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借刀杀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十八章借刀杀人

    高贵文一见欧阳志远自上而下的劈了下来,俩个人同时左右爆闪,拉开了距离,欧阳志远这一招再次走空,落到了地上。

    高贵文一看欧阳志远落到了地上,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冷笑,一个般拦锤快若闪电一般的轰向欧阳志远的太阳穴。高桂武和自己的哥哥心灵相通,同样以一个般拦锤,砸向欧阳志远的后心。

    两人看准了欧阳志远刚刚落到地面,身形未稳的时候,发动了疯狂而致命的进攻。

    般拦锤是太极拳里面进攻最强的招数,威力极大,俩个惹得拳头如同奔雷一般,一左一右的带着撕裂空气的轰鸣轰了过来。

    欧阳志远脸色一变,这两个家伙的武功真是不低。左右的退路都被封死,欧阳志远的身子瞬间变成一根弹簧,猛然弹起,向前窜去。

    高贵文嘿嘿冷笑道:“你上当了,欧阳志远!”

    高贵文和高贵武两人的身行快速的移动,另外的拳头又是一个般拦锤,迎面捣向欧阳志远的面门。这一招的般拦锤,比上招的速度更快,如同雷电一般。

    风声一起,拳头就到。

    高贵堂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他知道,欧阳志远就是神仙,也绝对躲不过去这次的般拦锤,欧阳志远输定了。

    周玉海也是搏击散打的高手,他一看欧阳志远有危险,连忙大声道:“快躲!”

    黄晓丽也是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躲不开这两计般拦锤,他不由得一声冷笑,老子为什么要躲?老子偏不躲。

    欧阳志远一声暴喝,双拳猛然紧握,对着两人的拳头轰了出去。

    高满堂一看欧阳志远要硬拼,他不由得冷笑起来。高贵文和高桂武的般拦锤,就是自己也不敢硬碰,只能躲闪,何况是欧阳志远?

    说时迟,那时快!众人只听得一声巨响:“嘭!”

    四只拳头顿时硬碰硬的砸在了一起,发出沉闷的轰鸣。

    欧阳志远的身形直接飞了起来,他的两只袖子,发出噗噗噗的爆裂声,变为碎片。

    我的天哪,好厉害的劲气对撞。

    “哈哈,我们赢了!”

    高满堂一看欧阳志远被高贵文和高桂武打的飞了起来,就连欧阳志远的袖子,都被强悍的劲气震碎,不由得哈哈狂笑起来。

    这时候,欧阳志远极其狼狈的落了下来,腾腾的后退两步,被赶过来的周玉海扶住。

    欧阳志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血迹,身形剧烈的晃动着。

    这是欧阳志远自从出道以来,最狼狈的一次。可见高贵文和高贵武两人的联手,有多么的厉害,威力是多么的强大。

    黄晓丽一瘸一拐的快速的跑过来,满脸关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受伤了?”

    欧阳志远没有说话,她的两眼死死地盯住高贵文和高贵武。

    高满堂的弟子们一看到欧阳志远被震飞,而且还吐了血,顿时一声欢呼,跑向高贵文和高贵武两人。他们知道,自己赢了,自己的祖坟不会迁移了。

    他们刚跑到高贵文和高贵武两人的身旁,这两个家伙的身形开始晃动起来,五六个人连忙扶住高贵文和高贵武。

    “噗!噗……。”

    俩个人的脸色变得煞白,喷出了两口鲜血,身形慢慢的开始后退。

    一米……两米……三米……。

    高满堂一看两人的神情,脸色一变,就知道不好,连忙跑向两人。

    本来扶住两人的那些弟子们,直觉得两人身体上传出来滔天的强大劲气,如同万丈波涛一般,弹了出来,瞬间把所有人弹开。

    噗通!噗通!

    五六名弟子直接被弹得飞了起来,倒了一地。

    高贵文和高贵武试图稳住自己的身行,但一道道强大的劲气在体内如同海啸一般,撞击着自己的身体,一道劲气比一道劲气厉害。

    腾……腾……腾……。

    两个人根本停不住自己的身体,身子一直到后退,瞬间就腿到了五米开外。

    噗通!噗通!

    两声闷响,两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极其狼狈的又喷出两口鲜血。

    这个意外的变化,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惊。

    明明是欧阳志远被震的飞了出去,怎么高贵文和高贵武也向后退,而且还喷出了两口鲜血?

    这算是谁赢了?

    “千重浪劲气!”

    高满堂脸色巨变,失声叫出了欧阳志远这一招武功。他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两颗药丸,放进两人的嘴里,低声喝到:“咽下去。”

    高贵文和高贵武知道自己受了严重的内伤,两人连忙吞下药丸。

    欧阳志远对着黄晓丽和周玉海笑道:“我没事。”

    黄晓丽一看欧阳志远真的没事,顿时放下心来。

    周玉海笑道:“你这家伙,吓死我了。”

    欧阳志远看着黄晓丽和周玉海对自己的关心,他感到心里温暖极了。他擦去嘴角的血迹,慢慢的走向高贵文和高贵武笑道:“二位,还能继续比吗?如果站不起来,你们就输了。”

    高贵文和高贵武两人知道,自己输了,两人的内劲叠加起来,还没有拼过人家欧阳志远。

    两人恶狠狠地瞪着欧阳志远,想站起来,但五脏六腑的剧烈疼痛,让两人根本站不起来,两人只有干瞪眼的份。

    高满堂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志远道:“算你狠,我们输了!”

    高满堂知道,就算自己和欧阳志远再打一场,自己绝对不是欧阳志远的对手。

    他要是和欧阳志远对决,绝对会输的更惨,他丢不起这个人。

    欧阳志远一看对方认输,看着高满堂道:“既然你们认输,高家祖坟必须迁移。”

    高满堂阴毒的看着欧阳志远道:“给我们一点时间。”

    欧阳志远道:“我给你们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后,你们不迁走祖坟,我们将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高满堂冷哼一声道:“你等着吧。”

    欧阳志远摸出两粒药丸,扔向高满堂道:“你的药丸不起作用,还是用我的吧。”

    高满堂连忙接住欧阳志远的两粒药丸,药丸落在手里,清香扑鼻,晶莹圆润,一看就知道是治疗内伤的好药。

    高满堂把两颗药丸分别给高贵文和高贵武吃下去。

    欧阳志远走到周玉海和黄晓丽的身边道:“走吧,一个星期后,再来。”

    几个人走向欧阳志远的越野车。

    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笑道:“志远,你最后使用的那一招叫什么?威力这么大?竟然让高贵文和高贵武两人自动后退,就是那些去扶两人的弟子,都被震的飞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这招叫千重浪劲气。”

    周玉海笑道:“我听说过这种神奇的内劲,是可以把自己的内劲打进对方的身体里,可以对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但必须有强大的内劲为基础。”

    周玉海笑道:“志远,我想学这一招。”

    欧阳志远看着周玉海道:“你想学的话,我先教你阳关三叠,练成后,能发出三道内劲,等你练成了,再教你胡笳十八拍,能练出十八道内气。”

    周玉海笑道:“太好了。”

    欧阳志远把口诀和内劲的原理都交给了周玉海。

    …………………………………………………………………………………………………………

    再说高满堂带着众人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一片铁青。

    自己的祖坟说什么都不能拆迁,那可是一块风水宝地呀。

    高满堂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在燕京开武馆的大哥高擎天的电话。

    高擎天正坐在客厅里喝茶,电话铃响了,他一看号码,是自己老家的二弟高满堂打过来的。他连忙接过来道:“满堂,什么事?”

    高满堂沉声道:“大哥,有人想动咱家的祖坟。”

    “你说什么?谁这么大的胆子?想造反不成?”高擎天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片。

    高满堂道:“是运河县的副县长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高擎天一愣,欧阳志远?是哪个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不是在傅山县担任副县长吗?难道是他?

    高擎天道:“是傅山县的欧阳志远?”

    高满堂道:“就是他,欧阳志远已经从傅山县调到运河县了,运河县要建设新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咱家的祖坟正好在规划内,欧阳志远带人来,要强制搬迁咱家的祖坟。”

    高擎天一愣,运河县要建设新的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不是私人的恩怨呀,怎么会这么巧?竟然把自己家的祖坟圈了进去,自家的祖坟不能动呀,那可是一块风水宝地呀。

    “大哥,要不要个给贵庭打个电话,让贵庭出面。”

    高满堂道。

    高贵廷是高家唯一走进燕京里的官员,是高家镇的骄傲,更是高家的骄傲。

    高贵庭虽然是远房的一位侄子,但和高满堂都是一个老祖宗的,现任中纪委第六监察室主任,级别正厅级。

    虽然高贵庭只是个厅级干部,但他的权力极大,他曾经揪出来好几个副部级的贪污犯。

    高擎天知道,经济技术开发区,都是国家投资的项目,开发区肯定不会让步的。

    自己给欧阳志远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留下坟头?

    高擎天道:“我认识欧阳志远,我打个电话问问。”

    高满堂一听自己的大哥竟突然说认识欧阳志远,心中顿时生出一点希望,同时又狠惊奇。大哥怎么会认识欧阳志远?

    高擎天开始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刚到自己的办公室,喝了一杯水,自己的电话就响了,他一看号码,竟然是燕京的太极武官高擎天的。

    欧阳志远知道,高满堂肯定和高擎天有关系。高擎天肯定是来打探消息的。

    欧阳志远按下接听键。

    “高师叔,您好。”

    欧阳志远连忙向高擎天问好。

    高擎天笑道:“志远,你调到运河县了?呵呵,那可是你师叔的老家。你要帮我照看一下高家镇的老少爷们。”

    欧阳志远苦笑道:“师叔,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但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肯定会照顾高家镇的。”

    高擎天道:“听说运河县要建设新的开发区,高家的祖坟要迁移?”

    欧阳志远连忙道:“高师叔,是的,您和高满堂是什么关系?”

    高擎天道:“我是他的亲大哥。”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好吗,这可是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呵呵,高师叔,您以前怎么没说呀?”

    欧阳志远开始苦笑。

    高擎天道:“现在说也不迟,志远,你看能不能不挪高家的祖坟?”

    欧阳志远道:“高师叔,总体规划是省里和市里决定的,您说,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我能做主吗?县里还有县长和县委书记,您只要做通王书记的工作,我就不迁移您老的祖坟。”

    欧阳志远苦笑着道。

    高擎天一想,也是,欧阳志远同样是听使唤的,他也做不了主。

    欧阳志远又道:“高师叔,你家的祖坟正好是开发区主干道的路基,要是在别的地方,不迁就不迁了,在主干道路基下,您说,这个主干道,能绕开您老家里的祖坟,拐个弯道吗?”

    “呵呵,也是,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高擎天放下了电话,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沉思了一下,开始拨打侄子高贵庭的电话。

    高贵庭是中纪委第六监察室的主任,这两天,他和第五处监察室主任黄天旭联合办案,在调查一位副部级的案子。

    高贵庭一看是自己远房大伯高擎天的电话,他连忙接了过来。

    “大伯,您好。”

    高贵庭对大伯很是客气。

    “贵庭呀,咱老家的祖坟就怕保不住了。”

    高擎天叹了一口气道。

    高贵庭一愣,忙道:“大伯,您说说是什么情况?”

    高擎天道:“运河县搞什么开发区,有个叫欧阳志远的副县长,非要咱们的祖坟迁移不可,你说,咱们的祖坟能动吗?”

    高贵庭一听,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轻声道:“大伯,我知道了,我问一下。”

    高贵庭放下了电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下面的人真是不给自己的面子,老家的祖坟都有人敢动,真是岂有此理。

    看来,自己要施加一点压力才行。免得下面胡来。

    高贵庭拨通了龙海市市长郭文画的电话。郭文画一看是中纪委第六监察办公室主任高贵庭的电话,不由得吓了一跳。

    高贵庭找自己干吗?郭文画连忙把电话接了过来。

    虽然高贵庭和自己一样,都是正厅级,但他是中纪委的监察室的主任,自己可不敢得罪他。

    “郭市长,你好。”

    电话里传来高贵庭温怒的声音,这声音显得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

    郭文画连忙道:“高主任,您好,您有什么事我去给您办?”

    郭文画知道,高贵庭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给自己打电话的。郭文画的声音带着献媚的颤音。

    高贵庭冷声道:“我听说,有人想动高家的祖坟,有这么回事吗?如果是国家的建设,动了就动吧。”

    “咔嚓!”

    高贵庭说完话,就挂上了电话。

    郭文画知道,高贵庭说的是反话。人家在生气呢。高贵庭的老家在运河县的高家镇,什么工程在高家镇那里动工?

    运河县的新经济开发区的工业园,就建在高家镇附近。难道是工业园要动高贵庭家的祖坟?

    王广忠呀,王广忠,你这不是给老子惹事吗?

    郭文画立刻拨通了王广忠的电话。

    王广忠连忙道:“郭书记,您好。”

    “王广忠,你听好了,不许动高家的祖坟,否则,你吃不了兜着。”

    郭文画的声音充满着强烈的不快和对王广忠的不满。

    王广忠一听,刚想解释道歉,但郭文画咔嚓一下挂上了电话。

    王广忠不知道,高家镇还有个高贵庭在中纪委工作。他知道高家镇主坟是个麻烦事,所以才派欧阳志远去摆平这件事,他也知道,欧阳志远和高满堂的弟子比武的事,早就有人向自己汇报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他在心里佩服欧阳志远的强悍。但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惊动市长郭文画。

    难道高家镇的高家,有人在上面当官?绝对有这个可能。

    不然,郭市长怎么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想到这里,他立刻把县政府办公室主人卫建安叫来。

    不一会,卫建安小跑着进来了。卫建安以为王广忠有急事,再加上他是卫建安的心腹,他忘记了敲门,就跑着进来。他本来是想让王广忠看看自己的忠心,却没想到王广忠的内心早已掀起了滔天的怒火。

    “滚出去!”

    王广忠一声低喝,双眼透出强烈的不满和愤怒。

    卫建安的脑子转的极快,他瞬间就知道了,自己没有敲门。卫建安的脸色变得煞白,冷汗流了下来,他连忙退了回去,关好门,重新敲门。

    “哼!”

    王广忠一声冷哼道:“进来。”

    卫建安小心翼翼走了进来,轻声道:“王书记,您叫我?”

    王广忠冷声道:“高家镇的人,有谁在上面任职?”

    卫建安一听,只吓得冷汗直流,他知道了王书记为什么发怒了。高家镇的高贵庭在中纪委工作,自己记得告诉过王书记了。但现在看来,王书记肯定不知道这件事。坏了,新工业园的征地不是和高家镇发生冲突了吗?难道在中纪委工作的高贵庭发怒了?

    自己告诉过王书记,肯定是他忘记了,但是卫建安可不敢说自己说过了这件事,领导能犯错忘记吗?

    卫建安连忙道:“对不起,王书记,我忘了告诉您,高家镇的高贵庭在中纪委第六监察办公室任主任。”

    王广忠明白了,肯定是中纪委的高贵庭给市长郭文画打电话了,郭市长这才向自己发难。

    王广忠冷声道:“出去,好好的写一份检查,再把运河县所有在上面工作人的名单职务和社会关系,给我一份。”

    卫建安顾不上擦去脸上的冷汗,躬身道:“是,王书记。”

    卫建安狼狈的退出王广忠的办公室。

    王广忠叫来秘书冯济远道:“去把欧阳县长找来。”

    冯济远看到了王广忠在发火,他早已躲到一边去了,现在王书记让自己去找欧阳志远,他连忙去找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正在办公室安排沈朝龙和杨凯旋过来签订基建的合同。他看到了王广忠的秘书冯济远在敲门。

    欧阳志远的房门没有关严。

    “进来吧,冯秘书。”

    冯济远微笑道:“欧阳县长,王书记请您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欧阳志远道:“好的,我这就去。”

    欧阳志远站起来,跟在冯济远身后,来到王广忠的办公室。

    “王书记,您好,您叫我?”

    欧阳志远很尊重王广忠。王广忠道:“坐吧,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王广忠道:“谢谢王书记。”

    王广忠拿出工业园的规划图道:“志远,把工业园的主干道向左横移一百米。”

    欧阳志远看着王书记道:“向左横移一百米?为什么?”

    王广忠道:“把高家镇高家的祖坟让开,不要动高家的祖坟。”

    欧阳志远一愣道:“高家已经答应迁移祖坟了,为什么还要横移一百米?总体规划图是不乱改的,如果修改一个地方,一枝动,百枝摇。”

    王广忠笑道:“还好,现在只是开始征地,没有破土动工。”

    欧阳志远心道,王广忠真不是好鸟,老子拼死拼活、费尽心血的打败了高满堂的弟子,现在竟然要挪主干道,这不是让老子白白的出力吗?

    为什么要挪主干道?难道有人向王广忠施加压力?欧阳志远立刻想起高家的一个老头子说过,高家有人在燕京工作,那肯定是高满堂向燕京方面求救了,高家在燕京工作的人向王广忠施加了压力。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我们现在就是把高价的祖坟让出来,但那十几个坟头在开发区里,也不好看呀?以后要是上级领导来参观,看到了那十几个坟头,您说,要是问责的话,向谁问责?这件事还不如早点处理好,以免留下后患,再说了,高家已经同意迁坟了。”

    王广忠冷笑道:“志远,你把高价的人打败了,他们是同意了迁坟,但是人家照样向燕京的领导求救,上面已经同意,让开发区横移一百米,让开高价的祖坟。”

    欧阳志远一听,我靠,这还有开发区给死人让地方的?这不是笑话吗?

    欧阳志远笑道:“王书记,高家的人,是谁在燕京做领导?”

    王广忠一天听欧阳志远这样问,心里瞬间就有个主意,哈哈,就让欧阳志远和高贵庭斗一斗如何?看看谁厉害?嘿嘿,真不错呀。要是欧阳志远被斗下去,自己就免除了一个斗争的敌人,如果高家失败,把工业园建好,功劳还是自己的。

    想到这里,王广忠道:“高家镇有位叫高贵庭的,此人在中纪委担任第六监察室主任。志远,你知道,中纪委在所有干部面前,那是天的存在,你说,我们犯得着和高家较真吗?开发区横移一百米,也没有什么事。”

    欧阳志远心道,燕京的一个厅级干部,竟然能左右下面的干部,硬是让工业园横移,嘿嘿,这家伙的能量不小呀。横移就横移吧,好在现在还没有动工。只是自己白白的打了一场架。

    欧阳志远站起来道:“王书记,我听你的,把开发区横移一百米。”

    王广忠一听欧阳志远同意了,顿时很高兴,他还以为,以欧阳志远的性格,绝对不会同意的。

    “呵呵,志远,有进步了,现在知道了退让,不错。”

    王广忠笑道。

    欧阳志远道:“王书记,我让凯旋集团和金鑫集团下午过来签合同,明天他们就可以把设备运过来,先铺路吧。”

    王广忠道:“志远,现场办公室已经建好了,你以后要多辛苦了,农业还不能丢,对了,你自己组阁,成立开发区现场办公室,成员你自己拟定后,报给我。”

    欧阳志远道:“好的,王书记,不过,您让我当这个开发区主任,到现在,您还没有给我一分钱,启动资金,你要给我吧?”

    王广忠笑道:“县里先给你五百万,你先用着,这是我的签字。”

    王广忠说完,把手续递给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听,差点晕过去,五百万能干什么?

    欧阳志远苦笑道:“王书记,你干脆,凑够一个整数,给一千万,我好铺路呀。”

    王广忠道:“县里财政局的账面上,就这伍佰万,你立刻去拿,去晚了,就怕这伍百万也没有,你明天什么都不要干,到市政府市委去找钱,能要多少就多少,千万不要嫌少。省里还有,对了,你要完市里的,你立刻动用你所有的关系,到省里去要钱,农业的事,我先替你干一阵。”

    欧阳志远笑道:“王书记,我明白了,您是把我当枪使。”

    王广忠笑道:“我把你当枪使,说明你有枪的锋利,别人想做枪,他们有这个本事吗?对了,先让金鑫集团和凯旋集团垫资,等有了钱,立刻优先给他们,谁给我们作出了贡献,我们都不会忘记他的。”

    欧阳志远离开王广忠的办公室,一边走,一边给自己原来的搭档宋忠军、陆建打电话。

    欧阳志远在建设傅山工业园的时候,主要是宋忠军和陆建、张吉祥三个人帮助,现在三个人在傅山工业园正受到副县长戴立新的排挤,欧阳志远打算把三个人调过来,帮助自己。

    欧阳志远终于拨通了宋忠军的电话。

    “忠军,我是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

    宋忠军一听是欧阳志远的声音,心里顿时感到很温暖,他高兴的不得了,他笑道:“老大,你在运河县怎么样?呵呵,一个月没见老大,我还怪想你的。”

    欧阳志远从宋忠军的语气里,感觉到了他的欣喜,一种兄弟之情,在心里升起来。

    “忠军,我很好,我现在正式要求你们三个人,来运河县帮我。”

    欧阳志远早就通过县长何振南把三个人的关系,转到体制里面了,是国家正式的干部。

    宋忠军笑道:“呵呵,老大,我们三个人早就不想在傅山工业园干了,自从你走后,戴立新老是排挤我们,我们明天就到你那里去。”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运河县要建设新的工业园,正好,你们过来帮我,调动手续我替你们来办。”

    宋忠军一听,不由得笑道:“我就知道,老大不会忘记我们。”

    欧阳志远笑道:“咱们是兄弟,说定了,我以后不论到哪里,都带着你们三个。”

    “呵呵,好呀,老大,你到那里,我们都跟着你。”

    欧阳志远关上电话,走到自己的办公室。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建设新的开发区工业园,钱从哪里出?省里、市里肯定要拨款,款项什么时候能到?能给多少?这可是计划投资二十个亿的工业园。启动资金没有几个亿,根本不行。

    算了,先去财政局把那500万手续办了再说。

    欧阳志远立刻下楼,坐上自己的越野车,开向财政局。

    …………………………………………………………………………………………………………

    中纪委第六监察室主任高贵庭坐在办公室里,脸色很不好看,下面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自己的祖坟竟敢敢动,真是岂有此理,自己再不说话,龙海市就没有人知道运河县还有一个高家镇,高家镇里还有一个叫高贵庭的人。

    嘿嘿,欧阳志远是谁?一个小小的副县长,竟然敢这样放肆,真是胆大妄为。如果不惩戒,以后还有人再敢动高家镇的祖坟。

    他沉思了一会,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山南省龙海市纪检书记戴宝楠的电话。

    戴宝楠这一阵子,日子不好过,他本来从市长郭文画的队列,被周天鸿用他儿子戴世军要挟,不得已站在了周天鸿的队列里,但是,那天竟然和市长郭文画、党组副书记魏振伦、政法委书记赵大山一起,要拿掉欧阳志远,这就让市委书记周天鸿对他彻底的失去了信心,周天鸿毫不犹豫的把戴宝楠踢出自己的阵线,并开始架空戴宝楠,并把所有纪检方面的事都安排给副书记张正强。

    戴宝楠知道,一年后的选举,自己将没有任何的位置,而且会被边缘化,闲置起来。

    戴宝楠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欧阳志远所赐。罪魁祸首,就是欧阳志远。自己和欧阳志远有着不共戴天的大仇。

    自己的电话响了,戴宝楠拿起来一看,双眼里立刻露出了惊奇的目光,一种狂喜在脸上透出。

    电话号码是中纪委第六监察室主任高贵庭的。

    以前戴宝楠和高贵庭是大学同学,可是人和人不能比,高贵庭找了一个好老婆,借着老丈人的势力,进了中纪委,现在人家已经是厅级主任,而自己还是个副厅,人家进了中央,自己还在地方,眼看着就被架空了。一年后,自己就更没有职位了。

    戴宝楠连忙按下接听键,毕恭毕敬的道:“高主任,您好。”

    这个时候,戴宝楠决不能和对方再称呼同学。再好的朋友同学,随着地位的变化,人的思维都会发生变化的。自己不能再和对方称兄道弟了。

    “呵呵,戴宝楠,你小子少给我发酸,你以后还是叫我贵庭吧。”

    高贵庭虽然这样说,但子哦记得老同学这样毕恭毕敬的叫自己高主任,自己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的心里,得到了极大地满足。

    戴宝楠连忙道:“呵呵,高主任,那是以前的称呼,现在不能这样称呼您了,您有什么事,我去给您坐?”

    高贵庭就没有再坚持,他冷笑道:“运河县的副县长欧阳志远,你熟悉吗?”

    戴宝楠一听高贵庭提起来欧阳志远,不由得下了一跳,但一听高贵庭的口气不善,就知道高贵庭对欧阳志远肯定不感冒的。

    欧阳志远怎么会的得罪高贵庭?两人距离十万八千里呀?

    难道是……运河县的新经济技术开发区就在高家镇,难道欧阳志远得罪了高家的人?哈哈,如果欧阳志远得罪了高家的人,嘿嘿,自己正好借助高贵庭的手,除掉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戴宝楠连忙道:“高主任,我知道欧阳志远这个人。”

    高贵庭沉声道:“说说他的情况。”

    戴宝楠道:“欧阳志远是医生出身,一个偶然的机会,进了官场,先是在傅山县当副县长,负责建设工业园,但后来,傅山县的工业倒塌了一座楼,被拿下了工业园主任,现在调到运河县,担任副县长,再次参加新工业园的建设。”

    高贵庭沉思了一下道:“欧阳志远有什么社会背景吗?”

    戴宝楠知道,欧阳志远是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未来女婿,但是,这个关系,绝不也能说出来,如果说出来,就怕高贵庭不好下手了。

    戴宝楠道:“高主任,欧阳志远就会给人看病,父母都是山野郎中,没有什么本事。”

    高贵庭终于放下心来,沉声道:“戴宝楠,我现在给你一个任务。”

    戴宝楠一听,内心顿时狂喜,连忙道:“什么任务?高主任,您说,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给您办。”

    “好,戴宝楠,你暗中调查欧阳志远,看看他有什么经济问题,对了,查一查他的银行账户,如果发现什么问题,立刻秘密双规,如果你能办成此事,我想办法,先把你借调到中纪委来,然后再想办法正式调动。”

    高贵庭阴森森的道。

    “好,高主任,您放心吧,我一定办好这件事。”

    戴宝楠不由得狂喜至极,哈哈,狗日的周天鸿,你等着,等到老子拿到欧阳志远犯罪的证据,嘿嘿,就是他没有犯罪,老子也能造出来证据,把欧阳志远秘密双规,老子就能调到中纪委,嘿嘿,到时候,老子还怕你不成?你当这么对年的官,手脚也一定不会干净,嘿嘿,整个官场,又有谁是干净的?如果一个一个的调查,所有的官员不用审问,都该判刑枪毙,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高贵庭笑道:“好,戴宝楠,我等你的好消息。”

    说完话,高贵庭挂上电话。

    嘿嘿,欧亚志远,你想动我祖坟,我双规你,哈哈,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办好了五百万支票的手续,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立刻拟定新经济技术开发区办公室名单。

    主任:欧阳志远。

    副主任:张茂盛(工业副县长)、郭振宏(城建副县长)、贾正村(招商引资副县长)、城建局长关洪国、招商局局长刘光平、建设质量安全监督局长邵正喜、宋忠军、陆建,会计:张吉祥。

    欧阳志远拿着名单,走进了王广忠的办公室。

    他敲了敲门,秘书冯济远道:“请进。”

    欧阳志远推开门,看到副县长陈嘉禾在向王广忠汇报工作。

    陈嘉禾一看欧阳志远进来了,连忙打招呼道:“志远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你先汇报。”

    陈嘉禾笑道:“我汇报完了,志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红太阳集团的陈懂,已经初步同意投资五个亿,开发运河古城。”

    欧阳志远让陈雨馨来的目的,就是要陈雨馨来看运河古城的。自己看好的运河古城,陈雨馨肯定会同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