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变态的田宝武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志远知道了韩月瑶的地址,他立刻奔向那个已经死亡的柳云生。志远想看看柳云生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

    欧阳志远摘下了他的面具,一张四十多岁、极其狰狞的恐怖面孔,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这人不是柳云生!

    柳云生的年纪,应该在八十五左右。这人不是柳云生,又会是谁?

    张倩倩在走廊外,干掉了一个冲上来的金面杀手,大声道:“志远,还差五分钟就三点了,咱们马上带韩建国走,又有大批的金面杀手到了。”

    欧阳志远道:“好,我先救醒韩建国。”

    欧阳志远端起一杯水,泼在了韩建国的脸上。

    韩建国顿时清醒过来,他睁开眼一看,一个金面杀手站在自己的面前。韩建国立刻暴怒至极,一掌打向欧阳志远。

    韩老年轻的时候,武功极高,五六个鬼子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这一掌的力量极大。

    欧阳志远闪到了一边,立刻拿掉面具,大声道:“韩老,我是欧阳志远。”

    韩建国的耳边听到了十分熟悉的声音,老人仔细一看,他顿时狂喜之极,老泪横流。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欧阳志远,这怎么可能?

    “志远!”

    韩建国的嘴唇哆嗦着,张了几次,才喊出来志远两个字。

    欧阳志远立刻道:“快走,有话以后再说。”

    欧阳志远干脆一把抱住韩建国,冲出病房。欧阳志远刚冲出病房,三点钟到了,顾勇在配电室里停了电,整个大楼顿时一片漆黑。

    欧阳志远大声道:“张倩倩,跟上我。”

    这时候,楼下传来一片骚乱声,还有急速的枪声。顾勇、周默开始动手了。

    张倩倩借着星光,靠在了欧阳志远的身后,三个人冲下楼去。

    几个金面杀手,如同鬼幽一般的高速扑来。

    欧阳志远毫不留情的射出几枚银针,这几个杀手,惨叫着倒了下去。

    三个人快速的冲到了楼下。

    顾勇破坏完电闸,和周默一起,在楼下大开杀戒。

    两人知道,现在不是仁慈的时候,这些杀手都该死。两人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

    正当两人干掉了七八个杀手的时候,一道诡异的人影,如同一道青烟,高速的掠过来。

    浓烈的杀气和恐怖的威压,如同潮水一般狅涌而来,压的周默和顾勇几乎窒息了。

    周默一看来人的身法,就知道,对方来了高手,他立刻大叫道:“顾勇,靠过来。”

    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顾勇也知道对方来了高手,他立刻和周默靠在了一起,严神戒备。

    来人身法一停,星光下,一个一头怪发、独眼独臂的杀手,站在两人面前。

    田宝武看了看地上躺着五六名金面杀手的尸体,他的眼里猛然透出凌厉的杀气。

    “杀我弟子者死……。”

    田宝武的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如同鬼幽一般的扑了过来,猛一扬手,一道耀眼的刀芒,划向两人的咽喉。

    周默和顾勇看到了田宝武让人恐怖的速度和充满着死亡的高速刀芒,两人竟然没有后退,反而互相掩护着,扑了过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周默和顾勇手中的两把枪对着高速扑来的田宝武,两人扣动了扳机。

    “叮叮!”

    两声刺耳的切割金属声音传来,两人只觉着手中一轻,寒芒爆闪,两人的手枪竟然被对方的刀芒砍掉半截。

    周默和顾勇大吃一惊,他们扔掉手枪,手中多出了两把刀锋,直接扑了过来。

    田宝武一声冷笑,他不屑的看着两人,眼中闪过极其阴冷的杀气,刀芒一闪,划向两人的脖子。

    周默、顾勇的身手虽然极好,但和田宝武相比,两人还是差了一大截。但两人为了接应张倩倩和欧阳志远,还是不顾生死的扑了过来。

    当两人发现,对方的刀锋比自己的刀芒还要快上几倍的时候,田宝武的刀锋已经划到了两人的脖子。

    周默和顾勇极力的躲闪。

    “呲!”

    两人的脖子躲过去了,但肩膀却躲不过去了。

    “哼!”

    两人一声闷哼,各自的肩膀喷出了两道血箭。

    田宝武一声狂笑,刀锋一横,幻出十几道耀眼的刀芒,再次划向两人的咽喉。

    周默和顾恒脸色狂变,两人想躲,但已经躲不开了,刀芒已经到了两人的咽喉。两人已经感觉到刀锋的冰冷。

    “哼!”

    一声暴怒的冷哼在远处传来。

    “嘶嘶嘶嘶!”

    五六根针芒,如同疾风暴雨一般射向田宝武的后背死穴。

    田宝武感到了一种极其熟悉浓烈的杀气,狅涌而来,还有五六根针芒,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爆射而来,他顾不上再伤害周默和顾恒,他一声狂叫,猛的撤回刀锋,看也不看的在背后一搅,所有的银针顷刻间被他强劲的内力绞碎。

    即使这样,周默和顾恒的咽喉处,还留下了一抹血痕。

    月光下,田宝武转过身来,他的瞳孔不由得暴缩,一头的乱发陡然炸开,根根站立起来。

    他看到了自己不死不休的仇人——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和张倩倩刚冲到楼下,欧阳志远就看到了田宝武对周默和顾恒发出了致命的一击。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射出银针。他来不及直接救周默和顾恒,他只有进行围魏救赵。

    田宝武果然要先自保,撤回了刀锋,绞碎了欧阳志远发射的银针。

    欧阳志远立刻把韩建国送到了张倩倩的手里道:“快和周默他们会合,先把韩老救走,这人交给我了。”

    张倩倩扶住了韩建国,小声道:“小心,这人的武功极高。”

    韩建国道:“志远,小心点。”

    周默和顾恒连忙跑了过来。

    张倩倩道:“周组长,先把韩老救走。”

    三个人点点头,扶着韩建国,向外冲去。

    田宝武的一只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满头的乱发迎风狂舞,脸上的肌肉,剧烈的颤抖着。

    “嘿嘿,欧阳志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你竟然来香港了,你真是找死!”

    田宝武的手微微的颤抖着,手里多出了一把刀锋,指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田宝武,相好的,咱们又见面了,你可要保护好另一只眼和另一条胳膊,你这次要是再败在了我的手下,你的另一只眼,也会被我射瞎,那你就变成瞎子了。”

    田宝武最恨别人提起他的独眼,就是有人在大街上,多看了他一眼,他都会把那人偷偷的干掉。

    现在欧阳志远又说把他的另外一支眼射瞎,这让田宝武暴跳如雷。田宝武一声厉啸,身形如同电芒一般扑了过来,刀芒一闪,瞬间就划到了欧阳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家伙,速度极快,他不敢怠慢,手掌一翻,多出了一把锋芒四射的软剑,猛的一抖,软剑变得笔直。

    “当!”

    火星四溅,欧阳志远一剑挡开了田宝武的刀锋。

    这把软剑是欧阳志远打败日本人山泽田野而缴获的,是一把古代的宝剑。

    田宝武一见欧阳志远挡开了自己的致命一刀,他一声怪叫,手掌里竟然又多出了一把惨碧的刀锋。这把刀可是一把淬满了见血封侯的剧毒,任何人只要被割破一点皮肤,就会立刻七窍流血而死。

    一手两刀。这家伙一只手竟然能掌控两把刀。

    欧阳志远知道,这次决不能再让田宝武跑了,这次一定要把他干调。

    田宝武一声嚎叫,两把刀幻出十几道刀芒,发出夺人心魄的厉啸,瞬间罩住了欧阳志远的身形,急袭欧阳志远的咽喉。

    欧阳志远不敢怠慢,这个王八蛋手里的两把刀,其中的一把可是含有剧毒的,这要是被砍到,自己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手里的软剑,抖得笔直,舞的密不透风。

    “当当当!”

    连声爆响,欧阳志远连续挡开了田宝武十几次的进攻。

    田宝武久攻不下,心里着急,猛然,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狰狞的诡笑,惨碧的刀芒一闪,一道刺向欧阳志远的眉心。

    欧阳志远猛一摇头,躲过毒刀,但田宝武的一头乱发,瞬间变的笔直,如同无数根钢针,带着嘶嘶的厉啸,刺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我的天哪,这个变态的家伙,他的头发竟然连成了武器。

    欧阳志远骤然把影子身法提高到极限,就想摆脱田宝武如同钢刺一般的头发,但田宝武的两把刀锋在后面斩了过来,封住了欧阳志远的退路。

    欧阳志远一声大叫,手指一弹,一道寒芒一闪,射向田宝武的眉心,阻止他的头发进攻。同时,手中的软剑猛抖,当当两声刺耳的爆响,火光四溅,软剑挡开了田宝武的两把刀锋。但田宝武猛一张嘴,喷出一口内力,直接把欧阳志远的那根射向自己眉心的银针吹掉。

    欧阳志远的这根银针虽然被田宝武用内力吹掉,但这给欧阳志远机会了。欧阳志远一个空翻,身体就窜了出去。

    即使这样,田宝武如同钢针一般的头发,还是把欧阳志远的衣服撕了几道口子,露出了丝丝血迹。

    “志远,你受伤了?”

    刚刚把韩建国送了出去,返回来支援欧阳志远的张倩倩一声惊叫。

    欧阳志远道:“没事,皮外之伤。”

    田宝武一看欧阳志远伤在自己的头发上,不禁狂笑道:“欧阳志远,今天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田宝武,你高兴的是不是太早了,我还没有进攻,你也吃我一招。”

    欧阳志远手中的短剑猛然爆出耀眼的光芒,幻出十几道剑锋,刺向田宝武的咽喉、眉心。

    田宝武冷笑一声,手中的两把刀快速的急舞,挡在自己的面前。

    “当当当!”

    连声爆响,田宝武把欧阳志远的几剑都挡开了,但最后一剑,田宝武上当了。他忘记了欧阳志远的剑是软的。他挡开了剑身,但剑尖在火星四溅中,一个转弯,刺向他的咽喉。

    田宝武一声怪叫,高速后退,咽喉是躲开了,xiong脯却没有躲开,被欧阳志远的软剑开了一道血槽。污血立刻喷了出来。

    欧阳志远知道,机会来了,自己绝不能放过田宝武。

    欧阳志远一个阳光三叠,一掌打向田宝武的前胸。田宝武一声怪叫,两边把刀急斩欧阳志远的手掌。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软剑弹开那把毒刀,一掌打在了田宝武的那柄没有毒的刀背上。

    “嘭!”

    一声暴响,田宝武的这把刀,被欧阳志远一掌打得断为三截,掌势的余威,仍旧打在了田宝文xiong前。只打的田宝武暴跳如雷。

    欧阳志远大笑道:“田宝武,这次你死定了。”

    田宝武一看自己的一把刀,竟然被欧阳志远打断,他气得脸色都绿了。

    田宝武猛然挥起毒刀,砍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大喝一声:“爆!爆!”

    “噗!噗!”

    田宝武的xiong前,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