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五个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十六章五个亿

    银行的资料在所有常委的手里快速的传阅着。

    党组书记魏振伦看到这份底账,他的脸色露出了快意的狞笑,嘿嘿,欧阳志远,你也有今天呀,老子的弟弟和儿子、侄子,都是因为你,一夜之间,被诬陷贩毒,这些都是你个狗日的害的,嘿嘿,你竟然有五个亿,你也和老子一样,喜欢钱呀。这次,老子同样要把你送进监狱,让你永世不得翻身。

    党组书记魏振伦想到这里,立刻站起来发难,他厉声道:“欧阳志远,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怎么会有五个亿?如果不贪污,他根本不会有这么多的钱,我建议,立刻对欧阳志远进行双和规,隔离审查,追查他的存款来历。”

    政法委书记赵大山的脸上,刹那间,露出了一丝浓烈的杀机,冷森森的道:“现在证据已经确凿,五个亿,就是不用审查,就够枪毙的条件,我建议,立刻逮捕欧阳志远,进行审查。”

    赵大山终于找到机会,对欧阳志远进行报复。“

    戴宝楠双目死死地盯住周天鸿,沉声道:“我以龙海市纪委书记的名义,现场所有的常委,把手机全部交上来,禁止对外界联系,立刻逮捕欧阳志远。”

    戴宝楠在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戴宝楠已经疯狂了,他在疯狂的赌自己的仕途,他知道,现在是最佳搬到欧阳志远的机会,自己只有搬倒欧阳志远,让这件案子引起山南省和中央的注意,自己才有机会咸鱼大翻身,借这个机会,更能升迁一步,否则,自己的仕途就会被周天鸿死死的压住,更会被边缘化。

    周天鸿站了起来,让看着纪委书记戴宝楠道:“欧阳志远就是有五个亿的存款,难道就说明他贪污吗?如果人家的五个亿,都能说明来源,都是合法的收入,你能说人是犯罪贪污吗?戴书记,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我想,就不能对欧阳志远进行双和规,甚至逮捕。在没有调查清楚前,都不能轻易的一棍子打死人。”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在看到欧阳志远竟然有这么多的存款,他也是吓了一跳,但他知道,欧阳志远的未婚妻萧眉,是山南省生产抗生素最大的药业集团——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人家资产有几百个亿,人家的未婚夫有五个亿,也并不奇怪。

    欧阳志远的品质和风格,还有他的聪明才智,他根本不屑贪污的。

    马明远站起来道:“要说欧阳志远贪污,我首先不相信,大家知道,傅山县一中设置的救助贫困生的基金,是一个亿,这笔钱,本来是欧阳志远干妈,天信药业集团副董事长冯秀梅赠给欧阳志远的资金中的一部分,是欧阳志远拿出来,以天信药业的名义,捐出来的。这一个亿,让全县的孩子上学都有了保证,孩子们从此不再辍学。还有,欧阳志远又拿出了资金,在傅山县,建了二十座希望小学,这些资金,同样出在冯秀梅赠给欧阳志远的资金中,还有傅山县猫儿乡大峡谷的那座大桥的资金,同样是欧阳志远从自己的资金中,拿出来,赞助的。没有修桥前,每年都有孩子从铁索的篮子中,掉进汹涌澎湃的大河里淹死。这些赞助项目,都是欧阳志远从自己的资金里拿出来的,同志们,你们说,具有这种风格的人,能贪污吗?”

    马明远这样一说,所有的常委们,开始议论纷纷,由于不止。

    市长郭文画的脸色在变幻不停,他同样知道,现在是搬倒欧阳志远的唯一机会。他现在犹豫,是利用欧阳志远的背景和能力,大捞政绩好呢,还是一棍子打死欧阳志远。

    上个星期,郭文画终于知道了,欧阳志远是谁的外孙子,所以,他的脑海里,才产生利用欧阳志远的背景,来捞好处。

    戴宝楠和市委书记周天鸿的争执中,市长郭文画一直没有开口。

    官场中最大的目的是什么?不是无休止的争斗,而是利益。更是在势力均衡中,自己能坐到最高的位置。

    自己如果加入戴宝楠的阵线,俩规欧阳志远,虽然能给欧阳志远制造天大的麻烦,阻止了欧阳志远的升迁。但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自己就不能利用欧阳志远,来捞政绩。没有强大的政绩作为后盾,自己能顺利的接替周天鸿的位置吗?

    现在自己最大的目的,就是市委书记这个宝座。

    干掉了欧阳志远,自己能确保坐上市委书记这个宝座吗?肯定不可能。首先,省委书记萧远山就怕要对自己残酷的打压,就像欧阳志远的舅舅,山南省常务副省长秦明月打压政法委书记赵大山一样,赵大山努力上调省厅一年,在最后的签字中,秦明月一句话,不同意,就彻底的把赵大山打进了地狱。

    何况欧阳志远背后还有副总理秦天涯,己根本没有机会和人家副总理相抗。自己要是打压欧阳志远,自己不是找死吗?

    看来,戴宝楠和赵大山、魏振伦都还不知道欧阳志远的背后势力有多大。

    想到这里,市长郭文画的从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意擦觉的奸笑。

    这笑意,一闪而没。

    想到这里,郭文画道:“我同意周书记和马市长的观点,欧阳志远同志,虽然有五个亿,但并不代表欧阳志远贪污。不论什么问题,我们都能不能凭借自己的想象力来怀疑我们的同志。但是,为了打消同志们的怀疑,抱着对每一位同志负责的精神,我建议,成立一个由纪委常委组成的调查小组,组长由纪委书记戴宝楠和纪委副书记张正强担任,两人互相监督,在不影响欧阳志远同志工作的同时,调查清楚这五个亿的来源。”

    市长郭文画的发言,让所有的常委都大吃一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赵大山、戴宝楠和赵振论绝没有想到,这次市长郭文画竟然偏向欧阳志远。这是怎么了?郭文画的脑子进水了?这是一个搬到欧阳志远的绝好机会,郭文画竟然绑着欧阳志远说话?成立调查组,而且还不能影响欧阳志远的工作,这是什么狗屁话?纪委副书记张正强可是周天鸿的人,而且,张正强已经架空了戴宝楠,几个纪委常委,都是张正强的人。这能调查出来结果吗?

    整个事件,由于市长郭文画的临阵倒戈,戴宝楠搬倒欧阳志远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但戴宝楠仍旧不回头。他已经暗暗的准备把材料寄到中纪委办公室。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终于知道,郭文画的厉害了,什么人在官场能混的风生水起,就象郭文画这种明智的人。

    马明远瞬间就明白了郭文画没有一棍子打死欧阳志远的原因。

    果然,争斗不是官场的主流,利益才是最终的目的。

    郭文画的这个建议,攻防兼备。如果欧阳志远有什么贪污迹象被查出来,这个建议是郭文画提出来的,功劳是郭文画的,如果没有查出来什么,就等于送给欧阳志远一个人情。

    官场中,最狡猾的,就是市长郭文画。

    马明远笑道:“我赞成郭市长的建议。”

    市委书记周天鸿大声道:“我也赞成郭市长的建议,大家举手通过吧。”

    市委书记周天鸿和市长郭文画连起手来,决议直接被通过。

    戴宝楠大声道:“按照程序,在工作组调查期间,我建议暂缓通过欧阳志远担任常务副县长的职务。”

    戴宝楠这句话,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按照纪委调查的规定,欧阳志远在调查结束前,不能升迁。

    周天鸿点头道:“是有这种规定。运河县常务副县长的任命,暂缓执行,散会。”

    纪委书记戴宝楠虽然没有搬倒欧阳志远,但却成功的阻碍了欧阳志远的常务副县长的升迁。这也算成功了一半。

    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作,欧阳志远交付给了宋忠军,凯旋集团和金鑫集团的职工,进行三班倒,加快整理开发区的环境和地势。

    欧阳志远这两再跑运河县的几家大酒店,准备迎接大明星的到来。

    按照事先的约定,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直奔璀璨星海大酒店,现任璀璨星海总经理魏寒梅在等候欧阳志远。

    现在是晚上八点。

    欧阳志远的车经过青山绿水会馆的时候,一辆奥迪从里面开出来,速度很快,车窗帘子放着,但由于车速过快,窗帘闪出一道缝,眼睛极其好使的欧阳志远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刑警大队长石新桥。

    欧阳志远在想看看石新桥旁边坐的是谁,但窗帘的缝隙却合上了。

    石新桥在这里干什么?上次自己看到林跃峰就是从这里跑出来的,李玫和王超然就在这里监视林跃峰。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连忙加快速度,不一会,就来到璀璨星海大酒店。

    璀璨星海的生意,已经恢复过来,生意很好,大楼前,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

    欧阳志远刚下车,一位漂亮的长发长腿的女子,漆黑的大眼睛一亮,看着欧阳志远,袅袅的走过来,微笑着道:“欧阳县长,请随我来,我们经理在等您。

    这个女孩子很年轻,很妩媚。大概有二十岁的样子,正是欧阳志远喜欢的长发长腿的类型。

    那孩子穿了一袭名贵的白色丝绸旗袍,开领很低,女孩子鞠躬的时候,两团白皙如玉的乳和房,微微颤抖着,露出了迷人心窍的优美弧度。

    女孩子说完话,转过身来,慢慢的走向大酒店。

    这个女孩子的美丽程度,并不次于萧眉,而且比萧眉更加年轻,青春的气息逼人。

    欧阳志远跟着这位美女走进了璀璨星海,小女子如同婀娜多姿的腰肢,在前面抖动着,很是好看。

    欧阳志远笑道:“美女,你叫什么?”

    漂亮的女孩子回过头来,笑道:“你叫我月芽就行了。”

    欧阳志远笑道:“月芽,很好听的名字。”

    月芽展颜一笑:“谢谢。”

    月芽的笑很好看,漆黑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一双明亮漆黑的大眼睛,笑起来,就是一双漂亮的月芽

    来到电梯前,月牙躬身道:“欧阳县长,请您上电梯。”

    欧阳志欧元不敢看小丫头开领很低的前胸,连忙走进了电梯。

    月芽看到志远的样子,不由得抿嘴笑了起来,露出了白玉一般的干净贝齿。

    电梯很快到达十楼,停了下来,电梯打开,月牙笑道:“欧阳县长,请随我来。”

    两人来道到一条装修豪华的走廊,一位身穿紫色苏式旗袍的女子走了过来。

    这个女子走进来,欧阳志远赶到整条走廊似乎一亮,这个女人太美了,美得让人的呼吸的都感动窒息。

    月芽的美丽,在于青春靓丽,这位女人美的是成熟。

    欧阳志远最喜欢的就是紫色,第二是白色。

    紫色代表典雅高贵。这件紫色苏式旗袍,穿在这个女人身上,把这个成熟的女人的典雅高贵,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

    这位身穿紫色旗袍的女人,身材高挑、凹凸有致,高翘的挺拔胸脯,随着她的走动,微微颤抖,白皙脸庞,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智慧,如同星辰,但却隐隐透出一丝忧郁。

    “您好!欧阳县长。”

    这女人优雅的伸出修长的手,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握住了这个女人白玉一般的手,笑道:“你好,魏寒梅小姐。”

    魏寒梅展颜一笑道:“欧阳县长,你怎么知道,我是魏寒梅?”

    欧阳志远松开魏寒梅的手笑道:“在运河县,这么高贵典雅的女人,只有魏寒梅小姐一人。”

    魏寒梅的眼睛一亮,但随即一暗,轻声道:“高贵典雅有用吗?我们全家不还是遭人陷害。”

    欧阳志远微微一愣,魏寒梅道:“对不起,欧阳县长,我失态了。请到我办公室说话。”

    欧阳志远看着魏寒梅眼角的忧郁道:“走吧。”

    三个人来到走廊的尽头,走进了魏寒梅的办公室。

    魏寒梅的办公室,装修的并不豪华,却很素雅,窗明几净,极其的干净利索,几盆碧绿的盆栽点缀在博古架上。

    月芽给欧阳志远倒好一杯茶,但给魏寒梅倒的是红酒。

    月芽退了出去。

    魏寒梅优雅的端着酒,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真年轻,二十三岁就是副县长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本来是医生,呵呵,没想到,误打误撞,走进了官场。”

    魏寒梅道:“这个世界,很多的事情,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欧阳志远笑道:“魏经理,这次我来的目的,就是来预订七月十号到二十号的所有房间。”

    魏寒梅道:“欧阳县长,竟然能请到香港玉女掌门人天后歌手王欣怡、台湾玉女掌门人天后歌手程琳琳,还有世界级乐队冰点乐队和迈克尔,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欧阳志远点头道:“呵呵,我正巧认识他们。”

    魏寒梅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认识这些歌手?”

    欧阳志远道:“王欣怡和程琳琳认识,但冰点乐队和迈克尔是朋友介绍的。”

    魏寒梅羡慕的道:“欧阳县长,您认识的人真多。”

    欧阳志远闻到了熟悉的茶香,茶叶清香四溢。志远抬头一看茶杯,他笑了。

    欧阳志远笑道:“好茶,是新茶凌波仙子。”

    想不到,北峰乡林山手里的那一斤凌波仙子茶叶,竟然出现在魏寒梅的办公室。

    魏寒梅顿时惊奇的道:“欧阳县长也知道凌波仙子?”

    欧阳志远笑道:“北峰乡就产了两斤正宗的凌波仙子,我那里有一斤,魏小姐有几两?”

    魏寒梅惊奇的看着欧阳志志远道:“欧阳县长有一斤?”

    欧阳志远点点头。

    魏寒梅道:“我这里有三包,一包一两,是天叶集团送来的。”

    欧阳志远道:“这么好的茶,又落入了毕天叶的手里。”

    魏寒梅道:“欧阳县长认识毕天叶?”

    欧阳志远笑道:“一个茶叶贩子而已,魏小姐,三两茶叶价格不低吧?”

    魏寒梅道:“我给了天业集团三万。”

    欧阳志远道:“好家伙,一两一万,一斤就是十万块,好厉害呀。”

    魏寒梅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您怎么会有一斤凌波仙子?”

    欧阳志远笑道:“二斤凌波仙子,是我亲自炒制的,所以,提供茶叶的茶农,送了我一斤凌波仙子,剩下的一斤,就留在了北峰乡的林山手里,很有可能,林山手里的那一斤茶叶,被毕天叶买了去,他又卖给了魏小姐。”

    “什么?凌波仙子是欧阳县长炒的?呵呵,我不信。”

    魏寒梅笑道。

    欧阳志远就把自己视察春江水库的过程说了一遍,魏寒梅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想不到,欧阳县长是位为全才。”

    欧阳志远笑道:“再是全才,今天我还是要来求你的。”

    魏寒梅笑道:“欧阳县长,可以,七月十号到二十号的所有房间,我都不会对外开放,都给欧阳县长留下,而且免费。”

    欧阳志远一听全部免费,他看着魏寒梅笑道:“全部免费?呵呵,魏小姐,你有什么条件吗?”

    魏寒梅的双眼立刻充满着晶莹的泪水,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我想请你帮我父亲伸冤,如果你能答应替我父亲伸冤,整个璀璨星海都是你的,我魏寒梅,也是你的。”

    魏寒梅说话间,伸手一划,旗袍上的纽扣瞬间解开,那雪白饱满的高翘,如同一对白玉兔子,弹跳出来。

    魏寒梅的这个动作极快,等到欧阳志远反应过来,魏寒梅身上的那件紫色旗袍,已经滑落。一具如同白玉一般的雕塑,展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我的天哪,这……这是怎么回事?魏寒梅里面竟然是真空,没穿什么内衣。

    魏寒梅是一位极其漂亮的女子,欧阳志远是医生,他早已看出来,魏寒梅还是处子。

    欧阳志远脸色一红,他的下面顿时有了反应,不受自己的大脑控制,磅礴的挺拔起来。但欧阳志远知道,天上不会无缘无故的掉馅饼。

    他强制的按下自己疯长的**,连忙转过脸去,正色的道:“魏小姐,有什么事情好好地说,请你尊重自己,也尊重我,否则,我立刻就走。”

    欧阳志远说着话,快速的抬腿就走。

    魏寒梅看到欧阳志远要走,知道人家是君子,她的脸色顿是透红,连忙道:“请欧阳县长留步,对不起,是我的不对,我穿上衣服就是了。”

    欧阳志远道:“你快穿上衣服,有什么话,你可以给我说。”

    “好的,欧阳县长。”

    魏寒梅红着脸,快速的穿上衣服。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