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宋光明是谁的兵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三十七章宋光明是谁的兵

    宋佳佳试了试红枣粥的温度,正好可以喝了。

    药店距离这里不远,王展辉手里拿着包好的中药,回来了。

    “王爷爷,可以喝了。”

    王老接过红枣小米粥,闻了闻笑道:“佳佳,真香呀。”

    宋光明笑道:“佳佳在家里,经常做饭,王老以后要是想喝小米粥,就让佳佳来给你做。”

    王老笑道:“那好呀,以后,佳佳要经常的来。”

    王老这样一说,王展辉和宋佳佳互相看了一眼,两人的眼里,都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看样子,爷爷并不反对两人交往。

    要是宋家和王家联姻,宋光明的地位就有点低了。宋光明今年有五十了,是书委书记,向上升迁,虽然还有空间,但要是没有贵人相助,进入省里就很难。

    很多的干部,都是在厅级这个位置上止步,终生都进不了部级。

    王展辉虽然对外极其的强势,但他仍旧知道,自己的婚姻,并不一定自己能做主。燕京这么多的元老家族,如果王家能和一个根基深厚、权势显赫的家族联姻,这将对王家的崛起,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王家上面还有顾家、周家、霍家……十几个当权的大家族。

    明年就是换届的时候,到时候,整个燕京的权力机构,都要重新洗牌。王展辉并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明年,父亲的目标,就是总理的位置。

    爷爷现在不反对两人的交往,但并不是代表,两人能走进婚姻的殿堂。

    王老刚喝完红枣粥,笑呵呵的道:“味道很好。”

    欧阳志远接过王展辉手里的中药,打开后,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然后亲自去厨房煎药。

    王展辉和宋佳佳到院子里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宋光明和王老。

    由于宋佳佳一直陪伴着父亲身边,有些话,两人并没有深谈。

    王老看了宋光明一眼道:“光明,看来你在湖西的日子并不好过。”王老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睛立刻变得极其犀利的盯着宋光明。

    宋光明的心里一沉,他知道,什么事都满不了王老。看来,王老对湖西市的事情,了如指掌。

    宋光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汗珠子流了出来。

    “是的,王老,市长关占平表面上和我配合的很好,事事都让着我,但是,十一位常委,他拉拢了五位,很多需要举手决策的重要事,都是关占平占了优势。”

    宋光明不敢看王老。

    王老看着宋光明道:“光明,看着我的眼睛。”

    宋光明抬起头来,看着王老的双眼,王老的眼睛里,并没有普通老人的浑浊,而是就像深邃的天空一样,让人一眼看不到底。

    “光明,你到湖西市不到一年,能有四位常委站到你身边,就很不错了,而且,在这一年中,你能站的很稳,没有被赶走,就达到了我的预期效果。”

    王老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

    湖西市原来的市委书记李光武被关占平挤走,市长关占平本来认为,自己就可以直接代替李光武,坐上市委书记的宝座。但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关占平的背后是燕京的周家,但是,当周家的人提出来要关占平担任湖西市委书记的时候,立刻遭到很多人的反对。

    官场要的就是互相制约的平衡,如果有人想打破这个平衡,很多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反对的。

    就像原龙海市长郭文画跳楼后,省委书记萧远山想让常务副市长马明远接替郭文画一样,立刻遭到很多人的反对。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如果不和萧远山走的太近,这次他肯定会被任命为龙海市的市长。

    如果马明远再被任命为龙海市的市长,市委书记周天鸿又是萧远山的人,那么,整个龙海,就是萧远山的了。这个结果,别的家族都不希望看到。

    结果,龙海市的市长,只能从省里空降。任海涛当上了龙海市的市长。

    任海涛是省长江川河的人,这样,龙海市的权力,再次进入平衡的阶段,任海涛和周天鸿只能互相配合,又互相制约监督。

    湖西市的最后结果是,关占平仍旧**的市长,宋光明当上了湖西市的市委书记。

    关占平这个人的城府极深,表面上,整个山南省的人都认为,他是宋光明手中的一杆枪,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关占平只是表面上做做样子,他早已打算,他要让宋光明象李光武一样滚蛋。

    一个残忍而歹毒的计划,正在实施。

    王老有道:“湖西市的治安、走私和毒品,很猖狂呀。”

    宋光明看着王老道:“湖西市的治安、走私、毒品是三大毒瘤,我早就想彻底的铲除,但湖西市的政法委书记周广明和公安局长潘选法都是关占平的人,我怀疑关占平是在故意纵容。”

    王老道:“出了任何事,你是一把手,上面就可以直接对你进行问责。”

    宋光明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王老沉思了一会道:“等机会,我给你安排一杆能横扫湖西市一切牛鬼蛇神的枪,彻底的改变湖西市脏乱差的面貌。”

    宋光明的脸色一喜,看着王老道:“是谁?”

    王老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欧阳志远把药熬好了,他端着半小碗出来,笑着走到王老面前道:“王老,可以喝了。”

    王老接过药碗,皱了皱眉头。

    欧阳志远笑道:“您不会嫌苦吧?”

    王老苦笑着一气喝光了碗中的药液。

    “呵呵,真苦呀!”

    王老看着欧阳志远道。

    “良药苦口利于病。”欧阳志远笑着收起了药碗。

    一个小时后,宋光明向王老告辞。

    欧阳志远看着宋光明远去的车影,心里很是纳闷。

    听人传言,宋光明是山南省长江川河的人,还是江川河的堂妹夫,他怎么会和王老扯在一起?江川河不是赵老赵鸿远的人吗?难道传言是假的?宋光明不会是双系战壕的人吧?是王老的人,又是赵老的人?

    王老、赵老、霍老,这三位元老到底是什么关系?宋光明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头痛起来,看来这些关系,自己还真理不清楚呀。

    难道官场里,可以变换战壕和角色?会不会,王老和赵老都想控制湖西市?

    自己以后还是少和宋光明接触就行了,这人立场不明确呀。

    ……………………………………………………………………………………………………………………

    燕京大学开学的日子终于到了,一大早晨,欧阳志远开着车,就赶到了外公家。

    欧阳志远把娜娜、王雪、林小雅的行李,都放在了车里。

    按规定,三个人都要住校。

    温依依拉着三个女孩子的手,疼爱的道:“娜娜、王雪、林小雅,周末来开外婆,别忘了。”

    秦总理经常不在家,家里除了工作人员,平时就剩下温依依一个人。

    老人平时很寂寞,秦飞扬、秦萌萌他们又不常在。这几天,娜娜他们三个人,一直陪在外婆身边,这让老人很是高兴,老人仿佛年轻了很多一样。

    娜娜抱着外婆的胳膊道:“外婆,放心吧,周末我们一定来看您。”

    三个人依依不舍的和外婆分开,上了车。欧阳志远抱了一下外婆道:“外婆,我们去了,我今天和萧眉过来住,陪您说话。”

    温依依笑道:“傻小子,还是让萧眉多陪陪她爷爷和奶奶吧,人家毕竟才相认。”

    欧阳志远已经把萧眉的身世,告诉了外婆。

    欧阳志远笑道:“这几天,萧眉根本没有出门,都是陪着她爷爷奶奶说话。”

    温依依道:“志远,就让眉儿多和他爷爷奶奶多呆几天吧。”

    “好的,外婆,我听您的,再见外婆。”

    欧阳志远松开了外婆。

    三个小丫头和外婆摆手再见。

    当欧阳志远的车子看到燕京大学里之后,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钱的人真多,在校园里,十分钟不到,自己竟然看到了四辆最豪华的兰博基尼跑车、五辆布加迪威龙。

    奔驰和奥迪在这些车面前,就不算车了。

    虽然自己的路虎也很拉风,但和这些世界名车相比,自己就不行了。

    新生报到处在一座教学楼的前面,大二的学生们,坐在自己各系的桌子后,等待新生报名。

    欧阳志远在找停车的地方,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和一辆布加迪威龙从后面开了过来,欧阳志远的路虎开的很慢,道路两旁,有很多来往的学生,兰博基尼被挡在了后面。

    “嘀嘀嘀!”

    兰博基尼的车主不耐烦的按着喇叭,在催着路虎让路。

    但路上有很多的来往学生和送学生的家长,欧阳志远没法让开。

    后面的那辆兰博基尼有点不耐烦了,车窗快速的打开,一位年轻带着嚣张的面孔从车里伸出来,大声道:“快滚开,破路虎,你瞎眼了,挡了老子的路了。”

    这个年轻人也就十**岁,长得不错,是个小白脸,但这家伙却长了一副鹰钩鼻子,破坏了整个脸部的结构,额骨有点高,嘴唇单薄,一看就是一个嚣张刻薄的男人。

    这人叫周定邦,今年也是大一新生

    后面布加迪威龙的那个男人,有二十岁,长得人高马大,但有点阴森,一双眼睛透出狡诈的目光,而且眼光闪烁不停。他叫赵智安,也是今天来报到的。

    欧阳志远一听后面有人骂自己,他慢慢的把车向路旁靠去。

    兰博基尼跑车开了过来,欧阳志远看到了那个骂自己的年轻男人。

    欧阳志远不想惹事,娜娜她们还要在这里上学,自己又不能每天都在燕京,有些事能忍就忍了。

    周定邦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用中指狠狠的指了一下欧阳志远,然后做了一个向下的侮辱动作。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周安邦,欧阳志远知道,这种人,就是一个被父母娇惯坏的孩子,自己不值得他这种小太子一般见识,能开得起兰博基尼的年轻人,背景一定很厉害。

    欧阳志远不是怕事,而是不想给娜娜他们惹到麻烦。

    兰博基尼和布加迪威龙开过去后,娜娜看着哥哥道:“哥哥,这种小瘪三,下次再碰到,不要放过他们。”

    欧阳志远笑道:“咱们今天来报到的,可不是来打架的。记住,以后在学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给外公外婆打电话,给我也行,可是,我离你们太远,你给你王展辉大哥、叶琴姐姐、年英豪姐姐打电话都可以。”

    娜娜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谁要是欺负我,我保证打得他满地找牙。”

    娜娜说着话,挥了挥拳头。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来上学的,可不是来打架的,外婆外公知道了,会生气的。”

    欧阳娜笑道:“我又不主动去打人。”

    王雪笑道:“我和林小雅的安全,都由娜娜负责了。”

    林小雅道:“我和娜娜在国际金融系,王雪,你干么上什么新闻系?记者可是要满世界跑的,很是辛苦的。”

    王雪道:“这个世界上,不平的事太多,我要用我的笔,来铲除这些丑恶。”

    欧阳志远笑道:“好,王雪,有志向。”

    欧阳志远找到了一个停车位置,停好车,四个人带着行李,走向新生报到处。

    新生报到处的人不是很多,欧阳志远四个人刚一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所有的人都是一呆。我的天哪,三位美女呀。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欧阳娜的身高有一米七八,长发披肩,身材婀娜多姿,挺拔高挑,如果她穿高跟鞋,和志远的身高差不多。小丫头继承了母亲江南美女的细腻白皙和书香门第的淡雅高贵,又继承了父亲北方人的英俊潇洒,

    整个气质透出一种清纯的典雅来,让人眼前一亮。

    王雪同样是身材高挑,青春靓丽,但她自小经历坎坷,成了孤儿,奶奶又离她而去,尝尽了人间的心酸悲苦,这就让王雪身上透出一种孤傲的冷艳,如同寒冬的梅花,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孤傲冷艳。

    而林小雅的父母原来就是江南人,现在的她是一位标准的江南美女,全身透出一种妩媚如水、娇柔如月清丽脱俗的气质。

    这三个女孩子的美,让所有的人眼前一亮,如同沐浴在三月里的春风一般。

    很多大二的男生眼里,立刻开始冒绿光。几位大胆的男生跑了过来,微笑着很绅士的问道:“请问新同学,你们是哪个系的,我们很乐意很荣幸的替你们效劳。”

    欧阳志远也经过大学的过程,看到这些男生很绅士的向娜娜他们献殷勤,他想起了自己的大学,自己也同样干过这种事,他不由得笑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间,自己大学毕业两年了。

    欧阳娜被这些男生逗乐了,小丫头笑道:“我们是国际金融和新闻系的新生。”

    娜娜的话音刚落,国际金融和新闻系的大二男生们,早就冲过来十几个,从她们手里抢着行李,大声道:“我们帮你们报到。”

    欧阳娜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哥哥,笑着做了个鬼脸。而王雪一闪身,躲过了几个男生伸过来的手,很冷淡的道:“我自己来。”

    几个男人竟然抓了一个空。

    欧阳志远看到王雪下意识的躲避动作,他笑了,小丫头的五行神功已经练得相当不错了。五行步和影子身法练得很纯熟,一般人已经伤害不了王雪了。娜娜的身手更是很好,她从小就跟自己和父亲练武,几个男人都不是娜娜的对手。三个人之中,就是林小雅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王雪说完,拉着自己的箱子,走向新闻系的报到处。

    那几个男生碰了一个软钉子,都笑了起来。

    娜娜和林小雅的行李,早就被男生抢在手里,男同学簇拥着两人,走向国际金融系报名。

    就是几位大二的漂亮女同学,在看到了娜娜三个人之后,眼里也都露出了羡慕的神情。这三个小丫头太美了。

    众人帮着三个人报完名,各自领了宿舍牌。娜娜和林小雅在一个宿舍。宿舍有八人一间的,有四人一间的,欧阳志远要的都是四人一间的。

    远处报完名,正在欣赏美女的周定邦和赵智安,他们的神情一呆,两眼死死的盯住了娜娜他们。

    我的天哪,美女呀。

    这两个家伙的眼光极高,他们看到过无数的美女,但过去那些美女和这三位美女比起来,都是丑女。

    新生里竟然有这么美的美女,美得让人惊心动魄,魂飞魄散。

    周定邦看着欧阳娜大笑道:“我喜欢那个身材最高的美女,我的天哪,发育得真好,那身材,那胸脯……。”

    周定邦两眼死死的盯住了欧阳娜的胸脯,口水都流了出来了。

    赵智安的目光盯在了王雪和林小雅的身上道:“这两个,我都喜欢,一个冷艳孤傲,一个妩媚如水。”

    欧阳志远看着娜娜道:“娜娜,你和小雅先去国际金融系的宿舍,我先陪王雪到新闻系的宿舍们,回来我去找你们。”

    娜娜笑道:“哥哥,你去吧,我和林小雅作伴,王雪是一个人。”

    欧阳志远看着王雪,拎起王雪的行李道:“走吧。”

    王雪看着欧阳志远接过了自己的行李,展颜一笑道:“谢谢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是王雪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小丫头对别人都是冷冰冰的,但对欧阳志远很是依赖。

    远处的赵志安看到冷艳的王雪竟然在刹那间笑了,这笑容如同一朵寒梅在傲雪怒放,让他一呆。

    我的天哪,这个女人的笑容真好看。

    赵智安道:“定邦,我去追那个冷艳的女人,你还是快快行动吧,这么好的花朵,别让人抢先摘了。”

    这家伙说完,布加迪威龙快速的滑了出去。

    周定邦一看赵智安去追那个女人去了,他的兰博基尼快速的开向欧阳娜的方向。

    欧阳志远拍了一下王雪的小脑袋道:“谢什么?王雪,你和娜娜、小雅就是我的亲妹妹,咱们兄妹之间还客气吗?”

    王雪听到这里,小丫头的眼圈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王雪就是不让这滴眼泪流出来。

    在开发商强拆自己家园的时候,如果不是欧阳大哥,自己早就从房子上掉下来摔死了。欧阳大哥救了奶奶和自己。

    虽然奶奶还是去了,但欧阳大哥给奶奶租了房子,给了生活费,让奶奶过上了几个月幸福的好日子。

    这几个月,是奶奶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还是欧阳大哥,让自己上了学,而且上了大学,没有欧阳大哥,就没有自己的一切。

    欧阳志远看着眼圈发红、强忍不让眼泪流出的王雪,拿出手帕,递给王雪道:“小丫头,多大了,还哭鼻子?”

    王雪连忙接过手帕,擦去眼泪道:“灰尘迷了我的眼睛。”

    赵智安远远地看着一个年轻的男人,在和美女说话,两人的关系好像不一般,这让赵智安很是不爽。

    这个男人是谁?和这个美女一块来的?但年龄大了,肯定不是大一新生。难道是这个美女的情人?

    赵智安想到这里,眼里露出强烈的醋意。妈个比,这个女人从此以后,是老子的了。

    “美女,我送你去宿舍可以吗?”

    赵智安把车开到王雪的身旁,一双眼睛旁若无人、色mimi的盯着王雪。

    王雪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男人

    欧阳志远抬头一看,这个家伙就是和辱骂自己的那个小瘪三在一起的男人。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沉声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赵智安嬉皮笑脸的道:“我叫赵智安,大一国际金融系新生,美女,咱们认识一下。”

    这个狗东西,竟然和娜娜一个系。

    赵智安说话间,竟然把车拦在了王雪的面前。

    很多新生都站在远处看着。

    王雪脸色一冷道:“请你把车开走,不要耽搁我们走路。”

    赵智安色迷迷的眼光,一直在王雪的脸上和胸口扫射,这让欧阳志远的心里动了杀机。

    这种狗东西,留在这个世上始终是个祸害,不知倒要祸害多少良家女孩子。自己要是离开燕京,这家伙肯定还回骚扰王雪。从这个狗东西的眼神就能看出,这人是个阴险狡诈的坏蛋。

    “你叫什么名字?你不告诉我,就别想走。”

    赵智安的语气很是霸道,打开车门,走下车来。

    欧阳志远真的不想打人,也不想惹事,但是王雪是自己的妹妹,自己能不问吗?自己绝不能看到她被别人欺负。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沉声道:“快滚,再说一句话,老子饶不了你。”

    在燕京,从来没有人敢骂赵智安,现在这个小白脸竟然敢骂自己,这让赵智安很是生气。

    赵智安阴森森的冷声道:“你是谁?竟然敢骂我?”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叫欧阳志远,这是我妹妹,我不希望你骚扰她。”

    “哈哈,原来是大舅子到了……。”

    赵智安哈哈大笑道。

    “啪!”

    没等赵智安说完,嫉恶如仇的王雪,一巴掌就打在了赵智安的脸上。

    王雪这一掌是愤怒而发,打得很重,赵智安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个青紫的掌印。

    “你个臭女人,敢打老子……。”

    赵智安哪里吃过这种亏,竟然被一个女人打了一记耳光,这让他恼羞成怒,暴跳如雷。

    自己平时玩女人,那些女人都是投怀送报,今天竟然被这个女人打了耳光,真是岂有此理。

    王雪还没等他骂完,又是一脚踹在了赵智安的肚子上。

    “嘭!”

    赵智安一声闷哼,飞出三米开外,砸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一弹食指,一股内劲无声无息的打进了赵智安的下丹田。欧阳志远不知道这个王八蛋是什么背景,但他为了王雪的安全,他用暗劲废了赵智安,让他以后不能人道。

    欧阳志远这股暗劲要等到后天才发作,免得对方怀疑是自己和王雪下的手。

    欧阳志远一拉王雪道:“走吧。”

    两人绕过赵智安的车,快速的走向新闻系宿舍楼。

    等到赵智安从地上爬起来,王雪和欧阳志远早就上了宿舍大楼,失去了踪影。

    “他妈的,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