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丫头年英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七章丫头年英豪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今天应该是高兴的日子,萧眉,快扶住爷爷和奶奶坐好。”

    萧眉擦去了眼泪,和志远一起扶着霍老和邱老坐在了沙发上。

    霍老看着萧眉,指着霍天武道:“好孩子,那是你二叔。”

    萧眉连忙道:“二叔,您好。”

    萧眉和霍天武在秦剑的酒厂开业的时候,见过面,当时萧眉并不知道霍天武就是自己的亲叔叔。

    霍天武连忙道:“好孩子,在秦剑的酒厂开业那天,我一见到你,心里就生出一种骨肉亲情,我就知道你一定就是我大哥的女儿,呵呵,果然不错。”

    霍老又指着霍天成道:“萧眉,那是你大叔。”

    霍天成虽然不是霍老的亲生儿子,但现在,霍天成已经进入了霍家的核心,他负责整个霍家的所有企业。霍老当然要郑重其事的介绍。

    萧眉忙道:“大叔,您好。”

    霍天成笑道:“好孩子,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霍加臣笑着道:“萧眉,想不到,现在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你竟然是我的妹妹,在运河县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发现你和我伯母长得太像了。”

    萧眉道:“大哥,你好。”

    霍加军道:“眉姐,你应该是姐姐了,我是你弟弟霍加军。”

    霍加臣道:“加军是咱三叔的孩子,在中央共青团工作。”

    萧眉道:“弟弟,你好。”

    霍老一共有四个儿子,大儿子霍建国,已经牺牲,二儿子霍天武,进入商界,现在掌管整个霍家的一切。三儿子霍天文,今年刚刚五十,已经进入中央重要的决策部门工作,已经被中央重点培养,未来前途无量,四儿子霍天朝,在海外创业,已经打出一片天地。

    霍老的几个儿子,生的全是孙子,现在知道了,就只有霍建国生的是萧眉,是个女孩子,这让霍老和邱老很是高兴,两人对萧眉更加疼爱。

    萧眉依偎在爷爷奶奶身旁,三个人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霍加军看着欧阳志远伸出了手道:“志远,你好。”

    欧阳志远握住了霍加军的手笑道:“呵呵,你好,咱两人相比,你要比我大两岁吧,我还是称呼你为霍哥吧。”

    霍加臣笑道:“现在称呼霍哥,就怕以后还要改,你萧眉姐姐可是要比你大。”

    霍加军笑道:“我先做几天哥哥再说吧,等到志远和萧眉姐姐结婚后,我再改口喊他姐夫。”

    欧阳志远笑道:“人与人之间,只是个称呼罢了,呵呵,别认真。”

    霍天成看着志远道:“志远,谢谢你在运河县照顾英琼和英杰。”

    郭宵鹏欺负霍英琼,被欧阳志远救了的事,霍英琼已经告诉给了爸爸。

    霍天成知道,如果不是欧阳志远相救,女儿的清白,就会受到伤害。

    欧阳志远道:“霍叔叔,英琼和英杰都是我的妹妹,保护她们是我的责任。”

    霍天武的脸色一冷,看着霍天成道:“天成,怎么?有人欺负英琼和英杰?”

    霍天武对自己的亲人,很是不错,疼爱有加,但在对待敌人方面,他心狠手辣、杀伐果断,很多在暗中敢打霍家主意的人,都被他秘密的干掉。

    现在他听到,好像有人敢欺负霍英琼和霍英杰,霍天武的内心很是不爽。

    霍天成不敢隐瞒,他小声道:“是原龙海市市长郭文画的儿子郭宵鹏,他想欺负英琼,被欧阳志远打了一顿,现在失踪了。”

    霍天武一听,眼里的杀机变得凌厉起来。

    他想起来,在秦剑酒厂开业典礼的那天,有个叫郭宵鹏的人和英琼站在一起,和自己打招呼,自己没有理会,难道就是这个人渣?

    霍天武看着欧阳志远道:“郭文画不是跳楼了吗?他的儿子竟然还敢欺负英琼,我不会放过他的,霍家的人不会被人家欺负的。”

    欧阳志远笑道:“郭宵鹏以后再也不会害人了,虽然他逃走了,但我那一掌,已经彻底的废了他。”

    霍天武道:“那道便宜了他。”

    霍加臣道:“志远,运河县旧城改造拆迁的进度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很顺利,已经拆迁完毕,四哥在运河县正在组织基础建设。

    四哥是诸葛青云。

    霍天武笑道:“你们精慧投资联盟在运河县投资了?”

    霍加臣道:“爸爸,我们正在改造运河县的旧城区。”

    霍天武道:“运河县的商机无限,新开发区的七百亿美元投资的工业园建成、再加上古运河城的恢复,你们进行旧城改造的那块,一定会成为黄金投资地带,眼光不错。”

    霍天武很会鼓励自己的孩子。

    霍加臣笑道:“谢谢爸爸,这是我们精慧投资联盟集体的决策。”

    “志远,过来一下。”

    霍老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

    霍老、邱老和萧眉已经从悲伤中走了出来,现在,整个家庭的气氛,充满着团聚的喜悦。

    欧阳志远连忙过来笑道:“霍老。”

    霍老脸色一板道:“臭小子,现在还称呼我霍老吗?”

    欧阳志远连忙道:“呵呵,爷爷,我过来了。”

    霍老很喜欢自己这位英俊潇洒,医术极高的孙女婿。

    霍老笑道:“呵呵,这还差不多。”

    霍老的老伴邱老早就一把抓住了志远的手道:“乖孩子,坐在奶奶的身旁,让奶奶好好地看看你。”

    老太太的眼睛在欧阳志远的脸上来回的扫射着,这让欧阳志远的脸色红了。

    霍加臣和霍加军禁不住的笑了。

    霍老笑道:“老婆子,有你这样看人家的吗?志远都被你看的脸红了。”

    老太太笑道:“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我不替孙女看看行吗?小心臭小子骗了我的乖孙女。”

    萧眉看着老人,红着脸道:“奶奶,志远对我很好的。”

    欧阳志远连忙站在老人家身后,伸出双手,给老人家一边按摩一边笑道:“奶奶,您就放心吧,我这一生一世,都会对眉儿好的。”

    霍老笑道:“是呀,我第一眼看到志远,我就知道,志远是一个负责人的男孩子,我们眉儿和志远在一起,不会受到欺负的。”

    欧阳志远笑道:“爷爷,都是眉儿欺负我,我哪里敢欺负她?”

    萧眉笑道:“贫嘴。”

    霍老抓过萧眉的手,放在了欧阳志远的手里道:“志远,我可把我孙女交给你了,希望你要用一生来呵护她。”

    欧阳志远道:“爷爷,您放心,一生一世,我都会保护眉儿的。”

    霍老看着一位专门照顾老伴的女工作人员道:“去收拾一套房间,专门给我孙女住,以后,那套房间,就是我孙女的了。”

    “是,霍老。”工作人员去准备了。

    萧眉忙道:“谢谢爷爷。”

    霍老笑道:“谢什么,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只要来燕京,就住在家里。”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爷爷,也给我准备一套,这也是我的家。”

    霍老哈哈笑道:“也可以,那就再准备一套。”

    霍老的这套别墅很大,上下两层,有很多独立成套的房间。

    当天晚上,萧眉和志远都住在了霍老的家里,志远给外公外婆打了电话。

    秦萌萌请了两天假,专门带着娜娜、王雪、林小雅游遍了整个燕京的名胜古迹。

    晚上吃饭的时候,欧阳志远就接到了王展辉的电话。

    “志远,你来燕京了?”

    欧阳志远笑道:“大哥,我今天刚到,还没来的极给你打电话。”

    王展辉笑道:“晚上我们兄弟几个给你接风?”

    欧阳志远道:“大哥,今天不行,我正陪着霍老吃饭,要不,明天吧?”

    王展辉笑道:“那也行,对了,你不是对古董很有研究吗?明天上午十点,在燕京珠宝城,有个大型的拍卖会,我们都到场,你一定要来,给我们长长眼。”

    欧阳志远一听道:“好的,大哥。”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看着霍加臣道:“三哥,明天燕京珠宝城有个拍卖大会?”

    霍加臣道:“是有一个大型的拍卖会,我们哥几个都去,现在古玩行情看好,燕京的太子爷都在玩。”

    欧阳志远道:“好呀,明天咱们一起去。”

    众人刚吃完饭,欧阳志远的电话又响了,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七姐年英豪的。

    年英豪送给欧阳志远的那把军刀,救了志远的命。如果没有那把军刀,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就会死在香港的西山谷里。

    欧阳志远走到外面,按下接听键。

    “七姐,你好。”

    “嘻嘻,志远,你来燕京了?”年英豪笑道。

    欧阳志远道:“我是今天到的,七姐。”

    “呵呵,快说,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小丫头的口气里带着强烈的惊喜,而且说话很快。

    欧阳志远道:“七姐,我在霍老家里,你找我有什么事?”

    年英豪道:“你不要问了,你在霍爷爷门前等我,十分钟后,我开车接你。”

    “咔嚓!”年英豪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心道,这小丫头搞什么鬼?来接自己去干吗?

    霍加臣走了过来笑道:“晚上你有事?”

    欧阳志远道:“是七姐年英豪,他说开车来接我,不知道有什么事?”

    霍加臣一听笑道:“志远,你倒霉了。”

    欧阳志远疑惑的看着霍加臣道:“三哥,为什么我要倒霉了?”

    霍家臣道:“小丫头来接你,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和你比武。上次在运河县的大船上,你干掉了你几个毒贩,小丫头很不服气,在我面前说过多次,要和你比武。”

    欧阳志远笑道:“第二种可能是什么?”

    霍加臣笑道:“第二种情况,就是小丫头打架吃亏了,找你帮忙去教训人。”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的身手极好,而且还有枪,在燕京谁敢惹她?难道她是部队上的?”

    霍加臣道:“在燕京,一般部队上的人,没有人敢惹年英豪,但有一支部队的人,却不问年英豪的出身,绝对敢把年英豪打趴下。”

    欧阳志远一听霍加臣这样说,他顿时对年英豪的出身,有了强烈的兴趣。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看来小丫头的出身很厉害。一般的部队没有人敢惹她,难道她是军委主席的孙女?”

    霍加臣哈哈笑道:“我可不敢说年英豪的出身,我要是敢说出来,小丫头非打趴下我不可。总之,你一会和她一块出去,要小心点,小丫头很能闹的。”

    欧阳志远走进客厅道:“爷爷,奶奶,我出去有点事,萧眉,你赔爷爷。奶奶说话吧。”

    萧眉站起来,走到志远的身边道:“出去小心点。”

    欧阳志远点点头。

    霍老笑道:“不要回来太晚。”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霍加臣,向外走去。霍加臣跟了出来道:“年英豪要是让你替她打架,你最好不要去。”

    欧阳志远道:“为什么?”

    霍加臣道:“我可不想看到,你被人打成残废,那些人很厉害,而且都有杀人执照。”

    “杀人执照?”

    欧阳志远知道,有杀人执照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国安,另一种就是国家的秘密部队。这两种杀人执照,自己都有。

    年英豪肯定不是国安,难道她是秘密部队的人?

    小丫头送给自己的那把军刀,绝对不是一般部队的刀具。

    “滴滴……滴滴……。”

    门外传来了汽车喇叭的声音。

    霍加臣道:“年英豪来了,呵呵,你小心点。”

    欧阳志远笑道:“三哥,你放心吧

    两人走到大门前,霍加臣打开大门,外面停着一辆路虎越野车,灯光下,身材高挑健美的年英豪身穿一身干净利索的迷彩服,更加显得英气逼人,英姿飒爽。

    小丫头看到了欧阳志远和霍加臣一块走出来,漂亮的大眼睛一亮,走了过来,伸出手笑道:“三哥,志远,你们好。”

    欧阳志远握住了年英豪的小手道:“七姐,你好。”

    霍加臣道:“英豪,我把志远交给你了,你不能让志远受伤。”

    年英豪看着霍加臣道:“切,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受伤,志远一个大男人家,难道怕受伤?走吧,志远。”

    欧阳志远转过脸来看着霍加臣道:“三哥,没事,我会保护自己的。”

    霍加臣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小心。”

    欧阳志远上了年英豪的路虎,路虎发出强劲的轰鸣,冲了出去。

    “志远,你怎么会在霍爷爷家?是三哥请你去的吗?”

    年英豪一边开车,一遍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是三哥邀请我去到霍老家做客的。”

    欧阳志远暂时还不想说自己和霍老的关系。

    年英豪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三哥平时很高傲,就是我们兄妹之间,他也不轻易邀请人到他家做客,想不到你和三哥很投缘。”

    欧阳志远笑道:“也许吧,不过,我这个人为人好,人品也好,和谁都投缘,呵呵,也和七姐也投缘呀。”

    年英豪笑了,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神情。她大声道:“是吗?”

    欧阳志远道:“当然是呀。”

    车子开始开向一片空旷地带,最后停在了一个小山坡前。

    年英豪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道:“下来吧,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月光下,一边走下车来,看着年英豪道:“七姐,这是什么地方?一个人没有,怪吓人的。”

    年英豪笑道:“这就是我们的比武场地。”

    欧阳志远道:“比武场地?七姐,你还想和我比武呀?”

    欧阳志远心道,还真让霍加臣说对了,小丫头真是来找自己比武的。

    年英豪大笑道:“男子汉大丈夫,比比武算什么?你不会害怕了吧?”

    欧阳志远苦笑道:“这有什么害怕的?你肯定打不过我的。”

    年英豪道:“没有比试,你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你?既然不怕,那就比吧。”

    年英豪话音刚落,身形如同一股旋风,闪电一般的一拳打来。

    这小丫头的性格,真是雷厉风行,干净利索。

    年英豪的这一拳,发出撕裂空气的尖锐厉啸,而且速度极快,竟然带着一股让人恐怖的强大的暗劲。

    能练出暗劲的拳手,就表明这人的内劲已经进入了一个极高的阶段,一般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欧阳志远想不到,年英豪的武功竟然有这么高了。但她的武功还是不能和欧阳志远相比。

    但欧阳志远已经把暗劲练到千重浪中的阳关三叠,又从阳关三叠,练到胡笳十八拍,也就是说,欧阳志远的一拳打出,能发出十八重暗劲,能把对方打击十八次。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年英豪出身部队,自己就要让她知道,在和敌人生死搏斗中,没有没完没了的搏斗,而是一招判生死。

    这种搏斗,是极其残酷的。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招阳关三叠,一掌打在了年英豪的拳背上。

    “嘭!”

    一声闷响,年英豪感到自己的手背如遭重锤的轰击,整个身形被打得飞了起来,但刚一落地,还没等她站好,又是两股极其凶猛强悍的暗劲砸了过来,直接把年英豪打得翻了两个跟头,坐在地上,和傻了一般。我的天哪,一招就把自己打飞,这是什么武功?欧阳志远一拳竟然能打出三层暗劲,自己根本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欧阳志远一招就把年英豪打败,志远可是手中留了情的,而且用的是巧劲,没有伤着年英豪。

    年英豪终于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她知道,自己彻底的败了。

    欧阳志远看着发呆的年英豪,不由得笑道:“七姐,你败了。”

    年英豪噌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两眼露出了炽热的亮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你这是什么武功?一拳竟然能打出三重暗劲,这要是在和敌人搏杀中,一拳打中对方要害,就有三倍的强悍打击力,敌人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暗劲千重浪中的阳光三叠。”

    “什么?暗劲中的阳光三叠?你的武功,竟然超越在暗劲之上?”

    年英豪从小就在特种部队里长大,而且对练武极有天赋,她所在的那个特种部队,是和第五特战部队齐名的特战部队,叫龙牙特战队。

    龙牙特战队里的很多教官,都教过年英豪,其中里面,有很多高手。年英豪听一位高手教官说过,人可以把暗劲练到更高一层,一拳打出多重暗劲,伤人于无形之中,而且能打进对方身体里,让人凌空爆炸。

    志远竟然能练出来三重暗劲?自己要是学会了三重暗劲,和第五部队的那群小子比武,绝对能打趴下他们,就可以为自己报仇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比暗劲更高的功夫,就是多重暗劲,一掌砸在敌人身上,你有几重暗劲,就能攻击敌人多少次,如果你把三重暗劲叠加,就可以让敌人受到三倍打击力的攻击。”

    年英豪一把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大声道:“志远,我要学。”

    欧阳志远笑道:“七姐,三重暗劲可不是一天能练出来的,有的人,一生也练不出来。”

    欧阳志远感到了两团坚挺的柔软,在折磨着自己的胳膊。他想抽出来自己的胳膊,但年英豪由于太激动,而抱的很紧,志远竟然没有抽回来,他又不敢使劲向回抽。

    欧阳志远苦笑道:“嘿嘿,那啥……,七姐,你先放开我。”

    年英豪低头一看,欧阳志远的胳膊,正被自己抱在胸前。她的脸色一红,随即道:“真没劲,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怕啥?”

    欧阳志远笑道:“你要想学,我可以把千重浪暗劲口诀告诉给你,成与不成,要靠你个人领悟。”

    欧阳志远很喜欢年英豪的不拘小节的豪爽性格。

    年英豪一听欧阳志远要把千重浪暗劲的口诀交给自己,顿时狂喜至极,大声道:“谢谢志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