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意想不到的结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七十章意想不到的结果

    欧阳志远一听飞机场到运河县这段公路的广告权,周书记不答应给自己,欧阳志远道:“周书记,冰点乐队,是我们运河县请来的,这些广告权,当然要归我们运河县,我怎么会要不走?”

    周天鸿道:“飞机场的管理权不属于运河县,他们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单位,你们在机场打广告,肯定不行的,出了飞机场,那段公路,属于龙海市公路局管辖,你想呀,你要是在龙海市公路局管辖的公路上,安装广告设施,公路局肯定不答应。”

    欧阳志远算了一下飞机场到运河县这点段距离,可不短呀,看来,这段距离的广告权,还真要不来。这下损失大了。

    看来,广告还是要从运河县的界内做起吧。

    欧阳志远看着周书记道:“周书记,经贸洽谈会的剪彩,我亲自来请您参加,您要拿第一把剪刀。”

    周书记笑道:“好呀,志远,就看你们这次经贸洽谈会,能给新工业园引来多少资金了。到时候我带领市委市政府的官员,给你们呐喊助威。”

    欧阳志远道:“谢谢周书记。”

    “志远,运河县是山南省的南大门,运河县的发展快慢,这次就看你的了。”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连忙道:“周书记,您请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欧阳志远又把自己预计参加经贸洽谈会的人数和交通,给周书记汇报了一遍,他建议龙海市所有的宾馆饭店准备好接待工作,龙海市到运河县之间的公交车,要加班次,防止人多拥挤。

    这些,周书记都亲自过问了。

    欧阳志远下车后,周天鸿回了龙海。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辞别了眉儿和秦剑,他带着车队,接走了王诗茹的燕京红都传媒。

    欧阳志远把王诗茹安排到石默兰的阳泉撒酒店。整个燕京红都传媒投入了紧张的广告策划工作。

    欧阳志远把经济开发区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了常务副县长张茂盛和新任开发区主任宋忠军。自己全力以赴抓好这次经贸洽谈会。

    经贸洽谈会的主会场,设在运河县科技馆大展厅。

    经过燕京红都传媒的策划,十天后,运河县进行公路广告权、街道广告权和酒店广告权的拍卖工作。

    这天的拍卖活动,竟然来了数百家省内外的企业集团。

    上午的公路广告拍卖权,拍卖的很是红火。由于龙海市的那一段公路,欧阳志远没有要回来,欧阳志远他们只能拍卖自己这一段公路的距离。

    这段距离有五十公里,王诗茹把这一段距离分成一公里一个标段,她把公路两边的每根电线杆上,都设计了自动电子荧光广告牌和大型的电子彩虹门。

    这种自动电子荧光广告牌和大型的电子彩虹门,不论白天和夜晚,广告的内容,都在电脑的自动控制下,不断地播放里面的广告,效果十分的明显。

    大屏幕上的广告效果一出来后,很多企业立刻兴趣大增。

    每个标段起价一百万。当拍卖开始后,竞争竟然极其激烈,拍卖价一路飙升。最低的一段路,拍出了二百六十万的价格,靠近运河县城的一段,竟然拍到了六百万的价格。

    最后一合计,拍卖的总价格,让欧阳志远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五十段标段,竟然拍出了一点六亿的总价格。

    这个最高的六百万的价格,被台湾恒丰集团的韩月瑶拍了下来。

    红太阳集团的陈雨馨拍了一个四百万的路段。

    几百万对这些企业,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看着一点六亿的拍卖总价,王诗茹笑了,这个拍卖的价格,要比预计的还要好。

    拍卖的转播实况,被山南省电视台现场直播。

    上午拍卖结束后,王诗茹走向欧阳志远笑道:“志远,怎么样?”

    欧阳志远乐的合不拢嘴,他根本没想到,一个公路广告,竟然能拍到一点六亿,在这里,钱还是钱吗?

    欧阳志远笑道:“表嫂,真是不错呀。”

    王诗茹笑道:“今天山南电视台的实况展播,就是一个最好的广告,我敢说,下午和明天的客商,来的很更多,明天下午的运河县城十条主街道广告牌的拍卖,会更加激烈。”

    欧阳志远笑道:“运河县城十条主街道广告牌拍卖的低价还要改动吗?”

    王诗茹笑道:“不用改动,低价二百万起,我估计,能拍到一千万。”

    欧阳志远笑道:“每条街道一千万,十条街道,就是一个亿,这也太厉害了吧。”

    王诗茹道:“冰点乐队和迈克尔都是世界级别的乐队和歌星,他们的粉丝,有几亿,到时候,世界各地的人,都要汇集到运河县这个小县城来,志远,接待工作,你要提前做好呀,特别是住宿、交通和安全保卫工作。”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我已经多次向周书记汇报了。”

    县委书记黄晓丽更没想到,公路的广告能拍出来一点六亿。

    龙海市市委市政府在得到运河县公路的广告拍出一点六亿的价格后,所有的官员都惊呆了。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下午,龙海市委市政府,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最后,市委决定,原来公路局和机场自己准备作广告的决定,一致取消,把这段的广告经营权交给运河县,由燕京红都传媒运作拍卖。

    为什么龙海市委市政府有这个决定?公路局和飞机场的广告订单,竟然只有三百万。

    三百万和一点六亿的差距,太大了。

    傅山县工业园的投资商,在上午还没有几家重视运河县的广告拍卖,但在看了山南电视台的现场直播拍卖,他们终于意识到,这是一个为自己企业做宣传的极好机会。

    美国凯迪斯电子集团总经理威廉斯、韩国的金朴集团、金源、金星集团、新加坡的康达集团、江石集团,清灵药业上的总经理康静、绿蔬集团的陆海燕、就连金鑫集团的沈朝龙和凯旋集团的杨凯旋,也来到了运河县。

    欧阳志远下午更忙,惠瑞尔制药集团的艾丽娜和他父亲惠瑞尔提前到了,艾丽娜的舅妈的凯琳汽车制造集团、英国亨利集团、巴顿特集团、奥拉斯集团,都提前到达。

    燕京最大的珠宝商祥宝斋老总顾正祥和恒源珠宝集团的恒天源也到了。

    这些人,欧阳志远都亲自安排到大酒店。

    欧阳志远刚在飞机场外面的丽都大酒店休息一会,自己的电话铃响了。欧阳志远一看号码,竟然是香港的富佳康集团的老总霍岩栋的电话。

    欧阳志远连忙接过来。

    “呵呵,欧阳县长,我是霍岩栋。”

    欧阳志远忙道:“霍总,您在哪里?”

    霍岩栋笑道:“欧阳县长,我们在龙海飞机场大厅,我们刚到。”

    欧阳志远一听霍岩栋到了,他忙道:“霍总,雨烟恢复的怎么样了?”

    霍岩栋笑道:“欧阳县长,雨烟恢复的很好,你预计的一个月能坐轮椅,小丫头很坚强,现在就能坐轮椅了,我们就在飞机出场大厅。”

    欧阳志远连忙道:“霍总,我这就去接你们。”

    欧阳志远立刻安排车,到飞机场大厅去接霍岩栋父女。

    欧阳志远开着眉儿给自己买的奥迪,直奔飞机场出场大厅。

    来到大厅前,欧阳志远看到了霍总和坐在轮椅上的霍雨烟。小丫头恢复的很不错,胳膊和脸上的肌肉,已经长了很多,再也没有过去那种骷髅的样子。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特别的有神,正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欧阳志远,她头发已经长了出来。

    欧阳志远快步走了过来,笑道:“霍总,您好。”

    霍岩栋伸出了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道:“不谢,只要雨烟回复的好就行了。”

    “欧阳哥哥,您好。”

    霍雨烟忽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眼睛里闪烁着激动地泪花。

    志远过来,看着恢复很好的霍雨烟,笑道:“不错,很好。

    小丫头眼里含着泪,伸出了白皙的小手,红润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欧阳志远握住了雨烟的小手,趁机给她诊了脉。小丫头的脉象有力,生命力旺盛。志远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道:“雨烟,我敢说,你再过一个月,就能练习走路了。”

    雨烟一听,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意。

    “真的?欧阳大哥,我要是能走路了,我跳舞给你看。”

    雨烟兴奋的笑脸透红。

    欧阳志远道:“好呀,我们漂亮的雨烟跳的舞,一定最好看。”

    霍岩栋看着女儿高兴地样子,他的眼角湿润了。谁能想到,被医院判了死刑的女儿,竟然被欧阳志远救了回来,又恢复到活泼健康的样子。

    女儿这几天,嘴里就念叨着来看欧阳哥哥,今天终于见到了她的欧阳哥哥。这让霍岩栋的心里很感到欣慰。女儿终于好起来了,是欧阳志远给了女儿第二次生命。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报答欧阳志远。

    运河县接客人的车队到了。

    欧阳志远笑道:“来,雨烟,坐我的车。”

    霍雨烟笑道:“好呀,欧阳哥哥,我坐在你身边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来吧,我抱你上车。”

    “谢谢欧阳哥哥。”

    小丫头伸出了双手,搂住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欧阳志远亲自抱起霍雨烟,让雨烟坐在自己的副驾驶上,霍岩栋拿着女儿的轮椅,坐在了后排。

    霍岩栋的随行人员坐进了车队的车子。

    欧阳志远笑着给霍雨烟系好安全带道:“雨烟,坐好,我开慢点。”

    “好的,欧阳哥哥。”

    霍岩栋道:“志远,我看了你们上午拍卖公路广告的转播,呵呵,办的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霍总,第一次办这种大型的经贸洽谈会,还没有经验,摸索着办。”

    霍岩栋笑道:“一个公路广告就能拍出一点六亿,很不错了。明天的十条街道广告的拍卖,将会更加火爆,价格绝对会超出你的想象。”

    欧阳志远笑道:“霍总,借您的吉言。”

    霍岩栋道:“我记得两年前,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来香港演出,能容纳十万人的香港彩虹广场,最后爆满,硬是挤满了十五万人,差点发生践踏事件,志远,你们的广场有多大?”

    欧阳志远忙道:“运河县古城门前的广场,能容纳二十万人。”

    霍岩栋笑道:“不错,志远,但仍要防止践踏的发生。”

    欧阳志远道:“好的,霍总,到时候,龙海的很多警力,都要调到运河县古城门前的广场,来维护治安。”

    说话间,车队进入了运河县,公路两旁的一块块电子广告牌和一座座巨大的拱形广告,在播放着广告。

    霍岩栋看着这些电子广告牌,笑道:“不错,这是谁出的主意,很有创意的。”

    欧阳志远道:“是燕京红都传媒做的广告。”

    霍岩栋道:“二百多万的广告费,值了,迈克尔、王欣怡、程琳琳,都是世界级的演员,这些人的粉丝,都是来自世界各地,广告效果身份的明显,呵呵,看来,明天的拍卖,绝对会火星四溅。”

    到了运河县城,欧阳志远亲自把霍岩栋和霍雨烟安排在魏寒梅的璀璨星河大酒店。

    总经理魏寒梅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谢谢欧阳县长。”

    魏寒梅说着话,她的眼圈红了。

    欧阳志远道:“我没来得极保护好你的父亲。”

    欧阳志远没来得及救出魏桂堂,魏桂堂最后还是被赵大山的人害死在监狱里。

    魏寒梅道:“欧阳县长,我还是要谢谢你,罪魁祸首郭文画跳了楼,这就是为我父亲报了仇。我弟弟魏传临被放了出来,洗清了我家贩毒的污点,归还了我们家的产业,这些都是您的功劳。”

    欧阳志远道:“虽然父亲没有贩毒,但石坝乡大堤,你父亲脱不了干系,你家的财产,只能归还了一部分,没有全部归还。”

    魏寒梅道:“我这已经很满足了,毕竟我父亲在石坝乡大堤建设中,还是犯了错,我以后,不会再走我父亲的老路,我要做一个正经守法的商人。”

    欧阳志远点头道:“魏总,你能有这种想法是很好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欧阳志远伸出了手。

    魏寒梅握住了志远的手道:“谢谢,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和魏寒梅说完话后,到霍岩栋和霍雨烟他们的房间看了一下。霍雨烟小丫头很久没出来了,不论看到什么都很兴奋。

    自己转着轮椅,笑个不停。

    在霍雨烟的房间里,欧阳志远仔细的给小丫头诊了脉。

    霍雨烟拉着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哥哥,我要尽快的站起来,练习走路,你再给我调调药方可以吗?求求你了,欧阳哥哥。”

    霍雨烟抱着欧阳志远的胳膊摇晃着,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满着祈求和渴望。

    欧阳志远心里一软,要是让小丫头尽快好起来,不只是调整药方,而且还要给她扎针。

    但是小丫头已经恢复的很好了,要是再让她光着娇躯,躺在温热的药液里扎针,这很难为情的。

    欧阳志远转脸看着霍岩栋。

    霍岩栋知道欧阳志远救治自己女儿的全部过程。

    那时候,欧阳志远在药液里给女儿扎针,女儿还处在昏迷之中,意识不清,全身如同骷髅一般。

    但现在要是再这样扎针,就有点不方便了,霍雨烟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再赤身**的扎针,雨烟会难为情的。

    霍岩栋在犹豫着。他看着女儿,又看着欧阳志远。他知道,欧阳志远是一位真正的正人君子,不会伤害女儿的。但女儿毕竟是一位大姑娘了。

    欧阳志远拍了拍霍雨烟的小脑袋道:“雨烟,还是慢慢的来吧,半年内,我保证你能正常的走路、跳舞。”

    霍雨烟摇晃着欧阳志远的胳膊道:“欧阳哥哥,半年的时间太长了,我会憋死的,求求你了,我要提前走路,求求你了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看着霍岩栋道:“雨烟,让你爸爸给你说救治你的过程吧,你是大姑娘了,应该有主张了,如果你同意,我是医生,可以给你修改药方,给你继续扎针,让你提前三个月走路。”

    欧阳志远说着话,走到了外面的房间。

    霍雨烟从欧阳志远的语气和爸爸的表情中,似乎明白了欧阳大哥怎样给自己扎针了。她的脸色一红,看着爸爸,小声道:“爸爸,欧阳哥哥是怎样救我的?”

    霍岩栋把女儿搂在了怀里道:“雨烟,你欧阳哥哥是一位正人君子,你当时已经没有意识了,瘦得好象骷髅,是你欧阳哥哥把你泡在了药液里,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给你扎针喂药,终于把你从死神的手里,救过来了。你现在要是让你欧阳哥哥改变药方,让你提前走路,还要把你泡在药液里,给你扎针,但你现在是大姑娘了,身体又恢复了很多,你欧阳哥哥怕你不放方便。”

    霍雨烟的脸色一红,她知道了,过去欧阳哥哥是怎样救了自己。

    欧阳哥哥竟然三天三夜没合眼,一直在救治自己,把自己从死神手里抢出来,这让霍雨烟十分的感动。

    但尽快走路的渴望,让霍雨烟的神情十分的坚定。

    霍雨烟看着父亲道:“爸爸,我不想在轮椅上多坐三个月。”

    霍岩栋看着女儿道:“雨烟,爸爸尊重你的选择。”

    雨烟点点头,小声道:“谢谢您,爸爸。”

    雨烟转着轮椅,来到外面的房间。

    欧阳志远看着霍雨烟坚定的神情,就知道,小丫头决定了。

    欧阳志远道:“晚上,我让你雨馨姐姐来帮忙。”

    霍雨烟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道:“我去配药,晚上八点我过来。”

    霍雨烟点了点头道:“我等你,欧阳哥哥。”

    欧阳志远走出了霍雨烟的房间,霍岩栋也走了出来。欧阳志远道:“我找个女朋友来帮忙。”

    欧阳志远刚说到这里,就看到陈雨馨走了过来。

    陈雨馨也住在璀璨星海大酒店。

    霍岩栋道:“志远,我相信你。”

    欧阳志远笑道:“正要说她,她就来了。”

    “雨馨,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欧阳志远一喊,陈雨馨走了过来,看到欧阳志远和一名气质不凡的男人站在一起,微笑着道:“志远。”

    欧阳志远道:“这位是香港富佳康老总霍岩栋,这位是红太阳集团的老总陈雨馨。”

    陈雨馨一听对方竟然是香港最大的电子集团富佳康老总霍岩栋,连忙伸出手道:“您好,霍总。”

    霍岩栋也知道中国的红太阳集团,他伸出手握住了陈雨馨的手道:“想不到红太阳集团的老总这样年轻漂亮。”

    欧阳志远道:“陈总是我的朋友,晚上,我让陈总过来帮忙,给雨烟扎针。”欧阳志远把霍雨烟的情况说了一遍。

    陈雨馨道:“好的,志远,晚上我过来。”

    欧阳志远回到县政府,走进黄晓丽的办公室,把今天的工作向黄晓丽汇报了一遍。

    黄晓丽听说来了这么多的投资商,也是很高兴,她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辛苦了。”

    欧阳志远道:“明天的拍卖肯定会很火爆的。”

    黄晓丽道:“今天拍卖了一点六亿,真是想不到,志远,是不是我们的思维落后了?我们怎么没有想到拍卖广告这一块?”

    欧阳志远笑道:“晓丽,隔行如隔山,就是再聪明的人,也不会面面俱到的。”

    黄晓丽笑道:“还是你聪明,竟然能想到聘请燕京红都传媒来策划这次演出,还有你的医术,竟然能免费请到冰点乐队和迈克尔。”

    欧阳志远笑道:“这些事都是碰巧了,纯粹巧合。”

    秘书赵小云敲门进来道:“黄书记,欧阳县长,惠瑞尔集团总裁惠瑞尔和罗伯特来拜访。”

    黄晓丽和欧阳志远都站了起来,黄晓丽道:“把客人带到贵宾厅吧。”

    “好的,黄书记。”

    欧阳志远道:“惠瑞尔和我合作的十五个亿,难道敲定了?”

    黄晓丽道:“就是你出药方和工艺,对方出资金的中药抗癌的项目?”

    欧阳志远点头道:“惠瑞尔之所以投资十五个亿,他的目的不在于此,而是在于生肌膏和养颜美容膏。”

    黄晓丽道:“生肌膏已经被军方买断,养颜美容膏不能和任何人合作,看来,惠瑞尔的算盘还是要落空的。”

    欧阳志远道:“其实,中药抗癌,也是有很大的利润的。一个人得了癌症,本来还有两年的生命,用中药,还可以多活两年,但是,如果用西药化疗再放疗,也就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黄晓丽道:“为什么?”

    欧阳志远道:“化疗和放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对人体危害极大,严重的破坏人的免疫力,让人的免疫力,几乎为零,化疗和放疗完了,人也死了。很多医院都在发癌症病人的财,很多癌症患者,为了多活几天,都拼命地要医生用好药、进口药和名贵的药,结果,一年后,人死了,钱也没有了。”

    黄晓丽道:“那是不良医生的所为,我相信,还是有很多好的医生的。”

    欧阳志远道:“用中药抗癌,虽然不能完全治好癌症,但可以提高人的抵抗力,延长人的生命力,我相信,惠瑞尔投资这十五个亿,很快就会赚回来的。”

    两人说着话,黄晓丽在前,欧阳志远在后,走进了县委接待客人的贵宾厅。

    惠瑞尔和罗伯特参观了运河县的新经济开发区,他们在工业园的制药区域,选择了一块地势最好的位置。

    惠瑞尔知道,欧阳志远在南州看好了富佳康集团老总霍岩栋的女儿,霍雨烟的白血病,这让惠瑞尔对欧阳志远的中药,更加有了信心。十五个亿,对惠瑞尔集团,不算钱。

    惠瑞尔和罗伯特打算,尽快签约,进行基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