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不知死活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七章不知死活

    陈嘉禾这人,城府极深,头脑灵活,王广忠在位的时候,他紧紧地跟在王广忠身后。在精神病医院的事件中,他虽然是王广忠的人,但仍旧收到了党内警告的处分,他的心里,一直对欧阳致远耿耿于怀,甚至有点恨欧阳志远多管闲事。但他和欧阳志远是同学,城府极深的他,并没有把恨意表达出来,而是深深地藏在心里,准备寻找机会报复欧阳志远。

    但是,现在欧阳志远升任县长,他暗暗地为自己捏了一把汗,但更为自己决策而高兴,庆幸自己没对欧阳志远下手。

    现在,自己绝不会放过和欧阳志远同学这层关系的,他要借助这位层关系,让自己的位置在上升一步。

    陈嘉禾负责运河县的卫生、教育和旅游,陈雨馨的投资项目,属于他的管理范畴。

    通过观察,他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红太阳集团的陈雨馨,和欧阳志远的关系不一般。因此,陈雨馨的投资项目,他非常的上心。

    但他知道,卫生、教育和旅游,这些项目,都不如主管工业和农业的县长受到重视,他想接过工业或者农业的这一块。

    他向欧阳志远汇报完之后,笑道:“欧阳县长,我是山南工业大学毕业的,对工业这块,很熟悉,我想把咱运河县的工业这一块接过来,你看行吗。”

    欧阳志远一直比较欣赏陈嘉禾的头脑,他终于明白陈嘉禾今天来的目的。

    现在运河县的工业和农业这两块县长的位置空下来了,他正想调整一下。让陈嘉禾负责工业也可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嘉禾,我和黄书记商量一下再确定,我想,大概没有问题,不过,红太阳集团的投资,你先抓紧点,我们要尽快的让古运河城大放异彩,提前对外开放。”

    陈嘉禾一听欧阳志远的口气,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只要自己能主管运河县的工业,换届的时候,自己就可以更能上升一个新的台阶。

    陈嘉禾连忙道:“欧阳县长,谢谢你,我一定要抓好红太阳集团的项目,你放心吧。

    下班的时候,欧阳志远走向县委办公大楼。

    刚到县委大楼,就看道黄晓丽的秘书赵小云。

    黄晓丽当上了县委书记,她仍旧让赵小云做自己的秘书。

    赵小云连忙道:“您好,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黄书记在吗?”

    赵小云道:“黄县长正在和几位副书记开会,会议就快结束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我等一会,我想向黄书记汇报一下工作。”

    欧阳志远的话音刚落,姚万明、钟继伟副书记就走了出来。

    “欧阳县长。”

    两人连忙向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笑道:“姚书记、钟书记您们好。”

    欧阳志远给姚万明的父亲姚志国看过病,姚万明早就站在了欧阳志远这边来了。

    赵小云走进黄晓丽的办公室道:“黄书记,欧阳县长来了。”

    黄晓丽道:“请他进来。”

    欧阳志远走进了黄晓丽的办公室。

    “黄书记,我来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

    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赵小云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退了出去。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看了好一会,才道:“志远,这几天我都想问你,王广忠和郭文画之间,到底怎么了?你是怎样破了这件案子的?”

    黄晓丽根本想不到龙海市和运河县的官场,刹那间就变化的这么快。王广忠被杀,市长郭文画跳楼,十几名官员被捕。就连欧阳志远极其看好的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竟然是郭文画埋藏的内奸,这让黄晓丽一时适应不过来。

    这些风云变幻,简直就是惊心动魄。

    虽然黄晓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缘由,但她一直想知道事情的具体细节。这几天欧阳志远和自己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在一起说话。

    欧阳志远握住了黄晓丽的手道:“我给你细细的说。”

    黄晓丽脸色一红,抽出了手道:“赵小云在外面。”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外面,小声道:“没事,这丫头在外面正忙着。”

    欧阳志远喝了一口水道:“当初查出来水坝乡的大堤是豆腐渣工程的时候,我就怀疑,建造大坝的两个亿,佳腾集团老总魏桂堂,一个人不敢独自吞下这两个亿,他的背后,肯定有人,这人的位置绝对不低。当梁夫中跳楼后,我就知道,梁夫中是个替死鬼,被后一定隐藏着极大地秘密。傅山县老工业园,造价投资十几个亿,我仔细的算了一下,实际造价,也就五六亿,也就是说有五六个亿被人私吞。当年建设傅山工业园,是赵宗亿和佳腾集团的魏桂堂。赵宗亿和赵丰年都被人杀人灭口,知道傅山工业园秘密的就有魏桂堂和梁夫中。有人为了灭口,借着毒品案子,诬陷了佳腾集团是的魏桂堂。而搜查魏桂堂家的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薛兆国和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他们在魏桂堂家里搜出了毒品,他们趁机抓起来魏桂堂。我通过分析,毒品绝对不是魏桂堂的。我又想到,我多次遭到人的暗杀,都和公安局的人有关,我就开始怀疑市公安局。让魏桂堂入狱的的市公安局和市委书记周书记。周书记让魏桂堂入狱,是为了打击党组书记魏振伦,市公安局让魏桂堂入狱的目的是什么?这时候,我见到了魏桂堂的女儿魏寒梅。魏寒梅说,自己的父亲被人陷害,他绝不会贩毒。我决心查明真相。我在一天夜里,潜伏进了龙海拘留所,见到了魏桂堂,但他什么都不敢说,有人拿着他的儿子和女儿的性命,威胁他。他不说,我只有另想办法。正巧,周书记要我和他一起到南州要省政府下拨新开发区的资金。而梁夫中的老婆王燕和儿子梁建,就在南州血液病医院治疗白血病,我趁机见到了他们。这时候的梁建,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我救了他,但有条件,我让王燕说出来梁夫中的死因。梁建就是王燕的希望和生命,王燕为了儿子的生命,她交给了我一把中国银行的储物密码钥匙。中国银行里的东西,是梁夫中在跳楼之前留下的。

    我回道运河县,立刻开车到中国银行去取梁夫中的东西,当我取出来东西后,对方派人立刻暗杀我,被我打败。我在银行里取出来的是一盘磁带,我在越野车里听到了磁带的内容,里面全是梁夫中贿赂官员的录音。里面就有梁夫中贿赂王广忠一个亿的录音。梁夫中在贿赂每一位官员的时候,他都偷偷地录了音。对方在我的越野车里,放了窃听器和炸弹,我发觉了,冲了出来,越野车被炸得粉碎。“

    黄晓丽听的惊心动魄,当他听到越野车里有炸弹的时候,黄晓丽一把攥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拍了拍黄晓丽,让她放松。

    欧阳志远继续道:“我知道,对方想杀我灭口,肯定会杀王广忠和魏桂堂灭口的。我立刻赶往王广忠的办公室,但还是晚了一步,王广忠被市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杀掉。范正法服毒自杀。线索断了,但我知道,对方后台老板,肯定不知道王广忠到底死没死?我立刻将计就计,向外散布消息,说王广忠重伤没死。并请来市里医院的专家大夫来抢救。果然,对方上当,立刻派人来再次刺杀王广忠。想不到,这个杀手竟然是运河县公安局副局长丁宝山。我和周玉海一直把丁宝山当做亲兄弟,想不到他竟然是对方的人。丁宝山供出,七爷就是市公安局长赵大山,幕后老板是市长郭文画。赵大山神秘失踪,市长郭文画跳楼。”

    黄晓丽沉默了好一会,才到:“想不到,竟然会这样。志远,你说,人要这么多的钱干嘛?一下竟然贪污一个亿,这些人也太贪婪了,到头来,落个身败名裂,,跳楼的跳楼,逃亡的逃亡,妻离子散,有意思吗?”

    欧阳志远道:“这些人的脑子里,就有一个字,钱。”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喜欢钱吗?你的户头上,可有五个亿。”

    欧阳志远笑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的钱都是光明正大挣来的,纪委的戴宝楠不是查了很长时间吗?也没有查出来什么,对了,香港的富家康集团,要来咱们的开发区看看,很有可能要投资。”

    “富佳康集团?香港最大的电脑芯片生产商,他们在南州开发区,不是投资了120个亿吗?”

    黄晓丽知道富佳康集团。

    欧阳志远笑道:“他们的产品供不应求,他们还在寻求投资的地方。”

    黄晓丽道:“你真幸运,你是怎么认识霍岩栋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在给梁康治病的时候,霍岩栋是的女儿霍雨烟同样是白血病,在住院,霍岩栋的病极重,比梁建还重,我治好了他女儿的病。”

    黄晓丽笑道:“你的医术真高明,连白血病都能治好。”

    欧阳志远道:“我又不是神仙,我治不好白血病,但是我能提高患了白血病人的免疫力。这就是问题的关键,病人的免疫力提高了,他就能靠着自身的免疫力,杀死癌细胞。”

    黄晓丽笑道:“你有能提高人免疫力的药物,惠瑞尔集团治疗癌症的药厂,肯定要投资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是很定的,他们要投资十五个亿左右。”

    黄晓丽道:“志远,你凭借自己的医术,给运河县拉来这么多的投资,我代表运河县的人民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不要代表运河县的人民了,你自己要好好地谢谢我就行。”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那不怀好意的笑脸,脸色一红,轻声道:“谢谢你。”

    欧阳志远一下把黄晓丽抱在怀里,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嘿嘿笑道:“晚上好好地谢谢我。”

    黄晓丽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羞红着连,咬着嘴唇,颤声道:“国家的事,不要和个人的事搅在一起。”

    欧阳志远坏笑道:“你现在可是代表党,党要好好的谢谢我,你就要谢谢我了。”

    欧阳志远的手握住了一双……。

    黄晓丽闭上眼,呢喃着道:“你在骚扰欺负党。”

    “你个大坏蛋……啊……。”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接到了秦剑的电话,王诗茹带领燕京红都传媒的人,坐飞机下午六点到龙海机场。

    欧阳志远马上让办公室主任卫建安派车。

    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卫建安,虽然是王广忠的人,这人竟然没有参加王广忠的贪污案,这让欧阳志远感到非常奇怪。人家没有犯错误,当然不能撤职查办,欧阳志远继续让卫建安当办公室主任。

    卫建安这人的工作能力还是可以的。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炸飞了,他现在只好坐桑塔纳了。他亲自带队,去迎接自己的表嫂王诗茹。

    县委县政府最好的车,就是桑塔纳,这已经跟不上形势了,你说,人家身价几百亿、几千亿的老总,还有那些影星歌星坐飞机来运河县,你用破桑塔纳接人?这不笑道掉人的大牙?

    欧阳志远已经让人去到4s店接几辆奔驰、奥迪和商务车了

    今天,欧阳志远向石默兰和天安集团的卫东林借了几辆奔驰和奥迪,跟在后面。

    下午六点整,飞机到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漂亮的王诗茹带领十几个人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向前,大声道:“表嫂来了。”

    王诗茹脸色一红,笑道:“志远,你表哥来了吗?”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太忙,他不来了,我来接你,明天咱一起参加傅山山南酒业集团的投产仪式。”

    “谁说我没来!”

    秦剑带着人,笑嘻嘻的从外面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看到王诗茹的眼睛一亮,神情立刻变得神采飞扬。

    欧阳志远看着秦剑笑道:“阿米尔,冲。”

    阿米尔是冰山来客的主人公。

    秦剑脸色一红,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给王诗茹来个热情的拥抱。

    众人的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咱今天晚上到运河县还是道傅山县?”

    秦剑道:“到傅山县吧,明天参加完酒厂的开业庆典,你接你表嫂再到运河县。”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

    欧阳志远和王诗茹上了秦剑的奥迪。车队开出了广场。

    王诗茹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们的思维真落后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表嫂,怎么了?”

    王诗茹道:“距离演出还有将近二十天,你们的广告怎么没有跟上来?”

    欧阳志远道:“宣传演出的广告做了,电视台一直在放。”

    王诗茹笑道:“我说的不是你们做广告,说的是,你们利用这次演出,进行挣钱。给别的企业做广告。”

    欧阳志远笑道:“这不是等你来吗?”

    王诗茹笑道:“是你们懒懦,思维跟不上。我给你说,冰点乐队和麦克尔都是世界级的乐队和歌手,香港的王欣怡和台湾的程琳琳都是港台的一流歌手,他们要来运河县演出,世界上很多的粉丝都要来,所有呀,这是企业做广告的绝佳时刻,我建议,你们拍卖从龙海飞机场到运河县道路两边的广告牌,再拍卖运河县城各大宾馆的条幅广告权,还有运河古城演出舞台上的广告大屏幕上的广告权,这些都是钱。”

    欧阳志远笑道:“这些我正在准备,就等你们来了,各种广告牌,我已经联系好了,就等你们来策划了。”

    王诗茹笑道:“你真准备好了?”

    欧阳志远笑道:“当然准备好了。”

    秦剑道:“志远,我要演出舞台两旁的大屏幕广告权。”

    欧阳志远笑道:“表哥,我们要公私分明,你说你想要演出舞台两旁的大屏幕广告权,你是想直接买断,还是想参加拍卖?”

    欧阳志远笑道:“直接买断,一个大屏幕一千万。”

    秦剑一听,忙道:“我还是参加拍卖吧,你要是让我直接买断,我怕你宰我。”

    欧阳志远笑道:“宰谁也不能宰你呀,表哥,再说,我还有你们山南酒业的股份呢,我也是股东。”

    秦剑笑道:“你还知道你是股东呀。”

    在路上,王诗茹详细的向欧阳志远介绍了燕京红都传媒对这次演出的策划细节,这让欧阳志远大开眼界。

    王诗茹让欧阳志远把飞机场到运河县城这100公里的公路,分成若干个十公里一个标段,进行拍卖广告权,这就是十个标段,每个标段起价一百万。运河县城的街道,都分成若干区域,进行拍卖。特别是几大宾馆的宣传条幅,每个条幅都分开拍卖。

    最后就是演出舞台左右的大屏幕,王诗茹计划建造四个大屏幕,这四个大屏幕的广告权,每个五百万起价。

    王诗茹这样一说,欧阳志远的眼睛就开始冒小星星了。我的天哪,这能拍出多少钱?

    王诗茹道:“还有一个最来钱的权力,我敢说,你根本没想。”

    欧阳志远道:“什么权力?”

    王诗茹道:“电视转播权。”

    欧阳志远一听,苦笑道:“这个我还真没想法到。”

    王诗茹笑道:“这是个最大的挣钱板块,我敢说,到时候,有很多的电视台要求实况转播这次盛会,特别是港台和美国的电视台,到时候,你要高点,别不敢要。”

    欧阳志远道:“要多少?”

    王诗茹道:“美国电视台,要一千万的转播权。”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失声道:“一千万人民币?我的天哪,人家给吗?美国人是傻子?”

    王诗茹笑道:“不是人民币,是一千万美金。”

    欧阳志远一听,差一点蹦起来,一千万美金,合成人民币,将近一个亿。

    王诗茹看到欧阳志远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由的笑道:“如果你自己策划这次演出,志远,你挣不了多少钱,最多能挣几千万,而我们燕京红都传媒给你策划,我要你挣到几个亿。”

    欧阳志远的嘴巴顿时张的很大,几个亿?这怎么可能?

    王诗茹道:“志远,你怎么能请来世界级别的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我简直就不敢相信,你知道,冰点乐队和迈克尔的出场费是多少吗?你根本拿不起。”

    欧阳志远笑道:“你知道,我上次在燕京,给王老看病,当时,王总理也在,王老本来要接见美国的一个参加过朝鲜战役的老兵组成的访问团,但他病了,我在给王老看病的时候,那个访问团也来看望王老。他们被我的医术吸引,访问团的老兵们,纷纷找我看病。我准确的说出了他们疾病的症状,并开了药方。呵呵,他们吃了中药,效果很好。这些老兵回国后,把我传的神乎其神,就有很多大财团的老总到龙海找我看病,很巧,冰点乐队总裁巴尔斯的哥哥巴顿特来找我看病,我看好了他的高血压。他的家族很多人都死于高血压,而且高血压是遗传的,他弟弟巴尔斯也有这个病,所以,巴顿特就和我约了时间,让他的弟弟巴尔斯来看病,呵呵,巴尔斯就带着他的冰点乐队一起来,歌手迈克尔也来,我们定下演出的日子,就是七月十六号。”

    王诗茹惊奇的喊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真幸运,对了,你为什么不开一个医院,而进入斗得你死我活的官场?我敢说,你要是开一家医院,一年挣个几千万,很容易的。”

    欧阳志远心道,几千万?富佳康的霍岩栋给我一百多个亿,我都没要。

    欧阳志远笑道:“我不缺钱,呵呵,人要这么多的钱干嘛?我觉得,当官有种成就感,呵呵,也有种权力感。”

    秦剑笑道:“志远就是个官迷,不到一年,就混到了县处级,这对于一般人来说,一辈子都达不到的级别,只能混个科级,就停止不前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能混到市厅级就可以了。”

    秦剑笑道:“市长呀,我敢说,志远还能走的更远一些。”

    欧阳志远笑道:“不行了,现在混到处级,我都头大了。”

    两个多小数后,车队来到清泉酒店。由于秦剑的身份不同,他是秦副总理的孙子,很多人和很多别的企业,都来庆贺,整个傅山县的大酒店,早已人满为患了。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王诗茹道:“机会来了,每个酒店,咱都打出冰点乐队、迈克尔、王欣怡、程琳琳在七月十六号,将在运河古城演出的条幅。”

    王诗茹笑道:“我准备好了,一会让人就挂上,而且宣传条幅的颜色不一样,他们都是红色的条幅,咱们是绿色的。”

    欧阳志远笑道:“绿色的?呵呵,绿色的环保。”

    晚上,秦剑包下了清泉一楼的贵宾大厅,宴请很多前来庆贺的客人。客厅里,来了很多京城高官的少爷和各个地市的市长。

    欧阳志远发现了赵老的孙子赵斌和中组部副部长楚夫勇的孙子楚浩南、还有颐秋水,旁边还有一个,竟然是燕京市公安局长石振武的儿子石海峰。这四个家伙,都被欧阳志远打过。

    欧阳志远又看到了王老的孙子,也就是王总理的儿子王展辉,正在和自己的大舅哥萧秋鹏说着话,旁边还有不少人,看样子,都是很大的官员。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伸出手笑道:“萧大哥、王哥,你们来了。”

    王展辉一看是欧阳志远,顿时满脸惊喜,连忙握住志远的手道:“呵呵,志远,你来了。”

    欧阳志远看好了王老的病,王展辉一直很感谢欧阳志远。虽然自己的父亲王总理和秦总理是强大的竞争对手,但这并不影响自己和志远的友情。

    欧阳志远道:“我来了,王哥。”

    萧秋鹏笑道:“志远,你来了。”

    欧阳志远道:“刚和表哥一起来。”

    王展辉道:“志远,运河县十六号的票,给我留几张,我过来给你助威。”

    欧阳志远一听王展辉也知道十六号的演出,而且要来,忙笑道:“好的,王哥,我给你留中间位置的票。”

    王展辉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能请到冰点乐队和迈克尔,出场费要一个多亿吧?运河县真是大手笔。”

    旁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长脸男子冷笑道:“运河县在打肿脸,充胖子。一个亿的演出费,就怕拿不下来,就算能拿下来,花费一个亿请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演出,纪委的能放过他们?真是找死,谁请来的演出的这个人,就怕脑子进水了,仕途肯定走不长。”

    这个人说话十分的尖刻恶毒,根本不象是领导说的话。

    欧阳志远一听,看了一眼那人,心道,你妈隔壁的真不会说话,乐队和迈克尔就是老子请来的,你狗日的才脑袋进水了。

    欧阳志远看着那人冷笑道:“运河县并不是打肿脸充胖子,我脑子也没进水,我们没花一分钱,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是老子我请来的,人家是免费来演唱的,嘿嘿,要是你去请,你就是花五亿,磕头求人家,人家都不来,你的脸岂不更长?”

    这人是湖西市副市长马加山,和萧秋鹏、王展辉都认识。这家伙为人有点刻薄,脸长得特别长,最忌讳别人说他脸长。

    他并不认识欧阳志远,湖西市和龙海市相邻,两市的经济指标,一直互相追赶,互相都不服气。运河县邀请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来演出,早已传遍各省,这让他们很是妒忌,马加山信口说了几句,他可没想到欧阳志远就是邀请冰点乐队的人。

    欧阳志远反击的这几句话,击中了他的要害,讽刺他脸长。

    马加山顿时暴跳如雷,恶狠狠的道:“你是谁?”

    王展辉一看马加山生气了,他笑呵呵的道:“加山,别生气,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欧阳志远,运河县最年轻的县长,是我王展辉的好朋友。”

    王展辉知道马加山为人刻薄,好记仇,睚眦必报,他的父亲马传喜在发改委工作,怕欧阳志远受到马加山以后的报复,连忙说欧阳志远是自己的好朋友。

    王展辉一直不喜欢马加山,由于王展辉的爷爷是燕京的王老,再加上王展辉的父亲是王总理,所以马加山一直想王展辉交好,巴结王展辉。王展辉不想得罪人,也就经常和马加山在一起。

    马加山听到王展辉说欧阳志远是他的好朋友,他虽然一肚子怒气,但看在王展辉的面子上,不好发作,鼻子哼了一声。心道,一个小小的处级县长,有什么了不起的,等到有机会,非给他难看不可。

    王展辉又道:“志远,这位是湖西市副市长马加山。”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竟然是湖西市副市长马加山,心里想到,湖西市的市长怎么都是一个尖酸刻薄的样子,在巨山湖旅游区的分界线,自己见到的湖西市主管旅游的副市长甄永军和这家伙一个样,都不招人喜欢。

    欧阳志远看在王展辉的面子上,不和马加山计较,他伸出手道:“你好,马市长,想不到,咱们是邻居,以后互相照顾一点。”

    马加山一看欧阳志远伸过手来,想和自己握手,顿时狂喜。这家伙是个练家子,军人出身,在特战队呆过,练过铁砂掌,五六个人靠不近他的身。

    哈哈,欧阳志远想和自己握手,嘿嘿,欧阳志远,你倒霉了,老子正好教训你一下,你又能怎样?

    马加山也伸出手笑道:“好说,好说,远亲不如近邻,呵呵。”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欧阳志远看到马加山的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不禁一愣。猛然,感到一股大力从对方手里传来,狠狠地握向自己的手掌。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他妈隔壁的,这狗日的想暗下毒手。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暗下毒手的小人。

    马加山知道,自己练的是铁砂掌,这一握的力量,有近百斤,对方绝对受不了,肯定会惨叫,跪在地上。

    嘿嘿,欧阳志远,你竟然敢讽刺老子的脸长,真是不知死活。

    马加山仿佛看到欧阳志远正惨叫着跪倒在自己的面前。

    他正在幻想,猛然觉得自己手腕一麻,整个手掌酸痛,竟然使不出一点力起,紧接着,对方的手瞬间变成铁钳一般,狠狠的卡住了自己的手,整个手掌痛彻入骨,如同断了一般。

    马加山立刻运功相抗,但半边身子一阵酸麻,腿弯一软一麻,瞬间就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跪在了欧阳志远的面前。

    这个画面,让王展辉和萧秋鹏下了一跳,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一看这位家伙不怀好意,狠狠地握向自己的手,欧阳志远的大拇指一翘一划,正划到了马加山的脉门。脉门是一个人的要穴,只要被拿住,立刻全身发软,使不出半分力气。

    欧欧阳治左手一弹,一道内力打在了他的腿弯上,让马加力腿脚一麻,噗通一声,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马市长,不要行大礼。”

    欧阳志远这一声大笑,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这里面很多人都认识马加山,特别是燕京来的公子哥们。他们一眼看道,马加山竟然跪倒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顿时都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近在眼前的王展辉和萧秋鹏也是吓了一跳。两人都知道,马加山是特战部队出来的,他身手极高,但却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说话的同时,一点他的穴道,马加山的全身,顿时恢复了功力,这家伙脸色羞得象紫茄子一般,

    恼羞成怒,一声大吼,一掌就打向欧阳志远的面门。

    “嘭!”

    一声巨响,马加山这一掌,正打在欧阳志远的胸前。

    马加山顿时大喜。自己练的是铁砂掌,这一掌少说也有几百斤的力量,就是一块铁,也要打裂。

    欧阳志远顿时被打的砸向后墙。众人一声惊呼。这要是砸在墙上,这人就倒霉了,非得头破血流不可。

    王展辉和萧秋鹏快速奔向后墙,想拉住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声轻笑,就在身子砸到墙壁的时候,猛然一伸腿,登在了墙上,极其潇洒的一个隔空翻,又飞了回来,好看至极。

    众人齐声叫好。有内行的一看,就知道,欧阳志远的身手极高。

    欧阳志远笑道:“好大的力气,你是打铁的出身吧。”

    “哈哈……!”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马加山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他是内行,他知道,欧阳志远的功夫极高,自己这一掌,打在对方身上,人家竟然毫无知觉,又飞了回来。

    王展辉和萧秋鹏一看欧阳志远没有事,顿时放下心来。萧秋鹏连忙道:“大家都是朋友,让一步把。”

    欧阳志远冷笑道:“马市长的手劲真厉害,还会偷袭,你们湖西市的市长都这样吗?”

    王展辉和萧秋鹏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就知道马加山偷袭欧阳志远,结果让欧阳志远捏的跪在了面前。

    呵呵,马加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真是活该。

    马加山这次面子丢大了。

    赵斌、楚浩南、颐秋水和石海峰他们看到了马加山吃了暗亏,几个人的脸色变幻不停。楚浩南、颐秋水要进军运河县的开发区工程,这两人倒是没有什么表示,赵斌和石海峰都在欧阳志远手下吃过亏,也不好表现出来什么。

    马加山冷声道:“一掌没打死你,算你走运。”

    这时候,秦剑拉着一身晚礼服,十分漂亮的王诗茹,微笑着走进大厅,看着大家微笑道:“大家好,我秦剑很荣幸,大家能来参加我的酒厂开业典礼,我在这里谢谢大家啦。”

    秦剑说着话,给大家鞠了一躬。

    大家顿时排起了手掌。

    萧秋鹏一拉欧阳志远,小声道:“志远,你看谁来了?”

    欧阳志远一看,顿时惊喜万分,萧眉和秦萌萌两人,身穿着晚礼服,拉着手,走了进来。

    萧眉竟然来了。

    萧眉和秦萌萌都极其的漂亮,这两位大美女一出现,让整个大厅顿时一亮。

    欧阳志远微笑着迎了过去。

    “萧眉,来了怎不给我打个电话?”

    秦萌萌笑道:“欧阳表哥,我表嫂想给你个惊喜。”

    萧眉笑道:“志远,本来我没有时间来,萌萌说你要来,我就跟着来了。”

    萧眉说着话,跨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欧阳志远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和萧眉子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金童玉女,极其的好看。

    不认识欧阳志远的,纷纷打听,这个年轻人是谁?竟然和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儿萧眉,这样温馨。

    三个人走向萧秋鹏,萧眉认识王展辉,连忙道:“王哥,你好。”

    王展辉笑道:“萧眉,越来越漂亮了,王哥快认不出来了。”

    萧眉笑道:“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一点没变呀。”

    马加山认识萧眉,他一看到萧眉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吓了一跳,他看着萧秋鹏道:“秋鹏,这是?”

    萧秋鹏笑道:“欧阳志远是我的妹夫。”

    马加山一听,顿时吓了一跳。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是萧秋鹏的妹夫?那就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女婿?这怎么可能?

    马加山呆呆的发愣,自己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这个仇还能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