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郭宵鹏的阴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五章郭宵鹏的阴谋

    到红阳镇的路很不好走,都是山路,车子到达红阳镇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欧阳志远拨打陆建的电话,竟然打不通。这让欧阳志远很郁闷。

    两人的肚子有点咕咕的叫唤起来。欧阳志远上午的那顿饭,由于心急,都没有吃好。

    欧阳志远道:“先找个饭店,吃一顿再说。”

    郭明道:“好的,欧阳县长。”

    两人来到镇里的一家比较干净的酒楼,叫田园酒楼,两人停好车,走了进去。

    田园的老板一看有客人道,连忙迎了过来道:“来了兄弟,请问,您们几位?”

    郭明道:“就两位,给找个位置,我们吃饭。”

    老板忙道:“上楼上吧,楼上干净凉快。”

    欧阳志远点点头,两人随着店小二上了二楼。楼上已经坐了几桌人,看样子,酒店生意不错。欧阳志远挑了一个靠近窗户的桌子,两人点了几个菜,欧阳志远拿出一瓶玉春露。

    另外几张桌子的酒客在吆喝五六的猜拳喝酒,靠角落的一张桌子,几个人在默默地喝酒吃饭,竟然没有任何的声音。

    欧阳志远不禁多看了一眼,几个人吃饭非常快,风卷残云一般。当欧阳志远看到几个人夹菜的动作,不禁一惊,这几个人都有武功,而且身手极好。

    他们夹菜的动作很稳,而且快,但全部低着头。

    这时,他们中的一个人,可能感觉到了欧阳志远在打量他们,那人抬起脸来,眼神如同锐利的刀锋,无声无息的瞬间划来。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

    好可怕的一双眼睛!好犀利的眼神!这些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欧阳志远的菜到了,郭明开车不能喝酒,他开始吃饭。郭明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玉春露。

    浓郁的酒香,刹那间,弥漫了整个楼上的空间。

    那几座的酒客都喝得东倒西歪,没有什么反应,但角落的那几个人的嗅觉很灵,他们瞬间就闻到了甘醇的酒香,几个人下意的抬起头,朝着酒香的来源看了过来。

    欧阳志远没有直视他们,只是用眼角的目光,暗暗地瞟着。

    “幺西!”

    一个人的嘴里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话。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的灵敏,他听到了这句话。好家伙,这几个人是日本人!

    一个本地的小叫花子,从楼梯走了上来。

    这几个人已经吃完饭,站起身来,走下楼去。欧阳志远手指一弹,一颗花生米没有带一丝风声、无声无息的射向那个刚才看欧阳志远的那个家伙。

    欧阳志远想试一试他的身手。

    志远发射的暗器,已经不在有任何的声音,做到了无声无息,但速度几块,如同闪电。

    当花生米距离那人后脑还有一尺的距离,那家伙闪电一般的反手一抄,瞬间抄住了花生米。

    好家伙,这人的身手真高,竟然能感觉到了欧阳志远发射的花生米。

    花生米刚一入手,一股强悍的撞击力在掌心里传来,如同接住了一块巨大的石头,震得掌心发麻。

    这人脸色大变,诡异的眼睛露出震惊的神情。在这里喝酒的中国人,竟然有高手!

    他连忙稳住身形,卸去花生米的劲力,但刚卸掉花生米的劲力,那粒花生米之上,竟然又一次撞来一股大力,他再想卸去劲力,为时已晚,身形一歪,撞向刚刚走上来的小叫花子。

    欧阳志远发射的这颗花生米,用上了阳关三叠的奇招,这颗花生米上,包含了三重劲力。这个日本人可不知道,他卸掉第一重劲力,突然爆发的第二重劲力,让他失去了平衡,撞向那个小叫花子。

    另一个日本人一看不好,他一把拉开那个小家花子,扶了那人一把。

    他并不是怕伤着小叫花子,他是怕如果装伤了小叫花子,会有很大的麻烦的。

    这人顿时借助扶了这一把的力量,勉强稳住了身形,可是花生米上第三层劲力再次爆发出来。

    他再也稳不住身子,一头滚向楼梯。

    “轰隆轰隆!”

    一直滚到楼梯的底部。

    “八嘎!”

    这家伙恼羞成怒,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就想冲向楼去。但另一个眼神极其阴森的男人一把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那个阴森的男人,叫柳生飞雪,是这几个人的头领,他知道伊贺圣二的绝顶身手,虽然他不知道伊贺圣二为什么会滚下楼梯,但他感觉到了,二楼上,隐藏了一个极其可怕的高手。

    伊贺圣二就是被这个高手打下楼梯的。

    伊贺圣二狠狠地看了一眼楼梯口,几个人匆匆的消失在黑夜里。

    欧阳志远看到对方竟然能忍住这股怒气,他知道这伙人不简单。两人快速吃完饭,欧阳志远再次拨打陆建的电话,这次竟然能拨通了。

    “陆建,你在哪里?”

    陆建早就接到宋忠军的电话,说欧阳县长亲自来了。他连忙坐好迎接准备,可是当他拨打欧阳县长的电话时,竟然打不通。

    红阳镇距离云台县明珠港还有二十公里,由于明珠港是东海舰队的军港,又是核潜艇基地,附近的信号经常会被屏蔽。

    陆建开着桑塔纳,来到了红阳镇的镇口,等待欧阳志远。

    他刚到镇口,自己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是欧阳县长的。他连忙接了过来。

    电话里传来欧阳县长的声音:“陆建,你在哪里?”

    陆建连忙道:“欧阳县长,我在镇口等你,您在哪里?”

    欧阳志远道:“我在田园酒楼楼下等你。”

    “好的,欧阳县长。”陆建挂上电话,连忙开车到田园酒楼。

    到了田园酒楼,果然看到了欧阳县长和秘书郭明站在楼下。陆建连忙过去,道:“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上我的车。”

    陆建让手下的人开着桑塔纳,自己上了欧阳志远的奥迪。

    欧阳志远道:“陆建,介绍一下,什么情况?”

    陆建道:“欧阳县长,控制红阳镇沙子石子的是鼎盛集团,我没见到鼎盛集团的负责人,人家不让我进去,他们下面的人说,鼎盛集团的沙子石子,已经被人买断包销。”

    欧阳志远道:“走,咱们去鼎盛集团。”

    陆建吩咐那辆桑塔纳带路,直奔红阳镇中心的鼎盛集团。

    不一会,车子来到了鼎盛集团的大门外。

    好家伙,鼎盛集团虽然在红阳这个小镇,但办公楼比岳意林的安元集团还要豪华。

    一辆奥迪从院内开了出来,由于车子刚开出来,车内还没有关灯,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人。

    郭霄鹏!恒洋集团的郭霄鹏竟然从鼎盛集团里出来,难道买断鼎盛集团的沙子石子又是郭霄鹏?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顿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难道自己来晚了。

    郭霄鹏这个王八蛋,看样子,和自己作对到底了。你狗日的老爹,都被老子弄死了,难道我还输给你不成?老子饶不了你。

    门卫拦住了车子,陆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那个门卫看到是陆建走下车来,他立刻大声道:“又是你,不是给你说了吗,我们董事长没有时间见你,我们的东西不对外卖。”

    陆建快速的拿出两条红塔山,塞到那人的怀里,小声道:“兄弟,麻烦您了,我们相见你们董事长。”

    那个门卫看了看两条红塔山,他的口气软了下来,他快速的藏好两条烟,看着陆建道:“你下午来的时候,我们董事长正在宴客,不让任何人进,再说,我们的所有产品刚刚被人包销买断,我就是放你进去,你也见不到董事长。”

    陆建陪着小心道:“兄弟,麻烦你了,你帮一下问一问吧。”

    那个门卫点点头道:“好吧,我上去给你问问。”

    这人没有打电话,而是走上了大楼。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透过车窗,看到了那个门卫走了回来,他冲着陆建道:“对不起,兄弟。我们董事长说了,不见你们,您们请回吧。”

    欧阳志远一同,脸色不由得一沉。老子是县长,来你们云台县,一个小小的破公司的董事长,竟然不见,真是岂有此理,老子可认识你们的县委书记宗继武,今天要是谈不成生意,老子就给宗继武打电话。

    欧阳志远示意郭明冲进去。郭明猛地一加油门,奥迪车冲进了大院,直接开到了大楼前。

    五六个门卫一看奥迪车冲进了大院,立刻暴跳如雷,嘴里大骂道:“你他妈的找死!”

    几个门卫立刻打电话叫人,然后挥舞着橡胶棒,冲了过去。

    欧阳志远走下车来,看着冲过来的门卫,他一脚踹向一个大理石的石狮子。

    “嘭!”一声闷响,石屑乱飞,半米粗细的石狮子,被欧阳志远踹的断为三截。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们的头有这石狮子硬吗?谁敢拦我,我弄死他。”

    那几个门卫看着被踢断的石狮子,顿时目瞪口呆,吓得呆呆的发愣。

    我的天哪,这……这可是青石头的石狮子,极其的坚硬,这人竟然一脚踢断,这要是踢在人身上,人不得断为几节?

    陆建和郭明看到欧阳县长竟然能一脚踹断石狮子,两人的眼里透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欧阳志远看到自己这一手镇住了众人,他低声喝道:“带我去见你们董书长。”

    “谁要见我?”

    一声低沉的冷喝,在楼梯口传来,七八个保镖簇拥着一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

    郭明和陆建一看这个彪行大汉,吓了一跳,好家伙,这人真是魁梧。

    欧阳志远一看这人,顿时大喜,不由大哈哈大大笑道:“马振虎,竟然是你!”

    鼎盛集团董事长马振虎,一听有人竟然一脚踢碎了自己大楼前的石狮子,不由得大怒,立刻带着保镖走下楼来。

    刚下了楼,就听到有人叫自己马振虎,他抬头一看,他不禁一呆,随即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情,一下冲了过来,大叫道:“哈哈,小兄弟,是你?你怎么会来红阳镇?”

    这个马振虎,正是欧阳志远前两天在柴火鸡酒店救下来的那个彪形大汉。

    马振虎竟然是鼎盛集团的董事长,这让欧阳志远根本想不到。马振虎也想不到,在运河县和自己喝酒,并救了自己的恩人,竟然来找自己。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郭明和陆建一看欧阳县长竟然和人家的董事长认识,两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那些保安也是愣住了。

    马振虎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小兄弟,上次在运河镇,要不是你救了我,我就怕回不来了。那次得谢谢你呀。”

    欧阳志远笑道:“那次是巧了,我到哪里吃饭。”

    马振虎拉着欧阳志远道:“走,到我的办公室里坐坐。”

    欧阳志远笑道:“正要来拜访你。”

    两人一边走,马振虎道:“说吧,有什么事,只要我马振虎能办到的,我一定给你办到。”

    郭明道:“马董事长,这是我们运河县欧阳县长。”

    郭明的话,让马振虎一愣,随即大吃一惊,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是运河县的欧阳县长?这怎么可能?这么年轻?”

    欧阳志远笑道:“哈哈,我就是运河县长欧阳志远,怎么,不像吗?”

    马振虎笑道:“我听说运河县长是一位年轻人,呵呵,小兄弟……不,欧阳县长,想不到会是你?哈哈。”

    几个人走进了马振虎的办公室。

    “欧阳县长,坐,来到我这里,就象来到家里一样,我们是兄弟。”

    马振虎笑着道。

    欧阳志远道:“马总,别客气。”

    马振虎道:“欧阳县长,你说,来找我是什么事?”

    欧阳志远道:“你知道,运河县正在建设经济技术开发区,急需用大量的沙子石子,我来求援来了。”

    马振虎一听,眉头一皱道:“前一阵子,我到运河县,就是要想推销我们云台县的沙子石子,想不到被岳意林知道了,他派人砍我,被你救了,你们运河县的沙子石子不是由岳意林供应吗?货源很丰富呀?”

    欧阳志远道:“岳意林的货源是很丰富,但是,昨天竟然被人全部买断了,岳意林已经不再供应给我们经济开发区,所以,我来你这里,就是想和你签订合同,购买你们的沙子石子。”

    马振虎一听,沉思了一下,皱着眉头道:“欧阳县长,你来晚了,我的沙子和石子也被人买断了,而且付了一千万的定金。”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顿时一凉,他道:“是不是恒洋集团的郭霄鹏?”

    马振虎一惊,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怎么知道的?”

    欧阳志远道:“岳意林的沙子石子也是被郭霄鹏买断的。”

    马振虎道:“郭霄鹏买断这么多沙子石子干嘛?”

    欧阳志远道:“他和我有仇,他借口春江水电站要用沙子石子,想切断我们经济开发区的沙子石子的供应。”

    马振虎道:“和你有仇,你们有什么仇恨?”

    欧阳志远道:“郭霄鹏的父亲郭文画,是原来龙海市的市长,他父亲由于贪污,被我发现,省里纪委去和公安厅去抓他父亲,他父亲跳了楼。郭霄鹏就把仇恨算到了我的头上,他要报复我,所以,他要切断经济开发区的沙子石子。”

    马振虎最恨的就是贪官污吏,他的父亲就是被贪官污吏害死的。

    马振虎道:“看来,郭霄鹏这人还真不是东西,可是,我们已经签订了买断合同,这家伙已经付了定金,我又不能反悔,这不好办呀。”

    欧阳志远一听马振虎这样说,他的心瞬间掉进万丈冰窟。

    狗日的郭霄鹏真不是东西呀。

    郭明和陆建,顿时垂头丧气。他们原以为,欧阳县长和马振虎认识,欧阳县长救过马振虎的命,可以挣到货源,想不到,郭霄鹏竟然抢先定了合同。

    马振虎猛然一拍脑袋,大声道:“欧阳县长,我弟弟马振豹新发现了一个淤积清水沙子石子的山谷,他们刚把手续办下来,正要开采,咱们去买断那里的沙子和石子。”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喜,连忙道:“你弟弟在哪里?咱们去看看。”

    马振虎道:“在北集镇,距离这里二十公里,距离你们运河县反而近了一些。”

    欧阳志远道:“郭霄鹏知道吗?”

    马振虎脸色一变道:“郭霄鹏也知道。”

    欧阳志远本来狂喜的心,立刻再次悬起来。

    马振虎道:“我立刻打电话,不让我弟弟和郭霄鹏签合约。”马振虎说完话,立刻拨打弟弟马振豹的电话,但竟然打不通。

    马振虎道:“电话打不通,走,我们骑摩托车,抄小路,赶在郭霄鹏的前面。”

    马振虎说完,立刻和欧阳志远跑下楼去。

    郭明和陆建也跟着跑下来。

    欧阳志远道:“郭明、陆建,你们先在红阳镇找地方住下,我们签完合同,就回来。”

    马振虎让人推出来一辆崭新的越野摩托车。欧阳志远道:“我骑。”

    马振虎道:“好,我给你说路线。”

    两人跨上摩托车,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郭霄鹏出了马振虎的办公楼,直奔马振豹的北集镇。

    “嘿嘿,欧阳志远,我要给父亲报仇,你狗日的等着,等到老子控制了周边的沙子石子,哈哈,我看你的经济开发区怎么建设,嘿嘿,想和老子玩,你还嫩点,老子要让你死。”

    郭霄鹏想到父亲在绝望中跳了楼,那个凄惨的画面,让郭霄鹏的心里在滴血。

    父亲以生命的代价,保护住了,他这几年的积蓄。父亲的钱,早就通过特殊的方法,进行洗钱,转到了自己的名下。

    爸爸,我不会让你白白的死去的,我一定要让欧阳志远给你陪葬。

    想到这里,郭霄鹏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意。

    嘿嘿,等到老子征服了霍英琼,做了燕京霍家的孙女婿,老子就弄死欧阳志远,给你报仇。

    想到霍英琼,郭霄鹏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淫笑。这小丫头真漂亮,嘿嘿,真嫩,一摸一把水呀,老子一定玩了她,等老子得到了你的身体,就不怕你不跟老子。

    郭霄鹏手掌一翻,掌心里多了几颗白色的药丸。

    这药丸是从香港买了的最新无色无味的催情药,嘿嘿,任何贞洁的女人吃了后,都会变成荡妇。

    霍英琼,你是老子的,等你吃了药丸,老子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嘿嘿,别看你平时对老子

    不理不睬的,高傲的像一只白天鹅,当你吃了药丸后,你非得跪在地上,求老子玩你,哈哈哈……,老子这只癞蛤蟆,一定吃了你这只白天鹅。

    郭霄鹏想到这里,他的脑海里,仿佛看到了霍英琼雪白的娇躯躺在自己面前。他瞬间就有了反应.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个声音道:“老板,前面就是北集镇。”

    郭霄鹏道:“到兴旺公司找到马振豹,先签约再说。”

    司机道:“好的,老板。”

    马振豹的公司没有哥哥马振虎的大,他公司所有的设备,都是哥哥帮助自己建立起来的,他的公司叫兴旺沙石有限公司,他自认经理。

    这个新的沙石货源,是新近才发现的,沙子的储藏量,比哥哥马振虎的砂矿还要丰富,沙子的质量全是

    清水沙,旁边的山石,可以制造石子。

    这个砂矿,哥哥帮着办了所有的采矿手续。

    明天就可以开采了。而且销路已经找到,龙海市的恒洋集团,把沙子和石子全部买断,预付现金一千万。

    呵呵,一千万呀,老子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多的钱。

    等到签完合约,老子要把一千万全部取出来,躺在床上,和媳妇每天数钱玩。哈哈,老子也有钱了。

    手下的一名工人走过来道:“老板,外面有人想见您。”

    马振豹道:“什么人?”

    手下的人道:“说是龙海市什么恒洋集团的董事长,要来和您签什么买断合约。”

    马振豹一听,顿时大喜道:“快快有情。”

    马振豹忙让人准备茶水。

    马振豹的办公室十分的简陋,就是两层小楼,又脏又乱。

    郭霄鹏和几个手下走进了马振豹的办公室,一股股异味,混合着令人作呕臭脚丫子味道,传了出来,让人十分的难受。

    郭霄鹏和手下的人强忍异味,站在办公室,几张沙发,布满了油腻污垢。

    马振豹从楼上走了下来,很远就连忙伸出双手道:“欢迎恒洋集团郭董事长的大驾光临,呵呵。”

    郭霄鹏看着马振豹一双脏兮兮的手,内心里很是鄙视,嘿嘿,就是一个土包子。

    但他还是伸出了手道:“你好,马经理,我是你哥哥马总介绍我来的,我想买断你们的沙子石子,定金一千万,我们先签上合同如何?”

    郭霄鹏笑呵呵的道。

    马振豹一听,顿时大喜道:“好的,郭懂,你们带定金了吗?”

    郭霄鹏点头道:“带了一点现金,但我们还是开支票吧,呵呵,一千万的现金,肯定不会带来的。”

    郭霄鹏看着眼里露出贪婪的眼光的马振豹,他内心一阵鄙视,嘿嘿,没见过钱的土包子。

    马振豹让人给郭霄鹏端来茶水,郭霄鹏接过茶杯,一路上口干舌燥,路很不好走,他想喝一口,但看到污迹斑斑的茶杯,他心里一阵恶心,又把茶杯放下道:“签合同吧。”

    两边的人都坐好,郭霄鹏让人拿出合同,先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盖上公司的章,又递给马振豹。

    马振豹看了一下合同的内容,笑道:“一千万的定金?”

    郭霄鹏拿出支票,开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递给马振豹道:“一千万,给你。”

    马振豹并没有接触过支票,他看到过哥哥开过支票,他看着手里的支票,有点迟疑,看着郭霄鹏道:“这就是一千万?”

    郭霄鹏和手下的人,眼里顿时露出鄙视的目光。

    郭霄鹏道:“拿着这张支票,到银行,就可以换成一千万现金。”

    马振豹立刻笑呵呵的道:“那就好,我签字。”

    他拿起笔,就要签名,但却没有找到签名的地方。

    郭霄鹏指着签字处道:“在这个地方签。”

    马振豹道:“好,我签了。”马振豹说完,就要签字,外面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刺目的灯光照了过来。

    马振虎和欧阳志远在外面看到了郭霄鹏的几辆轿车,两人心里一沉,顿时感到不好。

    郭霄鹏的速度好快。

    “豹子,你哥来了,先不要签字!”

    马振虎立刻在外面大叫。

    郭霄鹏一听是马振虎的声音,不要让马振豹签字,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

    郭霄鹏立刻大声道:“马振豹,快签字,签完字后,这些钱都是你的了。”

    说话间,郭霄鹏从一个手下的人拿过一个黑色提包,哗啦一声倒出来几十捆子崭新的人民币。

    马振豹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他一下子惊呆了。他丢下笔,伸手抱住了几捆子人民币,大声道:“这些钱都是我的?”

    郭霄鹏一看马振豹竟然丢下笔,来抱钱,竟然忘记了签字。自己弄巧成拙了。

    他连忙拿起笔递给马振豹道:“快签字!”

    “豹子,不要签字。”

    马振虎和欧阳志远走了进来。

    “欧阳志远!”

    郭霄鹏一看到欧阳志远,瞳孔顿时爆缩,浓烈的杀气从眼里狂涌而出,他怨毒的盯着欧阳志远,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郭霄鹏,呵呵,你的阴谋不会实现的。”

    郭霄鹏没有理会欧阳志远,他死死地盯着马振豹道:“只要你签字,这些钱都白送给你了。”

    马振豹的眼里露出了极其贪婪的目光,他流着口水道:“真的?”

    郭霄鹏一看马振豹那贪婪的目光,他知道,自己还有希望,他立刻点点头道:“真的。”

    马振虎沉声道:“豹子,不要签字。”

    马振豹一听大哥的声音,他的眼光依依不舍的从那些钱上离开,放下了手中的钞票道:“我大哥不让签,我就不签。”

    郭霄鹏一听,差一点晕了过去。他知道,自己苦心制定的计谋失败了。

    马振虎笑道:“好样的,豹子,哥哥谢谢你。”

    马振豹憨厚的笑道:“大哥,咱从小没有爹娘,咱们相依为命,我是您养大的,我当然要听你的,您不让我签字,我就不签字。”

    马振虎大笑道:“这才是我的好弟弟。”

    欧阳志远看着这兄弟俩的感情很好,他不由得笑了,他知道,今天自己赢定了。

    郭霄鹏的脸色变得十分的灰白,他死死地盯着马振虎,沉声道:“马振虎,为什么?”

    马振虎看着郭宵鹏,一字一句的道:“欧阳县长,是我的生死弟兄。”

    郭霄鹏狠狠地瞪了一眼马振虎和欧阳志远,他的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恶狠狠地道:“欧阳志远,算你走运,我不会放过你的。”

    欧阳志远沉声道:“郭宵鹏,任何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你父亲的事情,是他自己走错了路,你不能怨我。”

    郭宵鹏阴森森怨毒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如果不是你,我父亲不会跳楼的,是你欧阳志远逼死了我的父亲,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偿命,欧阳志远,你等着吧。”

    郭宵鹏狠狠地瞪了欧阳志远一眼,走了出去。

    他手下的人,连忙拾起那些现金,装进提包,追了出去。

    马振虎看着桌子上还没有签好的合同大笑道:“还好,来的真及时。”

    欧阳志远笑道:“马大哥,谢谢你。”

    欧阳志远的这句马大哥,是在心里叫出来的。如果不是马振虎,马振豹就会和郭宵鹏签约,运河县的经济开发区,由于断料,就会停工。

    马振虎笑道:“呵呵,谢什么,豹子,这是你欧阳兄弟,你亲哥的救命恩人。”

    马振豹伸出了手道:“欧阳兄弟,您是我哥哥的救命恩人,就是我豹子的救命恩人。”

    欧阳志远笑着握住了马振豹的手笑道:“马二哥,你好。”

    马振虎看着弟弟道:“豹子,咱欧阳兄弟要买你的沙子和石子,你和欧阳兄弟签个合同吧。”

    马振豹笑道:“好,我听大哥的。”

    欧阳志远笑道:“马二哥,我可没有定金。”

    马振豹笑道:“你是我大哥的救命恩人,这比什么定金都重要,没有我大哥,就没有我,我不会要定金的。”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谢谢马二哥。”

    欧阳志远代表运河县经济开发区和马振豹签订了供货合同。

    马振虎和欧阳志远回到红阳镇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欧阳志远联系上了郭明和陆建。

    两人一听已经和马振豹签订了供应沙子石子的供货合同,两人高兴地跳了起来。

    欧阳志远和马振虎分别后,郭明开着奥迪到了,欧阳志远上了奥迪车,来到了红阳镇最好的大酒店红阳大酒店。

    奥迪车刚一停下,还没下车,欧阳志远看到几个熟悉的人影从一辆雅阁轿车走下来,快速的走向大酒店。

    是那几个在田园大酒店看到的日本人。

    欧阳志远停了一会,才从车里走下来。当他路过雅阁轿车的时候,手指一弹,一个微型跟踪器粘在了车底下。这个跟踪器,是李玫、王超然他们送给自己的。

    两人回到了预订好的房间内,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那几个日本人住的房间,竟然在对过。

    红阳大酒店的建筑风格,只回环型,所有的房间在四周,中间是天井,欧阳志远的房间,正好能看到对方的房间。

    天不早了,郭明和陆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欧阳志远没有睡着,他快速的收拾好自己,他在监视那几个日本人。

    凌晨的时候,欧阳志远果然看到了那几个日本人无声无息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坐上了那辆雅阁,如同幽灵一般,开出了大酒店。

    欧阳志远快速的坐上自己的奥迪,远远的跟了过去。

    欧阳志远打开了跟踪器,跟踪器上的亮点,在不停地闪烁,那辆雅阁轿车,开向明珠港的山区。

    他们到明珠港干吗?那里可是军事禁地。难道这些日本人是间谍?

    果然,雅阁轿车到一处茂密的水林中,几个日本人如同幽灵一般从车里闪了出来,每个人竟然换成了一身黑衣蒙面。他们快速的跑向前面的大山。

    欧阳志远已经看到了夜光牌子,上面写着:军事重地,严禁入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