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报应到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七章报应到了

    所有的人,都没看到,这个身材高大,带着一身煞气的金色面具人是怎样进来的,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这么大的一个人,竟然凭空出现在大家面前,这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这个戴着金色面具的诡异杀手,他的一双眼睛,如同一条毒蛇,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冷酷寒芒。他的眼光掠过每一个人的脸庞,所有的人顿时就有一种被剥光的感觉,就连灵魂都被看穿。

    刘钟书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就是斩杀上帝杀手团的老板,柳烟门门主柳云生?好浓重的杀气。

    一楼的欧阳志远顿时就感觉到了这股可怕浓烈的杀气。

    这人是谁?身上的杀气怎么会这么浓烈?这杀气比田宝武的杀气,还要浓烈。

    这人绝对是斩杀上帝杀手团里的顶尖高手。

    欧阳志远一拉张倩倩,两人跟在几个金面杀手后面,快速的走向三楼。

    斩杀上帝杀手团里,级别最高的杀手,就是金面杀手。今天,银面杀手一个都没有见到。欧阳志远知道,今天营救韩建国将是一场恶战。

    刘钟书看着这个金面杀手,他微笑着道:“柳云生前辈?”

    柳云生的一双眼睛冷酷的看了一眼刘钟书,点点头,神情极其的傲慢。

    躺在床上的韩建国一看来了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男人,他同样感觉到了这人身上带着血腥的浓烈杀气。韩建国是军人出身,他对这种浓烈的血腥气极为的熟悉。这是杀了太多的人之后,身上才有的血腥气。

    这是一个绝顶的杀手!

    柳云生?韩建国听到了刘钟书称呼这人为柳云生。

    斩杀上帝的掌门人!

    刘钟书竟然和斩杀上帝杀手团有勾结!柳云生来这里干什么?

    韩建国连忙坐了起来,两眼看着这个最神秘的杀手团掌门。

    柳云生转过脸来,看着韩建国,冷声道:“这位想必就是恒丰集团的掌门人韩总?”

    韩建国看着这个带着金色面具的杀手掌门人,点了点头道:“你是柳云生?”

    柳云生点点头道:“我是柳云生。”

    韩建国道:“六十年前,我就听到过你的名字,柳烟门的二门主。”

    柳云生不禁一愣,面具下的两眼露出了浓烈的杀机,他桀桀的怪笑起来道:“想不到,六十年之后,还有人能知道我原来的名字。”

    韩建国冷笑道:“六十年前,整个柳烟门叛国,做了日本人的走狗,当了汉奸。你们协助日本人,屠杀中国人,导致人神共怒,当时中国武林人士联络了几大门派,围剿了你们,嘿嘿,二门主柳云生命大,在外面杀人,没有在柳烟门,终于逃过了一劫。你逃到了香港,建立了斩杀上帝杀手团。”

    柳云生冷哼道:“韩建国,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嘿嘿,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韩建国冷声道:“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今天来干什么?你难道要帮助这个毫无人性的畜生?

    这时候,欧阳志远随着几位金面杀手,来到了三层病房之外。

    欧阳志远感到了那人强横的杀气和狂爆的气息。

    透过病房的玻璃,欧阳志远顿时狂喜至极,他看到了神行憔悴的韩建国老人。

    韩老,您受苦了,我一会一定把你救出来。

    老人的对面,站着一位带着金色面具的杀手。股股强横的杀气和滔天威压,就是从这个人身上分散发出来的。

    这人是谁?

    病床的旁边,站着刘钟书,刘钟书的身后,有两位年轻的男人,长得和刘志鹏极其相似,肯定是刘钟书的两个儿子。

    柳云生看着韩建国道:“你想知道我来干什么吗?你看看我的眼睛就知道了。”

    韩建国可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邪恶的催眠术,他一听柳云生这样说,他下意识的看向柳云生的双眼。

    柳云生的眼光立刻变得极其诡异,眼中出现两个惨碧的万丈漩涡。

    韩建国的眼光刚看到柳云生的双眼,他的眼光再也拔不出来了,就连灵魂,都陷了进去。

    柳云生看着韩建国道:“韩建国,你累了,你好好的休息吧。”

    韩建国顿时感到一丝困意袭来,大脑不听自己的指挥起来。他的面目顿时变得痴呆起来。

    催眠术!

    欧阳志远一看韩建国的面目呆滞,两眼发直,就知道,韩建国中了这人的催眠术。

    “韩建国,你把你的股份转给我。”

    柳云生的语气开始加重,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

    韩建国道:“可以转给你。”

    一个金面人和一名律师,立刻拿来一份事先拟定好的股份转让协议,走向韩建国。

    刘钟书本来一看到韩建国受了催眠,顿时大喜,他以为自己成功了,但一看柳云生的手下和一名陌生的律师,拿着一份协议走向韩建国,他顿时就感到不好。就是转让股份,也得转给自己呀?律师和协议都要用自己的呀?柳云生怎么会准备另外一份协议?

    刘钟书立刻大声道:“且慢!”

    柳云生的双眼闪烁着幽灵一般的邪恶绿芒,他转过脸道:“刘钟书,韩建国自愿把恒丰集团香港分公司的所有股权斗转给我,嘿嘿,你有什么异议吗?”

    还没等刘钟书说话,他身后的刘志鸿一声暴喝:“王八蛋柳云生,你敢抢我家的股权,老子打死你。”

    刘志鸿手掌一翻,一把手枪现在手中,对着柳云生就扣动了扳机。

    但还没等手枪地扳机扣到击发点,一道人影如同青烟一闪,刘志鸿的咽喉之处,多出了一道恐怖的伤口,一道血箭从伤口里飚出,喷出老远。

    刘志鸿张嘴想喊,但他已经发不出声来,一头栽倒在地,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刘志鹰一看对方一招就杀了自己的哥哥,他嗷的一声怪叫,手里多出一把手枪,对着柳云生就要开枪。

    刘钟书一看,对方瞬间就杀了自己的一个儿子,顿时悲愤欲绝,他一看自己的三儿子就要开枪,他大喝一声:“不要开枪!”

    但为时已晚。

    “噗!”

    一道寒芒一闪,刘志鹰的心脏部位多出了一截血淋淋的军刺。

    这把军刺,刺穿了他的心脏。

    刘志鹰看着从自己胸前透过来的血淋淋的军刺,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竟然会死?

    “哆!”

    军刺闪电一般的缩了回去。

    一前一后两道血箭喷出来。

    “啊!”

    刘志鹰的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一头栽倒在地,全身抽搐着,眼看着活不成了。

    真是报应呀,刘钟书转眼间,就死了两个儿子。刘钟书顿时悲痛欲绝,管家刘金忠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起来。

    欧阳志远在外面看的目瞪口呆。他听到了刘志鸿在临死前,喊这个会催眠术的金面杀手为柳云生。这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柳云生!难道这人真的是柳云生?斩杀上帝的掌门人?柳烟门的二门主?怪不得这么中的杀气和威压。

    刘钟书睚眦欲裂,眼泪都下来了,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两个儿子,竟然全死了。

    “柳云生,你是来帮我的,为什么要杀我的儿子?”

    刘钟书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动着。

    “嘿嘿,刘钟书,我为什么要帮你?我要韩建国的全部股份。”

    柳云生的脸上露出了凌厉的杀机。

    刘钟书想不到,自己招来了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柳云生沉声道:“把那些人全干掉。”

    柳云生的话音刚落,整个医院,顿时变成了人间的屠宰场,惨叫声不绝。

    刘钟书手下的保镖,根本不是杀手们的对手,顷刻间,几十名保镖,被金面杀手们杀的一干二净,然后全部被用强酸融化掉了。

    刘钟书听到了门外传来自己手下的惨叫声,他顿时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玩了,自己就怕走不出这间医院了,柳云生不会放过自己的。

    自己是自作孽不可活呀。

    外面的金面杀手一动手杀人,欧阳志远立刻浑水摸鱼,装着追赶那些保镖的样子,他却暗中释放一中软筋散的慢性毒药。

    这种软筋散,任何人闻了,不一会就会骨酥筋软,不能动弹。

    欧阳志远换趁机干掉了几个武功很高的杀手,以免一会自己再动手时,会碰到麻烦。

    张倩倩看到欧阳志远干掉了几个金面杀手,她也趁机干掉了几个。

    病房内,柳云生藐视的看了一眼刘钟书,转过身去,继续对韩建国进行催眠。他看着如同呆痴的韩建国道:“韩建国,你签字吧,把香港的股份全部转让给柳云生。”

    韩建国脑子的深处,对柳云生有点排斥。

    柳云生立刻加大功力,对韩建国进行强制催眠。

    “韩建国,你可以签字了,你可以签字了……”

    欧阳志远在外面放完毒,和张倩倩回到了三楼,欧阳志远看到了柳云生正在全力以赴的对韩建国进行催眠,他不禁大喜。

    任何人施展催眠术都会全力以赴,而且极其消耗功力。

    欧阳志远知道,现在正是自己下手的好机会。柳云生的武功极高,如果现在不下手,自己就没有机会了。欧阳志远推开了病房的房门。由于欧阳志远的穿戴和面具都是金面杀手的装扮,因此,没有人注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双手猛然狂舞,十几根银针发出尖利的怪啸,射向柳云生和另外几名金面杀手。

    正在全力催眠韩建国的柳云生,猛然听到身后传来嘶嘶的尖锐破空声,就知道不好,有人在近距离偷袭自己。这个距离太近了,根本躲不开呀?

    但柳云生一声大叫,他的身形如同毒蛇一般的诡异扭曲。

    “嘶嘶嘶!”

    欧阳志远发射的那些发出尖利怪啸的银针,竟然全部被柳云生躲开。但那几名金面杀手都被射倒在地。

    “扑扑扑!”

    十几根银针全部打在对面的墙上,只露出了针尾,发出嗡嗡的轰鸣。柳云生刚想转身,身子猛然一麻,背后的几处穴道如同针刺一般,几根银针扎进了他的穴道。柳云生顿时感到身体僵硬。自己刚才明明的全部躲开了偷袭的银针,自己怎么还回再次中针?

    欧阳志远发射出了两种银针,发出尖利厉啸的银针,是为了吸引柳云生的注意力,真正的杀招,就是这几根无声无息的银针了。

    这几根无声无息的银针,全部打进了柳云生的后背。

    欧阳志远在银针打中柳云生的同时,一拳就轰在了柳云生的后背上。

    “嘭……咔嚓!”

    让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声,从柳云生的脊梁骨传来。欧阳志远一拳打碎了柳云生的脊梁骨。

    柳云生的身体砸向刘钟书。

    刘钟书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狰狞,他的手里多出了一把寒芒四射的尖刀,直接捅进了柳云生的心脏。

    但柳云生一看刘钟书拿着一把尖刀通了过来,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拳砸在了刘钟书的胸前。

    “咯吱!”

    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刘钟书胸前的骨头顿时碎裂,整个胸腔凹下去一块。

    “噗!”

    刘钟书一口鲜血喷在了柳云生的脸上。刘钟书和柳云生同时倒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立刻冲了过去,一针扎进了刘钟书的眉心,吊住了他一口气。

    “快说,韩月瑶在哪里?”

    刘钟书一听,这个金面杀手的声音,竟然很熟悉。但他已经到了意识开是涣散的时候。

    欧阳志远立刻大声道:“我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立刻取下那个金色面具。

    刘钟书的眼睛看到了欧阳志远,他的头一歪,气绝身亡。这家伙死了都没有说出关押韩月瑶的地点。这让欧阳志远很是懊恼。

    但他一转脸,看到了胸口中了一刀的刘金忠,他知道这人就跟在刘钟书的身边,欧阳志远连忙道:“韩月瑶在哪里?”

    管家刘金忠胸口的这一刀,是被一名杀手捅的,也是捅到了要害,只是没有立刻死亡,但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韩月……瑶,在西山……山谷里。”

    刘金忠一歪头,气绝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