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不要呀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七章不要呀

    欧阳志远快速的把签字笔,对好角度,录下石新桥的贩毒证据。

    三角眼冷笑道:“咱们又不是一次交易,嘿嘿,还验什么货?”

    石新桥道:“还是验下。”

    石新桥身后的一个大汉,走了过去,从地下抽出了一包毒品,用小刀戳破,把刀尖上的毒品,放到舌尖上,仔细的品了一下。

    “老板,不错。”那人看着石新桥道。

    石新桥这才放下心来,他点点头。身后一个大汉,拿出一个皮箱,扔到了那个供货的三角眼面前。

    三角眼和两个手下拉开箱子,里面全是一捆捆钞票。

    看到三个人在检查钞票,猛然,石新桥的脸上露出了极其狰狞的杀意,他的手里瞬间多出了一把带着消音器得出手枪,对着三角眼就要扣动扳机。

    “谁?干什么的?”

    船头上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人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年英豪。

    这家伙一喊话,船舱里的石新桥吓了一跳,他心里一惊,顾不上杀人灭口。

    石新桥之所以想杀人,是因为,他已经不想再在运河县呆了,他要远走他乡。

    公安局局长赵大山神秘的失踪,自己就失去了保护伞,现在,自己的刑警大队长被撤掉了,他感到了危险在接近自己。自己如果再不走的话,自己以前的事,就怕都要被揭露出来,到那时候,自己就死定了。

    所以,石新桥不光要了毒品,他还要杀人灭口,抢了毒资。

    但他没想到,外面有人。

    “噗!”

    他一枪打灭了船舱内的油灯。油灯一灭,整个船舱一片漆黑。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一拳打爆窗户,扑向石新桥。他要抓石新桥个现行。

    但油灯一灭,船舱内十分的黑暗,即使欧阳志远的目力极好,他仍看不到石新桥。

    一条人影一闪,欧阳志欧一把制住了这个黑影,顺手点了他的穴道。欧阳志远凭借极快的速度和耳朵的灵敏,一连抓住了三个人,但他不知道这三个人中间,是否有石新桥。

    他快速的点着灯,自己抓住的那三个人,竟然是提供毒品的三角眼和他的两个手下。地上的钱和毒品,连同石新桥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好,石新桥跑了!

    欧阳志远身形一晃,扑了出去。船头没有发现任何人,就连开船的都跑了个一干二净。

    石新桥真狡猾,竟然让他跑掉了,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有快速的扑向船尾,自己刚到船尾,就看到一个人脸色苍白,一步一步的船尾退了回来,他的肩头,插着一把军刀,在向外滴着污血。

    这人正是石新桥。

    月光下,英气逼人的年英豪手里的一把小巧的手枪,正瞄着石新桥的眉心。

    年英豪竟然抓住了石新桥。这让欧阳志远大喜。

    原来,当欧阳志远从窗户冲进船舱的时候,年英豪喊不犹豫的冲向船尾。

    多年的培训,让年英豪知道,一般人在逃跑的时候,绝不会从船头逃跑,一定会选择船尾。

    果然,石新桥在黑暗中,拎起那包毒品和钱箱,闪电一般的冲向船尾。

    如果石新桥不贪心,不提着那箱子钱和毒品,年英豪不一定能拦住他。可惜,他舍不得这一箱子钱。因为这一箱子钱,是他的一辈子的积蓄。

    他刚冲到船尾,就想跳下湖里。

    “站住!”

    一声威风凛凛的暴喝在耳边传来。

    石新桥不愧为干了多年的公安,他一听这句的暴喝,对着声音,抬手就是一枪。

    “噗!”

    带着消音器的枪声很闷,声音低沉。

    年英豪一个翻滚,子弹擦着耳边飞过。年英豪猛一扬手,一道寒芒爆射石新桥的咽喉。

    石新桥一见自己一枪没打中这个女人,而对方手中分出一道寒芒,只吓的他一声怪叫,闪电一半的一拧身子,让他想躲过那道寒芒。可是,他不知道年英豪的可怕,这道寒芒的速度太快了。

    他的咽喉躲过,但肩头再也躲不过去了。

    “噗!”

    一把军刀扎在了他的肩头。

    “啊!”

    只疼的他一声闷哼,手枪、钱箱和毒品,都拿不住了,掉在了甲板上,捂着肩头,一步一步的退了回来。

    年英豪竟然有枪?难道她是现役军人?

    欧阳志远一愣,接着笑道:“七姐,好样的,身手不错。”

    年英豪笑道:“这种小角色,我能对付很多。”

    欧阳志远快速的点了石新桥肩头的伤口,拔出了那把军刀,给石新桥止住了血。顺手点了他的穴道,防止他跳水。

    石新桥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怨毒的盯着欧阳志远。

    他根本想不到,这么隐秘的交易,欧阳志远是怎么会知道的?他怎么可能知道?他要是知道,欧阳志远是碰巧了,这家伙非气死不可。

    “好漂亮锋利的军刀。”

    欧阳志远把军刀递给年英豪。这把军刀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做工极其的优美,很是锋利,更让欧阳志远惊奇的是,军刀从石新桥堵塞肩头上拔下来,竟然不带一丝血迹。

    好精湛的工艺。

    年英豪收起手枪,笑着道:“喜欢的话,送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么漂亮的军刀,我可不敢要。”

    年英豪连一板道:“说送你就送你,这是刀鞘。”

    年英豪递过一把漂亮的刀鞘。

    欧阳志远知道,年英豪的性格极其的豪爽,不会玩虚的。他结果刀鞘笑道:“谢谢七姐。”

    欧阳志远没想到,出来喝酒,竟然抓住了石新桥,而且拿到了他贩毒的证据。

    他立刻拨打周玉海的电话。

    “玉海,我抓住了石新桥,他在贩毒。”

    周玉海正在睡觉,他一听欧阳志远抓住了石新桥,而石新桥在贩毒,顿时大吃一惊,连忙起身道:“欧阳县长,你在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把位置告诉给了周玉海。

    周玉海立刻穿好衣服,叫上警察,赶了过来。

    运河县城里一直有人贩毒,但这件案子查了两年,都没有任何线索,想不到,专门查贩毒案件的石新桥,竟然在贩毒,这不是贼喊捉贼吗?别说两年,就是十年,也查不出任何的线索呀。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看着年英豪道:“跑了两个,那三个供货的,被我抓住了。”

    年英豪道:“运河县这么小的地方,竟然有人贩毒,真是不可思议。”

    欧阳志远笑道:“毒品是无孔不入,再小的地方也有贩毒的。”

    欧阳志远看着石新桥道:“石新桥,林跃峰谁是杀死的?青山绿水酒店,是不是你们的老巢?”

    石新桥冷冷的看着欧阳志远,他恶狠狠的道:“你给我说,我父亲是怎么死的,我就告诉你林跃峰是谁杀死的?”

    石新桥一直认为,是欧阳志远害死了自己的父亲。

    欧阳志远道:“石新桥,我没害过你父亲,你父亲是在你家门口被人杀了灭口,你当过刑警队长,应该会分析案情。”

    石新桥怨毒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即使不是你害死的我父亲,你如果不调查我父亲,我父亲能死吗?”

    欧阳志远道:“如果你父亲不贪污,他能死吗?你父亲的死,只能怨他自己,就和你一样,你一个刑警队长,竟然贩毒,这不是找死吗?”

    年英豪踢了一脚石新桥,看着欧阳志远道:“和这种人渣费什么话,这么多的毒品,估计要吃枪子了。”

    年英豪的话,让石新桥猛一哆嗦。

    是呀,自己犯的是死罪……,他想站起来,但双腿不听使唤,已经站不起来了。

    这时候,天已经渐渐地亮了起来,一艘巡逻艇快速的开了过来,周玉海带着警察赶了过来。

    老伯的船,距离这艘渔船不远,巡逻艇的轰鸣声,惊醒了王展辉他们。

    几个人都清醒过来,走出船舱。喝了这么多的酒,竟然没有头痛,这让几个人很是惊奇。这要是别的酒,喝醉了后,第二天早晨,都会头痛欲裂的。

    他们看到一艘巡逻艇,开到了不远处的一条船上,很多警察上了巡逻艇。

    秦剑看着船上的老人道:“船家,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道:“你们中间有人上了那船。”

    诸葛青云道:“八第和七妹不在,他们可能上了那条船。”

    王展辉道:“船家,快划过去看看。”

    欧阳志远看到周玉海带人来了。石新桥的脸色变成了死灰

    周玉海和警察们登上了船。警察们把石新桥铐住,另外的警察,冲进了船舱,铐住了三角眼他们。

    但三个家伙,竟然站不起来。他们硬是把这三个人架了出来。

    “报告局长,这三名犯罪嫌疑人,站不起来了。”

    欧阳志远走过去,照着这三个家伙身上一拍,三个人的双腿,立刻热恢复了知觉,能站了起来,欧阳志远顺手也解开了石新桥的穴道。

    年英豪看到欧阳志远竟然会点穴,她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

    “欧阳县长,您怎么会在船上,抓住了他们?”

    周玉海问道。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在船上喝酒,我看到这条船可以,就上来看看,结果发现他们在船舱里进行毒品交易,呵呵,巧了。”

    石新桥一听,欧阳志远竟然是无意碰到自己毒品交易的,只气的他眼前发黑,胸口发闷。

    “噗!”

    喷出一口污血。

    欧阳志远道:“带回去,好好的审问。”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县长。”

    这时候,王展辉他们的小船划了过来。欧阳志远和宁年英豪顺着警察架的梯子,走了下来。

    年英豪看着志远道:“你会点穴?”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医生,知道对方的穴位在哪里?所以会点穴。”

    年英豪笑道:“我想学。”

    欧阳志远笑道:“你不会认穴位,怎么学?”

    年英豪道:“我学人穴位呀?”

    欧阳志远道:“认穴位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的,我自己都练了好几年,才会学会认穴位的。”

    年英豪道:“这几天我们不走,我就跟定你了。”

    这时候,秦剑看到了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们干嘛去了?”

    欧阳志远笑道:“看着这条大船可疑,我和七姐上去看看。”

    年英豪道:“结果是有人在做毒品交易,我们抓住了他们。”

    王展辉笑道:“你们真厉害,喝酒还能抓毒贩。”

    欧阳志远笑道:“碰巧了。”

    秦剑道:“天亮了,咱们回去吧。”

    小船靠岸后,王展辉给了船家二百元钱。老船家千恩万谢。

    众人开车回到了自己的宾馆房间,休息去了。

    欧阳志远敲开了萧眉的房间。萧眉关好门,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们不会喝了一夜地酒吧?”

    欧阳志远道:“不光喝了一夜的酒,还抓了几个毒贩子。”

    萧眉笑道:“呵呵,县长亲自抓毒贩子,不简单。”

    “眉儿……。”

    欧阳志远一把抱住了萧眉,把眉儿搂在了怀里。

    萧眉脸色一红,小声道:“一夜没睡,小坏蛋,你还行吗?”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萧眉那如同白玉一般的小耳垂道:“行不行,试试就知道了……。”

    萧眉立刻道:“不要呀……小坏蛋……。”

    但她的那饱满的胸口,猛然变得剧烈的起伏,眼睛迷离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