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亲生父母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二十四章亲生父母

    晚上,欧阳志远要去拜访萧远山,和萧远山商量萧眉和霍老相认的事情。

    欧阳志远给萧远山带了一箱子玉春露,和萧眉一去了省委宿舍大院。

    “眉儿,爸爸妈妈的身体还好吧?”

    欧阳志远轻声问道。

    萧眉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肩膀上,笑吟的道:“还可以,爸爸吃了你的药后,高血压早就不犯了,天天还能喝一杯,志远,这还要感谢你。”

    欧阳志远伸出手,拍了拍眉儿的脑袋笑道:“咱们之间,还用谢谢吗?小丫头?”

    萧眉紧紧地抱住了志远的一条胳膊,看着他小声道:“志远,我想你了。”

    欧阳志远放慢车速,轻声道:“眉儿,我也想你了,正好,你陪我进京,我带你好好地逛逛燕京城。”

    萧眉痴痴的看着欧阳志远,眼光久久的不愿意离开。

    欧阳志远感到了萧眉对自己依恋的目光,他把车停靠在路边。萧眉扑进了志远的怀里,两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省委宿舍大院,萧远山和魏海娟正坐在客厅里,等待欧阳志远的到来。

    萧远山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眉头微微的皱着。他自从知道了萧眉是霍老的亲孙女之后,萧远山就知道,霍老早晚要和萧眉相认的。即使这样,萧远山的心里,仍有一些失落。

    这种失落,让萧远山很烦躁。虽然他知道,对于自己来说,也许是一种难得的机遇,但他的心里还是感到不舒服。就像自己美好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一般。

    萧眉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自己毕竟养育了二十多年,现在霍老要相认,自己阻止不了的。

    魏海娟的感觉却截然不同。她的内心很是兴奋和激动。即使她早就知道了萧眉是霍老的亲孙女,到现在,她仍旧处在激动之中。

    自己和丈夫,可以凭借对萧眉的养育之恩,和霍老攀上关系。她知道,霍家在燕京的强大影响力。随着霍老的三儿子霍天文的位置不断地升高,燕京的几大家族,已经不能和霍家抗衡。

    自己丈夫进京任职,是早晚的事。同样自己也能进入燕京的体制之内。

    魏海娟看着丈夫,轻声道:“志远和萧眉几点到?”

    萧远山看了看表道:“八点。”

    魏海娟道:“这次你也要和志远一块进京吗?”

    萧远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我不去,让萧眉和志远一块去就行了。”

    “那……萧眉的身世,谁给她说?”魏海娟看着萧远山道。

    萧远山沉思了一下道:“最好由志远给他说。”

    魏海娟疑惑的看着丈夫道:“为什么你不给他说?”

    萧远山道:“现在,志远是她最亲近的人。”

    魏海娟停了好一会,才点点头道:“就这样吧。”

    八点整的时候,别墅外响起了汽车的喇叭声。魏海娟笑道:“志远他们来了。”

    魏海娟微笑着迎了出去,打开门。

    欧阳志远和萧眉正笑吟的站在门外。

    “妈妈,我们来了。”

    欧阳志远和萧眉连忙向魏海娟打招呼。

    魏海娟笑道:“志远,萧眉,快点进来,你爸爸在客厅等着你们呢。”

    萧眉笑道:“妈妈,您们还没有吃饭吧?我买了点熟菜。”

    魏海娟笑道:“萧眉,家里什么都有,你还买菜干吗?”

    萧眉道:“妈妈,我们顺路捎来的,里面有您爱吃的鹅肝,志远给爸爸带来了一箱子酒和两包茶叶。”

    魏海娟连忙接过萧眉手里的东西道:“志远,以后再来,不要买东西。”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我没买什么东西,酒是自家酿的,茶叶是人送的。”

    三个人说着话走进了客厅。

    “爸爸,我们来看你了。”

    萧眉和欧阳志远看到了萧远山坐在沙发上,连忙向他的招呼。

    萧远山笑着道:“志远。萧眉,坐吧。”

    欧阳志远道:“爸爸,我给你带来一箱酒和两把茶叶。”

    萧远山笑道:“上次你带来的酒,都被老领导们要走了,正好,还有几位没抢到的,这次就给他们了。”

    魏海娟道:“我去准备菜,你们说话。”

    萧眉站起来道:“妈妈,我给你帮忙。”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厨房。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萧眉的身世,还是你找机会给她说吧。”

    欧阳志远道:“爸爸,您不给萧眉说?”

    萧远山点点头道:“我认为,还是你说的比较好,你现在是萧眉最亲近的人。”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看着萧远山道:“爸爸,那好吧。”

    萧远山道:“志远,好好的安慰一下萧眉,萧眉的性格,虽然很是要强,但当她知道,我们不是她的亲生父母,而她的父母都在二十多年前已经为国家牺牲,这个消息,肯定对她打击不小,她的心结,还要你来解开,所以,我让你给萧眉说。”

    欧阳志远道:“爸爸,我给萧眉说吧,你放心,萧眉不会有事的。”

    萧远山点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

    欧阳志远给萧远山倒了一杯水。

    萧远山道:“运河县的工业园建设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建设的很快,估计在换届前,能竣工投产。”

    萧远山点点头笑道:“不错,我听说,前一段时间,你又搬到了一位县委副书记?”

    欧阳志远道:“那人叫钟继伟,是县委副书记,原来的时候,属于原县委书记王广忠的人,主要是收受贿赂。”

    萧远山道:“运河县的县长和书记、常务副县长,都换了一遍,难道钱真的这么重要吗?”

    欧阳志远笑道:“钱真是好东西,但只有正当途径来的钱,花的才没有心里压力。钟继伟收受的贿赂,还是几年前的事情,只有五万,但他仍旧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萧远山道:“沈加林和王万均的工作能力如何?”

    沈加林和王万均都是省长江川河直接派到运河县工作的干部。萧远山当然明白,省长江川河派这两个人到运河县的目的是什么。

    欧阳志远道:“他们的工作能力很强,但没有用在正路上,都用在拉帮结伙上面。”

    萧远山点点头道:“朋党之争,历来都是官场的毒瘤,除不掉呀。”

    萧远山在一语双关。

    欧阳志远笑道:“任何事情只要存在,就有他存在的道理,我敢说,朋党之争,在中国的官场中,永远除不掉的,但任何朋党,都是有底线的,这个底线,就是不要犯法。就象原来的市长郭文画,县委书记王广忠,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他们只要违背了人民的意志,伤害了法律,都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说的似乎还有一些道理。”

    欧阳志远笑道:“沈加林和王万均之流,我还不放在眼里。”

    萧眉端着两盘菜走了过来笑道:“菜好了,开饭了。”

    魏海娟也端着菜走了出来道:“志远,你们爷俩好好地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我这就开酒。”

    欧阳志远开了一瓶玉春露,给萧远山倒满。

    萧眉笑道:“志远,爸爸只能喝一杯。”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爸爸的气色不错,高血压已经除根了,一杯酒正好。”

    萧远山道:“老了,当年我在酒泉,二斤多的酒量,没有人能喝过我。”

    萧眉笑道:“爸爸,您今年才五十多岁,一点也不老呀。”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爸爸一点都不老,最低还能再干一届省委书记。”

    萧远山笑道:“也就是最后一届,我就到了退休年龄了。”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您要和中央领导相比,您还是很年轻的。”

    萧远山笑着端起了酒杯道:“我可不能和那些领导相比,我呀,部级就到头了。”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和萧远山碰了一杯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爸爸,您进入中央还是很有可能的,山南省可是咱们国家的经济大省,从您这个位置进入中央体制的,就有好几位。”

    萧远山笑道:“喝酒吧,谈这个太远。”

    “志远,见到你外公,替我问好。”萧远山喝了一口道。

    欧阳志远给萧远山倒上酒道:“好的,爸爸。”

    “对了,下个月你外公就要来龙海考察傅山县,到时候,你要全程陪护。”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我已经离开了傅山县,不是傅山县的县长了,现在的县长,可是人家江宗武。”

    萧远山道:“没有你的引进投资,就没有傅山县今天的脱贫致富,功劳和政绩,都是记在你的头上,江宗武只是代替了何振南而已,到时候,何振南同样也要到傅山县去。”

    欧阳志远道:“到时候,有你们省里和市里领导在一边陪同,哪里有我的位置,我还是不去了。”

    萧远山笑道:“到时候就怕不是你说的算了。”

    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欧阳志远和萧远山交流了很多问题。

    家里有房间,萧眉给干妈打了电话,今天不回去了。

    萧眉和欧阳志远走到二楼房间的时候,萧远山和魏海娟没有休息,她们都在客厅里等待欧阳志远和萧眉说有关萧眉的身世。

    欧阳志远住客房,萧眉还是住自己原来的房间。

    欧阳志远跟着萧眉走进了萧眉的房间。萧眉脸色一红,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坏蛋,回你自己的房间去,爸爸和妈妈还在客厅里没休息。”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一下子把萧眉拥在了怀里,搂的很紧。

    萧眉伸手抚摸着志远的脸笑道:“小坏蛋,有点瘦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都是想你想的。”

    萧眉笑道:“竟说假话。”

    欧阳志远道:“眉儿,你和爸爸什么时间从酒泉回到了内地的?”

    萧眉道:“我上初中的时候,爸爸调到山南省政府工作,我和妈妈、弟弟都跟着过来了。”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能说说你小时候的事吗?”

    萧眉准备去洗澡,她笑着道:“我先去洗澡,洗完澡回来再给你说。”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萧眉的耳垂道:“一起洗?”

    萧眉的娇躯一颤,小声道:“爸爸、妈妈还在下面,不许乱来。”

    萧眉说完,挣脱了志远的怀抱,走进了浴室。不过浴室的门并没有关好。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

    欧阳志远走到浴室门前道:“酒泉的生活很苦吗?”

    萧眉在里面笑道:“也不太苦,就是风沙多,我爸爸妈妈不是第一批军人,是第二批,第一批很苦。第一批军人到达酒泉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有,就是戈壁滩。我爸爸和妈妈去得时候,航天城快建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怎么知道的?当时你还没有出生吧?”

    萧眉笑道:“是爸爸给我说的,不过,第一批和第二批都牺牲了好多人,那里有很多的流沙,大风一起,如同小山一般的流沙,可以淹没一切,我有一位霍叔叔和李阿姨,就是牺牲在流沙里,小时候,我爸爸妈妈们经常带我去给霍叔叔、李阿姨上坟。”

    欧阳志远能知道,萧眉口中的霍叔叔就是他的爸爸霍建国,李阿姨就是萧眉的妈妈李卫红。

    欧阳志远轻声道:“你霍叔叔和李阿姨,都是为了这个国家不受别人欺负,而为国牺牲的,他们牺牲的伟大,牺牲的光荣。”

    萧眉点头道:“我知道,所以,我很敬佩霍叔叔和李阿姨的。”

    欧阳志远道:“你见过你霍叔叔和李阿姨的照片吗?”

    萧眉道:“没有,霍叔叔和李阿姨的坟茔前,只有一块石碑,没有照片。”

    欧阳志远道:“我见过你霍叔叔和李阿姨的照片。”

    萧眉一楞,她从门缝里伸出涂满护发素的头来,看着志远道:“你怎么可能见过霍叔叔、李阿姨的照片?我爸爸都没有。”

    欧阳志远道:“萧眉,你霍叔叔和李阿姨,就是燕京霍老的大儿子和儿媳。”

    萧眉吃了一惊,快速的冲干净护发素,洗完了澡,穿好衣服,走了出来道:“什么?志远,霍叔叔和李阿姨竟然是霍老的大儿子和儿媳?你怎么知道的?”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道:“自从霍老平反后,他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寻找他的儿子和儿媳,最近霍老终于找到了他的儿子和儿媳,就是你的霍叔叔和李阿姨。”

    萧眉低下了头,眼睛有点湿润了,她低下头,小声道:“可惜,霍叔叔和李阿姨已经牺牲了,这让霍老失望了。”

    欧阳志远道:“但霍叔叔和李阿姨有个女儿,霍老也知道了,霍老非常希望能认这个亲孙女。”

    萧眉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怎么可能?霍叔叔和李阿姨有个女儿?我怎么不知道?爸爸妈妈也没说过呀?”

    欧阳志远握住了萧眉的手,看着萧眉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眉儿,霍叔叔和李阿姨的女儿就是你。”

    萧眉一听,吓了一跳,她随即笑了。

    “志远,这怎么可能?你开什么玩笑?咱爸爸和妈妈就在客厅里。”

    萧眉以为欧阳志远在和自己开玩笑。

    欧阳志远道:“眉儿,我说的是真的,霍叔叔就是你的亲爸爸,李阿姨是你的亲妈妈,霍老是你的亲爷爷。”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不象开玩笑,她的心一沉,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志远……你……你说的是真的?”萧眉感到这件事对自己太突然,她不能接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眉儿,是真的,爸爸和妈妈都没有休息,你下去问问就知道了。”

    萧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泪水如同决堤的江河,狂流而下,内心如同刀绞一般。

    自己竟然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而是早已牺牲的霍叔叔和李阿姨的女儿,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

    萧眉转身冲下楼去,她要问问爸爸和妈妈。欧阳志远连忙跟了下来。

    萧远山和魏海娟一看萧眉流着泪冲了下来,两人连忙站起来,一脸担心的看着萧眉。

    “爸爸,志远说的是真的吗?”

    萧眉流着泪,看着萧远山。

    萧远山点了点头道:“眉儿,志远说的是真的,你的亲生父母,就是你从小给上坟的霍叔叔和李阿姨,当年我们碰到了风暴流沙,你的父母被流沙掩埋住了,我们只救出了你,当时你只有几个月大。”

    “不,这不是真的!”

    萧眉一声尖叫,流着泪跑向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