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他是七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四章他是七爷

    由于大家都有心事,这顿饭,在一个小时后结束。

    欧阳志远给萧眉打了电话,自己就住在了医院。晚上,欧阳志远回到医院的时候,护士刚刚给霍雨烟用药液洗了澡。

    欧阳志远看着霍雨烟漆黑的眼神中,多了一丝亮光,而且开始聚焦,这让欧阳志远狂喜不已。

    他又喂了霍雨烟一次药丸,给她诊完脉后,仔细的写着药方。

    霍雨烟的枕头旁,轻柔的播放着她以前极其喜欢的钢琴曲。

    欧阳志远仔细的把自己学过的所有医术,都仔细的回忆了一遍,特别是师傅给的自己那部五行医书,他仔细的想着。在后半夜的时候,一张药方终于写成。

    第二天的时候,霍雨烟的烧开始退了,目光能随着欧阳志远的身影移动,脸上竟然有了一丝血色。

    这给了欧阳志远强大的信心。他在征得霍岩栋同意后,亲自给霍雨烟洗澡,而且把洗澡的药方里面加了生肌活血的成分,再给霍雨烟洗澡的时候,在温水里,给她扎针。

    让药力随着针灸,进入到肌肉和血液里。

    霍雨烟的脉象,渐渐地变得有力了,她老是盯着自己看,而且眼里的亮光,开始出现一种让欧阳志远惊喜而神动的神采。

    霍岩栋只要一有时间,都来到病房。看着欧阳志远好像根本没有休息,眼里布满血丝。而自己的女儿在看到自己的时候,眼里的神采,更加明亮,好像在思索,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这让霍岩栋狂喜不已。

    第二天,欧阳志远继续概改变药方,药方以醒神健脑为主。

    欧阳志远给霍雨烟扎完针、喂完药之后,欧阳志远实在太累了,他趴在床边睡着了。

    霍雨烟在病房的床上醒来以后,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欧阳志远,一丝泪痕在眼角流出来。

    炽热的眼泪滴在了欧阳志远的脸上。志远太累了,为了治疗霍雨烟的病,他费尽了脑力和心思,已经筋疲力尽,让他内力消耗了很多。

    晚上的时候,霍岩栋来到了病房,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极其震惊的画面。自己的女儿,眼神中露出一丝笑意,正在颤颤巍巍的用双手,拿着一件衣服,盖在趴在床边睡着的欧阳志远身上。女儿的眼里留露出的那份关心,让霍岩栋眼睛湿润了。

    “雨烟,我是爸爸……”

    霍岩栋轻手轻脚的走进病房,看着自己的女儿。霍雨烟抬起脸来,看着霍岩栋,眼里露出一片的迷茫,但又黑又长的睫毛,微微地颤抖着,她在努力的回忆着什么。

    霍岩栋走近自己女儿的面前,轻声道:“我是爸爸……。”

    “小燕子,穿花衣,一年一年到这里,我问燕子为啥来……”

    霍岩栋小声的念着,女儿小时候,最喜欢唱的儿歌。

    “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霍雨烟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喉咙里,隐隐约约的接了一句。

    这让霍岩栋狂喜不已,他立刻大声道:“雨烟……雨烟……我是爸爸……我是爸爸……。”

    “爸……爸……爸……爸。”

    霍雨烟的双眼,盯着霍岩栋,她在努力的回忆着,回忆着。猛然,她的眼睛突然一亮,露出了一丝灵活的神采,紧紧地盯住霍岩栋

    “爸爸……爸爸……您是……爸爸……。”

    两滴泪水终于从霍雨烟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您……是爸爸……!”

    霍雨烟终于想起来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疼爱自己的爸爸。

    “爸爸……我想……起来了,你是爸爸……。”

    霍岩栋的泪水,如同决堤的大河,狂流而下,他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女儿,大声叫道:“雨烟,你想起来了,我是爸爸,我是爸爸呀。”

    霍雨烟终于恢复了意识。

    欧阳志远被霍岩栋的大喊声惊醒了。

    他看到了眼前的情景,霍雨烟终于恢复了意识。泪水同样在欧阳志远的眼里流出来。

    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霍雨烟醒了过来。

    “爸爸,您是爸爸!”

    霍雨烟一下子扑进了霍岩栋的怀里,放声痛哭。

    “……呜呜……你是爸爸……爸爸……。”

    “我的乖女儿……你终于认的爸爸了……”

    医生和护士门冲了进来,他们看到了生命的奇迹,看到了这对抱在一起的父女,所有的人都哭了,流出了激动地眼泪。

    赵丰德也冲了进来。他看到了眼前感人的一幕,流着泪,拍起了手。

    所有的大夫和护士门都拍起了手掌。

    奇迹呀,欧阳志远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赵丰德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流着泪道:“志远,你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欧阳志远笑道:“是雨烟的强烈求生欲,和坚强的意志,在支撑着她的生命,如果没有强烈求生欲,和坚强的意志,我不会救星霍雨烟的。”

    一名大夫,救醒了一名丧失意识两个月的白血病患者的消息,刹那间传遍了整个医院。整个医院的大夫和护士都沸腾了。就连病人,都欢呼不止,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生命希望。让很多绝望的病人,又重新获得了生的希望。

    欧阳志远伸手点了霍雨烟的昏睡穴,让她睡着。

    欧阳志远道:“不能让她太激动。”

    霍岩栋放下自己的女儿,给女儿盖好被子。他转过身来,噗通一声,跪在了欧阳志远面前。

    “志远,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欧阳志远连忙拉起了霍岩栋道:“霍总,您不要这样,救死扶伤是我的本分。”

    赵丰德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不做医生,实在太可惜了。你要是来我这里,副院长的位置,我给你。”

    欧阳志远笑道:“我一直在不断的救人,也不一定做专职医生。”

    霍岩栋大声道:“要是志远来我的富佳康集团,我给你个副总干干,年薪两千万。”

    欧阳志远笑道:“霍总,三天了,好在不辱使命,雨烟的烧退了,意识恢复了,以后,就是慢慢的调养了,一个月内,雨烟就能下床走动,半年内,就能完全的康复。”

    霍岩栋一摆手,几名手下和一名律师走了进来。

    霍岩栋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救了我的女儿,为了感谢你,我赠给你富佳康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现在,请你签字。”

    欧阳志远连忙道:“霍总,我原来说过,我救人不会收一分钱,股份我更不能要的。”

    我的天哪,霍岩栋竟然要赠送欧阳志远百分之十的股份,这……这也太厉害了。

    霍岩栋的富佳康集团,市值一千多个亿吧,百分之十的股份,就是一百多个亿,厉害呀。

    人家竟然不要,真是好医生呀。

    赵丰德一听霍岩栋要赠给欧阳志远百分之十的股份,这让他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不接受,更让他震惊和惊异。

    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不喜欢钱的。

    霍岩栋道:“不管你要不要,我的话已经说出了口,就不会改变,我的律师会办好一切手续的。”

    欧阳志远道:“霍总,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的,好了,我要休息,我累了。”

    欧阳志远又仔细的检查了霍雨烟的脉象,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霍岩栋点点头道:“给志远单立一个账户。”

    那名律师道:“好的,霍总。”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立刻给萧眉打了电话,把霍雨烟恢复意识的好消息,告诉给了萧眉。

    萧眉一听,也是很高兴,大声道:“志远,你是最棒的。”

    欧阳志远笑道:“小丫头的生命力极强,求生的愿望和意志没有垮掉,我才能救活她,这要是换成了别人,在一个月之前就死了。”

    萧眉笑道:“这样看来,是她自己救了自己?”

    欧阳志远道:“是的,是她自己救了自己。很多癌症的患者,并不是癌细胞吞噬了他的生命,而是自己吓死了自己,意志一跨,人就完了。”

    萧眉道:“志远,你好好地休息吧,明天我去看你和霍雨烟。”

    “好的,眉儿,我明天就回运河县。”

    欧阳志远担心的是开发区。不知道开发区招标了没有。

    欧阳志远下半夜就醒了,他又来到霍雨烟的床前,小丫头还在昏睡,呼吸很是平稳,身体内的毒素,已经排干净了。欧阳志远给小丫头仔细的号脉,然后,开了几个药方,药方上面,写上了服用方法和日期。

    就在欧阳志远刚要站起来的时候,霍雨烟醒了。

    她那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小声道:“是……您……救了我?”

    欧阳志远握住了霍雨烟的小手,点点头道:“是的,是我救了你。”

    霍雨烟的眼睛瞬间变得明亮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红润,小声道:“谢谢……你。”

    欧阳志远道:“不用谢,是你自己救了自己,你有着强烈的求生**。”

    “我在梦里看到过你。”

    霍雨烟的脸色一红,很是娇羞。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在救治霍雨烟的时候,特别是最后一天,她的意识已经是半朦胧状态,好像在梦中一般。

    欧阳志远看着霍雨烟,他知道,这个小姑娘要是恢复以后,绝对很漂亮。

    欧阳志远笑道:“你睡吧,病人要多休息。”

    霍雨烟小声道:“我睡……了几个月了,现在……睡不着了,你……明天要走吗?”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呵呵,我有工作,我请了三天假,终于治好了你的病。”

    霍雨烟用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仿佛恐怕忘记了一般。

    欧阳志远笑道:“这样看我干吗?”

    霍雨烟道:“我怕回来不认识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这么英俊的人,很好记的。”

    “扑哧!”

    霍雨烟笑了。欧阳志远只觉得整个房间一亮。小丫头笑的真好看,但气喘吁吁的,惹人爱怜。

    欧阳志远再次点了她的昏睡穴,让她睡觉。

    欧阳志远给霍雨烟盖好被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了萧眉和电视台记者游思雨正站在自己面前。

    萧眉来看欧阳志远和霍雨烟,在医院门前,碰到了游思雨,两人都很熟悉,就一起来了。

    游思雨看到欧阳志远醒了,笑道:“大懒猫,你看看几点了,快起来,让我采访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游思雨,你怎么来了,我对你说,霍总怕影响霍雨烟的休息,严禁任何人采访,你可不能说是记者,霍岩栋很厉害的,他敢直接把记者扔出去。”

    游思雨吓得一吐小舌头,笑道:“我知道,咱不是认识吗?我采访你总可以了吧。”

    欧阳志远道:“你就是采访我,也得让我洗洗脸,刷刷牙吧。”

    萧眉笑道:“游思雨,转过脸去,志远要换衣服。”

    游思雨笑着跑了出去。

    萧眉递过来一套名牌西装,看着欧阳志远布满红丝的眼睛,疼爱的道:“志远,这三天,累坏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眉儿,累坏了,也值了,我这几天的医术和功力,突飞猛进,过去很多不明白的药理,在这三天内,都融会贯通了。”

    萧眉笑道:“去洗个澡,换上这套西装。”

    欧阳志远笑道:“谢谢,老婆。”

    萧眉笑道:“去吧,小甜嘴。”

    欧阳志远洗完澡,换上了萧眉买的西装,更显得英俊潇洒。

    游思雨进来的时候,不禁眼睛一亮。

    游思雨笑道:“眉姐,志远这么英俊潇洒,你小心点,小心被别的女孩子夺去了。”

    萧眉笑道:“是否能让别人夺去,关键要看他自己的定力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党员、国家干部,我的意志很坚定。”

    游思雨笑道:“贪污犯、出轨的,养小三的,可都是党员和国家干部。”

    欧阳志远道:“游思雨大记者,你可不能向我党泼脏水,那只是个别的现象。”

    游思雨道:“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萧眉笑道:“走,去看看霍雨烟。”

    三个人说着话,走进了霍雨烟的房间。

    霍雨烟已经醒了,两位漂亮的小护士,在给她洗脸。

    萧眉和游思雨看到了霍雨烟的情景,两人的心脏强烈的收缩。霍雨烟竟然病成这样,这让两人大吃一惊。

    霍雨烟看到了萧眉和游思雨,轻声笑道:“两位姐姐好漂亮。”

    霍雨烟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很好听,带着一丝的空灵。

    萧眉和游思雨两人的眼泪不自觉的流出来了,心酸怜爱的心情,充满着两人的心胸。

    俩人连忙走过去,抱住了霍雨烟。

    两人在过去虽然不认识霍雨烟,但两人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一种爱怜和要保护霍雨烟的冲动,在心里升起来。

    “雨烟,你受苦了。”

    霍雨烟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两位姐姐不哭,我的病,被欧阳哥哥治好了,我会好起来的。”

    游思雨笑道:“来,照张相留念吧。”

    游思雨拿出来照相机。

    霍雨烟笑道:“咱们和欧阳哥哥一起照,让护士帮忙照,就照这一张。”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雨烟。”

    欧阳志远走过来,萧眉和游思雨坐在欧阳志远旁边,霍雨烟依偎在欧阳志远的胸前。

    谁有能想到,这张照片,后来被世界医学界评为生命的奇迹,获得了特等奖。

    为了霍雨烟的病情,欧阳志远原打算今天就回龙海,但他没有走,他又呆了一天,第四天才离开南州。

    欧阳志远把药方留给了院长赵丰德,按照上面的方法内服,外用的,给霍雨烟泡澡。

    欧阳志远走的时候,没有敢给小丫头告别,他害怕霍雨烟的情绪激动,影响康复。

    在走之前,他找到了霍岩栋。

    “霍总,我想请您收留两个人。”

    欧阳志远看着霍岩栋道。

    霍岩栋道:“收留谁?”

    欧阳志远怕有人暗害王燕和梁建,他在前几天,就给红楼的吴金峰处长打了电话,让人暗中保护。

    欧阳志远道:“王燕和梁建。”

    霍岩栋点头道:“好,等梁建的病好了,我立刻安排他们到香港工作。”

    欧阳志远道:“谢谢霍总。”

    他安排好了王燕和梁建,等到梁建好了以后,就去香港,霍岩栋答应了欧阳志远,准备收留王燕和梁建。

    如果不是给梁建治病,霍雨烟的病,就没有人治好了。

    霍岩栋也很感激梁建他们,所以,他让梁建到香港工作。

    欧阳志远把霍岩栋要王燕和梁建在病好之后,到香港工作的消息,告诉给了王燕和梁建。

    两人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王燕也害怕,有人要报复自己和儿子。

    王燕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您,欧阳县长。”

    欧阳志远道:“你们到香港后,对方不倒台,你们就不要回来。”

    霍岩栋亲自带人,把欧阳志远送到了飞机场。

    他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志远,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欧阳志远笑道:“我是医生出身,救人是我的本分,我碰到任何人,我都会尽力救得。”

    霍岩栋道:“给我留几张迈克尔的票,七月十六号,我带着雨烟到运河县支持你。”

    欧阳志远一听大喜,他笑道:“好的,我等你们,但是,别让雨烟感冒,先给她配个轮椅,再让她练习走路,不要着急。”

    霍岩栋道:“好的,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

    飞机是晚上八点,到龙海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

    欧阳志远在停车场开出来自己的越野车,没有回家,直接开向运河县。

    他的越野车刚一开出停车场,一辆奥迪就远远地跟了过来,里面坐着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杀手。

    车上带着青铜面具的的男人,双目透出凌厉的寒芒,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的越野,沉声道:“远远地跟着,不要被发现。”

    由于对方跟的太远,欧阳志远没有发现后面的奥迪。

    他从贴身拿出王燕给的那枚中国银行的密码钥匙,仔细的看了几眼,梁夫中在银行里,究竟藏了什么东西?难道是金银财宝?他在跳楼之前,会留下了什么秘密?

    两个小时后,欧阳志远的车子,开到了运河县的新经济开发区。

    整个开发区,机器轰鸣,灯火通明,很多工人在加班。

    杨凯旋的凯旋集团和沈朝龙的金鑫集团,联合城建局的施工队,已经开始铺设开发区的主干水泥路。

    欧阳志远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旁边的一间办公室,亮着灯。他走近一看,竟然是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在和宋忠军、陆建、城建局长关洪国、建设安全质量局长邵正喜他们,他们在讨论工程招标的问题。

    看来,整个工程还没有招标。

    周书记果然派来了常务副市场马明远来亲自抓进度。

    欧阳志远推门走了进去,笑道:“马市长,您好。”

    “志远?你回来了?”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县长回来了。”

    宋忠军他们连忙向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志远笑道:“刚回来。”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笑呵呵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祝贺你,周书记说你认识了香港富佳康集团的老总霍岩栋,并且救了他的女儿?”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我用四天的时间,治好了他女儿霍雨烟的病。”

    马明远笑道:“太好了,志远,我这两天一直在网上查了富佳康集团,他们生产的电脑芯片,早已供不应求,霍岩栋正在准备投资,扩大再生产,呵呵,你最好能把霍岩栋拉到运河县来。”

    欧阳志远笑道:“我救治他女儿,是无条件的。”

    马明远笑道:“我还听说,霍岩栋要赠送你富佳康百分之十的股份?你拒绝了?”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我没有要,我拒绝了。”

    “什么?我的天哪,欧阳县长竟然拒绝了富家康百分之十的股份?天哪,那可是一百多个亿呀。”

    欧阳县长是不是有点傻?一百个亿,我们干一百辈子,都挣不了这么多的钱。

    所有的人一听这个消息,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欧阳志远。

    马明远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纪委书记戴宝楠现在还在调查你,这人的脑子进水了,你一百多个亿都不要,还能贪污那几个小钱?”

    欧阳志远笑道:“人家想调查就调查吧,反正又不影响我的工作,也不双规我。”

    宋忠军道:“欧阳县长,你的心胸真宽阔,要是我,早就撂挑子了。”

    欧阳志远道:“不谈这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咱一起讨论招标的问题。”

    马明远笑道:“还是志远说的对,还是工作重要。”

    他们一直讨论到十一点多,才散会。

    马明远住在运河县定点招待的大酒店——运河大酒店。

    欧阳志远把马明远送到酒店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睡不着,他恨不得立刻用密码钥匙打开梁夫中存在中国银行的东西。

    可惜的是,银行下班了。

    那辆监视欧阳志远的奥迪,在夜里十二点后,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欧阳志远就早早的来到县政府,他向县长黄晓丽汇报了南州之行的细节。

    县长黄晓丽已经知道了欧阳志远治好了霍岩栋女儿霍雨烟的病,还有欧阳志远拒绝接受那百分之十的股份的事。

    这让黄晓丽更加佩服欧阳志远的为人。如果欧阳志远要了那百分之十的股份,那也是光明正大的所得。别人也说不出什么的。

    黄晓丽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的定力真不错,竟然能抵抗住一百多个亿的诱惑,难道你不喜欢钱?”

    欧阳志远笑道:“世界上,没有不喜欢钱的人,我是人,我同样喜欢钱,但是,我有个原则,不该我要的,我坚决不要,而且看病不收钱。”

    黄晓丽笑道:“你父亲的诊所,可是要收钱的。”

    欧阳志远道:“父亲和我不同,父亲开的是诊所,虽然穷人看病不收钱,但诊所的药材,必须用钱去买,所以,有钱人看病,还是要收钱的,否则,诊所早就关门了。”

    黄晓丽道:“你看病用的药,也是要用钱买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用的药花不了几个钱,我主要是扎针,用针灸来刺激病人,提高自己的抵抗力,战胜疾病。所以,我看病不要钱。”

    王广忠的秘书冯济远在敲门。

    黄晓丽的秘书赵小云道:“请进。”

    冯济远走了进来道:“欧阳县长,王书记请您过去一趟。”

    欧阳志远道:“好的,我这就过去,你先走。”

    “好的,欧阳县长。”

    冯济远走了出去。

    黄晓丽道:“志远,以后从外边来到后,先向王书记汇报工作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不过,先向谁汇报,不都一样吗?”

    黄晓丽皱着眉道:“不一样,王书记毕竟是一把手,党领导一切。”

    黄晓丽这些话,是故意让没走远的冯济远听到。

    欧阳志远笑道:“好,以后回来,一定先向王书记汇报。”

    冯济远听到两人的对话,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欧阳志远来到县委书记王广忠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冯济远开了门道:“欧阳县长,请进。”

    欧阳志远走进了王广忠的办公室,王广忠道:“志远,坐吧,说说南州之行。”

    欧阳志远道:“好的,王书记。”

    欧阳志远就把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其实,王广忠和黄晓丽一样,早就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大概,他就是想再听一遍欧阳志远汇报一遍。

    王广忠道:“志远,霍总来的时候,我们要给他最高的接待,力争霍总在运河县投资建厂。”

    王广忠在接到消息后,和马明远一样,早就把富家康集团的所有资料,都搜集了一遍。当他知道欧阳志远救好了霍雨烟的时候,王广忠自己高兴地跳了起来。

    欧阳志远果然是位福将,人家都说,谁用欧阳志远,谁就官运亨通。

    傅山县县长何振南使用欧阳志远,人家提前一年,进入市级领导班子。傅山县副县长黄晓丽,使用欧阳志远,黄晓丽由副县级,升任运河县正县长。

    自己这次,一定好好的利用欧阳志远,把开发区建起来,自己力争在换届中,进入市领导班子。

    欧阳志远的南州之行,要来了两个亿,而且竟然认识了香港富佳康电子集团的老总霍岩栋,医治好了霍岩栋的女儿霍雨烟。

    霍雨烟是霍岩栋唯一的女儿,自从霍雨烟的母亲病死后,对自己妻子一往情深的霍岩栋,竟然一直未娶,守着自己的女儿。

    谁也想不到,女儿霍雨烟竟然得了可怕的白血病。

    得了白血病,可谓九死一生,很难治愈,死亡率极高。

    霍岩栋对自己女儿的病,几乎绝望了,他已经决定,要是自己的女儿不幸离世,自己就散尽家财,跟着女儿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找自己的妻子。

    他想不到的是,欧阳志远竟然把丧失意识的女儿救了过来。

    王广忠预计,霍岩栋在七月十六号来运河县,一定会在运河县投资建厂。

    还有一件让王广忠震惊的事,欧阳志远拒绝了富佳康百分之十的股份。王广忠知道,要是自己,结对经受不了这个诱惑。

    王广忠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精神支柱,让欧阳志远拒绝这一百多个亿的赠与?欧阳志远是神仙?就是神仙也喜欢元宝金钱。

    王广忠一万个不理解。

    欧阳志远笑道:“王书记,霍岩栋能否投资,可不是我说了算,呵呵,这要看人家愿意不愿意。”

    王广忠笑道:“志远,你要充分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说服霍总来运河县投资。志远,你知道,现在运河县还缺一位常务副县长,如果你能把霍岩栋拉过来,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就是你的。”

    王广忠知道,霍岩栋在南州的投资,是一百二十个亿,富佳康集团的电脑芯片供不应求,他们正要找地方投资,扩大再生产。欧阳志远如果能把富佳康拉到运河县,霍岩栋的投资,将超过120个亿,这个投资要是拉过来,自己进入市里领导班子,就很轻松。

    让欧阳志远当常务副县长又如何?

    欧阳志远知道,王广忠有推荐的权力,呵呵,这个位置,自己也很想呀。

    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可是县里的第三把手。

    欧阳志远笑道:“王书记,我试试吧。”

    “哈哈,志远,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好,就这么定了,拉来投资之后,我亲自向市里推荐你。”

    王广忠大笑道。

    欧阳志远知道,王广忠是在捞政绩,对自己封官许愿。欧阳志远承认,这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对自己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欧阳志远在下班后,开着越野车,直奔运河县中国银行分行。

    欧阳志远不是神,他的心太急了,他一直没有发觉后面的那辆跟踪他的奥迪。奥迪车上,那青铜面具人,手里拿着一个监听器,监听器里,传来了欧阳志远越野车的声音。

    这人竟然在欧阳志远的越野车上,按装了窃听器。

    看来,他是在飞机场里的停车场上偷偷安装的。

    欧阳志远把越野车停在了中国银行的门前,他走进了营业大厅。

    奥迪车上青铜面具人立刻同样把车停在了大厅前,快速的拿出一个望远镜,透过玻璃,很清楚的看到,欧阳志远在大厅里拿出一枚密码钥匙和值班经理说这什么。

    奥迪车上的青铜面具人一惊,立刻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七爷,不好,欧阳志远手里有一枚中国银行储物密码钥匙,以前从来没见过欧阳志远办过这种储物密码钥匙,我怀疑是梁夫中的妻子王燕给他的。”

    那边的七爷脸上露出了强烈的震惊。

    七爷脸上的肌肉,在剧烈的抽动着,眼里的杀气,如同火山一般狅涌而出。

    如果梁夫中在临死之前,留下什么证据,自己的老板就完蛋了,自己更是死定了。

    七爷立刻拨通了老板的电话。

    “老板,不好了,欧阳志远手里有一枚中国银行储物密码钥匙,以前从来没见过欧阳志远办过这种储物密码钥匙,我手下怀疑是梁夫中的妻子王燕给他的。欧阳志远现在正在银行办理取物手续。”

    老板一听这话,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他立刻沉声道:“秘密干掉魏桂堂,从欧阳志远手里抢回证物,实在不行,立刻干掉欧阳志远,决不能有什么证据落到别人的手里。”

    “是,老板。”

    七爷的一双眼睛里透出阴森森的杀气,他立刻拨通奥迪车上那个青铜面具杀手的电话:“立刻干掉欧阳志远。”

    七爷的口气,比老板更加歹毒。七爷知道,要是想从欧阳志远手里抢回东西,比登天还难。但要干掉欧阳志远,谈何容易?更是难上加难。

    自己已经干了欧阳志远好几次了,结果都是失败而告终。

    七爷立刻做了两手准备,他叹了一口气,当年和自己在文物走私唱对台戏的胡志雕,都能逃到香港,自己为什么不能逃?

    七爷立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走出了家门。

    临走前,他拨了一个电话:“干掉魏桂堂。”

    一座神秘的别墅内,老板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它如同困兽一般,焦躁不安,自己失算了。

    自己怎么会留下梁夫中的妻子王燕和梁建?这是个破绽呀。欧阳志远又怎么会和王燕联系上?他到南州要钱是假,联系王燕才是真呀。好狡猾的欧阳志远。

    一步走错,全盘皆输。

    一定要干掉欧阳志远,干掉王燕、干掉魏桂堂。

    老板想到这里,再次拨通了七爷的电话。

    七爷的车子,已经到了龙海市机场。

    “立刻干掉欧阳志远,不要抢什么证据,连同王燕,梁建一起干掉。”

    老板声嘶力竭的喊道。

    七爷嘿嘿冷笑道:“放心吧老板,我会干掉他们的。”

    七爷关上了电话,看着墙上的电子钟,还有一个小时,就登机了。

    ……………………………………………………………………………………………………………………

    欧阳志远办好了各种手续,终于在中国银行运河县分行地下储物志远库里,取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个包的很严的一个包裹。

    欧阳志远来到地上的休息大厅,他仔细的检查完包裹,并用手机进行了扫描,没有发现什么危险。

    他立刻拿出刀子,拆开了包裹,包裹里,是一盒微型录音带,别的什么都没有。

    欧阳志远没有微型放音机,他快速的把微型录音带贴身藏好,走出了大厅。奥迪车上的青铜杀手,他的手里多出了一把无声手枪,瞄准了欧阳志远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