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六章 团聚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百二十六章团聚

    三个小丫头喝饮料,萧眉和秦萌萌喝红酒。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道:“来,大家举起杯,祝外公外婆健康长寿。”

    众人走举起酒杯,娜娜笑道:“祝外婆外公永远年轻。”

    温依依笑道:“我都老了,还能永远年轻?”虽然温依依这样说,但她听到两位外孙子和外孙女的祝福,老人还是很高兴的。

    秦天涯的心情也是很好,他端着酒杯笑道:“人不能永远年轻,但心态可以永远年轻,人活在这个世上,只要有个年轻的心态,你就可以永远年轻快乐。”

    秦萌萌笑道:“爷爷说的好,来,为了大家都有年轻的心态,干杯。”

    几个人的酒杯和饮料杯都碰在了一起。

    今天喝酒的是小杯子,三钱一杯,娜娜看到外婆和外公喝干了杯子里的酒,连忙走过去,从哥哥手里接过酒瓶,乖巧的笑道:“外公外婆,娜娜今天是第一次来看您们,我要给外公外婆端两杯酒。”

    温依依笑道:“好孩子,你有这个心就可以了。”

    欧阳志远笑道:“外婆,你就让娜娜给您和外公端两杯吧,娜娜可是第一次来。”

    秦天涯笑道:“好,娜娜,外公同意你端酒。”

    “谢谢外公。”

    娜娜微笑着给外公、外婆端了两杯酒。秦天涯喝完这两杯酒,很是高兴。

    秦天涯虽然位置很高,但他很喜欢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那种欢乐和温馨的气氛。

    这个家很久没有这样热闹了。

    今天要不是志远和萧眉他们来,秦飞扬和秦萌萌也不回来,两人虽然有工作人员陪伴,但却没有个家的感觉。

    秦天涯看着娜娜道:“娜娜,你也来燕京上学了,以后,每个星期天,都要和王雪、林小雅来看外公和外婆。”

    娜娜笑着道:“外公外婆,我肯定会和王雪、林小雅来看您们的,外公,您放心。”

    大家吃完饭后,秦萌萌带着娜娜、王雪、林小雅去逛北京城了,秦飞扬去上班。

    欧阳志远跟着外公走进了书房。

    工作人员给秦天涯和志远到了水,退了出去。

    秦天涯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说说你们运河县的新建工业园的情况,呵呵,我听说,你们一次招商引资,竟然签了七百多亿美元的投资合同,而且有亚洲三家最大的电子集团入户工业园?”

    欧阳志远道:“是的,外公,这次入住新工业园的投资商,有一百多家,其中最大的三家,是香港的富佳康电子集团、台湾恒丰集团和亚洲新加坡电子工商联盟主席李嘉兴的茂源电子集团,这三家电子集团的总投资,将近500亿,现在,他们的厂房建设速度很快,一年之内,就可以投产。”

    秦天涯道:“一年之内建好投产,这个速度很快,但要注意质量,我记得傅山工业园建设的时候,就出过一次脚手架倒塌的安全事故,这次,运河县的建设,你要多加注意。”

    欧阳志远道:“放心吧,外公,傅山县脚手架倒塌是有人故意破坏,那个案子已经破了,运河县工业园的建设,我亲自抓,保证不出任何的事故。”

    秦天涯道:“前一段时间,你到香港了?”

    欧阳志远道:“是的,外公,我去了一次香港。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被人软禁,而且有生命危险。如果韩建国死了,恒丰集团的投资就会中断,恒丰集团的投资要是中断的话,这对运河县开发区的工业园,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所以我去了香港,救出来韩建国和他的孙女。”

    秦天涯道:“你不光救了韩建国,还替国家找回来了四十四件国宝青铜器是吗?”

    欧阳志远笑道:“外公,您都知道?”

    秦天涯拍了拍志远的手背道:“我知道,好孩子,难为你了,但这种事,一定要注意安全。”

    欧阳志远道:“是的,外公。”

    秦天涯道:“你下午好好的陪陪你外婆,每天都是她一个人在家。”

    欧阳志远道:“外公,我明天陪外婆,一会我和萧眉去拜访霍老。”

    秦天涯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和萧眉去拜访霍老?”

    欧阳志远道:“外公,我告诉你一件事。”

    秦天涯道:“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萧眉是霍老的亲孙女。”

    秦天涯一听,眼里露出了惊奇的神情,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怎么可能?萧眉是霍老的亲孙女?”

    欧阳志远就把萧眉的身世仔细的和外公说了一遍。

    秦天涯听完后,大为惊讶。

    他沉思了一会笑道:“那我要恭喜霍老了。”

    秦天涯绝没想到,自己的外孙子媳妇,竟然会是霍老的亲孙女,他知道,以后自己和霍家能真正的联手了。

    工作人员走了进来,轻声道:“时间到了,秦总理。”

    秦天涯站起来道:“志远,下午拜访霍老的时候,替我向霍老问好。”

    欧阳志远道:“好的,外公。”

    秦天涯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上了他的专车,在几辆车的护送下,离开了家。

    欧阳志远带着萧眉,和外婆说了一声,坐着秦飞扬留下的那辆商务车,直奔霍老的景雅园别墅。

    欧阳志远感到身边的萧眉,她的娇躯在颤抖,呼吸加快。欧阳志远伸出手,握住了萧眉的手,轻声道:“眉儿,见到爷爷和奶奶,应该是件快乐的事,你放松呼吸,不要紧张。”

    萧眉靠在了志远的肩膀上道:“我知道,志远,但我现在有种渴望见到爷爷、奶奶,但还有种又怕见到他们的感觉。”

    欧阳志远轻轻的握住眉儿的手道:“眉儿,不要紧张,你不是想看到妈妈和爸爸的照片吗?那张照片,就挂在了霍老家里的客厅里。你一会就能见到爸爸和妈妈了。”

    萧眉的眼圈红了,她使劲的咬着嘴唇,点着头道:“我知道,志远,我就要见到爸爸和妈妈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霍老的家了,他拿出了电话,拨打着霍老的电话。

    霍老在接到欧阳志远带着萧眉来燕京的消息后,他和老伴邱荣英就开始激动。欧阳志远在南州停留了一夜,两位老人一夜都没有睡着,他们守着儿子和儿媳的照片。

    俩个人把儿子和儿媳的照片,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两人抱着照片,流着泪,回忆着儿子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霍老是在霍建国和李卫红刚结完婚后,第三天被人抓走的,进了大沙漠西北劳改。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别,竟然是和儿子儿媳永远分别的日子。

    他没有想到,儿子和儿媳会到大西北寻找自己,而且是与去不复返了。

    霍天武也回到了燕京,和霍天成陪伴着父母的左右。霍天武的儿子霍加臣听说找到了大伯的女儿,霍加臣也赶了过来,他不知道萧眉就是自己大伯的女儿。

    同样赶过来的,还有霍天文的儿子霍加军。霍老的三儿子霍天文在接见外宾,实在抽不出时间。

    霍老客厅里的电话响了。

    霍天武一看来电显示,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道:“志远,我是你霍叔叔。”

    欧阳志远一听是霍天武,他忙道:“霍叔叔,我们到了。”

    霍天武一听欧阳志远和萧眉到了,他连忙看着父亲和母亲道:“爸爸,妈妈,志远和萧眉到了。”

    霍老和老伴一听自己的孙女到了,霍老大声道:“天成、天武,咱们一起出去看看。”

    霍老想儿子都想的魔怔了,他要亲自去迎接自己的孙女。

    霍天武和霍天成连忙道:“好的,爸爸。”

    霍加臣和霍加军连忙扶住奶奶,霍天武和霍天成扶着霍老,一家人走出客厅,快步走向别墅的大门。

    霍加臣听到父亲在接电话的时候,喊出志远两个字,他本来想问志远是哪个志远?但还没来的极问。

    欧阳志远停下车,和萧眉走向霍老别墅的大门。

    两人还没来的极按门铃,大门就打开了。

    欧阳志远看到霍天武和霍天成扶着霍老、霍加臣和一位年轻人扶着霍老的老伴走了出来。

    霍加臣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萧眉,这让他大吃一惊。

    志远?萧眉?

    难道萧眉就是自己大伯的女儿?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

    萧眉看到了霍天武和霍天成扶着一位慈祥的老人、霍加臣和一位年轻人扶着另一位老人。

    两位来人嘴唇哆嗦着,眼含泪光,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

    一种骨肉相连的浓浓亲情,在萧眉的心里升起,萧眉在瞬间,就知道,前面这两位老人,就是自己的亲爷爷和奶奶。

    萧眉眼里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夺眶而出,她踉跄着,一下子扑进了爷爷和奶奶的怀里,大声叫道:“爷爷、奶奶,眉儿来看您们了。”

    历经无数次残酷血战的霍老,从来没有流过一滴泪的霍老,现在禁不住老泪横流,和老伴一起,一把死死的抱住了自己的孙女。

    “我的乖孩子,想死爷爷了。”

    这么坚强的霍老,现在竟然泪流满面,邱荣英老人也是痛哭不已。

    “爷爷、奶奶!呜呜……呜呜……。”

    三个人抱头痛哭。

    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霍天武、霍天成、霍加臣、霍加军也是眼现泪光。

    霍天武轻声道:“爸爸、妈妈,到客厅里说话吧。”

    欧阳志远轻轻地扶住了霍老和邱老道:“霍老,到家里再说吧。”

    萧眉泪光盈盈的看着爷爷和奶奶道:“爷爷、奶奶,咱回家。”

    霍老道:“好,乖孩子,咱回家。”

    萧眉抱着爷爷奶奶的胳膊,和大家走进了院子。

    霍加臣连忙拉住了志远道:“志远,我的天哪,萧眉竟然是我大伯的女儿?我在运河县看到萧眉的时候,就感到萧眉长得和我伯母很像。”

    欧阳志远道:“三哥,这次咱们可是亲上加亲了。”

    霍加臣笑道:“可不是吗,不过你现在变成了我妹夫了。”

    霍加臣比较老成,他的实际年龄要比萧眉大点,他要喊萧眉妹妹,当然要喊志远为妹夫了。

    欧阳志远道:“走吧,三哥。”

    虽然霍加臣很想问欧阳志远,萧眉怎么会成为自己大伯的女儿的,但爷爷、奶奶已经回客厅了,两人连忙跟了过去。

    几个人刚一进入客厅,萧眉就看到了放在桌子上,被擦得一尘不染的那张照片。

    她的两眼死死的盯着照片上,和自己长得一摸一样的年轻女人,依偎在一位年轻的男人身边。

    萧眉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那种浓烈的骨肉相连的母女感情,在心里顿时爆发。

    萧眉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从嘴里发出:“妈妈!爸爸!”

    萧眉一下子把照片死死的抱在了怀里,紧紧地贴在了胸口,再也不肯松开。

    “呜呜……爸爸……妈妈……呜呜……,女儿来看您们了,您们看看女儿吧。”

    霍老和邱老再次泪流满面,抱着孙女痛哭。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只有让萧眉哭出来,发泄完自己的痛苦,眉儿以后才没有事。

    霍老也是人,遇到这种事,同样也会痛哭流泪。

    但他毕竟是历经无数大事的霍老。

    霍老抬起头来,看着萧眉道:“好孩子,别哭了,今天我们能相认重逢,应该是高兴的日子,应该高兴。”

    萧眉这会儿已经把积郁在内心的痛苦哭了出来,觉得自己内心里好受了一些。

    她擦干自己的眼泪,又把爷爷、奶奶的眼泪擦去道:“是的,爷爷、奶奶,今天是我们全家团聚的日子,我们应该高兴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