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劫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九章劫持

    孔凡生老人一看是欧阳志远回来了,老人很是高兴。

    志远伸手扶住了孔凡生道:“孔老,我刚回来。您在这里生活的还习惯吗?”

    老人笑着道:“很好,呵呵,志远,你和爸爸都是好人呀,我老头子终于有个落脚的地方了。”

    志远扶着老人的胳膊道:“孔老,以后,我的家,就是您的家,您就放心的住在这里吧。”

    欧阳宁静笑道:“孔老,捡漏了?”

    孔凡生笑道:“想不到龙海这个地方,好东西还真不少,看,明代的青花瓶,好东西呀。”

    欧阳志远笑道:“孔老,大运河就从这里经过,在明代的时期,龙海这里是最繁华的地方,明清时期的东西很多。”

    孔凡生笑道:“是不少,这几天,我掏到了好几件好东西。”

    欧阳志远笑道:“孔老,您的好东西、师叔的和我爸爸的藏品,都能来一个博物馆了,对了,咱们大院里的西厢房,有十几间空下来的房子,要不,咱们开个私人博物馆如何?一来可以增加一点收入,第二,这么多的好东西,让大家一起欣赏多好?”

    朱文才笑道:“这些好东西一亮相,就怕有人眼红来偷。”

    欧阳志远笑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我会找人做一流的保安监控防护措施。”

    欧阳宁静笑道:“这个主意不错,这么多的好东西,都锁在保险柜里,真是暴殄天物了,孔老、老朱,你们认为如何?”

    孔老笑道:“可以呀,燕京就有很多的私人博物馆,光门票的收入,就很不错的。”

    朱文才笑道:“只要确保那些藏品安全,我也没有话说。呵呵,我的那些宝贝,有的都沉睡了几十年了,正好,也该让他们重建天日了。”

    欧阳志远笑道:“安全绝对没有问题,咱们过去安装的报警系统,都是和公安局联网的。等到博物馆的手续办下来后,我让李大鹏重新给咱们安装国际上最先进的监控报警系统。”

    朱文才道:“手续好办吗?”

    欧阳志远道:“主要是公安局和文物局两个手续,呵呵,正好,我明天上班,下午我就去办手续。”

    秦墨瑶笑道:“孔老以后就可以坐镇博物馆了,大家给博物馆起个名字吧。”

    孔老看着欧阳宁静和志远道:“就和这个中医诊所一个名字吧,还是叫宁静志远博物馆吧,这也是诸葛亮的一句名言。”

    孔老在心里感激欧阳宁静一家人,对自己就像亲人一般。

    朱文才笑道:“好,这个名字不错。”

    吃完午饭后,欧阳志远直接开车去了龙海市公安局。

    当他刚上了公安局大楼的时候,在大楼的第一层,就看到了副局长耿剑锋。

    耿剑锋和志远一样,都出身傅山县,志远在傅山县当副县长,耿剑锋当县公安局局长。

    欧阳志远调到运河县当县长,耿剑锋就调到市局当副局长。

    “耿局,你好。”

    欧阳志远快步走向耿剑锋,微笑着伸出手。

    “呵呵,志远,你怎么会来市局,有什么事吗?走,到我办公室坐。”

    耿剑锋的年龄比欧阳志远大很多,又和志远的关系很好,因此,他不喊欧阳县长,而是称呼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当然有事了,我正好找你办件事。”

    耿剑锋和欧阳志远走进了办公室,耿剑锋给志远倒了一杯茶。

    耿剑锋笑道:“志远,什么事?正好,我今天明天都没有事,有什么事,我给你办。”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你一个副局长,竟然闲着没事?”

    耿剑锋笑道:“志远,我要调到湖西市工作了。”

    “你说什么?耿局?你要到湖西市工作?”

    欧阳志远一听,很吃惊的看着耿剑锋。

    耿剑锋笑道:“到湖西市市局仍旧担任副局长,对了,你们县的公安局长周玉海,也被调到湖西市,担任市局刑侦一处的处长。”

    “周玉海也调过去?我怎么不知道?”

    欧阳志远看着耿剑锋道。

    耿剑锋道:“这是省厅直接调人,湖西市的治安是山南省最差的一个市,省厅准备重点治理湖西市的治安环境。”

    欧阳志远笑道:“我刚从湖西市过来,我到燕京的时候,经过湖西市,被人假扮警察抢劫,回来的时候,

    又看到那条省级路上,有人被杀,湖西市的治安真是最烂了,是该好好地治理一下了。“

    耿剑锋道:“志远,你有什么事?我给你办。”

    志远就把自己父亲想开个私人博物馆的事给耿剑锋说了一遍,并把申请书交给了耿剑锋。

    耿剑锋笑道:“好呀,工作已经交接完了,下午我没事,我给你办好,文物局我有认识的朋友,可以直接让他批。”

    欧阳志远道:“呵呵,耿局,谢谢了,对了,晚上我给你送行。”

    耿剑锋笑道:“志远,一起吧,晚上赵局长也来,帝豪大酒店。”

    欧阳志远一听周玉海的父亲,周茂航局长也来,就笑道:“好呀,到时我一定到。”

    在中国,有人就好办事,博物馆的手续,耿剑锋竟然一下午就跑完了。文化局、文物局和公安局的负责人,一看耿剑锋来办手续,都是直接盖公章,根本没有审批。

    晚上七点,寒万重开着陆虎,准时出现早帝豪大酒店门前。他停好车,欧阳志远走向三楼的清风阁包间。

    殷延国的帝豪大酒店,生意很好,晚上七点,正是上人的时候,欧阳志远刚走进一楼大厅,他猛然感到有一双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的盯着自己,同时,一股阴柔诡异的杀气,包围着自己。

    欧阳志远立刻全神戒备,手里扣了数根银针。

    好诡异凌厉的杀气,是谁在偷窥自己?这诡异的杀气,自己好象在什么地方感觉到过。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顺着杀气搜索,他看到了一双让人毛骨悚然、如同恶魔一般的死蓝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欧阳志远刹那间就想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看过这双诡异的眼睛。

    金水桥上!

    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晚上游览**广场,在金水桥上,看到过这个人。当时这个人身边跟着好几个人。

    这人是谁?好诡异的杀气!

    欧阳志远知道,这种人不是杀手,就是雇佣军。

    这种诡异的血腥杀气,不是能隐藏了得。如果不是自己练成五行神功,也不会发现这人身上血腥的杀气。

    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

    这里说的血腥之气,并不是血液的气味,而是一种经常杀人所爆发出来的暴戾气势。

    欧阳志远看着站在二楼的那个高个子男人,他那一双诡异的蓝眼睛,正盯着欧阳志远。

    这人一看欧阳志远发现了他,人影一闪,这人走进了自己的201房间。

    不会这么巧吧?在燕京看到过这人,在龙海竟然还看到了他。这个人来龙海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欧阳自远越过了二楼,来到三楼的时候,他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李玫的电话。

    “李玫,速来龙海帝豪大酒店,监视二楼二零一房间的外国人,我怀疑他们是杀手。”

    欧阳志远低声道。

    李玫道:“老大。我们就在帝豪,我们得到情报,你说的那个外国人,叫欧文斯,是欧洲最臭名昭著的血狼雇佣军的一个小头目,他们一共来了五个,一入山南省,就在我们的监视之中。”

    欧阳志远没想到,李玫他们竟然在帝豪大酒店。

    欧阳志远一听,冷笑道:“查清楚他们要干什么,如果他们有什么危害我们国家安全的行动,直接灭掉,不要留活口。”

    李玫道:“我知道,老大。”

    欧阳志远关上电话冷笑着,嘿嘿,不论是谁,胆敢危害我们的国家,都要全部干掉。

    当欧阳志远走到三楼的清风阁,推开门进去的时候,他看到了龙海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周茂航和几位副局长坐在桌子旁,和耿剑锋说着话,旁边是刑侦大队长沈传飞和副队长陶振恒。

    周茂航一看到欧阳志远,连忙笑道:“志远,就等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我没来晚吧?”

    周茂航笑道:“没有,呵呵,坐下吧。”

    耿剑锋笑道:“这几位局长,你都认识,我就不要介绍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都认识,宋局、张局、王局,你们好。”

    宋少堂、张光师和王勇,都是市局的副局长,都和欧阳志远见过面,但不是很熟

    三人都连忙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沈传飞和陶振恒都站了起来笑道:“欧阳县长,您好。”

    欧阳志远和沈传飞、陶振恒熟悉。

    欧阳志远笑道:“沈队、陶队。”

    服务员开始上菜倒酒。

    周茂航端起酒杯笑道:“来,都不要客气了,坐吧,今天,来这里的,都没有外人,我们来给耿局送行,祝贺耿局高升,调到湖西市担任第一副局长。”

    耿剑锋笑道:“还是副局长,可不是什么高升。”

    欧阳志远一听,耿剑锋要在湖西市公安局担任第一副局长,心里一愣,湖西市公安局的第一副局长病故,第二副局长薛兆国不是要荣升第一副局长吗?现在,耿剑锋要去当第一副局长,薛兆国肯定不高兴。

    薛兆国那个人,不好相处呀。

    欧阳志远在龙海医院去看宋光明的时候,见到过薛兆国。湖西市的这个薛兆国副局长,和龙海市被拿下的副局长薛兆国重名,所以,欧阳志远对这个人的印象很深。

    宋局长端着酒杯道:“耿局,第一副局长上面就是局长,我听说,湖西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王盛举要被调走,呵呵,你干一阵,就有可能被扶正呀。”

    耿剑锋笑道:“什么扶正不扶正的,大家都知道,湖西市的治安,在山南省中是最乱的一个市,省厅已经下决心彻底整治,但是,湖西市的贫富差距太大,不安定的因素太多,这场恶仗不好打。”

    周茂航笑道:“任何事都要有一个过程,造成湖西市治安混乱的因素,是多方面的,玉海也过去,耿局,你以后要多帮助他。”

    耿剑锋笑道:“玉海的悟性很高,半年内从傅山刑警队长,就做到了运河县局长的位置,很是不错,这次省厅的领导能把玉海调到湖西市,担任刑侦处处长,虽然是平调,但领导是看中了玉海的能力,玉海就是先锋。”

    周茂航道:“湖西市的情况比龙海还要复杂,官场中的帮派斗争,很是激烈,波涛汹涌呀,耿局,我把玉海就交给你了。”

    耿剑锋笑道:“放心吧,周书记,我一定会照顾好玉海的。”

    周茂航笑道:“好,来,咱们举起酒杯,祝贺耿局步步高升。”

    “好,祝贺耿局步步高升,一帆风顺。”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碰到了一起。

    龙海郊区的一坐神秘的宿舍院子里,急匆匆的开出来两辆轿车。车内吴玉强和张玉娟抱着自己六岁的女儿甜甜,神情十分的焦急。

    小甜甜的小脸烧的透红,呼吸急促,鼻翼闪动。

    女儿下午就发过一次烧,在家属院内的小门诊打了点滴,情况好转,烧已经给退了,但到了晚上,竟然又开始发烧,烧到三十八度半。

    吴玉强和张玉娟吓得不轻,俩个人立刻抱着小甜甜,叫上司机,直奔龙海医院。后面那辆车是跟上来的警卫。

    两辆车刚开出不远,黑暗处,两辆车悄悄的跟来了上来。

    车内,一个头带面具的男人低声对着耳机道:“我是斗士,一号,目标出现,在前面n路段动手。”

    “一号收到,我们已经到达n路位置,等候目标出现。”

    耳机里传来一号的回答。

    “好,任务完成后,立刻赶往b地,那里有船接应。”

    “是,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戴面具的斗士拿出一个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欧文斯,立刻行动,赶往c地。”

    帝豪二楼二零一房间的欧文斯立刻道:“明白,斗士。”

    欧文斯看着自己的五名已经准备好的手下,低声道:“走。”

    欧文斯迅速推开后窗户,身形一闪,如同秋叶一般,落向楼下。他的五名手下快速的跳下楼来。

    国安王超然的位置就在后窗户的对过楼上,监视欧文斯。

    他一看到六个黑影从窗户闪过,冲了下来,他立刻联系李玫道:“目标从后窗下来了,立刻跟上。”

    李玫快速的道:“收到,我看到他们了,你快下来。”

    王超然一扯一根绳索,快速的从三楼滑下,李玫的轿车高速的驶来,王超然灵巧的从窗户射了进去。

    “跟上!”

    王超然掏出了电话,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给耿剑锋送行的宴会,已经结束,他和耿剑锋走下楼去。

    周茂航他们已经先走了。

    耿剑锋把博物馆的所有手续,都交给志远道:“志远,博物馆的手续办完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么快?我还以为要一个月呢。”

    耿剑锋笑道:“有人好办事,就是十几个公章而已。”

    欧阳志远知道,这十几个公章,要是自己去跑,一个月不一定能跑下来,光审批就要等很多天。

    欧阳志远道:“耿局,谢谢了。”

    耿剑锋笑道:“咱们还要客气嘛?”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王超然的电话,他连忙走到一边接过来。

    “老大,快点,欧文斯已经出动了,我们在后面给上了,你立刻过来。”

    王超然的声音很是急促。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我马上到。”

    欧阳志远看着耿剑锋道:“耿局,我有急事,马上要走。”

    耿剑锋道:“好,你快走。”

    欧阳志远转身冲下楼去,坐进了路虎的驾驶室,他打开了手机里面的监视器,看到了王超然他们的位置,路虎车冲了出去。

    耿剑锋看着欧阳志远的路虎,冲了出去,不由得笑道:“这家伙,在哪里又弄了辆路虎?

    吴玉强和张玉娟的轿车刚开到n路段,他们就听到噗嗤一声闷响,轮胎爆胎了。

    轿车开始跑偏。但司机的经验很好,一边点刹,双手死死的控制住了方向盘,轿车终于擦着护栏,停了下来。

    司机连忙下车查看轮胎。后面的警卫车也停了下来,两名警卫走下来。

    里边的上风口黑暗之处,一个黑影一扬手,一幢无色无味的烟雾飘了过来。

    众人只觉得一阵熏晕,几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车里的吴玉强和张玉娟、甜甜,同样的晕了过去。

    这时候,路边闪电一般的冲过几道黑影,两辆奔驰开了过来。

    几个人影把警卫拖进了车里,他们把吴玉强抗进一辆奔驰,把张玉娟和甜甜拖进了另外一辆丰田。

    两辆车迅速分开开走,但方向都是向东开去。

    警卫的那辆车和吴玉强与原来的两辆车,都被开走。

    整个劫持的过程,只有一分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