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一百零五章爆炸

    欧阳志远一看胡志雕进入了密室,就知道不好。这次如果让胡志雕跑了,下次再想抓他就麻烦了。

    “站住!”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射了过来。

    胡志雕刚已进入密室,他终于放下心来,自己得救了。这个老家伙就想落下铁门栓。

    “轰!”

    一声爆响,胡志雕感到一股狂暴的大力狂涌而来,整扇铁门如同遭到万斤重锤的轰击一般。胡志雕的身形被震得飞出三米开外。正扇铁门被欧阳志远一脚踹倒。

    后面的香港警察看的目瞪口呆。我的天哪,这个大陆人好厉害。

    欧阳志远快速闪了进来,一把抓起地上的胡志雕。

    “去死吧!”

    胡志雕狞笑着,他的手里多出了一颗嘶嘶冒着蓝烟的手雷。

    “快走!”

    欧阳志远对着跟上来的何文婕一声大喊,他一掌拍掉胡志雕手里冒烟的手雷,拎起胡志雕冲向门口。

    何文婕也看到了那颗嘶嘶冒着烟的手雷,她没有跑,欧阳志远还在里面。

    虽然何文婕离开龙海市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欧阳志远的身影,一直在她心中抹不掉。

    那是自己纯洁的初恋,就像一颗种子,已经在自己的心里生根发芽。

    何文婕这一犹豫,耽搁了欧阳志远冲出来的时间。

    欧阳志远左手拎着胡志雕,右手一把抓起何文婕,刚冲出密室。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爆响,烈焰冲天,弹片横飞。

    强烈的爆炸气浪把欧阳志远他们从二楼推了下来。

    欧阳志远紧紧地把何文婕拥在胸前。

    “噗通!”

    三人落到了地板上,欧阳志远的后背的衣服,已经烧焦。他带着两人在地上猛地弹起,冲出了博古斋。

    这时候,整座博古斋里已经烈焰冲天,楼梯上还有几名警察没出来。

    欧阳志远放下何文婕和胡志雕,转身冲进了火海。

    外面的警察立刻拷上了胡志雕。

    “志远,小心!”

    何文婕一看欧阳志远又冲进火海,她立刻大声喊着。

    欧阳志远在烈焰中,找到了两名已经昏迷的警察,他立刻扯住他们的裤腰带,快速的拽了出来。

    外面的警察一看这个大陆人竟然在烈焰火海中,又救出两名警察,所有的警察都很感动,外面的记者立刻对欧阳志远拍照。

    欧阳志远身上的衣服,还在冒烟,何文婕拎起一桶水,泼到了欧阳志远的身上。

    欧阳志远记得,里面还有两名警察没出来。好像就在楼梯上面。

    不行,一定要救出来那两名警察。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又冲了进去。

    “志远,不要进去了!”

    何文婕大声叫喊着,眼泪流了出来。

    这时候,博古斋已经成为一片火海,人根本进不去了,而且,博古斋有随时倒塌的危险。

    但欧阳志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住气息,快速的钻进了火海。

    很多记者在欧阳志远钻进火海的一刹那,拍下了珍贵的镜头。

    这时候的博古斋里,到处是烈焰毒烟,能见度极低。但欧阳志远凭借自己绝好的方向感,快速的奔向楼梯。

    “轰!”

    博古斋的的一角在烈焰中塌了下来。外面所有人的心刹那间提到了嗓子眼。何文婕两只手互相死死地攥住,指甲抓进了肉里。

    志远,快出来呀,你千万不要有事。

    欧阳志远找到了两名警察,他立刻抓住了两人,转身冲了过来。

    他刚冲下楼梯,整个楼梯塌了下来。

    “轰!”

    博古斋的右半部,再次烧塌,烈焰呼的一下冲向天空。

    何文婕冲向火海,但瞬间被周志雄和张宗国死死地拽住。

    这时候的周志雄和张宗国对欧阳志远充满着无比的敬意。原来他们看到欧阳志远这样年轻,做到了县长的位置,是靠着一张小白脸,现在看到了欧阳志远的绝顶身手和不怕牺牲救人的精神,让两人很是感动。

    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的盯住火海,等待欧阳志远冲出来的这一刻。

    赶过来的救护车,很多的医生做好了救人的准备。

    “呼!”

    烈焰一阵扭曲,一道黑影拖着两个人,快速的冲了出来。三个人的身上,都在燃烧。

    十几名警察冲了上去,所有的水都泼向三人的身上。

    “志远!”

    何文婕冲了过去,医生也是冲了上去。记者们的闪光灯噼里啪啦的闪烁不停。

    满脸乌黑的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笑道:“何文婕,我没事。”

    何文婕早已泪流满面。

    这时候,消防队员赶了过来,进行灭火。

    十几名记者围住了欧阳志远,纷纷采访欧阳志远。

    “请问,您是大陆人吗?”

    一名记者抢先发问。

    欧阳志远回答道:“是的,我是大陆的一名中国公民。”

    “请问,你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两次冲到火海,就出四名昏迷的警察?难道你不怕死马?”

    欧阳志远大声道:“我们都是中国人,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的兄弟,他们有难,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我一定要救出我的同胞兄弟。”

    所有的警察和围观的民众,都被欧阳志远的话感动了。排山倒海的掌声响起来。

    很多人流下泪来。是的,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同胞、都是兄弟。

    何文婕、周志雄、张宗国的眼睛再次湿润。

    在医生的抢救下,那四名警察,全部脱离了危险,胡志雕被关押在香港监狱,等待办手续引渡到大陆。

    周默、顾勇、张倩倩他们一直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切,他们为了隐藏身份,不能出面。但他们早已被欧阳志远的行动和讲话感动的热泪盈眶。

    多好的同志呀!

    欧阳志远救人的画面上了香港卫视的新闻。所有的香港同胞都被欧阳致远的救人壮举和讲话感动了。

    很多香港市民流着泪看完了新闻。是的,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同胞、都是兄弟。

    他们有难,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我一定要救出我的同胞兄弟。

    说的多好呀!

    这条香港卫视的新闻,在整个香港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所有的人都在打听,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大陆人是谁?住在哪里?

    当天中午十二点,这条新闻被中央电视机台转播。因为,香港就要回归了。

    欧阳志远的讲话,不光感动了整个香港,还感动了每个中国人。

    这几句感人肺腑的话,让所有的香港人,和大陆拉近了距离。

    刹那间,欧阳志远再次成为了整个中国的名人。

    副总理秦天涯夫妇看到了这条新闻,两人顿时惊呆了,欧阳志远,这不是自己的外孙吗?这臭小子不是在运河县当县长吗?怎么会跑到了香港?而且两次冲到了火海里救人?

    秦天涯总理听着自己外孙的话,禁不住大声道:“好,讲的好,不愧为是我秦天涯的外孙。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同胞、都是兄弟。他们有难,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我一定要救出我的同胞兄弟。”

    秦天涯大声的重复着欧阳志远的话,眼角有点湿润了。

    再过两个月,自己就要到龙海市视察,特别是志远曾经工作过的傅山县,中央已经决定把傅山县定位全国脱贫致富的典型来宣传。

    虽然志远现在不在傅山县工作了,但傅山县的脱贫致富,是志远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个政绩,不能抹杀。

    霍老也同样看到了这条新闻,老人家盯着屏幕上,欧阳志远那张乌黑的脸,他笑了。

    好小子,什么时候去了香港?也不说一声。

    霍老的心情极好,自己的亲孙女找到了,这个小家伙,就是自己的孙女婿了。呵呵,自己和这小家伙,真是有缘呀。

    “天成,志远什么时间来燕京呀?”

    霍老看着身旁的霍天成。霍天武不在燕京,霍天成一直呆在霍老的身边。霍天成已经成为了霍家的核心成员。

    霍天成一直感激欧阳志远。要不是欧阳志远治好了霍老的病,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成为霍家的核心人物。但让他绝对想不到的是,志远现在竟然成了霍老的亲孙女婿。

    霍天成笑道:“父亲,八月底吧,志远的妹妹考到了燕京大学,他要来送妹妹上学,到时候,萧眉也回来,咱们大家就可以团聚了。”

    霍老点点头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我要好好地看看我的孙女。”

    霍天成道:“到时候,让志远和萧眉好好地陪陪您。”

    霍老笑道:“好呀,就怕这小家伙坐不住。”

    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知道欧阳志远在香港,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在去香港前,向萧远山汇报了情况。让萧远山纳闷的是,志远为什么会出现在香港?

    抓捕胡志雕的事,是公安局的事,志远怎么会参与进来?萧远山看到了这条新闻,他很为志远的安全担心,志远到香港,女儿肯定不知道。

    要是女儿萧眉知道,她肯定给自己打电话。他想给女儿打电话问一下,但萧远山又放下电话。要是女儿知道了欧阳志远的情况,肯定会为志远担心的。

    萧远山干脆直接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已经回到了帝豪大酒店,他洗了个澡,坐在客厅里,何文婕正在给他上药。

    志远为了救何文婕,把何文婕藏在自己的怀里,而手雷爆炸的气浪,把欧阳志远的后背烧的一片红肿,起满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水泡。

    何文婕流着泪给欧阳志远把所有的火泡都挑破,放出里面的血水,让后给他上药。

    欧阳志远感到何文婕的泪水流到了自己的背上,他笑道:“文婕,我听说,眼泪具有消毒杀菌的作用,干脆,你多流点,省着上消炎药了。”

    何文婕一听,忍不住笑了,但眼泪还是在扑簌的流下来。

    周江河道:“志远,当时的情况太危险了,你刚出来,房子就塌了,多么危险呀。”

    欧阳志远笑道:“周厅,我要是不回去救他们,这四个警察都会死,他们都有老婆孩子和父母,我于心不忍呀。”

    何文婕道:“那你也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呀。”

    周志雄道:“是的,志远,救人可以,但要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欧阳志远笑道:“我这不跑出来了吗?”

    张宗国道:“再晚一秒钟,你就出不来了。”

    欧阳志远的电话传来了震动,他拿出电话一看,竟然是省委书记萧远山,自己未来岳父的电话。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萧书记,您好。”欧阳志远在外人面前,还不能称呼萧远山为爸爸。

    萧远山一听欧阳志远称呼自己为萧书记,就知道旁边有人。

    “志远,你没事吧。”

    萧远山担心的问道。

    欧阳志远道:“萧书记,我没事。”

    周江河一听,知道是省委书记萧远山打来的电话。他一使眼色,何文婕、周志雄、张宗国走了出去,周江河也跟着出去了。

    萧远山道:“你怎么会在香港?”

    欧阳志远看着几个人离开,他轻声道:“爸爸,台湾恒丰集团的总裁韩建国和他的孙女韩月瑶,在香港被他的干儿子刘钟书绑架,勒索香港恒丰分公司的所有股份,而且企图暗杀他们。如果刘钟书得逞,杀害了韩建国和他的孙女,他在运河县投资的一百五十亿就泡汤了。如果恒丰集团的一百五十亿投资泡汤,亚洲电子商会联盟主席李嘉兴的一百五十亿也会泡汤,我们运河城工业园的投资就会大大得逞缩水,所以,我到香港是来救恒丰集团总裁韩建国的。”

    萧远山一听,吓了一跳,这三百亿要是泡了汤,运河县的损失就太大了,前期的工作,就等于白做了。

    萧远山道:“志远,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而且还是一县之长,不论做什么事,都要深思熟路,安全第一,别让我为你担心。”

    欧阳志远一听老岳父这样说,他的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欧阳志远道:“谢谢爸爸,我会注意的。”

    萧远山道:“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韩建国和韩月瑶都已经救出来了,恒丰集团已经重新回到了韩建国的手里。”

    萧远山道:“今天上午新闻里,你在火海里。连续救出来四名香港警察,是怎么回事?”

    欧阳志远一听,惊异的道:“国内也播出了?”

    萧远山道:“你这个救人的举动和发言,正好为迎接香港回归做了很好的宣传,中央电视台转播过来了,你成为了中国的名人了。”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可不想成为名人。我在香港发现了一名龙海市的文物走私逃犯,他叫胡志雕,他走私了四十二件国宝级别的青铜器,所以,我给原来负责这件案子的周厅长打了电话,周厅长带人来到了香港,我在协助周厅长抓这个逃犯,谁知道,这是个穷凶极恶的歹徒,他扔出了手雷,炸毁了店铺,引起了大火,大伙困住了四名香港警察,所以,我救了他们。”

    萧远山终于明白了欧阳志远为什么到香港了。他沉声道:“尽快回来吧,做好你运河县长的工作就可以了,免得眉儿为你担心。”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爸爸。”

    萧远山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站起身来,刚穿好衣服,黄晓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黄晓丽同样看到了新闻,她在为欧阳志远的安全担心。

    “志远,救人也要注意安全呀。”

    黄晓丽的声音充满着担心。

    欧阳志远忙道:“晓丽,没事,我会注意的。”

    黄晓丽道:“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欧阳志远道:“韩建国和韩月瑶已经救出来了,重新掌控了香港恒丰集团,我大概后天就回去。”

    黄晓丽轻声道:“小心点,快去快回。”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

    欧阳志远一气接了十几个电话,有陈雨馨的、杨凯旋的、沈朝龙的、李大鹏的,秦剑的,叶琴的,很多朋友都为欧阳志远担心。

    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感动。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回到了韩建国的别墅,欧阳志远刚一进门,韩月瑶就跑了过来,抱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笑道:“欧阳哥哥,晚上有时间吗?”

    欧阳志远笑道:“干什么?”

    “玛丽娅要举行生日晚会,你陪我参加好不好?”

    韩月瑶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道:“你认识玛丽娅?”

    韩月瑶道:“我当然认识了,我们一直是好朋友,她爸爸是香港总督史密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晚上我陪你去。”

    欧阳志远为了张倩倩他们的工作,今天早就决定要去参加这个舞会。

    “呵呵,欧阳哥哥,你太好了。”

    韩月瑶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踮起脚尖,在志远的唇上亲了一下。

    欧阳志远忙道:“小心让你爷爷看到。”

    韩月瑶笑道:“我爷爷不在家,走,看看我的晚礼服怎么样?”

    韩月瑶拉着欧阳志远上了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欧阳志远是第一次来韩月瑶的房间,小丫头的房间布置得非常漂亮。韩月瑶跑进卧室,不一会,就穿了一件露肩低胸的火红色晚礼服,走了出来。

    韩月瑶的皮肤很细很白,整个身形修长高挑。这件红色的晚礼服,做的很是合身,穿在韩月瑶身上,更加衬托出韩月瑶的绝美和高贵。

    特别是小丫头圆润妩媚的双肩和白皙修长的脖颈,在热情似火的晚礼服衬托下,如同白玉雕刻的一般,亭亭玉立、漂亮至极。

    欧阳志远看的呆了。

    韩月瑶脸色一红,笑道:“欧阳哥哥,好看吗?”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不错,很漂亮。”

    韩月瑶笑道:“欧阳哥哥,你等一下。”

    韩月瑶又跑进了卧室,拿出一套意大利名牌阿尼玛西装、领带、衬衣、皮鞋。

    “欧阳哥哥,我给你买的,你穿穿试试。”

    小丫头的一双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谢谢,我试试。”

    欧阳志远拿着西装,走向外间屋,准备换衣服。

    韩月瑶笑道:“欧阳哥哥,在这里换吧,我到卧室里。”

    韩月瑶说完话,笑嘻嘻的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欧阳志远笑着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当他露出后背的烧伤疤痕时,微笑着偷看欧阳志远的韩月瑶发出一声尖叫,冲了出来。

    “欧阳哥哥,你……你是怎么弄伤的?”

    韩月瑶的眼泪下来了,小丫头觉得自己的心脏刺痛刺痛的,她伸出小手,抚摸着欧阳志远的后背。

    烧伤的伤口,好的很慢,即使抹上了生肌膏,烧伤的伤口,也要半月才能恢复到原样。

    欧阳志远拍着韩月瑶的后背道:“丫头,没事,死不了。”

    韩月瑶眼泪扑簌着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你怎么这样不小心?”

    欧阳志远道:“哥哥救人烧的,没事,看我穿丫头给我买的西装,怎么样。”

    欧阳志远快速的穿好了这套月白色的西装、系好领带、穿好皮鞋,微笑着站了起来道:“丫头,看看,好看吗?”

    身材高大修长的欧阳志远,穿上这一套世界名牌的西装,很是合体,更加衬托出欧阳志远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阳光又帅气。

    韩月瑶看的都呆了。

    “呵呵,欧阳大哥,不错,帅呆了。”

    韩月瑶的脸色红扑扑的,围着欧阳志远转了一圈。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谢谢你,月瑶。”

    韩月瑶道:“要想谢我呀,今天要好好的陪我参加玛丽娅的生日晚会。”

    欧阳志远笑道:“乐意效劳。”

    晚上七点的时候,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走下楼,韩月瑶从车库里,开出一辆崭新的红色兰博基尼跑车。

    这辆车太漂亮了。

    欧阳志远笑道:“才买的?”

    韩月瑶笑道:“才买的,上来吧。”

    欧阳志远刚坐进兰博基尼,就看到五六辆车开了过来,韩建国的专车在这几辆车中间。

    看样子,韩建国加强了保护措施。每次出门,都是二十几个保镖护送。

    韩建国看到孙女和欧阳志远准备要出去,他让司机停下车,摇下车窗。

    “月瑶、志远,你们到哪里去玩?”

    韩建国微笑着看着两人。

    “爷爷,玛丽娅今天举行十八岁的生日舞会,我们去参加。”

    韩月瑶看着爷爷道。

    韩建国一听是香港总督史密斯的女儿玛丽娅过生日,他笑道:“你们去吧,志远,别忘了把月瑶安全送回来。”

    欧阳志远笑道:“韩老,请你放心吧,我一定把月瑶送回来。”

    “再见,爷爷。”

    韩月瑶冲着爷爷摆了摆手,兰博基尼开出了韩建国的家。

    欧阳志远给张倩倩打了一个电话,约定在总督府前面会合。然后,韩月瑶看着车,直奔中国珠宝城。

    两人要给玛丽娅买一件礼物。玛丽娅最喜欢的就是中国的翡翠和玉石,而香港的中国珠宝城的翡翠和玉石不错。

    两人走进一家规模和档次都很不错的店铺,欧阳志远还没看翡翠玉石,韩月瑶小声道:“志远,你在这里随便看,我去一趟洗手间。”

    欧阳志远道:“要我陪你去吗?”

    韩月瑶脸色一红道:“洗手间就在旁边,不远的,你先看看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

    “先生,我能为你效劳吗?”

    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向欧阳志远鞠了一躬。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想看看最新款式的翡翠玉石。”

    这位女服务员一看欧阳志远长得英俊潇洒,气度不凡,而且穿了一身意大利名牌西装,就知道对方是有钱人,女服务员忙道:“这边来看先生,这边都是最新式的翡翠玉石项链,质地纯正,设计新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