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秘密抓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三十九章秘密抓捕

    这两位女孩子,竟然是一对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很漂亮,都是长发飘飘,一双大眼睛,清澈透明,忽闪忽闪的,透着纯真,就像洋娃娃一般。

    欧阳娜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两个女孩子,她走过来笑道:“你们好,我叫欧阳娜,以后,咱们就是室友了。”

    这两个女孩子同时也被欧阳娜的美丽惊呆了,世界上怎么有这么漂亮高贵淡雅的女孩子?

    “哇塞,我叫楚颜颜,欧阳姐姐,你长得真漂亮!”

    左边的那个女孩子一下子跳了起来,漂亮的漆黑头发,飘舞起来,如同黑色的流动瀑布,她一把拉住了欧阳娜的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忽闪着看着欧阳娜。

    这下丫头很是活泼,一点也没有生疏。

    欧阳娜笑着拉着楚颜颜的小手道:“楚颜颜,人漂亮,名字也好听。”

    楚颜颜笑道:“再漂亮也没有欧阳姐姐漂亮,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姐姐楚泓泓。”

    楚泓泓的性情很文静,文静的如同一泓秋水。

    欧阳娜伸出手道:“你好,楚泓泓。”

    楚泓泓看着欧阳娜,她那秋水一般的眼睛里,透出一抹惊异,自己姐妹本来就很漂亮,但想不到,眼前的这位叫欧阳娜的女孩子,比自己还要漂亮。特别是欧阳娜身上的那种高贵淡雅的灵透气质,是任何人都没有的。

    楚泓泓伸出手,握住了欧阳娜的手轻轻笑道:“你好,欧阳娜。”

    林小雅挤了过来笑道:“你们好,我叫林小雅,是和娜娜一起来的。”

    又是一位美女。

    楚颜颜早就一把拉住了林小雅笑道:“林小雅,你是南方人吧?长得真水灵。”

    林小雅笑道:“我老家在江南。”

    楚颜颜笑道:“我们家在贵州。”

    欧阳志远看着两人笑道:“贵州?你们是苗族吧?”

    楚颜颜看到了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的欧阳志远,小丫头再次跳了起来,大叫道:“小帅哥,我的天哪,而且还是小白脸,你怎么知道我们是苗族?”

    楚颜颜围着欧阳志远转了一圈,笑嘻嘻的道。

    几个小丫头一听楚颜颜的话,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是贵州的,只有贵州苗族的女孩子,才长得这么清灵漂亮。”

    楚颜颜笑嘻嘻的道:“我爸爸是汉族,妈妈是苗族,我们再漂亮,还不如娜娜姐漂亮。”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是小白脸,我叫欧阳志远,是娜娜的哥哥。”

    楚泓泓看着欧阳志远,小丫头的眼里猛然一亮,透出一种惊艳的神采。

    “欧阳志远,呵呵,名字很好听呀。”

    楚颜颜笑嘻嘻的道。

    “宁静而志远。”

    楚泓泓笑着道。

    欧阳志远看着楚泓泓,心道,世界上还有这么文静漂亮的女孩子,漂亮的如同一泓秋天的山泉。

    欧阳娜看着楚泓泓笑道:“我爸爸叫欧阳宁静,所以,我哥哥就叫志远。”

    楚泓泓展颜笑道:“诸葛亮的名言,被你父亲用到这里来了,娜娜,你父亲肯定是一位淡泊名利的高人。”

    欧阳娜笑道:“楚泓泓,你说的一点都不错,我父亲确实是淡泊名利,但他的医术、琴棋书画,没有人能比的上的。”

    有人一夸自己的父亲,欧阳娜就很是自豪。

    众人收拾好房间后,欧阳娜笑道:“为了庆贺我们成为室友,上午我哥哥请客,咱们出去吃一顿。”

    小丫头楚颜颜一听,高兴地顿时跳起来道:“万岁,饿死我了,欧阳大哥请客,这太好了。”

    欧阳志远打电话给王雪,让她们下楼。

    欧阳志远带着四位漂亮的女孩子走在校园路上的时候,顿时引起了一阵骚动。

    我的天哪,这四位女孩子是在太漂亮了,这个英俊潇洒的小白脸更是让很多女学生眼里冒着小星星。

    当欧阳志远带着八位女孩子走在校园的时候,整个燕京大学,都轰动起来。

    现在同样轰动的还有更多的地方。其中之一的就是燕京论坛。

    燕京论坛的引擎几乎爆炸瘫痪。

    其中的几个帖子,被人狂顶,点击量瞬间就超过千万,而且被无数的网站转载。

    “神秘官三代在燕京大学发飙,调戏大一新生不成,摸出刀子和手枪!”

    这个帖子,配发了大量的现场照片,而且照片很是清晰。

    这个帖子,被管理员顶置。

    下面跟帖怒骂声讨,汹涌澎湃,如同火山爆发、钱塘江的大潮一般。

    人们压抑很久的无穷怒火,在刹那间被点燃爆发。

    半个小时后,这个帖子被删除。

    这个帖子刚被删除后,人们的怒火瞬间就被燃烧到顶点。

    又是几个带着现场照片的帖子被传了上来,而且有人人肉所搜,把那个拿枪的人搜了出来,矛头直指燕京的周家。

    声讨声、怒骂声震天动地。

    十分钟后,燕京论坛被关闭。

    但更多的网站已经转载了很多帖子,每个帖子都被人狂顶。

    燕京周家大厅里。

    浩眉须发的周老狠狠地把茶杯摔在了地上,转身就是一巴掌,打在了三儿子周志谦的脸上。

    身穿将军服的周志谦,没敢动一下。

    “你看,你们把定邦溺爱道什么程度?周志谦,那把枪是你给的?”

    周老犀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儿子。

    周志谦没敢擦去脸上的冷汗,他小声道:“父亲,您不要生气,那把枪是定邦从我那里拿走的。”

    “你滚!永远不要再进来。”

    周老咆哮着,拿起一个茶杯,砸在了周志谦的身上。

    周老的大儿子周志江向三弟使了个眼色,周志谦默默地走了出去。

    周老大声道:“让老二回来,立刻带着那个小畜生回来。”

    周定邦是周老二儿子周志同的小儿子。

    “爸爸,二弟在接见外宾。”周志江小声道。

    周老大声道:“接见完外宾后,让他立刻来。”

    周志江握住父亲的手道:“顾老病了,二弟接见完外宾,要去顾老那里探望,就怕这几天都不能回来。”

    周老不由得一惊,吓了一跳,他看了一眼周志江道:“顾老病了?燕京医保部的人都去了吗?”

    周志江点头道:“都在那里,我已经安排了所有的专家都在顾老的身旁。”

    周老冷声道:“那你回来干嘛?你为什么不在顾老身边?哪边重要,还要我教你吗?你的官越大,越不知道轻重了?”

    周志江连忙道:“我给您说完这件事后,马上就回到顾老身边。”

    “我要那个叫欧阳志远的资料。”周老冷哼一声,他的眼睛变得凌厉起来,一股让人心悸的寒芒闪烁不停,充满着浓烈的杀机。

    周志江道:“欧阳志远,二十三岁,山南省龙海市运河县县长。”

    “什么?二十三岁的县长?”

    周老的眼睛露出惊异的不解,看着自己的儿子。

    周志江点点头道:“今年春天二月份进入傅山县政府,担任县长秘书,到现在,担任了运河县的县长。”

    “嘿嘿,半年之内升到处级,不错呀,全中国第一吧?你派人下去,去查欧阳志远的经济和生活,有没有违规提拔。”

    周老的眼里,带着冷笑和愤怒的杀意。

    周志江点着头,接着道:“他是秦副总理的外孙。”

    周老的眉毛一挑,冷笑道:“秦天涯的外孙?嘿嘿,秦天涯还没有进入我的法眼。”

    周志江接着道:“欧阳志远和谢德胜走的很近,和谢德胜是老乡,谢德胜的病、他老伴的病,都是他看好的。”

    周老的眉头皱了起来。在燕京的部队中,有一个人自己得绕着走,那就是谢德胜。谢德胜的官职虽然不是很高,但他战功显赫,外号谢疯子,打仗不要命,他曾经在顾老面前都敢拍桌子。欧阳志远要是和谢德胜有关系,这件事倒是有点麻烦。

    “欧阳志远最近住在霍老的家里,霍老上半年中过一次毒,是欧阳志远看好的。”

    周志江看着父亲。

    周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自己虽然不怕霍德松这个老家伙,但这个老东西很是难缠,不光又臭又硬,而且很是狡猾,自己和他碰了几次,虽然自己微微的占据优势,但他是一个狡猾而强硬的对手,而且霍老和顾老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两人都曾经下放在大西北的沙漠,霍老救过顾老一次。

    “昨天,欧阳志远去了王老家,很晚才出来。”周志江道。

    周老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这个欧阳志远竟然和王石国还有联系?就算你和燕京三老都有关系,我周昭阳怕燕京三老不成?

    周志江最后道:“他和年震朝的孙女年英豪去过一次第五部队的一个基地。”

    周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震惊。年震朝可是军界的第一把手,就是自己也要让他三分,自己的三儿子周志谦就在他的手下。这个年轻人,竟然和年震朝的孙女有关系,真是让人费解呀。

    嘿嘿,一个小小的欧阳志远,竟然牵扯出来如此多的大人物,这小子还真有点能耐。不过,你打了我的孙子,我能饶了你吗?

    周老看着周志江道:“查出欧阳志远的错误来,立刻拿下他,直接逮捕。”

    周志江点头道:“我知道怎么办了,父亲,就是查不出来什么,我也一样抓捕他。”

    周老冷冷的道:“任何人得罪我周家,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周志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的脸立刻变得阴沉起来,他拿起电话,拨了一个神秘号码,沉声道:“抓捕欧阳志远。”

    周志江把头靠在自己的椅子后背上,微微的闭上眼睛,周家的尊严不能被别人践踏。

    ^^^^^^^^^^^^^^^^^^^^^^^^^^^^^^^^^^^^^^^^^^^^^^^^^^^^^^^^^^^^^^^^^^^^^^^^^^^^^^^^^^^^^^^^^^^^^^

    欧阳志远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踹了周定邦一脚,已经得罪了燕京的周老,周老为了面子,要拿他开刀。

    当欧阳志远带着八个小丫头来到自己的路虎前面时,小丫头楚颜颜夸张的大叫道:“欧阳大哥,这是你的路虎?好漂亮大气呀。”

    欧阳志远笑道:“挤一挤,看看能坐下吗?”

    苏小溪笑道:“欧阳大哥,肯定坐不下,我们一共八个人,连你算上,有九个人。”

    林小雅笑道:“差不多,欧阳大哥的路虎内部,是经过改装的。”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道:“进去坐坐看看,楚颜颜和楚泓泓坐前面。”

    楚颜颜和楚泓泓的身材比较苗条,所以,欧阳志远让她们坐前面。

    楚颜颜坐进了车里,顿时大叫道:“好的的空间,欧阳大哥,你的路虎和别人的怎么不一样。”

    这辆路虎,是定做的,而且里面的空间经过了改装。

    欧阳志远笑道:“这辆车是特定的,所以,里面的空间很大。”

    楚泓泓笑道:“欧阳大哥,小心交警查车。”

    赵娟道:“咱们就在距离燕京校门不远的桃源阁吃饭,没有交通十字路口。”

    欧阳志远笑道:“都坐好了吗?开车了。”

    宋英姿道:“坐好了,就是有点挤。”

    苏小溪看着宋英姿和欧阳娜笑道:“谁让你们俩长得这么高?浪费粮食浪费布,还要占据这么多的空间,嘻嘻。”

    “小丫头,怎么说的话?看我不扭死你。”

    宋英姿伸手去扭苏小溪的小嘴。

    “娜娜姐,救命呀!”

    苏小溪立刻夸张的大叫着。

    笑声从车里传出老远。

    欧阳志远开着车,楚泓泓就靠着欧阳志远的身旁,股股好闻的少女体香,不时的传过来,沁人心扉。

    欧阳志远一挂档,他的手背碰到了楚泓泓的小腿,那种细腻温润的感觉,如同白玉一般。

    楚泓泓脸色一红,如同触电一般,连忙把腿拿开。

    吓得欧阳志远连忙离开手。

    桃园阁就距离燕京大学不远,出了校门,五分钟就到。

    赵娟是燕京本地人,小丫头来过桃园阁。桃园阁的老燕京炸酱面,在整个燕京是最有名的。

    由于小丫头们都是刚离开家的孩子,欧阳志远没有要包间,而是在一楼的大堂里要了一张桌子。

    欧阳志远让小丫头们自己点了几个菜,每人再来一碗老燕京炸酱面。

    菜上的很快,当五六个店小二一个胳膊上放满七八样调料,小跑过来的时候,几个小丫头顿时目瞪口呆。

    就是欧阳志远也是很佩服店小二的功底。

    欧阳志远也是第一次吃老燕京的炸酱面。

    接下来,店小二当场调制炸酱面的动作,更是让欧阳志远和小丫头们眼花缭乱。

    我的天哪,几个店小二那熟练地惊险动作,立刻引来了一片叫好声。

    店小二们的表演,又夸张,既惊险,一碗炸酱面一分钟就调制好了。

    很多看热闹的人不光看店小二们的表演,很多人看的是八位漂亮的小姑娘。

    这八位小姑娘,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女孩子之所以漂亮,就是漂亮在清纯、朴实、青春靓丽。这几个小丫头就具备这几个特点,清纯朴实、青春靓丽。

    店小二调制好九碗炸酱面离开后,还有很多人不肯离开,在看几个小丫头吃饭。

    这样一来,几个小丫头可就吃不下去了,脸红红的。

    欧阳志远笑着道:“各位,我是他们的老师,我带学生来吃饭,你们这样看着,我的学生怎么吃饭?诸位,还是各忙各的去吧。”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看女孩子的人都不好意思起来,慢慢的散去。

    苏小溪一皱可爱的小鼻子笑道:“欧阳老师,撒谎也不脸红,你是我们的老师吗?”

    楚颜颜捂着红润的小嘴,嘻嘻的笑道:“嘻嘻,想不到欧阳老师,也会撒谎……”

    欧阳志远哭笑道:“燕京人都是文化人,他们最尊重的就是老师,我要不这样说,他们还在看咱们,你们能吃的下去吗?”

    赵娟笑道:“还是欧阳大哥,不,呵呵,欧阳老师理解燕京人,燕京人确实都是文化人,也都很尊重知识分子,更尊重老师,你们看,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离开了。”

    欧阳志远笑道:“吃饭吧,下次咱们再吃饭,一定要包间。”

    半个小时后,众人吃完饭,欧阳志远又把八个小丫头送回学校。

    欧阳志远反复的叮嘱王雪、娜娜、林小雅后,开着路虎,离开了燕京大学。

    欧阳志远后天就要回运河县,下午本来想陪着妹妹说说话,但在吃饭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有种被监视偷窥的感觉。

    但他竟然没有发现是在监视自己。

    所以,欧阳志远吃完饭后,就把娜娜他们送回了学校。

    欧阳志远开着路虎,直接加速,冲向一条开阔的大道。视野一开阔,欧阳志远就能发现谁在监视自己。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电话铃响了,他连忙拿出电话一看,竟然是霍老的电话。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志远,立刻回来。”

    霍老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一愣,霍老有什么急事,让自己立刻回去?

    欧阳志远的路虎车开向一条大道,但他的车,刚一上了大道,前后就有两辆车一左一右的夹击过来,一辆车的窗户打开,一个脸色阴冷的大汉摆手让欧阳志远停车,而另一辆车的一个男人,手里多出了一把枪。

    欧阳志远看到了那人手中的枪,他的心里大吃一惊,以为是杀手。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猛的一打方向盘,路虎狠狠的撞在了左边拿枪的那辆车上。

    “嘭!”一声闷响,经过改装的路虎前面,可是加装了防撞合金钢板,极其的坚硬,直接把那辆车撞得凹进了一大块,失去了控制。

    那辆车一头撞在了旁边的护栏上,带着一溜火花,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一个侧翻,横在了马路边。

    另一辆车一见自己这一方的车被撞翻,那个大汉的眼里立刻露出了凌厉的杀气,他的手里,也多出了一把枪,瞬间就瞄准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的很清楚,没等他扣动扳机,高速行驶的路虎,就撞到了那辆车的车门上。

    “嘭!”

    一声巨响,那辆车的车门顿时被撞得凹了进去。

    “啊!”

    那个大汉嘴里发出一声惨叫,双腿被车门挤断,整辆车都被撞得翻滚起来,狠狠地砸向了路旁的护栏。

    成片的栏杆被翻滚的汽车砸倒在地。

    欧阳志远看着两辆车,嘿嘿冷笑不已。

    他的路虎,高速的开向霍老的别墅。

    ……………………………………………………………………………………………………………………

    周志江的高级防弹车在几辆车的簇拥下,开进了一座戒备森严的别墅区。

    这座别墅区,是整个燕京戒备最严密的地方,负责站岗的士兵,不是武警,也不是警察,而是中国最神秘的中央警卫团。

    周志江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

    “对不起,首长,抓捕失败。”

    电话里传来一个沮丧的声音。

    周志江的脸色一沉,眼里爆射出股股寒芒,冷哼了一声道:“自己关禁闭去。”

    “是,首长。”

    周志江关上了电话,他严厉的杀意,瞬间变得浓烈起来。

    他的车停在了一座环境优雅的单独小院前。周志江走下车,门前站岗的几名警卫立刻敬礼。

    周志江还了一礼,走进了这座神秘的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