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身世之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八章身世之谜

    当马加山知道,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他的心里有点后悔了,自己书有点鲁莽了。但是,欧阳志远今天给他的屈辱,让他恨得要死。

    自己的父亲父亲马传喜,可是发改委的副主任,自己并不怕欧阳志远。嘿嘿,欧阳志远,你等着,如果有一天,你落在老子的手底下,老子弄死你。

    马加山的心里虽然恨得欧阳志远要死,但他微笑着走向欧阳志远,看着萧眉和欧阳志远道:“呵呵,志远,咱是不打不相识,你的身手真好,萧总也到了。”

    马加山认识萧眉。

    欧阳志远一看马加山终于服软,找了台阶自己下了,欧阳志远也不想太过分,今天是表哥招待客人的日子,自己不能老是惹麻烦,他笑道:“马市长的身手真好,看样子,你在部队呆过,铁砂掌练到八层火候了。”

    马加山一愣,欧阳志远的眼睛真毒,竟然能看出来,自己在部队呆过,自己的铁砂掌,确实练到第八层了,这狗日的是怎么看出来的?

    马加山笑道:“再厉害,还是打不过你呀。”

    萧眉笑道:“马哥和志远交流了?志远年轻,你可不能欺负你弟弟。”

    马加山笑道:“我可不敢欺负志远。”

    萧秋鹏笑道:“算了,都是自家兄弟,酒会开始了,咱们坐一会。”

    说话间,水果酒菜和红酒,已经上齐,大家纷纷找到位置坐好。

    萧眉看着哥哥笑道:“哥哥,什么时候,把嫂子带过来呀,咱爸爸和妈妈都着急了。”

    萧秋鹏笑道:“能带回来的时候,我就带回来,小丫头。不要你替我着急。”

    萧眉笑道:“我怎么不着急?咱爸爸妈妈都急着抱孙子呢。”

    萧秋鹏笑道:“快了。”

    秦萌萌笑道:“萧大哥要是没有对象,我在京城给你找个如何?保证是燕京世家的小姐。”

    萧秋鹏笑道:“好呀,萌萌,我等着,呵呵。”

    欧阳志远猛然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气,在很远的地方爆射而来,这杀气特别的浓烈,带着愤恨,带着怨毒,如同毒蛇一般,让自己毛骨悚然。

    欧阳志远不动声色的转脸一看,他看到了一双诡异怨毒的眼睛。

    郭霄鹏!

    在很远的一张桌子旁,已经跳楼的郭文画的儿子,郭霄鹏正在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

    郭霄鹏的目光一闪,眼里的怨毒和杀气,消失的无影无踪,相反,出现了一种深邃智慧让人迷恋的柔情。

    欧阳志远知道,郭霄鹏把他父亲的死,肯定算在了自己的头上。

    欧阳志远一看,郭霄鹏旁边,竟然坐着霍天成的女儿霍英琼和霍英杰。

    今天霍英琼和霍英杰两人打扮的很是漂亮,霍英杰的英气逼人,霍英琼风姿卓越,高贵典雅,都给人惊艳的感觉。

    郭霄鹏在殷勤的给霍英琼倒酒。欧阳志远心中一动,郭霄鹏不会在追霍英琼吧?

    霍老的孙女,可不能让郭霄鹏追到手。

    欧阳志远收回目光,秦萌萌已经和王展辉滑进了舞池,在翩翩起舞。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轻声道:“志远,郭霄鹏在恨你,你小心点。”

    欧阳志远握住萧眉的手笑道:“放心,眉儿,我没把郭霄鹏放在眼里。”

    萧眉笑道:“郭霄鹏再追霍英琼。”

    欧阳志远笑道:“霍英琼是什么身份?燕京霍家霍老的孙女,郭霄鹏又是什么身份?一个畏罪自杀贪污犯的儿子,两人的身份相差太远。”

    萧眉笑道:“缘份这东西,可不能讲门当户对,感情是控制不住的。”

    欧阳志远笑道:“来,眉儿,咱们跳舞。”

    欧阳志远搂住眉儿的纤纤细腰,两人如同蝴蝶,滑进了舞池。

    欧阳志远一边跳舞,一边观察郭霄鹏和霍英琼。果然,郭霄鹏对霍英琼很殷勤,霍英琼虽然没有眉目含情,但一脸的娇羞,说明了这小丫头,有点心动。

    嘿嘿,建一座水电站,竟然想追霍英琼,真是异想天开。

    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的舞,跳的极好,配合默契,男的玉树临风,风流潇洒,女的高贵妩媚,风姿卓越。不一会,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就成为舞会的焦点。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

    两人如同一对蝴蝶,跳的行云流水,配合的天衣无缝,心灵相通。

    正在喝着红酒的霍英琼一下看到欧阳志远,她的眼睛猛然一亮,一抹惊喜在眼里闪烁。

    郭霄鹏原来对霍英琼没有什么想法,但当他父亲从楼上跳下来的那一刹那,他知道,自己依靠的大山轰然倒塌了,他知道,自己的仇人欧阳志远的背景很深,一个省委书记萧远山,自己就对付不了,何况欧阳志远背后,还有秦副总理?当他那天看到霍英琼的瞬间,他心里就有了一个龌龊的主意,自己要重新找到一座靠山,才能报仇。

    从那天开始,他就对霍英琼发动了攻势。

    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霍英琼的心里早就有了人。这人就是欧阳志远。当霍英琼在傅山工地见到欧阳志远的刹那间,她就被欧阳志远玉树临风的深邃气质所吸引。

    但是,霍英琼的性格文静内向和妹妹霍英杰截然相反,她一直把这份喜欢,深深的埋在心底。当她知道,欧阳志远和萧眉在谈恋爱的时候,霍英琼如同受伤的小兔子,立刻把自己密封起来,全心投入傅山工地之中。

    现在郭霄鹏在对自己发动攻势,但霍英琼的心里,忘不了欧阳志远。当他看到欧阳志远出现在舞厅的时候,她的心在颤抖。

    欧阳大哥,你还好吗?

    自从欧阳志远看到了郭霄鹏的杀人怨毒的毒蛇眼神,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和郭霄鹏之间的仇恨,已经解不开了,绝对是你死我活。

    欧阳志远根本不知道,郭霄鹏已经暗暗地控制住了龙海市沙子石子的销售渠道,随时可以对欧阳志远的开发区建设发动攻击。

    一曲终了,欧阳志远环着萧眉回到座位上,欧阳志远小声道:“眉儿,我一会去找霍英琼跳舞。”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要刺激郭霄鹏?”

    欧阳志远笑道:“和郭霄鹏的仇恨,已经是水火不容,他想找到新的靠山,但我绝不允许他利用我的朋友的女儿。”

    萧眉笑道:“你小心点,刚才郭霄鹏的眼神,能杀了你。”

    欧阳志远笑道:“能杀我的人,还没有出生。”

    欧阳志远笑着,端起了一杯红酒,走向霍英琼和霍英杰。

    霍英琼和霍英杰两人一直在注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生情调皮的霍英杰站起身来笑道:“欧阳大哥,你刚才和眉姐姐跳的真好,我请你跳一支舞好吗?”

    欧阳志远笑道:“当然可以,英杰。”

    欧阳志远走过来笑道:“郭总,英琼,您们好。”

    郭霄鹏举了举酒杯笑道:“欧阳县长,你好。”

    他的眼光清澈透明深邃,没有一点的怨毒和杀气,就象他的父亲不曾跳楼一样。

    霍英琼站起来,微笑道:“你好,志远,很久没见了,你还好吗?”

    霍英琼的眼里闪烁着亮光。欧阳志远笑道:“我很好,英琼,上次到春江水库,没看到你。”

    “呵呵,那次我有事不在,我听英杰说了。”

    霍英琼的内心,开始跳动。

    音乐响起了,欧阳志远向霍英杰做了个邀请的姿势,生性豪爽的霍英杰小丫头,早已握住了欧阳致远的手,滑进了舞池。

    这是一首热情奔放的曲子,正适合霍英杰的性格。

    霍英杰的性格和韩月瑶有点相似,两人都是豪爽干练。今天,霍英杰穿了一身火红的晚礼服,如同一丛燃烧的火焰,围绕在欧阳志远身旁,热情奔放。

    欧阳志远英俊潇洒,两人配合的和萧眉一样熟练,只是风格截然不同。欧阳志远和萧眉,一个小鸟依人,一个伟岸如山。而和霍英杰配合,测一个热情似火,另一个刚健有力,节奏快捷。

    不一会,两人再次成为舞场的焦点。人们都一起鼓掌喝彩。

    霍英杰小丫头兴奋地琼鼻上微现晶莹的汗滴,但一双火热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神采。

    霍英琼看着妹妹和志远的舞姿,心里平然心动。

    郭霄鹏邀请霍英琼跳舞,两人滑进了舞池。但霍英琼的眼睛老是瞟向自己的妹妹。

    郭霄鹏笑道:“英杰的舞跳得不错。

    霍英琼笑道:“妹妹的性格,正好适合这首舞曲。

    当一曲终了,欧阳志远和霍英杰旋转着来到桌子旁。霍英杰看着过来的姐姐笑道:“姐姐,和欧阳大哥跳舞的感觉真好,下一支曲子,你和欧阳大哥跳。”

    欧阳志远笑道:“是英杰你跳得好。”

    霍英琼疼爱的拿出一张纸巾,擦去妹妹鼻子上的汗珠笑道:“这个节奏太快了。”

    郭霄鹏笑道:“英杰和欧阳县长跳得不错。”

    几个人喝了一点红酒,舞曲再次响起来,是蓝色的多瑙河。

    欧阳志远看着霍英琼,做了个潇洒的邀请姿势。霍英琼脸色一红,放下酒杯,把白皙的玉手放进欧阳志远的手里。

    欧阳志远微微一笑,握住了霍英琼的小手,另一只手环在了霍英琼的纤纤细腰上。

    欧阳志远的手刚一落在了霍英琼的后腰,郭霄鹏的瞳孔骤然爆缩,一抹怨毒再次一闪。

    霍英琼的舞姿极美,如同微风中的一颗翠竹,文静而知性,在舒缓的蓝色多瑙河中迎风摇曳,欧阳志远就像翠竹旁的一块巨大的山岩,给人一种沉稳的坚定。

    这两人的舞姿,又和欧阳志远和萧眉在一起跳的完全不同。萧眉的舞姿,高贵典雅,带着柔情妩媚,小鸟依人。而霍英琼的舞姿,文静而知性,就像春江花月夜中,月下的一棵雨后的翠竹,在雾蒙蒙的月色中,摇曳起舞,骨子里透出一种高不可攀的圣洁。

    蓝色多瑙河的舒缓宁静,让两人配合的更是如同一支小夜曲一般,在人们的心灵之处流淌。

    霍英琼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内心狂跳,脸色带着一抹娇艳。欧阳志远的胸怀如同月夜下的港湾,温暖宁静,让人陶醉。这就是男人的温暖怀抱吗?

    霍英琼感到了欧阳志远放在自己后腰,那只大手上的炽热,是那样的让自己迷醉温馨。

    自己的一生中,能有一次这种陶醉,此生足也。

    两人舒缓漂亮的舞姿,再次把舞会引向高和潮。

    人们想不到,两人的舞姿,竟然让人感到心灵上,是那样的宁静舒缓,如同一首小夜曲一般,让人迷醉。

    看到两人配合的是那样的完美,霍英琼的眼里,是那样的迷醉,郭霄鹏眼里的杀机,更加浓烈诡异。

    狗日的欧阳志远,你有了萧眉,还想和老子抢霍英琼吗?老子一定宰了你。

    霍英杰正看着姐姐和欧阳大哥跳舞,猛然感到一阵寒冷,回头一看,她看到了郭霄鹏的双眼,如同毒蛇一般,带着浓烈的杀机,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姐姐和欧阳志远。

    郭霄鹏的这种阴森的眼神吓了霍英杰一跳,她一声惊呼。

    郭霄鹏的眼神一闪,刹那间变得清澈透明。

    霍英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的眼神能变化的这样快吗?人的眼神,能这样的吓人吗?

    郭霄鹏笑道:“怎么了,英杰?”

    霍英杰摇摇头道:“郭大哥,刚才你的眼神好可怕。”

    郭霄鹏笑道:“呵呵,你看花了眼。”郭霄鹏知道,自己大意了。

    舞曲终了,欧阳志远拉着霍英琼的小手走了过来,他趴在霍英琼的白皙的耳边道:“小心郭霄鹏。”

    霍英琼下意识的点点头,小声道:“志远,我知道。”

    霍英杰看着姐姐和欧阳志远笑道:“姐姐和欧阳大哥,配合的真好,舞姿优美极了。”

    霍英琼笑道:“是欧阳大哥跳的好。”

    霍英杰笑道:“走,姐姐,咱们和萧眉姐姐说说话。”

    霍英琼道:“好的,郭大哥,我们去那边。”

    郭霄鹏微笑道:“去吧。我等你们。”

    霍英杰拉着姐姐,走向萧眉的位置。欧阳志远没有看郭霄鹏,跟在霍英琼和霍英杰后面,走了过来。

    萧眉看着霍英琼和霍英杰走了过来,连忙站起来笑道:“英琼、英杰。你们跳的真不错。”

    霍英杰笑嘻嘻的抱着萧眉的胳膊笑道:“还是眉姐姐跳的好。”

    霍英琼微笑着道:“萧眉,你好。”

    萧眉拉着霍英琼的手道:“英琼,你越来越漂亮了。”

    霍英琼笑道:“眉姐姐才漂亮,我们都在使用你们的美容膏,效果不错。”

    女人在一起永远的话题,就是化妆品和衣服。

    这时候,秦剑带着几个男人走过来笑道:“志远,萧眉,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秦剑指着一位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道:“志远,这位是泰兴市市长陈国良。国良,这位是我给你说的表弟欧阳志远,运河县的县长。”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是泰兴市的市长陈国良,连忙伸出手道:“您好,陈市长。”

    泰兴市是山南省最大的旅游城市,境内的泰兴山,是全国和世界上风景最著名的山脉,更是中国六大道教发源圣地之一,山顶上的绚丽磅礴的日出和神秘的七彩道光,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

    陈国良和秦剑是很好的朋友,欧阳志远的背景,秦剑已经给他说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秦剑的表弟,也就是秦副总理的外孙。23岁就做到县级的年轻干部,前途无量呀。自己在二十三岁的时候,才刚刚混到科级。

    陈国良连忙握住欧阳志远的手笑道:“志远,不要叫我陈市长,我和你表哥书好朋友,我比你大,以后叫我陈哥就行了。”

    欧阳志远笑道:“陈哥,你好。”

    萧眉笑道:“秦剑表哥,我认识陈市长。”萧眉说着话,伸出了手。

    陈国良握住了萧眉的手笑道:“是呀,我和萧总早就认识了,萧总越来越漂亮了。”

    秦剑笑道:“呵呵,你们认识了,你看,我可不知道你们认识。”

    众人正在说话间,外面几个人簇拥着一位魁梧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秦剑一看,神色一变,连忙快速走过去,老远就伸出了手道:“霍叔叔,您好,您怎么有时间来了?”

    欧阳志远一看,他笑了,来人竟然是霍老的二儿子,霍英琼和霍英杰的二伯,霍天武。

    霍天武笑道:“秦剑,我正巧路过龙海,听说你的酒厂,明天开业,我就赶过来,提前来给你祝贺。”

    秦剑笑道:“谢谢您,霍叔叔,您太客气了。”

    霍英琼和霍英杰早就跑了过去,两个丫头,一边一个,抱住了叔叔的胳膊,笑着道:“二伯,您来了。”

    霍天武看着自己的两个侄女,笑着道:“英琼、英杰,你们好。”

    远处的郭霄鹏是第一次见到霍天武,霍天武是霍英琼的伯父,燕京霍老的二儿子,自己要追霍英琼,当然要认识一下霍天武了。郭霄鹏快步走过来,来到霍天武旁边,笑着看着霍英琼道:“英琼,这位是霍伯父吧。”

    霍英琼点点头道:“是我二伯父。”

    霍天武看到这个陌生年轻男子和自己的侄女说话,称呼自己为二伯父,但自己的侄女没有单独介绍,霍天武只是点点头。

    欧阳志远看到郭霄鹏也来凑热闹,心里很鄙视他,志远一步跨过来,笑道:“霍总,您好。”

    郭霄鹏一看欧阳志远走过来,竟然称呼霍天武为霍总,心里顿时冷笑不已。自己称呼对方为霍伯父,人家只是点点头,你个王八蛋,不知死活的称呼人家为霍总,霍天武更不理你。拍马屁,别拍到马蹄子上面去了。

    现场很多人都知道霍天武是燕京霍老的儿子,他们都围了过来,想和霍天武说上一句话。但霍天武根本不看他们,他猛然看到了欧阳志远,不由的笑着走向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也在这里,呵呵,我听说你一个人干掉了龙海市的市长郭文画,当了县长了,真是不错。”

    欧阳志远一把握住了霍天武伸过来的手笑道:“霍总,这都是传言,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整个龙海市人民的力量。”

    霍天都的这句话,让郭霄鹏的脸色煞白,心脏在抽动,在滴血,他脸上的肌肉,猛烈地抽动着,他狠狠的怨毒瞪了欧阳志远一眼,看了一眼霍天武,退到了一旁。

    他恶毒的从人缝里看着漂亮的霍英琼,咽了一口唾液,在心里骂道:狗日的霍天武,你竟然这样说我的父亲,老子一定找机会,先干了你的侄女霍英琼,生米做成了熟饭,怀上老子的种,我看你怎么办。

    很多人看到霍天武对欧阳志远这样熟悉亲切,都露出了嫉妒的眼神。

    任何人能攀上燕京的霍家,仕途都会一帆风顺的。

    湖西市市长马加山看到,欧阳志远竟然认识霍天武,这让他的心里,更加妒忌。

    泰兴市的陈国良一看霍天武对待欧阳志远这样亲切,他对欧阳志远更加高看了一眼。

    霍天武笑道:“呵呵,你别谦虚了。”

    霍天武猛然看到了萧眉,他不由得一愣,紧接着,眼睛露出极度震惊的神情。我的天哪,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象自己的嫂子?

    欧阳志远一看霍天武这样看萧眉,欧阳志远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自己的眉儿长得很像霍老的大儿媳李卫红。当时自己在霍老家看到那张老照片的时候,也曾经很震惊。

    萧眉猛然看到这个叫霍天武,霍老的儿子,死死地盯自己,萧眉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瞪了霍天武一眼,伸手拉住欧阳志远的手,依偎在欧阳志远的身旁。

    霍天武发觉自己失态了,他连忙回过神来,看到这个和自己大嫂长得很像的女孩子,竟然依偎在欧阳志远的身旁,顿时纳闷不已,心道,欧阳志远不是和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女儿陈雨馨谈恋爱吗?怎么又和这位女孩子在一起?他笑道:“志远,这位漂亮的女孩子是谁?”

    欧阳志远也想起来,霍天武曾经在江南省省委书记陈浩然家里见过自己和陈雨馨。

    欧阳志远一使眼色笑道:“霍总,这是省委萧书记的女儿萧眉,我的未婚妻。”

    霍天武一听,心道,好小子,真花心呀,又挂了一个省委书记的女儿,真厉害。

    霍天武当然不会说破,他笑道:“走,志远,陪我喝一杯酒。”

    秦剑连忙把霍天武带到一个没有人动过的桌子旁,让霍天武坐在了上首。自己和欧阳志远左右相陪,霍英琼、霍英杰、萧眉、秦萌萌、王诗茹坐在了旁边。

    欧阳志远笑道:“霍总,咱不喝红酒,喝玉春露如何?”

    霍天武一听欧阳志远说要喝玉春露,眼睛一亮,笑道:“好,就喝玉春露,对了,我一会就走,给我带一箱子玉春露。”

    欧阳志远笑道:“我送你两箱,带给霍老吧。”

    霍天武笑道:“好,我父亲前一阵子还念到你,呵呵,志远呀,有时间到燕京看看我父亲。”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高考完了,我带妹妹到燕京去看外公,我一定去拜访霍老。”

    在场所有的人都感到极度的震惊,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和燕京的霍老这样熟悉,这怎么可能呀?欧阳志远这样年轻。

    欧阳志远手下的人拎来三箱子玉春露,欧阳志远打开一箱道:“这箱子咱喝,那两箱子你带走。”

    欧阳志远给霍天武和秦剑倒满了玉春露。三人举起了酒杯,欧阳志远道:“在这里,我祝霍老健康长寿。”

    霍天武笑道:“志远,谢谢。”

    霍天武看着秦剑道:“我祝秦剑的生意,越做越好。”

    秦剑忙道:“谢谢霍叔叔。”

    三个人碰了一杯,各自一饮而尽。

    霍天武站了起来道:“志远送我一下,秦剑,你们继续。”

    霍天武一把抓欧阳志远的手,霍天武手下簇拥着他们走出贵宾大厅。

    秦剑知道霍天武的性格,他连忙站起来道:“霍叔叔走好。”

    霍英杰和霍英琼连忙道;“伯父走好。”

    欧阳志远的手下工作人员,把两箱子玉春露拿到了霍天武车队。

    欧阳志远和霍天武进了一辆高级防弹车里,霍天武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说实话,萧眉是萧远山的亲女儿吗?”

    欧阳志远道:“霍总,您为什么这样问?”

    霍天武道:“三十年前,我大哥大嫂刚结婚,我们全家就受到了红卫兵的猛烈冲击,整个家庭,四分五裂,我父母被送到大西北劳动改造,我大哥和大嫂到大西北去寻找我父亲和母亲,竟然失踪,从此,永远失去了联系。我父亲被平反后,我们多次寻找我大哥大嫂,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到音讯,志远,萧眉长得极像我大嫂,简直就是我大嫂的翻版,你说,萧眉会是我的侄女吗?”

    欧阳志远道:“霍总,这事我也不知道,萧书记又没说。”

    霍天武开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不是和陈雨馨谈谈恋爱吗?怎么?萧眉又是你的未婚妻?”

    欧阳志远笑道:“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想把陈雨馨嫁给别人,陈雨馨不愿意,她就让我帮忙,让我装扮她的男朋友,搅了那桩婚事,呵呵,霍总,你可不要乱说,呵呵,眉儿才是我的未婚妻。”

    霍天武笑道:“萧眉要是我的亲侄女,你不就是我的侄女婿?”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你家里也看到过你大哥大嫂的照片,呵呵,当时我也很震动,是太像了,但这件事,你要亲自去问萧书记,就会明白了.如果是人家亲生的,就算了,如果不是亲生的,就有可能是,但是,萧眉的身世,你绝不能不通过我,先给萧眉说,免得眉儿受打击。”

    霍天武道:“我答应你,我这就去南州。”

    欧阳志远走下霍天武的防弹车笑道:“你的猜想,但愿不是真的,免得我的眉儿伤心。我不想让萧眉受到任何的伤害。”

    霍天武点点头道:“志远,我明白。”

    霍天武走了,他要赶到南州去探明真相。欧阳志远知道,如果是真的,眉儿能接受吗?眉儿已经受到过一次伤害了,决不能再被伤害。

    霍天武在车上,给父亲拨了一个电话。

    霍老在看晚间新闻,看晚间新闻,是他每晚的必须课程。

    电话铃响了,他一看是儿子天武的号码,霍老按下接听键。

    “爸爸,我是天武。”

    霍老道:“天武,什么事?”

    霍天武道:“爸爸,我今天参加秦剑的晚宴,看到了一个人。”

    霍老道:“看到了什么样的人?”

    霍天武道:“爸爸,我看到了,一个长的和大嫂年轻时候,一摸一样的人。”

    “你说什么?”霍老一听,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手一哆嗦,电话差点掉到地上。

    霍天武道:“一个和大嫂年轻时候一摸一样的人。”

    霍老急切的道:“是谁?在哪里见到的?快告诉我。”

    就是霍老这样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呼吸也变得急切起来。

    最近,他更急切的思念自己的大儿子霍建国和儿媳李卫红。他有时还梦到自己的儿子。儿子在喊着自己爸爸。一句又一句的喊,喊得自己在滴血。

    霍天武道:“在山南省龙海市傅山县,秦剑的晚宴上。”

    霍老一听,忙道:“那个地方,是欧阳志远原来工作的地方。”

    霍天武道:“是的,爸爸,志远现在调到运河县当县长了。”

    霍老一听欧阳志远当县长了,笑道:“这个臭小子,不错,当县长了。”

    霍天武道:“爸爸,我见到的这个人,还和志远有很大的关系。”

    霍老道:“和志远有关系?是什么关系?”

    霍天武道:“爸爸,这个女孩子,是志远的未婚妻。”

    霍老一听,顿时很惊奇的道:“志远的未婚妻?这女孩子的父母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霍天武道:“女孩子的名字叫萧眉,她的父亲是山南省省委书记萧远山。”

    “萧远山!”

    霍老知道这个人,是一位很有领导才能的省委书记。

    霍天武道:“爸爸,我正在赶往山南省的南州,我当面问问萧书记,萧眉是否是他们亲生的女儿。”

    霍老点点头道:“口气委婉点,要尊重人家的**。”

    霍天武道:“我知道,爸爸,你等我电话。”

    霍老轻声道:“路上小心,注意安全。”

    霍天武道:“我知道,爸爸。”

    霍老挂上电话。

    他关上了电视,他的内心有种不安的感觉,有点心神不宁。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还在吗?萧眉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孙女?

    ……………………………………………………………………………………………………………………

    晚宴结束的时候,众人各自回房休息。

    欧阳志远准备把经济开发区的变电所和铺设电缆的工程,仍旧交给霍英琼的天城集团。

    傅山县新工业园的供电工程,霍英琼他们做的又快有好。

    今天天色已晚,欧阳志远和萧眉没住大酒店,他们回到傅山中药厂的家。

    天信药业集团的新厂房已经建好,所有的设备正在最后的安装调试,很快也会投产。

    两人先参观了新厂房,总经理王福齐带领管理层的人员陪同参观。

    很晚的时候,两人才回到住处。

    欧阳志远脑海里老是响起霍天武的声音,难道眉儿真的不是萧远山的亲生女儿?萧远山对待萧眉还可以,但魏海娟对萧眉就不行了。

    当初,魏海娟逼迫萧眉嫁给楚浩南,致使萧眉离家出走,林志远客死异乡,致使萧眉和魏海娟母女反目。如果自己的外公不是副总理,魏海娟绝对不会答应眉儿嫁给自己。

    欧阳志远看着萧眉,有点愣神。

    萧眉娇嗔的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小坏蛋,看直眼了,不认识了吗?”

    欧阳志远回过神来笑道:“认识,我的眉儿,我永远看不够。”

    萧眉妩媚的笑道:“小坏蛋的嘴真甜,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目的呀?”

    欧阳志远的呼吸一窒,一把揽住眉儿的细腰,笑嘻嘻的道:“眉儿,洗澡去。”

    萧眉亲了一下欧阳志远道:“去吧,小坏蛋,你先洗。”

    欧阳志远猛的抱起萧眉笑嘻嘻的道:“走,一块洗。”

    “不,你不老实。”

    “我哪里不老实了?”

    “有个地方不老实,不听话。”

    “是不是这个地方呀?”欧阳志远猛的拿住眉儿的小手,按在了自己……。

    “啊!”

    萧眉顿时面红耳赤,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连忙闭上眼,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志远的脖子。

    “呵呵,眉儿,咱们一块洗吧。”

    欧阳志远抱着萧眉,走进了浴室。萧眉红着脸,闭上了漂亮的眼睛。

    欧阳志远笑道:“我给你脱衣服。”

    萧眉闭着眼,娇躯有点颤抖,点着头,又摇摇头

    欧阳志远对着眉儿白皙细腻的后背吹了一口气,拉开了拉链。白色的晚礼服轻轻的滑落,露出了眉儿圆润的双肩,精致的锁骨,饱满的坚挺紫色胸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