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被下了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四章被下了套

    酒井集团留着小胡子的日本人叫酒井骏雄,是酒井集团对华投资的课长,这次他们准备在运河县开发区投资建厂。但他们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建厂挣钱,他们感兴趣的是,富佳康电子集团最新研究成功的一项电脑芯片粒子加速识别系统技术。

    这种电脑芯片粒子加速识别系统技术,能瞬间提高电脑运行的速度,能让电脑成像在刹那间扑捉到数百个目标。这项技术如果能运用到战机脉冲成像雷达上,瞬间就能让战机锁定数百个远程目标,立刻对敌展开攻击。很多电子绝密技术,都可以用在军事上。

    酒井集团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中国云台县的明珠港战略核潜艇基地。明珠港比较靠近日本,我们的战略核潜艇,经常从这里,进入太平洋。这让日本人感到十分的惊惧。他们已经派出很多的间谍,酒井集团就是一个庞大的间谍机构。

    韩月瑶小丫头最不喜欢的就是日本人,她看到日本人留着那个让人恶心的小黑胡子,就想呕吐。小丫头一看日本人出到二百万,立刻举牌,300万。

    这一个台阶,竟然直接提高了一百万。

    所有想拍下这条街广告的客商,立刻感到了这里面的火药味。

    酒井骏雄阴笑着,再次举牌,三百五十万。

    拍卖师立刻兴奋起来,大声叫道:“三百五十万,七十三号的先生,已经出到了三百五十万,三百五十万了。”

    富佳康总经理韩建生知道酒井集团来运河县,是不怀好意。只要富佳康到什么地方投资,就会有一个日本电子集团紧紧地靠了过来。富佳康很多的电子绝密技术,都被日本人窃取。

    韩建生非常愤恨这些老鼠一般的日本人,他一点头,他的手下立刻举牌,五百万!

    拍卖师立刻大叫到:“五百万,八十六号的先生出道了五百万,还有加价的没有,五百万一次!”

    酒井骏雄的一双小眼睛,眼森森的看了一眼韩建生,再次举起了牌子,六百万!

    “七百万!”

    “八百万!”

    “九百万!

    韩建生和酒井骏雄较起了劲,两人举起的价格,一路飙升,几百万对他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很多的集团公司都看起了热闹。

    酒井骏雄的小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寒芒,他故意在戏耍韩建生,直接举出了一千万的牌子。

    这个价格,让所有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一千万不多,但这条街的广告费,最多价值五百万,根本不值一千万。

    韩建生的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了酒井骏雄一眼,他准备放弃。

    前面的韩月瑶再次举牌,一千一百万!

    韩月瑶在举牌的时候,挑衅的冲着酒井骏雄竖起了中指。酒井骏雄勃然大怒,他身后的两个保镖,猛然站起身来,狠狠地瞪着韩月瑶,眼里露出了阴森森的杀气。

    韩月瑶这小丫头,太能搞了。

    酒井骏雄立刻举牌,一千三百万!

    韩月瑶毫不犹豫的再次举牌,一千五百万!

    “一千五百万!一千五百万了!一千五百万第一次!”

    拍卖师声嘶力竭的狂喊着,他兴奋地脸上的麻子个个都在放光。能拍到五六百万都不错了,这次竟然拍到一千五百万了,这些人真是疯了。

    欧阳志远心道,这小丫头在干吗?欧阳志远一看,陈雨馨在和韩月瑶捂着嘴在笑,呵呵,这两个小丫头在搞什么鬼?欧阳志远看到了韩月瑶身后的恒丰集团总经理黄友平。欧阳志远明白了,韩建国老人最恨的就是日本人,黄友平在这里,他肯定是韩建国让他这么做的。

    酒井骏雄的小眼睛露出了冰冷的寒芒,大和民族的武士道精神,在心里快速的膨胀,他立刻举牌,一千八百万。

    我的天哪,这个日本人疯了。

    韩月瑶又一次冲着酒井骏雄竖起了中指,举起了牌子,一千九百万。

    酒井骏雄猛地站起来,小胡子剧烈的抽动着,嘴里骂道:“巴格!”

    他举起了牌子,两千万!

    拍卖师几乎疯狂了,他大叫道:“七十三号的先生,两千万!两千万!两千万第一次,两千万第二次!两千万第三次,好,成交!”

    拍卖师的拍卖槌狠狠地砸了下去。

    韩月瑶做了个鬼脸,吐了一下粉红的小舌头笑道:“呵呵,小日本,你赢了。”

    酒井骏雄顿时一愣,这小丫头不举牌了?

    “哈哈哈!”人们顿时都哄笑起来。这个小丫头戏耍了这个小日本。本来五百万的一条街,这个小日本,竟然出了两千万。

    酒井骏雄这下,脸色都绿了,气的直翻白眼球。

    我的天哪,这样拍卖也行?一条街拍了两千万,厉害呀。

    萧眉笑道:“月瑶这小丫头还真会拍,我还以为她势在必得,想不到,小丫头在玩人。”

    欧阳志远笑道:“任何地方有这小丫头,肯定会很热闹。”

    酒井骏雄冲着几个保镖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那几个保镖看了一眼韩月瑶,眼里的杀气大增。欧阳志远心中一动,这几个日本人不会想动手吧。

    下面的九条街拍卖的价格都不低,王欣怡和程琳琳居住的阳泉大酒店的那条街,派出了一千五百万的价格,也是很激烈的。剩下的街道都以三四百万拍出。

    十条街道,共计拍到了将近七千万的价格。这让欧阳志远很是高兴。

    最后的演出现场四块电子大屏幕,要在两天后拍卖,也就是七月十五号。

    拍卖会结束后。众人开始退场,都向外走去。但酒井集团的人坐在那里没动,他们的眼光在看着韩月瑶他们。

    欧阳志远怕别人认出他,他戴着大墨镜。

    欧阳志远一拉萧眉道:“这几个日本人,要报复韩月瑶。”

    萧眉道:“日本人也太小气了吧。”

    欧阳志远笑道:“你要是想让日本人大度,除非太阳从西面出来。

    果然,韩月瑶刚走出拍卖大厅,两个日本保镖故意的挤了过去,狠狠地撞向韩月瑶。

    陈雨馨叫道:“小心。”

    韩月瑶一看两个日本人撞来,她猛一闪身,一个旋风腿,踹在了一个日本人的下巴上。

    “嘭!”

    这一记旋风腿可是欧阳志远教的,速度和力度极快,如同重锤一般打在了小日本人的下巴上。下巴可是人的最要害处,任何人的下巴受到重击,就会失去平衡。

    “啊!”

    这个小日本一声惨叫,低矮肥胖的身体飞出了三米开外,如同肉球一般咕噜噜的滚下台阶。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小丫头的旋风腿学的不错呀

    那五六个保镖一看同伴被这个小丫头踢下了台阶,顿时暴怒不已,几个人叽里呱啦的扑了上去。

    韩月瑶要是对付一个或两个还可以,可是五六个保镖一起上,她就不行了。

    当她又踹飞一个日本人后,另一个日本人的鞭腿就到了,踹向了韩月瑶的小肚子。

    这小狗日的招数,就是下流。

    韩月瑶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陈雨馨一声惊叫:“小心!”

    欧阳志远如同一道青烟,飞了过去,一脚踢在这家伙的另一条腿的支撑点上。

    这叫打人会打。日本人的支撑点遭到重击,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一头栽倒在地。韩月瑶恨他出招下流,她一脚踹在了他的面门。

    “嗷嗷!”

    这人一声惨叫,飞出数米开外,滚下了台阶。

    剩下的几个保镖,嗷嗷叫着冲了过来,欧阳志远乒乒乓乓的一顿痛揍,几个家伙,全部倒在了地上。

    酒井骏雄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他身后的一个中年日本人看到欧阳志远的身手极高,他的眼睛里露出一抹狂热,他一步一步的垮了出来,身上的杀气狂涌而出。他来到欧阳志远面前,鞠了一躬道:“阁下何人,往不惜赐教。”

    这时候,韩月瑶已经认出了欧阳志远,小丫头笑嘻嘻的道:“欧阳大哥,还是你厉害。呵呵,你戴着个破墨镜干嘛?”

    欧阳志远拿下墨镜笑道:“就你小丫头眼尖。”

    萧眉笑着走了过来。韩月瑶跑了过去道:“萧眉姐姐,你怎么才来,害的我差一点被打。”

    萧眉笑道:“你欧阳大哥不是给你报仇了吗?”

    韩月瑶看着被欧阳志远打得鼻青脸肿的几个日本人保镖,不由得笑道:“打得好。”

    欧阳志远知道这人的身手不弱,比那几个保镖要强上几倍。他反问道:“你又是谁?”

    那人傲然道:“山泽松山,你是谁?。”

    欧阳志远:“欧阳志远。”

    “你是欧阳志远?”山泽松山的瞳孔不由得爆缩,眼中的杀气狂涌而出。自己的弟弟药师山泽一郎,死在了傅山县,据可靠情报,就是死在了欧阳志远的手下,整个特战小队,为了得到生肌膏和养颜膏,在傅山中药厂,全军覆没,这让整个情报界,极大地震动。

    小林择一、山泽一郎、伊贺圣雄、鸠山,都是特战队的精英,傅山中药厂一战,竟然全军覆没,这是特战队的耻辱。

    山泽松山看着欧阳志远道:“阁下就是欧阳县长?好,明天午时,巨山湖大坝上决战。”

    欧阳志远看到了山泽松山眼里闪烁着仇恨的杀机,心道,自己不认识这个日本人呀,这家伙怎么这样恨自己?

    欧阳志远点头道:“好,巨山湖大坝见。”

    酒井骏雄和山泽松山带着人走了。

    萧眉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人的武功很高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可以打败他。”

    陈雨馨走过来道:“欧阳大哥,你怎么能答应那人?那人真可怕。”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明天我去迎战。”

    韩国的金星集团和金元集团的人,远远地看着欧阳志远。他们刚才看到了双双交战的情况。

    一个身穿长袍的中年男人,他的眼睛如同刀锋一般看着欧阳志远。

    “那个欧阳县长的身手极高,我想和他一战。”

    金星集团董事长金朴闲道:“金元春,你要是想和欧阳志远交手,等到他们交过手后,找到他的破绽,再战败他。”

    金元春道:“山泽松山不是他的对手。”

    金朴闲道:“这次日本人来了好多的高手,伊贺家族的伊贺圣二、柳生家族的柳生飞雪都来了,我们最好不要插手。”

    金元春道:“前几个月,日本人的高手,在傅山全军覆没,根据情报,很有可能,就是死在欧阳志远的手里。”

    金朴闲道:“中国人和日本人决战,我们只能观战,最好不要介入。”

    金元春道:“早晚必有一战。”

    欧阳志远和众人来到展览大厅,看到叶琴和游思雨已经在萧眉的展台等着。

    陈雨馨在就跑过去笑道:“叶琴,游思雨,拍卖会已经结束了,咱下午就开始?”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开始什么?”

    叶琴道:“我们准备给雨馨拍一个风光片,就是春江栈道、运河古城和巨山湖湿地,还有石头城、蝴蝶谷、萤火洞。”拍摄完后,在中央电视台的祖国风光里面播放。“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不错呀,能起到广告的作用。”

    游思雨道:“两天拍完风光片,迈克尔就到了,我们就接着转播演出的实况。”

    欧阳志远笑道:“注意安全,崮山的路不好走。”

    陈雨馨道:“志远,明天的比武,你小心点。”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欧阳志远刚回到县政府,就看到了开发区主任宋忠军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工业园的基建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招标工作,就要开始。

    欧阳志远道:“忠军,什么事?”

    宋忠军连忙道:“欧阳县长,我们的建筑材料被断了。”

    欧阳志远一惊,建筑材料要是被断,会影响开发区建设速度的。

    他看着宋忠军道:“什么材料?”

    宋忠军道:“沙子和石子,这些主要的原料。”

    欧阳志远道:“这些原材料原来是怎么进来的?在哪里进的?”

    宋忠军道:“咱们的沙子和石子,都是从安元集团岳意林那里进来的,今天开始,岳意林竟然停职供应给我们沙子石子。”

    “安元集团的岳意林!又是这个狗东西。”

    欧阳志远立刻想到,前几天在柴火鸡酒楼的那件事。

    安元集团岳意林的手下王一彪围攻马振虎,周玉海已经把岳意林的资料给了自己。

    岳意林的天元控制着整个运河县的沙子石子,岳意林如果不供应沙子石子,工业园的建设速度就要停下来,看来,自己要会会这个岳意林。

    欧阳志远道:“附近还有什么地方能大量供应沙子石子吗?”

    宋忠军道:“云台县的鼎盛集团。”

    欧阳志远道:“你立刻联系鼎盛集团,争取再开辟一个原料供应基地,决不能因为原料问题,而降低建设速度。”

    宋忠军道:“好的,欧阳县长。”

    宋忠军刚走,秘书郭明进来道:“欧阳县长,江石集团的江宗石想见您。”

    欧阳志远知道,江宗石来干嘛。

    原来市长郭文画和县长王广忠采用高压政策,强制让欧阳志远把新工业园的污水处理厂交给江宗石来承建,但还没有签订合同。现在,郭文画和王广忠已经死亡,欧阳志远就不会把这个污水处理厂的项目再交给江宗石了。

    本来欧阳志远很相信江宗石,两人如同兄弟一般,但江宗石在盘龙河污染事件中,暗暗地摆了欧阳志远一刀,而且在建设傅山工业园污水处理厂中,出现严重的偷工减料行为,致使几个污水池返工。欧阳志远已经不相信江宗石了。

    欧阳志远准备把这个项目,交给在盘龙河污染事件中,帮助自己的蓝天集团的李明。

    欧阳志远道:“就说我不在。”

    欧阳志远接着道:“通知工商、税务、安全、劳动、矿产资源管理局局长,下午两点在县政府集合,等我消息。”

    郭明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岳意林,你不是不卖给我沙子石子吗?老子要好好的查查你。”

    欧阳志远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

    “周局,王一彪抓住了吗?”

    周玉海道:“对不起,欧阳县长,还没有抓到,陈克剑亲自负责这个案子,我想应该很快有线索。”

    欧阳志远道:“玉海,督促一下陈克剑,对他说,抓住了王一彪,刑警队长的职务,就是他的了,抓不住王一彪,让他到下面派出所锻炼去。”

    周玉海苦笑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你下午两点带人到县政府等我。”

    欧阳志远挂上电话。岳意林竟然敢主动挑衅自己,这个王八蛋,老子要好好地和你玩玩。

    下午两点,欧阳志远和秘书郭明走出了办公室。

    工商、税务、安全、劳动、矿产资源管理局局长还有周玉海,都带着人,都在楼前等候。

    欧阳志远道:“周局,所有人的通讯工具,都收上来,包括几位局长的。”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局长。”

    周玉海带着警察,把所有人的通讯工具,都收上来了。

    欧阳志远小声道:“周局,带路,去查岳意林的安元集团。”

    周玉海道:“好。”

    好家伙,这个阵势去查岳意林,还能找不到这家伙的毛病?岳意林怎么得罪欧阳县长了?

    岳意林的安元集团办公大楼,在运河县城北郊,是一座六层的大楼,建设的极其气派。

    欧阳志远的车队来到安元集团大门前,看到竟然有十几个保安在站岗把门。

    门口的保安一看这么多的轿车开了过来,而且前面还有五六辆警车开道,顿时吓了一跳,他们立刻拦住车队,大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周玉海立刻带领警察冲了过去,控制住了门卫。有手快的,立刻打电话通知了楼上的岳意林。

    岳意林听到有很多警察和一个车队进了自己的院子,顿时吓了一跳。

    前几天,马振虎前来运河县,想插手运河县的建材市场,自己让手下王一彪带人围攻马振虎,想不到,竟然碰到了县长欧阳志远。由于欧阳志远的插手,让马振虎跑了。但警察要抓王一彪,岳意林立刻让王一彪藏起来。

    现在,这么多的警察和车队来干什么?

    岳意林带着手下走下楼来。

    欧阳志远的奥迪刚一开进安元集团的院子,五六十个小痞子,手持棍棒和砍刀,冲了过来。

    周玉海立刻带领警察,拦在了那些小痞子面前。

    欧阳志远看到这些小痞子,竟敢拿着棍棒和砍刀,欧阳志远道:“一个都不要放过,全部抓起来,一个一个的审问,看看有前科吗?”

    周玉海掏出了手枪,对着天就放了两枪。

    “砰!砰!”

    两声凄厉的枪声,立刻镇住了这些小痞子,他们纷纷丢下砍刀,周玉海立刻带人冲了过去,控制住了这些人,周玉海立刻让警察和特警来增援。

    岳意林刚走下楼,就看到了警察在拷人,他看到了欧阳志远。

    岳意林眉头一皱,心道,欧阳志远带人来干嘛?

    岳意林连忙道:“欧阳县长,您带这么多人来干嘛?我又没有犯法?”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看这些人,私自拥有管制刀具,警察怀疑他们中有逃犯,要一个一个的审查。”

    岳意林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看到了工商、税务、安全、劳动、矿产各大局的局长都在,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欧阳局长……,这是干什么?”

    欧阳志远道:“岳意林,我们走正常的手续,进行工商、税务、安全、劳动、矿产大检查,请你配合,否则,我们就查封你的公司,岳总,请吧。”

    欧阳志远刚一说完,各大局的人,在局长带领下,直奔自己要检查的科室。

    岳意林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知道,自己的公司,根本经不住检查,一检查就有漏洞。他连忙道:“欧阳县长,请到楼上坐吧。”

    欧阳志远道:“好吧。”

    欧阳志远、郭明和周玉海来到了岳意林的办公室。岳意林连忙让人倒茶。

    欧阳志远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岳总,我们一直合作很成功,为什么拒绝供应开发区的沙子石子?料钱,我们没有少你一分钱。”

    岳意林终于明白了欧阳志远动用这么大的阵势,是为了什么。

    他连忙道:“欧阳县长,不是我不供应你们沙子、石子,我们的沙子石子已经被恒洋集团的郭霄鹏买断了,他们付了定金,我们所有的沙子石子,从今天开始,被他们包销。”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一愣,恒洋集团的郭霄鹏!是这个家伙在捣鬼。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他死死的盯住岳意林,一字一句的道:“岳意林,你不要找死,我不问你给谁定了买断包销合同,运河县经济开发区,是国家重点建设项目,你竟然敢不供应建筑材料,

    如果由于你的断料,影响了工程进度,嘿嘿,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进监狱。“

    一个警察跑上来大声道:“报告,查出两名重伤过人的逃犯。”

    欧阳志远冷笑道:“岳意林,你竟然敢窝藏逃犯,嘿嘿,这一条,就够你蹲几年的。”

    岳意林一听,他的冷汗下来了。

    这时,工商和水务局的局长走进来,税务局局长田家泉道:“欧阳县长,安元集团有偷税漏税的现象。”工商局局长张铜山道:“欧阳县长,安元集团的营业执照到期了,他们还没有更换执照。”

    安全生产局长走了进来道:“欧阳县长,安全集团没有安全生产年检的手续。”

    欧阳志远看着岳意林道:“岳意林,这些你还有什么解释?”

    岳意林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这些漏洞的任何一条,欧阳志远都能关了自己的安元集团。

    这时,欧阳志远的电话响了,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键。

    “欧阳县长,你好,我是郭霄鹏。”

    电话里传来郭霄鹏阴森森的声音。欧阳志远顿时一愣,这个狗东西竟然敢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这不是公然挑衅自己吗?

    欧阳志远强压怒火道:“郭霄鹏,你想干什么?”

    郭霄鹏哈哈大笑道:“欧阳县长,我想对你说的是,安元集团所有的沙子和石子,我郭霄鹏包了。”

    欧阳志远沉声道:“你包了?郭霄鹏,你这是破坏经济开发区的建设。”

    郭霄鹏笑道:“你别乱扣帽子,我包的这些沙子石子,都是用来建设春江水电站的。春江水电站,更是国家重点开发的投资项目,目前由于建设的速度很快,需要大量的沙子石子,嘿嘿,如果你停了岳意林的石子厂和采沙场,嘿嘿,影响了春江水电站的建设,导致春江水电站停工待料,我会到省里去告你,哈哈哈哈,你掂量着办吧,哈哈哈哈……。”

    郭霄鹏狂笑着挂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听着郭宵鹏的狂笑,他的脑子嗡的一声。好歹毒的计策。春江水电站是国家重点开发的项目,投资一百多个亿,更是不能停工。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和郭霄鹏对阵,自己输了一招。这是郭霄鹏做好了套,让自己钻。

    自己还真不能停了岳意林的安元集团。郭霄鹏买断的沙子石子,是光明正大的用来建设春江水电站的,自己还真拿郭霄鹏没有什么办法。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铁青,他看着岳意林道:“岳意林,漏掉的税补上,营业执照到期了,换新的,劳动安全年检,立刻补上,罚款交上,否则……,你知道后果。”

    岳意林没有听到欧阳志远电话里,郭宵鹏的声音,他连忙道:“好的,欧阳县长,我这就去办。”

    欧阳志远今天的最终目的,就是在查出岳意林的问题后,立刻关了岳意林的安元集团,迫使他把沙子石子卖给开发区。但自己的计划被郭宵鹏的电话打乱。

    郭宵鹏买断的沙子石子是用来建设春江水电站的,自己不能让春江水电站停工。

    欧阳志远带着人撤出了岳意林的安元集团,让那几大局长都回去。

    郭明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咱现在回去?”

    欧阳志远让郭明把车的速度放慢点,他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宋忠军的电话。

    “宋主任,去云台县的人,联系的沙子石子怎么样了?”欧阳志远的内心很是焦急。

    宋忠军连忙道:“欧阳县长,情况有点不妙。”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连忙问道:“说,什么事?”

    宋忠军道:“我派陆建去的云台县,陆建刚刚来电话,说云台县的沙子和石子也被人买断了,人家不卖给咱们。”

    欧阳志远立刻道:“云台县出产沙子的地方在哪里?是什么集团?我去看看,让陆建在那里等我。”

    欧阳志远要亲自去云台县看看。开发区的沙子石子一天都不能断呀。

    宋忠军把地址和公司名称都告诉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郭明,到云台县红阳镇。”

    “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没带司机,郭明亲自开车。

    云台县虽然和运河县相邻,但出产沙子石子的红阳镇却有一百多公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