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波涛汹涌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八章波涛汹涌

    副市长彭茂水看着总经理李凡峰的背影,他的脸色再次变得狰狞和不安起来。

    炸死了三个,五人失踪,三十多人重伤,这次事故不小呀,市委市政府肯定要推出一个人来承担这次的责任,自己是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又是湖西矿务局集团董事长,看来,这次黑锅自己是背定了。

    宋光明的老谋深算、关占平的阴狠毒辣,都让彭茂水的心里如同打鼓一般。自己根本不是这两人的对手,两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推出来,做牺牲品。

    彭茂水点上一颗烟,袅袅的烟雾,慢慢的把他围住。

    那个化验室,怎么会爆炸?化验室的三个人,都是老手了,按理说,不会出现这么低级的错误。

    还好,爆炸的冲击波,已经把化验室夷为平地,消灭了一切痕迹。

    自己这次怎样才能从这次事件里脱身?

    彭茂水看着走下楼的李凡峰,他的眼角,露出一丝的狰狞。

    李凡峰是总经理,就让李凡峰做替死鬼吧,一切的责任都要推到他的身上。

    想到这里,彭茂水走到窗户前,打开了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冲了过来。他感到了身后有一股风,就觉得一股打大力冲了过来,他的身体冲出了阳台,向下面几十米的水泥地面落去。

    身体在旋转过程中,他看到了一个黑衣人站在后面,那双眼睛里透出一丝冰冷的狰狞,如同九幽地狱里的恶魔一般。

    彭茂水没来的极发出惨叫,他的身体砸到了坚硬的水泥路面。

    “嘭!”

    一声沉重的闷响,彭茂水的意识,在刹那间,陷入了无穷的黑暗之中。

    湖西市工业副市长兼湖西矿务局集团董事长彭茂水死。

    湖西市市政府市长办公室,市长关占平没有走,他坐在办公室里,慢慢的抽着烟。

    市委书记宋光明前几天进京,为的是海阳不冻港的建设项目。这个项目,发改委就要批复下来了。关占平还知道,宋光明拜访了燕京三老之一的王老。

    赵老和王老的政见不合呀,赵老已经明确暗示自己,下一届的湖西市委书记,是我关占平的。

    不论宋光明怎么办,下一届市委书记的位置,自己一定要得到。

    今天的矿务局集团下属的甲醇精细化工厂的爆炸,真是及时呀,死三人,五人失踪,重伤三十。那失踪的五个人,就怕早就化成灰了。

    这个事故,不大不小,虽然不能动摇宋光明在湖西市的地位,但宋光明是湖西市的一把手,这个责任,他一定要负的。

    嘿嘿,可惜呀,这次的事故太小了,只是死了三个,失踪了五个。

    虽然宋光明要担当一定的责任,但宋光明肯定会把责任推给自己,自己毕竟是市政府的市长。

    宋光明要是把责任推给老子,老子就直接追究副市长彭茂水的过失。

    看来,自己要让彭茂水当替罪羊了。

    宋光明从市政府招待所回来后,就回到了家里。女儿宋佳佳和母亲田桂芬早就做好了饭,等着他。

    儿子宋正毅根本不在家吃饭,成天不见面。

    “爸爸,您回来了。”

    宋佳佳连忙接过爸爸的包,让爸爸坐下来休息。

    宋光明累坏了,自从赶到爆炸现场,自己就没有休息过。

    田桂芬端过来洗脸水,轻声道:“老宋,洗洗手,吃饭吧。”

    宋光明洗完手,宋佳佳给父亲盛好稀饭。

    宋光明虽然和欧阳志远他们在一起吃了一点,但那是作秀表演。只有到家了,才是真实的宋光明。

    简单的吃了一点,宋光明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湖西市的表面,虽然表面上风平浪静,但下面,早已暗流涌动,波涛汹涌。

    市长关占平已经开始忍不住了,他已经开始行动了。他看中的是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位置。

    这次甲醇精细化工厂地爆炸,极其蹊跷。

    那个化验室怎么会爆炸?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爆炸?可惜的是,化验室的三个人,已经被炸死了。

    宋光明点上一颗烟,慢慢的吸着。

    这次爆炸事件,死了三个,失踪了五个,重伤三十,肯定有人要暗中向自己发难。

    从现在开始,到换届之前,一定会有人让湖西市翻江倒海,浑水摸鱼。

    想到这里,宋光明不禁冷笑起来,自己做了一届市委书记,也不是白忙乎的。

    宋光明知道,一场更大的风暴,在等着自己。

    欧阳志远和韩万重是在早晨离开湖西市的,他们开车直奔龙海。

    两个小时后,就进入了龙海市的地界。

    欧阳志远要先回家看看,看看已经回到家的孔凡生老人。

    老人年纪大了,落叶要归根。

    那个大宅院子,是老人最后的归属。

    欧阳志远的路虎停在了自己的诊所前,寒万重看着有很多病人的诊所,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家真有中医诊所?”

    欧阳志远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看,病人不少吧?”

    寒万重指着正在给人看病的朱文才道:“欧阳县长,那是你的父亲?也太老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我师叔朱文才,旁边那位,正在给那个穿黑衣服的老人诊脉的,是我的父亲。”

    寒万重看到了欧阳志远说的,正给穿黑衣服老人诊脉的大夫,他的眼睛顿时露出惊奇和不信得目光。

    那是一位长得儒雅、文质彬彬,看着很干净的男人,年龄大约三十多岁,极其的英俊潇洒。倒是和欧阳志远很想似。

    这个男人顶多就有三十五六岁,怎么可能是志远的父亲?是欧阳志远的哥哥还差不多。

    寒万重不由的笑了,看着欧阳志远道:“你父亲?不会吧?这怎么可能?你今年有二十三,你父亲最低也要有四十五六岁的样子,但这人太年轻,是你哥哥还差不多。”

    欧阳志远打了一拳寒万重笑道:“你这家伙乱说,他就是我父亲,你要是看到我母亲,更会说我母亲是我姐姐,看,那位给病人拿药的,就是我母亲。”

    寒万重看到了一位三十岁左右、端庄典雅的江南女子,微笑着给一位老人拿着药。

    寒万重的眼睛瞪得很圆很大,他看着秦墨瑶,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禁不住笑道:“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寒万重,直接走进了诊所。

    “爸爸,师叔,我回来了,今天的病人这么多呀?”

    正在给人看病的欧阳宁静看到了走进来的儿子,他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这笑意让欧阳志远的心里感到很温暖。

    “臭小子,不是说昨天回来吗?怎么会晚了一天?”

    欧阳宁静疼爱的打了一下志远的脑袋。志远很享受父亲的疼爱。

    欧阳志远道:“去了一趟湖西市,晚来了一天。”

    朱文才笑道:“志远,回来了。”

    欧阳志远道:“回来了,师叔。”

    欧阳宁静转过脸来,对着药房笑道:“墨瑶,咱宝贝儿子回来了。”

    正在给人抓药的秦墨瑶一听儿子回来了,连忙走了出来。

    “妈妈,我会来了。”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抱了母亲秦墨瑶一下。

    “呵呵,远儿,我们以为你昨天就会回来呢,萧眉的爷爷奶奶都还好吗?”

    秦墨瑶感受着儿子对自己的爱意,拍了拍儿子的后背。

    “妈妈,眉儿的爷爷奶奶,身体很好。”

    秦墨瑶笑道:“娜娜、王雪、林小雅他们习惯住校吗?会不会哭鼻子?”

    秦墨瑶说到这里,眼圈有点红了。

    娜娜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也没有离开家。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您想的太多了,娜娜住校,高兴地不得了,天天都笑呵呵的,女同学多着呢。”

    秦墨瑶擦去眼泪道:“,小丫头片子,也不想妈妈了。儿子,你外婆外公还好吗?”

    欧阳志远道:“我外公不在家,外婆很好,对了妈妈,下星期,外婆要来咱家。”

    “你说什么?儿子,你外婆要来?”

    秦墨瑶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欧阳志远道:“是的,妈妈,外公月底要来傅山县考察,所以,外婆先来。”

    “太好了,儿子。”

    秦墨瑶听到母亲要来,高兴地不得了,她看着欧阳宁静道:“宁静,我母亲下星期要来看我们。”

    欧阳宁静一听,很是高兴,笑道:“好呀,老人家要来,我们好好地陪陪他老人家。”

    远处路虎旁边的寒万重,看到欧阳志远爸爸妈妈绞的这样亲热,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他终于相信那两人是欧阳志远的爸爸和妈妈了。

    看来,欧阳志远的爸爸妈妈是早婚。

    寒万重微笑着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把寒万重介绍给了爸爸和妈妈。

    “爸爸,妈妈,这是我朋友寒万重。”

    寒万重连忙道:“欧阳叔叔,秦姨,您们好。”

    欧阳宁静看着寒万重道:“小伙子,功夫不错。”

    寒万重不由得一愣,看着欧阳宁静道:“呵呵,欧阳叔叔,我的功夫在志远面前不堪一击。”

    欧阳宁静闪电一般的一拳捣向寒万重的胸口。

    寒万重想躲,但根本躲不开,这下只惊得寒万重一身冷汗。

    “嘭!”欧阳宁静的拳头捣在了寒万重的胸口上。但他没有发内力。

    寒万重虽然躲不开欧阳宁静的拳头,但身上的暗劲却下意识的弹出。

    欧阳宁静感觉到了寒万重的暗劲,他笑道:“好,不错,竟然练到了产生暗劲的阶段。”

    寒万重在欧阳宁静面前,竟然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这让寒万重大吃一惊,他终于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了。

    “欧阳叔叔……,你的身手竟然这么厉害?”

    寒万重满脸佩服的看着欧阳宁静。

    欧阳宁静笑道:“我是偷袭。”

    寒万重道:“就是不偷袭,我也躲不过去您的进攻。”

    寒万重对欧阳宁静佩服的五体投地。

    欧阳志远道:“爸爸,孔老一个人在家?”

    欧阳宁静笑道:“一个人去逛古玩市场了,估计,就要回来了。”

    “老人家还住的满意吗?”

    欧阳志远看着父亲道。

    欧阳宁静道:“很满意,孔老和你朱师叔很投脾气,两人在一起喝酒、下棋,掏古玩,其乐融融呀。”

    朱文才笑道:“老孔回来了。”

    欧阳志远转脸一看,就看到孔老一个人,乐悠悠的从古玩市场那里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花瓶子。

    老人家的脸色虽然还很憔悴,但气色比在燕京好多了。

    看样子,老人又掏到好东西了。

    欧阳志远迎了过去笑道:“孔老,您又掏到什么好东西了?”

    孔凡生从燕京来到了龙海,受到了欧阳宁静的热情接待,欧阳宁静亲自雇了车到机场去接孔凡生。

    当孔凡生看到欧阳宁静的时候,大吃了一惊。现在的欧阳宁静竟然和十几年前的欧阳宁静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面貌还是那样年轻。

    人怎么会不老?可是,自己却老了。

    欧阳宁静没有一丝的怨恨当年孔凡生狮子大开口的卖的这套宅子,而是把老人接回了家,安排在早已收拾好的西厢房。

    朱文才和孔凡生两人一见如故,两人很对脾气,而且都被双双的藏品吸引,两人立刻成为好朋友。

    白天,朱文才给人看病,孔老就逛古玩市场。晚上,三个人就在一起喝酒下棋。

    这几天,孔凡生过的很是充实,他很是感激欧阳宁静父子两人。

    今天他出去逛了龙海古玩市场,买了一个明代的青花瓶,心里很是高兴。

    他猛然听到了志远的声音,抬头一看,志远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志远,你什么时间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