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有人找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六章有人找死

    欧阳志看好了三条色泽纯正、水头极好的翡翠项链。

    其中一条的颜色是很好看的翠绿色,让人一看,就会给人一种清新凉爽的感觉,很适合萧眉的气质。志远来到了香港,不能白来一趟,自己要给眉儿带一件礼物。

    第二条项链是彩色的福绿寿三色项链,红绿黄,热情似火,很适合韩月瑶,另一条是一条很纯净的如同蓝色大海的项链,这条很适合妈妈佩戴,是给母亲最海鸥的礼物。

    欧阳志远决定买下这三条。

    欧阳志远微笑着看着漂亮的店员道:“把这三条项链拿给我看一下。”

    “好的,先生,您稍等。”

    漂亮的店员,十分小心的拿出那三条名贵的项链,放在一个托盘里,轻轻推到欧阳志远的面前。

    这种贵重的东西,一般不能手递手,怕不小心摔坏了,责任不清,所以就放一个托盘里,让客人自己拿着看。

    欧阳志远把这三条项链拿在手中,一种极其温润细腻的舒服感觉,从掌心直接传到自己的灵魂,让欧阳志远的精神一震,神采奕奕。

    好东西呀。

    欧阳志远看了看价格,好家伙,每条都在一百万以上,好东西就是不便宜呀。

    欧阳志远把三条项链放在托盘中,轻声道:“小姐,这三条我要了,我看看还有没有好看一点的,我再买两条。”

    欧阳志远不会忘了陈雨馨的。

    美丽的店员小姐一听,知道今天遇到一个不错的客户,顿时喜笑颜开,知道今天自己的提成肯定不会少。

    店员小姐看着欧阳志远道:“先生,我们还有刚到的一批精品,还没来的极上架,我那给您看看。”

    店员小姐说着话,在保险柜里,十分小心的捧出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十几条青翠欲滴的翡翠项链和和田玉项链。

    欧阳志远的眼睛一亮,一眼看到一个华光内敛,晶莹剔透,温润之极,而且挂着撒金皮的白莲花项链。

    整条项链都是一朵朵洁白的白莲花穿成,宝光四射,白玉无瑕。

    每朵白莲花,刀工犀利,干净利索,做工极其的精细,一看就是扬州刀法,每朵白莲花,如同真的一般,洁白无瑕,冰清玉洁,玲珑剔透,透出一种高贵淡雅的独特魅力。

    更让欧阳志远喜欢的是,温润细腻的花瓣外面,竟然带着一层浅浅的撒金皮,如同旭日东升的朝阳中,朵朵美丽的白莲花,正在静静的次第开放,放出万道美丽的霞光。

    欧阳志远看了一下标签,三百四十万,好东西呀,就是价格贵了点。

    和田玉的挂件,一般都是唯一性,就是每一位玉匠,根据和田籽料的外形和质地,来单独设计雕刻,所以,和田籽料挂件,没有相同的两件。

    这件项链,自己要同样送给眉儿。

    欧阳志远心道,不错,这次没有白来,竟然能碰到这么好的礼物。志远把这一条白玉项链放进了那三条项链中间,又给陈雨馨挑了一条白玉项链,一共五条。

    “小姐,托盘里的这几条我都要了,给我抱起来。”

    一个阴冷霸道的声音,在欧阳志远的身后响起,欧阳志远感到到背后的寒毛都到竖起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人的身上,怎么会透出这种诡异的阴冷气息?

    欧阳志远慢慢的转过身来,只见一位面目阴沉冷酷的年轻人,在好几位黑衣大汉的拥簇下,站在自己身后,年轻人的手,正指着欧阳志远挑好的那几条项链。

    石景阳!

    石博文的大儿子石景阳。

    欧阳志远极其厌恶石景阳。他在救了喝醉的玛丽娅的时候,石景阳的让人恶心的表现,让欧阳志远很是气愤。张倩倩一脚把他踢进了绿化带。

    张倩倩可是练武之人,虽然小丫头脚下留了情,但石景阳的一根肋骨,还是出现了裂缝。石景阳的家族,可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实力强大,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他恨死了张倩倩和欧阳志远。

    今天,他也是来给玛丽娅买生日礼物的,当他走进了这家翡翠珠宝店,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在挑选翡翠项链。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在这里竟然碰到了仇人,老子今天一定弄死你。

    他看到欧阳志远挑选的项链中,竟然是自己看过的几条,而且自己很喜欢那几条项链。

    现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挑去,他那种阔少的霸道恶习,瞬间表露的淋漓尽致。

    店员小姐猛然看到面目极其阴沉的的石景阳,内心一颤,她认识这个花花阔少,和自己的老板是朋友。

    但这几条项链是人家先挑好的,可是店员小姐知道自己惹不起这种人。

    欧阳志远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长相极其阴冷的石景阳,还有他身后的保镖。这是一位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嚣张阔少,这种人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渣,自己今天赶着给玛丽娅过生日,不想理这个狗东西。

    欧阳志远看着店员小姐,轻声道:“刷卡!”

    一张银联卡递到店员小姐手里。

    “小子,不长眼的东西,你看清楚价格,不要少看一个零,就你那张破银联卡,能买的起这几条高贵的项链吗?”

    石景阳一眼就看到欧阳志远手里的这张银联卡,只是一般的银联卡,这几条项链,可是价值几百万的。

    店员小姐迟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先生,你还是……不要买了,这人您……惹不起。”

    欧阳志远一听店员小姐这样说,他强压怒火,轻声道:“小姐,是我先挑好的,难道我的卡不管唰吗?如果可以唰的话,请你快点唰好,我还有事。”

    “啪!”

    一张精美带着九颗钻石标志的信用卡,仍在店员小姐的面前。

    “小姐,这几条项链,我昨天就预定好了,价值不到一千万,你就按照一千万唰,余下的都是你的小费。”

    石景阳一脸不屑,又带着鄙视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

    旁边的两个保镖,慢慢的逼了过来,其中一个黑衣大汉,恶狠狠的道:“还不快滚,难道你想惹我们少爷生气吗?”

    漂亮的店员小姐内心狂喜之极,这几条项链加在一起的价格是九百八十万,如果按一千万刷卡的话,自己的小费就有二十万,再加上十万的提成,自己一下子就会赚到三十万元,天哪,发财了。

    店员小姐连忙道:“好的,石先生,请您稍等,这就为您办理刷卡手续。”

    原来很漂亮的店员小姐,现在变得让欧阳志远十分的恶心。

    欧阳志远瞳孔爆缩,如同刀锋一般,冷冷的盯着店员小姐道:“小姐,项链是我先挑好的,如果你硬要卖给他的话,后果你自负。”

    店员小姐被欧阳志远如同刀锋一般的眼光,看的毛骨悚然,冷汗唰的一下流了出来,脸色变得苍白。

    石景阳嘿嘿冷笑道:“小子,你是想找死,今天我就成全你。”

    石景阳话音未落,两个保镖恶狠狠的扑来,挥起巨大的拳头,发出尖利的怪啸,向欧阳志远的头部轰来。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自己是一个平头百姓,今天就会死在这里,这个保镖绝对是一位武林高手,对方的拳头,可以打死一头牛。

    看来,香港的阔少,和别的地方都一样,真是拿老百姓的人命不当回事。

    保镖的拳头到了,欧阳志远根本连眼皮都没抬,一脚踹在保镖的小腹。

    “砰!”

    一声闷响,保镖的身形如同炮弹一般,飞出店外,砸在万面的马路上。

    “啊!”

    那位保镖的身体狠狠的摔倒马路上,剧烈的疼痛,让他发出凄厉的惨叫。

    欧阳志远的脚下留了情,用的是巧劲,不会出人命的,这家伙最低会在床上躺上俩个月,就是养好身体,以后再也不能动武了。

    石景阳一见欧阳志远竟然敢动手,而且把自己的保镖一脚踢到马路上,顿时暴怒之极,眼里寒芒一闪,冷冷的道:“砍断他的四肢,每人奖金10万。”

    另外几位黑衣保镖,哪里吃过这种亏,平时都是跟着少爷痛揍别人,今天竟然让别人一脚踢到马路上,这还了得,现在少爷发了话,每人还有10万奖金,剩下的几个保镖,一声呐喊,掏出怀里的刀子,恶狠狠的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石景阳这家伙竟然这样嚣张,在光天化日之下,敢砍断自己的四肢,实在太可恶了,就是天王老子,今天自己也要修理一下这个狗东西。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根本不用手,一只脚上下翻飞,左右开弓。

    “砰!砰!砰!”

    连声爆响,五六个黑衣大汉,惨叫着飞出店面,狠狠地砸在大路上,哭爹喊娘。

    石景阳看着欧阳志远矫健的身手,顿时到吸了一口冷气,对方到底是什么人?身手这么好?从昨天那辆叫不出名字的破车来看,对方绝对不是什么大人物。

    石景阳一看不好,拿出电话,快速的拨打号码,就要搬救兵,欧阳志远一掌打掉石景阳的电话,一脚踩碎,冷冷的道:“想死的话,你就打电话。”

    欧阳志远说着话,手掌一伸。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狠狠地打在石景山的脸上。

    “噗通!”

    石景阳的身子,被欧阳志远打的转了一个圈,一头栽倒在地。

    欧阳志远看着吓的目瞪口呆的女店员,冷冷的道:“快刷卡。”

    欧阳志远的眼光,如同刀锋一般,吓的店员小姐花容失色,心道,今天两方自己都惹不起,赶紧刷卡,让他走人,不然把店砸了的话,老板回来,自己吃不了兜着。

    女店员连忙拿过欧阳志远的银联卡,快速的刷好,包好所有的项链,递到欧阳志远的手里。

    “把项链放下,否则打死你个狗杂种。”

    “啊!”

    女店员吓的一声惨叫,哧溜一下,钻到柜台下,只露出丑陋的屁股,哆嗦着。

    欧阳志远转脸一看,石景阳面色狰狞,满脸鲜血的举着一把手枪,肿胀的嘴角,剧烈的抽动着,黑洞洞的枪口,死死的对准欧阳志远的头颅。

    这家伙竟然有枪?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石景阳,冷冷的道:“放下你手中的枪。“

    “欧阳志远,快把项链放下,然后再给老子跪在地上,磕几个赔罪的响头,老子也许能饶了你,不然的话,嘿嘿,老子开枪打爆你的狗头。”

    石景阳恶狠狠的大声吼道。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道:“就你个脓包,还敢开枪,我替你老子教训你一下。”欧阳志远说完,闪电一般的一伸手,手枪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欧阳志远一个手指头一挑,咔嚓一声闷响,子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顶在石景阳的眉心。

    石景阳只觉得眼前一花,手枪已经到了对方的手里,而且冰冷的枪口顶在自己的眉心上。

    石景阳终于明白,今天自己碰到了高手,但自己是谁?他要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敢开枪吗?

    “听着,你个王八蛋,我不问你是谁,今天你惹着我了,我非打死你不可。”

    欧阳志远用枪狠狠地顶在石景阳的眉心上,石景阳的眉心,已经被李建的枪口,顶出了血迹。

    石景阳的眼里闪烁着怨毒的寒芒,咆哮着叫到:“有种你就开枪,不开枪的话,你就是王八蛋。”

    欧阳志远的身上猛然透出一股强烈的杀机,浓重的血腥气息,让所有的人肝胆欲裂。

    “住手!”

    一声阴冷而冷酷的爆喝,在大厅里传来。

    一个中年男人,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店员们一见老板来了,连忙迎了上来,把情况向老板说了一遍,老板的面色一沉,看着欧阳志远冷冷的道:“年轻人,放下枪吧,石公子的身份极其高贵,不是你所能惹得起的,就是你全家的性命都赔上,也不能和石公子相比,警察马上就到,你快走吧。”

    欧阳志远听到这个混蛋老板说的话,不由得火冒三丈,一声冷哼道;“我就要宰了这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说完,手指猛地扣动扳机。

    没有任何人不怕死的,特别是有钱人,更怕死,石景阳虽然表面上嘴硬,但他心里早就吓的肝胆欲裂。

    现在一听对方要打死自己,而且看着对方扣动了扳机。

    “咔嚓!”

    撞针击发的声音,传进了石景阳的耳朵里。

    石景阳顿时吓得一声惨叫,屎尿一起喷出。

    那个店老板,更是吓的亡魂皆冒,魂飞魄散。

    要是石景阳死在自己的店里,石博文非灭了自己全家不可,但这个年轻人,还没有说完话,就扣动了扳机,太变态了吧。

    欧阳志远一看石景阳,早已吓得屎尿横流,禁不住哈哈大笑,鄙视不屑的道:“脓包。”

    说着话,把卸掉弹匣的空枪仍在石景阳的面前,哈哈大笑。

    欧阳志远的自制力极强,根本不可能杀了石景阳。要是杀了石景阳,自己的麻烦就大了,他只是吓唬一下石景阳。没想到,竟然把石景阳吓得拉了一裤子。

    所有的人都被这戏剧的一幕惊呆了。

    而被吓得屎尿横流的石景阳,在保镖的搀扶下,坐进了车里。

    在车里,他气的全身哆嗦,一双阴冷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透出极其冷酷的怨毒,死死的盯着远处的欧阳志远,一脸狰狞,一字一句的道:“给我查出那人的底细,灭了他的全家。”

    石景阳这次被吓得不轻,而且还被吓的拉尿了一裤子,这一定会成为上流社会的笑谈,石景阳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将会被耻笑的体无完肤。

    店老板恶狠狠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年轻人,你这开玩笑也太大了吧?你快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

    店老板是唯恐连累了自己。石博文的厉害,他是知道的。

    欧阳志远还没有说话,身穿火红晚礼服的韩月瑶走了进来。店老板一看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孙女韩月瑶走了进来,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韩小姐来了。

    韩月瑶不认识这个珠宝店的老板,但这个老板可是见过韩月瑶的。

    这个老家伙连忙乐颠颠的跑过来道:“韩小姐,您来了?”

    韩月瑶可不认识这人,她点点头道:“我朋友过生日,我要送她一件礼物,把你们最好的东西拿出来。”

    店老板连忙道:“好的,韩小姐。”

    老板让店员拿出很多的翡翠首饰、白玉挂件和各种宝石。

    老板一看欧阳志远还没有,他立刻大声道:“年轻人,你怎么还不走,赖在这里干什么?我们以后不会做你的生意的。”

    韩月瑶一听老板这么和欧阳志远说话,顿时一瞪眼道:“老家伙,怎么说话的?欠扁是吗?他是我男朋友。”

    韩月瑶说着话,抱住了欧阳志雨的胳膊,狠狠的瞪着这个店老板。

    “什么?他……是您的男……朋友?”

    老板的脑袋翁的一声炸开了,冷汗顺着鬓角流了下来。这人明显是一个大陆人,竟然是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未来女婿,这我怎么可能?

    自己已经连续的侮辱他好几次了,侮辱了韩月瑶的男朋友,就是侮辱了韩建国。

    韩建国虽然不属于香港几大家族,但他的势力极大,就是香港四大家族的人都不敢招惹韩建国。恒丰集团可是亚洲最大的三家电子集团之一,在台湾说一不二,对待仇人是睚眦必报,出手狠毒,从来不留活口,自己现在竟然得罪了他的未来女婿,这不是找死吗?

    刚才石景阳为什么敢招惹韩月瑶的男朋友?

    这个老板满头大汗,连忙向韩月瑶鞠了一躬道:“对……对不起韩小姐,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您的男朋友,请您原谅,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了,这位先生。”

    欧阳志远鄙视的看了一眼这个老板,一拉韩月瑶道:“走吧,月瑶,暂不在这里买珠宝了,别的店里有的是好东西。”

    韩月瑶点点头道:“这人真是狗眼看人低,这家店,早晚要关门的。”

    两人看也不看这个脸色煞白的老板,走到别的珠宝店里去了。

    这个店老板的脸色,由白变黄,吓得不知所措。

    第二天,这个店就转了手,老板跑路去了。

    七点半的时候,香港总督府大门前,如同车展一般,停满了各种豪车。

    总督女儿过生日,香港的很多富豪,都要来祝贺的。

    韩月瑶停好她的兰博基尼跑车,挽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走向总督府。欧阳志远看到了身穿月白晚礼服的张倩倩和顾勇。

    欧阳志远笑着道:“月瑶,我给你介绍两位朋友。”

    月瑶道:“好呀,欧阳哥哥。”

    张倩倩和顾勇也看到了欧阳志远,两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道:“月瑶,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顾勇和张倩倩,这位是恒丰集团的韩月瑶。”

    张倩倩看着极其漂亮的韩月瑶,微笑着伸出手道:“韩小姐你好,你真漂亮。”

    所有的女孩子都喜欢人听到这句话。

    韩月瑶握住了张倩倩的手道:“倩倩姐,你也很漂亮。”

    张倩倩和韩月瑶都是极其漂亮的美女,两人的美丽程度,几乎不分上下。

    顾勇又和韩月瑶握了手。

    欧阳志远笑道:“舞会快开始了,咱们进去吧。”

    四个人走进了香港总督的府邸。

    由于到场祝贺的人很多,舞会没有在别墅的大厅里举行,而是在总督府的露天院子里。整个舞会现场布置的很是漂亮,虽然舞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但很多少男少女,已经在舞池中翩翩起舞。

    欧阳志远在人群中发现了薛千帆,薛千帆端着酒杯,正和几位气度轩昂的年轻公子说着话。

    欧阳志远刚一进来,薛千帆正好转过脸来,他看到了欧阳志远,但他猛然一愣,眼里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欧阳志远竟然和恒丰集团韩建国的孙女韩月瑶在一起走了进来,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怎么会认识韩月瑶?看着韩月瑶对欧阳志远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来看,两人肯定是恋人。

    欧阳志远可是大陆的官员,竟然和韩月瑶谈恋爱,真是不可思议。

    薛千帆微笑着走向欧阳志远。

    “薛大哥,你好。”

    欧阳志远改变了对薛千帆的称呼。

    薛千帆笑道:“志远,韩小姐,您们来了。”

    韩月瑶认识薛千帆,他一看欧阳志远叫他薛大哥,韩月瑶笑道:“你好,薛大哥。”

    欧阳志远把顾勇、张倩倩介绍给薛千帆,众人又是一阵握手问好。

    欧阳志远猛然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如同毒蛇一般的盯着自己,欧阳志远转身一看,他看到了石景山和石景阳两人走了进来。

    石景阳正怨毒的盯着自己,恨不得咬死自己。这家伙一边走,一边和石景山说着什么,两人都在看着欧阳志远,股股浓烈的杀气,从石景山的眼里,直射欧阳志远。

    看样子,石景阳在给弟弟说欧阳志远的坏话。

    欧阳志远心道,明天就是石家的末日了,你们俩不要太嚣张了。

    “志远,来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

    薛千帆笑着把欧阳志远带到那几位年轻人面前,指着一位将近三十岁的儒雅男子道:“志远,这位是白海峰白公子,海峰,这位是我的朋友,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二,白沐余的大儿子白海峰,欧阳志远连忙伸过手道:“白先生,您好。”

    白海峰早就看到了这为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和韩月瑶一起走进来。现在薛千帆一介绍,白海峰连忙握住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欧阳先生。”

    白海峰对欧阳志远很客气。薛千帆为人高傲,能让薛千帆看上眼的朋友,绝不会是平常之人,何况这个叫欧阳志远的还和韩月瑶在一起走进来的。

    韩月瑶的爷爷在香港可是无人敢惹的主儿。

    薛千帆又指着自己的弟弟道:“志远,这是我的弟弟薛万水。”

    欧阳志远一看薛万水,就知道这人极其的聪明,他连忙伸出手道:“薛先生,您好。”

    薛万水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欧阳先生。”

    白海峰微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先生,你好象是大陆人吧?”

    欧阳志远点头道:“白先生,我是大陆山南省龙海人。”

    “山南省龙海市?呵呵,那个地方不错,前几年,龙海市开发区招商引资的时候,我去过,那是个不错的地方。”

    白海峰笑着道。

    欧阳志远一听白海峰去过龙海市,他立刻道:“呵呵,想不到白先生去过龙海,真是没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