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有什么目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一十八章有什么目的

    党组书记沈加林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脸色气的铁青,阴冷的眼里,露出狰狞的眼神。

    今天竟然再次失败,真是疏忽大意了。自己以为很有把握的拿掉常务副县长张茂盛,想不到,张茂盛竟然把钱交到了廉政账户里。

    关键的一张常委票,自己拿不到呀。

    今天再次和欧阳志远对决,欧阳志远连给自己举手的机会都没有,他有六票常委票,自己只有五票。看来,还要再调走一位常委才行。

    欧阳志远战壕里有宣传部长周铁国、纪委书记陆庆田、政法委书记汪东升、常务副县长张茂盛,这四个人,自己要向谁下手?最好的办法是,把欧阳志远调走,但又不可能。

    这里面,最好下手的就是宣传部长周铁国。

    沈加林把秘书高林叫过来道:“你去把宣传部长周铁国的所有资料拿过来我看。”

    高林连忙道:“好的,沈书记。”

    高林刚出去,就碰到了副书记钟继伟。

    “钟书记,您好。”高林连忙打招呼。

    “呵呵,小高,沈书记在吗?”钟继伟问道。

    高林连忙道:“在,我给你通报一声。”

    高林走进沈加林的办公室,不一会就出来了道:“钟书记,沈书记请您进去。”

    钟继伟走进了沈加林的办公室。

    “钟书记,请坐。”沈加林连忙让钟继伟坐下。

    钟继伟笑道:“谢谢沈书记。”

    沈加林和钟继伟都是副书记,但沈加林是党组书记,钟继伟是主管行政的副书记,沈加林的级别要比钟继伟高一些。

    高林给两人倒好水,退了出去。

    两人现在都属于任海涛市长战壕里的人,因此,两人碰到一起,也没有什么忌讳。

    沈加林看着钟继伟道:“今天我们没有拿下张茂盛,真是太遗憾了。”

    钟继伟道:“谁也没想到,张茂盛竟然把那十万块钱汇给了廉政账户,这是个失误,我们要想再获的一票,我们要找另外一个人下手。”

    沈加林看了一眼钟继伟道:“我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但生活作风有点不好。”

    钟继伟的眼睛一亮,他快速的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人的名字:周铁国。

    沈加林点点头道:“说说周铁国这个人的情况。”

    钟继伟道:“周铁国,不光担任宣传部长,还是运河县电视台台长,他一直和一位叫沈娟的副台长关系暧昧。原来,沈娟只是一名记者,但她凭借和周铁国的暧昧关系,一直坐到了副台长的位置。”

    沈加林一听,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

    “钟书记,找人盯着周铁国,拍下他们不正当关系的证据,最好能当场抓住他们,这样,咱们才能拿下周铁国,取得常委的关键一票。”

    钟继伟道:“好的,沈书记,这件事我去办。”

    过了一会,钟继伟看着沈加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沈加林笑道:“钟书记,有什么话请讲,有什么难处,我可以帮你。”

    钟继伟犹豫了一会道:“三江商贸大楼有我签的字。”

    沈加林一听,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看着钟继伟道:“有你签的字?你当时担任什么职务?”

    钟继伟道:“城建局局长和党委书记。”

    沈加林道:“那你可要负主要的责任了。”

    钟继伟点点头道:“是呀,欧阳志远绝对会拿这件事,向我开刀的。”

    沈加林道:“当时县委书记是王广忠?”

    钟继伟点点头道:“是的。”

    沈加林道:“原来的县长在省城住院,估计已经快完蛋了,王广忠已经死亡,王刚又是王广忠的远房本家弟弟,你可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老县长和王广忠的身上,你一口咬定是王广忠让你签的字,就是欧阳志远能拿你怎么样?最多给你个记过处分。”

    钟继伟一听,顿时豁然开朗起来。是的,自己一口咬定是王广忠让自己签的字,欧阳志远也没有权利撤了自己的副书记。可是自己收了王智勇五万块钱的礼金,这个不好办呀。这件事是否给沈加林说?钟继伟犹豫了一下,他决定,还是不说。

    钟继伟道:“谢谢沈书记的指点。”

    沈加林笑道:“咱们之间不用说谢,咱们要共同对付的是欧阳志远,早晚有一天,运河县是我们的。”

    第二天早晨,欧阳志远起的很早,不到五点他就起来了,开车直奔龙海市医院。

    六点半的时候,他就赶到了龙海。在医院不远处,他知道有一家叫清河大酒店经营的早点不错。是自助餐,十元钱随便吃。酒店很大,住宿的免费早点,食物做的很精致,又卫生。

    欧阳志远把车停到大酒店门前,交了十元钱,走进了一楼的餐厅。

    餐厅装修的十分豪华,人不是很多,吃早点的人都是彬彬有礼。能住得起这种豪华大酒店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

    欧阳志远自己盛了一份八宝粥,一份海带丝咸菜,二十个灌汤包,又拿了两个巨山湖的咸鸭蛋,找了一张靠近窗口的桌子,看着外面冲冲而过的人群,慢慢的吃着自己的食物。

    “喂,你让一下,这桌子是我们的。”

    一声有点霸道、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欧阳志远没有抬头,继续吃着自己的灌汤包,心道,老子吃一顿饭都不安宁,这桌子是你家的?总有一个先来后到吧?想要这张桌子,等老子吃完再说。

    湖西市市委书记宋光明在龙海做手术,龙海市很多的官员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很多官员都放弃了工作,从湖西市来到龙海来看望市委书记宋光明。

    湖西市很多的干部,都住在清河大酒店。今天宋光明动手术,湖西市市长关占平昨天就来到了龙海,住到了清河大酒店。

    市长关占平和市委书记宋光明两人合作快一年了,两人并不像龙海那样,市长和市委书记不和,两人合作很成功。

    宋光明虽然是市委书记,但不论做什么事,都很低调,而市长关占平却很强势,但关占平却很听宋光明的.

    欧阳志远吃饭的这张桌子,是关占平的秘书懂顶义占好的。他先下来给领导打好饭菜,市长关占平一会就下来,他们吃完饭,直接就去龙海医院。

    陪同关占平的还有湖西市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他们主要是保护关占平。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宋艺林也来了。秘书懂顶义买来食物,一看自己占好的桌子,竟然让一位年轻人坐了,他就让欧阳志远离开。

    懂顶义是市长关占平的秘书,平时他对别人说话的口气,就有点大,毕竟年轻呀。现在,他直接就想把欧阳志远撵走。

    欧阳志远是谁?他根本不理会懂顶义。

    懂顶义一看这个年轻人竟然没有理会自己,这让懂顶义很是恼火,这要是在湖西市,没有人敢对自己这样。一看是自己,早就吓跑了。

    懂顶义大声道:“年轻人,你让一下,这是我们的桌子,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懂顶义,这是一位二十七八的男人,长得瘦高挑,双眼带着一股不屑的傲气,眼神居高临下,就好像看蚂蚁一般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这人是官场里的人,而且还有一点官位,但官位不大,官位大的没有这种不屑傲气的眼神。

    欧阳志远心道,这人是谁?口音不是龙海市的。外地的小官也敢这样嚣张?现在的年轻官员,一点也不知道收敛。

    现在自己可是在家门口上,竟然被一个外地的小官员欺负?这算什么?

    欧阳志远很想把这半碗还没有喝完的八宝粥泼在他的脸上。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家的桌子?”

    懂顶义被欧阳志远问的一愣,他沉声道:“不是我家的桌子。”

    欧阳志远道:“写你的名字了吗?”

    懂顶义道:“没有写我的名字。”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不是你家的桌子,又没有写你的名字,你凭什么撵我走?对我不客气啥?你脑子进水了?五秒钟之内滚蛋,否则,老子对你才不客气。”

    懂顶义被欧阳志远骂的一愣,脸色顿时一片铁青,他看看四周的桌子,刚才还没有人的餐厅,现在已经开始上人,每张桌子都有好几个人。一会市长关占平就下来了,自己要是连这点事都干不好,就怕关市长生气。

    他有点气急败坏的道:“你怎么骂人?你赶快走,再不走的话,我们的人来了,你吃不了兜着走,我们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懂顶义的话音还没有落,负责保卫关占平的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和负责刑侦的公安局一处处长郑伟,还有刑侦处的两位侦查员,走了过来。

    刑侦一处处长郑伟,这人是从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脾气火爆,身手极好。他一看秘书懂顶义还没有安排好饭桌,还在和一个年轻人吵架,而关市长马上就下来了。他心里火了,快步走了过来,大声道:“董秘书,怎么还没有安排好?”

    懂顶义一看负责保卫的副局长薛兆国和负责刑侦的公安局一处处长郑伟走了过来,他急了,大声道:“这人不讲理,抢了我们的桌子,还骂人,而且还要对我不客气!”

    郑伟一听,脸色顿时一沉,没有说一句话,一步跨到欧阳志远的面前,伸手就去抓欧阳志远的衣襟。

    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一看郑伟要动手,他怕惹出什么麻烦,立刻道:“郑处,下手轻点,把人劝走就行了。”

    薛兆国知道,郑伟是特种部队下来的,身手极好,他怕郑伟伤着这个年轻人,惹出麻烦,龙海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要是自己的地盘,自己一个电话就把这个不长眼的年轻人抓起来,狠狠地修理他一下。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来了两个男人,而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手极其矫健,双眼有神,一看就知道,这人有功夫。但他二话没说,一步跨到自己面前,恶狠狠的抓了过来。

    欧阳志远心里顿时很是恼怒,这个王八蛋是谁?仗着有功夫,欺负人不是?老子是这么好欺负的?

    欧阳志远猛一侧身,一脚就踹在了郑伟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郑伟感到自己的身子一麻,一百八十斤的身子腾空而起,飞起来有好几米,砸向了一张桌子。

    “嘭!”

    那张桌子立刻被砸得粉碎,桌子上的汤水菜肴飞溅起来,弄得郑伟全身都是。

    欧阳志远这一招,把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吓了一跳,郑伟的身手厉害到什么程度,薛兆国是知道的,十几个人都打不过郑伟,现在竟然让这位年轻人一脚就踹飞,这怎么可能?

    郑伟的两命手下一看到自己的处长被人打到了,两人脸色一变,并没有亮出证件,而是快速的掏出手枪,对准了欧阳志远大声道:“你竟然敢袭警?你立刻抱头蹲在地上,否则,我们开枪了!”

    欧阳志远一看到对方掏出手枪对准了自己,而没有亮出证件,不由得一声冷哼,身形一闪。

    这两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手腕一麻,手掌一轻,两把手枪就到了对方手里。

    欧阳志远没有再下手揍他们,因为他听到对方说他袭警,欧阳志远知道,对方可能是外地的警察。

    公安局副局长薛兆国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快的身法,这人简直就是一道影子,影子一闪,两把枪已经到了对方的手里,这人的武功真高。

    “住手!”

    一声冷喝从后面传来,市长关占平在几个人的簇拥下走了下来,另外两名警察连忙把郑伟从碎掉的桌子中间,把郑伟扶了起来。

    郑伟脸色极其的阴冷,全身满是汤水。要不是市长关占平下来了,他早就把枪掏出来了拼命。自己堂堂的刑侦处处长,竟然被人家一脚踹飞,自己的脸丢尽了。

    “欧阳县长!”

    湖西市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就陪着市长关占平,他一眼看到了拎着两把枪,一脸冷森森的欧阳志远。我的天哪,郑伟他们竟然和欧阳志远发生了冲突。

    政府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和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到运河县参观过经贸洽谈会,当时,他们没住上大酒店,欧阳志远得到消息后,亲自给他们安排了住宿,又送给了他们几张演出票。所以,宋艺林认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宋艺林陪着一位年龄五十出头,长得人高马大、一脸威严带着官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的官位不小。难道他就是湖西市市长关占平?

    欧阳志远知道,这次误会了,他把手枪扔给了那两位警察,笑道:“宋主任,你好。”

    倒霉的郑伟和副局长薛兆国一听办公室主任宋艺林喊这个年轻人为欧阳县长,两人都吃了一惊。

    欧阳县长?这人就是龙海市运河县的县长?我的天哪,听说龙海市运河县的县长欧阳志远,年龄只有二十三,但看着面相,竟然还要更显得年轻。

    刑侦一处处长郑伟的脸色很难看,他知道,自己这一脚白挨了。

    市长关占平一听这个年轻人就是运河县年轻的县长欧阳志远,他也是一愣。真年轻呀,二十三岁,自己二十三岁的时候,刚大学毕业进入了工厂,连个科员都不是,人家已经是县级干部了,真是人和人不能比呀。

    欧阳志远的手和宋艺林的手握在了一起。

    宋艺林连忙道:“欧阳县长,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关市长。”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道:“您好,关市长。”

    关占平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他是省委书记萧远山未来的女婿,自己的同学周天鸿得意的嫡系官员。

    欧阳志远的政绩,关占平仔细的看过。

    欧阳志远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成功的开发出崮山天柱峰国家级四a风景区,带领傅山县农民,大量种植药材,把崮山药材批发市场,建设成为全国做大的药材批发市场,建设新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举把山南省最贫困的傅山县,建设成为绿色环保旅游的大县,让傅山县的人民,彻底的摆脱了贫困。

    欧阳志远到了运河县做县长,人家一个经贸浅谈会,竟然引进外资七百多个亿美元的投资,把亚洲三大电子集团都拉过来了。

    这人不简单呀,并不是外界传播的那样,是依靠省委书记萧远山而提拔起来的纨绔子弟。

    关占平伸出手,微笑道:“你好,欧阳县长。”

    陪同市长关占平的所有官员不仅一呆,他们有一年没见过关市长笑过了。关市长上次的微笑,那还是去年省里领导来检查湖西市最大的煤业化工基地的时候,笑过一次。

    关市长在和欧阳志远握手的时候,竟然笑了。

    秘书懂顶义的脸色变得苍白,自己撵的人,竟然是运河县的县长,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自己的秘书看来干不成了。

    欧阳志远笑道:“关市长,刚才是个误会,呵呵。”

    关占平看了一眼秘书懂顶义和满身菜汤的郑伟,沉声道:“怎么回事?”

    薛兆国连忙道:“关市长,郑伟和欧阳市长有关误会,现在没事了。”

    欧阳志远笑道:“没什么,关市长,呵呵,你们还没有吃饭吧,那啥,我请客,咱们一起吃吧。”

    关占平再次被欧阳志远逗乐了,微笑道:“呵呵,好呀,欧阳县长,一起吃吧。”

    郑伟阴沉着脸,心道,妈个比,你请客?酒店本来就是免费的早点,还要你请客?

    秘书懂顶义和工作人员快速的盛好食物,端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道:“关市长,您的年龄大,您就叫我志远吧。”

    关占平道:“好吧,志远。”

    众人吃饭很快,十分钟就吃完了这顿饭。

    关占平他们吃完了饭,就直奔龙海市医院去了。

    欧阳志远看看表,快七点了,他开着奔驰,在后面也是开向龙海医院。

    刑侦处处长郑伟,透过车后窗,狠狠地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眼里露出浓烈的杀气。

    副局长薛兆国阴冷的看了一眼郑伟,沉声道:“干嘛?你还想找回面子?欧阳志远一招就把你踹飞,眨眼间就夺掉了两把枪,嘿嘿,你掂量一下,你是他的对手吗?龙海市的七爷,都不是他的对手,被逼的远走国外。再说,他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你能惹起他吗?你不要冲动,坏了我们的大事。”

    郑伟冷声道:“我就不信,我杀不了他。”

    薛兆国冷声道:“你要是想找死的话,没有人拦你。”

    郑伟一看薛兆国沉下脸来,他立刻吓得不敢再说话,但他眼里仍旧闪出一丝杀意。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

    欧阳志远把车停到了外科病房的楼下,上了电梯,直奔外科办公室。

    外科办公室里,院长张延清、外科主任杜建和老干部保健部部长左逸雨,还有五六位外科医生,在对手术做最后的论证。

    欧阳志远走了进来笑道:“张院长、杜主任、左部长,我来了。”

    院长张延清一看欧阳志远来到了,连忙站起来笑道:“志远,,我们都等你了。”

    外科主任杜建和保健部部长左逸雨都向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笑道:“但愿不要晚了手术。”

    张延清把手术方案和彩超图片还有影像图片都递给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看看这些资料,一会心里有数,为了做到万无一失,我才让周书记把你请过来。”

    欧阳志远仔细的看着宋光明心脏的影像图案,又看了一遍手术方案道:“心脏膜瓣修补术,是一个技术难度很高的手术,只要准备充分,我看问题不大。”

    张延清道:“志远,你看完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看完了,您主刀,杜主任和左部长协助,我保护,这个手术成功率百分之九十。”

    张延清道:“我要的是百分之百的成功。”

    张延清知道,这次手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欧阳志远道:“你们看完病人了吗?我去看看病人。”

    张延清道:“对了,志远,你去看看病人吧,我们刚看完病人。”

    欧阳志远道:“我过去给病人检查一下身体。”

    杜建递给欧阳志远一套白大褂,欧阳志远穿好衣服,走向宋光明的高干病房。

    市委书记宋光明要做手术,湖西市市委市政府来了很多官员,副市长甄永军和马加山正站在走廊里说话,刑侦处长郑伟带着几名警察,站在走廊的拐弯处站着,负责走廊出入口的安全。

    市长关占山正在病房里和市委书记宋光明说话,这些人只好呆在走廊里。

    刑侦处长郑伟猛然看到一位医生走了过来,很是面熟。这让郑伟很是纳闷。自己在龙海没有认识的医生呀?这个人怎么这样面熟?

    带着口罩的欧阳志远看到了自己踢飞的这位刑侦处长,他不喜欢这个人,没有理会,直接走了过去。

    “站住!”

    郑伟对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一声低喝,快步的走到了欧阳志远的背后,厉声道:“你是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我是医生,要去检查病人,一会就开始手术,请你让开。”

    郑伟冷笑道:“拿下你的口罩,我看看你是谁。”

    欧阳志远拿下口罩道:“就你多事。”

    “欧阳志远!”

    郑伟绝对想不到,这位拉下口罩的医生,竟然是运河县的县长欧阳志远。这吓了郑伟一大跳。

    欧阳志远是一县之长,怎么会化装成医生,要进入宋书记的病房?难道欧阳志远有什么企图?

    郑伟立刻厉声道:“欧阳县长,你想干什么?你竟然化装成医生,你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

    郑伟这样一说,那几个警察立刻警觉起来,死死地把住了走廊的路口,有两个警察的手身子伸向了腰间,摸到了枪柄。

    欧阳志远立刻冷声道:“我再说一遍,我是医生,手术就要进行了,我要马上检查病人的身体,请你们让开。”

    欧阳志远很是恼怒,他几乎要动手了。

    郑伟在大酒店里,被欧阳志远一脚踹飞,让他心里极其的恼火,现在他认为欧阳志远化装成医生,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自己决不能让欧阳志远进入病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