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饭桶和草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四十六章饭桶和草包

    开完会后,按照日程安排,明天才去高家镇,和高家镇的族长高满堂谈判迁坟的事宜。可是,要想在换届之前让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业园正常投产,必须抢时间,因此,县委书记王广忠让黄晓丽带人再次和高满堂接触一下。

    黄晓丽就和主管工业的副县长张茂盛、负责城建的副县长郭振宏、新开发区副主任孙庆山,赶往高家镇。

    自从上次和县政府的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后,高家镇的人显然警觉起来,黄晓丽他们还没有到达高家镇,他们的行踪,就已经有人报告给高家族长高满堂了。

    高家祖祖辈辈住在高家镇已经数百年了,他们高家的祖坟正好在规划线内,而且正好有公路要穿过这里。县政府的工作人员试图说服高家迁祖坟,给的条件也很好,但被高家的人,一口回绝。

    副县长郭振宏和开发区副主任孙庆山已经跑了三四趟了,高家的人极其强硬,就是不迁祖坟。

    王光忠在会上,点了郭振宏和孙庆山的名,批评的极其严厉。

    副县长郭振宏和开发区副主任郭振宏都急了眼,他们让公安局副局长蒋大彪带领公安警察协助,准备强挖高家镇的祖坟。

    这下,高家镇的人急眼了,一下子上来了一千多口子的人,手持棍棒,把郭振宏、孙庆山他们围了起,结果双双发生了冲突。

    高家镇的镇长叫王家坤是一位外来的干部,根本没有什么威信,镇书记高桂峰,他是高家祖长高满堂远远房的一个侄子。

    族长高满堂经常把书记高贵峰骂的狗血喷头,王桂峰不敢说一句话。

    今天黄晓丽是来做思想工作的,所以,没有带警察。如果有警察随同一起来,会引起高满堂的误会。

    高家镇的镇长王家坤和书记高贵峰在高家镇路口,带着随行人员,前来迎接。

    黄晓丽看着镇委书记高贵峰道:“高书记,你带路,我要去拜访高满堂老爷子。

    镇委书记高贵峰连码忙道:“黄县长,族长高满堂正在气头上,今天再去,我怕会引起误会。”

    王广忠早就想撤掉镇委书记高贵峰,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如果撤了高贵峰,事情就怕变得更难以收拾。

    黄晓丽道:“不怕,就我们四五个人一起去,你去通报引荐就可以了。”

    书记高贵峰道:“那我去通报一声。”

    高家族长高满堂住在十字街的路口,是最热闹得地方,两层小楼极其的的漂亮。

    当高桂峰把县长黄晓丽亲自来拜访的事情,通报给高满堂的时候。六十多岁的高满堂正在给俩位在冲突中受伤的本家之子治伤。

    他一听县政府的人又来了,鼻子不由得冷哼一声道:“不见。”

    高贵峰小声道:“大伯,就黄县长和副县长郭振宏和开发区副主任孙庆山,别的没有什么人,也没有警察,这件事弄成这样,对谁都不好,我看,您还是见一见黄县长吧。”

    高满堂沉思了一下,狠狠地道:“那就让他们进来吧,想让我扒我自己家的祖坟,办不到。”

    高贵峰一听族长同意了,立刻向外走去。

    “黄县长,高族长同意见您了。”

    高贵峰看着黄晓丽道。

    黄晓丽一听对方同意见自己了,她觉到有希望了。

    黄晓丽和众人跟在高贵峰后面,走进了高满堂的家。

    外面的高姓村民,一听说县长亲自来了,立刻冲出来几百口子人,把大门围堵的水泄不通。

    大厅里,高满堂坐在一张老式太师椅上,在和另一位老人再下围棋。

    黄晓丽五个人走进了高满堂的客厅,看到老人家正在下棋。几个人只有静静的等候着。

    五分钟……十分钟……三十分钟。

    黄晓丽静静的带着人站在那里,没有坐下来,竟然等了半个小时。

    高满堂的棋势中间,透出浓烈的杀机,步步紧逼,下到中盘的时候,三下五除二,把另一位老者的一条大龙给干掉。

    老者顿时沮丧的一推棋盘道:“我输了。”

    高满堂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等了半个小时的黄晓丽,口气有点缓和的道:“黄县长,请坐。”

    黄晓丽微笑着道:“高老的棋势竟然透出刀锋的犀利来,布局严密,一环扣一环,很是大气。”

    高满堂的神情,终于缓和下来了,轻声道:“黄县长也懂得围棋之道?”

    黄晓丽道:“知道一点,但和高老比起来,我就不行了。”

    高满堂笑道:“咱下一局如何?”

    黄晓丽笑道:“不敢在高老面前班门弄斧。”

    高满堂笑道:“来吧,围棋在于交流,不在于胜负。”

    黄晓丽道:“那好吧,我就向高老学习一下。”

    黄晓丽年轻,高满堂让黄晓丽执黑先行。

    黄晓丽的围棋,是跟欧阳志远学习的,她别的没学会,倒是把陈毅元帅的棋势学会了不少。

    陈毅元帅的布局大气厚重,在布局中会闪电一般的发动袭击,圣若奔雷,一环扣着一环,如同一支离开箭玄的利箭一般。

    而高满堂的布局,更显得老辣,陷阱一个接着一个,极其的诡异。

    在下到中盘的时候,两人竟然没有交战,但是刚过中盘,高满堂沉不住气了,立刻发动了大规模的冲杀,两人的棋势立刻绞在了一起,如同两条巨龙,左右翻滚。

    半个小时后,高满堂的冷汗流出来了,他的落子,开始降下速度。

    他的一块十几个棋子,被黄晓丽死死地缠住。如果这块棋被黄晓丽吃掉,高满堂就输了。

    六十多岁的高满堂是个极其要强的老人,一辈子没有输过,如果输在一个黄毛丫头手下,这个脸就丢大了,自己可是输不起的,高家的几千口子人在看着自己。

    自己绝不能输,死了也不输。

    高满堂左冲右突,黄晓丽不露痕迹的下了一手臭棋,高满堂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那块棋直接冲了出去,和别的棋会合在一起。

    黄晓丽叹了一口气道:“还是高老棋高一着,您赢了。”

    一个人最高兴的事,就是经过千辛万苦,拼命的厮杀,在最紧急关头的情况下,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高满堂笑道:“黄县长,你知道你输在什么地方吗?”

    黄晓丽笑道:“高老,请你指点一下。”

    高满堂笑道:“你之所以输了,就是输在一心想绞杀我这小块棋上,你没有顾全大局,而是死死地盯在了这小块的局部。”

    黄晓丽笑道:“高老说的有理,我没有顾全大局,只看到眼前的小块利益,所以才输了,高老,咱们运河县建设新经济技术开发区,可是中央和山南省特批的项目,是国家的大局,而高家镇祖坟的那块地,只是小快局部,但却阻挡了国家的大局,高老,您说,您最终能扛过国家吗?您见过谁?个人能扛过国家的建设项目?再说了,我们县政府已经给你们最优惠的条件了,允许您们再找一块地,而且是免费使用,搬迁坟头的所有费用,我们县政府出,每个坟头补助二百元,您为什么还不答应搬迁呢?”

    黄晓丽绕了一大圈子,终于绕到了今天要谈的主题。

    高满堂一听黄晓丽的话,就知道人家设了一个套,让自己毫无知觉却很高兴的钻了进去。

    高满堂的呼吸一滞,气的差一点晕了过去。自己这不是成天打雁,最后反而被大雁啄伤了眼睛?真是岂有此理。

    高满堂有点恼羞成怒,猛地站起身来道:“黄县长,下棋的事和搬迁我们高家祖坟的事,不能混为一谈,我现在给你撂下一句话,我们高家祖坟,绝对不能搬迁,谁要是再想搬迁我们高家的祖坟,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哼!”

    高满堂猛地一甩手,走进里屋,再也不肯出来。

    黄晓丽白白的动了一番脑子。

    另一位老人道:“黄县长,我看你们也别费心思了,就是我们同意,高家在燕京的人也不会同意的,现在高家祖坟是快风水宝地,你们想让我们搬走祖坟,想也别想,你们走吧。”

    黄晓丽一听老人说,高家在燕京有人,不由得心里一动,连忙道:“老人家,高家有谁在燕京呀?难道是燕京的领导?”

    老人一听黄晓丽这样问,顿时警觉起来,立刻闭口不再说话,站起来就走。

    黄晓丽叹了口气道:“走吧。”

    几个人走出了高满堂的院子。很多人双眼瞪着黄晓丽他们。

    开发区副主任孙庆山大声道:“黄县长,给这些泼妇刁民还能讲出什么大道理来?干脆直接调来警察和特警,把这些刁民全部抓起来,坟头用推土机铲平。”

    孙庆山这个人说话一点质量都没有,不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何况旁边还围满数百高家的人。

    黄晓丽再想制止孙庆山的话,已经晚了。

    果然,一个脾气极其暴躁的汉子大叫高大炮,他的弟弟,在这次冲突中受伤住院了,他的火气还没有地方发泄,正气的要命,他一听孙庆山说要调来警察和特警,把这些刁民全部抓起来,坟头用推土机铲平,顿时勃然大怒,他冲出了人群,一把扯住了孙青山的衣服领子,狠狠地一拳就打在了孙庆山的胸口上。

    “嘭!”

    一声闷响,孙庆山被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高大炮大声道:“这个王八蛋骂我们是泼妇刁民,还让警察来抓我们,要用推土机推平我们的祖坟,老少爷们,你们说,这些人欠揍吗?”

    对,这些黑心的当官的,都是不要祖宗的货色,竟然要偷偷的铲平我们的祖坟,我们饶不了他们!

    骂我们是泼妇刁民?是他们先骂人的,打他们。

    打死他们!

    说话间,无数的臭鸡蛋、蓝菜叶子和垃圾,劈头盖脸的扔向孙庆山和副县长郭振宏,其中有几个臭鸡蛋砸向黄晓丽,黄晓丽连忙躲闪,但脚下踩到了一块烂白菜帮吗,身子一滑,摔倒在地,脚脖子崴了,一时站不起来。

    秘书赵小云连忙护住黄晓丽,快速的拨打欧阳远的电话求救。

    欧阳志远接到电话,一边快快速的赶来,一边给周玉海打电话。

    高家镇的人,从小都练武。民风彪悍,全国各地的很多地方,都有高家的人开武馆。高家镇的人之所以这样嚣张,因为高家镇出了一名京官,燕京官方和部队上很多人都跟高家学习过武功。

    赵小云一边护住黄晓丽,拽起黄晓丽,两人就向外冲去。

    副县长郭振宏和孙庆山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众人围住了,有几个好事分子,趁机打了一拳,踢了一脚。

    运河古城距离高家镇,也就是十分钟的路,当欧阳志远赶到的时候,正看到十几个妇女在后面追着黄晓丽和赵小云。黄晓丽的腿还一瘸一拐的,相当的狼狈。

    欧阳志远的心中一痛。妈个逼的,敢打老子地女人,找死!

    欧阳志远猛的停下车,身形如同一道电芒,射了出去,瞬间就冲进了那十几个老娘们中间,拳打脚踢,眨眼间,全部把她们放倒在地。

    欧阳志远并没有因为他们是女人而不动手。欧阳志远放倒了十几个老娘们,然后跑过去,一把扶住了黄晓丽,把她扶进车里。

    黄晓丽一看欧阳志远赶到了,不由得鼻子一酸,眼圈微红。但她强忍住泪水没有流出来。

    “晓丽,伤到哪里了?”

    欧阳志远不由分说的脱下黄晓丽的鞋子,一看脚脖,我的天哪,黄晓丽的脚脖青紫一片,肿的好像馒头一般。

    欧阳志远快速的检查一下,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扭了,关节有点错位。

    欧阳志远把黄小丽的脚抱在胸前,一扯一送,咔吧一声脆响,关节复位。疼的黄晓丽冷汗直流。但响声过后,剧痛就消失了。欧阳志远拿出一瓶药水,倒在手心,快速的用手心揉搓着黄晓丽的脚脖。

    本来疼的火辣辣的脚脖,顷刻间变得一片清凉。

    “志远,快去救郭振宏、孙庆山他们。”

    欧阳志远一听,大声道:“赵小云,看护好黄县长,我去救人。”

    欧阳志远说着话,冲向高家镇的十字路口。

    远远看去,郭振宏和孙庆山正被很多人围住,殴打。

    这怎么可能?这些人竟然敢殴打副县长?

    欧阳志远一声大吼,如同虎趟羊群一般,冲进了人群,拳打脚踢。

    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放倒一个人。

    郭振宏和孙庆山一看欧阳志远旋风一般的冲了过来,眨眼间,放倒了一大片。俩个人顿时看到了救星,一起大叫道:“欧阳县长,我们在这里。”

    欧阳志远是相当的凶悍,以横扫千军的强大威势,冲了过来。

    族长高满堂站在自己家的二楼阳台里,看着杀入人群中,如同无人之境的年轻人,不由得大声道“|好身法、好拳法。”

    高满堂知道,那些被打倒的第弟子中,身手并不很弱,一般的五六个人都沾不到他们的身,现在,这个年轻人,竟然每一拳、每一脚都不落空,正好放倒一个高家弟子。这个年轻人是谁?没听说过,这里有什么高手?

    高满堂看了看身后的两位三十多岁的高手道:“走,下去会会这个年轻人。”

    后面的两个高手,是亲兄弟俩,双胞胎,是高家镇第二代弟子中武功最高的两个人,老大叫高贵文,老二叫高贵武。

    高满堂一出大门,十几个练武的年轻后生,手拿兵器跟了过来,簇拥着族长高满山走了出来。

    这时候,警笛大作。县公安局长周玉海亲自带着大批的警察赶了过来。

    周玉海通过车窗,正看道欧阳志远大展神威,转眼间放倒了几十人。

    哈哈,这家伙的战斗力,真是不一般呀。

    所有的警察看到欧阳志远狂战一百多个人,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又如同一个龙卷风暴,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他们只惊得目瞪口呆。

    “住手!”

    高家镇的族长高满堂,一声暴喝,传出老远。

    高家的弟子一听是族长的声音,立刻停手。可是欧阳志远没有停手,身形如同一道残影,唰的一声掠过。

    “嘭嘭嘭……”

    剩下的十几个弟子,刹那间,被欧阳志远全部放倒在地。一百多个弟子,没有一个站起来的,全部被欧阳志远打趴下。

    高家的弟子们都吓了一跳,我的天哪,这人是谁?这么厉害?以一人之力。狂战一百多人,而且全部打倒在地,变态呀。

    高满堂看道自己的弟子,全部被打倒在地,脸色都气绿了,他指着欧阳志远道:“你……你是谁?我喊了住手,我们的弟子都停手了,你为什么还要偷袭?”

    欧阳志远哈哈大笑道:“哈哈,你是谁?你喊住手,我就会住手了吗?对付这些草包,我还用的着偷袭吗?”

    欧阳志远鄙视的看了一眼高满堂。

    高满堂平时有谁敢顶撞他?这个年轻人竟然说自己培养出来的弟子是草包,气死我了。

    高满堂大声道:“老夫高家镇族长高满堂。”

    欧阳志远一听对方说他是高家族长高满堂,欧阳志远冷笑道:“不约会吧?你是高满堂?根本不可能,你绝对是冒充的。”

    后面的一个老者道:“年轻人,放肆,这位就是我们高家庄的族长高满堂。”

    欧阳志远冷笑道:“不对,不对,我听说高家族长是一位德高望重、识大体、顾大局、德高望重的侠义老前辈,而且为人光明磊落,哪里向你这种人,竟然教唆自己的弟子,殴打县政府官员,就连女同志都打,你们是什么人?土匪?恶霸?黑社会?真丢你们高家人的脸,今天所有参与打人的,全部要抓进公安局,严加审问。”

    欧阳志远的话,把高满堂骂的狗血喷头,脸色铁青,一阵青一阵白。

    欧阳志远骂的毫不留情。他知道在这些村霸面前,自己要用强大的气势压倒他们,才能打掉他们的嚣张气焰。

    “妈个逼的,你找死!竟然敢辱骂我我们的族长。”

    高满堂身后的一个年轻人一声冷哼,一步跨了出来,闪电一般的冲到欧阳志远面前,一个双峰贯耳,打向欧阳志远的左右太阳穴。

    又是太极拳。高家镇练习的太极拳,怎么和燕京高擎天的拳法如出一辙,难道高满堂和高擎天有联系?在燕京的时候,没听高擎天说过呀?

    刚才自己打倒的那些人,练得都是太极拳。

    嘿嘿,高满堂的品质比燕京的高擎天差远了,今天老子就要狠狠地教训你们一次,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功。

    欧阳志远看到这人的俩个拳头到了,但胸腹之间露出了破绽。这招双峰贯耳,要是燕京的高擎天使出来,他一定会含胸塌背,双臂不会伸的太老,胸腹间绝对不会露出空门。

    欧亚志远一声冷哼,不退反进,如同一道青烟,抢进了他的怀里,一掌就劈在他的胸前。

    “嘭!”

    一声闷响,这家伙被欧阳志远一掌劈出五米开外,砸进了高家二代弟子的人群众。

    五六个弟子想扶住这个被劈飞的弟子,但股股极其强大的暗劲从这人身上爆发开来,这五六名弟子根本没有防备,再想拿住身形,晚了。

    “噗通……噗通……噗通……

    被砸到一片。

    欧阳志远嘿嘿冷笑道:“一群饭桶……草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