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愤怒的调查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六十章愤怒的调查

    欧阳志远看着李大鹏,心里很是感动。

    零点以后,天阴的很厉害,下起了小雨。

    关押在06号单间的魏桂堂,早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面黄肌瘦,脚上的镣铐,已经把脚脖磨得红肿发炎,发出股股恶臭。

    魏桂堂知道,自己的冤屈已经没有人敢给自己申诉了。

    自己从来没有犯过毒,那些从家里搜出的毒品,是有人在陷害自己。难道有人想灭口?石坝乡大堤事件已经摆平,难道有人不放心傅山老工业园的事?是故意栽赃,封自己的口?

    魏桂堂想起了傅山常务副县长赵丰年的死,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

    肯定是有人睡不着了。魏桂堂叹了一口气,这么大的佳腾集团,竟然一夜之间,灰飞烟灭,这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不知道女儿寒梅怎么样了?

    想到自己的女儿,魏桂堂心里一阵难过。都怨自己呀,是自己贪心,才卷进这一系列的工程案子。但愿女儿能平平安安。

    魏桂堂想起了那人那一双阴森森如同饿狼一般的眼睛,魏桂堂就全身颤抖。看来,自己走不出这座监狱了。走廊的灯,发声处昏暗的光芒,走廊尽头的岗哨,在来回的走动。

    透过走廊昏暗的灯光,魏桂堂看到外面在下着雨,他站了起来,脚镣发出哗啦的响声,传出很远,他看着漆黑的夜幕,想看清楚一些外面的世界,但灯光竟然灭了。

    监狱的灯一灭,正坐监狱都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欧阳志远一看拘留所的灯光一灭,他知道,李大鹏拉下了电闸,他的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在黑暗之中穿行,直奔关押魏桂堂的房间。

    每一道门,都被欧阳志远一特制的工具,快速的打开,然后关上。

    就在他快接近关押魏桂堂的房间之时,拘留所的备用电源启动了。、

    但备用电源刚一启动,就有几段电线冒出了火花,发生短路。整个监狱再次陷入黑暗之中。

    欧阳志远躲过了五六道岗哨,他的身法太快了,那些岗哨根本没有察觉有人过去。

    欧阳志远快速打开了魏桂堂的房门,冲了进去。

    正想着心事的魏桂堂,猛然看到一个人影冲了进来,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张嘴就喊,欧阳志远一把捂住了魏桂堂的嘴,小声道:“不要喊,你听听这个。”

    欧阳志远把手机放下魏桂堂的耳边,放出魏寒梅的录音。

    “爸爸,来人是我的朋友,你有什么冤屈和证据,可以给来人说。”

    魏桂堂一听是女儿的声音,他的眼泪流下来了。

    欧阳志远拿开手机,低声道:“魏桂堂,我的时间有限,你快说出你的冤屈,为什么遭人陷害,我好给你伸冤。”

    由于室内太黑,魏桂堂看不清楚欧阳志远的面容,但他感觉来人的身手极好。

    魏桂堂道:“谢谢这位兄弟了,你回去对寒梅说,我不冤枉,毒品是我的。”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小声道:“不可能吧,我知道,你是被人冤枉的,你现在还有机会申诉的。”

    魏桂堂急声道:“小兄弟,你走吧,我真的没有被人陷害,我是心甘情愿的,您回去吧,这里很危险。”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魏桂堂竟然不承认自己被冤枉,难道,他害怕有人会报复自己的女儿?

    魏桂堂扑通一声,跪倒在欧阳志远面前道:“小兄弟,我把寒梅托付给你了,求你好好的保护她,她是一个好孩子。”

    欧阳志远急速的道:“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你如果承认毒品是你的,你就会被判死刑。”

    魏桂堂道:“我死了,他们就不会伤害我的家人,如果我不死,他们就会对我的女儿下手,更会对我的儿子下手。”

    欧阳志远道:“他们是谁?”

    魏桂堂道:“我不会说的,他们实在太强大了,在龙海市一手遮天,你斗不过他们的,你走吧。”

    欧阳志远道:“他们再强大,能强过国家?

    魏桂堂道:“为了女儿和儿子,反正我不会说的,你走吧。”

    欧阳志远刚想再问,外面有拿着手电的大批警察冲了过来。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这趟是白来了,他立刻快速的冲了出去。藏到了黑暗之处。

    十几名武装特警和警察走进来,带队的竟然是市刑侦一处的处长范正法。

    范正法看了一眼魏桂堂道:“魏桂堂,走吧,给你转移个地方。”

    两名特警架起魏桂堂,在十几名警察的押送下,走出了牢房,上了一辆警车。

    欧阳志远叹了一口气,魏桂堂不知道要被转移到什么地方。

    看来,对方的势力太大了,打死魏桂堂,他都不敢说出来。背后到底是谁在搞阴谋?魏桂堂到底知道了什么内幕?

    有些事情,就是欧阳志远也无能为力,如果多给自己一点时间,自己有可能说服魏桂堂说出出来背后的秘密。可是,警察来了。

    自己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欧阳志远离开监狱的时候,天空的雨停了。这是欧阳志远第一次失败。

    李大鹏道:“老大,见到人了吗?”

    欧阳志远道:“见到了,可是人家不说。”

    两人驾车找到一家小酒馆,一直喝到天亮。

    欧阳志远回到运河县的时候,海粮集团的董事长张成民和九海养殖集团的陈广虎到了。

    欧阳志远立刻向县长黄晓丽回报。

    县长黄晓丽亲自和张成民和陈广虎在县政府小会议室里,洽谈合作事宜。农业局长王宏运和渔业养殖局长尚永军陪同。

    欧阳志远握着两人的手笑道:“张大哥、陈大哥,我们运河县的农业结构和养殖结构的调整,就靠您们了。”

    张成民笑道:“志远,咱们是互惠互利,再过几天,就是金香大米夏稻的育秧时节,你让农业局的同志把预计种植的面积报上来,我们好统一育苗,统一插秧,而且我们要给你们免费培养技术人员。”

    欧阳志远道:“太好了,张大哥。”

    欧阳志远并没有称呼张成民为张懂,而是称呼张成民为张大哥,这样显得更加亲切。

    在中国,很多集体的项目,都是在私人关系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如果欧阳志远不是自己的大舅哥萧秋鹏介绍认识张成民和陈广虎,人家海粮集团和九海养殖,根本不会来运河县洽谈项目。

    陈广虎的渔业养殖,和渔业养殖局长尚永军谈的很开心,所有的政策,县长黄晓丽给的最优惠。

    双双洽谈的很顺利,就在要签约的时候,县纪委书记陆庆田带领几个人走进会议室。

    会议室里的气氛刹那间降到冰点。

    欧阳志远一看,县纪委书记陆庆田身后,是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和副书记张正强,后面的两人,竟然是检察院的两个人。

    县长黄晓丽赶到很疑惑,市纪委书记戴宝楠带人来干嘛?她站起身来道:“戴书记,你这是干什么?”

    戴宝楠冷笑道:“我们要调查副县长欧阳志远的收入。”

    黄晓丽一听,吓了一跳,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戴书记接到举报了?掌握证据了?”

    戴宝楠嘿嘿的冷笑道:“证据就是欧阳副县长的户头上有五个亿,我们要查一下,这五个亿的来源,黄县长,你不会干预我们办案吧?”

    现场所有的官员都吓了一跳,五个亿?我的天哪?欧阳县长的户头上,竟然有五个亿,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个天文的数字。

    海粮集团的董事长张成民和九海养殖集团的陈广虎两人同样吓了一跳。难道欧阳志远要被双规?毕竟是五个亿呀,可是,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呀。

    不和省委书记打招呼,就敢双规欧阳志远?

    黄晓丽看着戴宝楠道:“戴书记,有手续吗?”

    戴宝楠阴笑道:“市常委会上的已经正式通过,周书记和郭市长都点头了。”

    欧阳志远走过来,两眼冷冷的盯着戴宝楠道:“双规?”

    戴宝楠的嘴角抽动着道:“目前还不会对你双规,我们请你协助调查,你的五个亿是怎么来的?”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既然你们没有任何证据,不是双规,就请不要妨碍我的工作,我现在没有时间协助你们调查。”

    戴宝楠冷笑道:“欧阳县长,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是奉命市委常委来调查你的存款来源,请你配合一下。”

    欧阳志远冷笑道:“调查存款的来源,你们可以到银行调查,我的每一笔存款,在银行里就可以查出来。”

    纪委副书记张正强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调查你,这是市委常委会的决定,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纪委不会冤枉一个人好人的。”

    欧阳志远微微的沉思了一下道:“好,你们是现在调查,还是到哪里调查?”

    纪委副书记张正强道:“欧阳县长,到县纪委办公室吧。”

    欧阳志远有五个亿的存款,被纪委调查的消息,刹那间传遍了整个运河县。人们顿时议论纷纷。

    黄晓丽看着走出去的欧阳志远,她的眼里充满着担心。

    欧阳志远和纪委的几个人,在县纪委办公室呆了一上午。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戴宝楠道:“戴书记,你可以随便问。”

    戴宝楠嘿嘿冷笑道:“欧阳志远,请你说出你的每一笔钱的来源。”

    检察院的两个工作人员开始记录。

    欧阳志远道:“我的五个亿存款,第一笔就是江南省清灵药业集团的分红。”

    戴宝楠一听,疑惑的道:“江南省最大的中药集团?他们为什么给你分红?你难道会有他们的股份?你为什么会有他们的股份?”

    欧阳志远道:“因为我救活了江南省清灵药业集团,他们的很多药方,都是我提供的。”

    戴宝楠一听,脸上露出了不相信的神情,冷笑道:“就凭你,能救活江南省最大的中成药集团?药方还是你的?你不会说谎吧?”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你们可以到清灵药业集团去调查,我拥有清灵药业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一年的分红就将近一个亿,呵呵,戴宝楠,你可以去调查。”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拥有清灵药业集团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怎么可能?

    欧阳志远看着戴宝楠不相信的表情,嘿嘿的冷笑道:“我的一个药方,就可以救活一个药厂,傅山中药厂面临倒闭,工人们开不出工资,到铁路上卧轨,是我出的药方,让天信药业集团买下中药厂,救活了傅山中药厂,我同样入的是技术股,我的药方让中药厂起死回生,生肌膏被军方买断产品,养颜美容膏畅销世界,嘿嘿,我同样拥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一个月的分红就是几千万,戴宝楠,你可以去调查吧,不过,你在调查期间,千万别患上红眼病,你现在内火攻心,常年心焦上火,夜里多梦,口腔经常溃疡,便秘的厉害,而切阳痿早泄,嘿嘿,你要注意身体,免得操劳过度,过早的死在岗位上。”

    欧阳志远愤怒的就想一拳轰飞这个王八蛋。他大声道:“老子有钱,都是老子正当所得,没有贪污国家一分钱,相反,老子拿出了一个多亿,让整个傅山县的孩子们都有学上,都能上得起学,而且午饭免费。傅山县的所有贫困乡,我都建立了一座希望小学,共计建了二十座,全部免费,这些都是老子个人的钱,你们纪委为什么不去调查这些?傅山县原来是龙海市最贫困的县,是我欧阳志远,引来外资几百个亿,建立了新的工业园,建成全国最大的中药材生产基地,开发了崮山群峰的旅游,让傅山彻底脱贫致富,你们为什么不去调查这些?运河县,是我欧阳志远引来红太阳集团,投资十四个亿。开发春江古栈道、运河古城和巨山湖,是我欧阳志远又邀请来海粮集团、九海集团,调整运河县的农产品机构,戴宝楠,你为什么不去调查这些?我打了你的不成器的儿子,你现在就是公报私仇,嘿嘿,你可以尽情的查,要是查不出来什么,我饶不了你。”

    欧阳志远说完,猛的站起身来,冲出了纪委办公室。两个检察院的同志刚要拦住欧阳志远,让欧阳志远推了个踉跄,差点摔倒。

    戴宝楠气的脸色发白,全身发抖,欧阳志远说的他的病,一点都没有错,特别是阳痿早泄,他确实有这个病,在这里,却被欧阳志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这让戴宝楠极其难堪。

    戴宝楠恶狠狠的冲着欧阳志远的背影大叫道:“欧阳志远,你这是什么态度?”

    可以这么说,这次调查欧阳志远,是戴宝楠最窝囊的一次。原来要调查一个干部,都是直接双规,秘密关起来,被调查的干部都是吓得要死。今天这是什么么事?被调查人竟然咆哮自己,而且强行走掉,这……这怎么可能?

    纪委副书记张正强道:“戴书记,你不要生气,欧阳县长太年轻了,一时接受不了咱们调查他的事实,现在,咱们兵分两路,我去江南省调查清灵集团,天信药业调查,看看欧阳志远说的是否是事实?”

    戴宝楠恨恨的道:“好吧,咱们就这样定了。”

    欧阳志远毕竟还是太年轻,没有受到过这种调查,更没有遭受到过挫折,所以他感到特别的愤怒,他甚至差一点打了人。

    老子身上何止五个亿,还有一张一百亿的卡。

    再过一段时间,老子的分红就会再多出几个亿。狗日的戴宝楠,你的儿子戴世军再找老子的茬,老子让他生不如死。

    其实,欧阳志远并不适合混体制,欧阳志远的内心世界,就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的快意恩仇。

    欧阳志远来到一个自己经常去的酒楼,叫墨园。

    他要了几个菜,从车里拎出来两瓶茅台,一个人很是烦躁,一瓶酒不知不觉的喝进肚里。

    由于这家酒楼环境优美干净,店老板姓墨,是个书法高手,围棋更佳,天安集团的卫东林,卫小山的父亲,经常和朋友来这里喝酒。

    今天他和同学同学甘宜涛来这里喝酒。

    卫东林和甘宜涛毕业于燕京建筑学院,两人学的都是建筑,但甘宜涛学的是古建筑系。现在,甘宜涛有自己的公司,叫远古集团,专门从事古建筑的恢复工作。

    这次甘宜涛来运河县,就是来考察运河古城的,他本来想开发运河古城,但是来晚了一步,运河县已经和红太阳集团签了开发合同。

    卫东林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一个人在喝酒,竟然喝了一斤茅台了。

    卫东林在阳泉大酒店和欧阳志远喝过一次酒。他看着欧阳志远的脸色很不好看。

    他微笑着走过来道:“欧阳县长,一个人喝酒,咱们一起如何?”

    欧阳志远看到是天安集团的卫东林,一指座位道:“请坐吧。”

    甘宜涛是位豪爽的汉子,他看到欧阳志远一个人喝光了一瓶茅台,脸上竟然毫无酒色,不禁大为佩服。当他听到卫东林叫这位年轻人为欧阳县长时,吓了一跳。有这么年轻的县长吗?

    卫东林笑道:“欧阳县长,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

    欧阳志远正烦着,他看了一眼甘宜涛道:“喝三杯酒再绍吧。”

    服务员又上了酒杯和筷子。

    呵呵,介绍人之前,先喝三杯酒?呵呵,不错。

    甘宜涛笑呵呵的到了三杯茅台道:“欧阳县长,咱们干三杯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好,有朋自远方来,干杯。”

    卫东林也笑着一起喝了三杯。

    欧阳志远看着甘宜涛喝酒豪爽,就又要了菜笑道:“相见就是有缘,今天咱们不醉不休。”

    甘宜涛笑道:“好,不醉不休,我叫甘宜涛,和东林是大学同学。”

    欧阳志远笑道:“你好,我叫欧阳志远,在县政府工作。”

    三个人又干了一杯。欧阳志远道:“甘兄,在哪儿高就?”

    甘宜涛笑道:“我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叫远古集团,专门坐古建筑生意。”

    欧阳志远一听,心中一动,古建筑生意?不错,运河古城的修复和古留城的建设,都需要古建筑学家,甘宜涛竟然专做古建筑,不错呀。

    欧阳志远笑道:“不错,甘兄,你来运河县,难道对运河古城有兴趣?”

    欧阳志远推测,甘宜涛可能是来看古运河城的。

    甘宜涛笑道:“欧阳县长说的不错,我正是来看古运河城。可惜的是,古运河成已经被红太阳集团开发了。”

    欧阳志远感到自己推测的不错。

    欧阳志远笑道:“运河县政府虽然和红太阳集团签订了合同,但甘兄可以和红太阳集团合作呀,对了,我给你看看这个。”

    欧阳志远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视频,让甘宜涛看自己拍摄的留城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留城!”

    甘宜涛失声道。

    甘宜涛今天看到过新闻,电视台里就有留城的海市蜃楼。不过,欧阳志远手机里拍摄的更清晰一点。

    欧阳志远道:“有两个项目,甘兄肯定感兴趣。”

    甘宜涛笑道:“欧阳县长,说说看。”

    欧阳志远笑道:“和红太阳集团合作,恢复运河县古城,在巨山岛上,重建古留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