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鲍鱼炒饭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五章鲍鱼炒饭

    王世杰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才有了这个唯一的儿子,平时,自己的妻子很是疼爱这个孩子,但王战的性子有点野,叛逆心理强。

    就是王世杰拿王战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前一段时间,王世杰把王战安排在南州市公安局里工作,但王战看不惯有些人的作风,竟然打了人家,不辞而别。

    放着正经的工作不干,现在又捣鼓什么私人侦探所,这不是乱弹琴吗?

    现在,王世杰只好让欧阳志远替自己管着儿子。

    “爸爸,我们回来了。”

    欧阳志远和萧眉连忙向萧远山打招呼。

    萧远山笑道:“志远,你就替你王叔叔管一下王战,你们都是年轻人,好沟通。”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

    王世杰拍了拍志远的肩膀笑道:“志远,那我就先谢谢你了,对了,上次香港的事情,多谢你了,四十五件青铜器,可是一件特大文物走私案,这件案子轰动了全国。这么多的青铜器能完好的回到我们国内,你的功劳最大,你的十万元奖金,就要下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你们省厅何文婕他们配合的好,功劳就给他们吧。”

    王世杰笑道:“志远,有没有兴趣来省厅工作?我给你安排个好职位?最低是处长。”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王厅长,我还是干我的县长吧,你们省厅里处级干部一抓一大把,我要进去,根本看不到我,非被埋没了不可。”

    萧眉听了,抿着笑了起来。

    萧远山看了一眼王世杰道:“还是让志远在下面,脚踏实地的干吧。”

    王世杰笑道:“志远可是破案高手,不来我们公安厅,可惜了,呵呵,好了,萧书记,我走了。”

    能让萧远山亲自送出来的人,在山南省很少。王世杰是萧远山的左膀右臂,得力助手。

    最近,湖西市发生了多次拦路抢劫杀人的恶性案件,王世杰来向萧远山汇报工作。

    萧远山让王世杰自己挑几个精兵强将,调往湖西市任职。

    王世杰已经把名字给萧远山看了,龙海市市公安局副局长耿剑锋,将要调任到湖西市公安局,担任第一副局长,运河县公安局长周玉海,调任湖西市刑侦一处,担任重案刑侦处第一处长。

    耿剑锋在龙海市局,是最后一位副局长,但调到湖西市后,就是第一副局长了,主管湖西市的大案要案侦破工作。周玉海是平调。

    看来,省里要重点整治湖西市的治安了。

    萧眉上前扶住了萧远山的胳膊道:“爸爸,进屋吧。”

    萧远山看着女儿萧眉,他忍不住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萧眉的头。自己的女儿找到了她的亲生父爷爷奶奶,萧远山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惆怅。按理说,自己应该高兴才是,但他高兴不起来。

    三人走进了客厅,魏海娟也在家,她早就让保姆把饭菜做好,等着欧阳志远和萧眉。

    魏海娟的内心高兴极了,萧眉的亲爷爷是燕京的霍老。她知道,有了这层关系,自己的丈夫在换届中,可以轻松的进入中央政府部门,自己就可以随同丈夫,一块进京了。丈夫在山南省的政绩和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而霍老同样需要强大的帮手,来维持霍家在燕京的地位。

    魏海娟看到丈夫萧远山和萧眉、志远走了进。

    “萧眉,志远,回来了?快坐。”魏海娟满脸微笑的迎了过来。

    “呵呵,妈妈,我们回来了。”

    萧眉和志远连忙和魏海娟打招呼。

    魏海娟笑道:“洗洗手,先吃饭,志远和你爸爸喝一杯。”说话间,魏海娟拿出一瓶五粮液。

    保姆很快端上来做好的饭菜。

    萧远山笑道:“还是喝玉春露吧,志远带来的玉春露,还有半箱子。”

    欧阳志远和萧眉洗完手,欧阳志远给萧远山倒上一杯酒。

    萧远山道:“志远,霍老的身体还好吧?”

    欧阳志远道:“爸爸,爷爷的身体很好,他老人家让我给您带个话,谢谢您和妈妈抚养了萧眉。”

    魏海娟一听,她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萧远山端起酒杯道:“我只是尽了一位战友的义务,霍老不要感谢我。”

    欧阳志远笑道:“霍老说,您以后要是到燕京开会,霍老请您喝酒。”

    萧远山道:“霍老也喜欢喝酒?”

    欧阳志远道:“霍老喜欢的事情很多,下棋、品茶,还喜欢做盆景。”

    萧远山笑了,看着萧眉道:“霍老的爱好还真不少呀。”

    萧眉道:“爸爸,爷爷的爱好很广,呵呵,什么都喜欢。”

    萧远山笑道:“我去拜访霍老,不知道要带什么礼物?”

    欧阳志远笑道:“院子里,有您自己做的盆景,您可以带一盆过去,您们都有共同的爱好,可以一起交流了。”

    欧阳志远和岳父碰了一下酒杯,两人喝了一杯。

    萧眉看着萧远山道:“爸爸,我爷爷说,过了国庆,要我和志远道酒泉去一趟,把我父母的骨灰带回来,爷爷已经在燕京找好了公墓。”

    萧远山一听,轻声道:“这样也好,让建国和卫红回燕京,燕京毕竟是他们的家。”

    魏海娟道:“志远,萧眉,到时候,我陪你们去吧,免得萧眉找不到地方。”

    萧眉道“妈妈,到时候再说吧,还有一个多月。”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月底你外公就来傅山县考察,你过来陪你外公吧。”

    欧阳志远道:“外公来考察傅山县,我已经不是傅山县的县长了,我来陪外公,不好吧?”

    萧远山道:“你外公来傅山县考查,我不想出任何的差错,你明白吗?”

    欧阳志远道:“那好吧。”

    萧远山道:“到时候,你来南州,从南州开始,保护你外公的任务,我就交给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外公出来,都有警卫,而且还有中央特卫团的高手保护,爸爸,你是不是多虑了。”

    萧远山道:“我要的是万无一失,百分之百的安全,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到时候,省厅的同志,负责外围的保卫工作,你就作为你外公的贴身保镖,不能离开你外公半步,一直到你外公离开南州为止。”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你放心吧。”

    萧远山道:“志远,最近,龙海市很不太平,很多外国黑暗势力,都在明珠港周围蠢蠢欲动,省厅的周副厅长,带领省厅的特警大队,亲自在明珠港坐镇,国安和龙海军区的特战队,都出动了。”

    欧阳志远道:“我们的静音潜艇在试航了?”

    萧远山点点道:“正在试航,明珠港已经进入军管状态。”

    欧阳志远道:“任何敢偷窥我们军事设施和科技成果的敌人,我们一个都不能放过。”

    萧远山道:“所以,我要让你贴身保护你外公,免得他出意外。”

    一家人吃完饭后,欧阳志远和萧眉没有住在这里,欧阳志远明天要早走,要去参加李大鹏的开业典礼。

    俩人回家去住。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欧阳志远开着那辆路虎,寒万重开着志远原来的丰田,就离开了南州,上了省道,直奔湖西市。

    四个小时后,两辆车进入了湖西市的地界。欧阳志远想起了上次在这个地方碰到的几个装扮成警察的劫匪,全部被自己放倒的那件事。

    欧阳志远刚想到这里,就看到几辆警车停在不远处的路边,七八名警察在检查每一辆过往的车辆。

    我靠,不会吧?难道又有人假扮警察来抢劫?

    上次那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都已经被自己打残了,难道还有劫匪?这些王八蛋,真是找死呀?

    一名警察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路虎,顿时神情大变,立刻大声道:“来了一辆路虎,军车。”

    这七八名警察一声呐喊,掏出手枪,立刻冲了过来,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欧阳志远。

    “路虎,立刻靠边,接受检车,立刻靠边,接受检查,否则,我们开枪了!”

    一名警察拿着高音喇叭,对着欧阳志远厉声喝道。

    欧阳志远一见这些警察亮出了手枪,都瞄准了自己,顿时吓了一跳。

    这些警察是真的?还是假的?

    欧阳志远慢慢减速,路虎停在了路边,严神戒备,只要他们敢抢劫,自己立刻动手。

    七八名警察互相掩护着,冲了过来。枪口都指着欧阳志远。

    后面车上的寒万重一看警察拿着枪扑了过来,寒万重冷哼一声,快速的停下车。

    欧阳志远看着这些警察,不象是劫匪。警察们胸前有警号、带着对讲机,对讲机里不时传来警察们的对话声。

    一般的军车,警察是没有权力检查的,但前几天这里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恶性案件,他们奉命在这里设卡,检查所有过往的一切车辆。而根据目击者反应,作案抢劫的车辆,是一辆越野路虎,而且还挂着军牌。现在警察们看到了欧阳志远挂军牌的路虎,立刻紧张起来。

    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呀。

    “把手举起来,拿出你的证件!”

    一个警察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神情极其的紧张,手里的枪对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这时候,自己不能乱动,自己如果乱动,这些警察立刻就会开枪。

    这时候,一辆高级警车高速的开了过来,停到了欧阳志远路虎不远处,从车上冲下一个警官和两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欧阳志远一看,真是冤家路窄,自己认识这人。

    这人正是湖西市公安局刑侦一处处长郑伟。

    欧阳志远在到龙海医院去给市委书记宋光明的心脏手术保驾护航的那天,在饭店里,为了挣桌子,和市长关占平的秘书懂顶义发生冲突,打过郑伟一次。

    哈哈,想不到能在这里看到郑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

    看来这些警察都是真的,而且在执行任务。

    郑伟这两天,被湖西市局局长王盛举骂的狗血喷头。这段路,在五六天前,有人假冒警察抢劫,被人家重伤了四个,但打人者没有找到。前天这个地方,又发生了杀人抢劫的恶xing事件。一辆奥迪车被抢劫,司机和两个乘客,被人一枪爆头,车上一百多万现金被抢。

    这件恶性案件,已经惊动了省公安厅。省厅正在派督察组下来。

    两天过去了,案情毫无进展,没有任何线索。

    局长王盛举指着郑伟的脑门大骂道:“案子破不了,我干不成,你他妈的先滚蛋。”

    今天,郑伟亲自来监督设卡检查的情况。他的车就要来到设卡点,就接到手下人报告,说是发现一辆挂军牌的路虎越野车,已经给你被拦住。

    郑伟立刻加快油门,赶了过来。

    当他赶过来的时候,五六名警察已经围住了那辆路虎军车。郑伟透过窗户,看到了车里的人,他不禁一愣,脸色变幻不停,眼里露出一丝冷酷的奸笑。

    欧阳志远!开车的怎么会是运河县的县长欧阳志远?欧阳志远开军车?

    嘿嘿,你个王八蛋,竟然在龙海市打我,我看今天你怎么脱身?和我玩?老子玩死你个王八蛋。你是县长,老子也不怕你,你又不是湖西市的县长。

    想到这里,郑伟立刻冷声道:“李元军,那人很有可能是个极端的危险分子,立刻抓捕。”

    李元军是这几名警察的小组长。他一听郑处长这样一说,立刻带人扑了过去。

    欧阳志远看到了郑伟的冷笑,他知道郑伟认出了自己,但这些警察还是扑了过来,一定是郑伟这个王八蛋想报复自己。

    “把手举起来,双手抱头,走出车来,快点!”

    李元军举着手枪,对着欧阳志远大声喝道。

    欧阳志远冷声道:“怪不个湖西市的治安,在山南省是最乱的一个市,看看你们湖西市的警察,就是这样查车的?不问青红皂白,拿枪指着人?你们的局长王盛举,就是这样领导警察的?”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让李元军一愣。这人是谁?竟然直呼局长王盛举的名字?

    李元军冷声道:“你是谁?亮出你的证件?”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的工作证,扔给李元军。

    郑伟一看欧阳志远拿出了证件,他的脸色变得铁青。他本来想让李元军不要问话,直接把欧阳志远抓起来,狠狠地羞辱他一阵,但李元军这个笨蛋,竟然要看欧阳志远的证件。欧阳志远的证件一亮出来。李元军不敢把欧阳志远怎么样。

    果然,李元军一看欧阳志远的证件,顿时一愣,这人竟然是龙海市运河县县长欧阳志远,这么年轻的县长?欧阳志远的名字,就是在湖西市,也是大大的有名。

    远处的郑伟立刻吩咐一个警察道:“查他的行车证。”

    那个警察立刻冲了过来。

    李元军连忙把证件递给欧阳志远,冲过来的警察厉声道:“请你拿出你的驾驶证和行车证。”

    欧阳志远有驾驶证,但没有这辆车的行驶证。

    欧阳志远把驾驶证和行驶证递给那个警察,那个警察看了一眼,冷声道:“你没有这辆军车的行驶证,我们要扣留这辆车。”

    欧阳志远一听,冷笑道:“就怕你还没有扣留军车的权力吧?”

    李元军立刻小声道:“这人是龙海市运河县的县长,咱们还是少惹为妙。”

    那名警察是个愣头青,更想在郑伟这位领导面前表现自己,他冷哼一声道:“运河县的县长?就是市长也不行?县长怎么会驾驶军车?”

    “哼!”

    一声冷哼在后面传来,寒万重脸色阴冷的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拿着自己的证件道:“这辆车是我的,我正在执行秘密军事任务,请不要阻拦我们,否则,后果你们会知道的。”

    寒万重说完话,把证件递给李元军。

    李元军接过证件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证件上那种特殊的印记,是属于明确规定不能检查范围的。

    李元军连忙双手把证件递给寒万重道:“对不起,打扰了。”

    李元军说完话一摆手,示意警察们放行。

    这些警察们一看组长同意放行,连忙收起手枪,闪到了一边。

    郑伟本来就是想羞辱欧阳志远一下,李元军看了一下对方的什么证件,竟然让欧阳志远过去,这让郑伟很是不爽,他冷哼一声,走了过来,两眼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你是运河县的领导,竟然私自开着军车,嘿嘿,我们这里发生了一起恶性抢劫杀人案件,罪犯开的就是路虎军车,你没有这辆军车的行驶证,我们只好暂扣这辆军车了。”

    郑伟说完,一摆手道:“扣下这辆军车。”

    几名警察一看处长发话了,立刻有围了上来。李元军一看郑处长非要扣这辆军车,他就知道,事情不好。

    郑伟的话音刚落,他的眼睛一花,一把冰冷的枪口就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寒万重的速度太快了,所有的警察都没看到,对方是怎样掏枪顶在了郑处长的太阳穴的。

    在湖西市,只有郑伟拿枪指着别人的脑袋,从来没有人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但现在,却有一把枪,正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这让郑伟恼怒自己。

    “你他妈的,竟然有枪?你狗日的是谁?”

    郑伟咆哮着,企图挣扎。韩万重和欧阳志远对抗不行,但就是几个郑伟,也不是寒万重的对手。

    郑伟虽然在过去也是特战部队的,但他已经退伍几年了,再加上这几年吃喝嫖赌,酒色过度,身手早就不行了。

    寒万重拿出自己的证件,打开后放在郑伟的面前,冷声道:“睁开你的眼看看,我在执行秘密军事任务,你再敢拦的话,老子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郑伟还想反抗,但当他的眼睛看到了寒万重证件上的五把寒芒四射的宝剑,他的神情一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第五部队!

    我的天哪,这人竟然是第五部队的特战队军官。郑伟本身就是特站队出身,但他只是一般军区的特战队员。第五特战部队在他的心里,就是天。

    欧阳志远竟然和特战部队的人有关系,这怎么可能?

    谁要是阻拦第五部队的行动,对方有权开枪。想到这里,郑伟的冷汗湿透了后背。

    那些警察一看到对方用枪顶住了郑处长的脑袋,都吓了一跳。几个警察立刻拔枪,乌黑的枪口指着寒万重。

    郑伟连忙道:“误会,这是误会,都把枪放下。”

    那些警察一听郑处长这样喊,都把枪收了起来,那个专门拍郑伟马屁的警察并没有听郑伟的,他用枪指着寒万重,大声道:“你先放了郑处长。”

    寒万重一声冷哼,一把推开郑伟,一脚就踹在了这个拍马屁警察的肚子上,同时,手指一勾,对方的手枪竟然被寒万重一把夺过来。

    这个警察被寒万重一脚踹出四五米远。

    欧阳志远看着寒万重,他笑了,哈哈,以后碰到什么事,自己可以不出手了,就让寒万重上。哈哈,自己以后,坚决不打人了。

    寒万重把枪扔给郑伟,冷声道:“滚蛋。”

    郑伟的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今天自己踢到了铁板上了。

    欧阳志远看也不看郑伟,上了自己的路虎,冲了过去。

    寒万重开着丰田,跟在欧阳志远的车后。

    郑伟看着远去的两辆车,破口大骂道:“你他妈的,牛逼什么?老子也干过特战队。”

    欧阳志远的车子开进湖西市的时候,已经是八点钟了。

    两人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饭,李大鹏的侦探所在十点五十八开业放炮,估计吃饭要安排在十二点后。

    欧阳志远指着旁边的一个小吃部道:“万重,咱们先吃一点东西,估计李大鹏开业后,吃饭要安排到十二点后。

    寒万重笑道:“好,欧阳县长。”

    两人下了车,看到小吃部有一个很大的牌子,上面写着:鲍鱼炒饭,十元一份。

    欧阳志远笑道:“鲍鱼炒饭,十元一份?很便宜的,要不,咱就吃他了。”

    寒万重笑道:“就这样办吧。”

    两人走进了小吃部,一位中年妇女走过来,很热情的道:“兄弟,想吃点社么,尽管点。”

    欧阳志远心道,湖西人很热情的,这句兄弟,叫的很热乎。谁说湖西人彪悍刁蛮欺负外人?

    欧阳志远笑道:“来两份鲍鱼炒饭,再来一盘鱼香肉丝、一盘辣椒炒鸡蛋。”

    中年妇女笑道:“好来,大兄弟,你先坐下,等一会,马上就好。”

    中年妇女走进了后面的厨房。

    不一会,中年妇女就端来了两碗米饭,里面有一点可怜的青菜叶和葱花。

    “鲍鱼炒饭来了。”

    中年妇女把两碗炒饭放到欧阳志远和寒万重的面前,一个小丫头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

    “鱼香肉丝、辣椒炒鸡蛋好了。”

    欧阳志远看着眼前的鱼香肉丝、辣椒炒鸡蛋,眉头皱了起来。

    鱼香肉丝,根本看不到肉丝,全是咬不动的烂芹菜,辣椒炒鸡蛋,更是看不到鸡蛋,只是满盘子炒的半熟的辣椒。

    欧阳志远顿时后悔自己来这个小吃部了。

    寒万重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欧阳志远道:“老板,你这是鱼香肉丝吗?肉丝在那里?你这辣椒炒鸡蛋,鸡蛋在那里?”

    这时候的老板娘一声冷哼,把脸一板,全然没有刚才的笑容,而是蛮横的大声道:“我们这里的鱼香肉丝和辣椒炒鸡蛋就是这样的,饿了就快吃,吃完交钱,给老娘滚蛋,听到没有?”

    欧阳志远一听老板娘这样说,她的唾沫星子,喷了一桌子都是,看得人都恶心极了。

    欧阳志远冷笑看着鲍鱼炒饭道:“你这鲍鱼炒饭,那里有鲍鱼?你们这不是骗人吗?”

    “谁说老子骗人?皮子痒了不成?”

    一个满脸横肉的凶恶大汉,手里拿着漆黑的炒勺和切菜刀,恶狠狠地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的鲍鱼炒饭,碗里的鲍鱼呢?你这不是骗人吗?”

    那个壮汉狞笑着道:“你妈隔壁的找死不成?老子外号就叫鲍鱼,米饭是老子炒的,吃就吃,不吃交钱快滚。”

    欧阳志远一听这个王八蛋这样说,差一点晕过去。我靠,这就叫鲍鱼炒饭?欧阳志远终于知道,湖西人的狡诈蛮横了。

    欧阳志远有种想打人的强烈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