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阻止求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七章阻止求婚

    白海峰笑道:“我去过龙海市傅山县的天柱峰和运河县的运河古城。天柱峰的风景十分的迷人,运河古城的古老文化,春江栈道,更是让我留恋往返。”

    欧阳志远笑道:“白先生,现在傅山县的天柱峰已经被恒丰集团开发,成为了大陆很有名的风景区,而运河古城也正在恢复古的老面貌,春江栈道,也正在修复之中,呵呵,白先生,有时间再去龙海看看。”

    白海峰笑道:“好,有时间我去看看。”

    欧阳志远道:“到了龙海,我给白先生接风。”

    白海洋笑道:“谢谢,欧阳先生,你和韩总很熟吗?我看到你和韩月瑶在一起走进来的?”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正在我们运河县投资建厂,所以,我和韩老认识。”

    白海洋道:“这次韩老能从刘钟书手里脱险,全靠欧阳先生吧?”

    欧阳志远道:“韩老先生为人豪爽,光明磊落,而且是我的朋友,我看到他遭到小人陷害,当然不能袖手旁观。”

    白海洋笑道:“欧阳先生是一位很义气的男人,和我的性格一样,我比你大几岁,你以后称呼我为白大哥吧。”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好的,白大哥。”

    薛千帆笑道:“志远,你在香港又多了一位大哥了。”

    薛万水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的面子很不小,白大哥在香港很少主动认兄弟的。”

    白海洋并不是傻子,他让欧阳志远喊自己大哥,他是看到了欧阳志远的不凡。能在刘钟书手里救出韩建国,又能和薛千帆称兄道弟,他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白大哥看得起小弟。”

    薛千帆递给志远一杯酒道:“来,为我们的有缘认识,干杯。”

    “呵呵,好,来干杯。”

    白海峰、薛千帆、欧阳志远、薛万水四人的杯子刚要碰在一起。

    “呵呵,海峰兄、千帆兄,你们喝酒,怎么能忘了我?”

    一位三十左右的威猛男子,携着一位漂亮的女孩子,从外面走进了。

    白海峰看着这位高大威猛的男子笑道:“沈寒弘,你来晚了。”

    欧阳志远一听这人叫沈寒弘,他知道,沈寒弘是四大家族中沈百朝的大儿子。

    沈寒弘笑道:“不晚,舞会还没有开始,你们还没有碰杯。”

    欧阳志远知道,又是一位豪爽的汉子到了。

    薛千帆道:“来,沈寒弘,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这位是我的兄弟欧阳志远,志远,这位是沈寒弘。”

    薛千帆给两人介绍着。

    欧阳志远和沈寒弘都伸出手来,互相问好。

    “好英俊的男人!”

    沈寒弘握着欧阳志远的手笑道:“你好,欧阳先生。”

    欧阳志远笑道:“认识你很高兴,沈先生。”

    薛千帆笑道:“志远,改叫大哥吧,我们可都比你大,不要再喊先生了。”

    欧阳志远连忙改口笑道:“沈大哥,你好。”

    沈寒弘呵呵笑道:“好,志远,你是薛千帆、白海峰的兄弟,同样也是我沈寒弘的兄弟。”

    “香港四大家族中的三大家族都在这里,怎能少了我石景山?”

    石景山微笑着,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但他的笑意里面,带着一丝寒意。

    薛千帆笑道:“石景山,四大家族少不了你石景山,但你来晚了,该罚酒三杯。”

    薛千帆说话间,一摆手,侍者端来了托盘,里面盛着好几杯酒。香港四大家族中,薛千帆最反感的就是石家兄弟,但他仍旧面带微笑的看着石景山。

    香港四大家族虽然表面上和和气气,但暗处早就露出了杀机。

    白海峰笑道:“呵呵,我同意薛千帆的意见,石景山,三杯酒,喝完再说话。”

    石景山的呼吸一窒,心道,王八蛋,沈寒弘也是刚来,你薛千帆为什么不罚他三杯酒?

    但石景山的酒量极好,他笑道:“既然薛大哥说了,我就喝三杯酒吧。”

    石景山说话间,这家伙端起酒杯,顷刻间,喝光了三杯酒,竟然面不改色。

    欧阳志远心道,这个王八蛋的酒量不错。

    白海峰笑道:“好酒量,石景山,来,介绍一下一位新朋友,这位是欧阳志远,志远,这位是石景山。”

    石景山早已听大哥石景阳说过了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大陆人,欧阳志远已经数次侮辱了大哥。

    欧阳志远看着石景山,他知道,这家伙就是一个阴险的小人。

    石景山也在打量欧阳志远。嘿嘿,小毛孩子一个老子早晚找人弄死你。

    石景山伸出了手道:“你好。”

    欧阳志远淡淡的点了点头,握住了石景山的手道:“你好。”

    两人的表情都很冷淡,根本没有刚才和白海峰他们认识的那种热烈的气氛。

    薛千帆知道其中的原因,白海峰和沈寒弘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两人也不是一般的人物,他们虽然纳闷,但两人都不说话。

    韩月瑶跑了过来,笑嘻嘻的拉住欧阳志远的胳膊道:“欧阳哥哥,八点了,咱们给玛丽娅送礼物去。”

    白海峰笑道:“韩小姐,你好。”

    韩月瑶和这几个人都认识,她笑着打招呼道:“沈大哥、薛大哥、白大哥,你们好。”

    沈寒弘一看,韩月瑶竟然拉着欧阳志远,那欧阳志远和韩月瑶的关系,可不是一般。

    薛千帆和沈寒弘也连忙和韩月瑶打招呼。

    石景山一看韩月瑶竟然和欧阳志远很熟,他的眼里顿时露出了一丝杀机。他早已垂涎韩月瑶的容貌,只是韩月瑶不太理会他,欧阳志远和韩月瑶的关系竟然这样密切,这让石景山醋意大发,杀机顿生。

    “月瑶,你好,很长时间没见了,你还好吗?”

    石景山连忙和韩月瑶打招呼。

    韩月瑶笑道:“石景山,我很好。”韩月瑶虽然不喜欢石景山,但招呼还是要打的。

    欧阳志远笑道:“沈大哥、薛大哥、白大哥,我们过去一下。”

    “志远,你先去忙吧。”

    薛千帆笑道。

    韩月瑶挽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走向刚从楼下走过来的玛丽娅。

    “玛丽娅,生日快乐!”

    “月瑶,是你!”

    韩月瑶跑上前去,和玛丽娅紧紧地抱在一起。

    玛丽娅抱着韩月瑶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香港,怎么才来找我?”

    韩月瑶笑道:“没来几天,这不,你生日到了,我来给你祝贺生日。”

    “谢谢,月瑶。”

    玛丽娅看到韩月瑶能来,她高兴的不得了,两人是很好的朋友。

    “玛丽娅,来,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欧阳志远。”

    韩月瑶微笑着指着欧阳志远道。

    玛丽娅一看到欧阳志远,顿是大声道:“是你?呵呵,欧阳大哥,谢谢你救了我。”

    欧阳志远看着玛丽娅的额头,笑道:“没有留下疤痕,恢复的不错。”

    玛丽娅笑道:“欧阳大哥,你的药太神奇了,一点疤痕都没有了。”

    韩月瑶一看两人竟然认识,连忙道:“玛丽娅,你们认识?怎么回事?”

    玛丽娅笑道:“昨天,我喝醉了酒,车子撞到了护栏上,摔破了头,是欧阳大哥救下了我,而且用一种十分神奇的药,治好了我的伤口,月瑶,你看看,昨天的伤口,没有留下一点疤痕。”

    韩月瑶笑道:“呵呵,真的?”

    欧阳志远拿出一个漂亮的小盒子,递给韩月瑶,韩月瑶接过小盒子,把小盒子放在玛丽娅的手里道:“玛丽娅,生日快乐。”

    玛丽娅惊喜的接过礼品盒笑道:“谢谢你,月瑶、欧阳大哥。”

    玛利亚说完,笑嘻嘻的把韩月瑶拉到一边,小声道:“老实交代,是男朋友吗?”

    韩月瑶脸色一红,笑着摇摇头道:“不是,只是朋友。”

    玛丽娅笑道:“我知道,你在上中学的时候,就不喜欢男人,有男同学追你,你都是把人暴打一顿。现在怎么喜欢男人了?欧阳志远肯定是你的男朋友。”

    寒月瑶不知道怎样回答自己的好朋友。

    欧阳大哥有萧眉。

    欧阳志远猛然感到了一道阴寒怨毒的目光,射向自己,他转脸一看。看到了石景阳在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欧阳志远冷笑着瞪了一眼石景阳。

    石景阳怨毒的看着欧阳志远,走了过来,来到了欧阳志远面前,阴森森的道:“欧阳志远,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是何人?这里是你家吗?你是香港总督什么人?你有权力赶我走吗?”

    石景山恶狠狠地道:“我是史密斯的未来女婿。”

    欧阳志远嘿嘿笑道:“你这话说的有点早吧?你什么时候成了史密斯的女婿了?史密斯答应了吗?就是玛丽娅也没有答应吧?恐怕你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吧,等你真正成为史密斯的女婿,你才能赶我走,但就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石景阳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极其狰狞,他咆哮着道:“我一定会成为史密斯的女婿的。”

    玛丽娅和韩月瑶听到了欧阳志远和石景阳的争吵声,两人连忙走过来。

    玛丽娅看着石景阳,脸色很不好看道:“景阳,你干什么?欧阳大哥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人家?欧阳大哥是我请来的,人家昨天还救过我,你快给欧阳大哥道歉。”

    石景阳一会就要向玛丽娅求婚,他不敢不听玛利亚的。他知道,只要自己成了史密斯的女婿,自己的家族,一跃就会成为香港四大家族之首。

    自己刚才太冲动了。可是自己一看到欧阳志远,自己就忍不住怒气冲天。

    石景阳看这欧阳志远道:“对不起,欧阳先生。”

    欧阳志远笑道:“没有什么对不起的,等你真正的成为史密斯总督的女婿之后,你才能有权力赶我走。”

    韩月瑶一听,石景阳竟然赶自己的欧阳哥哥走,不由得勃然大怒道:“石景阳,你是什么狗东西,你凭什么赶我欧阳哥哥走?玛丽娅就是嫁不出去了,也不会找你这种人,怎么?你还想做玛丽娅的男朋友,我第一个都不答应。”

    小丫头说的话,十分的彪悍。做玛丽亚的男朋友,还要她答应。

    石景阳一看韩月瑶竟然欧阳志远那一边,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他的脸色一冷,恶狠狠地道:“韩月瑶,这件事和你无关,欧阳志远是你什么人?你非要替他说话?”

    韩月瑶冷笑道:“欧阳哥哥是我男朋友。”

    欧阳志远一听,露出了一丝苦笑。小丫头真敢说。

    石景阳顿时吃了一惊,欧阳志远竟然是韩月瑶的男朋友?这怎么可能?恒丰集团的韩建国,从台湾的军界退下来,脾气极其的火爆,在香港和台湾,无人敢惹。老家伙的手里有很多的保镖和死士,都是他过去的手下。

    玛丽娅看着石景阳道:“石景阳,你真让我失望。”

    玛丽娅说完,狠狠地瞪了一眼石景阳。

    这时候,一位管家走了过来,小声道:“小姐,时间到了,老爷找你。”

    玛丽娅拉着韩月瑶道:“我爸爸过来了,走,欧阳大哥,咱们过去。”

    石景阳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眼里露出了阴毒的杀气。他走到了洗手间,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爸,那个叫欧阳志远的人,老是坏我们的大事,您找人干掉他。”

    石景阳恶狠狠地道。

    石博文冷声道:“他在珠宝城打了你,现在又找你的麻烦,你弟弟刚才给我说了,这人竟然是韩建国未来的孙女婿,但我石博文怕过谁?嘿嘿,他活不到明天。”

    石博文说完话,放下了电话。

    他又拨通了一个号码,沉声道:“都布置好了吗?”

    一个带着金属音质的冷酷声音道:“别的你不要问,你准备好一个亿就可以了。”

    “咔嚓!”

    对方扣死了电话。

    石博文放下电话,脸色变的极其狰狞,嘿嘿,有谁给我们石家作对,他一定要死。

    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英国人,和一位端庄的漂亮夫人,正端着酒杯在人群中应酬着。

    玛丽娅微笑着走过去道:“爸爸、妈妈,时间到了吗?”

    香港总督史密斯转过身道:“我的宝贝玛丽娅,时间到了。”

    玛丽娅的母亲索菲娅拥抱了一下自己的女儿道:“玛丽娅,来,让我们宣布你的生日舞会,现在开始吧。”

    玛丽娅微笑道:“好的,妈妈。”

    史密斯和索菲娅拥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玛丽娅,微笑着走到台阶上,史密斯举起了酒杯道:“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今天是我的宝贝女儿玛丽娅十八岁的生日,感谢大家的光临,现在,我宣布,玛丽娅生日舞会,现在开始。”

    史密斯的话音一落,彩带礼炮和音乐响了起来,旁边的电子屏幕上,放着玛丽娅从小到现在的长大历程。

    玛丽娅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湿润了,她微笑着道:“谢谢爸爸妈妈。”

    史密斯和索菲娅微笑着拥抱着宝贝女儿玛丽娅,笑道:“玛丽娅,从今以后,你是大人了。”

    玛丽娅道:“我知道,爸爸妈妈,谢谢您们。”

    史密斯和索菲娅看着女儿,两人开心的笑着。

    “爸爸,我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

    玛丽娅向爸爸做了一个邀请礼。

    “当然可以,我的宝贝女儿。”

    史密斯微笑着和爸爸滑进了舞池。

    索菲娅看着幸福的父女,她笑得很开心。索菲娅看到了韩月瑶,她微笑着走了过来道:“月瑶,你好,你很长时间没来总督府了。”

    韩月瑶连忙道:“索菲娅夫人,您好,我最近比较忙,没来看您。”

    索菲娅看着站在韩月瑶旁边的欧阳志远笑道:“这位漂亮的小伙子是谁?是你男朋友吗?”

    欧阳志远连忙道:“索菲娅夫人,您好。”

    索菲娅道:“小伙子,你好。”

    韩月瑶脸色一红,轻声道:“索菲娅夫人,他叫欧阳志远,是我朋友。”

    韩月瑶没有说欧阳志远是自己的男朋友,只是说是朋友。

    索菲娅微笑道:“不错,比玛丽娅的男朋友强多了。”

    石景阳看到了索菲娅夫人,他连忙走过来,鞠了一躬道:“索菲娅夫人,您好。”

    欧阳志远一看石景阳过来了,他不想见石景阳,拉着韩月瑶滑进了舞池。

    不远处的石景山看着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滑进了舞池,他的眼睛里露出了阴森森的寒芒。

    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一曲终了,玛丽娅和父亲史密斯走了过来,石景阳连忙迎上前去。

    “景阳,陪玛丽娅跳支舞吧。”

    史密斯微笑着道。

    “好的,史密斯先生。”

    石景阳道:“玛丽娅,跳一支舞吧。”

    玛丽娅不想让爸爸妈妈看出来自己在和石景阳生气。石景阳做自己的男朋友,是自己爸爸和妈妈的意思。

    玛丽娅点点头,两人滑进了舞池。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跳了一支舞后,两人坐在一张桌子旁喝着红酒休息。

    石景山走了过来,看着韩月瑶微笑着道:“韩小姐,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韩月瑶在认识欧阳志远之前,对所有的男人都是排斥的,就是现在,在她的心里,只有欧阳志远一个男人,才能和自己亲近。石景山找韩月瑶跳舞,是自己找不痛快。

    但韩月瑶的绝美容貌,让石景山心里痒痒的很厉害,他很想把韩月瑶搂在怀里。

    韩月瑶看着石景山让人恶心的鹰钩鼻子,冷哼一声道:“不可以。”

    石景山的脸色顿时一红,他想不到,韩月瑶会直接说不可以,这让他的面子很下不来台。

    石景山端着一杯酒笑道:“韩小姐,能陪我喝一杯酒吗?”

    今天是玛丽娅的生日舞会,欧阳志远不想闹得不愉快,要是在别的地方,欧阳志远早就赏给石景山一记响亮的耳光了。

    韩月瑶盯着石景山道:“滚一边去,再骚扰我,我让你满地找牙。”

    石景山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阴毒的寒芒在眼里一闪。

    欧阳志远笑道:“石公子,要不,我陪你跳一曲?”

    “扑哧!”

    欧阳志远的话,让韩月瑶忍不住笑了出来。

    韩月瑶本来长得极美,这一笑,更是风情万种,让石景山的神情一呆。

    石景山阴笑道:“欧阳先生说笑了。

    欧阳志远脸色一沉道:“月瑶是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再来骚扰,我不光打得你满地找牙,还要你爬着出去。”欧阳志远说完话,眼光如同犀利的刀锋一般,刺向石景山的心神。

    好浓烈的杀气和让人恐怖的威压。

    石景山感到了欧阳志远的眼光可怕,他连忙退开几步,狼狈的走开。

    韩月瑶听到欧阳志远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而且替自己吓走了石景山,小丫头的心如同小鹿一般咚咚直跳,开心极了。

    “欧阳哥哥,咱们跳舞。”

    韩月瑶拉着欧阳志远的手,再次滑进了舞池。

    这一曲结束的时候,石景阳订的一大束火红的玫瑰到了。他接过了火红的玫瑰,走到了玛丽娅的面前,看着玛丽娅,单膝跪在地上道:“玛丽娅,嫁给我吧,我向你求婚。”

    整个舞厅刹那间变得一片寂静,只有旁边的大屏幕,还在播放着音乐。

    所有的人都看着石景阳求婚的一幕。

    只要女儿同意,史密斯和索菲亚没有什么意见。但玛利亚显然没有心理准备,她想不到石景阳会在自己的生日舞会上,向自己求婚。

    小丫头一阵慌乱,其实她的内心,还没有彻底的接受石景阳做自己的男朋友。

    玛丽娅在犹豫,她的眼睛在看史密斯和索菲亚。

    史密斯和索菲亚看着女儿,眼里带着鼓励和信任。他们的意思,就是让玛丽娅自己做主。

    玛丽娅又看看韩月瑶。韩月瑶摇摇头,两眼狠狠的瞪着石景阳。

    石景阳是想靠着史密斯的势力,把家族的地位再次太高,凌驾于另外三大家族之上。

    薛千帆冷笑着看着石景阳在演戏。薛万水已经从一个秘密的地方回来了,他冲着大哥点点头。薛千帆笑了,兄弟俩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石景阳看着玛丽娅在犹豫,他双手举着火红的玫瑰,两眼深情的看着玛丽娅道:“玛丽娅,嫁给我吧。”

    玛丽娅虽然没有做好接受石景阳的准备,但她和石景阳交往很长时间了,石景阳英俊潇洒和成熟的外貌,对玛丽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玛丽娅看着石景阳,石景阳那双漆黑的眼睛里,充满着炽热的柔情和期待。

    玛丽娅的心里一软,小丫头伸手接过了石景阳手中的玫瑰。

    石景阳和远处的石景山,两人的眼睛里都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意。但一种奇怪而熟悉的声音,从大屏幕上传来,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大屏幕。

    大屏幕上,是一男一女在疯狂的缠绵,那个男的,竟然很变态的在亲吻一个女人的脚趾。

    人们仔细一看,那个男的,赫然就是还跪在地上的石景阳。

    所有来参加生日舞会的人,都大吃一惊,很多人在吃惊之后,忍不住的哄笑起来。

    石景山和石景阳顺着人们的目光一看,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和铁青。

    这是哪个王八蛋干的事?

    玛丽娅也看到了大屏幕上丑陋龌龊的恶心画面。小丫头的脸色一变,随即变得极其愤怒,抬手就是一掌,狠狠地打在了石景阳的脸上。

    “啪!”

    石景阳被大屏幕上的画面气昏了头,他没有想到玛丽娅会打自己。这一记耳光打得又脆又响。

    打得石景阳眼冒金星。

    玛丽娅捂着脸抽泣着跑进了别墅。

    韩月瑶连忙跟着玛丽娅,跑上了楼。

    史密斯和索菲亚连忙让人关了大屏幕。这是有人故意的放了这段视频,破坏石景阳向玛丽娅求婚。

    玛丽娅的生日舞会已经不能进行下去,所有的人不欢而散。

    史密斯和索菲亚狠狠地瞪了石景阳一眼,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别墅。

    石景阳还想再解释什么,但史密斯和索菲亚没有给他机会。

    兄弟两人,极其狼狈的离开了总督府。

    薛千帆、白海峰和沈寒泓走了过来,薛千帆道:“志远,走,找个地方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薛大哥,月瑶还没有下来。”

    白海峰道:“咱等韩小姐一会。”

    沈寒泓打电话,联系了明珠大酒店,定了一个房间。

    几个人等了好一会,韩月瑶才从别墅里走了出来。欧阳志远道:“月瑶,玛丽娅没事吧?”

    韩月瑶道:“石家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玛丽娅已经不哭了。”

    欧阳志远道:“月瑶,薛大哥他们要请我喝酒,咱们一起去。”

    韩月瑶笑道:“好呀,一块去。”

    众人出了总督府,各自开车,直奔明珠大酒店。薛万水没有去,他要回去向老爷子回报今天的成果。

    能成功的阻止石景阳向玛丽娅的求婚,是薛万水最得意的杰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