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圈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八十六章圈子

    “谁没有如诗如歌的初恋?谁没有几乎纯净的如同透明的爱情?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时照初人?任何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挫折和不幸,让我们擦去泪水,在风雨中扬起风帆,勇往直前。”

    叶琴和林凡慢慢的走出来,看着含着泪水的人们。

    “现在让我们欣赏台湾歌坛玉女掌门人程琳琳的《扬起风雨中的白帆》

    叶琴深情的看着大家。

    强劲的音乐如同疾风暴雨一般的响起,一身盛装的程琳琳,缓缓地走出来。

    台下再次响起雷鸣一般的掌声。

    “程琳琳,我爱你!程琳琳,我爱你!程琳琳,我爱你……。”

    舞台下,无数的年轻人,在疯狂的叫喊着。

    “风雨中,你步态蹒跚,前面的路,不知道要有多少道坎。

    坚强中的你,没有在乎头上的闪电,远方的码头,有等待我的白帆。

    风雨中,我们摇摇头,泪水和伤口,被心中的帆擦干。

    昂起头,码头已经不远,我生命的帆,就在眼前……

    风雨中,你我互相凝视,我在你的眼中,看到了生命中的风帆……。“

    程琳琳的歌富有哲理,催人奋进,让人在坎坷的生活道路中,生命激扬,勇往直前。

    每一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不顺,都会有坎坷,但我们的心中都有一个梦想,都有自己的码头,心中都有自己的白帆。无论生活的路,有多么的坎坷和不幸,自己的泪水,只有自己来擦干。

    任何的时候,我们都不能放弃,生命的帆,就在眼前。

    坐在轮椅中坚强的霍雨烟,此时早已泪流满面。

    昂起头,码头已经不远,我生命的帆,就在眼前……

    欧阳志远轻轻地握住了雨烟的小手,一股乙木灵气顺着小丫头的掌心,涌进了她的体内。小丫头正在恢复期,不能太激动。

    欧阳志远知道,程琳琳富有哲理的歌声,很容易和人引起共鸣。

    现场的观众已经陷入疯狂,高亢的歌声,震荡九霄。

    生活中,人们的不幸太多了,压力更大,各种不幸和苦难都压在了自己的心里,让人没有地方发泄。只有程琳琳的歌声,才让人们找到了宣泄口。

    然们疯狂的跟着程琳琳唱着。

    两个歌迷抱着鲜花,泪流满面的冲到舞台,把鲜花送给程琳琳。

    十几名警察顿时紧张起来,严密注视着台下疯狂的歌迷们。

    欧阳志远终于知道歌声为什么能鼓舞人心了。

    十几万人一起演唱,一起跺脚、一起呐喊,简直就是世界的末日一般,震荡九霄,荡人心魄。

    迈克尔、王欣怡、程琳琳轮着演唱,整个广场简直就是暴风雨的中心。

    救护车已经拉走了十几个由于激动而发病的病人。

    数百名警察冷汗直冒,他们一直紧张到夜里曲终人散。

    第一场演唱会,取得了极大地成功,人们一直疯狂到十一点。即使演员走了,还有很多的观众滞留在广场,久久不肯离开。

    欧阳志远擦去脸上的冷汗,看着萧眉道:“我的天哪,这种场面,吓死人了。”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擦汗的样子,不禁笑道:“我怎么没感觉到可怕?”

    欧阳志远道:“你们都沉醉在歌声中了,我可是担心整个广场的安全,这可是十几万人一起疯狂,如果引起踩踏事件,这可就麻烦了。”

    萧眉笑道:“我可没想到。”

    这时候,秦剑、王展辉和霍加臣他们走了过来。欧阳志远笑道:“表哥,霍大哥,感觉怎样?”

    秦剑笑道:“好家伙,十几万人一位唱歌,简直就是海啸,震耳欲聋。”

    霍加臣道:“我还是第一次参加十几万人的歌唱会,真是震撼至极。”

    年英豪笑道:“程琳琳都把我唱哭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是你的眼泪太多。”

    欧阳志远看着众人道:“呵呵,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未婚妻萧眉。”

    欧阳志远一一把大家介绍给萧眉。

    这几个人可是燕京的标准官二代,平时眼界极高,一般人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但他们还是被萧眉的漂亮高贵知性震惊了。

    几个人纷纷问好。

    看到了萧眉,霍加臣吓了一跳,他连忙揉了揉眼睛,不由得大吃一惊。

    萧眉怎么会这样像自己大娘李卫红,我的天哪,简直就是一个人。霍加臣虽然没有见到过自己的大娘,但爷爷客厅里的照片,自己可是经常看到。

    欧阳志远看到了霍加臣的吃惊样子,他知道,霍加臣肯定看着萧眉太想李卫红了。

    霍加臣当然不知道,萧眉就是自己大娘的亲女儿,自己的叔伯妹妹。

    年英豪早已拉住萧眉的手道:“萧眉姐姐,你真漂亮。”

    萧眉笑道:“英豪,你也很漂亮。”

    诸葛青云笑道:“志远,找个地方喝酒?”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很长时间没有好好地喝一杯了。”

    一提喝酒,大家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萧眉笑道:“你们去喝吧,不过,不要喝多。”

    萧眉向众人告辞。

    欧阳志远笑道:“小心开车。”

    萧眉点点头道:“酒店很近的。”

    众人看着萧眉开车离开,诸葛青云道:“志远,找个地方。”

    欧阳志远笑道:“走,有个好地方,我带你们去。”

    欧阳志远上了车,带领大家直奔运河古城小码头。上次,他和陈雨馨月夜畅游运河古城的情景,欧阳志远一直没忘,今天,正好大家可以到船上喝酒,观看古城夜景。

    几辆车停在了码头,欧阳志远笑了,他看到了老伯的那条渔船,还亮着灯。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众人道:“咱们到船上喝酒,夜游古城如何?”

    诸葛青云拍掌笑道:“好,不错。”

    欧阳志远一指那条亮灯的鱼船道:“就是那条。”

    年英豪笑嘻嘻的早就冲向了那条渔船,一个纵身,竟然从五米外的水泥台阶上,轻飘飘的落到了船上,而渔船竟然没有晃动。

    好功夫!好高明的轻功。

    欧阳志远不由得对年英豪刮目相看。五米的距离,就是自己,落到船上,那条小船也要晃晃,但人家年英豪落到船上,小船竟然没有晃动。

    欧阳志远从车里拎出两箱家酿的玉春露原浆酒,笑道:“今天咱不醉不归。”

    众人一上船,老人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欧阳志远笑道:“老伯,有什么湖鲜吗?”

    老人一看是欧阳志远,老人花白的胡须微微飘动着笑道:“早晨喜鹊一直在叫,呵呵,果然有贵客到,锅里正好炖了一锅巨山湖的龙虾,还有一条四须鲤鱼,我先给你们上来。”

    欧阳志远一听有龙虾,顿时大喜道:“有龙虾,好。”

    老人搬来一张桌子和板凳,他的老伴放好碗筷,众人笑呵呵的坐好。

    这里,王展辉的年龄最大,他坐了上首,秦剑年龄第二,坐了副贵宾,霍加臣年龄第三,挨着向下坐。

    八个人之中,欧阳志远的年龄最小。

    老伯端来一盆香气四溢的麻辣龙虾和一盆巨山湖独有的四须鲤鱼,又上了一盘子蚕豆,一盘花生米和一盘糖蒜黄瓜。

    欧阳志远打开玉春露笑道:“这是家酿的玉春露原浆,大家尝尝。”

    酒瓶一打开,那种甘醇绵长浓烈的酒香,顿时飘进了大家的鼻子中。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喝酒的行家,他们平时什么好酒都喝过,但这玉春露原浆酒的香气,还是让大家不禁动容。

    真是好酒。

    诸葛青云笑道:“好酒,志远,酒香比原来的家酿,更加甘醇绵长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父亲的酿酒技术在改进。”

    诸葛青云笑道:“呵呵,有时间,我们去拜访一下你父亲。”

    欧阳志远笑道:“扫榻欢迎。”

    王展辉笑道:“志远,真是好酒,怪不得前一段时间,燕京高层之间互相赠送玉春露,呵呵,志远,别忘了我们每人一箱呀。”

    欧阳志远笑道:“忘不了,正好这批酒刚出缸。”

    欧阳志远给每人都倒满了酒。

    小船慢慢的向前滑行,进入古城里的水道。皎洁的月色如同水银一般洒下。

    欧阳志远端起酒道:“这酒,是我欧阳志远给各位哥哥姐姐接风洗尘,干了如何?”

    年英豪笑着端起了酒杯道:“这次你终于没忘记我。”

    欧阳志远笑道:“我哪里会忘记你。”

    王展辉笑道:“来,为我们的相聚,干杯。”

    众人的酒杯碰到了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八个人都一饮而尽。

    欧阳志远道:“来,尝尝这巨山湖的天然野生龙虾,这个在燕京可吃不到,肉质细腻鲜嫩,辣香可口。”

    欧阳志远用公用勺子给每个人店都盛了一碗。

    鲜红的龙虾,红彤彤的辣椒油,让人直流口水。

    王展辉快速的剥了一只,沾了点辣椒油,放在嘴里一嚼,肉质鲜嫩,奇香无比。

    王振辉笑道:“志远,你们运河县还真有好东西,酒不错,龙虾很香,这比在南方进来的龙虾,要好上数倍。”

    欧阳志远笑道:“运河县可是鱼米之乡,巨山湖的龙虾、四须鲤鱼,远近闻名。”

    欧阳志远看到年英豪还没有剥出来虾仁,他微笑着拿起一副没用过的专门剥虾仁的小刀和叉子,看着年英豪笑道:“这样剥。”

    说着话,一按龙虾的头部,小刀一划,切开了龙虾的腹部外壳,小叉一挑,一个虾仁就剥了出来,放到了年英豪的小盘子里。

    年英豪看的眼睛一亮,笑道:“志远,你的手法真利索。”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这里,经常吃这种龙虾。

    欧阳志远说话间,一气给年英豪剥了六七条。只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年英豪笑道:“够了,志远。”

    她说话间,夹起一个下虾仁,沾了点辣椒油,放在嘴里。那种鲜嫩细腻和肉香,直透骨髓。

    “呵呵,不错,这里的龙虾,和南方的不一样,竟然没有淤泥的味道。”

    欧阳志远笑道:“南方养殖的龙虾,它们在淤泥里打洞做窝,所以有淤泥的味道,而巨山湖的龙虾,他们的窝是做在芦苇和菱角丛中,并不进入淤泥,所以没有淤泥的土腥味。”

    年英豪笑道:“真的?”

    诸葛青云笑道:“真的,我看过这方面的记载。”

    欧阳志远笑道:“来,第二个酒,喝了第二酒,咱吃鱼。”

    众人举起了酒杯,又干了一杯。

    巨山湖的四须鲤鱼,让大家知道了,还有这么香的鲤鱼。

    王展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们运河县这次的招商引资,竟然让亚洲三家最大的电子集团一起来投资,直接投资将近伍佰亿美金,真是了不起。”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我原来认为,只有香港的霍岩栋一家来投资,没想道,新加坡的茂源、台湾的恒丰也来了。”

    诸葛青云道:“你们今天签了多少投资合约?”

    欧阳志远道:“一共五百六十亿的合约。”

    霍加臣道:“巴顿特集团、奥拉斯集团和凯琳集团还没有签约?”

    欧阳志远道:“他们在等麦佳迪集团的总裁,明天一块签约。”

    乔振宇笑道:“他们是想在运河县建立汽车生产装配城,这几个集团在汽车生产线上,都是互相配合,谁也离不开谁。”

    冯浩淼道:“我估计他们最少投资在二百个亿以上。”

    诸葛青云笑道:“这样,运河县这次招商引资,吸引资金最少能有八百个亿美金。”

    冯浩淼道:“不出五年,运河县将会成为亚洲最大的电子和汽车生产中心。”

    王展辉道:“这在全国,一个县能一次吸收这么大资金的投资,是极其罕见的。”

    诸葛青云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志远,你们山南省政府答应给你们的八个亿,剩下的六个亿,明天就会到位。”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他知道,诸葛青云的身份绝对不简单,他是这六个人之中的智囊,他说剩下的六个亿明天到位,肯定不会错。

    王展辉笑道:“志远,我有个不请之情,说出来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王大哥,请说无妨。”

    王展辉看了秦剑和欧阳志远一眼,大笑道:“好,志远,我们兄弟八人,今天一见如故,脾气相投,我们结为兄弟如何?”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这几个人虽然是燕京的官二代,但并没有官二代那种狂妄嚣张的坏毛病,为人豪爽真诚,自己能和他们结拜,对自己以后的仕途,肯定会很大的帮助。

    欧阳志远笑道:“王大哥,好,我和诸位大哥一见如故,今天咱们就结拜成兄弟。”

    秦剑一听王展辉提出来要和欧阳志远结为兄弟,他的内心不由得狂喜。志远不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但自己可是十分的清楚。随便拉出来一个,跺上一脚,整个燕京就会发生地震。

    这六个人可是燕京所有太子中的经商精英,每个人身价都在千亿以上,他们六个人早在几年前,就结为一体,每人投资一百亿,组建了一个叫精慧投资联盟。联盟主席就是王展辉,副主席霍加臣,智囊诸葛青云。

    现在,全中国的每座城市,都有精慧投资联盟的产业,这个联盟的生意,越做越大,如同滚雪球一般。

    这六个人之所以来运河县,他们接到了亚洲最大的三家电子集团要到运河县投资的消息。

    当他们再次得知巴顿特集团、奥拉斯集团和凯琳集团同样要来运河县的时候,他们知道,一个很好的投资机遇,摆在了精慧投资联盟的面前。

    当运河县成为亚洲最大的电子生产基地和汽车装配城的时候,这里的地皮将会翻倒十倍之上。

    王展辉决定斥资二百亿人民币,进军龙海市区和运河县城的房地产。

    王展辉首先来参加秦剑的酒场开业典礼,在酒会上认识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是运河县的县长。当他们查清了欧阳志远的底细之后,他们决定,把欧阳志远拉进来。

    二十三岁就做到县长这个位置,而且是一年之内,这在全国是没有的,而且欧阳志远是秦总理的外孙,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他的仕途,应该走的更远。

    精慧投资联盟在以后的发展,绝度能用到欧阳志远。把欧阳志远这种精英拉进来,就是先期的投资。以后遇到这种年轻的官场精英,碰到一个,拉进来一个。

    还有一条,欧阳志远凭借自己的神奇医术,治好了霍老和王老的病。他的神奇医术,对精慧投资联盟来说,是一件无价之宝。

    秦剑是秦总理的亲孙子,通过几年的打拼,他已经拥有了山南省最大的酒业集团,人品也不错,他们决定,把秦剑同样拉进来。

    秦剑一直没有机会,进入这六个人的圈子,今天终于能进来了。秦剑知道,没有自己的表弟,自己别想进入这六人的圈子。

    诸葛青云看着秦剑道:“秦剑?”

    秦剑笑道:“我早就想加入你们,可是一直没有机会,今天终于能和你们在一起,我很荣幸。”

    王展辉大笑道:“好,今天咱们八个兄弟,就在船上结为兄弟。”

    船老伯一听他们要结拜兄弟,顿时兴冲冲的拿来几柱香和一个祭天的香炉子。

    王展辉插好香,年英豪手掌一翻,一把锋利的军刀,现在手中,轻轻在食指上一抹,一滴鲜血滴在酒碗里,众人依次滴血。

    王展辉带领七人跪在了香炉前,众人齐声道:“苍天在上,今天我们八兄弟,结为生死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苍天可鉴,永不背叛。”

    八人一起扬起脖子,喝光了碗中的血酒。

    众人一报年龄,王展辉老大,秦剑老二,霍加臣老三,诸葛青云老四、冯浩淼老五,乔振宁老六,年英豪老七,欧阳志远最小,呵呵,坐了老八。

    欧阳志远笑道:“各位哥哥、七姐,小弟志远有礼了。”

    欧阳志远这样一叫,众人禁不住大笑了起来。

    年英豪抿嘴笑道:“呵呵,我在哪里都是最小,今天,终于有一个垫底的了。”

    王展辉拿出一张卡,递到欧阳志远的手里道:“八弟,这是我们哥哥姐姐的一片心意,哥哥姐姐可不是白叫的,来,拿着。”

    欧阳志远知道,这是规矩,在结拜兄弟的时候,所有的大哥们,会一起给最小的弟弟一件礼物。

    欧阳志远没有推辞,接过那张卡,抱拳道:“谢谢哥哥和七姐了。”

    “哈哈,今天高兴,来,咱们兄弟继续喝酒。”

    把秦剑和欧阳志远成功的拉进来,王展辉很是高兴,这一场酒,他们喝到了将近黎明,几个人都喝高了。他们到船舱里打盹。让欧阳志远没有想到的是,年英豪的酒量极好,喝了将近一斤的玉春露,竟然没事。

    小船已经开始返航,水巷起了淡淡的雾气。

    欧阳志远看着年英豪道:“你的酒量真不错,喝了这么多,好像没喝一般。”

    年英豪笑道:“我继承了父亲基因,父亲在部队,没有几个人能和过他。”

    欧阳志远道:“怪不得你的身手这么好,在部队学的?”

    年英豪道:“我父亲的部队,有几位身手极好的教官,我的功夫是从小跟他们学的,呵呵,有机会,咱们较量一下,秦二哥说你的身手极好,一百多个小痞子都打不到你?”

    欧阳志远笑道:“那些都是乌合之众,不值得一提。”

    小船为了走近道,老伯把船划到一条河叉,这条河叉,通往货运码头。河面变得宽阔起来,一条机动渔船,在前面慢慢的航行。

    欧阳志远的目力极好,他看到船上有一个人,一晃进了船舱。虽然有一些雾气,但这个人影很是熟悉。

    这人是谁?夜里开着渔船干嘛?

    猛然,那人又走了出来。欧阳志远近来功力大赠,目力极好,一下子看清了那人是谁。

    石新桥!石国虎的儿子。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

    这家伙,夜里鬼鬼祟祟的在渔船上干什么?

    林小雅的父亲林跃峰被人灭口,一直没有查到凶手,但肯定和青山绿水酒店有关,而欧阳志远见到过

    石新桥坐在车里,从青山绿水酒店里出来。

    石新桥肯定有什么见不的得人的勾当。

    欧阳志远小声道:“老伯,慢慢的跟在这条船后面。”

    老伯点点头。

    欧阳志远道:“你在这里等我,我上去看看。”

    年英豪小声道:“我也去,那人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

    欧阳志远道:“能上去么?”

    年英豪小声道:“我试试吧。”

    欧阳志远道:“我带你上去。”

    欧阳志远话音未落,一揽年英豪的细腰,两腿一登,如同一只大鸟一般,掠上了高大的机动渔船。

    年英豪只觉到自己腰间一紧,自己就被欧阳志远拦住,一股陌生但令人心跳的男子气息,冲进了自己的鼻子里。这让年英豪的内心如同小鹿一般狂跳,大脑一片空白。

    自己已经二十四了,从来没有和男人这么近的距离接触过。

    欧阳志远抱着年英豪,竟然如同羽毛一般轻盈的落到机动渔船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欧阳志远一松手,年英豪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

    欧阳志远连忙伸手扶住年英豪,小声道:“小心,走,到船舱看看。”

    年英豪连忙稳住心神,脸色红红的,跟在了欧阳志远的后面,小心的扑向船舱。

    船舱的窗户竟然放下了,欧阳志远把窗户弄开一道缝,向一看,船舱里有六人。石新桥就坐在一张椅子上,身后站着两个人。

    一个长了一双阴森森的三角眼的中年人,拿出一个小皮箱,放在桌子上。

    石新桥沉声道:“我要验货。”

    三角眼男人一撅嘴,他身旁的一个男人,打开了皮箱,里面竟然装着十几包白粉。

    毒品!欧阳志远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石新桥果然在贩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