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 章 畜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九十一章畜生

    欧阳志远的车刚开出璀璨星海大酒店,他又微微的停顿了一下,把车倒了回来。

    郭宵鹏不是什么好东西,霍英琼和他在一起,会吃亏的。自己已经警告了霍英琼多次,小丫头就是不听。

    欧阳志远下了车,走向服务台。

    “请问一下,霍总在几楼?”

    欧阳志远看到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

    “十层星光灿烂包间。”

    欧阳志远坐上电梯,电梯在十楼停下。他快速的走下电梯,来到星光灿烂包间的门前。

    他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但里面没有回应。

    按理说,里面应该有服务员,自己一敲门,服务员就会来开门。但没有人开门。

    欧阳志远近来的功力大进,提高了很多,他的耳目极其灵敏,他仔细的一听,房间内竟然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欧阳志远很熟悉,就是男女急促的喘息声。

    欧阳志远不由得大吃一惊,不好,霍英琼出事了。

    他快速的拿出一张卡片一划,门竟然没有开,而且还被一根金属条挡住。

    欧阳志远心里一急,伸手掏出年英豪送给自己的那把锋利的军刀,在门缝里一划,内力一吐。

    “咔嚓!”

    一声脆响,那根金属条被锋利的军刀削断,欧阳志远冲了进去。

    沙发上的一幕,让欧阳志远的杀机毕露。

    光着上身的郭宵鹏,正在疯狂的撕扯着霍英琼的衣服,英琼雪白的娇躯,已经完全展现出来。

    欧阳志远还不犹豫的一掌打在了郭宵鹏的后脊梁上。

    “噗!”

    郭宵鹏被打得飞了起来,狠狠地砸在了墙上。他嗓子一甜,猛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他看到了欧阳志远满面杀机的死死盯住自己。

    狗日的欧阳志远,又是你个王八蛋,坏了老子的好事。郭宵鹏还想说什么,但欧阳志远那一掌,让他艳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欧阳志远这一掌,虽然下了重手,但是有分寸的,并不能把郭宵鹏打死,只是以后他的某一部分功能永远的丧失了。

    沙发上的霍英琼,光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醉眼迷离,面红耳赤,微闭双眼,呼吸急促,细腻的皮肤上泛着红润。

    她嘴里喃喃的念着:“志远……喔……志远……爱我……爱我……。”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小丫头怎么会念着自己的名字。

    不好,小丫头中了春药了。郭宵鹏这个狗日的,真是龌龊,狗胆包天,竟然敢对霍英琼下春药,真是活到头了。霍加臣要是知道了,非得当场刮了他不可。

    欧阳志远不敢看霍英琼的娇躯,他快速的捡起小丫头的衣服,刚给她穿上一件,小丫头就如同蛇一般的缠了过来,娇艳的嘴唇,亲在了欧阳志远的嘴唇上,死死地顶在了欧阳志远的胸脯上。

    欧阳志远不是神,这么香艳的情景,欧阳志远瞬间就起了反应。但他猛一咬自己的舌尖,一阵剧痛传来,让欧阳志远瞬间清醒。

    他一指头点在霍英琼的昏睡穴上,小丫头的娇躯一软,倒在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志远连忙把霍英琼放在沙发上,快速的给她穿好衣服。在穿衣服的过程中,欧阳志远的冷汗直流,霍英琼实在太漂亮了。在给小丫头穿小衣服的时候,欧阳志远是闭着眼睛的。

    欧阳志远给霍英琼穿好衣服后,自己坐在旁边狂喘不已。这太他妈的折磨人,国家干部,立场坚定,呵呵……。

    但欧阳志远很快的发现不妙,霍英琼就是睡着了,整个娇躯还在不断地的扭动,脸色赤红,呼吸急促、血管扭曲。

    好厉害的春药。必须快一点给小丫头解毒呀,不然,小丫头会憋坏的。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魏寒梅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过来。

    不一会,魏寒梅快速的走了进来,她一看室内的情况,不禁大吃一惊。

    “欧阳县长……这是怎么回事?”

    魏寒梅看道郭宵鹏仰面躺在地上,满脸是血,而霍英琼满脸透红的在沙发上扭动呻吟。

    欧阳志远道:“郭宵鹏给霍英琼下了药,你快点给我找一间房子,我要给小丫头解毒。”

    魏寒梅一听,很是吃惊。郭宵鹏这不是找死吗?霍英琼是谁?她也是你能招惹的起的?燕京的霍家能放过你?

    魏寒梅道:“好,旁边就有一套房间。”

    魏寒梅知道,这种事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

    “他死不了吧?”

    魏寒梅鄙视的看了一眼郭宵鹏。

    欧阳志远道:“死不了,只是被我打昏了,不要报案,记住,魏寒梅,你就当没看到任何事,最好忘了现在看到的,你明白吗?”

    魏寒梅当然明白。如果霍家知道了这件事,说不定会对自己灭口的。

    欧阳志远抱着霍英琼,来到了旁边的房间。

    欧阳志远道:“快放一池子的凉水,我要给她解毒。”

    霍英琼在欧阳志远的怀里扭动的更加剧烈,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这让魏寒梅十分的惊奇,难道霍英琼喜欢欧阳志远?小丫头在昏迷中还叫着欧阳志远的名字。

    不过,她不敢问,她就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她快速的放好水。

    欧阳志远道:“你去买一套新的内衣来。”

    魏寒梅道:“我那里有新的,没穿过的,可以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可以,拿来后,在客厅里等我,我叫你进来,你再进来。”

    魏寒梅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魏寒梅十分感激欧阳志远,他为了救父亲,曾经潜进龙海拘留所,给自己父亲伸了冤情,又在生意上十分照顾自己。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霍英琼吃下一颗药丸,然后抱着霍英琼走进了浴室。

    他给小丫头脱掉了裙子,只让她穿着内衣,然后把她放进了凉水浴盆里。

    霍英琼的整个娇躯,都沉进水里。

    欧阳志远给她诊了一下脉,眉头禁不住的皱了起来。好厉害的春药呀,药力竟然这样猛,要不是自己会五行针,这个毒还真解不开。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银针,用水针和木针来给霍英琼解毒。

    十分钟后,欧阳志远给霍英琼下了十几根银针,不一会,浴盆里的水,全部变成了粉红色。

    欧阳志远把水放掉,又换成新水。就这样,连续换了五次凉水,水质才不在变红。

    欧阳志远擦去了自己头上的冷汗。成了。

    小丫头身上的粉红,已经全部消失,呼吸变得平稳。

    欧阳志远起了银针,把霍英琼从水里抱出来,用毛巾给她擦干身子,又把她抱进卧室,放在了床上。

    欧阳志远走出来,魏寒梅已经拿着衣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魏总,你去把霍英琼的衣服给换下来,把旧的洗干净烘干,一会再给她换上。”

    欧阳志远道。

    “好的,欧阳县长。”

    魏寒梅拿着衣服走进了卧室,不一会,魏寒梅拿着霍英琼的旧衣服走了出来。

    “麻烦你了,魏总。”

    欧阳志远道。

    魏寒梅笑道:“不客气,欧阳县长。”

    半个小时后,魏寒梅给霍英琼换好了他的旧内衣,又把她的连衣裙穿好。

    欧阳志远道:“魏总,你要忘掉你看到的一切。”

    魏寒梅点点头道:“我知道,欧阳县长。不过,霍英琼好像喜欢你吧,她在昏迷中,还叫着你的名字。”

    欧阳志远道:“别瞎说,燕京霍家是什么身份,我一个小小的县长,人家能看得上我?没有什么事,魏总请便吧。”

    魏寒梅很知趣的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这才想起郭宵鹏这个王八蛋,还在那间包房里。他带上门,走进了那间包房,地上的郭宵鹏早已失去了踪影。

    便宜了这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又回到了旁边的房间。

    就在欧阳志远给霍英琼解毒的时候,郭宵鹏就醒了过来。他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的几步,坐在了沙发上。

    他知道,今天没有得到霍英琼的身子,自己完蛋了,燕京的霍家绝不会放过自己的。就是欧阳志远也不会放过自己。

    他穿好衣服,洗了一把脸,定下心神,偷偷的下了楼,坐进了自己的车里。

    不行,自己快逃吧!欧阳志远,你狗日的等着,老子还会回来报仇的。

    郭宵鹏就在今天晚上,失踪了。他的恒洋集团也散架了。好在龙海市公安局在查出他的资金有问题的时候,冻结了他的账户。账户上几十亿的资金,郭宵鹏竟然没来的极转走。

    霍英琼在半夜里醒来的时候,脑海里还是停留在郭宵鹏对自己侵害时的情景,她的嘴里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欧阳志远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他被霍英琼的尖叫声惊醒、

    欧阳志远如同弹簧一般暴起,冲进了卧室。

    “英琼,是我。”

    霍英琼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睡在床上,她连忙查看自己的衣服,自己的衣服完好,但她脑海里还是想到了郭宵鹏在撕扯自己衣服的可怕情景。

    她禁不住的泪流满面,双手乱抓,尖叫不已。

    欧阳志远连忙一把抱住霍英琼道:“英琼,没事,没事,我及时赶到了,郭宵鹏没有得逞。”

    霍英琼听到了欧阳志远的声音,猛然一愣,她看到了欧阳志远。

    霍英琼哇的一声,一下子扑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哭个不停。

    “呜呜……志远……是你吗?是你……救了我?”

    霍英琼死死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拍着霍英琼的后背道:“没事了,英琼,郭宵鹏没有得逞,我赶到了,救了你。”

    霍英琼剧烈的抽泣着道:“真的吗?志远……志远……。”

    欧阳志远等到霍英琼慢慢的平静下来,他轻轻的推开霍英琼,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道:“英琼,是真的。”

    霍英琼感到自己的身子没有什么异样,她才相信这是真的。

    欧阳志远用手帕给霍英琼擦去眼泪道:“我给你说过,郭宵鹏不是什么好人,英琼,你怎么还和他在一起?你就不怕有危险吗?”

    霍英琼这会儿镇静下来了,她看着志远道:“恒洋集团的资金不到位,我们天成集团面临停工,我打电话问郭宵鹏,他的资金是怎么回事,他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就约我道这里来吃饭面谈。我知道璀璨星海大酒店人来人往,不是很偏僻,就放心的来了,我当时还看到有两个女服务员在场,所以,我就更加放心了,想不到这个畜生竟然下药。”

    欧阳志远道:“明天我让魏寒梅问问那两个服务员是怎么回事?她们为什么离开?”

    霍英琼道:“志远,郭宵鹏在哪?”

    欧阳志远道:“他被我打了一掌,我废了他做男人的权力,嘿嘿,他永远不可能再祸害女人了。”

    霍英琼一听欧阳志远废了郭宵鹏,她大声道:“我很不得杀了他。”

    欧阳志远道:“算了,他以后不能人道了,这比打死他还厉害,春江水电站还指望他投资呢。”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郭宵鹏会吓得消失逃走。

    霍英琼看着志远道:“志远,谢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怕不能活了。”

    欧阳志远笑道:“英琼,咱们还客气吗?咱们就像兄妹一样。”

    霍英琼脸色一红道:“不是兄妹吧?而是姐弟,我比你大。”

    欧阳志远笑道:“这次我救了你,你以后就应该喊我哥哥。”

    霍英琼道:“不喊……。”

    由于恒洋集团董事长郭宵鹏的神秘失踪,个人投资这块的资金断裂,而龙海市和省政府的投资,还没有到位,春江水电站还是停工了。

    郭宵鹏原本签订的合同是投资十五亿,另外几家私人集团投资三十亿,私人投资共计四十五亿,而国家省政府和龙海市政府联合投资五十五亿。

    郭宵鹏为了打击欧阳志远,他把另外几家的投资股份,偷偷的全部买了下来,准备在关键的时候,撤资,来坑害欧阳志远。这样,他的投资份额占百分之四十五。现在郭宵鹏一失踪,恒洋集团垮台,这四十五亿的投资就泡汤了。

    但郭宵鹏没有想到,龙海市公安局快速的查出来恒洋集团的资金,有大部分来源于郭文画的贪污赃款,恒洋集团的账户被冻结了。

    郭宵鹏变得身无分文,已经是穷光蛋一个了。

    天成集团把很多的技术人员都撤到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变电所和铺设线路。但仍旧闲置了数百人。

    今天早晨,运河县常委会,主要讨论的是怎么尽快筹集到资金,让天成集团尽快复工。

    但筹集资金,谈何容易?

    八点整,运河县十三位常委,陆续走进县委小会议室。

    欧阳志远在七点五十五走了进来,而县委书记黄晓丽早就到了。

    会议由党组书记沈加林主持。

    沈加林看了看表,八点整。沈加林站起来道:“运河县县委常委会议,现在开始,请县委黄书记讲话,大家欢迎。”

    众人都拍起了手掌。

    黄晓丽看了大家一眼道:“各委常委,今天咱们主要讨论一下,春江水电站停工的问题。大家知道,当初建设春江水电站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咱们龙海市用电荒的问题,当时指定的方针就是,国家龙海市政府、山南省政府和私人集团三方联合投资,运河县政府支持建设,先期的投资由私人集团进行投资。现在,春江水电站遇到了问题,私人投资方恒洋集团董事长郭宵鹏神秘失踪,导致私人投资的资金断裂,省政府和市政府的资金还没有到位,致使天成集团停工。现在请大家踊跃发言,怎么能解决资金,让天成集团恢复生产。”

    黄晓丽的话音刚落,主管县委行政的副书记钟继伟站起来道:“恒洋集团郭宵鹏的突然失踪,让春江水电站进入停产状态,我认为,主要是开始让恒洋集团参加投资,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才导致现在春江水电站的停产。”

    欧阳志远看着副书记钟继伟道:“刚开始操作春江水电站的时候,我还在傅山县,但我知道,恒洋集团进来投资,可不是谁让恒洋集团进来的,而是公开招标吧?恒洋集团是中标进来的吧。”

    副书记钟继伟道:“虽然恒洋集团是中标进来的,但是谁为了讨好郭文画,把郭宵鹏拉了进来?又是谁,在投标过程中,故意让恒洋集团的郭宵鹏中标?首先把这个人揪出来之后,才能再讨论解决资金的办法。”

    副书记钟继伟说完话,看了一眼常务副县长张茂盛。

    副书记钟继伟这样一说,很多常委的眼光,都看向常务副县长张茂盛。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不好,今天这个常委会,不会是针对张茂盛来的吧?难道张茂盛参与了假投标?故意让郭宵鹏中标,来讨好当时还是市长的郭文画?

    如果是这样,自己就是想保住张茂盛,也保不住了。

    常务副县长张茂盛脸上的冷汗流了下来。当时操作这件事的人,是原县委书记王广忠和常务副县长李明学。王广忠和李明学为了讨好郭文画,确实在里面使了假,故意让郭宵鹏中标,参与春江水电站的投资。自己当时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自己处在权力的外围,县委书记王广忠让这样做,自己敢不同意吗?况且上面还有市长郭文画。

    你个王八蛋钟继伟也同样参与了整件事,见到郭文画好像见到亲爹一般,奴颜婢膝。现在竟然把责任都推到了老子的身上。

    组织部长孟凡贵道:“当时张县长任主管工业的副县长,整个招标的过程,他都参与了,而且是主要领导人,因此,咱先不说投标是否弄虚作假,在核审上,张县长负有审查不严的责任。现在郭宵鹏神秘的失踪,找不到人了,而张县长现在还是主要负责工业,他仍逃脱不了管理不严的责任。”

    组织部长孟凡贵和副书记钟继伟都是一个阵营的,都是县委书记王广忠的部下。

    张茂盛看到两位常委都在攻击自己,他站起来冷笑道:“那时的县委书记是王广忠,嘿嘿,你们二位也都参加了当时的常委会,常委会里面的决定,你们俩当时也是投了赞成票,现在就把责任推到我一个人的身上,难道你们当时没有责任?”

    武装部长夏传雨站起来道:“即使都有责任,也应该分个主次,张县长从头到尾,都参与了招标,主要的责任,还是你要来负的。”

    武装部长夏传雨在落井下石。

    现在,已经有三名常委出来攻击张茂盛了。欧阳志远知道,这是他们串通好的,要在这次常委会上,一起向张茂盛发难,目的就是要拿下张茂盛的常务副县长。

    嘿嘿,沈加林果然想替王万均染指常务副县长这个职位,嘿嘿,王万均要想当常务副县长,还要过我这一关。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早就说过,要想保住张茂盛的常务副县长,首先张茂盛在做副县长的时候,要没有错误,要清白。现在几名常委都在攻击张茂盛,就是攻击他过去的错误。

    但是,欧阳志远知道,不论过去如何,自己一定要保住张茂盛常务副县长的职务,不能让一些人的阴谋得逞。如果保不住张茂盛,让王万均当上了常务副县长,以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常务副县长张茂盛道:“我没有任何责任,我只是执行当时常委会的决议。那时候,上面有县委书记王广忠,中间有常务副县长李明学,我虽然主管工业,对于招标,我只是在外围,并没有进入招标的核心。”

    副书记钟继伟道:“张副县长,据我所知,郭宵鹏能参加招标,全是你的引荐,

    张茂盛的神情有点激动,他大声道:“钟继伟,你撒谎。”

    党组书记沈加林看了一眼张茂盛道:“张县长,你不要激动,对于你过去的错误,你要做出深刻的检讨,郭宵鹏的失踪,导致了春江水电站停工,这个责任,你还是要负责的。”

    这完全是一场设计好的攻击陷害。

    前面几位常委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张茂盛身上,最后,党组书记沈加林一锤定音,把脏水全部泼在了张茂盛的身上。

    县委书记黄晓丽猛的一顿茶杯,冷冷的看了所有常委一眼,沉声道:“现在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今天的讨论主体,是怎么样筹集资金,恢复春江水电站的建设。常务副县长张茂盛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新经济开发区高速建设的速度,和张县长亲自主持是分不开的。如果谁再在常委会上,讨论追究过去、没有调查清楚的事情,现在就请他出去。我希望,大家把精力都放在怎样为运河县的经济发展上面去,不要勾心斗角。”

    黄晓丽说完这句话,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党组书记沈加林。

    欧阳志远差点笑出来,哈哈,黄晓丽的这几句话,简直就是在狠狠的打党组书记沈加林的脸,真他妈地解气。她一锤定音的肯定了张茂盛的工作成绩,还暗指那几个攻击张茂盛的常委们,在勾心斗角。

    常务副县长张茂盛一听黄书记肯定了自己的工作成绩,他的内心很是温暖,眼泪差点下来。

    党组书记沈建林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极其的难看。

    欧阳志远道:“我同意黄书记的观点,张县长最近把新经济开发区建设的有声有色,市委周书记专门提出了表扬,肯定了张县长的工作。关于恒洋集团是怎样参加投标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这件事很复杂,当时是有王广忠和李明学促成的,这件事要追究责任的话,就应该追究他们的责任。还有一点,恒洋集团董事长郭宵鹏的父亲郭文画,在当时就是龙海市的市长,请问钟副书记、孟部长、夏部长,你们在县常委会上,有胆量反对恒洋集团来投资吗?你们当时都没有胆量反对,现在又有何资格来指责张县长?想要指责别人,首先要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欧阳志远的话,更是在打钟继伟、孟凡贵和夏传雨的脸。

    三个人一听,顿时气的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

    欧阳志远大声道:“现在我宣布,以后不论是哪位常委,他的心思如果不放在更好的建设运河县上面来,而是暗中勾心斗角,我欧阳志远第一个把他踢出常委会。”

    欧阳志远说完话,狠狠的瞪了一眼钟继伟、孟凡贵和夏传雨,最后又把目光停在了沈加林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