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回家再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三十五章回家再亲

    谢老道:“很多卑鄙而强大的外国黑暗势力,一直惧怕我们国家的强大崛起,他们想方设法栽赃陷害我们,不断地在我们的海域制造摩擦挑衅,还派人来我国境内,破坏盗取我们的最新科技成果,明珠港和我们的潜艇研究所,一直是这些无赖势力破换的对象,我们一定要严加防范。”

    一丝凌厉的杀意,在欧阳致远的脸上闪出,他沉声道:“谢老,您放心,这些人只要被我欧阳志远碰见,我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犯我中华者,必死。”

    谢老拍了拍志远的肩膀道:“见到这些败类,就要像老子当年在战场上砍杀日本鬼子一样,一个都不留。”

    股股浓烈的杀意,在谢老身上狂涌而出。

    两人又谈了很多的事情,一个小时后,两人从书房里走出来。

    小虎子已经睡着了。

    欧阳志远、萧眉和谢老告辞。

    谢诗苒把欧阳志远送到门口。欧阳志远看到谢诗苒有很多话要给自己说,但终于没有说。

    欧阳志远知道,谢诗苒对自己一往情深,但自己不能伤害这个小丫头,自己已经有了萧眉。

    谢诗苒看着渐渐远去的欧阳志远,两滴泪水,从清澈透明的眼睛里滑落。

    欧阳志远开着路虎,奔驰在燕京的街道上,整条街道,灯火辉煌。

    “眉儿,今天晚上,咱们住哪里?”

    欧阳志远看着问道。

    萧眉道:“回爷爷家吧,外婆那里有娜娜他们。”

    欧阳志远道:“好吧。”

    燕京城的月色很美,整个街道都沐浴在如水一般的月光之中,欧阳志远让车窗慢慢的降下来,清凉的夜风徐徐吹来,让人的精神一震,舒服极了。

    车子经过**广场。

    整个广场一片朦胧,游人在广场上漫步。

    “志远,下去走走吧。”

    萧眉看着月色朦胧的广场,她想下去走走。

    “好吧,我找停车位。”

    欧阳志远把车开到一个停车位上,两人走下车来。

    秋天的燕京夜晚,已经有了凉意,很是舒服。志远轻轻地握住了眉儿的手,萧眉把娇躯依偎过来,靠在了志远的肩膀。

    两人慢慢的走在广场上,听着彼此那熟悉的呼吸。

    “这里真美。”

    萧眉伸出小手,在空中轻轻的抓了一把,她想抓住这如水一般皎洁的月光。

    志远笑道:“是很美,要不,咱们在这里走上一夜?”

    萧眉笑了,打了一下志远道:“那还不把人累死。”

    萧眉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一位英俊的男孩子,背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走了过去,两人有说有笑着,很是甜蜜。

    欧阳志远笑道:“不会累着我的眉儿的,要不,我背着你。”

    萧眉的眼睛一亮,脸色红红的道:“人家都是小孩子。”

    欧阳志远笑道:“浪漫不只属于他们,爱情的浪漫,属于相爱的人。”

    欧阳志远微笑着蹲在地上,回过头看着萧眉道:“上来,我背你。”

    萧眉脸色红红的,向四处看了一眼,竟然又发现一个男孩子,在背着女朋友游玩,背上的女孩子一脸的幸福,手里在吹着彩色的泡泡。

    萧眉羞涩的笑了一下,心里快速的跳动,她犹豫了一下,最终微笑着伸出修长的双臂,搂住志远的脖子,趴在了志远的背上。

    “起来了,眉儿。”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背着眉儿走向一个卖泡泡的老人面前道:“来一个。”

    老人笑着道:“五块钱。”

    欧阳志远掏出钱,递给了老人,老人把吹泡泡的小瓶子递给志远笑道:“小伙子,你女朋友真漂亮。”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大爷,我的眉儿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媳妇。”

    萧眉的脸红红,把头靠在了志远的后背上,宽阔的后背了,传来了志远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萧眉伸手想揪志远的耳朵,但当她摸到志远的耳朵时,就变成了轻轻地抚摸。

    “小坏蛋,谁是你的小媳妇?”

    萧眉轻轻地抚摸着志远的耳朵,幸福的小声道。

    欧阳志远把吹泡泡的小瓶子递给萧眉笑道:“眉儿就是我的漂亮小媳妇。”

    眉儿笑道:“小坏蛋,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你呢。”

    眉儿说完,吹出来一串串彩色好看的泡泡,彩色的泡泡,在月光下,随风飘舞,漂亮极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这辈子只能嫁给我了。”

    眉儿笑道:“我可以嫁给别人呀?”

    欧阳志远在眉儿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道:“如果谁要敢娶你,我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

    “嘻嘻,小坏蛋,就知道打人。”

    萧眉感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两人通过地下走廊,来到了金水桥,放眼望去,整个广场都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月色之中。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看着自己的眉儿。

    月光下,幸福的萧眉脸色红红的,说不出的妩媚,漂亮极了。

    “眉儿,你真美,我想亲你一下。”

    没能萧眉说话,志远的嘴唇亲了一下眉儿的嘴唇。

    萧眉感到了志远嘴唇的炽热和他的在心跳。

    萧眉小声道:“小坏蛋,回家再亲。”

    “滚开!”

    一声狂暴的低喝,从后面传来。欧阳志远感到一股大力,夹杂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猛地推向自己。

    欧阳志远背着萧眉猛地一闪身,一只毛松松、长满黑毛的大手落了空。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脸色阴冷、长着一头卷发的外国人正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后面还有几个大汉,簇拥着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在后面走了过来,还有两个大汉,在推搡着游人,其中一对年轻人,竟然被一个大汉推倒在地。

    看样子,这个外国人也是到这里游玩的。

    欧阳志远知道,这些人都杀过人,只有杀过人的人身上,才有这种浓重的血腥气。

    这几个王八蛋是谁?竟然这样狂妄?

    这几个外国人也太嚣张了吧,这里只中国的地方,而且是中国的心脏。

    “滚开,猪猡!”

    这个大汉本来想把欧阳志远推到一边,让他让开路,但没想到竟然推了个空,差一点闪倒自己,这让他恼羞成怒,一拳就打向欧阳志远的胸口。

    周围的游客一看这个外国壮汉,巨大的拳头砸向欧阳志远的胸口,都立刻大声道:“快躲,小伙子。”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毫不犹豫的就是一脚,这一脚快如闪电,一脚就踹到了这个外国大汉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

    这个二百多斤的大汉顿时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的飞起来,砸向另一个正在推人的大汉。

    这个大汉刚想躲,但根本来不及了。

    “嘭!”

    这个大汉直接把另一个大汉砸到在地。

    “啊!”两人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所有的人都被欧阳志远这精彩的一脚惊呆了。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真厉害,背着一个人,一脚竟然踢飞了这个二百多斤的大汉,而且还砸倒了一个,真是不可思议。

    “好!打得好!”

    所有的中国人都拍起了手掌,大声欢呼起来。

    那个被几个大汉簇拥着的男人一看到一个中国的年轻人,竟然一脚就把自己的随从踹飞,而且还砸倒了一个,这让他的瞳孔爆缩,惨蓝色的眼睛里,透出一抹冰冷的寒意,全身凌厉的杀气猛然爆发出来。

    欧阳志远心中一惊,这人好重的杀气,难道是个杀手?

    附近站岗的几位武警一看有事,立刻跑了过来。其中一位上尉军官走到那个外国人面前,刀锋一般的眼光盯着那个外国人,郑重的用英语严厉的道:“先生,请你约束好你的手下,这里是中国。”

    这位武警军官的话,说的铿锵有力。

    那个外国男人一看十几位武警赶了过来,他那双诡异的眼睛,死死的的盯了一眼欧阳志远,带着人慢慢的离开。

    那是一双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简直就是九幽地狱的恶魔一般。这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那位武警上尉,走到欧阳志远面前,敬了一个礼道:“先生,请不要在这里动手,我能看看您的证件么?”

    欧阳志远放下萧眉,点头道:“可以。”

    欧阳志远本来想把自己的身份证拿给那个上尉武警看,但他沉思了一下,走到了一边,把自己特战部队的军官证拿给了上尉武警。

    上尉武警一看到欧阳志远军官证上那特殊的第五部队的标志,脸上露出极其尊敬的神情,连忙把证件递给欧阳志远,并敬了一个军礼。

    “你那一脚踢得真漂亮,踢出了国威。”

    上尉军官说完,微笑了一下,带领战士们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眉儿,走吧。”

    欧阳志远笑着拉着萧眉走进了地下通道。

    “志远,那个外国人的眼神真可怕。”萧眉说着话,把娇躯向志远靠了靠。

    欧阳志远道:“这几个人,不是杀手,也是雇佣兵之类的人物,他们身上的血腥味很浓,眉儿,见到这种人,要躲着走。”

    萧眉看着志远道:“那你为什么还踢了那人一脚。”

    欧阳志远道:“我不惹人,别人也别惹我,那个王八蛋推了我一把,被我躲过去了,他竟然又打我一拳,嘿嘿,这种嚣张惯了的外国人,回答他们的只有比他们更硬的拳头,你只有把他们打得跪地求饶,他们才能尊重你,你要是示弱忍让,他们能欺负死你。”

    萧眉笑道:“如果让你去当国家的领导,我保证,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中国人。”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主张君子报仇,当场就报,不会等十年的。”

    萧眉笑道:“是呀,谁知道十年后怎样?。”

    两人不再说话,萧眉紧紧地依偎在欧阳志远的身旁,感受着这一刻的幸福。

    第二天上午,欧阳志远早早的就来到了孔凡生老人的家。他的那些古董,早已包装好了,装进了箱子。

    孔凡生连忙把志远让进了客厅内。

    “志远,昨天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那几件宋代瓷器珍品,就要被那些人抢走了。”

    孔凡生给志远倒了一杯水。

    志远笑道:“孔老,咱们之间还客气啥?您搬到龙海后,咱就是一家人了,以后呀,您就是我的长辈。”

    欧阳志远的话,让孔老的眼睛红了。

    这孩子的话,真是暖人心呀。

    孔老一辈子无儿无女,一个老伴,还早早的病死了,他的一生,受尽了孤独漂泊。想不到,自己在晚年的时候,竟然能碰到欧阳志远。这孩子是个具有侠义心肠的好孩子。

    欧阳志远看到了孔老动了感情,他连忙道:“孔老,您以后不要难过,我就是您的孩子。”

    欧阳志远的这句话,让孔老的眼泪流出来了。

    “志远,好孩子。”

    孔老拉住了志远的手。

    门外传来了汽车喇叭的声音,王展辉、乔振宁微笑着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几个负责装卸的工人。

    “呵呵,都收拾好了?”乔振宁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收拾好了,大哥、六哥。”

    王展辉看了看手表道:“十一点的飞机,还有两个小时,咱们装车吧,还要办托运手续。”

    欧阳志远道:“好的,王大哥。”

    王展辉带来的工人,开始装车。

    ……………………………………………………………………………………………………………………

    赵智羽的办公室,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赵总,王展辉定了一张到龙海的机票,孔凡生的那些古董正在装车,很有可能,孔凡生要回老家龙海。”

    赵智羽为了得到孔老的那几件宋代瓷器,费尽了周折,但没有得到。

    那几件宋代瓷器,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全是宋代瓷器的珍品。

    现在一听孔凡生要离开燕京回龙海,赵智羽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他对着电话道:“那批古董和孔凡生一起航空托运么?”

    “是的,赵总。”

    赵智羽道:“好的,你的账户上,会多出五万块钱的。”

    “谢谢您,赵总。”

    赵智羽快速的拨了几个电话,当他放下电话时,狞笑着道:“想走,有这么容易吗?”

    孔老这边,车子已经装好了。

    孔老站在自己这个院子里,留恋的看着自己居住了二十年的房子,也许自己不会再回来了。

    他伸手抚摸着自己的房门,久久的不愿意离开。

    欧阳志远看着孔老道:“孔老,走吧。”

    孔老看着志远道:“志远,这套房子,送给你吧,你来燕京的时候,就有个落脚点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孔老,这套房子,是您一生积攒下来的,我可不能要。”

    这座宅子,现在的价值,要值个几千万吧。

    孔老一看志远推辞,顿时板下脸来道:“志远,你看,你刚才还说咱们是一家人了,我是你的长辈,你是我的孩子,你说,我回到龙海,这套宅子我还要干嘛?你是我的孩子,这套宅子不给你,给谁?”

    欧阳志远连忙道:“孔老,这些事以后再说吧,咱先道飞机场托运这些宝贝。”

    孔老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要是不答应接受这套宅子,我就不回龙海了。”

    欧阳志远一听,只得苦笑道:“好,我先接受下来,行了吧?”

    先让孔老回到龙海再说吧。

    孔老一看欧阳志远答应了,他笑了,笑得很开心。

    货箱车开出这个大宅子,孔老锁好门,最后抚摸了一把自己的房门,把钥匙递给了欧阳志远道:“志远,收下吧,这是我的心意。”

    欧阳志远接过钥匙道:“好的,孔老。”

    欧阳志远让孔老上了自己的路虎,王展辉和乔振宁上了他们的轿车,开向燕京机场。

    到了燕京飞机场,众人先去货物托运站,进行货物托运。几个人刚来到货物托运站门前,货物托运站站长关风平早已亲自迎了过来。

    “王总,乔总,您们好,您们来了。”

    关风平可知道王展辉和乔振宁是谁。自己能为王展辉这种人服务一次,是自己最大的荣幸。自己以后说不定有什么事求到人家头上帮忙。

    “关站长,我朋友有一批收藏品要空运到山南省龙海市,请你帮忙办好手续。”

    王展辉淡淡的道。

    关风平练忙道:“好的,王总,我给你办手续,最好货物和人随同一架飞机一起走。”

    王展辉点点头道:“那就麻烦关站长了。”

    关风平连忙道:“王总,不要客气。”

    关风平拿过孔凡生的飞机票,快速的办着手续。

    按照规定,要开箱验货,但关风平知道王展辉人家的地位和人品,人家的财富,根本不会运送违禁品。

    不一会,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

    乔振宁笑道:“关站长,这些都是名贵的收藏品,一会上飞机的时候,要小心点。”

    关风平连忙道:“乔总,请您放心,您们这批货,我亲自送到飞机上。”

    乔振宁笑道:“关站长,那谢谢了,有时间,咱们一起聚聚。”

    关风平连忙道:“谢谢乔总。”

    关风平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虾米,人家说聚聚,那是客气话。

    要半个小时才能办完的手续,不到五分钟就办完了,这让志远和孔老很高兴。

    乔振宁的电话响了,他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这时候,从外面冲进来七八个身穿制服的文物局管理人员和几位警察。

    “我们是国家文物局稽查科的工作人员,我们怀疑你们走私国家的珍贵文物,我们要查扣这批文物,这是我们的证件。”

    国家文物局稽查科科长张继海冷笑着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

    那几位警察,立刻把住了门。

    王展辉一看这些稽查人员,他禁不住冷哼一声。

    欧阳志远心道,真视麻烦呀,文物局的这位些人,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孔老立刻大声道:“我是中国收藏协会的委员,我的所有藏品,都是合法的,都有燕京文物管理局下发的有效收藏证书,我的收藏是合法的,我今天要回山南龙海市,这些收藏品,都是随同我回到龙海,我们并不出境。”

    孔老亮出自己的会员证。

    稽查科科长张继海是接到文物局副局长石海的命令,一定要扣下这批收藏品,

    张继海的稽查科科长是副局长石中英提拔起来的,副局长石中英的命令,张继海当然要执行。

    张继海根本不看孔凡生的会员证,他冷笑道:“来呀,把这些箱子带走。”

    托运站站长关风平也是吓了一跳,我靠,文物局的人,这么牛逼,他们敢惹王展辉和乔振宁,这不是找死吗?乔振宁的父亲是谁,这个文物局稽查科的人不知道?脑子进水了?

    关风平没有看到乔振宁。

    七八个稽查人员,立刻过来就搬箱子。孔老想拦住他们,被一个身材高大的稽查人员,一把推开。

    “哼!

    王展辉一声冷哼,看着张继海道:“张继海,拿出你扣留这批藏品的手续。”

    张继海没有扣留这批收藏品的手续,他是不合法的。

    张继海不认识王展辉,这家伙平时在扣查文物的时候,嚣张惯了,根本不把王展辉放在眼里。

    现在张继海一看对方竟然让自己拿出手续,张继海脸色一冷,嘿嘿冷笑道:“要什么手续?老子说你们走私国家的珍贵文物,你们就是在走私,嘿嘿,来呀,把这几个人都给老子带走,我要好好地审问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