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好好地玩一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五十一章好好地玩一下

    陈雨馨和韩月瑶两人游玩了一天,刚洗完澡,两人正说着笑话,外面传来敲门声。

    韩月瑶笑道:“欧阳大哥说要请我们吃饭,肯定是他来了。”

    陈雨馨笑道:“去开门看看。”

    韩月瑶跑过去打开门,果然,外面站着欧阳志远。

    房门一看,欧阳志远看着蓬松着秀发,身穿一件漂亮浴袍的韩月瑶,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小丫头长得越来越漂亮了,特别是洗浴后的少女,就如同雨后的翠竹一般的清新怡人。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越来越漂亮了。”

    韩月瑶脸色一红,瞪了欧阳志远一眼,接着笑嘻嘻的道:“大色和狼,快进来,你准备请我们吃什么饭?我都饿死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快去换衣服,咱们去贵宾厅的翠竹轩,我订好了位置。”

    陈雨馨道:“还有别人么?”

    欧阳志远道:“我把宋忠军、陆建和张吉祥调过来了,还有周铁山的运输队,这几个人,你们都认识。”

    韩月瑶笑道:“周铁山?是那个长的又高又壮的黑大个吗?”

    欧阳志远道:“月瑶,你可不能喊他黑大个,你应该叫周大哥。”

    敢月瑶笑嘻嘻的道:“能做的上我大哥的,只有你,别的我一律不喊。”韩月瑶说着话,去房间里换衣服。

    不一会,两位小姐换好衣服,三个人走向贵宾厅翠竹轩。

    韩月瑶换了一身火红的名牌运动装,更加显得英气逼人,而陈雨馨侧换了一身紫色的休闲装,披肩长发,随风飘舞,更加增添了一丝高贵的妩媚。

    三个人来道贵宾厅的翠竹轩,看到西装革履的周铁山已经到了,宋忠军他们还没来到。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去道:“周大哥,你来到了。”

    周铁山连忙和三个人打招呼。

    “志远,我刚来到,我听说你把宋忠军他们调过来了?”

    周铁山看着欧阳志远道。

    欧阳志远道:“是的,周大哥,我让他们三个人来帮我,他们一会就到。”

    欧阳志远话音还没落,就看到了宋忠军、陆建和张吉祥走了进来。

    “呵呵,快进来,人到齐了,上菜上酒。”

    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县长,不要客气。”

    宋忠军拉着张吉祥的小手,看着欧阳志远笑道。

    欧阳志远道:“大家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

    服务员开始上菜倒酒。女士喝红酒。

    欧阳志远端起了酒杯道:“忠军,陆建,吉祥,周大哥,我欧阳志远谢谢你们来帮我。”

    宋忠军端起酒杯道:“欧阳县长,士为知己者死,我们三个人自从跟着你工作以来,我们真正的感觉到,我们跟对了人,是你給我们办了进入体制的手续,让我们从没有固定的工作,转到了国家的铁饭碗,来,欧阳县长,我们三个人,共同敬你一杯。”

    陆建和张吉祥也同时举起了酒杯,陆建道:“欧阳县长,感谢你还想道我们兄弟,自此你走后,戴立新那个王八蛋,架空了我们,就不在让我们负责安全和财会,他另外安排了心腹,我没早就不想干了,这两天正准备走,想不到,欧阳县长又把我们调了过来,我们三个人,很感激欧阳县长,这酒,我们三个人敬你。”

    欧阳志远笑道:“先不要敬,按照龙海的规矩,喝完三杯。”

    周铁山笑道:“好,三杯就三杯,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几个大男人连续喝了三杯酒,张吉祥、陈雨馨他们喝的是红酒,让她们随意。

    就在他们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翠竹轩的门推开了,岳意林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欧阳志远一看,进来的这个人有四十左右,长得人高马大,一脸横肉,面目凶恶,长了一双阴沉的三角眼,看容貌就不是好人,身后的两个保镖,每人手里拿着两瓶茅台。

    欧阳志远一皱眉头,这个人太无理了吧,怎么会乱闯人家的包间。

    韩月瑶看到欧阳志远皱着眉头,就知道,欧阳志远肯定不认识。

    “你们是谁?”

    韩月瑶脸色一沉,噌的一声站起来,狠狠地瞪了岳意林一眼。

    岳意林没看韩月瑶,却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县长,您好,我岳意林今天来拜访您了,你不会介意吧。”

    欧阳志远很反感这家伙打扰了自己喝酒的雅兴,脸色一沉道:“我不认识什么岳意林,请你们出去吧,别耽搁我们喝酒。”

    岳意林一看欧阳志远沉下脸来,他不由的一愣,自己在运河县混了十几年了,还没有谁敢距了自己的面子,今天欧阳志远竟然撵自己出去,真视岂有此理。

    唯恐天下不乱的韩月瑶,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她一看欧阳志远沉下脸来,而对方的容貌极其凶恶,让人厌恶,她立刻站起身来道:“喂,三角眼,滚吧,我欧阳大哥不想见你。”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上来就叫人家三角眼,还让人滚,差一点乐了。

    岳意林没想到,有人竟然敢叫自己的外号三角眼,而且换让自己滚,他的脸顿时一寒,沉声道:“丫头,说话这样没有礼貌,小心自己嫁不出去。”

    韩月瑶本来很是喜欢欧阳志远,但欧阳志远始终不给她机会,这让韩月瑶很是生气,但小丫头一直把这人口气压住了,憋在自己的心里。今天这个面目憎恶的男人,竟然说自己嫁不出去,这不是打人的脸吗?

    脾气火爆的韩月瑶一声冷笑,身形好像弹簧似的蹦起,一只脚如同车轮一般旋起来,夹杂着刺耳的风声,踹向岳意林的脸。

    岳意林一看小姑娘竟然动手,不由的冷哼一声,一摆手,两个保镖嗷嗷叫着冲过来,抡起手中的茅台酒,就砸向陈雨馨。

    欧阳志远哪能让人伤到韩月瑶,手指一弹,两粒花生米无声无息的弹了出来,射到两个保镖胳膊上的曲池穴上。

    两个保镖的胳膊肘一麻,手中的酒瓶就拿不住了,俩瓶茅台酒飞上了岳意林的后背。

    “嘭嘭!”

    俩声闷响,两瓶酒砸在了岳意林的后背上,把岳意林砸得一个趔趄,韩月瑶的脚到了。

    “嘭!”

    岳意林在韩月瑶的一脚下,顺着门飞了出去。

    好家伙,这个丫头太强悍了。

    岳意林哪里吃过这种亏,他嗷嗷叫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声道:“你个臭女人,竟然敢打人,来呀,给老子打。”

    他不敢招惹副县长欧阳志远,但对韩月瑶,他可是敢打人。

    外面的十几个打手从一楼冲了上来。

    “岳意林,你在干嘛?”

    一声不怒而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岳意林转脸一看,我的天哪,县公安局长周玉海正站在自己身后,冷冷的看着自己。

    岳意林吓了一跳,连忙道:“周局,您好,我们没……干什么。”

    周玉海一出现,那些打手顿时吓得掉头就跑,就是岳意林也不敢在周玉海面前说什么。

    周玉海本来今天晚上有任务,但后来,任务取消,周玉海就赶了过来。

    他正看到岳意林让人冲进翠竹轩,立刻喝住了岳意林。

    “岳意林,还不快滚,里面是我的朋友。”

    周玉海狠狠的瞪了一眼岳意林。岳意林什么人都敢惹,就是不敢惹周玉海,他怨毒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和韩月瑶,带人恨恨的离开。

    欧阳志远听到了周玉海的声音,连忙走了出去笑道:“玉海,你不是执行任务去了吗?”

    周玉海道:“任务临时取消,这不,我就赶过来了。”

    欧阳志远道:“那人是谁?这么嚣张?”

    周玉海道:“这人叫岳意林,是安元集团的董事长,为人阴毒强横,手段毒辣,做事周密,

    他垄断了运河县的三分之一的建筑沙子石子和砖头,是运河县的一个毒瘤,在建老工业园的时候,他捞尽了好处,他的安元集团,承建了很多的工程。对了,你要小心这个人,新开发区的工业园,正好属于他的地盘,他肯定会向你要工程,而且会垄断建筑所有的材料,志远,你要小心,今天他吃了亏,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欧阳志远道:“玉海,他是不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

    周玉海道:“是,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找到证据,等我有了证据,一定抓起来。”

    欧阳志远冷笑道:“我的开发区,他敢垄断建筑材料,嘿嘿,那是他找死。”

    欧阳志远和周玉海回酒桌旁,大家都认识,服务员添了一副碗筷。

    第二天中午,运河县老工业园的焦化厂在南水北调环保监察室主任张士亚和副主任关诗琳的监督下,还有大批的记者见证下,县委书记王广忠和县长黄晓丽带领亲临现场,对五座焦炉进行定点爆破,五座焦炉轰然倒塌。

    所有的记者都围住了县委书记王广忠进行采访,记者们都知道,被爆破的焦炉中,有一座是王广忠的二哥的。

    “请问王书记,这几座焦炉里有一座是您二哥的,两年多根本没有收回建焦炉的成本,但为了国家的南水北调工程和不污染环境,今天,毅然炸掉这些焦炉,请问您是怎样作通你二哥的思想工作的?”

    记者们开始采访王广忠。

    王广忠对着摄影机道:“我的二哥虽然是投资商,焦炉的老板,但我和二哥都知道,焦炉的污染很厉害,现在国家进行南水北调的工程,我和二哥一致认为,个人的经济利益和国家的利益比较,个人应该无条件的服从国家的利益,只有国家富强了,国家进步了,我们个人才能富裕起来。我是县委书记,党员,我更应该以身作则,走在别人的前面,带头做好自己亲属的工作,为大家做个榜样,总之,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

    这个采访新闻,在各大电视台播放后,县委书记王广忠的讲话,让很多人知道了,运河县有个大公无私的县委书记。

    焦炉爆破的当天,整个运河县的空气极好,蓝天白云,过去那种如同臭鸡蛋一般的呛人气味

    硫化氢,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们终于可以深深地做了一个深呼吸了。

    焦炉一爆破,陈雨馨的开发运河古城的合同,正式签约了。陈雨馨把石头城和四眼泉都交给了经理卢建平,自己和副经理黄玉伟、秘书蔡轻云主要负责运河古城的开发。

    杨凯旋和沈朝龙的人和大型机械,都运到了开发区,开始整理开发区的场地。

    欧阳志远让宋忠军负责整个开发区的工作,陆建负责生产安全监督,张吉祥担任总会计师。

    二十个亿的投资,根本都没有到位,只有五百万的资金,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龙海市答应给的两个亿,说是先给五千万,,到现在还没有到位。欧阳志远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到市里、到省里要钱。

    今天早晨,欧阳志远安排好工作,开着自己的越野,直奔龙海市市政府,开始要钱。

    掌管财政大权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市委书记周天鸿,另一个就是市长郭文画。

    欧阳志远第一个要找的就是市委书记周天鸿。欧阳志远给周天鸿带了两瓶玉春露,一斤峰尖碧波春,两包凌波仙子茶叶。

    欧阳志远苦笑道,为公家要钱,自己却搭上礼物,你说,这是什么事?

    ………………………………………………………………………………………………………

    裴洪刚和吕强回到龙海市后,两人气的要死,两人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在运河县的春江水库炸鱼,竟然被运河县的副县长欧阳志远打了一顿,而且还被关在运河县公安局半天,真是岂有此理。要不是自己的父母出面,运河县公安局还不放人。欧阳志远,你等着瞧,这个仇,老子一定要报。

    裴洪刚和吕强,还有一个,就是龙海市财政局局长苗家军的儿子苗海洋。

    今天,三个人相约到巨山湖去打野鸭子。九十年代初期,当时还没有禁枪,那些公子哥们手里都有双筒猎枪。

    苗海洋在市交警队当副队长,这家伙也极其的好玩,从来都不认真的工作。

    交警大队长魏宗宝平时根本不敢过问苗海洋的事情,苗海洋开的以一辆警车。

    三个人刚出龙海市,裴洪刚就远远的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开了过来。裴洪刚立刻狞笑起来,他快速的拿出电话,拨通了苗海洋的电话道:“苗海洋,对面开来的越野车,是我的仇人,今天咱们好好地玩一下。”

    苗海洋道:“那人是谁?得罪过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