,握着一枚手雷,另一只手里的手枪,顶在了甜甜的脑门。

    小丫头本来发烧的脸颊,吓得蜡黄,眼睛里满是惊恐的目光。

    那个司机用手枪盯着张玉娟的头,和欧文斯靠在一起,快速的走向那架直升机。

    如果欧文斯手里没有那枚白磷手雷,阻击手早就开枪了。

    所有的人都凭住了呼吸,看着欧文斯快速的冲向那架直升机。

    欧文斯知道,只要自己上了那架直升机,自己就能活着走出中国。只要这次能活着走出中国,自己永远不会再来这里了。

    欧文斯和那个司机全力冲向直升机。

    近了……。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

    欧文斯一眼就看出这架直升机,是中**队最新式的武装直升机。

    难道这些当兵的是中国的特战队员?

    欧文斯想到这里,他的冷汗下来了。

    前一年自己带领血狼雇佣军的一个小队去西北大漠,被中国的特战队围了起来,结果,只有自己和五个

    贴身的保镖冲出包围,自己二十名手下,全部被打死。

    那是一次让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死亡对抗,极其的血腥恐怖。

    中国的特种兵,竟然全是神枪手

    今天遭遇的要是中国的特战队,自己就死定了。

    想到这里,欧文斯的速度更快了。

    十米……八米……五米……。

    到了!

    欧文斯一步跨到了直升机的梯子。但是,他的一只手抱着甜甜,还紧紧地握着那颗手雷,另一只手拿着一把手枪,他没有办法上梯子。

    欧文斯只得把右手里的手枪收起来,然后扶住楼梯,刚想攀登。

    黑暗中,一道人影一闪,隐藏在旁边的龚柏山,闪电一般的扑向欧文斯,一把死死的攥住欧文斯手里的那颗手雷。

    “呯!”

    一声阻击步枪爆响,一颗子弹准确的打进了那个司机的眉心,司机的头盖度夹杂着猩红的污血和白花花的脑浆、碎肉、头盖骨,飞了起来。

    他的死尸一头栽倒在地。

    张玉娟转身扑向欧文斯。

    欧文斯一见一个人死死的攥住了手雷,他下意识的一偏头,一颗阻击步枪的子弹,贴着他的太阳穴皮肤,打在了扶梯上。

    欧文斯一声怪叫,猛一屈肘,寒芒爆闪,他的肘部竟然弹出一截寒芒四射的刀锋,如同毒蛇的獠牙,划向龚柏山的咽喉。

    这一刀,又快又很又毒,让人防不胜防。欧文斯不愧为是血狼雇佣兵里最凶狠的人物。

    寒芒一闪,刀芒已经到了龚柏山的咽喉。

    如果龚柏山不松手后退,这一刀就会划过他的咽喉。但是如果他要松手,欧文斯手里的白磷手雷,就会爆炸。白磷手雷一爆炸,张玉娟、甜甜,还有这架飞机,都会被炸掉。

    龚柏山没有松手,他在拖延时间,等待阻击手的第二颗子弹到来。只要阻击手能击毙欧文斯,这棵手雷,自己就会死死地攥住。

    龚柏山打算的是,牺牲自己。

    这一瞬间发生的事,只有半秒。

    但欧文斯的刀芒已经划到了龚柏山的咽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