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报仇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六章报仇

    郭宵鹏拨通了一个电话。

    “岳总,你好,你的安元集团所有出产的沙子石子,我都包了,不准你再对外销售。”

    运河县北部有一条河,叫清沙河,龙海市百分之六十的建筑用的沙子,都出在这条河里,而控制这条河流的沙子,就是安元集团的岳意林。

    前两天向欧阳志远要工程、提供原料的岳意林,被欧阳志远一口回绝了。因为所有的工程,按照规定,必须招标,岳意林仗着自己控制着沙子和石子这些原材料,在欧阳志远面前示威发横,欧阳志远没有理会他。

    郭宵鹏有的是钱,他要报复欧阳志远。

    岳意林一听是郭宵鹏要报销自己的沙子和石子,他心里冷笑起来。

    嘿嘿,郭宵鹏,你也有今天,你以为你还是市长少爷?包销老子的沙子?你得用现钱。在过去,你老爹还当市长的出时候,老子见了你,点头哈腰,装孙子,老子的沙子石子,你没少白白的拉走,到现在还有四百多万的沙子钱没有结清,老又不敢向你讨要。哈哈,现在你老子跳了楼,老子还怕你不成?你过去白白拉走老子的沙子石子,老子今天要你全部的吐出来,包销?包销你妈个比。

    想到这里,岳意林嘿嘿冷笑道“|郭董,现在沙子和石子销售很好,您还欠我四百多万的沙子石子钱没有结清,你要是想包销沙子石子,你要先还我四百万的的料钱。”

    郭宵鹏心里暗暗的骂道,你个王八蛋,在过去你怎么不要这笔钱?你个狗日的不是说过,不要了吗?今天竟然重提这笔钱,你狗日的是看我父亲死了,没有后台了,又要这笔钱?嘿嘿,老子就是没有后台,照样玩死你。

    这一切,都是欧阳志远害的。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

    郭宵鹏笑道:“好的,不就是四百万吗?四百万的款子,我用手机给你转账。”

    郭宵鹏说着话,把钱转到了岳意林的账户上。不一会,岳意林的短信提示,四百五十万已经到账。

    岳意林笑道:“郭懂,怎么多了五十万呀?”

    郭宵鹏笑道:“那五十万是利息。”

    岳意林一愣,心道,你狗日的今天太阳从西面出来了?嘿嘿,要不是你老爹死了,这四百万,我永远要不回来了。

    岳意林不怀好意的笑道:“好,还是郭董痛快,你想包销我的沙子和石子,你要付定金。”

    郭宵鹏恨得牙根疼,但他依旧笑道:“说个数。”

    岳意林决定狮子大开口,狠狠地敲郭宵鹏一笔,以报原来的羞辱,他阴笑道:“定金一千万,少一分都不行!”

    郭宵鹏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轻声道:“好,一言为定,我这就给你转账。”

    郭宵鹏用手机转了账,然后道:“郭总,沙子和石子你只管生产,销售归我。”

    岳意林没想道郭宵鹏这么快就同意了,他笑道:“我生产多少,你就要付我多少现款,定金不算。”

    郭宵鹏道:“当然,定金不算。”

    岳意林哈哈大笑道:“好,和郭总做生意,就是爽快。”

    郭宵鹏放下电话,他眼里的杀意,渐渐变的浓烈起来。

    龙海市另一个出产河沙的地方,是天台县的码头镇。控制天台县沙子的是鼎盛集团的董事长马振虎,马振虎是郭宵鹏的同学。

    第二天,郭宵鹏就去了天台。

    欧阳志远的办公室,搬到了黄晓丽的办公室。

    原县长黄晓丽,担任县委书记,她的办公室搬到了县委办公大楼。

    原来最不服气欧阳志远担任开发区主任的就是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县委书记王广忠被杀,水坝乡乡长赵宗彪,也就是原傅山县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儿子、王广忠的秘书冯济远、原主管环保的副县长蒋安山、原开发区主任孙庆山相继被捕,让运河县的官场受到强裂的震动,如同十二级地震一般。

    过去和王广忠走的近的官员,惶惶而不可终日。

    这种结果,任何人都没有想到。县委书记王广忠的事业正如日月中天,却突然被人灭口。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灭口之人,竟然是原市委书记郭文画。

    虽然张茂盛在原来不服气欧阳志远,见到欧阳志远的时候,张茂盛都是爱理不理的。但现在,人家升任县长,自己升任常务副县长。

    现在,他的内心,仍旧不服气,但是,他却是,在欧阳志远刚搬完办公室之后,第一个来汇报思想工作的。现在,自己的直接领导,就是欧阳志远。

    郭明现在的心情极好,欧阳志远升任县长,欧阳志远并没有提出来换秘书。郭明现在是正科级的县长秘书。郭明抬头看到了常务副县长张茂盛走了过来。

    郭明原来知道张茂盛不服气欧阳志远,每次见到欧阳县长的时候,都是欧阳县长抢先给他打招呼。

    郭明一眼就看出来,张茂盛是来服软的。现在不服软行吗?

    郭明忙道:“张县长,您好。”

    张茂盛点点头道:“郭秘书,请你通报一声,我要向欧阳县长汇报工作。”

    郭明道:“好的,张县长,我给你通报一声。”

    欧阳志远坐在办公桌上,正在考虑全县的工作要点,还有现在新老经济开发区的主任人选。

    自己不能再担任开发区主任了,这个开发区主任,必须是能独当一面的人。

    郭明敲敲门。欧阳志远道:“进来。”

    “欧阳县长,张县长来了。”

    郭明小声道。

    欧阳志远道:“请张县长进来吧。”

    郭明小声道:“是。”

    郭明走了出去道:“张县长,欧阳县长请你进去。”

    张茂盛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看到欧阳志远正在看一份文件,他微微一顿,欧阳志远放下文件道:“张县长,请坐。”

    欧阳志远说完话,他没有等到郭明去倒水,欧阳志远亲自给张茂盛倒了一杯水,端了过来道:“张县长,请喝水。”

    张茂盛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欧阳县长竟然亲自倒水端给自己。

    他连忙站起来道:“欧阳县长,我自己来吧,谢谢您。”张茂盛连忙接过茶杯,心里怦怦直跳。

    郭明连忙从欧阳志远手里抢过水壶道:“欧阳县长,我来吧。”

    欧阳志远笑道:“坐吧,张县长,盘龙河污水事件,是我年轻冲动,不懂事,弄你一身脏水,我在这里向您道歉。”

    张茂盛之所以看不起欧阳志远,心里厌恶他,归根结底,就是欧阳志远在盘龙河事件中,泼了张茂盛一身脏水。现在人的级别,比自己高了,是县长了,竟然还向自己道歉,这让张茂盛很是感动,自己内心的暗结,终于解开了。刚才那种惴惴不安和不服气的心里,现在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茂盛忙道:“欧阳县长,盘龙河污染事件,并不怨您,当时运河县是做的过分了,为了自己工业园地利益,而牺牲傅山县的盘龙河。”

    张茂盛的心结一解开,他对欧阳志远的怨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欧阳志远笑道:“虽然运河县做的过分,我做的更过分,有机会,我都要向被泼了脏水的领导们道歉。”

    张茂盛笑道:“过去的事,就过去吧,现在,您是运河县的县长了,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建设好运河县,让运河县的百姓们,过上好日子。”

    欧阳志远道:“张县长说的不错,我们要建设好运河县,特别是现在,我们的新经济开发区,刚起步,我们要加快新经济开发区的建设步伐,在一年的时间内,力争开发区的工业园建成投产。”

    张茂盛道:“下个星期,工业园就开始招标,我们的步子要再迈的快一点才行。”

    欧阳志远看着张茂盛道:“张县长,我想让你重点协助开发区副主任宋忠军的工作,加速工业园的建设。”

    张茂盛道:“我听你的,欧阳县长,在开发区给我准备一间办公室,我看呀,宋忠军的副主任,直接扶正,让他全盘负责开发区的建设,我协助他。”

    欧阳志远正要考虑,把宋忠军的副主任扶正,现在一听张茂盛这样说,就笑道:“我怕有人不服气。”

    张茂盛笑道:“下次开会,我提出来,谁要是不服气,让他找我张茂盛。”

    欧阳志远的一个道歉,解开了张茂盛的心结,让这位常务副县长,彻底的站在了欧阳志远的这条战线上。

    张茂盛走后,欧阳志远立刻让郭明把主管招商引资的副县长贾正村和宣传部长周铁国叫来。

    距离七月十六号,还有不到二十天了,欧阳志远要把经贸洽谈招商引资会,和冰点乐队的演出安排好。

    不一会,副县长贾正村走了进来。

    “欧阳县长,您找我?”

    欧阳志远道:“贾县长,你带领经贸委主任李兴强和招商局长关知培,把这次招商引资和经贸洽谈会的计划写出来给我,而且开始实施。”

    贾正村连忙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计划书道:“欧阳县长,计划书我们已经写好了,请你过目批示。”:

    欧阳志远接过计划书边看边笑道:“不错,贾县长,很好。”

    欧阳志远快速的浏览了一边,又提出了极点要求和改正,递给贾正村道:“贾县长,就按照这这个计划办,尽快实施。”

    “好的,欧阳县长。”

    贾正村走后,宣传部长周铁国来了,同样,周铁国把宣传这次经贸洽谈会和演出的计划书也带来了。

    欧阳志远看后道:“一定要造足声势,宣传到位,古运河城门楼前地舞台,要建好。”

    周铁国道:“请欧阳县长放心,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快下班的时候,副县长陈嘉禾来了。

    欧阳志远现在是县长,两人虽然是同学,但陈嘉禾不会再称呼欧阳志远的名字了,他嘴里毫不犹豫的喊出了欧阳县长。

    运河县发生的事,就连陈嘉禾这种思维敏捷的人,也反应不过来。王广忠的死和倒台,更让陈嘉禾难以接受。陈嘉禾是王广忠的人,王广忠一直比较欣赏陈嘉禾。他以为上面会再派县长来运河县。他没想到,欧阳志远没有当上常务副县长,而是直接升任县长。

    因为精神病医院的事,让陈嘉禾受到了处分,这让陈嘉禾曾经暗暗的恨过欧阳志远,但现在,欧阳志远是县长了,自己说什么也得来庆贺一下,汇报一下思想工作。

    欧阳志远听到陈嘉禾不再称呼自己为志远,而是称呼为欧阳县长,他感到有点别扭,不由的笑道:“嘉禾,你还是称呼我为志远吧。”

    陈嘉禾笑道:“你不升职县长,我可以称呼你为志远,但现在你已经是县长了,我要是再称呼你的名字,我就失礼了,而变成不尊重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有人的时候叫欧阳县长,没人的时候,还是叫我志远吧。”

    陈嘉禾接过郭明端过来的水道:“叫顺嘴了,好忘记,我还是叫你欧阳县长吧。”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随便你吧。”

    陈嘉禾道:“红太阳集团的春江栈道和运河古城动工了,古留城也在筹建中,我向你回报一下工作。”

    欧阳志远道:“红太阳集团和远古集团的甘宜涛合作,很不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