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开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十一章开枪

    裴洪刚咬牙切齿的道:“我和吕强和他有仇。”

    苗海洋本身就是个好事之徒,哥们义气较重,再加上他老子是新任的财政局长苗家军,整个龙海市的人都要买这位新任财政局长的面子,这就让苗海洋的心里嚣张起来。

    他一听说这辆月野这的主人和两位好朋友有仇,他立刻把警车靠了过去,对着欧阳志远的车逼了过去。苗海洋一看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是改装的,他立刻找到了理由。

    嘿嘿,小子,你竟然私自改装越野车,老子今天要好好地查一查你。

    欧阳志远刚刚来到郊区,他就看到了一辆警车逼了过来,车里一位身穿便装的年轻男子冷笑着示意自己停车。

    欧阳志愿一愣,心道,这人是谁?开的是警车,让自己停车干嘛?但又没有亮出工作证,老子时间紧,必须在领导们上班前赶到市政府,否则,等到领导们都下去了,就找不到人了。

    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苗海洋,反而加速向前驰去。

    苗海洋一看欧阳志远没有理会自己,他不由得勃然大怒,立刻拉响警笛,追了下去。

    吕强和裴洪刚开车立刻跟了上来。

    “前面的越野车,前面的越野车,我命令你立刻停下,我命令你立刻停下,停车检查。”

    苗海洋立刻拿过喊话器,大声喊道。

    说话间,拿起双管猎枪,伸出车窗,对着天空就放了一枪。

    “砰!”

    一声闷响,传出好远。

    欧阳志远听到了枪声,吓了一跳,他心里顿时警觉起来,不由得放慢车速。

    苗海洋的警车拉着警笛来了过来。

    “越野车的驾驶员,我命令你立刻下车,接受检查,双手抱头,趴下车前,快,否则,老子开枪了。”

    苗海洋停下车,打开车门,冲了下来,手里的双筒猎枪对准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看这家伙手里竟然是双筒猎枪,不由得冷笑道:“你是谁?为什么拿猎枪指着我?亮出你的工作证。”

    欧阳志远一看这年轻人手里名贵的双管猎枪,就知道对方的身份可能不低,但自己不记的得罪对方?自己也不认识这个年轻人。再说了,你就是警务人员,有拿猎枪执法的吗?

    苗海洋一看对方没有下车,反而责问自己,不由得恼怒之极,破口大骂道:“你个王八蛋,私自改装车辆,不配合交警执法,老子命令你下车,否则,老子打烂你的脑袋。”

    欧阳志远最反感别人拿枪指着自己,而且对方还骂骂咧咧的,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冷,猛地打开车门。

    “砰!”

    车门猛烈地撞击在车外的苗海洋的身上,强劲的冲击力,把苗海洋撞的载了两个跟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欧阳志远冷笑着不屑的道:“脓包。”

    欧阳志远看到还有两辆奥迪停在远处,而且车内的人,还向这里窥视。欧阳志远一眼就认出了吕强的车,吕强在春江水库炸鱼的时候,开的就是这辆奥迪,欧阳志远认识的。

    欧阳志远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看来是狗日的吕强在找人报复自己,副市长吕胜泉是怎样教育的儿子?

    倒在地上的苗海洋,哪里吃过这种亏,他的脸色立刻变得极其狰狞,咔嚓一声顶上一颗子弹,从地上爬起来,把枪口对准了欧阳志远,咆哮着道:“你狗日的敢袭警?你找死!老子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是谁,亮出你的工作证?否则,老子不客气了。”

    苗海洋冷笑道:“老子是龙海市交警大队副队长苗海洋,我现在命令你双手抱头,趴在车上,老子要检查你,否则,老子就开枪了。”

    苗海洋说着话,摸出一副手铐,欺身过来,左手一晃,就要强制拷上欧阳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哪里能让他铐住,他手指一划,苗海洋只感觉到手腕一嘛一轻,手铐和猎枪如同表演魔术似的,都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欧阳志远一脚就踹在了苗海洋的肚子上。

    “嘭!”

    一声闷响,苗海洋被欧阳志远踹飞了五六米远。

    欧阳志远拿着猎枪,闪电一般的冲向吕强的奥迪。吕强一看欧阳志远一脚把瞄海洋踹飞,拿着猎枪就冲了过来。

    吕强心虚,被欧阳志远打怕了,刚想发动车子逃走。欧阳志远对着他的车轮胎就是一枪。

    “嘭!”

    奥迪轮胎当场爆了。

    欧阳志远一下拉开了吕强的车门,一下把吕强扯了出来,一巴掌打在了吕强的脸上。

    “你个王八蛋,上次你们在春江水库炸鱼,你父亲出面,运河县公安局放了你们,现在竟然不思悔改,又指使苗海洋来检查老子,你是找死?老子打死你。”

    欧阳志远一枪顶在了吕强的脑门上,吓得吕强脸色蜡黄,双腿哆嗦道:“别开枪……别开枪,是裴洪刚指使苗海洋故意查你的,你上次在春江水库打了他,他要报仇……。”

    另一辆奥迪车上的裴洪刚一看欧阳志远打了苗海洋和吕强,他脸色一冷,快速的发动奥迪,恶狠狠的撞了过来。

    欧阳志远早就注意了这辆奥迪,他一眼看到,车里坐着的竟然是裴洪刚,而且这辆奥迪狠狠地撞了过来。

    嘿嘿,裴洪刚,你狗日的真狠,敢用车来撞击老子,你不是找死吗?

    欧阳志远一转枪口,毫不犹豫的开了枪。

    “砰!砰!”

    一声闷响,裴洪刚的两个前轮胎,顿时爆炸,奥迪车直接趴窝。

    枪声一响,吓得吕强差一点晕过去。

    “哼,脓包。”

    欧阳志远丢开吕强,冲向裴洪刚。裴洪刚发动不了车子,他狞笑着拿起身边的猎枪,咔嚓!咔嚓,快速的顶上子弹,对着欧阳志远的双腿就开了枪。

    “砰!砰!”

    欧阳志远一见这家伙要开枪,身形跳了起来,子弹从脚底发出尖利的怪啸,飞了过去。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一脚踹在了裴洪刚的车门上。

    “嘭!”车门变形,变了形的车门打在了裴洪刚的手上,他手中的猎枪被撞击的飞了出去。

    欧阳志远一把拉开了车门,一下子把裴洪刚拉了出来。

    “啪啪啪!”

    欧阳志远狠狠地打了裴洪刚几记又响又重的耳光,打的裴洪刚眼冒金星,脸一下子肿了起来。

    “住手,你是谁,难道你要找死不成?竟然敢殴打我的儿子?”

    一声尖利的中年女人声,从身后传来。

    欧阳志远转脸一看,看到一位身穿检察院制服的中年妇女,从一辆奔驰车走了下来,怒气冲冲、气急败坏的大声叫道。

    这个女人叫姚玉琴,是龙海市检察院的一位副院长,她是裴洪刚的母亲。

    姚玉琴负责一个案子,正从这里路过,就听到到了枪声,还看到了吕强和苗海洋的车子,他又看到一个年轻人,在殴打自己的儿子。姚玉琴爱子心切,立刻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有人来,还是检察院的检察官,他放开了裴洪刚,看着姚玉琴道:“你是谁?”

    姚玉琴大声道:“我是裴洪刚的母亲姚玉琴,你又是谁?为什么殴打我的儿子?难道你不知道,打人是犯法的吗?”

    欧阳志远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主管城建的副市长裴元正的妻子姚玉琴,这女人极其的护短,溺爱自己的儿子。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儿子指使苗海洋,故意查我的车,而且还用猎枪指着我,对我进行辱骂。”

    欧阳志远刚说到这里,裴洪刚看到了母亲来了,他立刻冲下车来,捡起地上的猎枪,大叫道:“你胡说,我们正常开车,你无缘无故的殴打我们,妈妈,你可不让欧阳志远跑了,抓住他。”

    姚玉琴看着儿子被打的鼻青脸肿,心里疼的要死,她本来就很疼这个儿子。她立刻咆哮着道:“儿子放心,妈妈这就报警,抓着这个罪犯,跟你报仇。”

    姚玉琴快速的拨打110,就要报警。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尽快报警,嘿嘿,你是裴洪刚的母亲?你儿子前几天私自携带枪支,在春江水库炸鱼,嘿嘿,那把手枪是你的吧?警车也是你的吧?那件事还没完吧?你丈夫裴元正竟然私自动用关系,让运河公安局放了你儿子,这件事,我一会就向周书记汇报。”

    姚玉琴一听这个年轻人提起这件事,她不由得一惊。

    儿子私偷了自己的手枪,开着检察院的警察,到春江谁库炸鱼,被运河县副县长欧阳志远当场抓住,还打了自己儿子一顿,关在了运河县公安局,要不是自己丈夫裴元正动用了关系,儿子肯定要刑拘,就是自己也脱离不了关系。这个年轻人是谁?竟然知道这件事?

    姚玉琴停止了报警,她死死地盯住欧阳志远道:“你是谁?”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就是运河县的副县长欧阳志远,今天,你儿子竟然再次指使苗海洋,干扰我的工作,平白无故的检查我的车辆,还每个人一把猎枪,企图向我开枪报复,我一会就向周书记汇报整个事情的过程。”

    “什么……你……你就是欧阳志远?”

    姚玉琴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的难看。她知道欧阳志远是谁,省委书记萧远山未来的女婿,市委书记周天鸿眼前的红人。自己的丈夫裴元正也是周书记队伍里的人,这可是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欧阳志远这种人,不是谁能惹得起的。何况,他还抓住了自己儿子的把柄。

    姚玉琴脸色一沉,看着自己的儿子道:“儿子,是怎么回事?快说?”

    裴洪刚恨得欧阳志远要死,恨不得咬一口欧阳志远。他看到妈妈问自己,裴洪刚大声道:“苗海洋是交警大队的副队长,他检查欧阳志远的车是正常的执法,欧阳志远不光殴打了苗海洋,而且还跑过来殴打我们,妈妈,欧阳志远太嚣张了,你立刻报警,让赵叔叔把欧阳志远抓起来,狠狠的修理他。”

    姚玉琴一听儿子这样说,又看到儿子被打的这样厉害,她心里虽然很难过,但欧阳志远抓住了自己的儿子把柄,看样子,这件事,儿子这顿打,是白挨了。

    哼哼,以后再让丈夫好好地整一整欧阳志远。一会再通知吕强的父亲,副市长吕胜泉,还有苗海洋的父亲,财政局新任局长秒家军。

    欧阳志远冷笑道:“裴洪刚,你不要睁着眼说瞎话,你刚才对着我开了几枪?事情到底是什么原因,嘿嘿,你看,那里有个监控,等到警察赶来,调取监控就能看到事情的经过。”

    裴洪刚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一个监控摄像头。裴洪刚顿时吓得不敢再说话、

    这个摄像头,是龙海西郊唯一的一个摄像头,能记录所有车辆进城的情况。

    姚玉琴没有报警,她一看儿子的表情,就知道儿子在说谎。看样子,事情对自己的儿子不利。

    附近的交警巡逻车听到了枪声,立刻报了警,请求增援。

    不一会,交警大队长魏宗宝的警车,鸣着警笛高速的开来。

    交警大队长魏宗宝一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检察院副院长姚玉琴,还有姚玉琴的儿子裴洪刚站在那里,裴洪刚的奥迪车,两个前轮都爆胎了。不远处,是吕强的奥迪,一个前轮也爆了,吕强和裴洪刚被人打得鼻青脸肿。不用看,就知道,是和欧阳志远发生了冲突。

    另一个地方,交警中队长苗海洋同样鼻青脸肿,也好象被殴打过。

    苗海洋仗着父亲是市里的财政局长,在交警队为人嚣张跋扈,为人不行,曾经想托关系,弄掉大队长魏宗宝,让他当大队长,所以,魏宗宝看到苗海洋被打,他心里很是高兴。

    交警大队长魏宗宝在欧阳志远手下吃过亏,上一次,魏宗宝在市局副局长吕梁山的命令下,去查傅山工业园周铁山的车队,想让四通车队进入傅山工业园,结果,欧阳志远接到消息后,赶了过来,暴打了他一顿。

    魏宗宝刚想问话,又是几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来。嘎吱……,几辆警车停了下来。

    欧阳志远心道,呵呵,这下太热闹了。

    龙海市刑警大队长沈传飞和副队长陶振恒从车上跳下来,快步走了过来。

    沈传飞看到了欧阳志远和检察院副院长姚玉琴,还有鼻青脸肿的姚玉琴的儿子。

    好吗,看样子,欧阳志远这个惹祸精,又打人了,不过,欧阳志远不会平白无故的打人。好家伙,不远处还有被打的吕强和苗海洋。事情不好办了,吕强和裴洪刚的父亲都是副市长,自己也不好处理这个案子。

    沈传飞走过去,忙向姚玉琴打招呼。

    “姚检察长,您好,这是怎么回事?欧阳县长,你来了。”

    姚玉琴一看刑警队长沈传飞来了,她心里虽然恨死了欧阳志远,但他担心欧阳志远把儿子偷拿自己枪的事情说了出来,她还是认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以后再想办法整治欧阳志远。

    姚玉琴道:“沈队长,可能是个误会,几个年轻人在开玩笑的,我看算了。”

    沈传飞一听姚玉琴说是误会,他就明白,里面的事,肯定对裴洪刚不利。要不然,这个很厉害又极其护短的女人,不会主动妥协的。

    沈传飞道:“欧阳县长,你看这件事情怎么处理?”

    欧阳志远急着去见周书记,哪有时间耗在这里,反正老子打完人了,气也发泄了,没有事更好,老子的时间宝贵呀。

    欧阳志远笑道:“沈队长,既然姚检察长说是个误会,就是误会了,市委周书记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欧阳志远走进自己的越野车,刚想发动车子,苗海洋快步走了过来,他恶狠狠地道:“欧阳志远,你打完人了,就想一走了之吗?”

    欧阳志远冷笑着,根本不理会苗海洋,而是看着交警大队长魏宗宝道:“魏队长,苗浩洋今天值班吗?”

    魏宗宝恨死了苗海洋,他一见有机会报复苗海洋,他哪里肯放过,大声道:“苗海洋今天没有上班。”

    欧阳志远道:“你们交警执法用猎枪吗?”

    魏宗宝没有看到苗海洋的猎枪,他知道欧阳志远这样问,苗海洋的车里肯定有猎枪。

    魏宗宝道:“交警一般的不配枪,更不会配猎枪。”

    苗海洋一听,队长魏宗宝并没有维护自己,不由得在心里骂道:狗日的魏宗宝,你等着,老子非把你从大队长的位置干下来不可。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快步走下车来,冲向苗海洋的警车。

    苗海洋一看欧阳志远冲向自己的警车,就知道欧阳志远是想去找自己的猎枪,他就想拦着欧阳志远。但欧阳志远是什么身手?下面一伸腿,一手指点在对方的一个穴道上。

    “噗通!”

    苗海洋就被绊倒在地。

    欧阳志远拉开苗海洋的车门,一把抓到那把双筒猎枪,走了过来道:“沈队长,我现在报警,苗海洋在不值班的情况下,私自用猎枪,瞄准我,强制检查我的车辆。我要求他亮出工作证,他不但不听,反而冲我开枪。”

    沈传飞心里暗暗骂着苗海洋,你狗日的惹谁不行,偏偏招惹欧阳志远。欧阳志远是你能惹得起的吗?但现在欧阳志远报警,自己又不能不问。

    沈传飞让手下的人现场做笔录,一个戴手套的警察,接过欧阳志远手里的猎枪,检查了枪膛,果然,有开过枪的痕迹。

    欧阳志远道:“沈队,你看,那里有监控,你调出监控,什么都明白了。”

    沈传飞连忙让人去调监控。

    苗海洋从地上爬了起来,两眼怨毒的盯着欧阳志远,恨不得咬一口欧阳志远。他一看警察去调监控,顿时傻了眼。他这才想起来,这里有个监控镜头。

    只要警察调出来监控,他们一看就会知道事情的经过。

    嘿嘿,就是公安局的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又能怎么样?你警察局的所有拨款,都要通过龙海市的财政局。

    两个警察调出来监控,看了一遍,顿时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们复制了一份监控内容,回来报告。

    一个警察给欧阳志远录了口供。欧阳志远道:“沈队,口供录完了,我到市委市政府还有事,我先走了。”

    沈传飞道:“欧阳县长,你去忙吧。”

    欧阳志远知道,沈传飞也是走走过场而已,这件事,也会不了了之。好在自己打了人,出了气。如果财政局长苗加军难为自己,自己有办法对付他。

    欧元志远看了看表,我靠,九点了,就怕周书记下去了,找不到人,今天就白来了。

    当欧阳志远赶到市委的时候,周书记没有下去,但在开党政例会,市里的领导和市委的领导都在会议室。

    欧阳志远只得在周书记的办公室里等候。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到下班的时间了,会议刚好开完。

    欧阳志远看到了周书记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连忙走出接待室,走向周书记的办公室,但还没等他走进周书记的办公室,他看到了已经是副市长的何振南。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笑道:“何县……呵呵,这次要称呼您何市长了。”

    欧阳志远笑着伸出了手。

    “哼,臭小子,什么时候来的?”

    何振南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

    欧阳志远笑道:“来了两个小时了,结果你们领导开会,现在就要下班了,对了,一会下班,咱们我请你吃饭,给你庆贺一下。”

    何振南道:“你今天要不回去,完晚上可以,上午不许喝酒。”

    欧阳志远道:“好,晚上我给你打电话。”

    欧阳志远和何振南分开,直奔周书记的办公室。

    周天鸿的秘书宗鹏飞看到了欧阳志远,走了过来笑道:“志远,你早晨就来了,怎么到现在才到?”

    欧阳志远走进了宗鹏飞的办公室,把苗海洋查车的事说了一遍。宗鹏飞一皱眉,小声道:“志远,吕市长和裴市长都是周书记的人,你们以后要互相团结。”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可没招惹他们,吕强和裴洪刚勾结苗加军的儿子苗海洋,故意拦截我,他们用双筒猎枪向我开枪,如果我不反击,会被他们打死的。”

    宗鹏飞笑道:“有这么严重吗?我给你通报一下。”

    宗鹏飞敲过门,走进去。过了好一会,宗鹏飞才出来,看着欧阳志远道:“周书记请你进去。”

    欧阳志远走进了周天鸿的办公室。

    “周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毕恭毕敬的小声道。

    周天鸿放下手中的文件道:“做吧,志远。”

    欧阳志远坐下来,笑道:“周书记,我来没带什么好东西,给你带来了两瓶酒和一包茶叶。”

    说着话,欧阳志远从包里拿出玉春露和峰尖碧波春,还有两小包凌波仙子

    周天鸿笑道:“是不是想送礼?”

    欧阳志远笑道:“就是送礼,我也是为了运河县的工业园。”

    周天鸿道:“今天的会议上,专门讨论了你们运河县的经济开发区,市里对你们开发区的进展很不满意,郭市长点名批评了你们运河县,一会就下文件,志远,你是经济开发区的主任,你应该加快步伐,开足马力,力争这个星期,把开发区的地整理出来,下个星期,所有的项目,对外招标。”

    欧阳志远笑道:“周书记,我也想快,可是我手里没钱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周天鸿道:“市里答应给你们的三个亿,财政局里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个亿,你尽快去办手续。”

    欧阳志远一听有一个亿准备好了,而不是以前说的五千万,内心狂喜至极,呵呵,多给了五千万。

    但欧阳志远还是苦笑着道:“周书记,杯水彻车薪呀,就只有一个亿,还缺少十九个亿呀。”

    周天鸿笑道:“我直接给你二十个亿,还要你干什么?本来打算给你五千万的,我截留了别的资金,给你凑够一个亿,就当启动资金,要想有二十个亿,你自己要动脑子,还要我教给你吗?呵呵……。”

    欧阳志远眼睛一亮,笑道:“您是要我集资?”

    周天鸿点点头道:“你在傅山工业园集了八个亿,在运河县,同样可以集资。省里给的五个亿,

    市里还欠你两个亿,过一段时间,想办法给你补齐,剩下的十二个亿,你可以通过银行贷款,还可以集资,所有答应出资的企业,将给他们最优惠的待遇。“

    欧阳志远道:“银行应该能贷出来一部分,我再集资一部分,二十个亿还是能凑齐的,但不知道,省里的五个亿什么时间能拨下来。”

    周天鸿道:“下个星期,你陪我到省里走一趟,拜访一下萧书记和江省长,目的就是要钱。对了,志远,你们运河县的夏季招商经贸洽谈会,要一个月以后举行,你们可以经贸搭台,搞一个经贸投资洽谈会,多请一些明星来助兴,可以拉来一些赞助集资。”

    欧阳志远一听,眼睛更亮了,不由得笑道:“周书记,您想的真周到,咱就举办一个消夏之夜夏季招商经贸洽谈会,地点就在运河古城的古老城门前。”

    周天鸿道:“好,志远,不错,我知道了,红太阳集团准备投资七个亿,开发春江水库的古栈道和运河古城,七个亿的投资呀,你的功劳居首。”

    欧阳志远笑道:“我也是偶然看到春江水库的古栈道,那里的景色并不弱于崮山七十二峰,等到古栈道和古运河,以及巨山湖万亩荷花湿地、巨山湖开发好后,我就让这些景点和崮山群峰、石头城连起来,成为配套景点,开发新的旅游线路。”

    周天鸿笑道:“不错,志远,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这是我签的字,你到财政局去办那一个亿的手续。”

    欧阳志远接过一张表格,看到周书记在上面签完字了,他接过来道:“那好,周书记,我去办手续去了。”

    欧阳志远刚走出两步,周天鸿道:“志远,副市长吕胜泉、裴元正是我们的人,我希望你们团结在一起。”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周书记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吕胜泉、裴元正的矛盾。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道:“周书记,只要他们管好自己的儿子,不主动招惹我,就会平安无事的,但如果有人就像今天上午一样,拿枪逼我,我会忍不住伤人的。”

    周天鸿道:“我已经批评了吕胜泉、裴元正他们了,志远,这件事就算了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周书记。”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走下楼去,他笑了。

    新任的财政局长苗加军不是自己的人,是市长郭文画提拔上来的,这让周天鸿很不舒服,这可是财政大权呀。

    欧阳志远看着表,十一点十分,还有二十分钟就下班了,看来,时间还来的及。

    龙海市财政局距离市委就有五分钟的路,但距离市政府却有二十分钟的路。

    欧阳志远快速的来到财政局,他的车上贴有市政府的通行证,门卫没有检查,就放行。

    欧阳志远直奔财政局局长办公室,但在二楼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

    “同志,你找谁?”

    一位漂亮的女同志礼貌的拦住了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道:“我找苗局长办手续。”

    那位女同志微笑道:“我叫冯燕,我可以看一下您的手续吗?”

    欧阳志远把手续单子递给了她,那位漂亮的女同志看了一眼,漂亮的丹凤眼一亮,微笑道:“欧阳县长,跟我来吧。”

    她说完话,就向前走去。

    欧阳志远在后面跟着,正好看到这位叫冯燕的漂亮女子如同杨柳一般柔软而纤细的腰,还有浑圆优美、弹性十足的美臀。

    这个女人真漂亮。

    其实,有时候在背后看女孩子,女孩子是最漂亮的。

    欧阳志远随着冯燕女子走进了苗局长的办公室。欧阳志远看到了坐在办工桌后面的苗家军苗局长。

    苗局长今年五十出头,身体很瘦,如同竹杆一般,身上穿了一套整齐的中山装,头发有点花白,竟然带着一股老秀才的味道,但一双眼睛却破坏了他的书生气。这人竟然长了一副寒芒四射的三角眼,显得更加阴沉。

    “苗局长,运河县的欧阳县长来办手续了。”

    苗家军正看着一份文件,他一听欧阳县长这四个字,那双三角眼,猛然亮出一丝阴毒的寒芒。

    欧阳志远,嘿嘿,你终于来了,你上午不是逞英雄吗?竟然敢殴打我的儿子,嘿嘿,打了老子的的儿子,你狗日的真是狗胆包天,嘿嘿,还想来办手续,老子玩死你。

    苗加军用鼻子冷哼一声,看也不看欧阳志远,接过单子一看,沉声道:“上面没有郭市长签字,不符合规定。”

    苗加军扔回了那张手续表,可能是由于用力过猛,手续表掉在了地上。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寒,脸色变的极其难看。

    这个狗东西,竟然敢仍老子的手续表,苗加军肯定是故意的,嘿嘿,上午揍了你的儿子,惹急了老子,连你个老东西都揍。

    冯燕一看苗局长把单子扔到了地下,她弯腰去捡地上的单子,欧阳志远看到了苗加军的双眼露出一丝贪婪的目光,这目光飘向了冯燕的胸脯。

    冯燕由于弯腰去捡那张表格,胸前的领口大了一点,露出了两个雪白高翘的半圆弧度,极其的诱人。

    欧阳志远看出来,苗加军这人更加好女色,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冯燕把捡起的单子递给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对不起,上面还要郭市长签字才行。”

    欧阳志远道:“过去不是郭市长、周书记和马市长,谁签字都行,现在为什么不行了?”

    苗加军冷哼一声道:“这是最新规定。”

    欧阳志远只得接过单子,走出了苗加军的办公室。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市政府办公大楼,当他赶到办公大楼的时候,整个办公大楼已经空无一人,领导们都下班了。这让欧阳志远很是郁闷。

    狗日的秒加军,等你犯到老子手里,老子弄死你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愤愤的走下楼,心里恼怒不已,回家吧,吃完饭再来。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自家的诊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