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被利用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一十一章被利用了

    由于石博文开枪打倒了一名警察,这些警察极其的愤恨悲伤,他们一见石景阳掏出了手枪,做出了危险的动作,警察们的几十把手枪立刻对着石景阳射击。

    “呯!呯!呯!”

    石景阳的胸口瞬间中了几十枪,整个胸部被打的稀烂,污血喷溅出来。他一头栽倒在地,全身剧烈的抽动着,瞪大了双眼,嘴里污血狂喷。他至死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反应最快的就是石景山,他看到在楼上搜出了大量的毒品,他知道,自己的石家被人陷害了。

    他猛然看到父亲突然发疯,而且掏枪射击,打倒了一名警察和一名记者,他知道大事不好。父亲开枪拒捕,警察当场可以开枪。

    果然,他看到薛亿江一枪就打倒了父亲,父亲的眉心在喷射鲜血和脑浆。父亲倒在了一堆青铜器上。

    不要呀!石景山极其的悲愤。

    他看到大哥石景阳暴怒,大哥掏出了手枪。

    “不要掏枪!”

    石景山立刻大声喊道。他知道,只要大哥掏枪,这个动作是极其危险的动作,那些警察可以开枪击毙自己的大哥。

    虽然自己和大哥有矛盾,都想当石家未来的家主,但这是内部矛盾,大哥毕竟是自己的亲大哥,一母所生,血肉相连。

    他不想看着大哥死。

    但那些警察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他们一看石景阳掏出了手枪,几十把手枪立刻开枪。

    大哥的胸口被打的稀烂,鲜血狂喷。

    “不!”

    石景山狂叫着,但他立刻抱头蹲在地上。他知道,只要自己有任何的危险动作,自己就会象大哥一样被打成马蜂窝。

    自己要给石家留条希望,要报仇,要查出来是谁在陷害石家。

    薛亿江的枪口一直在监视石景山,只要石景山有任何的一丝危险动作,自己就可以立刻开枪,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但石景山竟然抱头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很多的记者监督下,薛亿江不敢开枪干掉石景山。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被薛家利用了。原来定的计划,并没有提到毒品的事情,只是搜出青铜器,让记者曝光,把石家赶出四大家族就可以了。

    没想到,薛家做的更绝,那些毒品肯定是薛家现场放置的。他们设计好了,要干掉石博文。

    自己让石博文发狂,目的是让石博文说出青铜器的来历,是怎么样盗窃的这些青容器。但没想到,石博文竟然会掏枪射击,打死了一名警察和一名记者,薛亿江趁机开枪,除掉了石博文和石景阳。

    欧阳志远知道,是自己没有掌握好让石博文出现幻觉的程度。看来,自己的功力还是不行呀。

    现在整个现场一片混乱。大胆的记者录下了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

    外面传来救护车凄厉的鸣笛声。

    大批的记者和警察涌了进来。

    薛顶天看到了自己的三儿子薛亿江开枪除掉了石博文和石景阳,老家伙高兴的差点发疯。

    今天终于除掉了心腹之患。可惜的是,石博文的小儿子石景山,还没有除掉。这是个祸根呀。

    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不简单,竟然能让石博文发狂,真是了不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地交这个朋友。

    石博文的六十大寿宴会,变成了杀人的现场。

    当天的报纸都刊登了警察在石博文家里搜出了大陆丢失的青铜器,还搜出了大量的毒品。石博文和他的儿子石景阳拘捕,而且还开枪打死了一名记者和一名警察,警察们还击,打死了石博文和他的儿子石景阳。报纸上刊登了大量的照片。

    石家终于从香港四大家族中抹去。

    另外两大家族,都采取了沉默。

    通过正当渠道手续,香港警察把四十二件国宝青铜器,交还给了中国大陆。

    渡口码头,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紧紧地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这批青铜器国宝,能顺利的回到祖国,都是你的功劳。”

    欧阳志远笑道:“周厅,这是咱们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你们可是做了大量的工作的。”

    何文婕笑道:“志远,你就别谦虚了,回头,让周厅给你请功。”

    欧阳志远笑道:“请功就不要了吧,周厅到省政府提议一下,把我的处级改成副厅级就可以了。”

    周江河一听,不由得笑道:“你就是个官迷,想把处级改成副厅级,你可以直接去找省委萧书记。”

    何文婕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是怎样让石博文发疯的?”

    欧阳志远苦笑道:“文婕,石博文受不了被搜出青铜器和毒品的压力,他才发疯,这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老家伙是自己找死。”

    何文婕道:“志远,你就编吧,现场中,只有你能做到。”

    周江河笑道:“这些问题,不是我们要探讨的,现在,我们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我们没有让人民失望,这些国宝终于回到了人民的怀抱,这些都是志远帮我们完成的,我们要感谢志远,敬礼。”

    周江河说完,带头向欧阳志远敬礼。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要走就走吧,不要搞得这样严肃,我不是警察,更不是军人,又不会敬礼。”

    何文婕扑哧一声笑出来,放下手道:“志远,你什么时候回去?”

    欧阳志远道:“明天我就回运河县。”

    周江河道:“志远,保重。”

    渡船缓缓的离开码头。欧阳志远向周江河他们招手致意。

    九龙古玩城珍宝斋。

    周默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任务完成了,你可以轻松的好好玩几天了。”

    欧阳志远道:“明天我就回去,运河县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

    张倩倩笑道:“志远,运河县离开谁,照样都能运行,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

    小丫头时刻不忘记打击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我没有把自己看的太重,但我是一县之长,有很多事情,要等着我去解决,张倩倩,欢迎你有时间到运河县来做客,我亲自到飞机场来迎接你。”

    张倩倩道:“入了国安,就把命交给了国家,哪有时间到运河县?志远,还是你好,你有双重身份,又当县长,又是国安。”

    小丫头看着欧阳志远,留露出羡慕的神情。

    欧阳志远心道,双重身份?我还有一个特战队员的身份,你还不知道呢?

    顾勇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有机会,我们到运河县去看你,我们合作的很愉快。”

    欧阳志远握着顾勇的手道:“谢谢,顾勇。”

    禅月山下的禅月寺。

    韩建国老人和智禅方丈慢慢的走在寺院里。

    韩建国看着智禅方丈道:“智禅方丈,志远和月瑶到底怎么样?我可就这么一个孙女,志远要是欺负我的孙女,我饶不了这个臭小子。”

    智禅方丈微笑道:“志远这孩子,是一位有情有义的男人,听说你们有难,人家可是不远千里,从大陆赶来,不顾自己的安危,救出了你们爷俩,你那几个干儿子来救你了吗?所以呀,志远才是你最亲的人。”

    韩建国道:“可是,在过去,我把整个恒丰集团都送给他,让他娶月瑶,他都没答应,现在又怎么会和月瑶在一起?他有一个未婚妻,叫萧眉。”

    智禅方丈道:“志远把原因都告诉给我了,在西山谷,刘钟书的儿子刘志鹏为了得到恒丰集团的股份,他给月瑶下了药,想先得到月瑶,然后再胁迫你,让你转让股份。正在危机的关头,志远赶到了,救下月瑶。但是,刘志鹏用机关把月瑶和志远沉到地下几十米的,想困死他们。在地牢里,月瑶的药性发作,这种药要用水,才能救治,但地牢里没有水。如果不救治,月瑶就有生命危险。志远只能那样救了月瑶。”

    韩建国一听,咬牙道:“让我抓住刘志鹏,我活剥了他。”

    智禅方丈道:“我看了月瑶的面相,你的事业,都会由月瑶来继承,月瑶能掌管好未来的恒丰,而且她和志远有夫妻之相,而且,将来会子孙满堂,为你们韩家开枝散叶。”

    韩建国一听,一把抓住了智禅方丈的手臂道:“真的?为我们韩家开枝散叶?”

    韩建国的眼睛有点湿润,他做梦都想抱外孙。自己的儿子和儿媳死在空难,月瑶是他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因此,小丫头的性格有点偏激,一直不喜欢男人。是志远的出现,才让月瑶的性格变得正常。韩建国本来就是打算把月瑶许给欧阳志远,连同恒丰都给他。但欧阳志远有了萧眉,这让韩建国很是郁闷。

    想不到,现在阴差阳错,志远终于接受了月瑶。还能给韩家开枝散叶,这怎能不让韩建国高兴。

    智禅方丈点点头道:“不出一年,就会有结果。”

    韩建国道:“可是,志远有萧眉,怎么可能会娶月瑶?”

    智禅方丈道:“志远娶萧眉是一回事,但不耽搁他和月瑶是夫妻。”

    韩建国一听,不乐意了,大声道:“你是说,月瑶给志远做小?这个我可不答应。”

    智禅方丈道:“志远现在是县长,你难道让他娶两个老婆?大陆那里也不会答应的,你不会毁了志远的前程吧?”

    韩建国道:“这个臭小子就是官迷,当那个小七品官有什么好处?一个月几百块钱,我可是把整个恒丰集团都交给他。”

    智禅方丈道:“人各有志,志远他的志向是在官场。”

    韩建国道:“志远也要给月瑶个名分吧。”

    智禅方丈道:“月瑶和萧眉没有大小,都是志远的妻子,但这件事,先不宜让萧眉知道,那个女孩子,是个刚烈女子。”

    韩建国沉思了好一会,才无可奈何的道:“只有这么办了,只是委屈了月瑶。”

    智禅方丈道:“志远是你和月瑶命中的贵人,如果没有志远,你和月瑶早就死几次了。”

    韩建国一想,苦笑道:“也是,志远已经救我好几次了。”

    智禅方丈道:“我给月瑶和你找了个绝对保险的保镖。”

    韩建国一听,笑道:“是谁?”

    智禅方丈笑道:“是志远的师傅,也是我的师哥,看,他来了。”

    韩建国转脸一看,只见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微笑着走了过来。

    韩建国连忙打招呼道:“道长,您好。”

    “无量寿佛,你好。”

    魏半针微笑着打量着这位当年威震日本鬼子敌胆的抗战英雄。岁月不饶人呀,都老了。

    智禅大师笑道:“这位就是魏半针道长,志远的师傅,师哥,这位就是月瑶的爷爷韩建国。”

    两人又重新见了礼。

    魏半针笑道:“韩施主,志远托我们保护你和月瑶,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们会想法保护你们的。”

    韩建国知道,志远的身手极好,他的师父岂不更厉害?自己和月瑶有了魏半针道长的保护,自己就可以放心了。

    韩建国连忙道:“谢谢智禅方丈、谢谢魏道长。”

    魏半针道:“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韩施主,不要客气。

    欧阳志远的机票,是明天上午八点的。

    今天晚上,韩老、月瑶和志远在一起吃的晚饭。韩老和韩月瑶还要呆在香港,为的是让香港的恒丰集团走上正轨,香港的恒丰集团总经理的位子,韩建国让韩月瑶担当起来。

    韩建国知道,自己老了,活不了几年了,集团总裁的位置,早晚都要让给自己的孙女月瑶。

    韩老相信,月瑶在志远的保护下,恒丰集团会不断的发展壮大的。

    酒菜摆在了桌子上,韩老坐在了上首,志远和月瑶坐在了下首。

    欧阳志远给韩老倒了一杯酒,端起酒杯道:“韩老,来,我敬您两杯酒,祝贺您重新掌管香港恒丰。”

    韩老微笑着端起酒杯道:“志远,我和月瑶能逃脱刘钟书的魔爪,重新掌管香港的恒丰,这全靠你的营救,这杯酒呀,我要谢谢你,是你不远千里赶过来,救了我和月瑶。”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这是我应该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两杯酒,就当晚辈敬你的。”

    韩老笑呵呵的道:“好,这两杯酒我喝。”

    现在,经过智禅方丈的一番开导,韩老在心里,早已把欧阳志远当做自己的孙女婿看待了。

    老人很是高兴的从欧阳志远手里接过酒杯,连喝了两杯。

    月瑶连忙给爷爷倒上酒。然后端起了志远的酒杯道:“欧阳哥哥,是你救了我和爷爷,没有你的相救,就没有月瑶和爷爷的今天,所以呀,月瑶敬你两杯酒。”

    经过这次事件,月瑶比过去懂事多了,已经变得成熟起来,她知道,自己应该开始担负起恒丰集团的责任了。

    韩建国笑道:“好,志远,这两杯酒,你要喝。”

    欧阳志远从月瑶手里接过酒杯道:“谢谢月瑶。”

    志远连续喝了两杯酒。月瑶又给志远倒上酒。

    韩建国道:“志远,你明天就要回运河县了,开发区的厂房建设,就交给你了,我和月瑶在香港还要忙上一阵,等到月瑶能熟悉香港的业务,我和月瑶再到运河县看你,到时候,傅山县的电子城,也能投产了,到时候,请你去剪彩。”

    欧阳志远笑道:“月瑶是该担当起恒丰集团的责任了,韩老,您以后不论碰到什么事,一个电话,我立刻赶过来。”

    韩建国笑道:“志远,你师父过一段时间,就要搬过来,他已经答应保护月瑶和我了,这里的事,你放心好了,有你师傅在,一切都会解决的。”

    欧阳志远想不到,师傅这次竟然答应的这么干脆。香港有师傅和叔叔在,任何人都伤不了月瑶和韩老的。

    欧阳志远道:“那我就放心了。”

    这顿饭韩老喝的很高兴,老人有点喝高了,欧阳志远和月瑶伺候老人睡下后,回到了韩月瑶的房间,月瑶紧紧地搂住志远,不肯松手,炽热的娇唇热烈而疯狂的吻着志远。

    小丫头知道,明天欧阳哥哥就要回运河县了,两个月内,自己捞不着和自己爱着的人见面,这让她十分珍惜现在的一分一秒。

    两人热烈的亲吻着,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志远坐上了八点的飞机,直飞龙海市。

    欧阳志远这一段时间,太累了,他上了飞机,坐在座位上后,就睡着了。当一阵剧烈的颠簸和女孩子的尖叫声想起来的时候,终于把他惊醒。

    欧阳志远一看机舱内的情景,把他吓了一跳。整个机舱的所有乘客,脸色煞白,一片惊慌失措,尖叫声震耳。

    飞机遇到了强烈的气流,上下颠簸的很厉害,随时就有失控的危险。

    我靠,不会吧,坐个飞机也这样危险?这要是出事,自己就是有再厉害的武功,也是白搭。

    一位空姐早已吓得脸色苍白,摔倒在地上。

    欧阳志远的冷汗也流下来了。

    飞机又是一个很大的颠簸,仿佛失去了控制,巨大的机体在猛烈的颠簸着,机舱内的东西都飞了起来。“啊!”

    身旁的一个女孩子,又是一声凄厉的尖叫,一下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她长长的指甲,几乎刺进了欧阳志远的肉里,吓的全身哆嗦。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只能听天由命,虽然他让自己镇静下来,但剧烈的颠簸,还是听他的内心充满着强烈的恐惧。欧阳志远是人,他同样怕死,他的内心开始狂跳。

    他知道,要是这架飞机解体了,所有的人都要死,没有一个人能幸免。

    他想到了自己的眉儿、月瑶、陈雨馨、黄晓丽,还有自己的父母。

    猛然,飞机急剧的盘旋下坠,如同中了导弹一般。

    所有的男女都开始发出死亡之前的尖叫,声嘶力竭,极其刺耳。怀里的女孩子泪流满面,脸色苍白,嘴里发出高分贝的凄厉惨叫声,让欧阳志远全身起满鸡皮疙瘩。

    欧阳志远下意识的紧紧地抱住了这个陌生的女孩子。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飞机再下降一会,即使飞机不坠毁,怀里的女孩子也会被吓死。

    他一掌拍在女孩子的后背上,一股内力输进了女孩子的体内,让她平静下来。

    欧阳志远闭上眼,听天由命。他感觉飞机猛然停止了下降,又开始快速的拉升。

    “有救了!飞机在上升。”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压住了很多人是的惨叫声。人们被欧阳志远这一声暴喝喊醒,很多人感到飞机终于上升了。

    “万岁,有救了!”

    不远处,一个留着金色长头发的年轻人虽然脸色吓得煞白,但他一感觉到飞机开始爬升,他瞬间恢复过来,并潇洒的一甩金色的长头发,冲着欧阳志远喊道:“哥们,够男子汉,你还真不怕死。”

    欧阳志远被他逗乐了。他指着自己脸上吓出来的汗水笑道:“谁不怕死,谁是王八蛋。”

    “哈哈,有种,够实在。”

    年轻人冲着欧阳志远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候,飞机终于飞出了那团气流,变得平稳,几名空姐脸上还挂着泪水,虽然脸色还是煞白,但职业的微笑已经出现在她们的脸上。

    “各位顾客,对不起,刚才飞机碰到了气团流,颠簸的很厉害,我代表航空公司,向大家道歉,现在飞机已经飞出了气流团,请大家照看好自己的行李和家人,看看有没有人受伤。”

    空姐如同春风化雨一般的声音,让所有还处在惊恐之中的乘客清醒过来。

    欧阳志远怀里的女孩子也慢慢的镇静下来,她猛然感到自己还趴在一位陌生的男人的怀里,她猛地一推欧阳志远,连忙从欧阳志远的怀里挣脱出来。

    刚才小丫头扑进欧阳致远的怀里,那是她吓的乱了方寸,下意识的想找个依靠。刚才飞机向下坠落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就是欧阳志远也是吓的脸色苍白,冷汗直流,别说这个小丫头了。

    女孩子脸色由白转红,她看到了自己的眼泪把人家的西装和衬衣都弄湿了,脸色顿时红的很厉害,小声道:“对不起,弄脏了您的衣服。”

    欧阳志远笑道:“没关系,能保护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是我的荣幸。”

    “噗嗤!”

    女孩子被欧阳志远逗笑了。

    那个金色长头发的年轻人,冲着欧阳志远笑道:“我的胸怀也能保护女孩子。”

    欧阳志远笑道:“就你刚才的那个脸色,吓得给抹了增白剂似的,你还能保护女孩子?让女孩子保护你还差不多。”

    金色长发的年轻人笑道:“咱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女孩子微笑着大方的伸出手看着欧阳志远道:“我叫宋佳佳,谢谢你在危机关头,让我找到一个避难的港湾。”

    女孩子笑起来十分的好看优雅。欧阳志远握住了宋佳佳的小手道:“我叫欧阳志远,呵呵,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

    宋佳佳微笑道:“呵呵,欧阳志远,你真会说话,我去看看我父亲。”

    宋佳佳刚站起身来,一个年轻人神情极其紧张的快速走来道:“宋佳佳,快,宋书记的心脏病犯了。”

    宋佳佳一听,脸色一变,立刻向前面冲了过去。

    欧阳志远心道,有人犯病了?刚才飞机的颠簸,就是没有心脏病的人,也会被吓出来心脏病。

    欧阳志远连忙跟了过去。自己是医生,救人要紧。

    来到飞机的前半部,欧阳志远看到一位五十左右的中年人,躺在座位上,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在快速的对中年男人进行紧急急救。宋佳佳流着眼泪,脸色又吓得蜡黄。

    周围五六个官员模样的人,全都冷汗直流,神情极其着急。

    病人脸色煞白,嘴唇发紫,呼吸急促,脸上身上如同水洗一般,冷汗直流。这是心脏病人发病的典型症状,这人的病情极其的凶险危机。

    负责抢救人的医生,他的手法和程序很对,但对这位心脏病人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欧阳志远知道,情况危急,他顾不上多说,一把推开那个正在救人的医生道:“你再这样继续抢救,会死人的,起来,我来。”

    这一队人,是西湖市市委市政府从新加坡考察回来的政府官员。带队的正是市委书记宋光明。

    他们在新加坡考察了一个星期,今天从新加坡坐飞机返回西湖市,飞机在香港加油,再次起飞,飞往龙海市。湖西市没有飞机场,他们只能飞到龙海,湖西市的车队在龙海飞机场接机。

    没想到,飞机竟然碰到气流团,差点坠机,飞机在颠簸下降的过程中,市委书记宋光明受不了颠簸,导致心脏病复发。

    速效救心丸吃了,但不管用。随队医生立刻现场抢救,但效果不佳,而且病人的病情有加重的趋势。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把拉开随队医生。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一见一个年轻人推开了随队医生项永臣,他立刻厉声喝道:“你是谁?你懂医术吗?病人是湖西市委宋书记,你要是耽误了医生的抢救,你要坐牢的。”

    宋佳佳一看是欧阳志远,她立刻大声道:“欧阳志远,你是医生?”

    欧阳志远知道时间紧迫,自己早下手抢救一秒,病人就有希望恢复过来,再耽搁一会,病人就完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自己的行医证道:“我是医生,请大家不要打搅我,救人要紧,否则,耽误了病人,你们自负。”

    负责招商引资的副市长范中伟脸色一沉道:“哪里来的野医生,快滚一边去。”

    范中伟说完,就想一把推开欧阳志远,时间紧迫,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掌推开范中伟,把范中伟推得一个踉跄倒在飞机的座位上。

    范中伟立刻气的脸色蜡黄,自己可是湖西市的一位副市长,现在竟然被人推倒,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银针,手指一捻,一根银针寒芒一闪,扎进了宋光明的眉心,首先吊住了宋光明的一口气,然后双手一分,撕开病人的衬衣,手指连续急捻,一根又一根的银针飞了出去,扎在病人的心脏周围。

    这样下针,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我的天哪,这么长的银针,扎进了胸口,还不扎到了心脏?这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谁能负责?

    随队医生项永臣可是湖西市人民医院保健专家,他也懂得中医,他一看这位年轻人下针的手法极其熟练,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他知道了,今天碰到了中医高手。

    市委办公室主任曹继东看着项永臣道:“项医生,他能行吗?”

    项永臣点点头道:“可以。”项永臣并没有因为欧阳志远推开自己而生气。他是一位心胸宽广的医生。

    项永臣这样点头,众人顿时放下心来。

    十几根银针下完,宋光明的脸色有了点红润,呼吸不再那么急促,嘴唇不再发青,水淋淋的冷汗也慢慢的消失。

    宋佳佳看着欧阳志远,两眼露出惊奇的神情和感激。

    欧阳志远继续下针,把宋光明的心经要穴上的所有穴位,都扎了一遍。

    “哼!”

    宋光明嘴里哼了一声,眼睛慢慢的睁开,但神情还是很虚弱。

    欧阳志远掏出一颗清香扑鼻的药丸,放进宋光明的嘴里,一拍他的后背,药丸滑入胃里。

    “你给宋书记吃的是什么药?有说明书吗?有什么副作用吗?”

    副市长范中伟献媚的大声呵斥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范中伟,就知道这人是一个溜须拍马献媚的小人。志远根本没有理会范中伟。

    药丸一下肚,宋书记的脸色开始有了血色,嘴唇变得红润起来,眼神有了精神。

    范中伟立刻道:“宋书记,您可吓死我了,您要是有个什么好歹,让我们可怎么活呀?湖西市可离不开您呀。”

    范中伟说完话,眼睛里竟然滴出了眼泪。

    我靠,这也太有点那个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