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地震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六章地震了

    但对方只是一般的老百姓,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不能出手。

    欧阳志远强忍怒气,冷声道:“算账。”

    那个叫鲍鱼的家伙恶狠狠的道:“算你识趣,俩菜,两碗鲍鱼炒饭,一共六十。”

    真黑呀,那两个菜竟然要四十块钱。

    欧阳志远付了钱,和寒万重走了出来。

    寒万重的脸色虽然气的一片黑紫,他当了多年的兵,他知道,自己同样也不能出手。

    老板娘的脸立刻又变得喜笑颜开,大声道:“大兄弟,下次再来。”

    欧阳志远一听这话,心里的火再次升了起来。这个王八蛋黑店,老子还敢再来?

    两人刚出门,一辆轿车在对过的商品批发城门前停了下来。

    宋佳佳和游思雨从车里走了出来,小丫头宋佳佳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一名紫脸大汉从小吃部里,黑着脸,走了出来,好像两人都在生气。

    宋佳佳和父亲宋光明已经从燕京回来了。

    欧阳大哥!欧阳大哥怎么会来湖西市了?

    宋佳佳笑着跑了过来,大声道:“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一听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宋光明的女儿宋佳佳和游思雨正笑着跑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道:“宋佳佳,游思雨,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宋佳佳笑道:“欧阳大哥,你怎么会在湖西市?你什么时候从燕京回来的?”

    欧阳志远道:“我们刚从燕京回来,经过湖西市。”

    游思雨看着志远道:“欧阳大哥,怎么了?我看到你们黑着脸从里面出来?被宰了?”

    游思雨是山南省电视台的记者,小丫头和宋佳佳是同学,她来湖西市有采访任务。

    欧阳志远苦笑道:“宋佳佳,你们湖西市太欺负人了。”

    欧阳志远把过程说了一遍,两个小丫头顿时笑得前仰后合。

    “嘻嘻,鲍鱼炒饭!笑死我了。”

    游思雨笑得脸都红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花了六十,没吃一点东西,差一点挨了打。”

    游思雨笑道:“什么时候,我们的欧阳县长不打人了?这种气你竟然也能忍下去?”

    欧阳志远道:“咱是领导,不能殴打老百姓。”

    游思雨捂着小嘴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把寒万重介绍给两人。三个人一阵客气。

    宋佳佳拿出电话,拨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一辆警车开了过来,负责这片的派出所所长龚志刚带着好几名民警快速的从车里跑下来。

    龚志刚一眼就看到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女儿宋佳佳,他满脸大汗的立刻跑过来道:“宋小姐,您好,我是光明派出所的所长龚志刚。”

    宋佳佳道:“这个饭店的老板,敲诈我的朋友,请你过问一下。”

    欧阳志远道:“宋佳佳,算了。”

    宋佳佳道:“欧阳大哥,这种歪风邪气不能纵容,这样的人,会败坏了我们湖西市的荣誉的。”

    龚志刚的脸色顿时变得阴冷起来,他妈的鲍鱼,你狗日的不想好了,你敲诈谁不好,偏偏敲诈市委书记女儿的朋友?你狗日的想死,别连累老子。

    龚志刚带着警察冲进了这家饭店。

    鲍鱼刚刚敲诈了欧阳志远六十元钱,正高兴的哼着小曲在唱呢。

    他猛然听到一声炸雷早耳边响起。

    “鲍鱼,你个王八蛋又给老子惹祸,你的鲍鱼炒饭卖的很火吧?”

    鲍鱼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派出所所长龚志刚正阴森森的看着自己,后面有好几个警察和刚才吃饭的那个小白脸。

    鲍鱼一看就明白了,人家报警了。

    鲍鱼连忙道:“龚所长,这是个误会。”

    龚志刚冷笑道:“误会?人家一口饭没吃,你要人家六十块钱?拷起来。”

    龚志刚知道,这件事要是传到市委书记宋光明的耳朵里,自己这个派出所长就干不成了,自己就要滚蛋,自己这个派出所长可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自己要是滚蛋,请客送礼的钱,就打水漂了。

    两个警察冲了过去,咔嚓一声,用手铐铐住了鲍鱼的双手。

    鲍鱼一看龚志刚来真的,他知道,今天自己可能招惹了惹不起的人了。这个小白脸背后难道有人?

    铐住他的一个警察小声道:“你狗日的找死,不长眼睛,那个女的叫宋佳佳,是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女儿,来吃饭的小白脸,是人家的朋友,你竟然瞧这这人,你瞎眼了?今天死定了。”

    鲍鱼一听,冷汗顿时湿透了衣服,我的天哪,这个小白脸竟然是市委书记宋光明女儿的朋友,狗日的越有地位越装逼,你们都是有钱人,有地位的人,干嘛到老子这个小店里吃饭?

    鲍鱼的媳妇一看自己的男人被警察铐住,立刻就哭喊起来。

    鲍鱼立刻给媳妇使眼色,不要让她闹。

    龚志刚阴森森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的盯了一眼这女人。这女人顿时吓得毛骨悚然,不敢再闹。她连忙拿出六十元钱,跑到欧阳志远面前道:“大兄弟,对不起,这是您的六十元钱,我们不收你的钱了。”

    鲍鱼带着手铐,也跑过来,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道:“对不起,兄弟。”

    欧阳志远道:“什么地方也没有你们这样生意的,鲍鱼炒饭,你炒的饭,就叫鲍鱼炒饭?你这三样定西的成本,用不了五块钱,你竟然敢要六十,不交钱就打人,你真厉害。”

    鲍鱼连忙鞠躬道:“对不起了,兄弟,是我的错,这钱你拿回去吧。”

    欧阳志远接过去钱道:“算了。”

    宋佳佳看着龚志刚道:“龚所长,按规定处理吧,麻烦你了。”

    龚志刚连忙道:“宋小姐,不麻烦,这是我的工作失误,我要检讨。”

    宋佳佳和欧阳志远走出了这家饭店。

    龚志刚看着宋佳佳和几个人走出了饭店,他脸色一冷,一巴掌打在鲍鱼的脸上,阴冷的道:“以后招子放亮点,再给老子惹祸,老子让你进监狱。”

    鲍鱼知道龚志刚的狠毒手段,自己每个月都要孝敬派出所,所有不听话的,都要被请进派出所里,出来的时候,都不成人的样子了。

    几个人出来后,欧阳志远笑道:“游思雨,你不在南州,跑到湖西市来干什么?”

    游思雨笑道:“我有采访任务,佳佳是我的同学,我就来找佳佳了。”

    宋佳佳道:“欧阳大哥,你们来湖西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兄弟李大鹏开了一家私人侦探所,今天开业,我来参加开业典礼。”

    宋佳佳笑道:“呵呵,私人侦探所,不错,我们上午就是闲逛,想买衣服,我们也去参加你兄弟的开业典礼。”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好呀,走吧,时间快到了。”

    欧阳志远知道,宋佳佳这是在帮助自己。以宋佳佳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女儿身份,来参加侦探所的开业典礼,很多人都要买宋佳佳的面子,这对李大鹏的生意很有好处。

    游思雨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路虎越野,禁不住笑道:“欧阳大哥,你的车?好气派,还是军牌。”

    欧阳志远笑道:“上车,我带你们去。”

    宋佳佳和游思雨都上了欧阳志远的路虎,宋佳佳坐来的那辆车,跟在后面。

    李大鹏真是个天才,他的福尔摩斯侦探所,就开在湖西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对过,两边都是律师事务所。

    李大鹏要的就是调查取证的生意。

    福尔摩斯侦探所的牌子用红布蒙着,店门前,有很多朋友,很是热闹。李大鹏还请了乐队。

    欧阳志远的车子刚一停下,李大鹏和王战就跑了出来。

    “哈哈,老大,你终于赶回来了。”

    两人一下子抱在了一起。

    王战笑道:“李哥,不会吧,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

    欧阳志远笑道:“小毛孩子,到一边去。”

    后面,李大鹏的女朋友赵雅婷,还有乔柳烟、吴芊芊,走了出来,再后面就是沈朝龙和杨凯旋。

    欧阳志远笑道:“场面布置的不错。”

    赵雅婷笑道:“欧阳大哥,您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恭喜你们。”

    沈朝龙笑道:“志远,没带你女朋友来?”

    欧阳志远笑道:“萧眉有急事,没能来。”

    杨凯旋笑道:“今天,大棚开业,咱们要好好的喝一杯。”

    游思雨和赵雅婷、乔柳烟、吴芊芊他们都是记者,早就认识,几个小丫头早就抱在了一起

    欧阳志远笑道:“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兄弟寒万重。”

    几个人连忙和寒万重打招呼。

    欧阳志远又指着宋佳佳道:“这位是宋佳佳,我朋友。”

    李大鹏一看到宋佳佳,他的眼里立刻露出了惊奇的神情,宋佳佳,湖西市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女儿?

    老大怎么会认识宋佳佳?宋佳佳能来自己的开业庆典,这对自己以后的生意,很有帮助。

    这时候,宋佳佳坐来的那辆车的司机,打开后备箱,卸下两棵发财树和礼物。

    李大鹏连忙伸出手道:“您好,宋小姐,谢谢您能来参加我的开业庆典。”

    宋佳佳笑道:“你好,大鹏,不要客气,我和志远是很好的朋友。”

    现场很多人都认识宋佳佳,宋佳佳出现在这里,很多人都是吃了一惊,他们开始对外打电话。

    李大鹏笑道:“走,老大,宋小姐、寒兄,咱们客厅里喝茶。”

    几个人说笑着,走进了大厅。

    大厅很大,竟然有一百多平方,里面摆满了沙发,有很多客人。

    李大鹏一一给欧阳志远介绍。

    半个小时后,外面就热闹起来了,对面的法院、检察院、公安局。还有很多单位,都派人来送来了礼物。

    李大鹏忙的不可开交。

    欧阳志远和李大鹏知道,这些单位能来人送礼物,都是看在宋佳佳的面子上。

    这些单位来的人,都被让进了大厅,和宋佳佳见面。

    整个大厅顿时热闹起来。

    法院来的人叫王永建,是一位办公室副主任,检察院来的也是一位办公室副主任,叫张成贵,而公安局的来人,竟然是一位副局长,而且欧阳志远认识,就是在龙海医院给宋光明看病的时候,认识的副局长薛兆国。

    这些人和宋佳佳打过招呼后,宋佳佳都介绍给欧阳志远。

    他们都知道了这位年轻的小白脸竟然是龙海市运河县的县长。他们都惊奇欧阳志远的年轻。

    薛兆国伸出了手道:“你好,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握住了薛兆国的手道:“你好,薛局长。”

    薛兆国说了几句话就和那些人一起告辞。如果不是宋佳佳,这些单位根本不会来人,一个私人开的侦探所,这谢些单位还不会放在眼里。

    欧阳志远看着王战笑道:“我见到你父亲你了,你说,你父亲给你安排在南州公安局,多好的位置,你竟然不做,满世界跑,有什么意思?”

    王战笑道:“欧阳大哥,我不喜欢呆在一个地方,老死终生,我喜欢挑战,更喜欢新奇,还喜欢刺激,呵呵,李大哥的侦探所,我喜欢。”

    李大鹏笑道:“王战在侦探方面,是个奇才,他的思维,不能以常人的思维来考虑问题,老大,王战的父亲怎么说?”

    欧阳志远道:“还能怎样说?让我好好的替他管教王战,不能让他乱来。”

    王战笑道:“欧阳大哥,我听你的,我不会乱来的。”

    李大鹏看到一位脸色白净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连忙迎了过去,一把拉住那人的手笑道:“表哥,你怎么才来?”

    这人叫马瑞海,是李大鹏的远房表哥,在湖西市矿务局集团工作,属于领导阶层。

    马瑞海笑着递过来一个红包道:“大鹏,祝贺你开业。”

    李大鹏笑道:“表哥,你能来我就很感激了,还给什么红包?”

    马瑞海笑道:“一点心意,收下吧。”

    李大鹏只好收下,他笑道:“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李大鹏和马瑞海来到宋佳佳满前,马瑞海看到了宋佳佳,不由得一愣,他认识宋佳佳,宋佳佳竟然来参加李大鹏的开业庆典?

    马瑞海笑道:“你好,佳佳。”

    宋佳佳一看,湖西矿务局的副总经理马瑞海来了,她笑道:“马叔叔,你也来了?”

    马瑞海笑道:“大鹏是我的表弟,他开业,我当然要来了。”

    李大鹏又把欧阳志远介绍给马瑞海。

    马瑞海一听,眼前的这位年轻人,竟然就是龙海市最年轻的运河县县长,连忙伸出手道:“你好,欧阳县长,想不到,你比产说中还要年轻。”

    欧阳志远握住了马瑞海的手笑道:“你好,马经理。”

    马瑞海道:“我经常听大鹏提起你,呵呵,不错,年轻有为呀。”

    欧阳志远笑道:“马经理也很不错,四十多岁,就是湖西市矿务局集团的副总经理,很让人羡慕。”

    马瑞海在湖西市矿务局,现在受到了强大的打压,他原来负责整个矿务局的生产调度,但是,自去年新的湖西市矿务局集团的总经理李凡峰上任以来,和主管工业的副市长,兼任湖西市矿务局集团董事长的彭茂水一起,独断专行,打压异己,马瑞海被剥夺了生产调度的权力,现在只负责技术。

    但今年以来,矿务局却走进了困境之中,由于管理混乱,漏洞百出,整个矿务局的日子并不好过,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上访事件,经常发生。

    马瑞海的眼里闪过一丝无奈,笑道:“呵呵,我只是负责技术,而且还是个顾问而已。”

    这时候,店面外面摆满了湖西市很多单位送来的花篮和礼物,还有单位在送礼物。

    沈朝龙看着表道:“时间到了,咱们出去放炮。”

    欧阳志远一看时间,十点五十了,十点五十八分开业放炮。

    众人纷纷走向店门外。

    十点五十八分整,王战点燃了鞭炮。

    开业典礼开始,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九十年代中期,私人侦探所,还是一项新兴的行业,而且还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业。所以,李大鹏的侦探所,没有进行剪彩之类的活动。放完鞭炮,就等于开业了。

    开业午宴是在湖西市的四星级大酒店,锦湖大酒店举行。

    李大鹏留下一部分工作人员,所有的来宾,都被接到锦湖大酒店。

    午宴在二楼的贵宾大厅举行,所有的来宾,一共有十几桌。

    欧阳志远、沈朝龙、杨凯旋、宋佳佳他们坐了一桌,很多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纷纷猜测和宋佳佳坐在一起的那个年轻小白脸是谁?

    欧阳志远也感觉到了众人的异样目光。欧阳志远心道,宋佳佳可是大哥王展辉的女朋友。

    李大鹏蹲起酒杯,站起来道:“先生们,女士们,各位来宾,感谢您们参加我的侦探所开业典礼,我李大鹏在这里谢谢了。”

    众人热烈的拍着手掌,回应着。

    李大鹏笑道:“湖西市福尔摩斯侦探所开业午宴,现在开始。”

    众人微笑着拍着手。

    李大鹏端着酒杯,开始每一张桌子喝酒。李大鹏的酒量很好,为了防止喝多,他的口袋里,装了志远给的解酒丸。

    沈朝龙举起酒杯道:“志远,凯旋,今天大鹏开业,是件喜事,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乔柳烟娇嗔的看了一眼沈朝龙笑道:“可以好好地喝一杯,但不能喝醉。”

    游思雨笑道:“柳烟,嘻嘻,还没结婚,就这样管着?不要太严格幺?”

    乔柳烟脸色一红道:“思雨,朝龙心脏有点不好,我不想让他喝多。”

    欧阳志远一听,神情一紧,他一把抓过沈朝龙的手腕,仔细的感觉了一下沈朝龙的脉,脸色轻松下来道:“乔柳烟,沈大哥的心脏没有大问题,有点早搏,我回来给开几服药,但,沈大哥,你不能太劳累,钱是挣不完的。”

    沈朝龙笑道:“这我知道,身子垮了,再多的钱,都没有用。”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笑道:“来,为了庆贺大鹏开业之喜,咱们干杯,女士随意。”

    沈朝龙、杨凯旋、王战、寒万重的酒杯,和志远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寒万重喝的是水,他滴酒不沾。

    宋佳佳端起酒杯,看着志远道:“欧阳大哥,来,我敬您一杯。”

    欧阳志远举起杯道:“佳佳,不要客气。”

    两人喝了一杯酒。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谁也想不到,发生了一件改变很多人命运的事情。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声,从外面传来,整个大厅剧烈的晃动起来,盘子碗筷都蹦了起来,窗户的玻璃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强烈嗡嗡的轰鸣声。

    正在喝酒的人顿时惊呆了。

    “地震了!”

    不知道谁狂喊了一声。这一声,如同热油锅里被浇了半勺凉水一般,人们瞬间就炸了锅,将近一百人冲向了楼梯。

    楼梯在刹那间,被堵住。

    欧阳志远一惊,闪电一般的抓起身边的游思雨和宋佳佳,一个起落,一脚跺开窗户,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这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爆炸声一响,宋佳佳和游思雨吓得一呆,她两人就坐在欧阳志远身边。当有人喊出地震的时候,两人刚想站起来,就觉得瞬间被欧阳志远抓起来,紧接着,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被欧阳志远带着,跳下了楼去。

    “啊!”

    两人下意识的发出尖叫,双手死死的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欧阳志远把两人放到空旷地带,一转身,顺着一根水管子,又上了楼。这时候,狭窄的楼道被人堵塞的死死的,人们哭喊着,拼命向外挤,但前面的路已经走不通。

    这个通道,还有别的楼层冲下来的人,最前面的楼梯拐弯处,竟然摔倒了五六个人,直接把楼道堵死。

    “轰!轰!”

    又是两声巨响,简直就是天崩地裂,楼房剧烈的晃动。

    “哗!”

    一块玻璃被震碎,如同刀锋一般的碎玻璃砍向惊慌失措的人们。

    “啊!”

    人们眼看着玻璃落下来,每个人都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而沈朝龙拉着乔柳烟、杨凯旋拉着吴芊芊、李大鹏牵着赵雅婷,就在窗户底下。

    玻璃在落下的刹那间,沈朝龙、杨凯旋、李大鹏毫不犹豫的把各自的女友护在自己的身下。

    相爱的人,在危机的时候,都会掩护自己的爱人。

    “快闪开!”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瞬间脱掉自己的上衣,一个横扫千军,把玻璃打飞。紧接着,欧阳志远大喝一声:“把女友给我。”

    沈朝龙三个人一听,立刻把各自的女友推向欧阳志远。

    他们已经看到欧阳志远抓住了宋佳佳和游思雨,把她们送了出去。他们知道,志远的身手极好。

    欧阳志远神手抓住了赵雅婷、乔柳烟。

    “这个给我!”

    寒万重一声大叫一手抓住吴芊芊,和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跳下楼去。

    两人的武功都是极高。

    落地后,欧阳志远大叫道:“把她们带到空旷地带。”

    欧阳志远抬头向爆炸方向一看,湖西市正南方,黑烟滚滚,火光冲天。

    不是地震,应该是化工厂爆炸。

    欧阳志远再次飞身上了楼,对着慌乱的人大叫道:“大家不要慌,不是地震,是化工厂爆炸,大家慢慢下楼。”

    欧阳志远说完,身形飞起来,沿着楼梯的扶手,冲了下去,把最前面倒在地上的人快速的拉起来,楼道在刹那间疏通了,人们狅涌而出。

    欧阳志远看到了沈朝龙、杨凯旋、李大鹏都冲了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是湖西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

    李大鹏擦去了脸上的冷汗,看着远处的弄弄的黑烟,大声道。

    沈朝龙大声道:“湖西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我去过,我在那里干过工程,好像是湖西矿务局集团的煤业化工基地在爆炸。”

    宋佳佳跑了过来,她一眼看到欧阳志远的肩头上,还插着一根玻璃,立刻大声道:“欧阳大哥,你受伤了。”

    寒万重脸色一变,连忙道:“快解开衣服看看。”

    欧阳志远道:“没事,只擦破了一点皮。”

    欧阳志远解开衣服,露出了肩头,果然,那块玻璃插在了衣服了,志远的肩头,只是露着一道淡淡的血痕。

    志远简单的上了一点药,又穿上衣服。

    危急关头,欧阳志远抱着宋佳佳和游思雨跳楼,这让宋佳佳很是感动,她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道:“不客气,游思雨哪里去了?”

    宋佳佳道:“游思雨去了开发区了。”

    这时候,乔柳烟、赵雅婷、吴芊芊跑了过来,三个人连忙感谢欧阳志远和寒万重。

    沈朝龙看着志远道:“志远,关键的时候,你能救她们,谢谢你。”

    欧阳志远笑道:“女士优先,我要是救你们,我也抱不动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