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省厅公安厅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四十四章省厅公安厅长

    冯锦州一听王展辉主动提出来,联合拿下湖西市的不冻港海阳港口的承建权,他笑了。

    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京华集团虽然在燕京极其有名,但是要是一次拿出这么多钱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要是能和精慧投资联盟联手,凭借各自强大的背景,筹集到几百亿的资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冯锦州端起酒杯大笑道:“好,展辉,京华集团和精慧投资联盟要是能联合一起,凭借咱们的人气,拿下海阳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来,干三杯如何?”

    王展辉笑道:“好,三杯酒。”

    欧阳志远一听,湖西市要建设不冻港海阳港口,而且还要建设海阳新城,投资高达一千五百亿,禁不住暗暗的羡慕起来。

    真是大手笔呀!

    湖西市的经济要比龙海市发达。湖西市是山南省最大的煤炭化工基地,山南省最大的国有矿务局就是湖西矿务局集团。湖西矿务局拥有全国最大的煤田之一,那就是湖西煤矿。

    地处龙海市北方的湖西市,拥有很长的海岸线,其中,海阳港口,冬季不结冰,是个天然的不冻港。

    但过去的海阳港口,规模小,吞吐量底,早就跟不上时代的发展速度。湖西市早就想重新建设新的海阳港口,报告早就递上去了,但发改委一直没有审批。

    现在,内部传来消息,海阳新港口正在发改委研究,过不了多久,就能审批下来。

    湖西市委书记宋光明在燕京拜访了王老,就是为的这件事。

    王老已经督促发改委尽快批复这件事。

    这场酒喝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欧阳志远暗暗的心惊冯锦州的酒量,冯锦州喝了将近一斤五粮液,竟然面不改色,不带一丝酒意,说话和原来一样,思维敏捷,吐字清晰。

    王展辉他们,每个人也都喝了七八两,但没有一个人喝醉的。

    这几个人的控制能力极强。年英豪的脸色有点红润,她也喝了有六七两的五粮液,小丫头有点喝高了,但还算清醒。

    大家纷纷告辞。

    冯锦州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一路保重。”

    欧阳志远笑道:“冯大哥,我在龙海等你。”

    冯锦州笑道:“好,我到了,给你打电话。”

    欧阳志远坐上自己的路虎,年英豪也坐了进来。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你的车哪?”

    年英豪漂亮的脸上,由于喝酒的缘故,透着一层妩媚的红润,让小丫头更加显得漂亮。

    年英豪道:“我的车,我让他们先回去了,你送我吧。”

    外面的王展辉道:“志远,你送送英豪。”

    欧阳志远道:“好的,王大哥。”

    欧阳志远发动起来路虎,他转过脸来,看着年英豪道:“七姐,你的家在哪里?”

    年英豪道:“军委大院。”

    年英豪说完,竟然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肩膀上,打起了瞌睡。

    欧阳志远挠挠头,自己还真不知道军委大院在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道:“军委大院在什么地方呀?七姐?”

    年英豪半醉半醒的道:“景山西路。”

    欧阳志远倒是知道景山西路在什么地方,那个地方不是军车,不能通过。他开着路虎上了路。

    年英豪的脑袋就靠在志远的肩膀上,阵阵好闻的少女的幽香传了过来,让志远的鼻子痒痒的。

    小丫头长得很漂亮,细细的眉毛,漂亮的眼睛,挺直的琼鼻,微微带着酒香的粉唇,很是鲜艳。修长白皙的脖颈,微微露出一点很美的锁骨,饱满的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很是让人遐想。

    车子一上路,欧阳志远的车颠簸了一下,小丫头差点幌倒,娇躯在下意识的调整着,漂亮的脑袋,竟然紧紧地贴在了志远的脖颈和脸上。

    欧阳志远虽然酒量很好,但他也喝了不少,这种少女带着酒味的体香,对欧阳志远来说,充满着强烈的诱惑。

    年英豪的漂亮脸蛋,就在自己的脸庞。闻着传来的少女体香,欧阳志远不由得苦笑起来。

    我的天哪,这还让人活吗?

    前面有一辆车快速的开过来,刺目的车灯,照的人睁不开眼。欧阳志远连忙静下心来,小心的开着车。

    半个小时后,景山西路到了。

    景山西路刚到,欧阳志远就看到有军人站岗。这条路一直是军管。

    几名军人看到了这辆车,示意停下。欧阳志远停下车,那几名军人显然认识这辆车,他们上前敬礼,很客气的道:“同志,请出示您的证件。”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的军官证递了过去。

    一个少尉看到军官证上哪特殊的符号,连忙敬礼,眼里露出尊敬的神情,把证件双手递给欧阳志远。

    第五特战部队,是所有战士心中最向往的部队。都为能进如这个部队而感到自豪。

    欧阳志远连续过了三道关卡,来到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全是一幢一幢的别墅,有军车和轿车,进进出出。

    这个宿舍区,竟然没有挂牌。

    但门口却有十几位军人在站岗,全部手持最新式的武器。

    欧阳志远推了推年英豪道:“七姐,醒醒,到地方了。”

    年英豪睁开眼,看到了车子来到了军委大院,揉了揉眼道:“志远,到了?”

    欧阳志远道:“这个院子,怎么会没有牌子?”

    年英豪笑道:“进去吧,进去就知道了。”

    欧阳志远道:“还要检查吗?”

    年英豪道:“这个门也检查,你把证件给他们看就行了。”

    果然,有位军人示意欧阳志远停车,欧阳志远停下车,把证件递给那位军人,那位军人仔细的看着,见没有什么问题,立刻放行。

    路虎车继续向里开,越过十几栋别墅,后面竟然是一条笔直的公路,道路两旁载着塔松,环境很是幽静。

    年英豪道:“沿着道路向里开。”

    欧阳志远笑道:“我的天,这些别墅不是你的家。”

    年英豪笑道:“快到了,十分钟后。”

    果然,十分钟后,一座挂着中央军委牌子的宿舍大院,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这片别墅群很大,岗哨林立,戒备森严。

    年英豪笑道:“志远,我到了,你进去坐坐吧。”

    欧阳志远笑道:“时间不早了,七姐,我不进去了。”

    年英豪道:“那好,我在这里下车。”

    年英豪打开车门,走下车,回过头来,眼若星辰看着志远,小声道:“谢谢你的肩膀。”

    小丫头说完,拿出一张磁卡刷了一下,不锈钢大门打开,年英豪走了进去,大门再次关上。

    欧阳志远心道,这小丫头,刚才在车上,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睡。

    回南州的飞机是第二天中午十一点的,欧阳志远和萧眉告别了外婆,又和爷爷奶奶辞行。

    第五部队,第一小分队队长寒万重为了学习欧阳志远的武功,谢老让寒万重跟欧阳志远一段时间。

    欧阳志远辞别爷爷后,他看到了寒万重。

    欧阳志远示意寒万重上车。

    寒万重上了路虎,看到了萧眉。寒万重被萧眉的高贵气质惊呆了。我的天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高贵的女人。

    寒万重忙道:“师父,这位是?”

    寒万重的年龄虽然要比欧阳志远大上几岁,但他对欧阳志远的功夫,那是心服口服。他现在来跟着欧阳志远学武功,还是要称呼欧阳志远为师父的。

    欧阳志远一听寒万重称呼自己为师父,不由得笑道:“寒万重,你以后给我开车吧,不要称呼我师父,以后就叫我欧阳县长吧。”

    寒万重一听,沉思了一下笑道:“也可以。”

    萧眉看着志远道:“志远,他是谁?”

    欧阳志远道:“呵呵,他叫寒万重,我新找的司机。”

    欧阳志远不能把寒万重的身份告诉给萧眉

    萧眉笑道:“你不是有县政府的司机吗?”

    欧阳志远笑道:“县政府的司机不行,寒万重,,这位是萧眉,我的爱人。”

    寒万重忙道:“呵呵,是……萧姐。”

    寒万重只能称呼萧眉为萧姐了。

    到了飞机场,欧阳志远道:“万重,你开车走高速,到山南省天信药业总部大楼去找我们,我们坐飞机回南州。”

    寒万重道:“好的,欧阳县长。”

    寒万重开着这辆路虎,上了高速。年英豪竟然把这辆车送给了欧阳志远,嘿嘿,这种车真是不错。寒万重同样喜欢这种越野车,开起来特别的有劲。虽然自己的特战小分队里有好几辆路虎越野,但却不能和这辆路虎相比。

    这辆路虎,比自己特战小分队的战车,改装的更完善。这辆战车,竟然还隐藏着武器。

    欧阳志远乘坐的飞机准时起飞,一个小时后,飞机就降落在了南州的飞机场上。

    两人出了飞机场,天信药业的车,早就在机场外等候。

    两人坐上车,回到了家里。干妈冯秀梅已经做好了饭等着两人。

    “干妈,我们回来了。”

    一进门,萧眉就笑呵呵的喊着干妈,抱住了冯秀梅的胳膊。

    冯秀梅笑呵呵的拍着萧眉的脑袋道:“见到爷爷和奶奶了?”

    萧眉点头道:“干妈,见到了。”

    冯秀梅道:“见到了就好,爷爷奶奶疼你吗?”

    萧眉笑道:“干妈,爷爷奶奶很疼我。”

    冯秀梅伸手疼爱的抚摸着萧眉的头道:“眉儿,又多了两个人疼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的爷爷和奶奶,确实很疼眉儿。”

    萧眉叹了一口气,垂下睫毛道:“干妈,爷爷说,过完国庆,让我和志远去把我爸爸和妈妈的骨灰带来,爷爷不想让爸爸妈妈还在外面流浪,爷爷已经在燕京找好了公墓。”

    冯秀梅看着萧眉道:“你还记得你父母的坟茔地址吗?”

    萧眉道:“我知道,记得很清楚,就在酒泉西南角的革命烈士陵园里,我爸爸妈妈的墓碑是二十六号。”

    冯秀梅道:“也该让你的爸爸妈妈回来了,那一代人,真是不容易。”

    下午六点钟的时侯,寒万重开着路虎到了,萧眉让人安排寒万重先住下。

    七点的时候,欧阳志远和萧眉开着车,来到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家里。

    萧眉要和爸爸妈妈说说燕京之行的事情。

    两人刚进家,就看到爸爸和省公安厅长王世杰走出客厅。看样子,王厅长要走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厅长,您好。”

    萧眉笑道:“王叔叔,您好。”

    王世杰一看是欧阳志远和萧眉来了,他笑道:“志远,萧眉,你们来了。”

    萧眉道:“王叔叔,吃过饭再走吧。”

    王世杰笑道:“不了,我还有事,志远,我听说王战在你朋友那儿?开什么侦探社?”

    欧阳志远道:“王厅长,王战是和我的朋友李大鹏在一起,他们在湖西市开了一家福尔摩斯侦探所,明天就开业。”

    王世杰皱了一下眉头道:“王战这孩子,叛逆心太强,我给他安排好的地方,他竟然不去,志远,你那个朋友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李大鹏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为人豪爽仗义,正直善良,毕业于美国福尔摩斯侦探学院,在龙海开了一家福尔摩斯侦探所,生意很是火爆,现在,在湖西市开了一家分店。”

    王世杰道:“志远,你们都是年轻人,你抽时间好好地管管王战。”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的,王厅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