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新的敌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九章新的敌人

    寒万重的身手,在第五特战部队里,处在一流的行列,而在九个战斗小分队里,位置极其靠前,现在竟然被一个小白脸打败,这让所有的战士,都难以接受。

    年英豪大笑道:“寒万重,你败了。”

    寒万重苦笑着坐在海绵垫子上道:“我败了。”

    欧阳志远走过来,微笑着伸出手来道:“呵呵,韩队,承让了。”

    寒万重是一位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他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欧阳志远一使劲,把寒万重拉了起来。

    寒万重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好身法,还是你厉害,欧阳志远,不知道你用的是什么身法,冲出了我的爪网?”

    寒万重在使出绝招爪网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能躲过去,今天欧阳志远竟然能冲出去,这让他十分的纳闷。

    欧阳志远道:“是一种叫影子的身法。”

    “影子身法?”

    寒万重大声道:“叫的很确切,你在我面前猛然消失的时候,真的如同一道残影一般。”

    年英豪小丫头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要学影子身法。”

    影子身法,是杀手柳烟门的绝学,欧阳志远偷学了过来后,又把自己的五行步法加入里面,比柳烟门的影子身法,还要高明,这可不是一年两年能练好的。

    欧阳志远苦笑道:“想学,我回来教你。”

    这时候,有很多别的小分队的战士,冲了进来。寒万重被年英豪带来的一个小白脸打败的消息,在基地里传开来。寒万重可是这个基地数一数二的高手,现在竟让让人打败,战士们都想看看是何方神圣。

    “哈哈,欧阳大哥,我一猜就是你。”

    一个声音在门外传来,第九小分队队长,谢老的孙子谢健康微笑着走了进来。

    这个基地,就是第五部队的一个训练基地,一、三、五、七、九小分队,就在这里训练。

    谢健康听说年英豪带来一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打了进来,而且打败了寒万重。谢健康一听这个名字,就猜到是欧阳志远。

    他急忙赶了过来,走进第九小分队的训练大厅,果然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年英豪。

    欧阳志远一看是谢健康,不由得笑了:“呵呵,健康,你在这里?”

    谢健康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呵呵,欧阳大哥,你可是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你今天竟然打到自己的家门上了,你可是第五部队的人。”

    谢健康这一句话一说出来,让周围的人纳闷不已,寒万重和年英豪也是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怎么会是第五部队的人?

    寒万重看着谢健康道:“谢队,你说欧阳志远是咱们第五部队的人?”

    欧阳志远知道,在这里,就没有什么保密的必要了。

    谢健康笑道:“欧阳大哥是属于第六战斗大队的人,一直在运河县。”

    寒万重惊异的道:“你是萧风雨的人?”

    欧阳志远点点头笑道:“我是萧队的人。”

    寒万重大笑道:“好小子,你竟然敢帮着外人来打自己的兄弟,这件事,我要向萧风雨讨个说法。”

    年英豪可不知道欧阳志远是第五部队的人,现在一听欧阳志远是第五部队的人,她更乐了。

    她一听寒万重要想萧风雨讨个说法,不由得大声道:“哈哈,寒万重,你向萧风雨讨个说法?你能打过萧风雨吗?”

    寒万重脸色一红,苦笑道:“我还真打不过萧大哥。”

    年英豪今天心里很很痛快,她笑道:“你今天被志远打败,呵呵,你就自认倒霉吧,你把咱打赌的战利品给我。”

    寒万重一听,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蜡黄,一副被宰割的心疼的样子。

    年英豪之所以和寒万重捣乱,来找他比武,是有原因的。

    寒万重的战斗小队,在新疆大漠执行任务,他们歼灭了入侵我国的一个外国特战队,缴获了一把小巧玲珑的激光手枪。

    这种激光手枪,是那个国家最新高科技产品,能射出温度极高的激光光束,几米之内,可以毁灭一切东西。

    这把激光手枪上交后,又被送了回来,就交给寒万重使用。

    年英豪小丫头知道后,想借过来玩玩。

    这把枪可是寒万重的宝贝蛋,他顾忌年英豪的身份,又不敢拒绝,只好说,只要年英豪能打败他,这把枪就送给年英豪。年英豪和寒万重打了几场,小丫头根本不是寒万重的对手。

    寒万重实在被她纠缠的没有办法,就说,你带人来也行,只要能打败自己,这把枪就是你的了。

    寒万重只是为了敷衍年英豪,没想到,年英豪竟然真的带着欧阳志远过来了,打败了自己。

    这把枪要是真的送给年英豪,寒万重还真的不舍得。

    年英豪看着脸色蜡黄的寒万重,呵呵笑道:“寒万重,是男人吗?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寒万重一咬牙,从怀里掏出那把小巧玲珑的激光枪,扔给了年英豪,苦笑道:“小姑奶奶,我是怕了你了,给你了。”

    年英豪一把接过这把自己朝思梦想的激光枪,看着寒万重笑道:“谢谢你,寒大哥。”

    寒万重很肉疼的苦笑道:“不用谢。”

    谢健康看着寒万重很肉痛的样子,不由得笑道:“寒队,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是一把手枪吗?”

    寒万重笑道:“就是,就是。”

    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很是奇怪,这里可是地下几十米,竟然还有信号。

    欧阳志远一看号码,吓了一跳,竟然是谢老的电话。

    欧阳志远连忙按下接听键。

    “臭小子,来了燕京,也不来找我喝酒?竟然帮着外人打自己的人,看我怎么修理你。”

    电话里传来了谢老底气很足的大笑声。

    寒万重和年英豪他们的耳朵都很灵敏,电话里的声音,竟然是总司令的声音,这让寒万重吃了一惊。看样子,欧阳志远和谢司令很熟。

    欧阳志远连忙道:“谢老,您好,我今天刚到,抽时间,我去找您喝酒。”

    “好,我等你。”

    谢老看来很忙,说完话就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看着谢健康笑道:“你告诉你爷爷的?”

    谢健康笑道:“你一进这个山谷的大门,你的信息就在系统里出现了,我爷爷马上就知道你来了。”

    年英豪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认识谢爷爷?”

    欧阳志远道:“当然认识了。”

    年英豪笑道:“我很长时间没见谢爷爷了,你去找谢爷爷喝酒,别忘了叫我。”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去喝酒,你也喝酒?”

    年英豪小鼻子一皱道:“不要小看人,我的酒量可是很好,一般人都喝不过我。”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一起去。”

    欧阳志远和年英豪出了山谷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越野车行驶在山路上,欧阳志远开着车,小丫头的手里,是那把激光手枪。

    看样子,年英豪极其喜欢这把枪。

    “志远,你是运河县的县长,怎么可能又是特战部队的人呢?”

    年英豪一直很是纳闷。

    欧阳志远道:“我这个身份,你不要对外说,保密。”

    年英豪道:“我知道。”

    欧阳志远道:“你谢爷爷的老家在龙海,他到龙海去寻找自己失踪了几十年的老伴,你谢爷爷年纪大了,一路颠簸,脑子里的一块弹片压迫了神经,必须立刻做手术。这个手术是我做的,很成功。”

    年英豪笑道:“你还是医生?”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山南医科大学毕业的。”

    年英豪笑道:“不错。”

    欧阳志远接着道:“我帮助了谢老找到了他的老伴,谢老看到我的身手和医术很好,呵呵,就动员我加入特战队,我就进来了。”

    年英豪笑道:“你的身手是相当的好,呵呵,能把这把手枪赢过来,今天对多亏了你。”

    欧阳志远道:“寒万重的武功不低,我要是没有影子身法,就怕躲不过他的最后一击。”

    年英豪笑道:“你肯定能打过他,你还没有用暗劲,你如果早就用上了阳光三叠,保证能把他打得连翻跟头。”

    欧阳志远笑道:“又不是生死敌人,这只是个比赛,呵呵。”

    欧阳志远道:“七姐,你家在什么地方?我送你。”

    年英豪道:“军委大院。”

    欧阳志远一听,心道,小丫头竟然住在军委大院,小丫头的父母,难道是军委的将军?

    车子开到军委大院的时候,就被站岗的战士来了下来。

    这里的戒备更是森严,检查更是严格。

    就连年英豪,也要拿出证件来。

    在检查欧阳志远的时候,欧阳志远拿出了自己特战部队的证件。

    当车子停在一座很大的别墅前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别墅前站岗的哨兵,竟然有八位战士,而且全是挎着最新式的自动冲锋枪。

    “志远,走,进去坐一会。”

    年英豪邀请欧阳志远进去。

    欧阳志远道:“呵呵,七姐,天不早了,我就不进去了。”

    年英豪看到欧阳志远不进去,笑道:“那好,这辆路虎送你了,你开回去吧。”

    欧阳志远很是喜欢这辆车,他也不矫情,笑道:“那,谢谢七姐了。”

    年英豪笑道:“你本身就是特战部队的人,这辆车上的武器就不拆除了。”

    欧阳志远一听这辆车上有武器,不由得笑道:“这车上有什么武器?”

    年英豪道:“前后隐藏着两挺机枪,还有电子干扰仪、防瞄准激光炫目仪,烟雾隐藏、自动报警系统,呵呵,车上有说明书,你看看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一听这辆车有这么多的功能,不由得大喜至极。哈哈,这不是一辆坦克车吗?

    年英豪笑道:“这辆车的前后左右,都加了防撞合金板,就是大卡车,也撞不过他。”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七姐。”

    年英豪笑道:“就你的小嘴甜,呵呵,明天别忘了燕京古玩城的拍卖会,我可相中了几件东西。”

    欧阳志远道:“我尽量的早去一会。”

    欧阳志远回到霍老家里的时候,霍老、邱老都已经休息了。

    阳志远看到萧眉的房间还亮着灯,他走过去,轻轻的敲了敲门。

    门开了,萧眉手里还拿着爸爸妈妈的照片,她的眼睛还有点红。

    志远走了进来,关好门道:“眉儿,还没睡?”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想到酒泉去看爸爸和妈妈,把爸爸和妈妈的骨灰移到燕京,我不想再让他们在大沙漠受苦。”

    欧阳志远轻轻地搂住萧眉的娇躯,小声道:“眉儿,抽时间我陪你去。”

    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看着志远道:“谢谢你,志远。”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眉儿道:“眉儿,咱们之间不用谢的。”

    “志远,我想过了国庆节就去酒泉。”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行,咱们把两位老人家接到燕京,找个公公墓安放。”

    萧眉道:“爸爸妈妈是为建设酒泉而牺牲的,爷爷说,要安放在燕京烈士陵园里,爷爷安排位置。”

    欧阳志远一听,霍老出面安排,他顿时很放心的道:“这样也好,我会经常陪眉儿来看爸爸妈妈的。”

    “志远……”

    萧眉紧紧地抱住志远,和志远紧紧地拥在一起。

    第二天,欧阳志远起得很早,他在外面锻炼一圈回来后,看到霍老在房间内正写字。邱老在旁边研墨,而萧眉正拿着白纸,三个人其乐融融。

    老人家虽然已经退休,但他的字仍旧铁划银钩,透出一种金戈铁马的杀伐气息。

    霍老写的是岳飞的满江红。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呵呵,我在您的字里,听到了战马嘶鸣、枪炮轰鸣的声音。”

    霍老笑道:“呵呵,我是改变不了这个风格了。”

    邱老看着志远道:“你爷爷打了一辈子仗,到现在还经常在梦里大喊,杀呀冲呀的,还是摆脱不了过去生活的影子。”

    欧阳志远道:“奶奶,没有爷爷他们老一辈的战斗,就没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我是很佩服老一代革命家的,呵呵,我要是生长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我一定会和爷爷奶奶共同战斗的。”

    霍老笑道:“以你的身手和智慧,肯定能进入大元帅的行列。”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我可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在战场上和鬼子拼刺刀,估计没有对手。”

    霍老这首满江红写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送给我吧,我手里还没有您的字,我也很喜欢岳鹏举的满江红。”

    霍老笑道:“拿去吧。”

    霍老说完,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呵呵,谢谢爷爷,我找人表好了,就挂在我的办公室里,每天看。”

    霍老笑道:“这有什么好看的?一副字而已。”

    欧阳志远道:“我一看到这副字,就想起了爷爷。”

    九点钟的时候,欧阳志远开着那辆商务车,奔向燕京古玩城。

    那辆路虎越野,太过招摇,是军车,欧阳志远没开。

    本来,欧阳志远想和萧眉一块出来散散心,但萧眉说,要在家里陪爷爷和奶奶,志远只好自己去了。

    这时候,燕京古玩城拍卖展览大厅,聚集了很多的玩家。

    九十年代中期,古玩行业已经开始抬头,很多精明的投资商,把目光投向了古董。

    一股收藏热,就要席卷全国。

    燕京的很多官二代和富二代,都进入收藏的大军里来。

    古玩城外面的停车位很难找,欧阳志远找了好一会,终于找到了一个停车位,他立刻把商务车靠了过去。但这时候,一辆劳斯莱斯闪电一般的开了过来,就想抢了这个车位。

    欧阳志远开车的技术,可是依一流的,没等那辆劳斯莱斯开过来,欧阳志远猛一打方向,商务车稳稳地停在了这个车位上。

    那辆劳斯莱斯的车,没想到欧阳志远的车技这么好。

    “嘭!”

    劳斯莱斯一头撞在了另一辆奔驰上。

    欧阳志远心道,活该。

    欧阳志远走下商务车,看也不看那辆劳斯莱斯,走向展览大厅。

    “站住,你个王八蛋会开车吗?你撞坏了我的车,就想走吗?”

    一个司机摸样的中年人走了下来,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一看这人的装束,就知道这人是个司机。但司机上来就骂人,肯定是狗仗人势,劳斯莱斯车里肯定坐了很牛逼的人物。

    欧阳志远不想打人,更不想惹事。可是,有时候,狗仗人势的狗,实在太讨厌了,你不打他,他就乱咬你,以为你好欺负。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司机道:“我撞了你吗?”

    那个司机被欧阳志远如同刀锋一般的目光盯的一哆嗦。这人好可怕的目光。

    但这个司机平时嚣张惯了,再说,车上还有自己的主人在,自己的主人在燕京可是无人敢惹的少爷,自己能怕了这个开商务车的穷鬼?商务车在这些人的眼里,根本不算车。

    自己的劳斯莱斯撞了车,一定要让这个破司机赔偿不可。

    这个司机冷笑道:“你没有撞了我的车,但你个王八蛋非要和我挣这个车位,我的车碰坏了,你就要赔。”

    你妈隔壁的,你自己碰坏的车,干嘛让老子赔?

    欧阳志远顿时被这个司机骂的火起,他刚想动手打人。

    但有一个人的速度更快。

    “王八蛋,你骂谁?”

    年英豪的声音在欧阳志远的身后传来,几乎的同时,年英豪一脚就踹在了这个司机的肚子上。

    “嘭!”

    “啊!”

    这个司机被年英豪踹的飞出去五米开外,惨叫着砸在另一辆车上。

    欧阳志远回头一看,年英豪正收回踹出去的美腿。

    “呵呵,七姐,你来的真是时候呀,燕京人就会欺负我这个外地人。”

    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年英豪笑呵呵的道:“那辆路虎你不开来,却开来一辆破商务,肯定要被人看不起了。”

    欧阳志远笑道:“破商务?这商务车在我们运河县,就是好车。”

    “哼!”

    劳斯莱斯的车门打开,一位二十七八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儒雅男人走出车来,同时,后面的两辆车里,走下来五六位壮汉保镖,跟在儒雅男人的后面。

    这位儒雅的男人没有发火,他的眼睛看也不看欧阳志远,就好像欧阳志远不存在一般,他的眼光看向年英豪,笑道:“英豪,你来了。”

    这个男人笑起来很好看,透着潇洒,带着文雅,有种锦扇纶巾的智者感觉。但欧阳志远感觉到,这人的眼角带着一种让人心悸的阴厉。

    年英豪冷笑道:“赵智羽,年英豪三个字是你叫的吗?你看你养的狗,个个都张牙舞爪,见人就咬,我真替你害臊。”

    这个叫赵智羽的儒雅男人,并不生气,反而笑道:“养狗就是用来打着玩的,英豪,谢谢你替我教训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

    年英豪冷笑道:“你的狗,你自己打吧。”

    年英豪说完,伸手跨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道:“走,志远。”

    欧阳志远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叫赵智羽的男人,和年英豪走进了会展大厅。

    赵智羽看着年英豪挎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走进了会展大厅,他的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更加浓烈了,只是带着一丝狰狞妖异。

    赵斌、楚浩南、颐秋水从一辆车里走了过来。赵斌看着赵智羽道:“大哥,年英豪可是你未来的媳妇,那个小白脸叫欧阳志远,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秦副总理的外孙。”

    赵智羽是赵斌的叔伯哥哥,都是国家元老赵老赵鸿远的亲孙子。

    霍老、王老和赵老,都是燕京资历最老、权势最大的三位元老。

    赵老赵鸿远和年英豪的爷爷年震朝当年是从战场走出来的战友和搭档,在抗日战争时期,一个是军长,另一个是政委。

    年英豪和赵智羽小的时候,两家人都住在一个军区大院,经常在一起玩。

    有一次,赵鸿远和年震朝在一起喝酒,两人看着两个孩子,赵鸿远就开了一个玩笑,说是两人长大后,就让年英豪给赵智羽当媳妇。

    年震朝当时笑着答应了。

    当年只是个玩笑,现在孩子们都已经长大,年英豪出落得极其漂亮,而且赵智羽一直喜欢年英豪。其中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赵老已经退休,而年英豪的爷爷年震朝却没有退休,而是坐到了军委一号首长的位置。

    赵智羽本身就喜欢年英豪,再加上这个原因,赵智羽一直对年英豪紧追不舍。可是,年英豪在长大了之后,竟然不喜欢赵智羽。

    现在,年英豪竟然当着赵智羽的面,打了赵智羽的司机,还挎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走进了展览大厅,这让赵智羽的心里极其窝火。

    现在,赵斌这一挑拨,赵智羽的眼里露出了浓烈的杀机。

    但是,赵智羽的智慧,要比赵斌强多了,他一听赵斌介绍了欧阳志远的背景,心里也是暗暗的吃惊。

    山南省委书记未来的女婿,这个背景,自己可以忽略,但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竟然是秦天涯的外孙,这件事就有点麻烦了。

    秦天涯很有可能,在下届就能担任国家总理。赵家还不想和秦天涯为敌。

    想到这里,赵智羽笑道:“女人如衣服。”

    赵智羽在说这句话地时候,他的眼神闪过冷酷的阴厉。

    楚浩南笑道:“赵大哥好宽阔的胸怀,走,咱们到展厅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古董。”

    几个人走向展览大厅。

    年英豪和欧阳志远走进大厅的时候,年英豪就把手从欧阳志远的胳膊中拿了出来。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你拿我当挡箭牌?那个叫赵智羽的家伙喜欢你?”

    年英豪苦笑道:“他是赵老的孙子,他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他。”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惊,好家伙,赵智羽是赵老的孙子,年英豪拿自己当挡箭牌,这下和赵智羽结仇了。这王八蛋的眼角露出的杀机,就怕他要报复自己。

    嘿嘿,我欧阳志远怕过谁来?我不惹你,你别来惹我,你要是来惹老子,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大厅里有很多人,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王展辉、霍加臣、冯浩淼、乔振宁他们在看一件气势豪华、晶莹剔透、古迹斑斑的玉石椅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