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杀鸡儆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一章杀鸡儆猴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惠瑞尔选的那块地,地势极好,位置优越,靠近国道,交通便利,是制药板块的第一家。

    两人来的目的,就是谈谈最优惠的条件是什么?

    黄晓丽看到了惠瑞尔和罗伯特坐在沙发上,两人正谈论着什么。

    “您们好,惠瑞尔先生、罗伯特先生。”

    黄晓丽微笑着走了进来,后面是欧阳志远。

    惠瑞尔一看黄晓丽和欧阳志远一起走进来,两人连忙站起来,分别和黄晓丽和欧阳志远握手。

    “呵呵,黄书记,欧阳县长,太巧了,您们都在这里。”

    惠瑞尔笑着道。

    黄晓丽道:“请坐吧,惠瑞尔先生。罗伯特先生。”

    工作人员倒好茶。

    欧阳志远看着惠瑞尔笑道:“惠瑞尔新生,您们看好投资的位置了?”

    惠瑞尔道:“欧阳县长,是的,我们看好了位置,我们想看看你们的优惠条件,还有咱们之间的合约。”

    欧阳志远微笑着拿出来运河县开发区工业园的投资优惠政策说明,递给了惠瑞尔道:“惠瑞尔先生,最优惠的条件,上面写的很详细,咱两的合约很简单,就是按照咱们原来的约定,我提供药方和工艺,您们出资金,进设备建厂房和生产销售,我占股份的百分之二十,您们占百分之八十。”

    罗伯特道:“欧阳县长,你必须保证药材的足额供应。”

    欧阳志远道:“当然,我们背后是中国最大的药材批发市场,还有运河县北部山区的几个乡镇,都可以种植我们需要的药材。”

    惠瑞尔道:“还有一个条件,就是我们要养颜美容膏的美国代理权。”

    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道:“可以,每年的代理费是十亿美元。”

    惠瑞尔脸色一喜,笑道:“可以,这还是原来的条件。”

    欧阳志远道:“惠瑞尔先生,如果没有什么疑问,咱明天上午就可以签约。”

    惠瑞尔道:“可以,欧阳县长。”

    几个人仔细的商讨了一些细节,一个小时后,惠瑞尔集团和黄晓丽、欧阳志远达成了共识。

    运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园第一笔投资,将在明天上午正式签约,投资是十五个亿。

    惠瑞尔走后,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晚上有什么安排?”

    欧阳志远笑道:“晚上一起吃饭吧,吃过饭,八点的时候,我去璀璨星海给霍雨烟看病。”

    “霍雨烟?你不是给她看好了病了吗?”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按照霍雨烟身体的恢复情况,估计半年以后,小丫头才能恢复走路,但小丫头现在,凭借顽强的毅力,她要提前练习走路,进行走路训练,我只好再次给她扎针,改变药方,加重药力,对了,晚上,陈雨馨过去帮忙,你也过去吧,雨馨一个人就怕忙不过来。”

    黄晓丽笑道:“扎个针还要这么多的人?”

    欧阳志远道:“扎针的时候,小丫头必须泡在温暖的药液里,不能穿衣服,我要从她的眉心扎到下面的涌泉穴,很不方便的。”

    黄晓丽道:“你在南州,为了救她,三天三夜没合眼,给她扎针,你不是一个人吗?”

    欧阳志远道:“那时候,小丫头没有意识,就是一具骷髅,我给她扎针,没有什么顾虑,现在,小丫头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很好了,有了意识,身体渐渐地丰满起来,再脱光衣服给她扎针,嘿嘿,我怕不方便。”

    欧阳志远说着话,脸色有点红了。

    黄晓丽笑道:“你是医生,她是病人,看来你还没有真正的进ru你是医生的角色,对了,你过去在傅山医院,是怎么给女同志做xiong检的?”

    欧阳志远笑道:“在傅山医院做胸检的时候,我戴着眼镜和口罩,旁边还要有女护士陪同,再说,我也不认识女病人,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现在,小丫头可是和我很熟悉的。”

    黄晓丽笑道:“那人家男妇产科医生就不能工作了?我看妇产科有很多都是男医生的。”

    欧阳志远笑道:“女同志在生产的时候,早就疼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她们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想什么医生是男是女?男医生在处理妇科紧急事务的时候,胆大快捷,要比女医生反应快,所以,妇科是离不开男医生的。”

    黄晓丽笑道:“别再说这些事了,我饿了,一天都没有好好地吃一顿饭,走,找个好地方吃饭,晚上我帮你。”

    欧阳志远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坏笑,趴在黄晓丽的耳边小声道:“到我家还是到你家?你已经很长时间没帮我了。”

    志远嘴里的热气,让黄晓丽的耳垂又麻又痒,身子有点发软。

    她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小坏蛋,想什么呢?”

    欧阳志远笑道:“那啥?没想什么,我就是想你了……。”

    这儿一段由于工作太忙,两人确实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但现在,两人的身份不一样了,一个是县长,一个是县委书记,两人还要注意影响,免得被人看到。

    黄晓丽的脸红得很厉害,她狠狠地道:“小坏蛋,别挑逗我。”

    说完话,黄晓丽跑向卫生间。

    “哈哈哈……。”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跑进了卫生间,不仅大笑起来。

    欧阳志远看着奥迪,打电话,定了一个位子,带着黄晓丽来到一家柴火地锅鸡酒楼。酒楼不大,两层,但生意很好,老板正好姓柴,抄的柴火地锅鸡,口味很好,他就把饭店起个柴火地锅鸡酒楼的名字。

    欧阳志远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来晚了就没有地方。

    欧阳志远停好车,两人来到一楼,正碰上老板柴正武。柴正武是一个笑眯眯的中年男人,他虽然和欧阳志远熟悉,但并不知道欧阳志远是县长。

    欧阳志远笑道:“老柴,两份柴火地锅鸡,老地方。”

    老柴笑道:“好,位置我给你留好了,还是老地方,菜马上到。”

    这样的酒楼,是没有单间的。欧阳志远的老地方,是一张位置在窗口的桌子。

    两人走进了二楼,人还真不少,就要满员了。

    两人来到自己的位置,店小二上好碗筷。

    欧阳志远看到旁边的一张桌子上,一位四十多岁的大汉,在和三个男人在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这个男人长得很豪爽,浓眉大眼。

    “弟兄们,喝,干一杯。”

    彪行大汉和三个男人碰了酒杯,猛一仰脖子,一杯白酒下了肚。

    好家伙,一杯子就是二两白酒,这人真能喝,是条汉子。

    欧阳志远看着他们桌子旁,已经空了三个瓶子了。好家伙,四个人喝了三斤白酒了,竟然脸上没带酒意,海量呀。

    欧阳志远的菜上来了,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相视一笑,两人坐好。欧阳志远拿出来一瓶玉春露,给黄晓丽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笑道:“这几天工作太忙,喝一杯活活血吧。”

    黄晓丽笑着点点头道:“这酒真香。”

    二楼很远的一张座子上,十几个大汉,正在围着一张桌子喝酒,一个刀疤脸的汉子,长得极凶,一双阴森森的眼睛,透出浓烈的杀气,不怀好意的瞟着欧阳志远旁边的那个汉子。

    他拿着电话道:“老板,马振虎和三个手在喝酒,什么时候动手?”

    电话里传来一声阴冷的声音道:“狗日的马振虎,不在云台县蹲着,竟然敢跑到我的运河县来横加一脚,嘿嘿,记着,等他们喝的差不多了,给我砍掉马振虎的一条腿,每个兄弟二百元的奖金。”

    刀疤脸道:“好的,老板,我知道该怎么做。”

    “好,刀疤脸,干成这件事,我给你一万块。”

    电话里传来一个人得意的怪笑。

    “谢谢老板,您等着瞧好吧。”

    那个刀疤脸猛一仰脖子,一口喝干了碗里的酒,摸了摸怀里的砍刀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狞笑。

    ……………………………………………………………………………………………………………………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看着漂亮的黄晓丽,笑着道:“来,晓丽,咱喝一杯。”

    黄晓丽的脚在桌子下面狠狠地跺了欧阳志远一脚,小声道:“好好地喝酒,别笑。”

    黄晓丽被欧阳志远笑的身子发软。

    欧阳志远连忙道:“好的,好好喝酒,不笑。”

    两人碰了一杯,黄晓丽抿了一口玉春露,甘醇的酒香瞬间进入胃里,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黄晓丽展颜一笑道:“好酒,真不错。”

    欧阳志远喝了一杯,吃了一块辣香的鸡块道:“秦剑的酒厂开始生产了,玉春露就要上市,我敢说,玉春露一上市,很快就可以横扫整个中国的白酒市场,产品肯定供不应求。”

    黄晓丽道:“我听说,秦剑的玉春露,订货已经订到了后年的了。”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呀,玉春露的订货已经订到了后年,但秦剑还是要拿出一批玉春露投放市场的,只是,价格要定的高些。”

    黄晓丽道:“产品供不应求,可以扩大生产,让秦剑来咱这里投资,建一座更大型的酒厂。”

    欧阳志远笑道:“秦剑明天就要来,他想在经贸洽谈会的县科技展览馆开一个品酒会。”

    黄晓丽道:“给他最好的一个位置。”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我来安排。”

    玉春露的浓烈酒香,飘到了马振虎的饭桌上。马振虎微微一闻,那种甘醇的酒香,让自己的骨髓都在颤抖。好酒!好酒!

    我的天哪,老子什么好酒没喝过?这是什么酒?这么香?

    马振虎抬头一看,只见邻桌上,一位年轻的男子和一位漂亮的女子正在喝酒吃菜。

    好英俊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嘿嘿,人家是怎么长的。

    马振虎为人豪爽,不拘小节,他端着酒杯站了起来,笑道:“小兄弟,你喝的是什么酒,这么香?”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高大豪爽的男人笑道:“我喝的是玉春露。”

    马振虎笑道:“小兄弟,相逢就是有缘,能赏脸过来喝一杯吗?”

    欧阳志远小声对黄晓丽道:“晓丽,你先吃饭,我过去喝一杯。”

    黄晓丽道:“好吧,吃饭还不得安生。”

    欧阳志远又给黄晓丽倒了一杯酒,然后走了过来笑道:“呵呵,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就是有缘,好,咱们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着,给马振虎他们倒了一杯酒道:“来,大伙干一杯。”

    马振虎大笑道:“好,小兄弟,我和你一眼就投缘,三杯如何?”

    三杯酒就是六两。

    欧阳志远笑道:“好,三杯就三杯。”

    欧阳志远笑着给几个人倒了一杯玉春露。

    马振虎闻着甘醇的酒香道:“好酒,我马振虎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来,小兄弟,咱们干杯。”

    马振虎微笑着举起了酒杯,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来,干杯。”

    几个汉子碰了一下酒杯,全都一饮而尽。

    “哈哈,好酒呀。”马振虎大笑着,给欧阳志远倒上一杯茅台。

    在这里能喝茅台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叫马振虎的汉子,肯定有来头。

    欧阳志远举起杯道:“再干。”

    “当!”几个人的酒杯再次碰到一起,连干了三杯。

    马振虎笑道:“好,是个汉子,我今天要和你交朋友。”

    “嘿嘿,老子也要和你交朋友。”

    一声阴森森的讥笑声在旁边传来,刀疤脸带领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手里拿着寒光四射的砍刀,慢慢的逼了过来。

    马振虎抬脸一看,猛然看到一个极其凶恶的大汉,手里挥着一把砍刀,正冷笑着盯着自己。这人竟然是安元集团的打手刀疤脸王一彪。

    马振虎大声道:“王一彪,你想干什么?”

    王一彪冷笑道:“马振虎,你不在天台县呆着,竟然敢跑到我们运河县来抢食,来呀,砍掉他一条腿。”

    十几个大汉一声呐喊,挥舞着砍刀,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马振虎一声冷哼,一脚踹飞一个大汉。

    “嗖嗖!”

    两把砍刀发出尖利的怪啸,砍了过来。马振虎一低头,躲了过去。

    马振虎手下的三个大汉,和几个打手狂战在一起。

    马振虎和三个手下,显然不是刀疤脸的对手,不一会,马振虎的手下,就挂了彩。

    欧阳志远一看,这还得了,这些人是谁,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砍人,这不是反了天了?

    看样子,这个叫马振虎的人,认识这些打手。

    欧阳志远怕伤着黄晓丽,他一拉黄晓丽,把黄晓丽送到一楼的安全地方,转脸冲了上来,一看,马振虎的胳膊上,已经被砍了一刀,情况很是危机。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冲了过去,一脚踹飞了一个砍向马振虎的大汉。

    “啊!”大汉一声惨叫,飞出三米开外。

    另一个大汉,一刀砍向马振虎的大腿。马振虎为了对付另一个大汉,竟然躲不开,眼看着马振虎就要伤在这一刀上

    欧阳志远如同弹簧一般,猛然跳起来,一拳轰在一个这个大汉的肚子上。

    “嗷!”

    大汉发出凄厉的惨叫,砍刀握不住了,掉在了地上,身子弯成一只大虾,倒在地上翻滚惨叫。

    马振虎一看,和自己一起喝酒的年轻人,竟然是个高手,而且救了自己。马振武大笑道:“谢谢兄弟。”

    “快,砍死他!”

    刀疤脸王一彪一声大叫,从一楼又冲出是十几个大汉。二十几个大汉,挥舞着砍刀,疯狂的冲了过来。

    马振虎一看不好,大叫道:“兄弟,快走吧,咱们打不过他。”

    马振虎一拉欧阳志远,从二楼的窗口跳了下来,他手下的三个人,也冲了下来。

    远处传来警笛的尖叫声,看样子,有人报警了。

    马振虎一抱拳道:“谢谢兄弟救命之恩,快走吧,警察来了。”

    马振虎说完,和手下的人,消失在黑暗的胡同中。

    ……………………………………………………………………………………………………………………

    欧阳志远快速的绕了回来,看到黄晓丽已经坐进了奥迪车。欧阳志远上了车,看着黄晓丽道:“知道哪些人是干什么的?抓住了那些人了吗?”

    黄晓丽道:“看样子,那些人对这里的地形很熟,警笛一响,呼啦一声,二十几个人全部跑的一干二净,等到警察来到后,没有抓住一个人。”

    欧阳志远道:“真是饭桶,来抓人干嘛拉响警笛?是不是怕人不知道警察来了?真不知道周玉海是怎么领导的。”

    欧阳志远看着外面那些慢悠悠的警察,不由得怒火中烧,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周玉海的电话道:“玉海,东风路柴火鸡酒楼是属于那个派出所管辖,现在出警的是谁?在酒楼上二十多个黑社会的人拿刀砍人的又是谁?查明情况后,立刻向我汇报。”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在一起吃饭,他两人都不方便出去暴漏身份,免得有人说闲话。要是欧阳志远自己,他早就冲出去了。

    周玉海忙道:“好的,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把奥迪开到酒楼对过的路边一棵树下,看着酒楼外的警察,在不紧不慢的调查着什么。

    周玉海立刻拨通了东风路派出所所长丁一忠的电话。

    “丁一忠,你立刻亲自赶到东风路柴火鸡酒楼,看看是谁出的警,谁在砍人,查不清楚,你立刻卷铺盖滚蛋。”

    “咔嚓!”

    周玉海挂上了电话。

    周玉海沉思了一下,他知道,欧阳志远肯定在现场吃饭,看到了这场砍人的场面,要不然,他不会知道的这样清楚。

    周玉海立刻下了楼,坐上警察,直奔东风路开了过来。

    东风路东风路派出所所长丁一忠一看是县公安局长周玉海亲自打来的电话,顾不上吃完饭,连忙从家里出来,坐上警车,开了过来。

    他摸出了电话,拨打着副所长王钢山的电话,今天王钢山值班。

    王钢山在看几部前几天收缴来的黄片,正看的过瘾,电话响了,他非常生气。

    哪个王八蛋干扰老子看电视?

    他想看看是谁的号码,但电视的闪光,晃的他没看清楚,他按下接听键,大声吼道:“你是谁?有事吗?”

    电话一通,东风路派出所所长丁一忠听到从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夸张的声音。

    丁一忠立刻大怒道:“王钢山,你狗日的在干吗?柴火鸡酒楼的警,你没去?让你值班,你在看黄片是吗?周局长亲自打电话来了,等老子到了,我剥了你的皮。”

    王钢山一听,脑袋翁的一声,差点爆开,我靠,一个小小的打架斗殴,周局长竟然亲自过问?这怎么可能?

    今天值班的民警是第一民警小组。小组长郑伟和几个警察和自己一起看收缴来的录像,正看着起劲,有人报警说,柴火鸡酒楼有人打架斗殴。小组长郑伟很不情愿的带着三名民警出去了。

    警车等刚一出派出所,郑伟就拉响了警笛。他的意思就是把打架的双双吓跑,自己好快点回来看录像。

    这几盘录像带,都是香港明星演的黄片。

    果然,警笛把双双的人都吓跑了。郑伟慢腾腾的找了几个吃饭的人录了口供,所有吃饭的人,都不认识打架的双双,白白的问了几个人,竟然什么都没问道。

    郑伟正想收队,猛然看到一辆局里的警车赶了过来,这下把郑伟吓了一跳,他仔细一看,我的天哪,竟然是周局长的专用警车。

    郑伟连忙跑了过来。

    周玉海停下车,走了出来,脸色很阴沉,如同六月连阴的天空。

    “报告,周局长您好。”

    郑伟连忙向周玉海问好。

    周玉海没有理会郑伟,他仔细的查看了楼楼的四周,竟然没有发现欧阳志远的奥迪。

    他转过脸来,看着这名警察道:“姓名?职务。”

    郑伟连忙道:“报告局长,姓名郑伟,东风路派出所警员一组组长。”

    周玉海冷着脸道:“打架的人那?调查清楚谁在打架?谁在砍人?”

    欧阳志远看到了周玉海开着警车来了,他拦了一辆车,把黄晓丽先送到璀璨星海大酒店。

    郑伟根本没有仔细的调查,他急等着回去看黄色录像。

    现在周玉海一问,郑伟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来什么。

    周玉海一看郑伟说不出来什么,不由得勃然大怒道:“郑伟,怎么了?你们出警竟然什么都没有调查出来?打架的双双都没有看到?你们不是好威风吗?出了派出所,就拉警笛?”

    郑伟和三名警察的冷汗,哗哗流了出来。

    又是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东风路派出所所长丁一忠快速的从警车上走下来,他看到了局长周玉海。

    周玉海的脸色铁青,正在责问郑伟。

    丁一忠赶紧的跑过来,向周玉海敬了个礼道:“周局长,您好。”

    周玉海看着丁一忠,嘿嘿冷笑道:“丁一忠,这就是你东风路派出所出警的结果,郑伟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二十多个黑社会人员,拿着刀砍杀,你们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嘿嘿,真威风,出门就拉警笛,给黑社会分子报警吗?”

    丁一忠脸上的冷汗,把警服都湿透了。

    又是一辆警车开了过来,副所长王钢山从警车上冲下来。

    周玉海大声道:“王钢山,你今天值班,刚才出警你干嘛去了?你为什么不出警?”

    王钢山一看周局长在责问自己,立刻吓得脸色蜡黄,内心狂跳。

    周玉海大声道:“经贸洽谈会马上就要举行了,你们出警竟然这样慢,出门就拉警笛,让打架的黑社会分子,跑的一干二净,你们还配做警察吗?”

    “召集运河县分局所有领导、城内所有正负派出所长、指导员,立刻在这里召开现场会议。”

    欧阳志远的奥迪车慢慢的滑过来,欧阳志远走下车来,一字一句的大声道。

    周玉海一看欧阳志远来了,立刻走过来道:“欧阳县长,您好,我立刻通知人来开会。”

    东风路派出所所长丁一忠、副所长王钢山,一看是欧阳县长来了,两人的脸色,立刻吓得煞白,两人知道,今天在劫难逃。运河县经贸洽谈招商引资大会,就要召开了,国际影星要来演出,欧阳志远肯定要拿自己开刀,杀一儆百。

    周玉海立刻开始打电话,通知人前来开会。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不抓好派出所的纪律,经贸洽谈会和影星们来演出,肯定要出大事。现在是个杀一儆百的机会,自己要好好地利用一下。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东风路派出所所长丁一忠、副所长王钢山,沉声道:“报上姓名职务。”

    丁一忠立刻大声道:“丁一忠,东风路派出所所长。”

    王钢山大声道:“王钢山,东风派出所副所长。”

    欧阳志远大声道:“今天谁值班?”

    王钢山的眼前一黑,但他仍旧大声道:“我值班。”

    欧阳志远道:“接警后,你为什么不出警?”

    王钢山的冷汗噼里啪啦的湿透了自己的警服,他低下了头。

    欧阳志远大声道:“你是人民的警察,你要对得起你头上的警徽,你大声回答,你当时在干什么?”

    王钢山的脸色苍白,他的嘴唇哆嗦着,不敢回答。

    欧阳志远道:“今天谁出的警?”

    郑伟大声道:“报告欧阳县长,是我出的警。”

    欧阳志远道:“报上职务和姓名。”

    郑伟大声道:“郑伟,东风派出所警员一组组长。”

    欧阳志远道:“郑伟,你说,你们接警的时候,王副所长在干什么?他为什么不出警。”

    郑伟的脸色煞白,他知道,今天看黄色录像的事情是瞒不住了,他流着汗,低下了头,眼泪终于流出来了。他现在后悔死了,他知道,自己错了,但是,已经晚了。

    这时候,一辆又一辆的警车开了过来。别的地方的派出所长和指导员,已经来了很多。分局的副局长、处长都到了。

    欧阳志远的眼神如同刀锋一般刺向郑伟,大声道:“郑伟,你说,你们所长在干什么?”

    欧阳志远从几个人的神情上看出来,几个人肯定没干什么好事?难道在打麻将?打牌?

    郑伟的脸色变得更难看,汗水已经让他的视力模糊了,他承受不了欧阳县长给他的压力,他唯唯诺诺的道:“副所长……在看……录像。”

    副所长王钢山的眼前一黑,他差一点晕了过去。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一愣,大声道:“在看录像?看什么录像?”

    郑伟结结巴巴的道:“看……收缴来的……黄色录像……。”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他伸出手指着汗流如注的副所长王钢山,气的说不出话来。

    周玉海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阴沉。

    副所长王钢山的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些来到现场的警察们一听东风派出所副所长王钢山不出警,自己在派出所里看黄色录像,很多警察都鄙视的看着王钢山。

    那些同样和王钢山一样,经常看收缴来的黄色录像的,都吓了一跳,连忙低下了头。

    我的天哪,以后可不敢再看了。

    周玉海走了出来,看着来到现场的派出所所长们和指导员们,大声道:“同志们,今天,把大家叫来,就是要开一个现场会,七月十六号,就是我们运河县经贸洽谈招商会召开的日子,那天,世界级别的冰点乐队、迈克尔、香港的王欣怡、台湾的程琳琳,都要来演出。确保前来参加会议的客人和演员的安全,是我们运河县公安局所有警察的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在这里,做现场总动员,会议期间,所有的警察,取消休假,严守自己的工作岗位,确保会议的安全和人员的安全,我在这里说明,哪一个派出所出了事故,伤了人,或者出现突发事件,那个派出所的所长和指导员,全部撤职查办,如果是我周玉海的责任,我立刻辞职。”

    整个现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周玉海看了大家一眼,大声道:“通报今天的事情,东风路派出所辖区的柴火鸡酒楼,发生黑社会性质的斗殴械斗,群众报警,值班的副所长王钢山和警员们,正在私自非法观看收缴来的录像带,第一警察小组出警散漫,故意长鸣警笛,致使械斗人员闻风逃走,案情不清,无法调查取证。现在,我宣布处分结果:东风路派出所所长丁一忠,负有领导责任,撤销其东风派出所所长职务。东风路派出所副所长王钢山,在值班期间,私自带领警员,非法观看收缴来的黄色录像,没有带领警员出警,影响极坏。撤销王钢山东风派出所所长副所长的职务,开除警籍。警员组长郑伟和三位警员,私自非法在值班期间,观看收缴来的黄色录像,出警散漫,调查取证散漫。撤销警员组长郑伟的组长职务,开除警籍,三位警员记大过处分。”

    周玉海宣布完处分命令,整个现场,死一般的寂静。周玉海宣布的处分结果,处分的极其严重。

    所有的人都知道,局长周玉海,在杀鸡儆猴。

    丁一忠、王钢山、郑伟的脸色一片煞白。

    周玉海大声道:“运河县公安分局局长周玉海,负有领导责任,行政记大过处分。”

    所有的人听到了,周玉海处分了自己,很多人的心里都很难过。

    欧阳志远看了大家一眼道:“二十几个黑社会人员,挥舞着砍刀,狂砍四个人,我们的警察在哪里?人民养活了你们,人民在受难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竟然在看黄色录像?你们还有人性和党性吗?可耻呀!可耻!我都替你们脸红。你们还是人民的警察吗?”

    欧阳志远刀锋一般的眼光,扫射了大家一眼道:“经贸洽谈会马上就要到了,所有的警察都要严守岗位,特别是管辖璀璨星海大酒店、阳泉大酒店、蓝天、白云大酒店的派出所、运河古城派出所,都要派出执勤民警到酒店负责安全,我现在说句丑话在前面,谁的辖区出现问题,相关领导,一律撤职开除。”

    欧阳志远说的极其严厉。

    欧阳志远看了一下表道:“散会,我就讲这些。”

    所有的警察都看着周玉海。周玉海道:“所有的派出所所长写一份协助经贸洽谈会治安的计划书,明天交上来,散会。”

    警察们都慢慢的离开。周玉海走过来,低下头道:“欧阳县长,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

    欧阳志远道:“周局,现在不是检讨的时候,陈克剑,带头砍人的叫刀疤脸王一彪,立刻抓捕他审查。”

    陈克剑道:“王一彪是岳意林安元集团的第一打手,我立刻抓捕,”

    陈克剑说完话,带人立刻出发了。

    又是安元集团的岳意林。

    欧阳志远道:“周局,我要安元集团的岳意林所有资料。”

    周玉海道:“好,欧阳局长,我明天整理出来,给你送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看到了石新桥,他还是刑警队长吗?”

    周玉海道:“他被架空了,过一段时间,我让陈克剑代替他。”

    欧阳志远道:“我不相信他,那个连环强和奸案没有破,尽快撤了他的刑警队长。”

    周玉海道:“明天就撤。”

    欧阳志远一直怀疑石新桥和毒品案有关,但就是没找到证据,特别是林跃峰的死亡。

    晚上八点整,欧阳志远来到了璀璨星海大酒店,走向二楼霍雨烟的房间。

    欧阳志远敲了敲门,陈雨馨打开了门,门开了,欧阳志远看到黄晓丽正和霍雨烟很投缘的说着话。

    欧阳志远笑道:“三位大美女,拉什么话?”

    霍雨烟一看欧阳志远来了,漂亮的大眼睛一亮,立刻大叫道:“欧阳哥哥,我和黄姐姐、陈姐姐他们正说你的医术高明呢。”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黄晓丽和陈雨馨,笑道:“我的医术一般吧,只能救救人。”

    陈雨馨笑道:“能救人的医术,就是好医术。”

    黄晓丽道:“怎么,现在才来到?”

    欧阳志远道:“东风派出所的警察,在副所长的带领下,竟然在值班的时间,偷看收缴来的录像带,耽搁出警,那些砍人的家伙,全都跑了,我让周玉海叫来了运河县的所有派出所长和指导员,开了现场会,布置了经贸洽谈会的任务。”

    黄晓丽道:“东风派出所的警察怎么处理的?”

    欧阳志远道:“撤销派出所长丁一忠的职务,撤销副所长王钢山的职务,开除警籍,撤销民警组长郑伟的组长职务,开除他的警籍,那三个警察,记大过。”

    黄晓丽道:“这时候,就应该从严治警,你处理的很正确。”

    欧阳志远道:“关键的是,影响太坏,警察不出警,在家里看收缴来的录像,还是警察吗?”

    霍岩栋从外面走了进来,笑道:“麻烦欧阳县长了。”

    欧阳志远一指黄晓丽道:“霍总,介绍一下,这位是县委书记黄书记。”

    霍岩栋一看黄晓丽这么年轻就当了县委书记,不由得很是惊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