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灌 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九章灌药

    田宝武做梦都不会想到,欧阳志远已经练成了阳光三叠的内劲,而且在打断了他的短刀之后,竟然会把内劲留在他的体内。

    劲在田宝武的体内猛烈的爆炸,田宝武立刻身受重伤,喷出了一口污血。

    田宝武知道,自己现在受了重伤,肯定打不过欧阳志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田宝武的身行化作一道青烟,转身就逃。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警笛声,有大批的警察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想追,但又怕香港的警察认出自己。难道再次让田宝武跑掉?

    欧阳志远猛然摸出一个瓶子,打开盖子,铁背金翅大蜈蚣飞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指快速逃走的田宝武道:“咬死他。”

    张倩倩一看欧阳志远竟然能放出这么恐怖的大蜈蚣,不由得吓了一跳。

    铁背金翅大蜈蚣嘴里发出吱吱的暴叫,一道金光追上了田宝武,狠狠的在他后颈上咬了一口。

    田宝武一看欧阳志远没敢追来,高兴地几乎发狂,哈哈,欧阳志远,你能把老子怎么样?老子养一天伤,照样来暗杀你。

    他刚想到这里,猛然觉得后颈上一痛,顿时眼冒金花,全身发软,一头栽倒在地。

    铁背金翅大蜈蚣的毒性极强,瞬间就让田宝武见了阎王。

    欧阳志远收回了铁背金翅大蜈蚣,拉住张倩倩道:“快走!警察来了。”

    两人快速的奔向围墙。

    这时候,已经有大批的警察赶了过来。几个警察,竟然看到了欧阳志远他们。

    “站住,把手举在……妈呀,鬼呀……。”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远处的那几个警察,而是一览张倩倩的小蛮腰,飞上了墙头,消失在黑夜中。

    这几个警察一看到两人竟然能飞起来,顿时吓得目瞪口呆,以为碰到了鬼,吓得几个警察连滚带爬的跑了。这主要是,欧阳志远的速度太快,好像飞起来的样子。

    两人坐进了张倩倩的车,欧阳志远道:“张倩倩,你知道西山山谷在什么地方?”

    张倩倩道:“我知道,西山山谷,并不是山,而是一坐小丘陵,小丘陵中间有一条山谷,那里是刘钟书的一个秘密基地。”

    欧阳志远道:“走,去救韩月瑶。”

    张倩倩道:“好的。”

    张倩倩开车,直奔西山山谷。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韩月瑶的处境,十分的危险。刘钟书、刘志鸿和刘志鹰都死了,刘志鹏肯定在关押韩月瑶的地方。

    刘志鹏这个变态,很喜欢韩月瑶,刘钟书不死,他不敢对韩月瑶怎么样,他要是知道了刘钟书、刘志鸿和刘志鹰都死了,他说不定就会对韩月瑶下手。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道:“再快点,张倩倩!”

    张倩倩立刻把速度提高到最快,轿车如同利箭一般,刺破夜幕,高速开向西山山谷。

    刚一到山谷前,不远处就出现了第一道关卡,张倩倩把车停在暗处,欧阳志远如同一道旋风,扑了过去。

    第一到关卡有两个人值班,欧阳志远没有费力气,就把两个人打晕,绑在了一起,堵上嘴巴,丢进了草丛里。欧阳志远一摆手,张倩倩的轿车快速的开了过来,两人直奔第二到关卡。

    第二道关卡有三个人。

    欧阳志远用同样的方法,过了第二道关卡。

    第三道关卡就是刘钟书的西山谷基地。

    这个基地,是刘钟书的老巢,他的很多秘密,就隐藏在这里。

    刘钟书还有一个最大的秘密,就是制造毒品。这个秘密基地,就是一座制毒工厂。

    刘钟书没有想到,前来帮忙的柳云生,会起了贪心,杀了自己和自己的儿子。

    所有的一切,都付之东流。

    刘钟书这座秘密基地,是六层楼房,楼房依山而建,很多房间,都伸进了山体之内,而且还有地下室。韩月瑶就关在地下室的第一层。

    刘志鹏得到了父亲和两个弟弟被杀的消息,这让他几乎发了狂。他承受不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他疯狂的掏出枪,直接把逃回来的几个保镖全部干掉。

    狗日的不好好的保护自己的父亲,竟然逃跑,真是该死,你们就给父亲陪葬吧。

    刘志鹏知道,自己刘家完蛋了,父亲一死,韩建国那个老家伙,被人救走,他不会放过自己的。

    自己将无路可逃!

    韩月瑶!对了,自己手里还有韩月瑶。哈哈,自己手里有人质,韩建国这个老东西,敢把自己怎么样?嘿嘿,现在父亲死了。没有人阻止自己要了韩月瑶。只要自己让韩月瑶怀了孕,有了孩子,嘿嘿,韩建国个老东西,敢把自己怎么样?

    想到这里,刘志鹏满脸的淫笑,走向电梯。

    他按下按钮,电梯下沉,来到了第一层地下室。他走向关押韩月瑶的房间。

    欧阳志远和张倩倩把车停好,欧阳志远拿出手机,手机上没有韩月瑶的信号。怎么会没有韩月瑶的信号呢?难道韩月瑶被关在了地下?

    两人没有走正门,而是直接翻墙而进,顺着墙根的黑暗处,快速的接近这座六层大楼。

    “谁,干什么的!”

    一声冷喝,一名暗哨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张倩倩,他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

    张倩倩抬手就是一枪。

    “噗!”

    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发出轻微的闷响,子弹打进了那名暗哨的脑门。噗通一声,暗哨一头栽到在地。

    小丫头的出枪速度极快,枪法又准,这让欧阳志远大为惊叹。

    “好枪法!”

    欧阳志远一声赞美。月光下,张倩倩的脸色一红,小声道:“我可是国安系统女子搏击和射击的冠军。”

    两人进了六层大楼,欧阳志远的鼻子很灵敏,他闻到了一种独特的气味,这种气味,是制造毒品时候,散发出来的一种气味。

    “制毒工厂!”

    欧阳志远失声道。

    张倩倩一听,忙道:“志远,你是说,这里是一座制造毒品的工厂?”

    欧阳志远点头道:“是制造毒品的工厂,规模不小。”

    张倩倩道:“一会炸掉它。”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这种害人的工厂,决不能留。”

    两个挎着冲锋枪的保镖,走了过来。欧阳志远一打手势,两人立刻藏好。等到两个保镖走过来,张倩倩和欧阳志远扑了上去。

    张倩倩手里的刀芒一闪,划在了那个保镖的喉咙上。

    “噗!”

    这个保镖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欧阳志远一刀顶在了另一个保镖的咽喉上。这个保镖吓得脸色腊黄,冷汗直流。

    “说,韩月瑶关在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低声冷喝,猛一伸刀锋,这个保镖的咽喉处,露出了一丝血迹。

    “别杀我,我说……我说,韩月瑶关在地下室的第一层的六号房间。”

    欧阳志远一拳打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这个保镖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两人快速的把两个保镖藏在暗处。

    欧阳志远道:“张倩倩,你去炸制毒工厂,我去救韩月瑶,十分钟后,到停车的地方会合。”

    张倩倩道:“好的,志远。”

    两人立刻分头行动。

    欧阳志远找到了电梯,按下了电钮,电梯向下沉去。

    第一层地下室的六号房间。

    韩月瑶被绑在了一根柱子上。

    小丫头满脸的憔悴,一头秀发变得乱糟糟的,嘴唇起了火泡,两眼无神。

    她想不到,刘钟书这只饿狼,竟然会对爸爸和自己下手,爸爸养了一只白眼狼。

    自己在刚被抓起来的时候,用签字笔发出了求救信号,不知道欧阳哥哥收到了没有。欧阳大哥,你在哪里?你就怕再也见不到月瑶了。

    想到这里,韩月瑶的眼泪流出来了。

    欧阳大哥,月瑶爱你,我知道你有萧眉姐姐,但是,我爱你呀。我不会和萧眉姐姐争的,我不要求你能娶我,我只要能经常地看到你就行。

    欧阳大哥,你快来救救爸爸和月瑶吧,月瑶喜欢你,月瑶爱你。

    韩月瑶抽泣着。人在有难的时候,最容易想起自己喜欢的爱人。

    “咣当!”

    铁门发出刺耳的撞击声。韩月瑶抬起脸来一看,刘志鹏一脸狞笑的走了进来。

    韩月瑶立刻道:“刘志鹏,你们父子都是白眼狼,你快把我放了,否则,我会杀了你。”

    刘志鹏嘿嘿冷笑道:“韩月瑶,你有本事来杀我呀?你现在被关在这里,嘿嘿,你杀不了我的。”

    韩月瑶看着刘志鹏那张让人恶心狰狞的脸道:“那你就杀了我!”

    刘志鹏哈哈大笑道:“这么漂亮的美人,我怎么会舍得杀了?即使杀了,我也要先好好的玩玩呀。”

    刘志鹏说着话,狞笑着伸出了他的脏手,摸了一下韩月瑶的脸蛋,并向下捏去,一下就捏到了韩月瑶的一只饱满高跷的胸脯。

    “啊!”

    韩月瑶一声尖叫,全身起满了鸡皮疙瘩,她感觉到,刘志鹏的手,就像一条毒蛇,在自己的胸口上爬动。她拼命的扭动着身子,试图摆脱刘志鹏的脏手。

    但由于韩月瑶的剧烈扭动,她那双饱满高翘,随着呼吸,剧烈的起伏颤抖着。

    这立刻引发了刘志鹏的shou欲。刘志鹏的两眼顿时变得血红,呼吸急促。

    韩月瑶看到了刘志鹏可怕的表情,她不禁泪流满面。自己的身体要献给自己的爱人,怎么能给刘志鹏这种禽兽。

    刘志鹏嗷嗷的狂叫着,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韩月瑶被绑住的娇躯,疯狂的亲、吻着韩月瑶。

    韩月瑶拼命地扭动着,她闻到了刘志鹏嘴里让人恶心的臭味,她狠狠的一口就咬在了刘志鹏的脸上。

    “啊!”

    刘志鹏一声惨叫,他的脸上,被韩月瑶咬下来一块血淋淋的肉来。

    “呸!”

    一口血水被韩月瑶吐在了刘志鹏的脸上。

    刘志鹏顿时咆哮如雷,他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他冲上前去,狠狠地打了韩月瑶一记耳光,破口大骂道:“你个贱人,老子玩你是看的起你,你不想让老子玩你是吗?嘿嘿,老子一会让你求着我玩你。”

    刘志鹏说完话,快速的摸出一颗药丸,闪电一般的捏开韩月瑶的嘴,把药丸塞进她的嘴里,猛一拍韩月瑶的后背,药丸进了胃里。

    韩月瑶大惊失色,尖声道:“刘志鹏,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刘志鹏狞笑着道:“嘿嘿,是一颗春、药,哈哈,五分钟后,你会趴在地上,求老子上你。”

    韩月瑶一听,顿时面如死灰,她立刻破口大骂道:“刘志鹏,你是个畜生。”

    刘志鹏哈哈大笑道:“韩月瑶,你只要有劲,你就骂吧,老子一会一定要你欲仙欲死。”

    韩月瑶猛烈的挣扎着,但绑住她的绳子太紧了,韩月瑶根本挣扎不动。

    她越是挣扎的厉害,药力散发的越快,不一会,韩月瑶已经是面红耳赤,全身好想冒火一般,一种强烈的需求在自己的小腹升起。

    韩月瑶顿时泪流满面。欧阳大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月瑶吧。

    刘志鹏看着韩月瑶在苦苦的挣扎着,他狞笑着扑了过来,他要把生米做成熟饭,看看韩建国怎么办。

    刘志鹏淫、笑着,然后快速的撕扯着韩月瑶的衣服。

    “啊……啊……”

    韩月瑶的意识还有点清醒,她拼命地挣扎着,但全身已经没有一丝的力气。

    不一会,刘志鹏就把韩月瑶的衣服剥光。少女那绝美的娇躯,展现在自己的面前。

    韩月瑶残存的意识,让她拼命的挣扎着。

    刘志鹏一下子抱住韩月瑶,死命的抚摸着。

    “哼,真是找死!”

    一声暴怒的声音在后面传来,欧阳志远一步跨了进来。

    刘志鹏被欧阳志远这句话吓了一跳,他一转脸看到了欧阳志远那一双极其可怕的眼神。

    “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怎么会找到这里?

    “嘭!”

    一只巨大的脚丫子,在自己的面前放大。

    欧阳志远根本不屑用手,一脚就踹在了刘志鹏的胸口上。

    “咔嚓!”

    刘志鹏听到了自己的胸骨碎裂的声音,这声音让他毛骨悚然,他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形高高的飞起,砸在了顶棚上,又砸到了门边。

    “欧阳……大哥,真的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残留着最后一点意识的韩月瑶,看到了自己日夜想念的欧阳大哥,她禁不住泪流满面。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被折磨得不成样子,而且还差一点受辱,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他的心在剧痛。他猛地跑过去,一下子把韩月瑶抱在了怀里,大声道:“月瑶,我是你欧阳大哥,我来救你了。”

    欧阳志远抱着韩月瑶,快速的给小丫头松开绳子。

    “欧阳大哥……呜呜呜呜……。”

    韩月瑶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放声大哭。

    欧阳志远拍着韩月瑶光洁的后背道:“月瑶,不哭……不哭。”

    欧阳志远说着,他的眼泪流了出来。小丫头受苦了。

    躺在门旁边的刘志鹏还没有死,他狞笑着看着欧阳志远,流着污血的手,猛地按了一个按钮。

    “轰隆!”一声闷响,这间地下室的地板,猛地裂开,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掉了下去。

    等到欧阳志远反应过来,但已经晚了。

    欧阳志远顿时后悔没有直接打死楼志鹏。

    刘志鹏看着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掉了下去,他不禁哈哈大笑道:“欧阳志远,韩月瑶,你们去死吧。”

    “轰隆!”

    地板一声巨响,又恢复了原样。

    “轰轰轰!”

    远处传来猛烈的爆炸声,山摇地动。刘志鹏吓了一跳,这是那里在爆炸?不好,有人炸了自己的制毒工厂,是谁炸的?肯定是欧阳志远的人。

    欧阳志远,我要你死!

    刘志鹏捂着胸口爬着,喷了一口鲜血,他踉跄着爬到了另一间屋,找到了一个爆炸装置,安在了地下室上,然后快速的爬着离开。

    这座山谷,已经不能再呆了。

    再说欧阳志远和韩月瑶掉进了十几米深的陷阱。在向下坠落的过程中,欧阳志远试图抓住什么,但下坠的速度太快,四周光滑如镜,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地方。

    欧阳志远紧紧地抱住韩月瑶,运足了十二层的五行神功,准备降落。韩月瑶已经彻底的迷失,她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炽热的嘴唇亲吻着欧阳志远的嘴唇,火热的娇躯在志远的怀里扭动着。

    “噗通!”

    欧阳志远抱着韩月瑶,一个翻滚,卸掉了下坠的力量,几件韩月瑶的衣服,也掉了下来。

    “欧阳哥哥……欧阳哥哥……,我要……。”

    韩月瑶的药已经开始发作,小丫头疯狂的缠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是男人,他不是神仙,他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现在他虽然想救韩月瑶,但这个地方没有水,自己解春、药的方法,就是在水里给韩月瑶针灸,让药的毒素,溶解在水里。欧阳志远救霍英琼和陈雨馨,都是这样救得。

    现在,欧阳志远救不了韩月瑶,如果自己不和韩月瑶合体,韩月瑶全身的血管就会爆裂。

    韩月瑶的扭动更加厉害了,小丫头的呼吸极其的急促,娇躯变得炽热,她疯狂的亲吻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要救韩月瑶,先救了她再说。

    黑暗中,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把衣服铺在了地上,连同韩月瑶掉下来的衣服。地上竟然很干,而且平整。

    ……………………………………………………………………………………

    欧阳志远借着手机的微光,看到小丫头慢慢的睡过去。他知道,月瑶这一次要睡好几个小时才能醒过来。

    欧阳志远小心的抱着她,给她穿好衣服,把自己的衣服铺在地上,让月瑶睡在衣服上,免得她着凉。

    欧阳志远猛然感到地表传来沉闷的爆炸声,而且整个大地在不断地晃动。

    是张倩倩在爆破制毒厂?

    欧阳志远拿着手机,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这应该是山体的下面,距离地表有二十米左右。自己和月瑶一定要出去。

    他找到年英豪送给自己的那把极其锋利的军刀,慢慢的敲着四周的墙壁。

    一小时后,欧阳志远失望的坐在了地上。四周的墙壁,都是山体,实心的。

    欧阳志远向上看了看,上面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欧阳志远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没有信号,但他还是试着拨打张倩倩的电话。但却没有网路支持。

    欧阳志远害怕韩月瑶着凉,他把韩月瑶抱在怀里,把自己的外衣盖在了小丫头的身上,关上手机,抱着韩月瑶,坐在了地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志远被韩月瑶的一声惊叫吓醒,连忙睁开眼一看,韩月瑶躺在自己的怀里,双手乱抓,在做噩梦。

    “月瑶……月瑶……醒一醒。”

    欧阳志远摇晃着韩月瑶,打开手机的灯光。韩月瑶猛的惊醒过来,睁开眼一看,自己正躺在欧阳志远的怀里。

    韩月瑶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呜呜呜……欧阳大哥……吓死我了……。”

    欧阳志远紧紧地抱着韩月瑶,拍着小丫头的后背道:“月瑶,欧阳大哥在这儿,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韩月瑶哭了好一会,才渐渐的止住了哭声。

    她抬起头来,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刘志鹏死了吗?”

    欧阳志远道:“我踢了他一脚,把他的胸骨都踢碎了,就算不死,他这一辈子也别想站起来了。”

    韩月瑶想起刘志鹏给自己吃了药,差一点受辱的事,后来好像欧阳大哥和自己做那件事了。想到这里,韩月瑶的脸色红了,小丫头的内心狂跳不已。

    欧阳志远感到了韩月瑶的变化,欧阳志远知道,小丫头可能猜到自己和她做了什么事了。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道:“月瑶,对不起,刘志鹏给你吃了药,我只能那样救你。”

    韩月瑶低下头,脸色红红的,心脏如同一只小鹿一般狂跳。

    “欧阳……大哥,谢谢你……救了我,我不……怪你,我喜欢……你。”

    韩月瑶呢喃着,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两条胳膊,紧紧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羞得抬不起头来。

    欧阳志远看着韩月瑶娇羞的模样,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月瑶的娇躯。

    韩月瑶抬起头来,炽热的双眼,看着欧阳志远,红润的小嘴,亲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

    小丫头的性格大胆而俏皮,是一位敢爱敢恨的主儿。她早就喜欢欧阳志远,只是,欧阳志远有了萧眉,只把韩月瑶当妹妹看待。想不到,造化弄人,阴阳差错的用这种方法救了韩月瑶,要了韩月瑶的身子。

    有了第一次和韩月瑶肌肤相亲的过程,欧阳志远心里也是很喜欢小丫头,现在,韩月瑶主动亲吻自己,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和月瑶亲吻起来。

    韩月瑶刚刚破了瓜,今天不能再做了。两人只是亲吻着,没有再进一步的行动。

    当韩月瑶的肚子里发出咕咕嘟嘟的声音时,两人练忙分开,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

    韩月瑶很长时间没有吃饭了。欧阳志远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两块巧克力,递给韩月瑶道:“丫头,先吃两块巧克力,我看能上去吗?”

    “巧克力!”

    韩月瑶笑嘻嘻的接过巧克力,剥开了一块,放进自己的嘴里,猛然抱住了欧阳志远,亲在了志远的嘴唇上,小嘴一张,把那块巧克力用灵巧的小舌头,送进了欧阳志远的嘴里。

    韩月瑶炽热的双眼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甜吗?”

    欧阳志远刮了一下韩月瑶的小鼻子道:“小丫头,真调皮,很甜的,一直甜到心里。”

    韩月瑶笑道:“谢谢,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道:“月瑶,你靠边站着,我上去看看,能否打开上面的翻板。”

    欧阳志远说完话,一手拿着那把锋利的军刀,另一只手拿着那把软剑。

    韩月瑶说着话,站立起来。

    “哎呀!”

    韩月瑶刚站起来,顿时一声惊呼,连忙扶住墙。

    “月瑶,怎么了?”

    欧阳志远看着皱着眉头的韩月瑶问道。

    韩月瑶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都是你!”

    欧阳志远顿时明白了原因,不由得笑道:“呵呵,对不起了。”

    韩月瑶白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咱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道:“咱们在山底下,距离那层地下室,有接近二十米的距离。”

    “地下二十米!”韩月瑶一听,吓了一跳,她可不知道自己和欧阳志远掉下来的过程。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咱掉下来有十几个小时了,我上去看看,看看有没有出口。”

    韩月瑶道:“欧阳哥哥,肯定有出口的,要不,咱们怎么没有窒息的感觉,最低有通风口。”

    欧阳志远点点头,猛的吸了一口气,把五行神功运到第十二层,身形猛然拔起,向上升起。在升到五六米的时候,欧阳志远猛的把军刀插向墙壁。

    “噗!”锋利的军刀刺进了墙壁中。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猛的拔出军刀,身形再次上升五米,再把军刀插进墙里。

    欧阳志远几个起落,竟然升到翻板地下面。

    他用力推着翻板,翻板竟然纹丝不动。欧阳志远一声长啸,运足十二层五行神功的力量,一掌劈向翻板。

    “轰!”一声巨响,如同天崩地裂一般。

    但上面的翻板,仍旧纹丝不动。

    难道这个翻板只能向下翻转,而不能向上翻动?

    欧阳志远借助手机的灯光,仔细的打量着翻板附近的墙壁。猛然,他发现了翻版下面左边的墙壁上,裂了一道缝,这道缝隙是自己刚才那一掌震出来的。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掌劈了过去。

    “轰隆!”一声闷响,那道裂缝被欧阳志远一掌劈开,露出一间房间。欧阳志远不由得狂喜,有房间就一定有出口。

    欧阳志远快速的窜了进去。果然,这间房子有门。欧阳志远一脚踹开房门,外面竟然是通向外面的水泥楼梯。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找到了出口。他快速的回来,看着韩月瑶道:“月瑶,我找到了出口。”

    韩月瑶一听说找到了出口,顿时大喜,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道:“万岁,欧阳哥哥万岁。”

    欧阳志远笑道:“来,趴在我后背上,搂紧我的脖子,咱们出去。”

    韩月瑶笑道:“好的,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弯下腰,月瑶趴在了欧阳志远的背上,紧紧地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欧阳志远道:“搂紧了,月瑶,咱们上去。”

    “搂紧了,欧阳哥哥。”

    韩月瑶把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欧阳志远的后背,听着自己爱人那强健有力的心跳声,小丫头幸福极了。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带着韩月瑶冉冉升起,利用军刀,冲进了那间房子。

    “万岁,我们出来了!”

    韩月瑶兴奋的大叫着。

    两人顺着水泥楼梯,快速的向上走去,进入了一个长长的走廊,来到一扇门后。欧阳志远猛的一推门,门被推开,一道很强的阳光照射了进来。

    “哈哈,我们终于又见到了阳光了。”

    韩月瑶高兴的跳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